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四百零八章 難纏的對手   
  
第四百零八章 難纏的對手

“看起來似乎是起作用了。”克利斯締娜爬到了這艘英國人戰艦的頂端,然後利用觀瞄設備看到了後方浩浩蕩蕩跟上來的大群戰艦,然後又轉身對我說道。

我回應了一聲讓克利斯締娜繼續觀察,緊跟著就拿出了通訊器聯絡了一下後面的蘇菲。

“我是紫曰,你們可以開始追擊了。”

“艦隊已經進入追擊狀態,不過我們跟不上去了。”蘇菲的聲音之中明顯透著苦味。

“啊?”我疑惑的問道:“怎麼回事?”

“你沒看到我們這邊的情況嗎?”

“你們那邊怎麼啦?”我不解的反問道。

蘇菲聽到我的話就知道我肯定是沒有看到了,立刻就說到:“你只要看一眼我們的樣子就知道為什麼了。好了,你還是指揮剩下的戰艦去追殺那些跑掉的敵艦吧,我們這邊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

“哦,那好,你們先忙。”我說完之後就抬頭沖頂上的克利斯締娜喊道:“看一下克利斯締娜號怎麼回事?”

“克利斯締娜號?”克利斯締娜疑惑的將光學瞄准鏡調整到了後方尋找了一下,然後立刻就將眼睛瞪得老大。“我靠,不是吧?”

“怎麼啦?”我在下面就聽到了克利斯締娜的驚呼聲。

克利斯締娜在上面結巴了半天才喊道:“你還是自己上來看吧!”

“真是的,到底什麼情況啊?”我一邊抱怨著一邊上到觀察室,然後坐到了觀察位上。因為方向已經調整好了,所以我第一眼就看到了掛在克利斯締娜號前甲板上的那只巨獸的尸體。“我靠,這是什麼情況啊?克利斯締娜號的艦島呢?”

“估計是被撞沒了吧!”克利斯締娜在旁邊說道。

我仔細看了下那個怪物的腦袋,然後又看了下那家伙身下的甲板,最後只能確認克利斯締娜號的艦島真的是被撞沒了。不過,克利斯締娜號看起來雖然是稍微淒慘了一些,但是從戰艦的航速沒有下降就可以看的出來,戰艦的主體其實並沒有太大問題,被毀的僅僅只是上層建築而已。

雖然克利斯締娜號遭到重創,但是艦隊中的其他戰艦都還健在,而且戰斗力基本都比較完整。之前因為被圍著打,所以情況稍微慘了一點,不過現在追在人家屁股後面爆菊就明顯非常輕松了。

海上的戰艦大部分都是將主炮布置在前甲板,除了德國人的戰艦是前後平衡型的之外,各國戰艦基本上都是將火力全部向前集中,而後甲板的主炮塔要麼是數量比前甲板少,要麼就是口徑小。反正後甲板的火力通常都是不如前甲板的。

正因為這種前重後輕的火力分配,所以戰艦在逃跑的情況下往往是最吃虧的。因為戰艦這個東西基本上是不存在靜止狀態的,戰斗都是在移動中發生,所以即便是在追擊過程中雙方也可以互相炮擊,而後甲板不如前甲板火力強勁就意味著誰逃跑誰吃虧。現在英國人的艦隊率先逃跑,聯合艦隊的那些戰艦看到這個情況當然是不甘心當炮灰,于是也跟著跑,這大家一起跑,就全都把屁股露了出來。本來雙方火力就不對等,現在又是我方追擊敵人逃跑的狀態,這個對比當然就更加的明顯了。除了克利斯締娜號因為前甲板的問題沒法戰斗之外,其他的戰艦基本上都是追在對方的後面逐個點名,凡是擋路的戰艦全部擊沉。

因為克利斯締娜號目前幾乎沒有視野,只能依靠周圍的戰艦使用通訊器引導其航行,所以目前個艦幾乎是處于各自為戰的狀態。好在蘇菲也不是笨蛋,換到後備指揮中心之後立刻就下令讓各艦保持齊頭並進的姿態向前突擊,並且不要去管是否被對方穿插,只管往前沖就行。

這種安排對于一般的艦隊來說明顯是不合理的,因為對方船多,己方的戰艦在追擊過程中從後方一艘艘的擊沉才是最穩妥最安全的方法。但是,現在這支艦隊的情況卻不一樣。

克利斯締娜號被打成這樣,回去之後肯定挨批,所以她需要盡可能的擴大戰果以減少自己的責任。也就是說,蘇菲不想被罵的狗血淋頭的話,就要盡可能多的擊沉那些聯合艦隊的戰艦。但是,雖然我方戰艦有著速度優勢,而且火力也很猛,只要一直追下去,肯定是能將對方全殲的。但問題是,對方難道是白癡嗎?最初的時候因為混亂,一時之間可能沒人想到,可是一旦等對方反應過來,就算不殺個回馬槍,分頭逃跑難道人家不會嗎?

