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二十八章 發現目標,送個禮物.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二十八章 發現目標,送個禮物.

"說說看你的意見."聽到哈迪斯的話之後我便詢問了起來.

哈迪斯很爽快的說道:"其實方法非常簡單.我們既然已經弄到了那個立體魔法陣,我覺得這種東西必然是需要用到某些稀有物質的,那麼,只要知道這個魔法陣中含有某些稀有物質,然後追蹤國際上的這些稀有物質的流向就可以從另外一條路直接追蹤到對方的生產基地,這比我們之前采用的順著對方的運輸線路一路往上追蹤要有效很多.從你們之前發現的情況來看,對方有著非常強的反追蹤意識,所有的信息都經過刻意的掩蓋,也就是說我們想要通過對方的炸彈流通渠道去反向追蹤將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不錯,很不錯,這是個好辦法,只是我們的笨辦法也不能停下,畢竟從市場動態上追蹤的成功率也不高,我們不能放棄任何一個可能的機會."

哈迪斯無所謂的說道:"我們行會的高級人員不算少,這種事情分成兩路齊頭並進就是了."

我點點頭道:"那麼我自己還是負責追蹤對方的炸彈運輸渠道,至于市場上的流通情況就先由行會情報部門去收集,等有了一些眉目我再接手."

"目前來說也只能這樣了."

敲定了方案之後我讓大部分混亂與秩序神族都返回了各自崗位,只留下了潘多拉,拉達曼提斯以及阿芙洛狄忒.本來我是想要波塞冬留下的,不過考慮到人家也是海神系的老大,總是在外面跑不太好,所以就臨時換成了阿芙洛狄忒.

讓三名神祗留下之後我又去見了沃瑪他們,然後將之前哈迪斯說的那個事情說了一下,讓他們盡快搞清楚這個魔法陣之中是否存在某種無可替代的特殊物質,這樣我們才好追蹤.當然,這個東西要分析出來並非一時半會就能出結果的,所以我只是讓他們先開始找是否存在這種物質,而我則是在通知他們之後便帶著潘多拉他們三個離開了艾辛格再次跑到了韓國.

我們這邊到達韓國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到了那個發現了這些物品的行會所在地,但是結果就和之前我們遇到的那個城市一樣,對方以閃電般的速度清空了整座城市,甚至還使用了聚靈法術將死亡NPC的靈魂全部帶走了,這樣的話即便是我具備和靈魂溝通的能力也沒法找到任何一個能為我們提供任何一絲線索的存在了.因為這偌大的城市現在是真的連鬼都見不到一只啊!

"這該死的地方,未免也清理的太乾淨了吧?"拉達曼提斯看著空蕩蕩的街道忍不住抱怨道.身為冥界三大判官之一,拉達曼提斯自然對亡靈有著異乎尋常的能力,如果這里有任何的靈魂存在,他一定可以看得見.但就是因為這里一個靈魂都看不到,所以拉達曼提斯才會抱怨.

潘多拉也是在掃視了一圈街道之後說道:"我們離開這里應該也沒多長時間吧?對方的效率實在是太高了!"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我們接下來怎麼辦?"阿芙洛狄忒問我.

聽到阿芙洛狄忒的問題之後我首先看向了旁邊的潘多拉,然後問道:"你不說會追蹤神術嗎?能看到那些來清理的人從哪離開的嗎?我們去追蹤那些人就可以找到他們的上級單位了吧?"

"雖然我也很想這麼做,但是這個恐怕不行."

"為什麼?"我驚訝的問道.

"因為對方使用了某種東西干擾了這里的時空波動,現在我能感應到的就是一片混亂."

"看起來這幫人已經知道我們上次是怎麼找到他們的了.還真是謹慎的一群家伙."我一邊抱怨著一邊思考應該如何應對眼前的這個麻煩.潘多拉的追蹤能力已經失去了作用,對方對這個城市的所有我能想到的方面都做了反追蹤處理,我們面對空無一人的城市根本就沒有辦法采取任何手段.這絕對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情況,然而我現在卻是只能干著急,卻沒有任何的辦法.這種無從下手的感覺真的讓人很不爽.

"看起來我們需要一些額外的幫手."阿芙洛狄忒說道.

"行會里還有什麼樣的人員可以進行追蹤的嗎?"潘多拉轉身問我.

我稍微想了一下道:"懂的追蹤技能的人是不少,可問題是我們能想到的追蹤手段這里都經過專門的針對性破壞,所以即便是找來了這些人也沒用,我們現在需要的是尋找到一種可能的偵測手段,而且這是對方沒有想到或者無法破壞的一種信息."

