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九十一章 艦隊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九十一章 艦隊

第三百九十一章艦隊

對于如何接到這樣的任務孩子們也是說不清楚個所以然,一方面小孩子的表達能力有點問題,另外一方面這個任務來的也很詭異,因為據說任務卷軸貌似是撿來的而不是直接接到的。

一般來說游戲內確實是有人丟東西,但那一般都是丟一些無法放入儲物空間的東西,或者是被盜賊偷竊了去。像是現實中那種因為遺忘而造成丟失的情況其實並不多見。任務卷軸屬于一般物品,除了某些特殊任務,正常情況下任務卷軸都是可以放入儲物空間之中的,也就是說這個東西一般是不容易丟失的。當然,要是你非要將卷軸抓在手里,而且還喜歡隨便亂丟,那就算神仙來了也沒辦法。不過我個人覺得這種東西會丟失的概率還真的是千萬分之一,絕對是非常罕見的情況。

雖然比較奇怪這個東西具體是怎麼來的,但既然已經問不出個所以然來了,而且這個東西目前的歸屬權確實在孩子們這里,而我又答應了他們的交易,所以幫他們做任務就是必然的了。

“好了,任務卷軸的來曆什麼的我就不問了,現在我們開始做任務就是了。”我一邊看著卷軸一邊說道。

“哦,做任務嘍……做任務嘍……”孩子們爆發出了震天的歡呼聲,搞得我們這邊立刻就成為了目光磁鐵,不過在看到克利斯締娜一身魔裝的站在那里之後多數人都是立刻加快腳步走了過去,畢竟就算這些人不認識克利斯締娜,單看她那一身裝備也該知道這是個什麼級別的存在了,所以只要腦袋沒問題,一般都不會想要招惹這樣的人。

伸手示意孩子們安靜下來之後我將卷軸重新展開指給他們看了一下,然後說道:“根據這上面的標示,我們應該首先趕到南海那邊找條船。你們是打算自己找船還是讓我來安排?”

孩子們聽到我的問題之後都是互相詢問了一下,最後其中那個年紀最大的孩子站出來說道:“我們打算讓你來幫我們安排船只。我們自己沒有多少錢,如果要租用船只的話,對我們來說是個很大的經濟負擔。”

我點點頭道:“既然如此那船的事情就我來負責了。我們現在先去找個海港城市再說。”

在我的帶領下孩子們開始上路按照我的安排現向最近的城市移動,因為我們需要借助那邊的傳送陣到達海南省的南端,然後從這邊乘坐船只出海,這樣才可以找到那座島。本來如果是我自己的話,完全是可以直接飛過去的,但是帶著這麼多孩子,我覺得還是坐船靠譜一點。

為了節約時間我直接將幸運和瘟疫召喚了出來,然後讓那幫孩子坐了上去,結果這個行為卻並未給我爭取到多少時間,因為孩子們看到兩條龍之後就相當興奮的開始研究我的兩條龍,結果等他們終于肯上去之後,耽誤的時間其實已經差不多夠我們徒步走到附近的城市那里了。好在幸運和瘟疫的飛行能力都不錯,在孩子們都安分下來之後只用了不到一分鍾就飛到了最近的城市。事實上這個城市離之前我們所在的那個練級區也不遠,不然之前孩子們也不會想要走過去了。

直接讓大型魔寵降落城市內部是不禮貌的行為,雖然我們冰霜玫瑰盟已經是中國地區實際上的霸主了,但沒有必要的情況下我們還是會盡量保證不去主動欺壓那些本國行會,尤其是控制著城市的那種有一定規模的行會。

在城門口降落之後我直接招呼孩子們往城市里走,結果剛到城門口那幫孩子就被守衛給攔了下來。因為城門守衛除了攔截紅名玩家之外基本上都是不會去攔截普通玩家的,所以我跟本沒想到會出問題,直接就走了過去,等聽到背後傳來焦急的呼喊回頭看過之後才發現孩子們居然被攔了下來。

