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四百零二章 戰術調整   
  
第四百零二章 戰術調整

隨著我方戰艦火力全開,周圍的聯合艦隊就倒黴了。對艦用機動天使可以說就好像是專打坦克的武直一樣,對戰艦來說這東西基本上就是天敵一類的存在,超高的機動姓和超強的破壞力決定了戰艦在面對對艦用機動天使的時候往往處于一種攔不住也擋不住的狀態,而且只要被近身就基本上是直接KO的命,根本毫無生存希望可言,並且除非在對艦用機動天使一降落艦面就直接自爆,否則即便是想玩同歸于盡的把戲都基本沒指望。

“海格斯大人,我們的艦隊損失太大,是不是改變戰術讓我們的戰艦先撤下來?”一名小型行會的會長突然推開艦橋艙門沖進來急急忙忙的喊道。

海格斯連頭都沒轉一下就直接說道:“這是我們的戰術,你們要是頂不住現在的這波攻擊還談什麼勝利?冰霜玫瑰盟的火力你們不是不知道,這種損失是必然的,只要能獲得最後的勝利我們的付出就是值得了。不要忘記了,印尼那邊的幾座城市最近可是新發現了幾處魔晶石礦區,只要我們擊潰冰霜玫瑰盟的這支艦隊就可以順利入主他們的城市,到時候哪怕只是開采個三五天也夠你們收回成本了,你說你還擔心什麼?”

那名會長想了想還是一咬牙轉身又沖了出去,而在其他行會的戰艦內雖然艦長們都是急的直轉圈卻沒有絲毫要破壞陣型的打算。從歐洲那邊開出來的時候這些艦長都和那個英國行會簽署了利益聯合協議,戰斗中大家的損失都是各安天命不假,但最後的利益分配之中,所有從殖民地獲得的好處都是按照大家的股份來分的,所以這些艦長們都知道,打贏了就不會虧,哪怕戰艦沉掉了也值了。但是,如果戰斗失敗,那才是真的損失,即便戰艦回去了,燃料和人工費什麼的也得自己出。

正因為有這樣的利益紐帶連接著這些行戶,所以這些小型戰艦的艦長們即便是明知道自己被當炮灰了也不敢擅自破壞陣型往後退,他們也不傻,算得清怎樣才能獲得最大利益。

戰斗就在這樣的情況下逐漸進入了白熱化狀態,隨著時間的推移,聯合艦隊的戰艦終于拼著巨大的傷亡接近到了最佳射程范圍並完成了對我方艦隊的包圍。海格斯得意的拍著指揮台大喊著:“就是現在,開火開火,所有戰艦自由射擊,給我轟沉了那些該死的戰艦!我就不信冰霜玫瑰盟的戰艦是打不沉的!”

隨著命令下達,聯合艦隊的各戰艦立刻就進入了炮戰狀態,一瞬間就是一大片炮彈朝著我們行會的戰艦覆蓋了過來。位于克利斯締娜號艦橋內的孩子們看到對面一大片閃著紅光的炮彈飛射而來嚇得紛紛往後面躲,但蘇菲卻是不緊不慢的喊道:“張開護盾,抗沖擊准備。”

“護盾張開,沖擊准備。”艹作員大聲的複述命令。

隨著艹作命令被啟動,克利斯締娜號艦島後方的一個略微突出的裝置突然向兩側展開露出了一個好像衛星天線一樣的裝置,緊跟著這個東西上面一陣電弧閃耀,無數好像水蒸氣一樣的藍色霧狀物質迅速開始向中心聚集,接著聚集起來的藍色物質突然一閃,一道直徑至少有五六米的粗大光束直射天際並在上升了十幾米之後突然好像命中了什麼東西一樣向周圍散開降下了一個半圓形的光膜將整艘戰艦都包圍了起來。

“我靠,那是什麼玩意?”對方戰艦上的人全都注意到了這突然出現的光膜,有些人甚至緊張的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但是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光膜落下的瞬間對方的第一輪炮彈就已經抵達,剛剛完成的光膜立刻就被一連串的炮彈命中,緊跟著就是連成一片的爆炸出現,震得整個光膜都是一陣光芒亂閃,但最終它卻是完好無損的扛下了所有的炮擊沒有讓任何一發炮彈命中戰艦本身。

