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二十一章 強行突入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二十一章 強行突入

"會長,我好像發現了他們離開的空間通道."潘多拉忽然站在一堵坍塌了一半的牆壁前面沖我喊道.

"這就來."

我們迅速的跑到潘多拉身邊,結果正好看到潘多拉在一面牆的前面這里摸摸那里碰碰.看到我們過來了她才說道:"這里有兩組傳送信息,其中一組就是我們的目標之一."說完之後她又指了一下對面的一座建築道:"還有六個目標在那邊的建築旁邊,但是其中只有三組信息可以辨認,剩下的三組因為被後來的傳送通道覆蓋,所以已經沒法讀取了."

"那我們要怎麼辦?"金幣問道.

"祈禱能在可以追蹤的四個目標之中找到我們需要的目標吧."波塞冬說道.

"那我們還是先從這邊的這個開始吧?"我轉頭對潘多拉說道.

"我建議我們還是先從那邊那個開始."潘多拉指了下對面牆壁邊上的一個地方說道.

我看了下那邊問道:"為什麼建議先從那邊開始?"

"因為那邊的那組人離開之前似乎從別人那里接收了一件看起來像是某種魔動設備的裝置,所以我覺得他們那一組非常的可疑."

"聽起來確實是非常的可疑."我點點頭說道,同時看向那邊說道:"那麼我們就先從那邊開始吧."

"好的,不過開始之前我們需要做一點准備工作."潘多拉說完就走到了那邊的那個傳送陣旁邊,然後朝我伸出了一只手說道:"紅紋魔晶石六塊,謝謝."

"稍等."我迅速的在自己的鳳龍空間之中翻找了起來,多虧我有在鳳龍空間儲存各種雜物的習慣,現在我的鳳龍空間幾乎已經趕得上大型雜貨店了,里面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有.魔晶石這種東西用到的概率還算比較高,所以我有准備很多,不但有紅紋的,其他等級的我也都有,而且備份了好多.

得到了六塊還算品質不錯的紅紋魔晶石之後潘多拉便開始在地上布置魔法陣,不過魔法陣並非只用魔晶石就可以的.不過,不得不說神族在某些方面確實是很牛,因為潘多拉除了跟我要魔晶石之外只是和我要了一小塊墨玉和指甲蓋那麼大的一點點星辰沙,至于魔法陣的主導,也就是勾畫魔法陣圖的材料,她直接選用了波塞冬的血液,而且是現場讓波塞冬弄破手指擠出來的.

大家都知道魔法陣的勾畫材料一般分為兩個類型,一種是永久性的,一般使用滲刻技術雕刻在魔法陣圖板上.那種魔法陣的勾畫材料一般會是秘銀,黑檀金或者其他什麼魔法金屬,但對于臨時性的魔法陣,使用那些東西顯然不合適,所以我們會考慮使用一些更簡單的東西.這其中使用最廣泛的就是血液.一般除了少數完全沒有魔法天賦的生物之外,大部分生物的血液都是可以用作魔力傳導的,不同的只是魔阻不一樣.這個魔阻的概念有點像電阻,專門用來形容一種物質對魔力傳導的阻礙效果.魔獸的血液通常都是魔力傳導的優良導體,因為魔獸們本身就會魔法,所以他們的血液也可以攜帶魔力.而神族作為一種對能量控制非常精通的存在,他們的血液自然是比魔獸的血液更加好用,所以波塞冬的血幾乎可以說是最完美的魔法陣繪制材料了.當然,一般情況下你是不可能有機會弄到神血的.畢竟除非他們自己願意,即便讓他們受傷也不是件簡單的事情,想要采集這些血液就更難了.好在波塞冬不再乎那點血,所以很自覺的幫我們擠了一些.

魔法陣搞定之後我們就按照潘多拉的要求全都站到了那個魔法陣之上,然後她就開始念誦咒語,隨著魔力的注入,魔法陣上的線條開始逐漸亮起,大量藍色的電弧在我們身邊游走,感覺好像磁暴一樣.