“什麼情況啊?”走回來的我就看到幾名NPC守衛在一個玩家的帶領下擋住了那群孩子的去路,而孩子們則是相當氣憤的在和對方對峙。

因為我之前已經走了過去,所以這邊的守衛此時是背對著我的。聽到我在背後問話他立刻頭也不回的說道:“沒你什麼事,別多管閑事。”

“你怎麼說話呢?”克利斯締娜有些生氣的說了一句。

不知道是因為我們不肯離開還是因為聽到克利斯締娜的聲音的原因,對方突然轉了過來,在看到我和克利斯締娜之後立刻就是雙眼一陣閃亮。我發現那家伙的目光根本就沒看我們的臉,而是全都集中在我們的鎧甲上。我的龍魂套裝和克利斯締娜的那身東西全都是非常頂級的神器套裝,所以外觀方面和那些普通玩家穿的東西差異巨大。這個家伙看到我們的裝備之後直接就兩眼放光,就差沒淌出口水來了。要不是因為這東西都還穿在我們身上,我甚至懷疑他已經打算要動手塞進自己腰包了。

本來我以為對方只是被我們的裝備所吸引,所以故意咳嗽了一聲,目的就是希望他能抬起頭來看到我們的臉,然後就可以依靠我們的威名將其嚇住,這樣就不用和他起沖突了。雖然我們不怕這種小角色,但我們又不是來惹事的,誰願意沒事就揍人玩啊?當然,某些人為了顯示自己很牛逼,確實有這種愛好,三天兩頭欺負一下普通人好讓人家知道自己有多了不起。但我們需要這樣做嗎?我和克利斯締娜的實力又不是別人給的,那是我們自己的實力,就算我們不顯擺,那也是我們的實力,完全沒有必要通過踩人來彰顯自己的強大。

雖然我的想法是不錯,可惜這次我的計劃卻是出了點問題。在我咳嗽了兩聲之後那家伙居然好像沒聽見一樣依然自顧自的盯著我們的裝備發呆,然後居然還向我們這邊走了兩步,同時雙手在那里搓啊搓的,看著要多猥瑣有多猥瑣,要不是我就在旁邊,克利斯締娜差點就准備尖叫著往後退了。這不是實力的問題,而是美女看見色狼的正常反應。

如果對方只是動作猥瑣也就算了,我們還不會因為別人的樣子就遷怒于人,可惜這家伙今天似乎是鐵了心要作死。他就好像著魔了一樣,就這麼直接走到了我們身邊,然後彎著腰,目光在我和克利斯締娜身上來回掃視,最後竟然忍不住伸手摸向了克利斯締娜的胸口。

“啊……”雖然我就在旁邊,而且自身實力也相當逆天,但是作為一名女姓,克利斯締娜在看到有人伸手要摸自己胸部的時候當然不可能淡定的了,她尖叫了一聲直接就躲到了我的背後,而我也是立刻伸手擋下了那家伙。

“你是想要找死嗎?”我聲音冰冷的質問道。

“你是什麼東西?趕緊滾開。”那家伙頭都沒抬的就打算直接繞過去繼續襲擊克利斯締娜,而我這麼個人就被直接無視了。

克利斯締娜相當震驚的看著那家伙,這可是至今為止她碰到過的最牛氣的一個人了。在此之前即便是那些世界一流行會的頂尖玩家,看到我們也都是禮讓有加,即便是敵對關系,那也只是單純的敵視而已,從來沒有人敢這樣侮辱我們的。而眼前這個家伙的膽量簡直就是逆天了。當然,我和克利斯締娜其實都知道,這家伙八成到現在都還沒注意到我們是誰呢。

盡管我本來是打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來著,可惜眼前這個家伙實在是太能作死了,要是我依然打算低調處理,那就會有損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名譽。所以,在這家伙表現出要繼續對克利斯締娜無禮的意圖之後,我直接就伸手一把捏住了他的胳膊,而這家伙直到自己的胳膊被捏住之後才驚訝的抬頭看向了我的臉。