"那個……"拉達曼提斯稍微有些猶豫的說道:"其實我知道有一種信息應該沒有被破壞."

"什麼信息?"我立刻轉向拉達曼提斯問道.

拉達曼提斯有些猶豫的說道:"元素記憶應該還在,只是我們沒辦法讀取."

"元素記憶?"我確定自己沒有聽說過這個名詞,所以只能是皺眉思考了一會,然後問道:"這是一種什麼樣的信息?我好像沒聽說過啊!"

拉達曼提斯還沒來及解釋,旁邊的阿芙洛狄忒就搶先說道:"基本元素你知道吧?"

我點點頭."這個當然,我好歹也算半個法師吧!"

"既然你知道基本元素,那麼元素精靈你也應該知道吧?"

我再次點頭道:"元素精靈就是基本元素組合而成的一種具有生命特征的元素聚合體,他們是純能量形態的生物,本身由基本元素構成,就像元素生物一樣,不同的是他們的體積相較于元素生物要小很多,而起沒有實體,只能被感應到,不能被看見.你說的元素記憶該不會是這些生物的記憶吧?"

因為拉達曼提斯說的那個詞的意思很明顯,所以我直接就猜到了他的意思.

阿芙洛狄忒在旁邊解釋道:"元素精靈雖然智力水平很低,但他們是確實具備一定記憶里的,但是這種信息不回在他們的體內保存太長時間,而且提取難度很高,至少我是做不到的."

我轉頭看向拉達曼提斯,結果還沒開口詢問就見他直接搖頭道:"別看我,我也不會!"

潘多拉緊跟著說道:"我也不會.冥神系這邊你就別想了,我們這邊沒人能做到這個,這一點我可以保證."

"哈迪斯都不行?"

潘多拉點頭道:"嗯,不行.讀取元素記憶需要的是元素親和力而不是絕對能級,所以這個能力其實和實力的關系並不大.當然,一般元素親和力高的人實力也不會太低就是了.不過反過來,實力高的人未必就有好元素親和力,比如說戰士類的人員實力再高估計也不會有多高的元素親和力."

我點點表示明白,然後看向拉達曼提斯問道:"你知道還有誰能使用這種能力嗎?阿芙洛狄忒你也想想,有什麼人能讀取元素記憶?"

"我不知道有誰懂這種能力,至少他們沒告訴過我,所以我這邊也幫不上什麼忙!"

聽完阿芙洛狄忒的話我就將目光轉向了拉達曼提斯,而拉達曼提斯則是忸捏著說道:"知道是知道,只是現在沒法把那個人弄過來幫忙啊!"

"你說的沒法弄過來幫忙是什麼意思?"

"就是沒法弄過來啊!那個人是瀆神者,我現在也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

"瀆神者?"這個詞的意思我雖然明白,但拉達曼提斯說出來的這個名詞肯定是特指某一類人的,問題是我不知道這說的是什麼樣的一群人.當然,這群人肯定是瀆神者是沒跑的,只是不知道具體是哪種類型的,畢竟世界范圍內可以叫做瀆神者的人實在是太多了,甚至我自己都可以算一個.

潘多拉代拉達曼提斯解釋道:"瀆神者是我們以前的奧林匹斯神族對一群特殊勢力的稱呼,他們原本其實是屬于聖斗士的成員,之後因為諸多原因叛離了他們所信仰的神,之後就獨立了出去然後開始從事一些反對我們的事情.宙斯曾經為了這個事情專門派遣我們冥神系去剿滅過幾次他們的組織."

我點點頭問拉達曼提斯:"你說的那個家伙就是其中一個叛變的聖斗士?"

拉達曼提斯點頭道:"她是個很漂亮的女聖斗士,這在聖斗士之中算是比較少見的,大部分聖斗士都是男性,很少有女性.而且,她是一個很特別的聖斗士,她並不注重對身體和靈魂的磨礪,反倒是非常喜歡鑽研能量的奧秘.她最後叛離我們可能也就是因為發現了我們並非真正的神靈,而僅僅只是一群擁有強大力量的超級生物而已."