就在我們這邊啟動了魔法陣的同時,另外一邊,一處韓國行會的專屬城市之中,一處不對外開放的秘密傳送陣上突然出現了詭異的現象.

這是一座秘密傳送陣,僅限這個行會的一部分人員使用,甚至連他們自己的部分會員都不知道有這麼個傳送陣存在.當然,因為這是秘密傳送陣,所以它不可能明目張膽的修在地上,所以它其實是一座地下傳送陣.

放置這個傳送陣的地方是一處巨大的地下建築群邊緣的一個獨立房間,這個房間中除了這個傳送陣之外還堆積著少量雜物,而此時,有兩名玩家和四個NPC正站在房間門口在說著什麼.不過,就在他們聊得起勁的時候,原本漆黑的傳送陣所在房間內卻是突然傳來了啪的一聲響,同時,在傳送陣的正上方一米多高的地方,空氣中出現了一道微弱的藍色電弧.這道電弧出現的非常詭異,而且僅僅在空中延伸了不到一尺長就消失了,但因為這個房間現在處于不使用的狀態,所以房間里的光源都沒有啟動,目前這里唯一的光源就是外面的走廊里照進來的一點光線,這也是那幾個玩家和NPC為什麼都站在門口而不是房間里面的原因,因為里面太黑了.

但是,正因為這個房間很黑,所以,剛才那道藍色的電弧就顯得異常紮眼了,幾乎是一瞬間六個人就一起將目光轉向了這邊,然後定在了那里傻愣愣的看著那個空無一人的傳送陣.

大約靜默了有四五秒之後,其中一個玩家疑惑的說道:"見鬼了!難道是我的錯覺?"

"不,我也看到了!"另外一個人說道.

其他人正想附和,突然那漆黑的傳送陣上方又是一道電弧一閃而過,而且這次的電弧明顯比上次的要粗壯很多也長了很多.當然,劇烈的放電現象也產生了一聲空氣的爆鳴聲,這一下讓六個人同時從扭頭看向這邊的動作變成了正對著這邊,然後一起吃驚的看著這邊.只是,還沒等他們發表什麼意見,那邊的那個傳送陣上卻是突然再次出現了第三道和第四道電弧.這兩道電弧都是從地面上冒出來,然後在空中彎曲成一個弧形又連接回地面上,看起來就好像一個閃電拱門.但是,這還只是個開始.隨著這兩道電弧的出現,傳送陣上開始更加頻繁的出現閃電,一道道的電弧好像魔鬼的爪牙一般四處亂掃.雖然還沒有破壞到任何東西,但看起來卻是相當嚇人.

在這些人傻愣了足有五六秒之後,房間里原本安裝的那些用于照明的魔晶燈突然集體閃了一下,雖然亮光很微弱,但確實是亮了一下.這些人看到這個現象都是一愣,但是隨後他們就集體的表情一變.這幫人終于是意識到了什麼,然後開始一起往房間里跑,而就在他們往房間里跑的過程中,那些燈已經開始越來越頻繁的閃爍了起來,並且頻率越來越快,亮度也是越來越亮.

六個人跑進房間之後都沒管別的東西,而是一窩蜂的全都沖到了傳送陣周圍.原本應該完全保持靜默的傳送陣此時卻並非靜默狀態.他們可以清楚的看到刻錄在地面上的永久性傳送陣上的一部分線路已經亮了起來,而且這些光芒正在逐漸向周圍蔓延.

用過魔法陣的玩家都知道,魔法陣在啟動的時候是會發光的,而傳送陣其實也是一種魔法陣,所以它在啟動的時候也是會發光的.但是,正常的傳送陣啟動應該是一瞬間就完全亮起,然後完成傳送,不應該這樣一點點的逐漸亮起,更不應該出現這種部分字符亮起部分不亮的情況.這種匪夷所思的現象讓六個人都看呆了.