本來我以為看到我之後這家伙會感覺到還怕,但是事情和我的預料再次出現了出入。那家伙在看到我之後依然是一副囂張無比的表情說道:“居然敢擋我的事,你當你是老幾啊?我可是這望月城的老七,在這座城市里還沒有人敢不給我面子,你居然敢……”

那家伙話還沒說完我就抬腿一腳將其踢得凌空飛起,然後緊跟著跳起來一個肘擊直接將其砸落地面,跟著一腳踩住他的後背將其壓回地面之上怒喝道:“我算老幾?我他娘的中國地區老大你居然問我是老幾?你是腦子忘家里了還是存心作死啊?”

“你囂張有個屁用,告訴你,現在你不放開我,一會等我們老大來了你就完蛋了。”那家伙被我踩在腳底下居然還在叫囂,那樣子簡直就好像是他踩著我一樣。

面對這種神經病我已經徹底沒轍了,干脆腳上一用力,噗嗤一聲那家伙的脖子直接就被踩斷,跟著我一腳將他的腦袋踢飛了出去。

因為這家伙是這地方的城門守衛隊長,所以他的死亡立刻讓我成為了這里的敵對勢力,那些NPC守衛嘩啦一聲全都將身上的武器拿了起來,然後對准了我這邊。

我根本沒有要動手的意思,只是冷著臉用冰冷的眼神掃視了一圈那些NPC,跟著腳下的黑魔導光環猛然一閃,一圈肉眼可見的淡淡黑色光膜猛然擴散開來。那些NPC在被光膜掃過之後全都是全身一抖,然後一個個就好像看見了什麼怪物一樣顫抖著拼命往後退,甚至有兩個家伙更是直接將武器一仍就原地抱頭蹲在了地上全身抖的好像篩糠一樣。

“哼。”伴隨著我的一聲冷哼,周圍那些已經退出五十米開外的NPC突然集體將武器一扔,然後轉身就跑,速度快的就好像受驚的兔子一樣。

“哇,紫曰哥哥好帥!”之前一直沒敢做聲的孩子們這個時候卻是突然爆發出了震天的歡呼聲,然後一起沖了上來圍著我不斷的又叫又跳。

孩子們的行為讓我剛剛釋放的恐懼光環瞬間就失去了效力,不過那幫NPC都被嚇跑了,開不開光環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

讓孩子們稍微安靜了一下之後我便帶著他們往城市傳送陣方向走了過去,雖然我知道這邊的管理者肯定很快就會到,但我並沒有打算跑路。一來沒這個必要,二來我也知道根本不會打起來。

剛剛那個門衛絕對是腦袋有問題,或者他是剛剛進入游戲,以前從來沒有聽過我的名聲,反正就是根本不知道我是什麼人。只有這樣他才有可能干出剛剛那種事情來,而正常人知道我的身份的前提下是肯定不會干出那種事情來的。即便是天生硬骨頭,不畏強權,至少也應該會注意不要主動惹我們才對,像剛剛那種行為絕對是不認識我才干得出來的。

不過,那個家伙雖然不認識我,但是我不相信這里的所有人都不認識我,至少我相信他們會長肯定是認識我的。只要他們這邊的負責人趕過來看到我之後肯定就不會立刻動手。沒骨氣一些的可能直接就開始獻媚,有點矜持的多半也是先問清楚來龍去脈再說,而剛剛的事情明顯是對方失禮在先,所以只要說清楚,正常人是肯定不會找我們麻煩的,還會主動道歉。

果然,在我們快要到達行會傳送陣的時候,對方的會長立刻就帶著大隊人馬趕了過來。從隊伍的陣容來看,對方的行會應該不止這一個城市。這座城市肯定是人家的其中一個城市,不然的話單靠這麼點大一個城市是絕對養不起這麼多高級玩家的。

那幫人是從傳送殿出來的,剛一出門就看到了我們,然後其中一些人的目光就移動到了我身後的孩子們身上,接著似乎是稍微愣了一下,最後又反應了過來,出門時那種凶神惡煞的表情瞬間消失,然後換上了一幅比較正常的表情跑到了我的面前,然後非常禮貌的問道:“紫曰會長難道剛剛是您和我們的會員發生了沖突?”