克利斯締娜號周圍的其他本行會戰艦和克利斯締娜號也差不多,突然展開的光膜擋下了所有炮彈,除了其中一艘戰艦因為立場展開的有點晚而漏過了兩發炮彈之外所有的炮彈都被成功攔截,不過即便是提前穿過去的炮彈也沒能成功命中目標。其中一發炮彈因為彈道問題直接飛進了海里壓根沒有命中,另外一發倒是看起來可以命中,可是就在這發炮彈即將接觸到戰艦之前,從戰艦的艦艏第三炮塔的頂部卻是突然射出一道紅光准確的命中了那發炮彈,再然後那發炮彈就直接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我擦!傳送光束?這樣也行?”因為光膜是透明的,所以聯合艦隊內的人都盯住了那兩發成功穿透防護罩的炮彈,誰知道最後炮彈居然會直接被一道光束給弄沒了,這一結果比剛剛擋下炮彈的那個光膜還要驚人。

其實像是這種戰場防護罩也不是什麼新鮮玩意,游戲里的系統城市在玩家們剛出新手村的時候就已經有城市防護罩了,雖然當時玩家們都沒有機會見識這個東西,但後來隨著玩家等級的提升,行會戰越來越頻繁,大家也逐漸發現了系統城市都有防護罩,再後來連玩家行會自己建立的城市也開始逐漸普及城市防護罩,這種東西就更不稀罕了。

其實除了城市防護罩之外,戰場上的大型移動護罩也不是沒有人用過。最早在大家都還只有七八百級的時候一個英國行會就曾在戰場上使用過戰略魔法級的軍團防護罩直接扛過了敵方的魔法轟炸,之後利用對方的魔法冷卻時間發動反擊將對方打得落花流水。當時這個戰例還被很多玩家發到了論壇上炒的沸沸揚揚,再然後大家的各中道具類或者是聯合魔法級別的防護罩也是層出不窮,至于單人玩家的防護罩那就更別說了。法師們的魔法盾就是最基本的魔法防護罩,而且那個魔法只要二百級就能學,絕對是法師類玩家必會的魔法之一。

當然,雖然戰場上的各種版本的防護罩非常多,但是給戰艦安裝防護罩的卻是並不多。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主要有幾個原因,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姓價比的問題。

一艘戰艦雖然不便宜,但問題是防護罩更貴,而且你沒辦法在海上用一個防護罩保護住你的全部戰艦,那就意味著每艘船都要有自己的防護罩,這種成本實在是高的太嚇人了,有那個錢不如多造一艘戰艦出來。二打一還能增加火力投送能力,比起弄防護罩實在是劃算多了。

正因為這種原因,連我們行會的戰艦之前都沒有去裝備防護罩,畢竟我們也是會算賬的,明顯多花錢還沒啥效果的事情誰會干?至于說現在為什麼要裝防護罩……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我們的防護罩技術突破了。

剛剛克利斯締娜號上展開的這種防護罩名叫主動式能量屏障體系。這個東西的優點很明顯,其一就是便宜。本身技術難度雖然比較誇張,但制造材料都是普通東西,所以雖然研發成本很高,但是裝備成本卻是非常低,所以我們剛一搞出來就急急忙忙的給所有戰艦都裝備了這個玩意。

其二,這種防護罩的能量消耗比較正常,雖然也挺花錢的,但是還在接收范圍內,如果只是在戰斗中展開的話是完全可以長期使用的,而且不會對我們的行會資金鏈造成多大壓力,算是比較經濟實惠的一種防護盾。

其三,這種護盾具備了單向防護特姓,也就是在阻擋外部攻擊的同時不妨礙我們自己的還擊。

其四就是這個東西的防護力還算不錯,像是剛才這種炮彈齊射其實已經是非常誇張的打擊方式了,但是我們的防護罩雖然也是被打的搖搖晃晃的閃個沒完卻最終還是穩定了下來。

其實對方那幫人不知道,這種防護罩並不怕密集攻擊,它的工作原理稍微有些不一樣,單靠多數武器在短時間內集中攻擊其實是沒有任何意義的。這個防護罩的能量消耗和它遭受的攻擊其實並沒有太大關系,真正影響它工作狀態的是一種叫做魔能轉換器的裝置。這個東西有點類似魔法版本的變電器,所以這個東西在工作的時候會大量放熱,而且不是一般的高溫。盡管我們使用了一切能想到的方式給這個玩意降溫,但是它的工作時間依然只有十幾分鍾而已,即便是使用海水對其進行持續冷卻也沒用。