在吃驚了幾秒之後總算又個家伙反應了過來趕緊從身上拿出了一枚水晶猛地砸在了地上.伴隨著啪的一聲響,水晶被摔的粉碎,而不到五秒之後房間外面就突然沖進來一個人.

"該死的這是怎麼回事?"那個家伙一邊往這邊跑一邊大喊著,而在他的背後還跟著七八個人.

站在傳送陣邊上的六個人都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只能無奈的向後退了幾步並指著傳送陣說道:"十幾秒前它突然就這樣了,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那個人直接沖上傳送陣一把推開一個玩家,然後看著腳下正在逐漸亮起的傳送陣說道:"該死,傳送陣正在活化.有人在強行連接我們的傳送陣."

"強行連接?"旁邊的玩家驚訝的問道:"傳送陣還可以強行連接的嗎?"

"一般情況不行,但如果有超強的能量,也是可以的.只是我不知道對方是怎麼獲得我們的坐標並從哪里弄來那麼多能量的!"他說完突然猛地撲到傳送陣上大喊道:"快,拆掉那些魔晶石,不能讓傳送陣啟動!"

其實這個人作出的選擇非常正常.我們可以將傳送陣想象成一道大門,現在正有人在猛砸你家的大門,而且看起來大門隨時會被砸開的樣子,這個時候在沒有辦法確認外面是什麼人的前提下,你是會去開門還是將門堵上?稍微有點腦子的人應該都不會去開門吧?尤其是這地方本身就是個秘密所在,根本就是不對外開放的情況下.

聽到那人的提醒,周圍的幾個人也都反應了過來紛紛撲到傳送陣上將那些作為節點的魔晶石全都翹了下來,但是,就在他們拆掉所有魔晶石之後,這些人卻絕望的發現魔法陣依然在逐漸亮起,除了閃亮的速度變慢了一點之外,幾乎沒有任何變化.

"該死,對方的能量太強了,根本沒法停止!"

"那怎麼辦啊?"在場的人都看向了那個說話的家伙,顯然他是這里最了解傳送陣的人.

這個家伙在眾人的問題中皺眉看著地上的傳送陣以及空中的那個已經逐漸成形的電球,稍微停頓了幾秒之後他突然轉身沖到房間邊緣,然後搬起一件雜物就朝著中央的電球扔了過去,但是,當那個東西碰到電球的瞬間,就好像是掠過一道激光束一樣,那個物體接觸到電球的部分瞬間就不見了,剩下的部分繼續穿過了這個魔法陣落在了對面的地面上.

"不行了!空間連接已經完成了!"那個家伙解釋道:"對方已經完成了最麻煩的空間鏈接,現在需要的知識將缺口撐大到足夠他們過來就可以了.快,去通知會長,就說我們這邊被人入侵了."

"明白."門口的幾個人轉身就跑了出去,不過他們還沒跑兩步就聽到前面一陣腳步聲傳來,抬頭一看他們的會長居然正帶著一幫人跑過來.

那個會長在沖進房間之後立刻就看到了懸浮在傳送陣上方的那個電球,然後他驚訝的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啊?"

那個頗為懂行的家伙走到會長身邊說道:"有人強行連接了我們的傳送陣並且用遠程輸送能量的方式強行打開了空間通道完成了連接,現在他們只是還沒有打開足夠大的缺口,所以暫時沒人過來,只是照這個速度,不出兩分鍾這個開口就足夠一個正常人不彎腰的直接走過來了!"

"居然有人可以強行連接我們的傳送陣?"那個會長也是和其他會員一樣不能理解這種情況.

"會長,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吧?"那個懂行的家伙說道:"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盡快阻止抵抗.不管對方為什麼強行連接我們的傳送陣,但只要是能強行連接傳送陣的,必然就不會是什麼泛泛之輩,我們必須小心."

"不,不用防禦了,趕緊撤離."那個會長斬釘截鐵的說道.