我點點頭道:“你們的那個城門守衛居然想要非禮克利斯締娜,所以我出手將他干掉了。你們的城門口應該有記錄水晶吧?查下記錄就可以確認我的話了。”

對方會長在聽說是他們的人要非禮克利斯締娜的時候驚的下巴險些掉下來。這家伙不但認識我,而且還和我們一起參加過上次俄羅斯入侵時的自衛反擊戰。當時他非常湊巧的正好位于我們行會的防區附近,因此不但見識過我的近距離出手,而且還親眼看到過克利斯締娜用魔法彈洗地的恐怖場面。正因為知道,所以他非常的尊敬克利斯締娜,畢竟人家的實力在那里擺著。一個人頂一個火炮陣地,這種實力還不值得尊重嗎?

就是因為知道克利斯締娜的實力,所以這家伙在聽到自己人居然企圖非禮克利斯締娜的時候嚇的險些心髒都停止跳動了。克利斯締娜那是什麼樣的存在啊?先不說她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哪怕她是個自由玩家,就人家這實力,那個混蛋不想活了敢摸老虎屁股?可是,現在不但有人這麼干了,而且這個家伙居然還是他們行會的。現在這位會長心里很想見見那位膽氣驚人的高人,當然,見識完之後他就會將那家伙大卸八塊直接扔長江里去。

雖然經過了短時間的震驚,但這家伙當初能和我們行會的防區挨在一起,說明他們行會也不是弱雞。作為這樣一個行會的領導者,這家伙當然不可能是腦殘,反而因該是個很有能力的玩家。所以,這家伙在經過了短暫的驚愕之後立刻就做出了最正確的反應。

“哈哈哈哈,紫曰會長說笑了。您的話就是最強有力的證據,哪還用翻什麼錄像?雖然我現在還不知道是哪個混蛋昏了頭干出這種事情來,但是我辦證一定讓那家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至于說紫曰會長你們這邊,我只能說是十二萬分的抱歉了。是我們管理機制存在漏洞才對您造成了影響。”說到這里他突然看了下身後的傳送殿,然後眼珠一轉就立刻說道:“紫曰會長你們是要使用傳送陣吧?這樣,今天的傳送費用都算我的,請務必接受我們的一點小小的歉意。”

本來這就不是什麼大事,我也沒打算找人家麻煩。這家伙認識我,我其實也認出他來了。作為龍族,我的記憶當然是非常牛的,何況這家伙本來也不是什麼小角色,人家的行會還是有一定實力的。現在人家直接放低身段道歉,我當然沒必要逼著人家和我們反目成仇,所以我也跟著客氣了起來。

“九紋龍會長你就不要客氣了,我知道這只是個意外,我也沒往心里去。解釋清楚就過去了,不用在意。”

“您還記得我?”對方想當驚喜的問道。

我微笑著說道:“當然了。難道你不記得之前的對俄自衛反擊戰我們還是戰友來著呢。我記得當時你們的陣地就在我們行會旁邊吧?我好像記得在戰術會議上你還提出過一個建議來著。”

這下九紋龍算是真的驚喜了,之前的客氣如果只是因為實力的差距而故意奉承的話,現在就是真的禮敬了。“哈哈哈,真沒想到我這樣的小人物居然能讓您記住,真是太意外了。這次是我們不對,傳送費用請一定讓我們來出,算是讓我們心里安心一些。以後有機會的話我們再一起抗擊入侵者。”

“你這話可就不對了!我們又不是軟柿子,憑什麼老讓人家入侵啊?你應該說下次有機會我們一起殺到別國領土上去。”

