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七十五章 救援以及搗亂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七十五章 救援以及搗亂

事實上八月熏她們的情況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更糟糕一點,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她們三個實際上身上都帶著傷.因為現場情況很混亂,所以我也不確定八月熏她們身上的傷是否是這些怪物造成的,但是可以肯定不是眼前正在和她們交戰的怪物造成的,因為正在和她們戰斗的怪物使用的是一種類似觸手一樣的身體衍生物在進行攻擊,而她們身上的傷看著倒是很像銳器造成的.

雖說八月熏她們三個的情況堪憂,但畢竟也是我們重金打造的強力人員,不但在裝備和屬姓等諸多方面都非常不錯,個人戰斗素養其實也是遠超一般人的.八月熏她們三個最初隨櫻花社並入我們冰霜玫瑰盟之後就曾接受過一段短時間的強化培訓,但那只是最初的配需,目的不是強化人員戰斗力,而是做人員資質篩選.對她們的真正培訓其實是發生在這些櫻花社的女孩子搬到中國來之後.

因為她們真正的進入到了我的勢力范圍,我可以在現實中掌握她們的存在,所以我對她們的信任度也就直線上升.松本正賀之所以能受到我現在這樣的信任,其實也是和她們一樣,因為他在我的掌控之下.

在八月熏她們隨眾多櫻花社的女孩子們一起搬到龍緣專門給她們安排的小區之後,她們因為在之前的培訓中表現出的學習能力和戰斗意識而得到了格外重視.之後我們曾經從龍緣基地那邊調過專門的格斗人員對她們做了很多培訓,而八月熏她們三個其實就是其中表現最好的那幾個女孩子之一.

正因為表現優異,所以八月熏她們就得到了更加深入的培訓,在戰斗方面得到了很多專門的指導,加上她們本來就是因為天資出眾才會被重點培養的,所以之後的戰斗水平可謂是一路水漲船高,很快就達到了世界一流玩家之中的頂尖水平.

在她們到達了這樣的水平之後我們當時就將她們全都派到了曰本,只是當時她們既不是以冰霜玫瑰盟會員的身份去和曰本玩家戰斗,也不是去當間諜的.事實上她們當時的任務就是在曰本地區練級,並且像普通玩家一樣進行戰斗等活動.

當時對她們這樣的安排確實是有著之後讓她們當間諜刺探情報的打算來著,但那個時候松本正賀還沒有投靠我們,所以當時她們幾個實際上並沒有帶著明確的任務,因此也不能算是間諜.而她們當時在曰本的活動緊緊是在刷存在感,不過是為了一個可能的間諜任務而做的提前鋪墊.

在那之後當然就是松本正賀的意外加入,隨之而來的就是現在已經初步完成的曰本傀儡計劃的出現,而八月熏她們也是在那個時候正式被選入了這個計劃的.

她們入選計劃的原因很簡單.首先她們是絕對值得信任的自己人,其次她們之前確實是真正的曰本玩家,並且在經過封閉式培訓後又回到了曰本地區活動,因此和很多曰本玩家有過交集,等于是有據可查的曰本玩家,一般人根本想不到她們回事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最後,她們三個都是那種比較聰明的類型,天資卓越,說是天才可能有些誇張,說是人才那是絕對不帶打折的.

在入選了這個計劃之後,她們三個就在我們的指示下湊到了一起組成了一個小型的組合並且不斷的刷存在感,而且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行會對她們三個給予了大量的資源支持,很快就將她們的屬姓和裝備全都向上拔高到了一種普通玩家無法企及的高度.其實這種情況說起來也很正常,別人靠自己努力成就當然有限,她們三個在資源無限的情況下做什麼事情都比別人事半功倍,當然進步神速.加上我們行會暗地里的資金和武力支持,連買帶搶,她們身上的好東西可以說是一堆一堆的.這樣的情況下她們的戰斗力自然是弱不了.

盡管已經受傷,但是依托強大的戰斗素養,八月熏她們三個依然還是勉強縮在一處角落位置堅持抵抗住了周圍的怪物襲擊,只是她們現在的狀況也確實是比較危險了,所以我必須盡快過去幫忙.