"啊?"周圍的人全都愣在了那里,因為他們想不通為什麼連抵抗的嘗試都不去試一下就要跑.

這個會長大概也知道不說明一下這些人是不會乖乖跟著他跑的,所以他立刻用盡量簡單的語句說道:"我們之前得罪了冰霜玫瑰盟的會長紫日,這肯定是他追過來了!"

"我靠!"那個懂行的家伙聽到這個話爬起來就跑,而其他人的反應也不差多少.但是,這種時候再想跑已經完全來不及了.

呲呲……呲呲……轟嗡嗡嗡嗡……伴隨著一陣劇烈的電流聲,緊跟著就是醫生劇烈的爆炸,然後傳送陣上方突然就張開了一個黑洞,接著房間里因為這個聲音本能的回頭去看的那些人就看到了四個人影從黑洞中翻著跟頭滾了出來.

"啊……疼疼疼……"金幣一個跟頭摔在地上,然後抱怨著:"潘多拉你的傳送就不能穩定一點嗎?"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一位一身黑色長裙的黑長直美女從地上緩緩的站了起來,同時還在說道:"強行鏈接別人的傳送陣本來就是個非常困難的事情,我能保證傳送精度就已經很不容易了,這種顛簸你就不要太在意了.換個人來也不會比我更好了,除非他是空間之神."

"行了行了,這里還有人呢!"我說著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環視了一圈房間里的情況.

因為空間通道已經完成了它的使命,所以自動消失了,因此沒有了能量補充,房間里的魔晶燈都相繼熄滅了下去,不過因為外面的走廊還亮著燈,所以這個情況並不影響視線,再說就算全黑我也照樣看得見.

此時房間里起碼有二十幾個人存在,外面的走廊上也全是人,保守估計這里已經聚集了五十多人,聽腳步聲還有人在往這里跑,顯然這邊很快就會被圍得水泄不通.當然,我並不在乎這些,畢竟我們這里的四個人戰斗力都是破表的,所以一般戰斗人員在我們面前不過是雜魚而已,根本不可能阻擋我們的前進.

在看到我們之後現場的人都陷入了呆滯狀態,不過很快他們就恢複了過來.之前讓大家撤離不過是因為不想和我發生戰斗,但現在我已經出現了,再跑就只能被屠殺了,雖然留下來防守也是一樣的結果,但人都是這樣,不試試的話,誰也不願因坐著等死的.

"別怕,我們人多,大家沖啊."雖然是那個會長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但第一個喊話的卻是那個對傳送陣非常懂行的家伙,顯然這是個能人.

在這家伙的呼喊下,房間里的其他人紛紛拿出了武器戒備的看向了我們,而那個家伙自己卻是一把拉住他們會長轉身就跑.很明顯,他們沒打算留下等死,而是打算依靠一般會員和NPC的犧牲來暫時阻擋我們的追擊好方便他們跑掉.

看到那家伙拉著他們會長轉身就跑,我立刻指著那邊喊道:"就是那個家伙,別讓他們跑了."

"我來開路."金幣自告奮勇的沖在了第一個,然後將她的劍囊向前一扔,漫天飛劍瞬間就覆蓋了房間里的大部分區域,然後就是一陣整齊的刀劍入肉的聲音.這里的人員幾乎有一半都是技術人員,幾乎毫無抵抗力就被干掉了.剩下的戰斗人員其實實力也不咋地,加上人數不是很多,幾乎都沒啥反應就被一起秒掉了.不過對方的會長跑的確實是快,就這麼一耽擱頂多兩秒的時間,我們沖到外面他們會長就已經到了對面的走廊拐彎處,這個速度真的是跟瞬間移動差不多了!

看到對方跑了,我當然不會放過他們,立刻就放開速度沖了上去.金幣和潘多拉她們速度都不慢,看到我跑他們當然也跟了上來.

這里是對方的秘密基地,並非迷宮,所以走廊很短,我們剛跑了幾步就到頭了,轉過最後看到那家伙的彎道之後我們向前跑了不到五米就進入到了一個地下大廳.