“對對對,是我說錯話了。”

我們這邊寒暄著就直接走進了傳送殿,最後人家還是沒有要傳送費用,直接把我們全都給送上了傳送陣。

從傳送殿出來之後我們才發現自己忘記和人家說傳送坐標了,結果對方的傳送法師也不知道是怎麼搞得,居然也不問一下,直接就給我們送回了艾辛格,好在影響不大,無非多傳送一次而已。

“哇,這就是艾辛格的傳送殿嗎?”孩子們看著周圍的環境一個個的驚呼出聲。

克利斯締娜略帶驚訝的問道:“你們都沒來過艾辛格嗎?”

其中一個女孩子說道:“來是來過好多次了,但是都沒有進過傳送殿。傳送陣太貴了,我們一般都是從路上過來的。”

克利斯締娜點點頭表示明白,畢竟游戲內的傳送陣價格確實不算便宜,雖然大部分人都承擔得起,但只要不趕時間,一般人都還是會考慮自己走路。

趁著他們說話的時間我先接通了軍神的通迅,然後問道:“軍神,幫我看看我們行會在海南那邊哪個城市有可以出港的船只,我有點事情要去赤道附近的一個島嶼,需要一艘船。”

“你是想要我專門給你派一艘船還是搭個順風船?”

“都行。不過回來的時候我們可能還是需要船只。”

軍神稍微延遲了一秒多之後回答道:“你們要是不介意的話就搭順風船吧?我們行會剛好有船在一個叫做羅家灣的港口補給,你們現在傳送過去正好能趕上出發,他們要去印尼那邊出任務,剛好順路。”

我稍微想了想道:“那好,幫我發個通知告訴船長等我一會。哦對了,我這里可不止我一個人,你說的那是什麼船啊?夠我們坐的嗎?我們這邊可是有四十多個人啊!”

“放心吧,不是小船,而且這是個船隊。”

“哦,那就放心了。”

切斷通訊後我立刻就讓孩子們准備好傳送,然後設定了目標城市,下一秒傳送陣啟動,周圍環境一閃,我們已經出現在了那個叫做羅家灣的港口城市之中。

剛一出傳送陣我就聞到了帶著腥味的海風,不過周圍的孩子們倒是顯得非常興奮。他們一個個嘰嘰喳喳的沖出了傳送陣然後跑到了外面的街道上。

這是個小城市,而且為了方便物資轉暈,傳送殿就建在港口旁邊,出了傳送殿直接就能看到一條長長的海岸碼頭,而在碼頭上可以看見三十幾個石巨人正在不斷的將各種物資從旁邊停靠的船只上卸下來或者裝上去,反正就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這座城市並非我們行會的所屬城市,不過應該是關系單位,因為我們行會的船只是不可能在沒有關系的絕對中立港口停靠的。

我正在看著遠處的海港一艘艘的搜索我們自己行會的船只,忽然就聽到有人喊我,轉頭一看原來是兩個本行會的玩家。

“你們是來接我的?”看到他們居然還開著一輛魔動平板本,我立刻就知道了他們的來意。

那兩個玩家興奮的表示他們是奉命前來接我們的,然後在我的命令下,他們開始將那些孩子一個個的抱上了平板車。我估計軍神那家伙應該在我們在傳送殿的時候就看到我們了,所以他知道我身邊帶著四十多個孩子,因此才會派人用車來接。畢竟我自己有坐騎,根本不用交通工具,再說接我一個人也不用這麼大的車啊。

這輛車說是車,其實根本沒有車的樣子。這東西下面有八個直徑一米多的輪子,頂部則是一整塊平板,根本沒有駕駛室、貨艙一說。車輛的控制器就在車頂的左前方,位于拐角處。這里豎著一個一米多高的金屬杆,在金屬杆的頂端有個圓球,這玩意就是駕駛設備,周圍別說檔杆什麼的,連座椅都沒有。

這種東西其實是貨運設備,畢竟港口這地方貨物吞吐量很大,單靠魔法生物有時候是照顧不過來的,這種小型的魔動車輛設計簡單,而且運載量也不低,非常適合作為港口運輸力量的一個補充。

我們坐上車子之後兩個玩家立刻跳了上來,然後開始控制車輛離開了這個碼頭。一個孩子發現我們離海岸越來越遠立刻就驚訝的問道:“我們不是要坐船嗎?怎麼離開港口了?”