我們這邊畢竟只有十幾艘船,對方的戰艦還剩下好幾百,這麼多戰艦一旦分開跑路,我們要怎麼追?

所以說,想要擴大戰果就需要做兩件事。一是不斷的壓迫對手,讓他們慌亂,讓他們失措,這樣就可以延遲對方反應過來的時間,從而做到盡可能的多擊殺目標。這第二嘛……當然是在盡可能短的時間內盡可能多的擊沉戰艦了。那麼,要做到這一點需要怎麼做呢?答案很簡單。加速沖上去。即便我們的戰艦采用了主流的前重後輕設計,主要火力都在前甲板,可畢竟側面和後面還是有不少火炮的。所以,要最大限度的發揮火力優勢,最好的辦法就是沖到敵人的艦隊中去,這樣前後左右都是敵人,我們的戰艦火力就可以全部發揮出來了。

只要我們的戰艦上所有的火炮都能開火,那麼火力投送速度就會大幅上升,到時候就可以用盡可能短的時間擊沉更多的戰艦。而且,我們這邊正處于追擊過程中,所以我們越是彪悍對方就越是恐慌,反應過來的時間也會相應的延遲,因此加速向前沖明顯是最好的方法。

因為得到了這樣的指示,所以目前的情況就是聯合艦隊的戰艦在玩了命的往前跑,而後面我方戰艦也是全都開到了最高速度往前沖。不過,雖然我們和聯合艦隊都是處于極限速度狀態,但兩邊的技術力量不一樣,速度自然也沒法一樣。即便是聯合艦隊已經在玩命的跑了,可是雙方之間的距離卻還是在迅速的接近。要不是因為我們的戰艦不時的擊沉一些敵艦反而阻擋了自己的路線,不得不不斷的變向的話,相信我們的戰艦這回已經和聯合艦隊中跑在最後面的戰艦齊頭並進了。

“主人,有英國人的戰艦發報詢問後面追擊太緊要怎麼辦?”我正在看著後面的局勢,小純那邊卻是突然傳來了有外部通迅的消息。

我稍微想了一下就下到指揮艙站在小純背後說道:“你發報告訴他們,瞄准附近不是自己行會的戰艦的動力系統,將他們大癱,然後加速跑。”

這招絕對壞透了,因為只要英國人的戰艦敢開炮打聯合艦隊中的其他戰艦,必然會引起反擊,然後對方就會進入狗咬狗的狀態,而我們這邊根本什麼事情都不要做就可以讓對方的戰艦直接損失很大一部分。更主要的是一旦對方的戰艦發生內訌,必然是會導致艦隊的速度大幅度下降的,到時候我們就可以放心的收拾那些被擊傷的戰艦了。相比之自己沖上去硬碰硬,撿漏顯然更讓人開心。

就在我這邊的絕戶計剛剛執行完成之後,小純這邊還沒有收到回應,我的通訊器卻是先響了,不過我都沒來及打開通訊器就聽到了克利斯締娜的叫喊聲:“老大快上來看,後面有出現大怪獸了!”

“你先等等。”我說完就直接接通通迅,然後就聽到蘇菲的聲音帶著哭腔喊道:“會長救命啊!我們要頂不住了!”

“什麼情況啊?不是你們在追擊聯合艦隊嗎?怎麼換你們頂不住了?”我碩導這里突然想起來克利斯締娜剛剛還喊我上去看怪獸來著,這一下突然就反應過來了。“我靠,不是有怪物在攻擊你們吧?”

“可不就是有怪物在攻擊我們嗎!會長你趕緊來救命啊!克利斯締娜號快堅持不住了!”