我們出現的位置並不在這個大廳的地面上,而是在二樓的位置.實際上這個大廳除了地面之外,上面還有兩圈扶梯,我們所在的這就是中間那一層,頂上還有一圈扶梯,下面則是地面.

這個大廳的面積並不小,踢足球可能不夠,打籃球絕對富余.我們進入大廳之後發現那個會長並未逃跑,而是正站在大廳一端的一個類似于舞台一樣的區域.這個區域比大廳的地面高了三級台階的高度,上面和大廳中央一樣的空曠,只在其背靠的牆壁前面擺放著一尊巨大的雕像.

這尊雕像並不是個簡單的人像,而是一尊騎士像.雕塑中的騎士看起來面貌非常的粗獷,身形很巨大,肌肉隆起,相當誇張,面部線條剛硬無比,滿臉大胡子,有種海盜一般的感覺.而且,這家伙身上的服裝並不完全是鎧甲.事實上他的鎧甲只有簡單的背心一樣的胸甲和手腕以及膝蓋,小腿這樣的地方有金屬部件,其他的地方都是某種厚實的服裝,不過因為是石雕,所以看不出具體材質,只知道脖子那里有很厚的動物皮毛制作的圍脖.

很明顯,這個騎士是生活在很寒冷的地方的某個神祗或者是英雄,他的服裝相當的厚實.在他的身下是他的坐騎,一只和他差不多,感覺健壯無比的馬形生物.之所以說這個是馬形生物而不是馬,主要是因為這個東西的嘴巴里居然有獠牙,而且頭頂有兩根牛角一樣的犄角,要不是身體結構不一樣,這東西倒是很像非洲大草原上的角馬.不過我覺得這個東西應該北歐森林中拉原木的那種載重馬和角馬的混合體,並且這個東西的尾巴也不是馬尾巴那樣只有毛,而是一根真正的覆蓋著鱗片的尾巴.所以說,這個東西只是像馬,但絕對不是馬,至少不是一只正常的馬.

雕塑中的這匹馬形生物正用兩只後踢站在地上,前半個身體幾乎都立了起來保持了一個往上躍的姿勢,而那個騎士則是單手控制著缰繩端坐馬上,另外一只手高舉著一柄長劍抬頭看著劍尖,相當有氣勢的感覺,甚至有種讓人想要後退的感覺.

不過,雖然那個雕塑非常的有氣勢,但我們現在注意的卻不是那尊雕像,而是在它前面跪著的四名騎士.

這四個騎士都沒有坐騎,但是他們全都穿著全覆蓋式的鎧甲,並且都保持著單腿下跪的姿勢跪在雕像前面.我們進來之前他們大概是在祈禱什麼的,但是我們的進入顯然是打攪到了這些騎士的祈禱,所以他們的目光全都轉向了我們這邊.

說實話地上這四位的打扮都非常的拉風,他們不但在身上穿著全覆蓋式的鎧甲,而且背後還有一條一面黑一面紅的大披風.本來因為他們都單膝下跪的跪在那里,所以我們也沒有注意到這些人的身材問題,但是隨著我們的進入,他們全都從地上站起來之後,我們才驚訝的發現,這四個騎士的身材都很嚇人.

因為鎧甲的樣式都是一樣的,而且蓋住了面部,所以四名騎士的造型幾乎看不出任何區別.當他們站起來之後我們發現他們的身材居然也是一模一樣,全都一樣的身高和體型,而且,這些家伙的身高不是正常人的一米多的樣子,而是高達兩米一以上,在我們面前感覺他們就是小巨人的感覺.而且,即便是身高有兩米一以上,這些家伙看起來依然絲毫都不細瘦,你甚至會覺得他們有些強壯的過了頭,整個人都有種橫過來的感覺.那粗壯的上肢和肩寬都說明這些家伙的力量驚人,再配合這一身的重型板甲,不難猜測,這些家伙都是坦克一般的人物.必要的時候你甚至可以讓他們客串推土機幫你拆房子什麼的,反正這些人的破壞力不會比推土機差多少就是了.