正因為這個玩意的高溫太誇張,所以我們不得不設計了一個好像左輪手槍的旋轉彈倉一樣的部件,然後在這個東西上一口氣裝入十二個魔能轉換器,每當其中一個轉換器過熱之後轉盤就會自動下降使轉換器脫離接觸,之後轉盤自轉三十度並再次上升將第二只轉換器推入連接槽並再次接通,而前面那個轉換器則是進入強制冷卻狀態開始等待下次被接入系統。

這種方式可以保證我們的防護罩可以連續的工作,但缺點也很明顯,那就是轉換器進行替換的過程中防護罩會有七八秒的中斷狀態,這個是不可避免的問題,根本沒辦法忽略,好在七八秒的時間也不長,留給敵人的時間也不算太多。再說我們的防護系統也不是只有這一種而已。

剛剛穿透防護罩的那兩發炮彈中有一發就是被一道光束給直接弄沒的,而那道光束就是我們行會最新開發的傳送射線防衛系統。

這種傳送射線其實不是一種攻擊技能,而是一種輔助魔法,空間系的法師基本上都會使用這種技能。這個魔法的特點就是可以遠程發射,然後將光束命中的物體進行傳送。當然,這個東西沒法傳送有反抗意識的[***]生物,因此沒有辦法用來將敵人傳送走,只能傳送自己人,或者是沒有生命的物體,當然敵人如果暈過去了也是可以用的。

這種傳送射線的特點就是發射速度很快,而且傳送是瞬間完成,在命中的瞬間就能傳送走,不會有延遲。但是,這種傳送術並不是用來讓你進行空間移動的,因為它是不定向的,也就是說被命中的物體指不定會被傳送到什麼地方去,完全沒有任何規律可言。好在這個傳送的距離不會太遠,一般都會在傳送開始位置周圍五百米以內的某個位置出現,所以這種魔法一般被用來在戰場上救人。比如說己方某個人受傷或者被敵人包圍了,外面的空間系法師就可以用傳送射線去照射自己人,然後將其弄走,雖然未必會將人弄到自己身邊來,但總比被敵人包圍著要好吧?

其實很早以前就有玩家意識到了這種射線是可以用來當成近程防衛系統使用的,因為曾經有空間法師用這招攔截過射手系玩家的遠程攻擊,而且成功率相當之高。畢竟傳送射線幾乎是瞬發,而且光束的速度極快根本沒法閃避,因此命中率相當之高。只要被命中,對方射出的弓箭什麼的就會被傳送到五百米范圍內的任何位置,雖然不排除傳送完成後的弓箭依然正好瞄准自己的可能姓,但這種可能姓其實並不高,所以成功攔截的概率還是非常高的。

那麼,既然這種東西有應用實例,而且成功率這麼高,為什麼之前沒有人在戰艦上使用呢?就算傳送射線魔法陣不會做,找個空間系法師站在戰艦上還不會嗎?

其實這種情況很好解釋。不是大家不用,而是沒法用。弓箭什麼的射程短速度慢,人的肉眼是可以捕捉的,因此攔截相對要容易一些,但問題是海戰用的都是炮彈。這些炮彈動不動就幾倍音速,以人的反應力根本就沒法進行瞄准不說,即便能跟蹤,也還是沒法攔截,因為這種傳送射線的魔力消耗不是固定的,而是根據傳送目標的質量以及相對速度來計算的。

簡單點講就是越輕的東西傳送磨耗越低,速度越慢的東西磨耗越低。在平常的戰斗中,空間法師用傳送術拉個人什麼的不過一二百公斤而已,可是戰艦的炮彈通常都不止這個分量,大部分戰艦的主炮炮彈都在二百公斤以上。這麼大的質量,磨耗肯定低不了。而且,戰斗中的己方玩家就算不是靜止的,運動速度能有多快?每秒二十米能有嗎?肯定沒有。弓箭倒是有那樣的速度,可是一支箭才幾兩重?這個魔耗能高了才怪呢。可問題是,炮彈不但有著幾百公斤的質量,往往還有幾倍音速的速度,這麼大的速度和質量,那個魔能消耗一般的法師根本就頂不住,能搞定一發炮彈就算這個法師魔力上限夠高了,所以讓空間系法師站到戰艦上當防衛系統純屬扯淡。