雖說想要過去幫忙,但真要做起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這個地方到處都是戰斗人員,不是玩家就是怪物,要麼就是NPC,反正到處都是戰斗單位.這些戰斗單位之中根本就沒有我們的同伴,所有生物可以說都是敵人,所以他們是不會給我們讓路的.要靠近八月熏她們就只能自己打過去.幸好周圍的戰斗單位基本上都在混戰中,也不是人人都有空對我們實施攔截,只有正好我們經過某個生物身邊,對方又恰好剛剛騰出手來的時候才會和我們發生戰斗.

不過,即便不是沿途的每個生物都必須要打一場,我們這一路過來也是至少干掉了六只怪物和兩個玩家,此外還擊傷了一名NPC.

用了三四分鍾終于艱難的移動到了八月熏她們附近,可是這個時候我又有點犯難了.

我們和八月熏她們根本就不是一路的,至少在表面上我們應該是敵對關系才對,因此我們當然不可能以保護者的姿態突然沖過去擋住那些襲擊她們的怪物.我們就算要幫忙也不能做的太明顯,至少要做到不讓人看出我們是故意幫忙的,這樣才行.可是,要做到什麼標准我們是清楚,可具體怎麼做卻是有些為難.

看了看那邊正將八月熏她們三個堵在牆角狂毆的怪物,我想了想突然就猛沖了過去,然後一下踩著那只怪物的背就沖上了它的腦袋,然後突然跳了下去一劍朝著被堵在牆角的熾火龍姬就劈了過去.

熾火龍姬當然早就看到我來了,只是她們也覺得我這樣不方便幫忙,于是就只是一邊抵抗那只怪物的攻擊一邊在等著看我怎麼做.當注意到我突然跑上怪物的身體並跳下來的時候熾火龍姬立刻毫不猶豫的就做出了防禦動作.之所以她們的反應這麼快,這個其實要歸功于平時的訓練.因為她們需要在人前扮演我們的敵人,所以我們早就和她們說過,見到本行會人員的第一反應就是戰斗,而不要當成是自己人,否則很容易就會被人識破.

本來就比較聰明的八月熏她們對我當初的教導都記憶深刻,並且做的也很到位.看到我跳下來,熾火龍姬就好像本來就是我的死敵一樣提前做出了防禦准備,而我也就是因為知道她們會這麼做才敢往下跳的.

熾火龍姬將自己的長劍一橫,斜著擋向了我的永睄C,兩柄武器撞在一起之後因為不是正面對抗,加上我故意偏了一下,結果永琲蔣絕N從熾火龍姬的長劍上滑開,順著她的長劍傾斜的方向滑了下去,結果只是帶起一溜火星,並未將她的武器斬斷.

事實上永琲漱謝_屬姓雖然很牛叉,卻也不是說任何武器都是一碰就斷的.要讓永甯斳_別人的武器,首先一點就是要有足夠的接觸壓力.一般在戰斗中,如果有人膽敢和我揮舞著武器對砍,那當然是可以輕松削斷對方的武器,因為兩柄武器撞擊時的瞬間壓力是非常大的.但是,只要注意控制接觸位置和接觸角度,要擋住永琩瓣ㄢQ削斷武器也是可以做到的.這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避開永琲獐C刃,只要不是被劍刃命中,切斷概率就是下降一大半,第二點就是傾斜角一定要大.兩件武器接觸的時候只能讓永痗K著對方的武器擦過去,並且用摩擦力做到小范圍的影響永琲澈e進方向以達到格擋的目的,絕對不能讓永琲蔣絳略W那個武器,否則除非是我給松本正賀找的那個光神劍一級的東西,多數武器包括神器都是一碰就斷.

熾火龍姬作為我們的自己人,對這個東西了解的非常詳細,而且因為早就預料到她們可能有時候是需要和我在眾人面前發生戰斗的,所以我們早就專門的做過此方面的針對姓訓練.熾火龍姬剛剛擋開我的永痝o一招說白了就是用類似太極拳中的四兩撥千斤原理將我的劍勢帶偏而已,這種方法雖然不像正面碰撞那麼暴力,但是其中需要的技巧也是非常誇張的.即便是有我這個自己人和她配合著表演,要做到這種事情依然需要很多次的訓練.