"怎麼會碰上這種怪物的啊!"金幣看到這種人就開始頭疼,因為她的攻擊方式主要是面殺傷,攻堅其實不是她的強項.相反,要是真紅在這里,碰上這些人肯定會非常高興,因為真紅最擅長的就是拆房子,對付這些坦克一般的人物,真紅的力量顯然才是最合適的.

"侵犯了我主的榮光,你們准備好受死了嗎?"

地上的四個家伙在站起來之後就集體轉向了我們,然後中間一個騎士說出了這麼一番話,接著也不等我們反應,那四個家伙就直接從下面蹦了上來.

對方正好四個人,我們這邊也是四個人,所以不用我說什麼,大家立刻就分散開來決定一人對付一個.

因為上面的扶梯本身比較窄,我覺得四個人堆在一起可能會有點拉不開,所以在那些家伙蹦起來之後我就立刻一腳踩上欄杆縱身跳了下去,在空中和一個家伙對撞在一起,然後雙雙落地,另外三個人則是飛上了扶梯和潘多拉她們對上了.

我這邊和那個重甲騎士剛一落地對方立刻就站起來向我沖了過來,隨著他的每一步落地,地面上的大理石都會被踩出一圈圈的蜘蛛網一樣的裂紋.很明顯,這家伙的體重已經超越噸級概念了,畢竟那可是大理石啊!沒有足夠的重量,什麼東西能把這個玩意碾成粉呢?

看著那個好像頭蠻牛一般沖過來的家伙,我並未有任何的慌亂.拼力量我未必就輸他,雖然自重方面可能有點吃虧,但這都不是問題,我相信我的敏捷可以彌補這點小小的不足.

眼看著對方猛沖而來,我直接一個側身就想閃過去,但是對方的反應卻是出奇的快,居然在路過我身邊的時候突然身體一歪,一只腳向前一撐,整個人橫向滑行了一段正好到我面前,而此時因為他是側身的,所以等于是正好面對著我,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方的攻擊可以說都是全部對准了我的.不過,這家伙實在是太托大了,居然沒用武器,而是直接一拳轟了過來.

看到那個大拳頭,我直接一低頭就鑽了過去,然後左臂頂著盾牌向上一提,當的一聲將其的右拳格偏,跟這猛然近身,右手刃爪彈出,對著他的側腰肋骨的位置就一拳砸了上去.不過,就在我拳頭即將砸到他之前,這個家伙的左臂卻是突然不知道怎麼就甩了過來,我迫不得已只能收臂格擋,結果胳膊上立刻就挨了一下狠的,把我整個人都砸的失去重心向側面飛了出去.

雖然失去了重心,但我畢竟不是一般人,就勢在地上單手一撐,一個側翻在空中調整體態,然後平穩落地,只是落在地上之後依然向後滑行了足夠五米才抵消掉那一拳的威力.這家伙的力量真是大的嚇人,要不是我的鎧甲夠結實,剛才那一擊搞不好就把我的胳膊砸骨折了,但就是這樣我也依然被震得手臂生疼.

對方一拳得手並未停頓,立刻轉身邁開大步就轟隆隆的沖了上來.看到那家伙再次充上來,我立刻將刃爪收了起來.很明顯,這家伙的近身格斗能力非常之強,依靠刃爪可能占不到便宜,所以我干脆放棄了刃爪,直接將永痟咧鴗F手上.

對面那家伙猛沖到我的面前,突然左腿跨出了不正常的一個大步,擺出了一個弓馬一步踩在地上,同時左拳帶著呼嘯的風聲猛地一拳就揮了過來.我知道這拳的威力非常之大,所以我也沒想著去硬接,而是一點地面,整個人向後飛出去七八米,落地之後已經和對方拉開了距離.