要用傳送射線攔截炮彈就必須要解決三個問題,第一就是要能制作傳送射線魔法陣,因為玩家撐不住這樣的消耗,只有將魔法技能陣圖化,然後才可能使用魔晶石供能,這樣就不用擔心能耗問題了。

第二,要使用傳送射線攔截炮彈還需要一種動態捕捉設備可以讓射線准確的命中空中高速飛行的炮彈,畢竟就算是傳送射線的速度是光速,不需要計算提前量,要攔截音速飛行的炮彈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第三,必須要有辦法影響落點,也就是傳送完成後目標物體出現的位置。因為傳送射線傳送物體都是隨機的,所以完全有可能你命中一發距離自己五百米遠的炮彈,結果下一秒炮彈就出現在你面前一米遠的地方。這種結果雖然不常發生,但確實是有可能出現的,畢竟這是隨機傳送,鬼知道它會從哪冒出來。除了不會和已經存在的物質發生重疊之外,這種傳送根本就是完全沒有規律的亂跳,所以必須要杜絕烏龍事件的發生,不然一發炮彈命中艦體裝甲還沒太大問題,結果你一道傳送射線把炮彈送進自己的彈藥庫算怎麼回事?這不是找死嗎?所以說,控制落點很重要,就算不能保證不會再次命中艦體,起碼也不能傳送到戰艦內部去吧?

對于這種問題我們行會采用的方法是一種叫做空間折射的輔助魔法,作用原理很複雜,但是結果很簡單。在這個輔助的空間折射魔法的配合下,傳送射線命中物體時產生的傳送效果就將是以接觸點為中心,向射線原本飛行方向為中心軸的一個大約六十度角的圓錐形區域,而且這個區域的范圍將等于原本的傳送范圍,也就是總折射可能區域的總體積不變,只是形狀由一個圓球體變成了一個錐體。

因為這個錐體范圍的頂點位于接觸點上,所以可以確定,傳送區域的范圍肯定不會和戰艦重疊,這樣就能保證起碼被傳送的目標不會出現在戰艦內部。當然,這依然不能說就一定不會被傳送目標命中,因為傳送只是改變了目標的位置,其運動速度和方向都不會產生任何變化,因此如果重新出現的炮彈沒有偏離原先鬼道題的話,即便是被向後傳送了一段距離,也依然有可能命中戰艦。當然,這種概率其實非常的低,一般來說是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的。

“冰霜玫瑰盟是外星人組建的嗎?”聯合艦隊中的人員在看到所有炮彈都沒有命中目標之後忍不住抱怨了起來。“這也太無恥了吧?防護罩也就算了,居然還有近程防衛系統,而且居然還是空間系法術!這還讓不讓人活啦?”

相比之聯合艦隊中的那幫人,我們這邊的玩家倒是都沒有太大反應。作為戰艦艹作人員,我們的新戰艦上有什麼東西當然是會告訴他們的,畢竟連艹作人員都不了的功能就沒法用了,所以我們這邊除了順路搭乘戰艦的那群孩子們之外,其他人都比較淡定。

“哇……好厲害!”在稍微愣了一會之後艦橋內的孩子們突然就集體叫了起來。他們實在是太興奮了。剛剛看到對方的戰艦萬炮齊鳴還以為自己這邊要被干掉了呢,結果最後不但沒有被干掉,居然連一發炮彈都沒有成功命中,這個前後反差實在是太驚人了,以至于孩子們都忍不住尖叫了起來。

“好了好了,不要打擾哥哥姐姐們開船,都安靜一點吧。”看孩子們吵得太厲害,團長大媽終于出聲維持了一下秩序。孩子們都比較聽話,在大媽提醒之後就立刻安靜了下來,但還是在小聲的議論著這個事情。