“我馬上到。”

稍微想了一下之後我直接讓所有的魔寵都回到了訓練空間,只留下小純繼續艹縱通訊器,同時丟下了一隊麒麟武士負責幫助小純一起艹縱戰艦,而我自己則是叫上克利斯締娜趕緊離開戰艦從水下繞過後方的聯合艦隊沖著我們自己的艦隊過去了。

因為趕時間我也就不用鋼爪什麼的了,直接讓小龍女還原成本體,然後帶著我和克利斯締娜從水下高速突進,幾分鍾的時間就穿過了整個艦隊沖到了克利斯締娜號附近,而此時克利斯締娜號也是岌岌可危了。

“我靠!”當我和克利斯締娜從水里出來的時候就看到那邊的克利斯締娜號上正纏繞著十幾根粗壯的肉質觸手,而此時這些觸手正在卷著克利斯締娜號不斷的搖晃。看起來這個觸手的主人並沒有足夠得力量將克利斯締娜號直接弄沉,所以它就使用了一點小技巧,也就是不斷的搖晃戰艦,並且順著戰艦搖擺的節奏不斷加大搖擺幅度。這種方法可以說是最省力的,只要有足夠的時間,確實是可以將克利斯締娜號整個掀翻的。不過還好,克利斯締娜號的噸位夠大,即便是對方的體積也不小,要搖翻這麼大的戰艦也還是需要時間的,而我們又恰好回來的足夠快。

“會長你們到哪啦?我們真快不行了!”我這邊才剛冒頭就聽到了蘇菲的呼救聲。

我連忙說道:“別急,我已經到了,馬上幫你們解圍。”我說完之後又對其他戰艦下令道:“周圍的戰艦別管克利斯締娜號了,這邊交給我,你們去繼續追擊。”

“明白。”

剛剛因為克利斯締娜號被襲擊,所以那些追擊的戰艦都開始減速,並且希望可以幫助克利斯締娜號擺脫現在的狀況,但是現在既然我來了,專業的事情就不需要他們去做了。

“好了小龍女,不用管我了,去把那個東西從克利斯締娜號上弄下來。”

小龍女立刻放下我們一頭紮入水中,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到了那邊的克利斯締娜號旁邊,不過小龍女並未浮出水面去咬那些觸手,而是直接潛入了克利斯締娜號的下方。

隨著小龍女到達克利斯締娜號下方開始發動攻擊,整個克利斯締娜號周圍立刻就浮出了一大片的氣泡,同時整艘戰艦都開始在海面上打起了轉轉。顯然下面的戰斗引起了非常巨大的海流紊亂。不過因為小龍女和那個很可能是類似章魚之類的怪物都在水下,所以我們根本不知道到底戰狂如何,我只能從感應上知道小龍女貌似是穩穩壓了那個怪物一頭,畢竟我這邊能看到不少攻擊數據,受傷的報告卻很少,說明小龍女給對方造成的傷害也大于自己受到的傷害。

兩邊的混戰很快就分出了勝負,小龍女畢竟是條神龍,即便是在神獸之中也是頂尖的存在,那個怪物貌似除了力氣比較大之外就沒啥本事了,直接就被小龍女三兩下干掉。但是,就在小龍女剛剛浮出水面之後,前方的海面上卻是突然升起了一個更大的腦袋。

這次出現的這個怪物造型非常奇怪,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只長了頭發的烏龜,但是雖然造型比較古怪,可這個東西的戰斗力卻是一點也不含糊。那玩意剛一出現就主動迎著小龍女沖了上去。小龍女雖然力量很強卻不是喜歡蠻干的生物。神龍和巨龍雖然都叫龍,但神龍卻是法系生物,戰斗方式偏向于使用術法進行攻擊,而巨龍雖然也會魔法,可他們卻很少會用,除了仙女龍,其他類型的巨龍基本上都是暴力狂。

那只大海龜和小龍女解除之後立刻掀起了滔天巨浪,然後雙雙潛入海水之下,我們在上面除了看到海水好像開鍋了一樣不斷的翻滾之外就啥也看不到了。不過,就在我以為那個海龜是敵人隱藏起來的暗棋之後,周圍的海面上卻是突然一陣光芒閃動,然後我就看到了一溜排至少二十只不同類型的怪獸莫名其妙的突然出現在了海面上。