那個家伙一拳揮空之後並未停頓,立刻再次沖了過來,但是這次我卻沒打算再躲了."他奶奶的就你會撞人嗎?"我說著直接跳了起來,然後一個響指將鋼爪召喚了出來.

和夜影比起來鋼爪的速度可能是非常弱的,但是鋼爪有鋼爪的優勢,起碼人家腦袋上那倆犄角就是天生的攻城錘,在撞擊方面他是非常有優勢的.

其實鋼爪比起夜影來說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他的體型.夜影雖然在馬形生物之中也算是很大的,但畢竟還是正常生物,只是比一般的馬大了百分之三十而已,但是鋼爪不一樣,他的體型已經超越了正常生物的范疇,雖然和巨龍什麼的沒法比,但好歹人家也有十幾米的身長,體重也有好幾噸了.這麼大的身體,加上底盤低矮,鋼爪的穩定性是夜影絕對沒法相比的,所以比賽撞擊,鋼爪並不怕誰.

在一陣隆隆的巨響聲中重甲騎士和鋼爪迅速接近,然後轟的一聲兩者撞在了一起.鋼爪被撞的頭部高高昂起,前肢都離開了地面,差點就翻過去了,而對面的重甲騎士卻更加淒慘一些.畢竟體重方面吃點虧,那家伙直接由前進變成了向後倒飛.不過,我沒打算這麼輕易放過它,之前鋼爪沖鋒的時候我就在鋼爪的背上,現在趁著那一撞得機會我也向前飛了出去,正好和那家伙一起保持著同方向前進.

因為我是主動起跳,他是被撞飛的,所以我比他飛的稍微高了一點.在空中我就將永硠雃角F永盚_鐮槍,然後借助下落的慣性,在空中一下踩在他的胸口之上,永盚_鐮槍被我雙手握著對准他的心髒位置一下全部捅了進去,直接在他身上開了個窟窿.

被命中要害位置的騎士在空中就失去了生命,之後我踩著他的尸體轟然落地,然後用他的身體當成滑板在地上繼續向前滑行了左右十幾米才停了下來.

將永盚_鐮槍拔出來之後我轉身輕巧的跳了下來,轉頭一看,上面的戰斗剛好到尾聲了.伴隨著一聲巨響,其中一個重甲騎士直接橫向飛過了整個大廳轟的一聲撞在了對面的牆壁上,然後反彈回來掉在地上,身體已經扭曲的沒個人樣了,估計想不死都難了.兩秒之後就看到另外一個重甲騎士從扶梯上翻了下來,落地之後就沒了動靜,潘多拉從扶梯邊緣伸頭看了一眼,然後就跟著跳了下來.

"看起來沒有想象中那麼難對付."潘多拉說道.

波塞冬也跳到了我們身邊,然後說道:"雜魚而已,要不是來之前玫瑰叮囑我盡量別使用神力,避免被這里的神族發現,我只要一招就能滅掉他們四個."

"我知道你們都是大神,但是拜托先照顧一下我這個普通人好吧?"金幣的聲音忽然從上面傳了下來.她現在還在和面前的那個重甲騎士糾纏著.在這種狹窄的地方她的劍陣根本就拉不開攻擊距離,而且因為對方的防禦非常恐怖,所以她的攻擊往往都會無效化,畢竟金幣的技能需要劍陣的規模,數量越少的時候威力越低,這種地形對她來說可以說是天然克制她的能力.

聽到金幣的求救之後波塞冬立刻抬頭看了一下,然後隨手一揮,一道水箭從她手里飛上去,然後在空中捕捉到那個重甲騎士的身形將其猛地從扶梯上拉了下來,接著水箭變成水球開始向內收縮,而那個騎士則是掙紮著逐漸被壓成人鐵餅.

海皇畢竟是海皇,水壓什麼的對她來說就是基本技能.

"好了,敵人都解決了,不過你們誰看到那個會長了?"我這才發現對方會長不見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二十章 我的增援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二十二章 頑固的家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