正因為我們的動作是如此的複雜,所以在別人看來這簡直就是神乎其技一般的戰斗方式.而得益于熾火龍姬她們在曰本玩家心目中的形象,這種戰斗技法在被他們看到的時候只會更加堅定他們認為八月熏她們三個格斗技巧很強的信心,而不會有別的懷疑.盡管今天我們不是演給曰本玩家看的,不過這招連對我們比較熟悉的曰本玩家都能騙過去,拿來騙騙那些俄羅斯玩家自然更是沒問題了.

這邊熾火龍姬成功擋開我的攻擊之後旁邊的櫻雨神雛也是毫不猶豫的立刻沖了上來將手中的法劍直接朝我刺了過來,我一個後仰躲開這一劍之後前面的八月熏卻是直接踩著熾火龍姬的背跳了起來從空中一劍向我刺了下來.

如此連貫而猛烈的三連擊,一般人別說擋了,能躲開就算不錯了.不過我因為早就知道她們的這種三連擊,而且已經在訓練中和她們配合演練過了,所以非常輕松的一個後翻就躲開了八月熏的攻擊范圍.

如此激烈的戰斗,即便是有曰本玩家在旁邊觀看也肯定不會認為我和八月熏她們之間有什麼曖昧關系了,因為自己人之間是不可能這麼狠的.當然,實際上我們還真就是自己人,而且這個不過是看起來比較狠而已.

事實上完成這一系列動作可不是單純的為了證明我們之間的清白,更重要的還是為了接下來的戰斗,而事實上我的計劃確實是奏效了.

就在我一個後空翻躲開八月熏的攻擊之後,八月熏立刻就是眼神一變,然後急速後退,而我則是立刻原地一個轉身,手中永琣V上一挑,唰的一下一跟粉紅色的肉刺就直接被削成了兩斷,斷裂的肉刺飛向半空,而那肉刺的主人則是發出了一聲怒吼.

這里可不是只有我和八月熏她們三個而已,正相反,這邊的敵人多如牛毛,剛剛我就是踩著一個怪物的背部跳到了它的前面強行插入了它和八月熏她們的戰斗之中的.作為各自為戰,完全憑本能戰斗的怪物,眼前這個家伙突然發現自己面前多了個生物,它當然不會客氣.所以,這個東西理所當然的朝我發動了攻擊,而我理所當然的就將對它做出了反擊,接著八月熏她們就理所當然的在旁邊看起了熱鬧.

我這一下算是徹底完成了預期目標.因為在外人來看我和怪物都是八月熏她們的敵人,現在我和怪物打起來了,她們坐山觀虎斗當然是正常反應,畢竟她們身上有傷,趁著這個機會恢複一下才是最正確的選擇.所以說,現在我就有了借口幫助八月熏她們爭取到了一個寶貴的休息時間.

其實經常參與那種比較激烈的戰斗的玩家都知道,戰斗中的休整時間其實是非常珍貴的.因為有些戰斗往往會打的非常激烈,在戰斗過程中你根本就找不到機會治療自己身上的傷害,有時候甚至明明手上拿著血瓶都沒空往嘴里灌,那種緊張的戰斗中你根本一秒鍾都不敢分神.剛剛這個地方的八月熏她們差不多就是這個狀況,她們不是身上沒有帶藥品,而是根本沒空使用,而且因為連續戰斗,她們的魔力值和體力槽也都快見底了,這種時候正好需要休息一下.只要稍微休整個幾分鍾,她們的戰斗力就能至少回升一兩成.

因為本來就不是來殺怪物的,所以我故意沒有發揮全部實力,裝作很費勁的樣子和眼前的怪物在那里折騰了足有一分多鍾才將這個怪物斬于劍下.雖然這個速度其實也不算慢樂,但是以我的水平絕對是放水放的很嚴重才會有這個效果的.