拉達曼提斯說的這個話可以說是行會神族和地方神族的最大區別.行會神族充分的意識到了自己並非神族,只是一種強大的生物,所以他們可以放下姿態去和玩家行會做交易.玩家行會提供信仰,他們提供武力支持,這就是一種交易,非常的直白.但是,地方神族依然認為自己是神,他們對信徒的要求是無償的奉獻,雖然他們也用各種空頭支票或者是偶爾的實際利益去爭取信徒,但歸根結底他們還是讓信徒奉獻,而很少給與回應.這就是地方神族和行會神族最大的區別.行會神族感覺就是一幫搞宗教的地方神族商業化之後的狀態.

"如果按照你的說法,這個瀆神者現在是不是還應該在希臘呢?"我出聲詢問拉達曼提斯.

拉達曼提斯稍微想了一下道:"可能還在,也可能不在.瀆神者這種行業流動性很大,而且因為本土神族的打壓,他們往往會向附近區域流竄,所以想要知道他們的確切位置非常的困難."

對于拉達曼提斯的說法我倒是可以理解.神族都是一些很強大的存在,而敢于跟神族對著干的瀆神者自然就只能跟炸了美國人的那幫恐怖份子一樣到處流竄了,畢竟他們的敵人實在是太強大了,一旦被發現就只能面臨滅頂之災,所以瀆神者大多行蹤詭異,幾乎不可能找的到他們.何況我們現在不單單是要找到瀆神者,而是要找到其中比較頁數的某一個成員,這就更加是難上加難了.所以拉達曼提斯才會說不好辦.

"除了這個家伙難道就沒有別的人會嗎?"我無奈的想問問看有沒有備胎.

拉達曼提斯搖頭道:"可能有,但我不知道!"

我這邊正想放棄這個計劃另想辦法,阿芙洛狄忒忽然小聲說道:"其實我覺得克利斯締娜或許可以."

"啊?"

知道我很疑惑,阿芙洛狄忒立刻解釋道:"我也知道克利斯締娜應該是不會讀取元素記憶的,但你們難道忘記了?她可是元素之體,能夠將自己完全元素化的存在.也就是說她是可以讓自己成為一個特殊的元素精靈的.那麼,如果用一個元素精靈作為翻譯,去詢問另外一個元素精靈,我們就不一定需要用到元素記憶讀取之類的法術,直接就可以問出一些東西來了."

"這個倒是可以一試,只是克利斯締娜現在在坐鎮中俄邊境,她要是走了,萬一俄羅斯人趁機攻擊我國邊防線怎麼辦?"

潘多拉立刻道:"讓主神去坐鎮就是了.混亂與秩序神族之中閑暇的神族還是有一些的,艾辛格那邊雖然也很重要,但畢竟是行會總部,我覺得一般不會有什麼危險,把高端力量都集中到邊境線上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我稍微權衡了一下才點頭道:"那就先這樣吧.行會那邊相信短時間內不會出問題,再說艾辛格也不是那麼好入侵的,即便是有人侵入,維娜他們應該也趕得回來."

想到就做.確定了方案之後我立刻就聯系了軍神,然後說道:"軍神,幫我接克利斯締娜."

"會長,又有事情了?"克利斯締娜的聲音立刻出現在通訊頻道中.

"還真讓你猜對了.馬上來韓國一趟,我們需要你幫忙.坐標已經發給你了."

"可是紅月姐說讓我守住國境線啊!"

"這個你不用管了,會有人接替你的工作的."

"那我馬上過去."

切斷了這邊克利斯締娜的通訊之後我又迅速的接通了紅月那邊的通訊簡單的講了一下我會調走克利斯締娜的事情,之後紅月理所當然的問我防線問題,我就和她說了一下由混亂與秩序神族接替,紅月立刻就沒意見了.雖然克利斯締娜的能力很出眾,但我們行會的行會神族也是相當給力的,尤其是多人同時出現的時候,那個戰斗力絕對不是科力斯締娜一個人可以比擬的.既然有更好的選擇,紅月自然不在乎克利斯締娜在不在了,她只要有人可以指揮就行了.

這邊溝通好之後我又和維娜那邊溝通了一下,維娜在稍微計算了一下之後就給出了一串名單,不過她自己沒有同意離開艾辛格,不是她不願意出去,而是因為她覺得艾辛格也很重要,必須要有一名足夠強力的神族坐鎮,這樣才能安心.

考慮到派出去的人已經足夠多了,所以我也沒反對這個提議.讓維娜盡快把人派出去之後我就只能和拉達曼提斯他們在這邊等著克利斯締娜了.好在本行會的玩家都有守護長槍,所以克利斯締娜沒讓他們等多久就直接出現在了我們的上空.

