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一十六章 打劫與反打劫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一十六章 打劫與反打劫

闖王這邊再三保證絕對不會出意外,然後在我點頭之後才屁顛屁顛的跑回了紫曰號並且帶著艦隊開始大搖大擺的往印尼地區前進。按照我最後交代的計劃步驟,第一巡洋艦隊將暫時接替克利斯締娜號之前的任務,首先到達印尼地區暫時接管地區防務,之後等艾辛格這邊新的換防艦隊到達之後第一巡洋艦隊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從印尼地區離開。當然,第一巡洋艦隊不會直接返回艾辛格,而是在半路上“神秘失蹤”,之後艦隊會一直保持潛航模式,直到到達英國地區展開報複行動。至于說消失的第一巡洋艦隊……這個根本不是問題,因為我會派出迷霧艦隊在半路上與第一巡洋艦隊彙合,然後第一巡洋艦隊直接下潛離開,而後就算有人盯住我們的迷霧艦隊也會以為第一巡洋艦隊一直和迷霧艦隊在一起。畢竟迷霧艦隊附近的那個大霧圈具有隔絕一切探測魔法的能力,只要第一巡洋艦隊進去了,就沒有人可以確定他們的准確位置了。再說一般人也不會想到我們的戰艦群居然會潛水不是?

第一巡洋艦隊繼續航程向著印尼地區推進,我們這邊的艦隊則是轉了個方向開始往回跑。克利斯締娜號的整個上層建築就不見了,說是大修其實已經和重建差不多了。當然,需要重建的只有上層建築,船身幾乎沒有任何損傷,除了艦艏的切割撞角損壞了之外幾乎可以說就是完好的。

除了克利斯締娜號需要返航之外,這次跟著克利斯締娜號出來的艦隊最終卻沒有全部跟著一起返航,而是分成了兩個部分,其中有一些損傷很輕微的戰艦跟隨第一巡洋艦隊一起去了印尼那邊。

我們行會在印尼地區也有自己的港口,其中的船塢可以修理一些小問題。克利斯締娜號帶來的艦隊中有一些戰艦只是輕度受損,沒必要一定要返回母港,在印尼這邊的港口也是可以修理的。所以,最終跟著克利斯締娜號一起返回艾辛格的只有五條船而已,算上克利斯締娜號自己也不過是六艘戰艦。

雖說我們這邊只有六艘船,但畢竟都是大型戰艦,所以看起來規模並不小,而且返航途中需要經過的地區都是我們行會自己的控制區,按說是不會有什麼危險問題的。但是讓我們沒想到的是,越是看起來沒問題的區域就越是容易出問題。

克利斯締娜號率領著五艘戰艦很快就完成了重新編組並開始向著艾辛格方向前進,不過因為這次的路線是去艾辛格而不是上次出來的那個港口,所以路線和之前來的那條路並不重疊。本來這樣的路線也是我們自己行會的勢力范圍,一般來說都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只是讓我們沒想到的是,就在我們越過了海南島,開始向著大陸方向靠近的時候,居然碰上了一支讓人莫名其妙的艦隊。

“發現了一支艦隊?”在掠冰號強襲戰列艦的艦橋內,我們突然聽到了這樣的報告。因為之前的克利斯締娜號已經失去了整個上層結構,所以我和蘇菲他們都移動到了掠冰號的艦橋之中,畢竟老是窩在船艙內部不利于指揮,之前在戰斗中不便轉移戰艦,現在戰斗打完了當然要換一艘相對完好一些的戰艦。

事實上掠冰號只是看起來比克利斯締娜號要稍微好一些,其實它本身的觀瞄系統也基本都完蛋了。觀瞄系統的主要部件就是那面超大口徑的透鏡,而這個東西即便是用魔法做了加固處理,依然屬于一種比較脆弱的存在。所以,即便是外面套了防護外殼,交戰中頻繁中彈的這些戰艦依然出現了觀瞄鏡碎裂的情況。這次跟著克利斯締娜號返航艾辛格接受大修的這些戰艦最主要的問題就是觀瞄系統的損壞,畢竟這個玩意屬于外購商品,而且又不太好運輸,所以只能在艾辛格組裝。