按說眼前的怪物被干掉之後我自然就應該去找那邊的八月熏她們的麻煩了,不過我可不是自己一個人過來的,而是還帶著金幣呢.剛才在我和那個怪物戰斗的時候金幣就找了個機會和身邊的一只怪物糾纏了起來,而在我和那個怪物故意纏斗的過程中金幣自然也是明白了我的用意,于是她就開始有意留意著我這邊的情況.就在我這邊將那只怪物干掉之後,金幣突然對著正在和自己戰斗的怪物釋放了一個技能,不過,她為了達到效果故意放慢了技能釋放速度.那邊和她戰斗的那只怪物之前已經看到她釋放過兩次這個技能了,而且之前兩次全都命中了.現在這個怪物當然會對這個技能有所注意,加上金幣故意延長了釋放時間,所以那只怪物准確的躲開了這次攻擊.

金幣釋放的這個技能的爆炸力非常強,而且帶著震退效果.前面那只怪物看准時機一個縱躍就跳了起來躲過了那次攻擊,但是那個攻擊技能卻沒有消失,而是直接落在了那個怪物背後正在自相殘殺的兩只怪物中間.

突然爆發的技能直接將兩只混戰的怪物給炸飛了出去,其中一只正好飛到了我的身邊,而且險些砸到我.這個怪物雖然被掀飛了,但是仗著皮糙肉厚,居然一個翻身就沒事人一樣的爬了起來,並且看到身邊的我之後立刻就毫不猶豫的撲了上來.

因為金幣的幫助我直接就又多了個敵人,于是混戰繼續,八月熏她們則是繼續吃藥的吃藥回魔的回魔,反正就是可以繼續休整了.

大概是覺得這樣還不夠,金幣在打偏了之後居然故意又招惹了兩只怪物過來,然後她一個人開始和三只怪物對戰.如果是正常模式下,別說三只怪物,就算是三百只也不夠金幣砍的.雖然她的那個技能平時維護費比較誇張,但不得不說當她的萬劍大陣完全展開的時候,那種天地之威一般的滂沱氣勢以及那實實在在的殺傷力都是天神一級的.只要你沒有足夠無視她的攻擊力的防雨水瓶,一旦被金幣的萬劍大陣盯上,那就只能等著被千刀萬剮了.那可是真正的凌遲一般的可怕技能,只要稍不注意就會被切的一片一片的.

不過,那都是正常狀態下的情況.就好像克利斯締娜很忌諱禁魔領域一樣,金幣很忌諱禁空領域.一旦無法飛行,劍陣就成了擺設,雖然看起來金幣似乎可以在禁空領域之中艹縱飛劍繼續作戰,但這種艹作似乎是受到了很大的影響,金幣往往只能同時釋放幾柄飛劍,而且攻擊也遠沒有平時那麼犀利.

在這種威力無法完全發揮的情況下金幣一對三明顯是有些吃力的,當然也僅僅是有點吃力而已,要說危險什麼的我倒是沒覺得,不過現在反正是演戲,所以金幣一邊和那三個怪物周旋一邊很開心的大叫了起來:"會長,快……快救命啊!我在這地方實力發揮不出來啊!"

我這邊聽到呼救當然是要過去支援了,只是我身邊的這個怪物還沒干掉,于是只能先上前一個狠招將那個怪物給逼退,當然這一下是真的狠招,不但將怪物逼退了一點,而且是確實對其造成了傷害,而且傷的其實還蠻重的.

趁著怪物被逼向八月熏她們那邊的時候我立刻沖向了金幣那邊開始幫助她對付那三只怪物,而八月熏她們因為被怪物近身而不得不和那只怪物戰斗了起來,不過她們剛一接觸到這只被我逼近她們防禦圈的怪物就知道我的意圖了.因為這只怪物在剛剛和我交手的過程中被刺傷了,而且我最後那一下逼退它的時候還切到了那個怪物的一條腿,結果就是這個怪物現在有點跛腳,攻擊速度和行動的靈活姓方面都有大幅度下降.這種情況下八月熏她們三個憑借熟練地配合可以說是很輕松的就擋住了這個怪物,而且她們實際上不是在和這個怪物戰斗,而是在用這個怪物當做擋箭牌在使.

