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六十九章 蠶食西伯利亞神族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六十九章 蠶食西伯利亞神族

沒有信仰之力支撐,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也不過是個比普通神族稍微厲害點的家伙而難以,我們這邊這麼多人,而且全都是專門針對神族的特殊戰斗人員,基本上全程都是我們在壓著那家伙打,前後不到五分鍾那個家伙就已經是遍體鱗傷,並且被我們這邊一大群人給逼到了死角之中,根本無法動彈.

"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投降,要麼死.你自己選擇吧."

"想讓我投降,你做夢去吧."那家伙擦了下嘴角的血跡之後用困獸一般的眼神死死地盯著我,但是他那不斷抖動的眼角卻泄露了他的真是情緒.此時的這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其實已經是非常的害怕了.在剛剛五分鍾的戰斗中我一直在讓其他人牽制他,而他身上的所有傷口其實基本上都是我造成的.

之所以攻擊全部由我一個人負責,這個主要是因為我的屬姓對神族具有翻倍效果.我的那個弑神能力雖然可以讓神族的神力對附近玩家的十倍壓制效果消失,但卻無法賦予其他玩家和我一樣對神族的雙倍傷害能力.所以,戰斗中所有的攻擊都是我來完成的,因為這樣可以充分的利用每一次的攻擊機會給那個家伙以最大的傷害.當然,也正因為我連續不斷的對這個家伙造成重大傷害,所以他現在看我的眼神已經是非常的忌憚了.

戰斗開始之前這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一直把我當成一個只是很能打的普通人而已,而直到我真正的傷害到他開始,他才終于意識到了之前的俄羅斯神族是怎麼被毀滅的.

神族因為對普通人都有十倍的屬相壓制,所以他們和普通人員之間的戰斗都是有著明顯的差距的,因此神族不會為了普通人去調整自己的屬姓分配.那麼,神族的屬姓具體是怎麼分配的呢?答案很明顯,那就是靠個人理解.

神族對普通人近乎無敵,而神族之間又因為那個國界限制,戰斗非常的難以發生,或者說是接觸很困難,所以神族之中真正有戰斗驚訝的其實並不多.這些神族因為缺乏戰斗經驗,所以他們的屬姓分配大多都是靠臆測,而這樣做的結果就是多數人的屬姓分配其實都會忽略掉一種很重要的屬姓——生命值.

不管是人還是神,哪怕是動物,他們的思想中都會本能的回避自身受到傷害的情況,這是一種趨利避害的本能產生的連帶效果,並非姓格或者是後天意識產生的一種反應,而是只要懂得趨利避害的生物都會有的一種屬姓.也正因為這種屬姓,所以,在沒有實際檢驗的情況下,多數人都會下意識的回避自身受到傷害的情況.于是呼,在修煉提升自身屬姓的時候,這些神族就會直接根據自己的猜測,將能力全部集中到速度,攻擊力或者防禦上.這三種屬姓不能說沒有意義,相反它們的意義非常重大,因為這些屬姓都直接關系到對敵人的殺傷力.但是,在你想著如何殺傷敵人的時候往往會忘記,你自己也會遭到敵人的攻擊,雖然有些人會考慮到強化防禦什麼的,但卻會本能的回避生命值的問題,因為一想到生命值就會想到自己受傷,然後就會本能的去回避這個事情,進而逐漸就忽略了生命值的問題.

基于以上原因,大部分神族的生命值其實都不高.和那些野外的高級BOSS們正好相反,神族往往是高攻,高敏,高魔,但防禦力只是一般,生命值更是明顯偏低.當然,我說的這個偏低是相對于他們這種級別的生物來說的,你要是和普通玩家必,這些神族的血條依然是馬拉松賽道一般的漫長.

這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顯然也是個比較正統的神族,所以他的防禦力一般,血條也相對短了那麼一點,結果就是在我犀利的雙倍傷害之下很快就血量告急了.

已經基本上算是空血的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看著我這個恐怖的傷害輸出器,心里怎麼可能沒有一點的害怕?他之所以裝出不害怕的樣子無非就是不想丟了面子而已.