這些怪獸的出現非常的詭異,就好像是傳送過來的一樣,上一秒明明還什麼都沒有,下一秒突然就冒出來了。開始我還以為這些都是幻覺,可是用艾美尼斯的能力偵測之後卻發現全都是真的怪物,這下我就不淡定了。

這些怪物嚴格來說戰斗力其實並不是很變態,至少和我的魔寵比全都要弱了幾個檔次。我這邊的巨獸類型的魔寵基本上都可以一個挑翻三五只這樣的怪物。可是,我的魔寵數量是有限的,對方這些個生物明顯不是魔寵,而萬一對方一次弄出太多的怪物,即便是我的魔寵肯定也是擋不住的。畢竟好虎還架不住狼群呢,何況這些伸長幾百米的怪獸呢?

新出現的怪物在突然閃現出來之後只是稍微定格了兩秒就立刻分成了三個部分。其中有兩只長的好像長頸龍一樣的怪物直接就奔著克利斯締娜號去了,還有三只造型很古怪的怪物則是直接下潛奔著小龍女那邊追了上去,至于剩下的部分……全都沖我和克利斯締娜游了過來。

“喂喂喂,這是什麼情況?”克利斯締娜看到那邊的怪物居然沖我們來了,立刻就開始啟動防護魔法並准備升空。

我看到這個情況也是不再猶豫了,直接放出能在海中作戰的那些大型魔寵去支援小龍女,自己則是跟著克利斯締娜一起升空並做好了迎擊准備。

這些怪物歸根結底還是海獸,所以我們要揚長避短。從空中攻擊這些怪物的話,戰斗就變成了對海攻擊,而對方只能進行防空作戰。雖然我不太擅長對海遠程攻擊,但是克利斯締娜很適合干這個,至于那些怪物……我不覺得海洋生物會特別擅長防空。再說了,我沒有離開就是為了在這里給克利斯締娜當盾牌用的。那些海獸體積很大是不假,可巨大的體積帶來的僅僅是力量上的增強,只要不發生近距離接觸,這些家伙光靠遠程攻擊絕對不可能把我怎麼樣,尤其是在我有准備的前提下。

“老大,幫我擋一分鍾,我一次姓解決這些怪物。”克利斯締娜交代了一句就直接開始停在空中准備大招,而我就拿著盾牌停在了她的下方,只要有怪物對她發動攻擊,我就會不惜一切的擋下來。

本來我以為這個計劃不錯,可是讓我和克利斯締娜都有些大跌眼鏡的卻是那些怪物居然沒有像我們想的一樣在海里對我們發動攻擊。之前我們判斷這些海怪的對空能力應該不強,結果卻是高估了人家的對空戰斗力。事實不是這些家伙對空能力不強,而是這些家伙壓根就沒有對空戰斗力。那些巨大的海獸在我們下方的海水中轉了一圈只會露頭看了看我們,發現高度太高完全夠不到之後就直接轉向奔著克利斯締娜號過去了。

“我靠!”看到對方的行動我立刻就知道要壞事,克利斯締娜也發現了這個問題。之前的判斷都是基于那些海怪會圍攻我和克利斯締娜的前提下才制定出來的,可是現在的情況卻是那些怪物根本沒法攻擊飛在天上的我們,于是干脆直接掉頭去對付他們能夠得到的可力斯締娜號。

本來克利斯締娜號雖然遭到了對次襲擊,但是仗著船體夠結實,居然還能戰斗。剛剛看到兩只蛇頸龍一樣的怪物去襲擊克利斯締娜號我根本沒當回事,因為我覺得克利斯締娜號應該能搞的定。可問題是現在襲擊我們的十幾頭怪物全都沖克利斯締娜號去了,這就不是克利斯締娜號自己能搞定的事情了。

克利斯締娜號的火力再強那也是用來對付戰艦的,並不是拿來打怪獸的。可以說,戰艦這個東西在游戲內出現後的功能只有兩種:交通工具、攻擊別的戰艦的工具。這其中並不包括對付怪獸。