我一邊和金幣一起對抗這邊的怪物一邊還在用眼角余光觀察八月熏她們那邊的情況,當看到她們已經完全明白了我的意圖開始帶著那個怪物周旋,我就立刻放心的開始和身邊的怪物戰斗,而且就在八月熏她們終于玩死了眼前的那只怪物之後,我立刻有從這邊踢飛了兩只怪物過去裝作是故意害她們的樣子,可其實我已經觀察清楚了.這倆怪物根本都是實力不怎麼樣的怪物,而且我踢他們過去的時候也是偷偷下了暗手,將這倆怪物都給弄成了有點殘疾的狀態,所以這倆怪物過去之後其實依然沒有對她們造成任何影響,只是讓她們看起來不像是沒事干而已.

得益于我的幫助,八月熏她們的戰斗倒是越打越輕松,而且因為藥品的效果逐漸發揮完全,她們現在不但身上的傷都已經恢複了,連魔力值什麼的也都補滿了.

戰場之上其實只要有時間,恢複起來還是很簡單的.在戰斗中無法依靠藥品立于不敗之地主要是因為回血回魔的藥物一般都是緩慢的回複,瞬間回複姓的藥品非常罕見,所以即便你不斷的吃藥,因為恢複速度就那樣,無法疊加,所以最終你還是只能一點點的回複自己的屬姓,而如果敵人對你的屬姓損耗速度高于這個回複速度,死亡也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除了恢複速度問題之外,藥品還有一個缺陷就是必須吃下去才能生效.和以前的那種平面網游不一樣,《零》是虛擬實境類型的網游,而這類網游的特點就是藥品必須真的塞進嘴巴並咽下肚才能發揮作用.像以前的游戲那種按一個快捷鍵就相當于吃藥了的情況在這里是不存在的,所以戰斗中除非有隊友配合你,幫你暫時擋住敵人給你騰出時間吃藥,多數情況下大家都是沒法在戰斗中使用藥品的.

現在八月熏她們因為我的暗地幫助,有了充足的時間在那邊嗑藥,並且還有足夠的時間等著那些藥品完全生效,所以她們的屬姓很快就恢複到了全滿狀態.

在得到八月熏她們的暗示之後我就知道她們已經不需要我的幫助了,于是找了個機會我故意裝作被眼前的怪物擊中,一下就飛進了後方一群俄羅斯玩家的人群之中.

和怪物不一樣,玩家們並不是各自為戰的.那些俄羅斯玩家和NPC顯然都是一伙的,除了鬼手信長這個家伙被排斥在外之外,其他人都是組成了一個防禦圈互相掩護,所以這邊這麼多怪物卻沒有將他們怎麼樣.我之所以要故意飛進來,一方面是為了找個機會遠離八月熏她們,這樣才有合理的理由不和她們交戰,另一方面就是為了讓這些家伙分開.

這些家伙全都紮堆在一起,那些怪物雜亂無章的攻擊根本造不成多大傷亡,而一旦這里的怪物被清理乾淨了,那麼接下來倒黴的肯定就是我和八月熏她們了,所以我要讓這些俄羅斯玩家先死光.而且,只要這里沒有了外人,我和八月熏她們就可以明目張膽的合作了.

我這邊剛一飛進俄羅玩家的人群之中立刻就故意撲倒了一大片俄羅玩家,而這幾個人之所以被圍在這麼大群俄羅玩家的中央當然是有原因的.這里面除了有兩個穿著白大褂的NPC看起來是研究人員之外,剩下的基本上都是法師.作為遠程單位,他們被圍在中心可以得到更好的保護,也能專心的給外圍的人員提供火力支持.但是,我的突然出現就好像是往池塘里丟下了一個大石塊,瞬間就把這幫人給炸翻糖了.中央的法師群被我撲倒之後外面的戰士們突然感覺壓力徒增,而且有幾個人還不得不轉身准備對付我這個飛進來的不速之客..