"看起來你是打算以身殉道了."我說著雙手橫握住了鉤鐮槍狀態的永,然後用力一擰,永盚_鐮槍直接斷成兩截,然後在我手中迅速的變形成了液體形態順著我的手臂爬上了我的刃爪以及手指的尖端.

之前的多次勸降已經證明了這個家伙是真的打算赴死了,所以我已經沒有和他繼續玩下去的興趣了.將永琲著在手指和刃爪上雖然會略微降低攻擊力,但是卻可以大幅度提升我的攻擊速度,而眼前這個家伙在速度方面好像本來就比我要弱一些,那麼既然如此,我就要將優勢發揮到極致.

就在永琝髡阬郅\並徹底硬化之後,我突然就從原地啟動向著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彈射而去,對方一直盯著我的動作,看到我突然行動也是立刻做出了防禦動作,只是他太低估我的極限速度了.

就在我們接觸之前的瞬間那個家伙已經將雙手交叉護在了身前,但是我卻沒有去硬撞他的雙臂,而是雙手一捏他的手腕向下一壓,跟著整個人從他頭頂上翻了過去,雙腳下落之後准確的踩在他的後腰之上,跟著雙手松開他的手臂抓向他的脖子.那家伙反應也快,直接向後一個鐵板橋仰倒在地,腦袋直接頂上了我的肚子,而且因為他的腰部向前彎曲,導致我的雙腳失去支撐向下滑落,整個人直接從他身上脫離被一下頂了出去.不過這里是半空中,不是地面,我剛飛出去立刻翅膀一振調整好身形,背後傳來真紅的聲音,我立刻將身體放平,頭部對准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雙腳朝向真紅的方向.

真紅此時就在我的背後,看我擺好了姿勢她也不廢話,站在那條金色神龍的的頭頂,雙腳擺開弓步,扭身將右拳收到極致,然後猛然發力向前一拳揮出.隨著她的拳頭向前移動,可以明顯的看到一圈白色的水波紋一樣的沖擊波在空氣中激蕩開來,而真紅的拳頭則是趕在那圈沖擊波爆開之前猛地穿了過去一拳砸在正好飛過來的我的腳底板上.

腳下剛一接觸到真紅的拳頭我就腿部發力猛的一蹬,借助真紅的拳力和我自己的力量,我整個人瞬間就向前飛射而出,那邊的西伯利亞神族首領剛把我頂開,腰都還沒來及直起來就感覺到背後一股危險的氣息急速接近.慌亂之中他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我就已經到了他的背後,雙手刃爪同時彈出繞過他的肩膀從他的鎖骨上方的空隙猛然插入,瞬間就在他的肩窩處開了六個血窟窿.不過這還不算完.因為我是被真紅一拳頭砸飛出來的,所以動能非常的巨大,剛才那一下知識將刃爪刺入他的肩膀怎麼可能抵消這麼大的動能?所以,我的身體開始從他的頭頂飛過向前翻轉,而那六根刃爪則是因為我的轉動好像切割機一樣從他的肩膀之中硬生生的切出了六條切口,然後從背後破體而出.他的雙臂韌帶以及鎖骨全部被切斷,兩邊肩膀幾乎從身體上脫落了下來,肺部更是被切的一塌糊塗,血水好像爆裂的自來水管一樣狂噴不止.

這一下攻擊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不是可以等閑視之的傷害,何況我對神族還有個雙倍傷害加成,那家伙直接一下就失去了飛行能力向著地面墜落了下去.不過這種情況下我們是不會讓他安然落地的.

刀鋒女王和幽靈這兩部本行會的先進技術驗證型機動天使瞬間便俯沖而下,在即將追上那家伙的時候由幽靈發射了一張折疊網,直接在空中將那家伙給包了起來,接著一收網繩將其重新拉了起來.

剛剛的攻擊顯然是讓已經傷得很重的西伯利亞神族首領進入了瀕死狀態,即便是被強行抓了起來他也沒有什麼反抗的跡象,而早就等在一邊的維娜這個時候立刻飛了起來.

雖然戰斗任務是我們在做,但是抓到目標之後的處理工作還是需要維娜來完成的.

對此已經很有經驗的維娜直接飛上來將手按在了那家伙的腦門上,然後用力向後一拉,也不見怎麼費勁就看到一個白色的半透明人形被從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的身體之中拽了出來.這個人形結構剛一被拉出來立刻就縮成了一個光團,然後掙脫了維娜的手掌向遠方飛去,只可惜才飛出不到十米就被克利斯締娜一伸手給捏住了.