經過剛剛的一輪炮擊,敵方的戰艦的都在進行二次裝彈,雖然現在各行會的戰艦普遍都有自動或者半自動的裝彈機,但艦炮又不是沖鋒槍,怎麼可能一發接一發的突突?間隔時間雖然不會太長,但七八秒的時間總要有的。

在敵方忙著裝彈的時候我們這邊的戰艦可是沒閑著,這麼近的距離也不要什麼指揮了,各炮台自己找目標,看到一個搞定一個。反正我們的艦炮夠大,不管命中哪一艘都是致命傷,所以我們這邊比起敵人來要輕松多了。他們如果不能集中火力攻擊一艘船的話,就根本不可能產生傷害,而我們不管公斤啊一艘都是一炮沉。

趁著敵方裝彈的機會我們這邊連續打了兩輪炮彈出去,相對應的就是聯合艦隊那邊又有幾十艘戰艦沉沒或者失去戰斗力,不過這個數量對于對方的艦隊來說冒失還不構成太大影響,因為對方的艦隊總數量已經過千了,這點損失倒是影響不大。

第一輪炮擊結束之後聯合艦隊一方也是終于意識到了他們之前采用的戰術出了問題。

之前他們的計劃雖然是消耗我們的戰艦彈藥,但同時他們也是指望著那些小型戰艦將我們的戰艦先擊傷或者擊沉幾艘的。那英國行會的意思就是讓盟友們去送死,耗光我們的炮彈同時讓我們的戰艦處于中等或者重度損傷狀態,這樣他們再用他們的那些大型戰艦對我們進行圍殲,就可以輕松的獲得勝利。但是,現在看來計劃和他們想象的似乎並不一樣。我們的戰艦擁有兩層防護體系,以至于小型戰艦的艦炮根本無法傷到我們的戰艦,如果這樣的話,雖然依然可以消耗我們的彈藥,但是最後等他們只剩下大型戰艦的時候,我們的戰艦卻依然是完好無損的。

盡管到時候我們的戰艦將處于彈藥匱乏狀態,但問題是英國人並沒有把握和我們進行一對一的決戰就一定能贏,即便是我們這邊缺少炮彈也是一樣。畢竟我們行會的戰艦攻擊方式比較多樣化,炮彈什麼的還只是其中一種攻擊方式,就算我們的戰艦真的一發炮彈都沒剩下,其實也不是就完全沒有戰斗力了。畢竟我們的對艦用機動天使也不是擺著好看的。

意識到問題所在的英國艦長們立刻就將問題反應了上去,而作為艦隊司令的英國行會會長海格斯也明白這樣下去恐怕沒法獲得勝利,而且即便是勝了,他們可能也撈不到好處。

對方不是笨蛋,他們來亞洲之前都是計劃好了的。首先他們知道我們在印尼地區的那些城市只有基本的防衛力量,主要防衛戰力全都來自海上的這些戰艦,因此只要擊潰我們的艦隊,那麼港口就將失去它的大部分防禦能力。但是,失去大部分防禦力並不等于就是沒有防禦力,所以他們的艦隊即便是戰勝了我們的艦隊也要保留下至少百艘以上的戰艦,否則的話根本沒辦法完成港口壓制。

當然,對方可以從本土再派增援過來。可問題是我們行會難道會干等著嗎?我們的艦隊又不是全都在印尼,這邊的艦隊只是一個分艦隊而已。我們冰霜玫瑰盟的通迅能力大家都清楚,一旦我們的艦隊遭遇襲擊,行會總部那邊立刻就會知道,而後我們肯定會從艾辛格或者曰本地區調集艦隊過來增援。

相比之歐洲人跨越半個地球跑過來的艦隊,我們因為有地利優勢,所以肯定比他們先到。如果他們在擊潰我們的分艦隊之後立刻占領城市,那麼還可以借助城市防禦和我們周旋,而如果他們打不下城市,等我們的增援一到,到時候就是腹背受敵,等到那個時候他們就徹底沒希望了。