那兩個會員聞言只是笑而不語,根本不回答那個孩子的問題,我雖然也覺得奇怪,但是沒問出來,反正我們自己的會員是不會害我的。

魔動平板車的結構雖然簡單,但是這玩意跑起來可不慢,目測時速最少在六十公里以上,這還是道路並不太好的情況下。我們行會自己也有這種東西,但是那個玩意的速度卻可以達到二百公里每小時,可惜游戲里因為魔獸遍地走,所以沒法修建公路,而那些車輛雖然在平整的碼頭上可以跑出二百公里的速度,但是一離開城市立刻就得趴窩,所以也只能在港口或者市內用用而已。

平板車載著我們繞過了港口外面的幾座建築拐上大路,速度果然立刻就飚了起來,一路沖刺遠離港口之後我們前方出現了一座小山。這座山峰其實並不大,頂多也就一百多米高,占地面積可能還沒有某些大型小區的面積大。

我們的平板車在山腳下減速,然後開進了一條穿山隧道,不一會就到達了山背後。車輛剛一從這邊的山洞口出來我們立刻就覺得眼前豁然開朗,原來在山體背後居然還有一個港口,只是這邊的環境和剛剛那個碼頭卻是天差地別。

剛剛那個碼頭非常繁忙,無數的貨物裝卸不斷,感覺就是個大型的商業港口,而這邊的港口卻明顯清閑很多,雖然面積並不比那邊的港口小多少,但這邊的港口上卻沒有多少人員在忙碌。不過,雖然這個港口比較清閑,可孩子們卻是不淡定了,因為就在正對著穿山隧道的泊位上,居然就停著一艘仿佛一座山峰一般巨大的戰艦。

沒錯,這艘戰艦就是比山峰還要大,因為我們背後剛剛穿過來的那座山峰跟這艘戰艦一比,感覺它就是個小土包。要不是因為我們相對于山峰來說過于矮小,那座山峰可能根本就遮不住這邊的這艘戰艦巨大的體型。

事實上這個碼頭上停靠的所有船只幾乎清一色的全都是戰艦,區別僅僅是大小和樣式而已。但是,眼前這艘超級巨艦絕對是這里最大的,仿佛巨無霸一般的超級戰艦。這家伙雖然因為是正面對著我們,所以看不見長度,但是從這個島橋的高度來看,這艘戰艦的長度至少應該在五百米以上。在游戲內因為魔法的存在,戰艦的體積往往可以造的比較大,但是五百米以上的依然是極為誇張的存在,目前為止除了我們行會的戰列艦會超過這個長度之外,大部分行會的戰艦最多也就是剛剛夠五百米而已。而且,眼前這個家伙我只是保守估計它有五百米以上,具體多長還不知道呢。

“哇……戰艦啊!好大的戰艦……”孩子們興奮的在平板車上又叫又跳,而我則是悄悄的問了下帶路的會員。

“軍神給我們安排的不會就是這艘船吧?”

被問到的會員立刻笑著說道:“會長你想要做旁邊的幾艘也可以。從那邊的十一號泊位開始到這邊的二十七號泊位全都是一個艦隊的,再過五分鍾我們就要出港了。”

“我靠,我還以為是運輸隊呢,怎麼是艦隊啊?你們跑印尼去干什麼啊?那邊又鬧事了?”