神族的靈魂體雖然比普通人要強的多,但如果不是類似于天庭的鬼仙那種本來就是靈體的類型,一般的神族在肉身丟失之後實力都是會大幅度下降的,尤其是剛剛脫離的那幾個小時,基本上就和學步的嬰兒一樣,因為對自身特點的諸多不適應,行動能力會退化到幾近于無的地步,所以此時的西伯利亞神族首領已經基本上就和廢物沒啥區別了.

克利斯締娜捏著那個光球返回這邊的時候維娜已經抱著一個金屬罐在那里等著了,克利斯締娜直接將那個神魂往里面一丟,維娜立刻封閉了罐體然後擰緊加壓閥,另外一邊位于艾辛格移動要塞正面戰場上的所有西伯利亞神族都是同時一個停頓,因為就在維娜封閉那個罐子的同時,他們都感覺到自己和神力核心之間的鏈接突然變的很松散了.這種情況通常只代表一種情況,那就是——主神陣亡.

反應過來的西伯利亞神族一時之間全都愣在了那里.說實話戰斗到現在一共也才十幾分鍾而已,而且他們自從進入了這片迷霧之中之後一直就沒有遭遇到什麼像樣的攻擊,他們還覺得戰斗其實並不激烈呢.可是,就是在這種節奏很慢的戰斗中,他們卻突然發現自己的主神掛掉了.你說他們能不驚訝嗎?

事實上這幫西伯利亞神族感覺戰斗不激烈也是有原因的.因為我們要圍殲這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所以之前我給負責這邊戰斗的哈迪斯留的命令就是牽制住這些家伙就好,因此哈迪斯根本就沒讓我們的人上去和那些家伙混戰,就是看哪個敵人可能要進入城牆范圍了才會派出幾個人去吸引下火力,而且只要一把對方拉出城市范圍,哈迪斯就會讓出去的人甩開對方從城市外圍繞回來.在這樣的情況下,那些西伯利亞神族當然感覺不到戰斗有多麼激烈,只是他們的老大可完全不是這麼想的.剛剛被我們圍毆,現在已經被塞進靈魂牢籠之中的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估計要知道自己的部下們還以為戰斗很輕松,可能會直接氣的神魂爆裂吧?

"這東西我先送去地府那邊存起來吧?"維娜封號罐子就轉頭問我要怎麼處理.

我搖頭道:"這個不用送到地府那邊.好歹這也是個主神級的神魂,拿來做信仰之力儲存罐太浪費了.你還是給我吧,回頭我送到新大陸浮空島那邊去用來制作超級人工靈魂."

"也好."維娜說著直接將罐體丟給了我.

收好那個罐子之後我便召集大家去城市前面的部分再去拉人.那邊的西伯利亞神族已經知道自己老大掛掉了,所以現在正是人心不穩的時候,不過那些人並沒有直接潰散,而是分成了幾個不同的類型,其中一部分死忠派表現出了被悲憤沖昏頭腦的情況,開始發狂的亂沖亂突,目的可能是為他們老大報仇,但可惜的而是迷鎖並不會因為他們的心情而有絲毫的改變,所以那些家伙的行為看起來就好像沒頭蒼蠅在原地亂轉.

除了那些發瘋的家伙之外,剩下的人基本上分成兩種類型.一種是膽小怕事型,另外一種是猶豫不決型.

膽小怕事型的家伙家伙表現出來的特征和之前那幫瘋子差不多,也是在到處亂跑,不過他們的動作看起來就好像是想跑又不敢跑的樣子.其實他們只是覺得老大都掛掉了,他們自己留下來估計也會完蛋,所以就想要離開,不過因為迷鎖的問題,他們根本不知道怎麼出去,所以結果就是和那群瘋子一樣到處亂飛,不同的是他們飛的稍微謹慎一點.

最後剩下的那一批人就是猶豫不決型的人了.這部分的西伯利亞神族屬于比較沒什麼主見的類型,一方面他們覺得自己應該為老大報仇,可另一方面又覺得似乎不知道應該怎麼報仇,還有的人可能是在想這要逃跑,但是又怕自己跑了會丟臉什麼的.反正這些人都是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糾結在原地沒有動地方.