"會長我來了."克利斯締娜剛一落地就疑惑的左右看了看,然後略帶疑惑的問道:"敵人呢?怎麼是個空城啊?"

"我不是叫你來幫我們打仗的."我指了下拉達曼提斯他們道:"有他們在,我們不缺戰斗力."

"那你們就是需要我的特殊能力了.這次要干什麼?破解魔法陣還是什麼的?"

"都不是."我說道:"我需要你給我們當翻譯,幫我們詢問一下這附近的元素精靈."

"當翻譯?"克利斯締娜稍微愣了一下之後便恢複了正常,然後說道:"這個沒問題,和元素精靈溝通是我的強項."

"那麼現在可以開始了吧?"

"稍等一下."克利斯締娜說著忽然用魔法陣在地上輕輕一點,然後整個人身上立刻爆發出了五顏六色好像彩虹一般的光芒,而隨著這一層彩色光芒散去之後,克利斯締娜已經完全變了個樣子.

現在的克利斯締娜看起來就好像一只從童話世界中飛出來的巨大蝴蝶仙子,全身上下都套著美麗的水晶鎧,而在背後則是兩對巨大的蝴蝶一般的彩色翅膀,而且在克利斯締娜的身邊還漂浮著大量星星點點的光粒,那是元素能量實體化得標志.

現在的這個形態就叫做元素精靈形態,雖然個頭大了很多,但其實現在的克利斯締娜和元素精靈已經可以算是同一種存在了.

"好了,現在可以了.有什麼需要知道的盡管問吧."克利斯締娜看著我們說道.

事實證明我們的推測果然是正確的,克利斯締娜在成為元素精靈之後確實是可以使用這種特殊的方式和元素精靈進行溝通.而得益于這種方式的高效性,我們很快就問到了我們需要的信息.

清理這里的人員並非韓國人,而是一群俄羅斯玩家.他們的職業配比非常的齊全,如果那些元素精靈的描述沒有問題,那麼著應該是一支帶有護衛隊的專門負責清理痕跡的特殊小隊.這個小隊的總人數達到了驚人的三十二人,其中一半,也就是十六人是護衛隊,另外的十六人分別擁有不同的能力,可以清除掉一個地區的各種殘留信息,讓追蹤人員無跡可尋.

"對方居然有這樣的小隊.要是在現實中也有這樣的人,肯定回事犯罪份子們的最愛."克利斯締娜在了解到這些信息後也忍不住說道.

"現在的問題不是這些人的職業特征,而是要知道他們從哪來."我說著就問克利斯締娜:"再問一下那些元素精靈對方是怎麼來的."

"好的."克利斯締娜和那些元素精靈溝通了一下之後轉向我們道:"對方是使用城市里的傳送陣傳送過來的."

"可是傳送陣已經被破壞了,那里的時空信息也是紊亂的,沒法追蹤啊!"阿芙洛狄忒說道.

"那他們是怎麼走的呢?"潘多拉問道:"在時空信息被破壞的區域,在信息恢複正常之前是沒法進行傳送的,所以對方肯定不可能在這種地區再次傳送走."

克利斯締娜又是和那些元素精靈一番溝通,我們在旁邊只能看到克利斯締娜在那里發呆,根本看不到她有什麼動作,當然更沒有聲音發出來,不過十幾秒之後她又恢複過來對我們道:"他們的確是沒有傳送走,而是從那邊騎馬離開的."

"那我們追上去."

因為克利斯締娜可以不斷的詢問沿途的元素精靈,所以我們根本不擔心追丟目標,很快我們就發現對方在離開城市一段距離之後拐入了附近的山區之中.當然,對方在離開的路上也做了手腳,我曾試圖讓白浪去追蹤氣味,但結果什麼都聞不到,對方明顯有遮蔽或者是改變氣味的方法.

其實這些人這樣離開的方式也不是說就無法被追蹤,畢竟他們如果沿途使用時空擾亂的話,那我們只要看看哪個方向被擾亂了就好了,最後還是能追蹤到他們的位置.而如果他們不使用時空擾亂,潘多拉的能力就可以看到他們的行蹤,所以,他們的這種方法真的是不可能完全保證他們的安全.當然,他們所作的也不是完全的無用功,因為如果不是我們有克利斯締娜這樣一個BUG級的人物,我們根本沒法找到它們離開的方向.要知道潘多拉的那種能力不但非常罕見,而且還是一種小范圍的能力,這決定了我們沒法大面積的搜索他們的蹤跡,而要是我們在全城范圍內搜索,等找到他們的行蹤的時候那估計都是個把星期以後的事情了.所以說,他們的方法雖然不是絕對不會被追蹤,但其實已經可以達到他們的目的了.只是很可惜,他們不知道我們還有克利斯締娜這麼變態的存在.當然,他們主要是不知道克利斯締娜有這種能力,他們肯定是知道克利斯締娜這個人的存在,只是沒想到她還能有這麼詭異的追蹤能力.