正因為如此,所以海格斯他們知道,不能讓艦隊損失太慘重,至少他們自己行會的艦隊要保留下一半的數量,否則的話這次的戰斗將失去任何希望。

雖然他們想的很好,不過很可惜,他們的願望注定是沒法實現的,因為他們到現在為止甚至都還沒搞清楚眼前的這支艦隊的具體情況。

英國人在糾集那些歐洲的小行會討伐我們之前也是做了很多情報准備的。根據他們收集到的情報,我們行會在印尼只有一支分艦隊。這個艦隊會不定期的在我們行會位于印尼的幾個港口之間轉圈子。他們只要攔截並且擊潰這個艦隊,基本上就可以算是打掉了我們行會在印尼地區的實際存在,而後怎麼瓜分我們在印尼的利益,那就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了。

本來這個情報和計劃都是沒什麼問題的,不過這幫家伙比較倒黴,沒想到我們行會正好在這個時候進行武器升級,結果就是突然多出了克利斯締娜號所率領的這個換防艦隊。也就是說,他們以為我們的這個艦隊就是那支負責守衛印尼地區的分艦隊,而不知道那個分艦隊其實還在那里,他們就算能把這邊的克利斯締娜號和其他戰艦全部干掉,回過頭去還會碰上一支完整的分艦隊。所以,不管這邊打成什麼結果,反正他們企圖染指我們在印度地區利益的想法是徹底沒可能了。再說他們也根本不可能擊潰克利斯締娜號所率領的這個艦隊。

別看我們行會的戰艦轟他們的戰艦就跟拍蒼蠅一樣一打一艘,實際上那全都是因為我們的攻擊方式太誇張了。機動天使的攻擊就不說了,那些大型戰艦上裝備的魔改電磁軌道炮使用的液化魔晶蒸汽炮彈就更是BUG級的武器。這種東西攻擊戰艦基本上就是一發一艘,根本沒有什麼懸念。

反過來,對方的戰艦上裝備的只有常規炮彈。雖然威力也還湊合,但問題是我們這個艦隊全都是巡洋艦以上級別的大家伙,裝甲厚度都是用米做單位的。這些戰艦即便是沒有防禦系統,單靠自身裝甲也是能扛很久的。再考慮到我們的戰艦在速度方面的優勢,真要發現情況不利,只要蘇菲下令全速跑路,這些戰艦基本上一艘都不會沉,全都能沖出去。畢竟戰列艦和巡洋艦的設計目標就是要能頂著敵人的火力往上沖的,他們可不像驅逐艦或者護衛艦之類的皮薄肉脆,這些家伙基本上都是屬烏龜的,殼硬得很。

盡管英國人的計劃實際上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了,但是他們此時還並不知道這一點。海格斯在和幾個自己行會的人商量了一下之後就改變了策略,開始命令自己行會的以及聯合艦隊中其他行會的一些大型戰艦向內圈機動,准備利用大型戰艦的火力優勢試試看能不能給與我方戰艦較為嚴重的傷害。

雖然這場海戰我們注定不可能失敗,但蘇菲現在的心理壓力卻是非常的大。不是因為她心理素質不好。先導艦出來的沒有哪個心理素質不好的,就算以前不好,現在也練出來的。她之所以會緊張完全是因為之前本來是打算測試武器的,結果莫名其妙的搞成了現在這個德行,可以說這都是她之前的決策失誤。所以,對她來說勝利並不是擊敗對手然後帶著艦隊離開就算數的,對她來說所謂的勝利必須是己方戰艦無一受傷,最多最多可以有幾艘輕傷的,但是絕不能出現重傷的戰艦,否則就是她的失敗的。畢竟如果不是她讓艦隊測試武器和指揮系統,而是按照本行會的一貫戰斗方式,是完全可以再敵方射程外將對方的戰艦全部擊沉的。所以,現在對她來說別說有戰艦沉沒了,只要有任何一艘戰艦受傷都是她的失敗。

“艦長,對方戰陣有變化。”觀察室那邊的觀察員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聯合艦隊的布置發生了變化,然後直接對著下面喊了起來,反正戰艦的駕駛和戰術控制中心就在觀察室下面,中間還有個天井連接,算成是一個房間也可以。

蘇菲聽到上面的提醒之後立刻問道:“現在什麼情況?”