其實游戲內的海洋中雖然確實有很多的怪物,但是這些怪物就好像陸地上的魔獸一樣,都有自己的活動范圍。在陸地上,玩家們管這種魔獸集中區叫做練級區,也就是給玩家戰斗打經驗的地方。而在海上,那些怪物的活動范圍一樣可以被叫做練級區。這種練級區都是固定的,基本上不會出現到處亂竄的怪物。倒不是沒有亂跑的怪物,而是那種怪物不多。大部分的海怪都還是集中在練級區中的,而一旦有船只被襲擊,就可以確定海上練級區的位置,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是故意去大海怪練級的,大部分行會的戰艦都會選擇繞開這些練級區。在這樣的情況下,行會中的艦隊就可以說是不需要去直面海怪的,因此我們也很少在戰艦上裝備對付海怪的裝備。

什麼?你問那海怪要怎麼打?答案很簡單,當然是讓玩家去打了。

海上練級區既然在海上,當然是給那些有海上戰斗能力的玩家練級用的。這就好像陸地上的練級區有些是適合騎士練級的,有些是適合法師練級的,還有一些是適合弓箭手練級的,甚至還有些練級區只適合某種魔法系別的人練級。這個海上練級區當然也是一樣的,它們只適合有海戰能力的玩家去練級,而一般玩家和玩家們造的戰艦,最好還是不要進入的好,畢竟術業有專攻。戰艦的傷害輸出雖然比玩家要高很多,但他們在海怪面前其實都是比較脆弱的。沒看到連克利斯締娜號這樣的龐然大物都被幾只還怪給折騰慘了嗎?

正因為戰艦本身不適合對付海怪,所以我們這邊根本就沒想過克利斯締娜號可以成功攔截那些怪獸的可能。畢竟沖過去的那些怪獸加上之前的兩條就有整好二十條了。這麼多的怪獸,除非克利斯締娜號不顧保密需要直接飛起來,否則根本沒有盛算。

“真該死!”看到這種情況我就沒法繼續給克利斯締娜當盾牌了。直接翅膀一扇就沖著那邊的怪物群俯沖而去。

雖然是怪物們先走的,但他們在水里我在天上,自然沒有我速度快。僅僅幾秒之後我就成功飛到了那些怪物前面,然後迅速降落海面並將永硠雃角F一把有著二十米長的刀刃的巨刀。當然,因為這個刀還是要我來拿,所以刀身雖然很長,但是卻並不寬。盡管二十厘米的寬度已經比切骨頭的菜刀還要寬了,但考慮到這把刀有二十米長,所以看起來這個刀依然是細長細長的。

“神域——合體。”在永硠雂ぃ髡赤漲P時我也進入了合體狀態,畢竟這些怪物的體積太大,單靠我的力量可能擋不住,只能啟動合體狀態。

那些海怪似乎智力並不高,即便是我進入了合體狀態也沒有任何的遲疑,依然張開大嘴就撲了上來。

動作最快的是一條類似鰻魚的怪物,這個東西的身體就和鰻魚差不多,但是腦袋比較大,而且牙齒非常的恐怖,一排排的看起來好像鍘刀一樣。還有,這個東西的頭頂長著一個紅色的好像肉瘤一樣的東西,從我這里可以感應到那個玩意上面有著強烈的能量反應,只是不知道具體是干什麼的。

怪物沖到我的面前想也不想張口就咬了過去,而我沒有絲毫要躲的意思,直接在背後展開飛鳥的推進器,然後雙手握住永琣V著怪物的大嘴之中沖了過去。

永硠雂う漯齯M根本無物可擋,直接從怪物的上頜切入其口腔之中,然後順著怪物和我的力量一路向前切割,直到我飛到這個家伙的胃里並停了下來才停止切割。此時怪物的腦袋已經被切成了兩半,身體完全失去了活力開始向深海沉了下去。二十米長的刀刃完全切入上頜之後剛好足夠切開這個家伙的整個上半部分,畢竟這個怪物雖然長度可觀,但蛇形的身體厚度卻並不高。

一刀KO了這個怪物之後我直接從它的肚子上開了個洞就鑽了出去,但是剛從怪物的肚子里出來立刻就看到一個巨大的黑影迎面而來。看到那個東西的面積我就知道根本沒法躲,干脆直接將永琣V上一頂,然後直沖而上。

永琲漱M尖就好像切黃油一樣貫穿了那個黑影,緊跟著我就感覺手上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將我橫向拉出,巨大的力量險些讓我連永痝ㄗS能握住,好在最後我還是堅持住了。不過,才剛剛停下來的黑影在靜止了不到零點一秒之後居然突然開始反方向運動,猝不及防之下永琲蔣結璊漶A我整個人都被甩飛了出去,然後一路飛出海面朝著天上飛去。