就因為連克利斯締娜號在內,六艘戰艦的觀瞄系統都損毀了,所以我們只能依靠人工偵查的方式來進行正常的警戒任務了。剛剛我們收到的信號就是一名騎著長槍出去偵查的會員彙報的請款,他在我們前方不到十五公里的地方發現了一支中等規模的艦隊,所以就發回了信號。。

我們這邊收到報告之後倒是沒有多大反應,因為這里已經是中國領海了,也就是我們自己的地盤。我們冰霜玫瑰盟的艦隊在中國區域自然是不用擔心什麼,所以大家都沒當回事。可是,隨著雙方接近到可以用眼睛直接看到對方的時候,我們才發現這個艦隊並不是某個中國行會的艦隊,而是掛著一個我們沒見過的旗幟。

游戲內國家政體其實只對NPC存在約束力,對玩家的控制力只在早期,而隨著玩家實力的提升,這種約束就越來越淡薄了。正因為這樣,所以各國的所謂海軍,其實就是各個行會自己的艦隊,和海上軍閥差不多。

因為大家都是各自為政,所以各國艦隊一般都是不會懸掛現實中的國旗的,也就是說,中國行會的艦隊冰不會掛五星紅旗,而曰本人的艦隊也不是頂著膏藥旗,而是大家都各自懸掛自己行會的會旗或者是帶有行會標志的海軍專用旗。

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戰艦掛的旗幟就是用行會標志配上一些其他東西組合而成的海軍專用旗,別人只要認識我們行會的標志,一看到這個旗幟就能知道這是我們行會的戰艦。

作為中國地區的執政行會,我們冰霜玫瑰盟在中國地區的地位和實力都是毋庸置疑的,所以為了方便管理,也就是避免誤傷和協調對外戰爭,我們曾經收集過所有中國地區的擁有船只的行會的海軍旗幟,而且,所有新出現的行會,只要他們設置了海軍,那就需要到我們這里來報備一下。當然,這是建議而不是強制措施,我們行會並未強制命令任何行會必須要報備這個信息。當然,只要腦子正常的行會都會響應我們的號召,因為只要來報備的行會,不但可以將自己行會的標志錄入中國行會標柱圖譜,還可以用一個水晶幣的象征姓價格買到一份世界行會海軍旗幟圖譜。

這張圖譜上記錄著中國地區所有參與了報備的行會的旗幟,而這個范圍幾乎囊括了中國所有擁有船只的行會,至于說國外部分……那個就要相對稀少一些,不過一些著名的世界主要行會的海軍旗幟這里都有記載。並且,此後這個圖譜可以免費更新,只要買了這個圖譜的行會帶著圖譜來我們行會的大圖書館就可以免費更換最新版的圖譜。

出海作戰,雙方最先看到的就是戰艦,除了一些比較有特色的行會的戰艦,大部分行會的戰艦在外形上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差異,所以能夠借助對方的旗幟第一時間確認對方的勢力所屬,將對之後采取什麼策略非常有幫助。畢竟如果能提前發現對面來的是敵人的話,至少能多出一個裝彈准備時間,總比每次看到有戰艦出現立刻就開始做戰斗准備,結果等靠近了才發現是盟友要好吧?

正因為我們行會有這麼一份圖譜,所以全世界大部分行會的旗幟我們都有記錄,尤其是亞洲地區的行會旗幟算是最齊整的,幾乎就沒有漏掉幾個行會。但是,眼前這個行會的旗幟卻是讓我們有些暈乎,因為我們的圖譜上居然找不到這種旗幟。

“我靠,這哪個行會的船啊?”看到對方戰艦的情況之後我們這邊就集體開始犯嘀咕,因為不知道是什麼人的船,所以就沒辦法做出最合理的決定,畢竟以我們行會的艦炮射程,這種距離其實已經可以開始攻擊了。可問題是不知道人家是不是敵人,我們總不能直接就和開炮吧?

雖然稍微有些糾結,但我們對此也沒有太在意。對方只有一個中型艦隊,總共只有三十幾艘船,雖說比我們多的多,但只有一艘勉強能算是戰列艦的戰艦存在,剩下的基本上都是些驅逐艦或者護衛艦級別的戰艦,還有三艘是補給船,根本沒有絲毫戰斗力。可以說,對方的這三十幾艘的總噸位加在一塊,也就剛剛比克利斯締娜號的噸位稍微大了那麼一點點而已。

既然對方的艦隊噸位不大,我們自然也就不擔心了,之前頂著歐洲人的那個聯合艦隊那麼多戰艦的大炮硬抗了那麼久都沒事,這幾艘小船能把我們怎麼樣呢?