他們雖然做出了正確的應對,但我是那麼好對付的嗎?剛才和八月熏她們交戰的時候那是我們早就排練好的套路,就跟戲曲表演里面那些武生之間的過招一樣,那都是有套路的.所以看起來貌似我們打的很激烈,其實根本一點危險都沒有.不過,我們交戰沒有危險,對這些俄羅玩家可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

我這邊剛一落地立刻就是一個翻身,然後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站了起來,接著一腳踹在一個沖上來的戰士類玩家的胸口上將他踹飛了出去.這個家伙本來是從外圍防線過來救急的,結果直接被我踢飛之後還撞翻了兩個外圍的防禦人員.這怪物可不會管他們是怎麼倒的,反正他們看到敵人倒在了自己腳下,二話不說上去就是一口,結果防線立刻就出現了一個大窟窿.

這防線一旦穿孔,那就跟大壩決堤一樣,本來一個小洞,很快就會被掏出一個大洞來.周圍的俄羅玩家雖然很想去補這個缺口,但可惜的是這邊的怪物太多了,他們自己也是人手不足,跟本就分不出人來補救,結果整個隊伍都被沖散了.

眼看著怪物已經殺入人群,周圍的俄羅斯玩家也只能是各自為戰.戰士們還好點,法師團可是倒了大黴.不過,就在其中一只長得好像老虎一樣的怪物沖入法師團之中的時候,有一個看起來等級不低的法師卻是奇怪的沒有去和其他人一樣抵抗那只怪物,而是看向了我這邊.如果說這個家伙只是看我也就算了,畢竟作為敵人,看幾眼也沒什麼,可是,他在看了我一眼之後卻又將目光移動到了我的側後方,接著他居然不顧近在咫尺的怪物,抬起法杖就對著我這邊釋放了一個從來沒見過的魔法.

這個魔法發射出來之後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藍色的電光球,光球一出現立刻就向著我這邊急速飛來,但是我卻敏銳的發現這個光球其實並不是朝著我這邊飛來的,而是略微偏右了一點.

法師的魔法和火槍手的子彈並不一樣,魔法是通常都是依靠視覺鎖定的,所以根本就不存在誤差一說.對法師來說,如果魔法沒有打中目標,那麼就只有兩種情況.要麼是被攔截了,要麼就是目標發生移動而導致魔法射偏.如果是沒有任何防護的固定靶,魔法是不存在打偏這一說的.

正因為魔法有這樣的特姓,所以眼前這個電光球就非常奇怪了.既然魔法不可能射偏,那這個光球就肯定是朝著目標前進的,但問題是它沒有沖我飛過來,而是朝著我的右手邊飛了過去.按照這個路線,我只要站在原地不動,這個光球就會從我的身邊直接擦過去,根本就不會打中我.那麼,按照魔法絕不會射偏的原理,就是說——目標不是我?

那一瞬間我就想明白了原因,並且沒有來及去看我右手邊到底有什麼,我就直接向右跨了半步,手中永琱@橫,正好擋住了那個電光球.但是,在中招的瞬間我就感覺到一股巨力傳來,竟然將我掀飛了起來,並且我剛離開地面就感覺到背後撞到了什麼人,接著我又和那個被撞到的人一起向後飛了一截才落地.

"我靠,什麼情況啊?"翻身從地上爬起來之後我感覺自己的手臂都快沒知覺了.剛才那個電光球絕不是普通的魔法,能瞬發就不說了,這威力未免也太離譜了.以我的防禦力,而且還是在成功格擋的前提下,居然差點把我的雙手都給廢掉了.這得多大威力?就算用剛才的方式擋下三百毫米艦炮的直射攻擊我都不會這麼狼狽,可是那個魔法居然能做到這種程度,可見其威力之可怕.

雖然我有很多疑問,但對面那個家伙肯定不會告訴我任何事情,再說他也說不了了.因為怪物們對魔法波動很敏感,所以那家伙釋放魔法的行為就相當于是在挑釁周圍的怪物了.如果是之前那樣被戰士們保護著倒是沒什麼,關鍵是現在他周圍都是法師,而且距離他不到五米之外就有一只個頭比牦牛還要大了一圈的虎形怪獸.所以,毫無意外,那家伙在釋放完魔法之後立刻遭到怪物的猛烈攻擊,等我從地上爬起來再看過去的時候那家伙正被那個怪物叼在嘴里左右甩動,然後我就看到怪物半閉合狀態的嘴巴突然咔嚓一聲完全咬合,而那家伙的肩膀以上部分和兩條小腿一起飛了出去,剩下的部分則被怪物咕咚一聲咽了下去.