剛剛出水的瞬間我看了一下,剛剛那個黑影應該是某個怪物的爪子,我的永硠蒫M是戳穿了怪物的爪子,然後怪物開始拼命甩動受傷的爪子希望將紮在爪子上的“刺”甩掉,結果那根“刺”沒有甩掉,倒是把我甩飛了。

我這邊才剛剛飛離海面,附近的海水中立刻就飛起了漫天的水花,一個巨大的尾巴破浪而出,兜頭罩臉的就朝我拍了下來。我只來及將雙手護在身前就被再次拍入海水之中,而下面顯然也有東西在等著我。

我這才剛剛入水,兩個好像巨型水蛭一樣的東西就飛了過來,而且速度奇快,一左一右的直接就粘在了我的身上。不過,這倆東西顯然不是水蛭,因為它們根本沒有吸血,不過這也絕不是什麼好東西就是了。

我這邊才剛做出判斷,突然就看到兩道藍色的電弧由遠處跳躍著向我這邊飛來,那電弧的速度非常快,但應該不是光速,畢竟從我看到那閃爍的電弧到它跳到我面前足足用了一秒多,這不是電流應該有的速度。

兩道電弧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速度變慢了很多,但在它們傳遞而來的時候卻好像會跟蹤一樣不斷的跟著我的躲避方向變向,等我注意到那兩道電弧原來不是直接射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之前因為距離遠沒注意,等靠近了我才發現電弧居然是順著兩根只有手指粗細的肉莖傳遞而來的。這兩根肉莖的一端就在遠處的海水之中,但是因為水下能見度很低,所以我根本看不到那邊是什麼東西,但是肉莖的這一邊我倒是找到了,因為它們就連接在我身上貼上的這兩個水蛭一樣的東西上。

很明顯,這倆水蛭一樣的東西就是捕捉器,而肉莖類似電線。這個東西八成就是在水下使用高壓電進行攻擊的,而為了避免海水對電流的分散作用,它還專門進化出了傳遞電流的專用器官。

雖然發現了身上的這倆好像水蛭一樣的東西的作用,但可惜,這種時候已經來不及弄掉了。兩道電弧命中了我身上的鎧甲,然後就是一陣電弧爆閃,把我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燈泡,將周圍的海水照的一片碧藍。

雖然這次點擊看起來非常恐怖,似乎效果驚人的樣子,但實際上等到點擊開始後我卻發現自己身上只是微微有些麻疼,雖然這樣也算傷害,但是看看損血的量,數值居然只有一百多而已。以我現在上百萬的生命值來說,這種傷害只能算是蹭破點皮而已。

其實從剛開始被第一只怪物吞掉開始我就發現了,這些怪物雖然看起來聲勢浩大,但是好像主要還是力氣比較大,攻擊力並不是很高,對我的傷害只能說是微乎其微。如果按照這個節奏,這些怪物即便是圍攻我一個人,估計沒有幾個月的時間他們也別指望耗死我,畢竟一次攻擊才一百多點傷害,我幾秒之內就能自動回血幾十點,等于是自動還原了一大半,剩下的那點我雖然砍對方幾刀就回來了。別忘了永睄C可是帶吸血效果的,攻擊傷害的一部分會轉化為我自己的生命值。

雖然電擊沒有對我造成什麼影響,但是我卻不能讓對方就這麼不斷的攻擊下去。趁著電擊過程中周圍的怪物不會上前打斷己方怪物的攻擊,我直接一伸手,嵌在不明怪物爪子里的永琤艅餑Y小,然後朝著我的手里電射而來,一秒之後就到了我的手里。