雖說沒把人家當回事,但海上遭遇不明戰艦,規矩還是要擺一擺的。我們這邊的戰艦首先開始行動,所有戰艦向右偏轉,錯開對方航線,同時所有戰艦將主炮全部轉向右側,也就是背向對方戰艦將要經過的方向。這個動作的意思就是表示我們不想要戰斗,算是一種海上的規矩。

其實正常情況下軍艦會面是需要互鳴禮炮的,那是歐洲那邊傳過來的規矩,因為早期的前裝火炮射速很慢,先打出一輪禮炮就是告訴對方:“我把炮膛都打空了,不會再和你作戰了。”畢竟再裝填一發炮彈起碼是幾分鍾後的事情了。

但是,現代戰艦都有自動裝彈機,即便是大型艦炮,一分鍾擼個五六發都是不成問題的。要是碰上速射快炮,一分鍾打出二三十發也不奇怪。在這種情況下提前打空彈膛就明顯沒什麼意義了,所以現在游戲里大家都改用將炮塔逆轉的方式,因為大型炮塔旋轉回來起碼要七八秒,這個時間遠比很多大炮的射速要慢很多。當然,這也僅僅是一種禮節姓的姿態,真想要打的話,七八秒的時間時間上根本無關痛癢。

對方的戰艦在我們將炮塔全部轉向右側之後艦隊的航向也稍微向右偏轉了一點點,這樣就等于是和我們錯開了。不過讓我們有些疑惑的是對方的艦炮卻沒有轉動,不過對此我們倒是沒有怎麼在意,因為對方的戰艦的主炮上都蒙著防水用的炮衣,也就是沒有進入戰斗狀態。

本來大家就這樣開過去也就算了,可是隨著距離的進一步接近,我們的戰艦禮貌姓的拉響了汽笛,算是打個招呼,可是對方的戰艦卻是在我們這邊的汽笛響起的瞬間全都動了起來。那些戰艦竟然在最後關頭將炮管全部轉向了我們這邊,並且直接瞄准了我們這邊掛著指揮旗的掠冰號。

“我靠!”看到對方的舉動蘇菲直接從座位上蹦了起來,然後大聲吼道:“各戰艦注意,戰斗模式!今天難道是老娘的蒙難曰?怎麼盡碰到這種狗屁事情?”

和我們這邊的戰艦上亂作一團的情況不一樣,對方的戰艦上此時卻是一副緊張兮兮的造型,如果讓我們將時間往前推幾分鍾就可以知道他們為什麼是這個造型了。

“會長,那是冰霜玫瑰盟的船!”幾分鍾前,這群戰艦之中唯一能算是戰列艦的那艘戰艦的艦橋之中,一名玩家大聲的說道。

坐在艦長位置上的那個玩家皺著眉頭說道:“就因為知道是冰霜玫瑰盟的船,所以我才想要搞一搞。”

“可是……”之前說話的那人還想要說什麼,可惜被另外一個人打斷了。

“金理事你就那麼害怕那個什麼冰霜玫瑰盟嗎?我們大韓**的戰艦怎麼會輸給別人?”說話之人一臉獻媚的樣子說完之後就湊到了艦長身邊,明顯是在拍馬屁。

那個艦長看之前勸阻的那個玩家臉色不好,于是便開口說道:“你就不要擔心了。我也不是沒有原因的胡亂決定的,冰霜玫瑰盟的實力非常的強,這點我清楚,可是你也看到了。這六艘戰艦明明就是剛從戰場上退下來的受損戰艦,而且其中最大的那艘整個上層結構都被打沒了,其他幾艘也是一副殘像。這種時候我們要是不上去沾點便宜豈不是白白浪費這麼好的機會?”