“那倒不是。我們是奉命前往換防的。替換掉已經淘汰的老式戰艦。”

剛聽到這個話我還沒什麼反應,可是過了幾秒我突然意識到不對。我們行會的戰艦大部分都是新更換的,並不存在淘汰一說,可是剛剛那個會員卻說替換淘汰的老式戰艦,那就是說這幾艘船讓原本的戰艦變成了淘汰品。

一般來說我們行會的技術型裝備除非是發生了重大技術革新,一般的小改進是肯定不會直接淘汰原有裝備的,所以這些船一定有什麼重大的,舊式戰艦不可超越的技術存在。可是,我們行會最近貌似沒有什麼特別的技術改進啊?不,不對,我們行會目前有一種新獲得的技術剛剛完成了量產化,而這個技術就是——太陽爐,也就是可控重力引擎。那麼,換句話說就是——“這些都是飛船?”

那兩個會員回頭驕傲的笑了一下,然後我立刻就明白了。我的猜測沒錯,這一排戰艦全都是飛船,雖然它們現在全都靜靜的停泊在泊位上,好像和一般的戰艦沒有多大區別一樣,但事實上這些戰艦中的任何一艘拿出來都可以秒殺之前的整個艦隊了,因為這些全都是飛船,是可以在高空對地面或海面目標進行打擊的空中戰艦。

“紫曰哥哥你們在說什麼啊?什麼飛船啊?我們怎麼沒看見呢?”一個離我們比較近的孩子詫異的問道。

我趕緊掩飾道:“我的意思是這些都是速度飛快的高速戰艦,所以叫做飛船,因為它們跑起來就好像飛行一樣快。”

“哦,原來是這樣啊。”

小孩子果然還是很好騙的,不然我又要擔心怎麼封口了。雖然這些戰艦的替換行動不是我直接指揮的,以至于我都不知道已經有飛行戰艦開始替換原有戰艦了,但是當初制定生產計劃的時候我是知道的。按照當初的計劃,我們將會秘密的將本行會的艦隊做一個全方位的調整,首先將那些正在執行任務的舊式戰艦全部用新型飛船替換下來,然後這些舊式戰艦將全部集中到艾辛格那邊彙總,其中噸位較小沒有什麼利用價值的戰艦將會視情況進行出售或者拆解回收,而剩下的噸位較大的或者有特殊功能的戰艦將被保留並編制為一支讀力艦隊。這個艦隊將作為本行會的海員訓練艦隊使用,同時因為這個艦隊將會是全重型戰艦,所以如果以後有什麼港口壓制任務也可以讓他們上。相比之需要顧忌重量的空中戰艦,海面戰艦的噸位往往更大,這也意味著裝甲更厚,所以啃骨頭這種事情讓他們來就最好不過了。

在成功騙過了這些小孩子之後我們的平板車終于是成功的開到了碼頭上,然後這邊有早就等在這里的人員接手了平板車,而我們這些人則是全都走到了之前看到的那艘最大的戰艦旁邊。

從遠處看這艘戰艦就已經是相當的大了,可是等靠近之後才發現這家伙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大很多。因為這里是港口,遠處的海面根本沒有參考價值,而碼頭上一溜排的全都是大型戰艦,所以之前只是覺得這艘最大,根本沒想到它會大成這樣。靠近之後自己親身站在旁邊我才意識到這艘船可能已經有接近一千米長了,側面的船舷超出碼頭地面起碼有三十幾米高。這麼恐怖的龐然大物,真正的是一個海上的浮動島嶼,如果飛起來那將更為驚人。

“紫曰哥哥、紫曰哥哥,我們難道就坐這艘船?”周圍的孩子在我們停在這艘船的旁邊之後一個個已經興奮的不知道怎麼辦好了。雖然說好了我負責安排船只,但他們從未想到會是一艘戰艦,而且居然是這麼大的一艘戰艦。這簡直超出他們的預期太多太多了。

我微笑著向孩子們點頭,然後告訴了他們這就是我預定的戰艦,緊跟著我就看到了船頭側面的艦名,結果一下愣在了那里。“我靠,不是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九十章 超級任務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九十二章 克利斯締娜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