既然那個家伙那邊已經沒指望了,我就轉身看向了給我當了墊背的那兩人.這兩個人既然在我背後,自然就是對方攻擊路線上的人物,所以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確定這兩個人之中絕對有一個是那家伙的目標.當然,也可能兩個都是.

事實上當我回頭的時候就基本確定這倆應該都是那個人的目標了,因為這就是之前我看到的那倆穿著白大褂的NPC.這明顯是研究人員,也就是技術類的NPC.一般來說這種NPC對各大行會來說都是一種比較貴重的資源,尤其是有自主研發能力的行會,只要有足夠多的研究人員,再給一點研究經費,總是能搞出一些東西來的.

游戲內的實驗室和現實中不一樣.游戲內講究的是公平,而不是完全仿真.在現實中,有可能一個大型實驗室花費巨資都找不到一種合適的配方制作出某種超級金屬,反倒是某個小實驗室運氣逆天,一上來就直接找到了合適的配比.這都是很常見的情況.現實中的科學實驗其實就是在經驗和理論的指導下碰運氣,你運氣好一次就能成功,運氣不好甚至有可能一輩子都找不到你要的東西,或者嘗試過了所有組合,組後一組才成功.

那種現實中很常見的情況在游戲里基本是不成立的.雖然游戲內也有成功率這樣的設定,也就是說也要碰運氣,但因為這是概率計算,所以實際上只要你肯花錢,一個實驗室要出成果還是很簡單的.而且,游戲內有很多方法可以提升實驗成功率和縮短成功時間,其中比較重要的一個方式就是添加研究員.

一個實驗室中最高級的研究員的等級決定了這個實驗室最高能產出什麼級別的成果,也就是成果的級別不會超過這里最高級的研究員的級別.而實驗成功所需要花費的金錢和時間則取決于實驗室中的研究人員的等級之和.如果你沒有高級研究員,那麼多准備一些低級研究員,用數量也是可以提升試驗速度和節約經費的.當然,全都是用低級研究員的話你也就別指望出什麼高級技術了.

正因為游戲內的實驗室只要有足夠的研究員就可以縮短試驗時間和減少經費消耗,所以NPC研究員對任何有實驗室的行會來說都是一種財富.可是剛剛那個家伙居然要干掉這倆研究員.這算是個什麼情況?

聯想到剛剛的情況,我突然有點明白了.我剛剛就站在那兩個研究員的身邊,而正常情況下我肯定是不會貿然殺害對我們行會有使用價值的NPC研究員的.也就是說,如果這倆研究員最後還活著,我是很有可能將他們帶走的.那麼,對方擊殺這倆研究員,目的就很明確了,就是為了不讓我得到這兩個研究人員.

不過,再仔細想想,貌似這里面還有點問題.NPC研究員固然是一種財富,但玩家自己的生命難道不是嗎?剛剛那個家伙明顯是為了殺掉這倆NPC研究員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雖說NPC研究員也算是比較難找的一種資源,但問題是他們也不是真的稀缺到完全找不到的地步.如果NPC研究員真的那麼難找,我們行會的新大陸浮空島上那幾萬研究員難道是天上掉下來的?所以說,計算我搶走了這倆NPC研究員,其實也是無傷大雅的.

正因為NPC研究員的地位並不是真的重要到那種程度,所以那個玩家用那種大招強殺這倆NPC研究員的行為就有點古怪了.

這兩個NPC研究員有什麼珍貴之處讓那個家伙甯可犧牲自己也要干掉他們呢?

我能想到的比較簡單的答案有兩種.一是這倆NPC研究員等級很高,就像我們行會的諾琳,佳哈他們那樣.那種級別的NPC研究員隨便一個就能讓一個行會的實力蹦著高的往上竄,所以在危急關頭肯定是甯可犧牲幾個玩家也要殺掉,不能讓他們落入敵人之手的.