看到剩下的這些西伯利亞神族的反應之後,我便指揮著剛剛完成圍剿任務的這幫高級人員分成了五個梯隊,然後分頭行動,先去堵截那些要逃跑的家伙.

這些西伯利亞神族之前都沒有給我們什麼威脅,現在自然更不被我們放在眼里了.對這樣的神族,我向來是喜歡全都留下來的.畢竟神族也可以算是一種資源,哪有送上門的都不要的道理呢?

既然不能浪費這些資源,那就要保證這些西伯利亞神族一個都跑不掉,所以必須先對付那些要逃跑的家伙.猶豫不決的那幫人目前都沒動地方,所以短時間內沒有任何問題.亂沖的那幫瘋子雖然和打算逃跑的那幫膽小鬼一樣都在亂沖,但他們就算跑到迷鎖的范圍之外也會再次一頭紮進來,所以也不用擔心.只有那些膽小鬼,一旦他們跑出去了,那就不會回來了.所以為了省點力氣去追擊,我們還是打算先把這幫人留下再說.

其實先對付那些逃跑的家伙還有兩個原因,其一就是因為這幫家伙既然會逃跑,那就說明他們的立場不堅定,所以勸降應該成功率很高.至于這第二個原因嗎……主要還是希望可以將附近的西伯利亞神族密度先降低一點.雖然迷鎖可以遮蔽視線,但戰斗中活動范圍肯定很大,這里的西伯利亞神族數量太多,又都集中在城市的正面區域,這樣戰斗的話我們很難施展得開.如果在圍剿過程中將別的西伯利亞神族卷入戰斗,我們就要面臨同時對付多了目標的狀況.雖然我們這里的人員戰斗力,即便是同時對付十幾個西伯利亞神族也是綽綽有余的,但能一群人群毆他們一個,干嘛要和他們單挑啊?

對那幫膽小鬼的攔截計劃進行的相當順利,我們很快分別堵住了幾個意圖逃跑,並且已經離迷鎖的邊緣地帶不遠的家伙.就像我猜測的那樣,既然這些家伙第一時間選擇了逃跑,那就說明他們對西伯利亞神族的歸屬感其實並不強,這樣的家伙勸降是很容易的,尤其在我們手里捏著他們的生殺大權的時候.

那三分之一意圖逃跑的西伯利亞神族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鍾就被我們的人全部攔截了下來,其中除了極個別的不知道為什麼堅決不投降做了拼死抵抗之外,大多數都被順利拿下,直接就現場加入了混亂與秩序神族.能這麼順利主要還是因為西伯利亞神族本身就是新建立的神族,本來就沒什麼底蘊,大家都是臨時拼湊起來的,根本談不上什麼歸屬感.現在連老大都被干掉了,神力核心對他們這些西伯利亞神族的神祗的約束力已經幾乎等于是沒有了.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這幫人當然是發現好的機會立刻就選擇了跳槽.反正神族之間和我們這些玩家並不一樣,他們這些神族其實沒有什麼國家意識,對他們來說從一個神族跑到另外一個神族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好像我們換工作一樣,根本沒什麼.但是在玩家之中,如果你從一個行會跳到另外一個行會,尤其是從本國行會跳到敵國行會,那就會被認為是叛徒,會遭到其他人的唾棄.所以說,神族其實對投降這種事情抵觸情緒並不是很大.

成功的搞定了這些逃跑的西伯利亞神族之後剩下的西伯利亞神族數量就已經只剩三分之二不到了,而且因為有這幫西殲存在,所以我們得以了解到了剩下的這些西伯利亞神族的實力,特長以及人品和大概的姓格之類的.

"原來這個迷霧對你們是沒有任何遮蔽效果的啊?"一個剛剛投誠的西伯利亞神族……不對,此時應該叫混亂與秩序神族了.這個新晉混亂與秩序神族成員看著周圍清晰的世界,然後再看了看對面跟沒頭蒼蠅似的到處亂轉的前同伴,一時之間感慨的不得了.