順著元素精靈的指引,我們很快就在山里找到了一個大坑.這個大坑明顯是一次爆炸造成的,而坑里的碎片證明了這地方原本應該是安置了一個野外傳送點的.這種傳送點可以是玩家自己放置的,也可以是系統生成的.和城市里的傳送陣不同的是這種傳送點周圍並沒有任何的安全保障,你有可能剛一出現在這個傳送陣上就被一群魔獸撕成碎片,所以一般不是必要,或者確信對面一定安全,大家都是盡量只用這個東西回城,而不會直接傳送過來.

眼前這個被炸掉的傳送點分明就是對方離開時使用的傳送陣,而對方炸掉這個東西的目的也很明確,就是為了拖延我們找到他們的時間.不過很可惜,我們不需要傳送陣就可以知道他們傳送到什麼地方去了.

"會長,我已經找到目標了."潘多拉很快就在這個地方找到了對方的傳送信息.

我點點頭道:"讓克利斯締娜幫忙,你們一起布置傳送陣,我們再來一次強行傳送."

"好的."

因為有克利斯締娜的幫忙,所以這次的准備過程比上次明顯快多了,而且事實上阿芙洛狄忒和拉達曼提斯也是可以提供很大幫助的.人多了干起來自然就快,很快我們就搞定了魔法陣的布置,然後開始進行強行傳送.

在我們這邊開始強行傳送的時候,另外一處的某座城市里卻是瞬間就亂了套.

我們在幾個小時之前剛剛才使用這種方法強行突入了一個韓國行會的秘密據點,並且從中搶走了兩件非常重要的設備以及一些特殊礦產.這麼大的事情自然是會引起對方的重視,而現在,不過才過了幾個小時,這邊的城市內突然又再次出現了那個行會的人員描述的情況,這怎麼能不讓這里的人驚慌失措?

"該死,就是這個東西!"一名韓國玩家指著傳送陣上那不斷閃耀的電弧驚恐的叫喊道.如果我們現在就能看到這里的話,一定可以認的出來,這個家伙就是被我喂了一枚過期仙丹的那個倒黴蛋.他現在的等級基本上已經只能當個雜工了,連雜兵都輪不到他上,畢竟這麼低的等級,大部分的小號都不止這個級別,即便是當雜兵,別人都嫌他跑的慢.

雖然等級掉到了一個非常低的級別,但是因為這個家伙知道我們當初突入的過程,所以現在還在被這邊的行會管理者重用中.當然,留下他只是要他的驚訝,可不是為了他的這個賬號,畢竟這個賬號實際上已經基本等于是廢掉了.

"該死,怎麼這麼快就追過來了.我們不是已經進行了掃尾工作了嗎?"旁邊的一個玩家得到了肯定的答複後立刻就開始緊張了起來.

站在這個人的身邊的是一名身高至少一米九的高個子白種人,這家伙的身高雖然很誇張,但是卻並不是那種肌肉猛男造型,雖然這種肌肉猛男造型在俄羅斯玩家中很常見,但眼前這個卻是個奶油小生的樣子.雖然他長得很高,但身材比例卻偏細長的感覺,雖然還不至于比例失衡,但就是感覺挺瘦弱的樣子.可以說這種清秀型的玩家在俄羅斯玩家之中也算是很罕見的類型了.

這個白種人在聽到這里的會長的抱怨聲之後立刻果斷的說道:"現在不是追究對方怎麼找過來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趕緊撤離人員並且將那些東西送走.還有馬上組織人手進行抵抗,為後方的撤離爭取時間.如果那位報信的同伴說的信息沒有問題的話,對方徹底出現在這邊至少還需要近一分鍾的時間,這個時間足夠你做很多事情了."