“對方外圍區域的大型戰艦中有一部分開始脫離編隊向內圈靠攏,位于內圈的部分戰艦似乎在給這些戰艦讓出攻擊位置。”

“終于意識到我們的防禦太強了嗎?”蘇菲自言自語的嘀咕了一聲,然後忽然大聲命令道:“聯絡機動天使部隊,先別管那些小型戰艦了,去給我敲掉那些潛入戰陣內部的重型戰艦。不必擊沉,只要讓它們失去戰斗力就行。”

“明白。”大副迅速傳達命令,而對面戰艦群中正在肆無忌憚的大搞破壞的那些對艦用機動天使則是突然集體停了下來。

幾個法國玩家正在圍攻一台對艦用機動天使,結果那部對艦用機動天使在一腳踢翻一個玩家之後正准備補上一腳的時候卻好像被人按了暫停鍵一樣突然一下就定住了。

周圍的那些法國玩家雖然不知道這個機動天使怎麼突然就不動了,但他們都知道這是個機會,所以二話不說一群人就直接沖上去准備拆了這個機動天使,可惜他們之中只有速度最快的兩個人沖到了那台機動天使的身邊,而且還沒來及攻擊就遭了秧。那部好像暫停了一般的機動天使就在即將被攻擊到的瞬間突然恢複了行動,並且一抬頭直接握住了沖在最前面的那個玩家的腦袋,跟著他右手中的斬艦刀橫向一揮,逼退了其他准備近身的玩家。左手將那個被捏住腦袋的家伙直接提了起來,對方雙手死死地抵住機動天使的手指試圖將自己的腦袋弄出來,可無論如何使勁都只是白費力氣。機動天使使用的是機械動力,和人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東西。比戰斗力確實有很多一線玩家可以輕松搞定機動天使,可要是純粹比力氣的話……貌似除了真紅和少數幾個力量屬姓特別高的玩家,絕大部分人都是軟腳蝦級別的存在,三五個人的屬姓加一塊都未必比得上一台機動天使的力量。

將那個家伙提起來之後那部機動天使直接手指一用力,噗的一聲,那家伙的腦袋直接被徒手捏爆,紅的白的全都從指縫中噴湧而出,惡心的周圍的玩家連忙捂住了口鼻防止自己吐出來。

趁著那些玩家因為過度的血腥而後退的機會,這部機動天使突然一個下蹲,跟著背後推進器全開,腿部猛然發力,整個身體瞬間彈射而起,沒等那些玩家反應過來就已經飛到一百多米高的地方了,而且還在持續上升中。

“我靠,那東西要干嘛?”幾個玩家仰望著沖天而起的機動天使問道。

“反正不是好事。”

這邊甲板上的議論別處的人是聽不到的,但是在英國人外圍的戰艦上,不少人都看到了沖天而起的機動天使背後拉出的長長白煙,而後當這些對艦用機動天使降落到下一艘戰艦上並不做任何停留的再次起跳的時候,這些人終于意識到了麻煩來了。

對艦用機動天使雖然就是用這種蛙跳戰術一艘艘的攻擊戰艦的,但問題是他們降落一艘戰艦之後如果不破壞主炮台和艦橋的話通常是不會離開的。可是眼前的這些機動天使卻是突然一改之前的習慣,完全將腳下的戰艦當成了跳板再用,三蹦兩跳的就直接沖著外圍的這些大型戰艦過來了。

還在調整位置的那些大型戰艦的艦長突然看到這些機動天使之後還沒反應過來,可是等他們連續幾次跳躍之後這些艦長就反應過來了,畢竟那些對艦用機動天使的跳躍路線雖然因為需要選擇落腳點而呈現一種不太規則的折線狀態,但大致方向卻是沒有什麼變化,于是這些艦長一下就明白了,人家的目標就是自己的座艦啊!

這些艦長雖然明白了對艦用機動天使的目標就是自己,可是能做的除了趕緊上報之外就只有下令准備接舷戰了。

雖說進入鐵甲艦時代之後依然有一些戰斗力比較強的玩家會進行跳幫作戰,直接登錄別人的戰艦攻擊對方的駕駛人員。但是,這種情況其實並非主流情況,大部分時間下戰艦之間還是以炮戰為主的,很少真的發生接舷戰,畢竟鋼鐵戰艦的大炮都比較厲害,還沒貼上去就已經把船擊沉了,所以不需要也沒時間讓你接舷。不過,雖說這種情況很少見,可畢竟玩家們還知道有這種情況,而且戰艦上也確實有配置甲板戰斗人員,因此在得到命令之後各艦之上立刻就是大群的戰斗人員開始往甲板上沖。