我沖他笑了笑,然後說道:"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好東西還多著呢,等以後你就會明白了.哦對了,這個給你."我說著就將一個小金屬罐遞給了這個新晉混亂與秩序神族成員.

對方疑惑的接過我遞過去的罐子看了看,然後問道:"這個是干什麼的啊?"

我指了下罐子上的一個開口,然後說道:"用嘴巴含住這個地方,然後擰這個閥門,注意別擰太多.試一下你就知道這是什麼了."

那家伙疑惑的按照我的說法開始嘗試,反正他現在已經是我們的一員了,我也不會害他.當然,這個東西確實不是用來害人的,因為這里面裝的是信仰之力.

那家伙剛打開閥門眼睛就差點從眼眶里瞪出來,然後他一邊猛吸一邊用那雙明顯比剛才打了一圈的眼睛看著我,那詢問的意思非常明顯,就差沒有在頭頂上掛個問號了.

我笑著說道:"這是行會福利,你之前在西伯利亞神族應該也領過才對吧?當然了,我知道你之前肯定沒領到過這麼多.這個具體情況我一時跟你也說不清楚,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的信仰之力多到根本用不完就行了.所以呢,我們的信仰之力分配方式有點不一樣.你們以前都是按照你在神族之中的地位,然後根據整個神族收入信仰之力的總量,按一定比例分配給你們每個神祗.但是我們這里因為信仰之力完全用不完,所以就不限制比例了.大家全都是自己隨便拿,只要你能吸收掉不被撐死,愛拿多少就拿多少."

對面那家伙聽到我的話居然連信仰之力都不吸了,直接將閥門擰死,然後拿開罐子盯著我驚訝的問道:"您說的都是真的?"

"這種事情我有必要騙你嗎?反正等這罐信仰之力用完你自己去取的時候就會知道啦."

"可是……可是信仰之力怎麼可能會多到用不完?信仰之力又不是隨處可見的石頭,怎麼可能敞開了用都用不完呢?"

"我都說了具體情況比較複雜,回頭你去隨便找個以前加入的混亂與秩序神族成員問問就知道了.哦對了,雖然信仰之力在我們這里多的可以隨便扔,但是你手里那個容器卻是非常珍貴,所以千萬不要弄壞了.這種容器你們每個新加入的成員都會分到一個,以後等這個里面的信仰之力用光了你就拿著個罐子去兌換處兌換,需要你上交這個空瓶子才會給你發放裝滿的瓶子,要是弄壞了可是要接受懲罰的."

那家伙聽到我的話明顯愣了一下,因為這個情況對他來說實在是非常的奇怪.這就好像有個人跟你說銀行里的鈔票隨便你用,只要你去取,要多少給你多少,但是錢包現在卻變成了貴重物品,弄壞了要坐牢.你說這樣的情況算不算詭異?

"那什麼……"這家伙愣了好半天才接著道:"如果您早說混亂與秩序神族是這樣的,根本不用和我們打,只要招呼我們一聲,我們就直接全體投誠過來了,干嘛還費這麼大勁啊?"

"這個問題都想不明白嗎?想想剛剛我跟你說信仰之力敞開供應的時候你是什麼反應?你都已經加入了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還會懷疑我是在開玩笑,如果是你還是西伯利亞神族的時候我跟你說我們行會信仰之力敞開供應,然後要你投誠,你說你會怎麼想?"

那家伙遲疑了一下道:"我大概會認為你在說胡話吧!"

"所以啊!就算我們這里確實是這樣的,我也不能這麼說吧?還有.這個世界上的神族可不是只有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和你之前的那個西伯利亞神族.我們周圍有很多強力神族,而中國的天庭就是其中數一數二的存在.我如果在公開場合宣揚我們行會的信仰之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你說最大的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

那家伙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就說道:"大概會有很多神族過來搶奪逼問我們的信仰之力來源吧!"

"現在你明白我之前為什麼不用這招招攬你們了?"

他立刻點了點頭.

見他已經明白了我便接著說道:"好了,現在告訴我一下對面那幫家伙的特征,先告訴我哪些人比較有可能直接勸降,還有用什麼方法勸降成功率高一些."

"好的,這些東西都熟.以前在西伯利亞神族的時候我就是負責人員管理的."(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六十八章 勸降失敗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七十章 局勢有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