被這麼一提醒,那個抱怨的家伙也反應了過來,他迅速的轉身對著身邊的人吩咐了幾聲,然後轉身就跑了出去.雖然他是這里的會長,但顯然他並未打算在這個地方做第一道防線,而是轉身去忙活後面的事情去了.當然,他也不是在逃跑,因為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在他離開後不到三十秒,一群玩家就跑進了這個傳送陣之中,他們就是那個會長找來的高手,目的就是在我們出現之後給予迎頭痛擊.不管我們是強行傳送還是正常傳送,總之傳送完成的瞬間肯定是都會有一個非常短暫的適應期的.畢竟傳送過程中周圍的環境發生了變化,剛傳送完你肯定需要適應一下周圍的環境突然變化,所以這個時候往往玩家都不會有什麼反應能力,也正是偷襲的好時機.當然,這種機會多數情況下都是沒法用的,因為行會傳送陣一般都是禁止戰斗的地方,而本行會的人員如果要戰斗當然是可以的,只是敵人知道這個情況,一般根本不會冒險傳送,再說戰爭時期傳送陣都是封閉或者限制敵對人員傳送的,一般也很少會發生這種傳送陣附近的戰斗.

雖然很少用到這種戰斗方式,但大家都知道這種戰斗方式,所以,對方提前就在這里布置好了人手准備等會我們一出現,趁著我們還沒適應過來先給我們來一頓狠的,這樣他們就能獲得主動權.

本來這幫人的計劃是相當不錯的,而且可操作性也非常的強,但是,很不幸的是他們想到的事情我們也能想到.

之前第一次是因為我們知道對方不可能想到我們能夠強行傳送,所以我們根本不擔心,直接就傳送過去了.但是這次不一樣,因為我們已經在對方面前展示過一次這種能力了,所以我們可以確信,對方肯定知道我們有這種能力了.因此,當我們的傳送一開始的時候,對方肯定就會立刻采取行動.

考慮到傳送完成瞬間的硬直確實是無可避免的,而我們又不像靠身上的防護能力硬扛,所以我們也采用了一點小手段.

就在那個傳送陣上空的電弧四處亂飛的時候,那個被我廢掉的家伙立刻叫了起來."快快快,傳送要完成了,他們馬上就會從這邊鑽出來."

"都上去,圍成一個圈,對方一出現立刻開始攻擊."一個負責現場指揮的玩家大聲叫道.

在這個玩家的指揮下,那些戰斗人員迅速的圍了上去,而且他們並不是使用普通攻擊,而是已經開始聚集大招就等著我們一出現就給我們來個下馬威的.不過,就在他們掐著點計算好了我們出現的時刻,那個傳送陣的中央卻是突然一閃,然後,一個小小的好像家里裝熱水的保溫瓶一樣的鋼制高壓罐就突然出現在了傳送陣中央.

本來這些人都是准備好了要揍我們的,誰知道最後冒出來的不是我們而是一個金屬罐,這讓周圍的人都是愣了一下.不過,現場也不是所有人都在發愣,至少有個人沒有愣住,而是被嚇到了.這個人就是那個瘦高的白人男子,他在看到那個鋼瓶側面的標識後眼睛立刻瞪的老大,同時整個人一邊轉身一變大叫道:"快跑,那是液化魔晶蒸汽炸彈!"

這家伙反應可謂是超快,在喊出這句話的過程中他就已經完成了轉身並且沖出去能有七八米遠了,而且他貌似也就是盡人事聽天命的意思,根本沒打算努力挽救現場的人員,畢竟周圍的都是韓國人,而他明顯是個白人.這家伙喊完一遍之後就沒喊第二遍,腳下更是根本沒停.至于那些韓國高手,他們在聽到這個提醒之後都是稍微愣了一下,然後這些人在一秒之後才反應過來集體轉身開始准備跑,只可惜這個東西我們也是掐著秒扔過來的,之前已經提前計算好了時間.就在這些人剛剛轉身的瞬間那個東西就突然爆開了,不過威力並不大,只是讓整個傳送殿之中瞬間布滿了一種淡藍色的氣霧.不過,下一秒情況就截然不同了.

那第一次爆炸不過是為了將液化魔晶蒸汽擴散出來而已,實際上只是鋼瓶自身的解鎖裝置爆裂的聲音,而第二次這才是真正的爆炸.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整個傳送殿瞬間就飛上了天,而這一整個韓國城市都震動了一下,所有人都看向了傳送殿的方向,因為那邊正有一個巨大的蘑菇云騰空而起.

"嘿嘿,敢用炸彈陰我,我也送你們一個大蘑菇嘗嘗."此時的我正站在另外一邊賊笑著.(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二十七章 神族的擔憂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二十九章 抓住你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