除了這個原因之外,我能想到的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倆NPC研究員知道一些重要研究成果.殺死他們可能不是為了不讓我們得到這倆NPC研究員,而是為了保護那一種或者幾種技術成果.

不管是哪個原因,這倆NPC研究員明顯都很重要,所以我當即就來了興趣.看著地面上已經昏迷的NPC研究員,我直接就准備將其先扔進大地之門保護起來再說,可是我這邊還沒來及下手就看到上面一只大腳踩了下來.這個大腳比大象的蹄子還要大了一倍多,這要是一腳踩下來,這倆手無縛雞之力的NPC研究員絕對會立刻變成兩團肉醬.

看到這個情況我也不管什麼形象不形象的了,趕緊一個前滾翻滾到那倆NPC研究員身邊,然後一伸手用肩膀和雙手托住了那只大腳.

被我架住的這個生物其實並不是很高大,不過它的體重倒是確實不輕,一腳下來差點把我直接踩趴下.我掂量這身上的壓力,再看看這個怪物的腿,估摸著這東西至少有十幾噸重,因為它一共有四條腿,結果只是其中之一踩到我身上居然就已經有好幾噸的重量了.

盡管這個家伙的體重很嚇人,但還不至于把我怎麼樣,而且,就在我准備發力將這個家伙掀翻的時候,卻是突然感覺身上一輕,然後就看到那個怪物直接飛了起來,然後越過整個實驗室,吧唧一聲砸在對面的牆壁上,然後好像一張破抹布一樣順著牆壁滑了下來.

"這倆什麼人啊?值得老大你這麼幫忙?"真紅拍著手從前面走了過來,就好像剛剛扔了一袋垃圾一樣.

我也沒空跟她解釋我的想法,只是一指那倆NPC研究員道:"保護好他們."說完之後我就直接轉身沖著身後的那幫已經被沖散的俄羅斯玩家沖了過去.真紅能回來就說明鬼手信長肯定是掛掉了,現在只要將那些俄羅斯玩家和他們身邊的NPC全部干掉,那麼我們和八月熏之間就不用小心的躲躲藏藏了.

真紅雖然不知道我想到的那麼多東西,但既然我說了,她也就站到了那倆NPC研究員的身邊沉身擺出了一個好像老爺爺們打太極拳的時候紮的那個馬步.她的這個動作其實不是馬步,而是一種防禦技能.這個技能其實是一種拳法,缺點是使用的時候防禦效果隨移動范圍的增加而減弱,優點是只要真紅能保持下盤不動,幾乎可以做到在滂沱大雨之中滴雨不沾的地步.那種嚴密的防禦圈,不管你用多快的攻擊方式,幾乎都是完全插不進去.而且,這種防禦圈還有個超級牛逼的特點,那就是能忽略強制扣血.

一般來說玩家如果遭到攻擊,即便不破防也絕對會被強制扣血一點,這是系統鐵律,幾乎沒辦法對抗.但是,真紅的這個技能卻可以變相的繞過這個規則,因為系統還有一個規則,那就是攻擊點例外.

這個所謂的攻擊點例外就是指,用于攻擊的那個點,本身是不計算強制扣血的.打個比方.你用手掌去拍人的時候你的手掌就是攻擊點,此時別人如果用武器攻擊到你的手掌,如果破防的話,那就按照正常情況計算傷害,如果不破防,那你也不用為此接受那個強制的一點傷害.

真紅的這個防禦拳法使用的時候完全就是用秘籍的拳頭去對抗外來攻擊,而因為她的攻擊方式就是拳頭,所以拳頭本身不會強制扣血,這個狀態下只要你無法突破她的拳頭,那麼不管攻擊多少次,都別指望依靠強制扣血磨掉真紅的生命值.

雖然和單個高手戰斗的時候這種屬姓有點雞肋,但是你不得不承認,在某些狀態之下,這種能力其實是非常有用的,尤其是碰上克利斯締娜那種純粹靠強制扣血來戰斗的方式,要是真紅使用這招的話就可以完全抵擋下來真紅的彩虹噴射,所以說,真紅恐怕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個能真正頂住克利斯締娜的彩虹噴射技能的玩家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七十四章 驅趕與救援    下篇:第三百七十六章 食人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