永琩鴗滮妨嵺琤艅銴@劍下去將怪物的兩根肉莖砍斷,接著張開翅膀就要上浮,可是沒想到前方黑暗的海水中卻是突然飛出來一大堆這種帶著吸盤的導電觸手。

看到這個情況我也不再猶豫,直接噴射推進器全開,整個人立刻猛然上升,那些觸手以毫厘之差從我的腳下鑽了過去沒能碰到我的身體。

“克利斯締娜,准備好沒有啊?”剛一出水面我就立刻對著克利斯締娜大叫了起來,海戰不是我強項,再說對方不是人而是怪物,體積差別太大,我實在有種有力使不上的感覺。畢竟對方的怪物體型太大,我使用永琲爾傽N算刺入對方皮膚一米多深也不過是剛剛破皮而已,即便是七八米深的攻擊深度也不過是剛剛傷到肉而已,根本沒有到致命的程度。所以說,術業有專攻,我根本就不適合在海里對付這些大型生物。當然,更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克利斯締娜號就在旁邊,我一方面要保護克利斯締娜號一方面又要和怪物戰斗,沒法專心,很多戰術也都沒法用。不然的話我只要飛到天上,即便法術不行,慢慢磨也能磨死這些怪物了。

在我這邊喊出克利斯締娜名字的同時,克利斯締娜那邊也是突然結束了魔法的吟唱,然後手中法杖突然向下方的海面一指,緊跟著就見一個小黑點出現在了海面上不到一米的高度。這個黑色的小點在出現後就開始旋轉了起來,而且是一邊轉一邊擴大,不到兩秒的時間就變成了一個直徑兩米多的黑色球體,而且還在持續增大中。

事實上如果只是一個黑色的光球也就算了,關鍵是這玩意正在瘋狂的吸納周圍的海水,只是兩秒的時間周圍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並且漩渦的面積還在不斷的擴大。

那個黑球並未無限擴大下去,在增加到直徑十米之後就停止了增長,但是此時它吸納海水的速度已經非常恐怖了。周圍巨大的漩渦連遠在兩千米外的克利斯締娜號都不得不調整航向用自己的動力去對抗水流,不然就會被吸過去。

看到這個情況我也不再在這邊呆著了,直接飛到了克利斯締娜號的方向並直接變身巨型化的飛鳥,然後頂住船身猛然推進器全開,巨大的推進力和克利斯締娜號自身的動力相結合,硬是頂著戰艦開始緩慢的脫離那個黑色圓球的作用力范圍開始向遠處移動。

事實上這個時候大家也算是看出來了,那黑色的玩意根本就是個黑洞,而且還是那種非常巨大的黑洞,並且這個黑洞並不是一閃即逝的類型,而是持續展開的。雖然不知道這個黑洞會維持多久,但想來能讓克利斯締娜都准備那麼長時間,應該是不會馬上就關閉的。

隨著黑洞不斷的吸納附近的海水,那些海怪就倒黴了。因為我的阻擋,海怪們距離克利斯締娜號的距離稍微有些遠,也就是說黑洞距離他們很近。雖然他們在水中的移動力比可力斯締娜號要好一些,但克利斯締娜號一方面距離較遠,另一方面還有我的輔助,所以能夠脫離這個重力陷阱,但是這些海怪可就沒那麼幸運了。海怪中距離最近的幾個怪物距離那個黑洞的直線距離都不到二十米,這麼近的距離可想而知引力有多大,所以那幾只怪物幾乎是毫無反抗的就被直接吸了進去,而稍微遠一些的怪物雖然拼了命的在劃水,可卻還是一點點的被拖向了那個黑洞。

“吼……”一只奮力掙紮的怪物無奈的被拖到了黑洞的邊緣,在尾巴接觸到黑洞的瞬間它發出了生命中最後的嘶吼,然後就瞬間被拉入黑洞消失不見。

事實上這個黑洞和宇宙中的那種黑洞根本沒有可比姓,雖然也會產生重力場吸納周圍的物質,但其強度其實遠低于真正的黑洞,不然的話如果真的有這麼個黑洞開在海面上,被吸進去的就絕不止是海水和怪物了,恐怕整個地球都跑不掉被重力場撕碎吸納進去的結果。

正因為這個黑洞的力量強度相對比較弱一些,所以怪物們即便是沒有辦法抵抗,也不是一下就會被徹底吸進去的狀態。不然的話根本都不會有什麼抵抗過程,應該是黑洞剛一展開,周圍幾萬公里的空間立刻就被清空才對。

就在那些怪物掙紮慘叫著被強行拖入重力黑洞之中的時候,我已經頂著克利斯締娜號離開了重力場范圍。這種人工黑洞不但威力小很多,作用力也不是自然衰減的狀態,而是又一定范圍,在這個范圍內重力場成逐漸減弱狀態,但出了邊界就會立刻變成零。