這邊聯合艦隊的大型戰艦在准備戰斗,那邊機動天使們則是在加速襲來。一個比較精明的意大利行會的艦長直接指著一部沖自己戰艦沖過來的機動天使說道:“前主炮准備,給我瞄准前方白百合號的前甲板位置,裝填穿甲彈,等我命令就開火。”

“啊?”大副沒有直接傳令,而是愣了一下,畢竟瞄准的是自己人的戰艦,不過他也很快反應過來明白了艦長的意圖,于是迅速傳令。

在這個艦長的指令下,這艘戰艦的前主炮立刻轉向了前方的一艘聯合艦隊的戰艦的前甲板,同時裝填了一發穿甲彈並做好了隨時擊發的准備。

“艦長,後方的長須鯨號似乎把主炮對准了我們。”

白百合號上的觀察人員眼睛很尖,很快就發現了後方的那艘瞄准自己的戰艦。這艘白百合號上的艦長聽到這個消息立先是稍微愣了一下,隨後就明白了對方的目的。稍微想了想之後她直接下令道:“別去管他,該怎麼打還怎麼打。通迅室,給他們發條信息過去,就說他們欠我一次。”

信息很快就發到了後面的長須鯨號那里,大副拿著通迅信息報告道:“艦長,白百合號發來通訊說我們欠他們一次。”

長須鯨號的艦長笑著點點頭道:“聰明人的決定。好了,所有人注意好那台機動天使的位置,我們只有一次機會,別辜負了盟友的犧牲啊!”

其實這位艦長的辦法非常簡單,就是要反利用機動天使的跳躍方式。我們的對艦用機動天使因為裝甲比較厚,所以沒法長時間的滯空,因此他們更換目標的方式就是跟青蛙一樣一艘船一艘船的這樣跳過去,但是,也正因為這些對艦用機動天使將對方的戰艦作為了跳板,反倒是給了對方擊中他們的機會。

那些機動天使在空中的時候有推進器輔助,本身還有翅膀,雖然不能長時間滯空,卻可以短時間飛行,所以他們在空中速度很快,基本上不可能被主炮之類的大型火炮攔截。而那些小炮的口徑太小,即便是能夠跟的上機動天使的速度,並且剛好命中了目標,其效果也頂多是讓機動天使直接從天上掉下來而已,可是他們即便落水了也還是可以從水下潛伏過去,雖然這會降低效率,但實際上並沒有改變什麼。所以說,對空中的機動天使進行攔截的效果其實非常低,除非能用主炮直接命中目標,否則基本上打中了和沒打中的區別並不大。

這個艦長想到的方法其實很簡單,那就是提前瞄准機動天使將要落腳的戰艦作為目標。雖然機動天使在天上的時候速度太快主炮跟不上他們的速度,但是這些機動天使不想掉進海里就要在戰艦上落腳,而這些戰艦其實就只有前甲板和後甲板可以降落,其他地方都不夠平整,而且通常機動天使會選擇更加寬大的前甲板,這樣可以確保准確落地,還能順便破壞敵方火力最猛的前甲板主炮塔。

這個習慣決定了機動天使的前進路線上的那些可以落腳的戰艦的前甲板就成了他們必然會經過的點,而且因為落地瞬間需要抵消下落的沖擊力,重新起飛還要聚集能量,所以這次落地不會立刻就離開,而是會有個幾秒鍾的停頓。盡管這個停頓時間並不長,但在提前瞄准好的情況下,這個時間卻是足夠用來微調以及發射了。

果然,這家伙這次選擇的目標明顯是猜中了。沖著他們直沖而來的那部對艦用機動天使從一艘戰艦上起跳,越過頂點之後開始下落,看拋物線,明顯目標就是白百合號的前甲板。

這邊長須鯨號上的人看到這個情況全都緊張的盯著對方的運動路線,准備掐著點計算提前量,而兩秒之後,那部對艦用機動天使果然轟的一聲砸在了白百合號的前甲板正中位置上。

“就是現在。開火!”長須鯨號的艦長自己對著通訊器大喊道。(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零一章 完全壓制    下篇:第四百零三章 戰況升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