站在重力場范圍外看著圈內的怪物們嘶吼掙紮,我本來還以為這就算是完成任務了。誰知道那邊的情況卻是再次發生了變化。

就在我以為那邊的怪物們已經沒救了的時候,這邊的情況卻是突然發生變化。就在我們身後的海面上,突然就毫無征兆的再次出現了四只怪物。這四只怪物的造型和之前出現的明顯不一樣,但是和之前的怪物一樣的是,這四只怪物的體長都在五六百米以上,而且全都是悍不畏死的往克利斯締娜號上撲。

“我靠,還沒完了嗎?”看著沖上來的怪物我無奈的只能轉身迎戰,而遠處克利斯締娜也是發現了這邊的情況開始往這邊飛來。不過,在飛了一段之後,克利斯締娜卻是突然停住了。她意外的看了眼那邊的黑洞,然後又看了看可力斯締娜號附近的海面。隨著她的目光轉移,正好看到一只還怪在海面上出現並且加入戰團。

驚訝的克利斯締娜完全停止了過來支援的打算,聚精會神的盯著那邊的黑洞,隨著又一只怪物被吸入,她立刻再次看向這邊的海面,結果正好又看到一只怪物出現。這下傻瓜也該發現問題了。

“會長,那些怪物是被某種力量召喚出來的,我們這樣殺沒用!”克利斯締娜沖我這邊大聲提醒道。

雖然我們距離很遠實際上根本聽不到對方的聲音,但是因為有通訊器,所以我還是知道了克利斯締娜說的話。不過即便是知道了沒用,現在這個情況你讓我怎麼辦?停止戰斗的話克利斯締娜號據對撐不過五分鍾,二十幾頭巨獸圍攻之下克利斯締娜號很快就會被撕碎,即便它的裝甲非常堅固也是有耐久度問題的,不進行修理的話不斷承受傷害,什麼東西都會碎的!

就在我這邊糾結到底要怎麼辦的時候,我忽然收到了小純的心靈接觸。

“什麼事?”

小純直接說道:“主人,我從這邊的通訊中得知,你那邊有一個叫做波塞冬的玩家,怪物都是他召喚出來的。”

聽到這樣的話我立刻就明白了克利斯締娜剛剛說的情況是怎麼回事,不過現在首要任務還是要擋住這些怪物。不過,既然知道對方有一個主人存在,那就好辦了。

聽小純的意思,怪物都是被召喚的,那就說這些全都是召喚生物,如果是召喚生物的話,是不可能和魔寵一樣在主人死後繼續戰斗的。當然,即便是魔寵也不行,我的魔寵之所以可以在我死後繼續戰斗是因為凌有忠貞之心這樣的屬姓,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效果,正常來說只要是召喚系,不管你是什麼類別的,最終的弱點其實都是召喚師本身。一旦召喚師被干掉,再強的召喚獸也是擺設。

對方這個叫做波塞冬的家伙當然也知道這種事情,所以他非常聰明的沒有露面,直接讓他召喚的怪物和我戰斗,這樣結果就是我們只能不斷的和他弄出來的怪物戰斗,卻沒有辦法去找到他這個弱點。

“神域——解除。”在想明白了所有事情之後我毅然的解除了神域合體技能,然後將大量魔寵散布出去安置在克利斯締娜號的周圍保護克利斯締娜號,而我自己則是趁著解體時的光影效果直接一頭紮進海水之中並拉住了阿嫡娜的手讓她帶著我朝剛才那些怪物出現的位置游了過去。

召喚系不管是怎麼召喚生物的,但有一個鐵律是不可能改變的,那就是召喚有距離限制。任何召喚師召喚出來的生物都必須在自己的附近一定范圍之內。這個范圍隨著玩家的各種屬姓的不同會有一定的出入,但是就我所知,從來沒有人可以在自己三百米之外的距離召喚生物,也就是說,不管那個召喚師如何的牛逼,他召喚生物的時候,自己必定在那個新怪物出現地點附近三百米以內。

三百米確實是個不算太小的范圍,而且在海水中因為有水的阻擋,所以視線范圍不會太寬廣。但是,我身邊可是有阿嫡娜存在啊!別忘了,人家可是有聲納探測能力的。所以說,只要他再召喚一只怪物,我立刻就能找到他的位置。(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零七章 鎮壓與假傳軍令    下篇:第四百零九章 抓住你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