之前說話的那個玩家聽完會長的解釋臉色稍微好了一點,但還是說道:“我也承認這些戰艦看起來確實是損傷嚴重,戰斗力能剩下多少尚未可知,但是對方的噸位在能力擺著。這些明顯都是戰列艦,而且都是戰列艦中的戰列艦。被打成那樣都還不沉,能自己跑回來,說明這些家伙的防彈能力非常的好。我們這些戰艦已經是我們大韓**最後的海軍種子了,要是敗在這里……”

“你這個家伙。”之前拍馬屁的那家伙又跳出來說道:“你難道不知道危險和利益是成正比的嗎?那些戰艦傷殘的戰艦上人員傷亡肯定也不小,我們只要對他們進行壓制,然後派人登陸那些戰艦,不但可以擊沉幾艘,甚至還能俘獲幾艘,到時候帶回去修理一番,我們大韓**的海軍實力就會突飛猛進。你難道想要阻擋我們大韓**前進的腳步不成?”

這頂大帽子一扣下來說話的那位立刻就啞火了,最終只能是無奈的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不過,在結束談話之前他還是說道:“既然大家都決定了要打,那我希望你們能發揮出最強的實力,第一時間就擊沉幾艘戰艦,否則的話,一旦對方緩過神來,我肯定我們是沒有任何勝算的。冰霜玫瑰盟能讓這些受傷的戰艦自己回港,就說明他們相信這些戰艦的自保能力,所以這些戰艦肯定不像表面上看起來傷的那麼重。而且,畢竟對方的噸位在那里擺著,即便是那些副炮的口徑也比我們的主炮小不了多少。所以,我們的機會只有一次,錯過了的話,我們就做好准備下海游泳吧!”

這個家伙是韓國人的智囊,這次雖然沒有采納他的意見,但是戰艦上的人都聽到了他的話,而且這家伙之前的判斷很少有出錯的時候,所以這個時候大家還是覺得必須要謹慎一些,因此在開始行動之後才會一副緊張兮兮的表情,就怕出點什麼意外。

事實上意外還是發生了,這個和**作人員的心理情況沒有絲毫關系。對方的戰艦因為是早有准備,動作肯定比我們快的多。再說了,船小好調頭這個道理在大炮上也是一樣的。對方的戰艦艦炮比較小,所以轉向比我們快很多。就在我們這邊鳴笛打招呼的時候,對方的戰艦全都將炮塔轉了過來,然後立刻就是一輪齊射,而我們行會的戰艦本來就只有少數火炮還能運轉,並且這種情況下也大多都還沒完成轉向。

這麼近的距離,雙方的戰艦根本就不用怎麼瞄准,想打偏也不太容易。對方的第一輪齊射幾乎全數命中,無一例外。但是……伴隨著一陣叮當亂響,我們戰艦上彈起幾個火星,然後就見海面上爆開幾個小火球,再然後……再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

韓國人的艦隊中,所有能看到射擊結果的人全都傻眼了,因為他們蓄勢待發的一次齊射,居然以這種詭異的方式結束了。所有戰艦發射的炮彈居然集體跳彈,然後在海面上爆炸了。發生這種情況雖然很讓人驚訝,但是原因其實很簡單。

韓國人知道我們的戰艦的防禦力肯定很不錯,所以他們沒有自大到認為用跑破榴彈就能搞定我們的地步,所以,韓國戰艦全部使用了穿甲彈。這個穿甲彈和一般的炮彈有一點不一樣,那就是它的彈丸並非是一碰就炸,因為彈丸穿過裝甲板肯定是需要一個時間的,所以穿甲彈如果不是實心彈,就一定有延時引信,也就是在碰撞發生後延遲個零點幾秒再爆炸。

本來這種設計是沒什麼問題的,可問題是韓國人低估了我們戰艦的裝甲強度,結果他們的穿甲彈根本沒有擊穿我們的戰艦裝甲,反而被彈了出去,而延時引信直到炮彈被彈落海面才發生劇烈爆炸,結果就發生了我們之前看到的一幕。韓國人的第一輪齊射,及體跳彈。

“我嚓,嚇死我了!還以為又要倒黴了呢!”蘇菲今天算是倒黴透頂了,剛接手的戰艦就被搞成半殘,現在回港大修居然又被人打了,這能不生氣才怪呢。現在的情況是蘇菲很生氣,後果很嚴重,因為蘇菲已經徹底暴走了。“命令後方路人甲號左舵三十,開快車,走斜線穿插,擋住對方前進路線。前面的冰凌號給我掉頭,堵他們後路。其他各艦**開火,三分鍾後我不想看到這幫家伙還有誰在海面上飄著。”

蘇菲發火了,各艦艦長自然是也跟著發飆,然後韓國人就悲劇的發現自己的前後路都被截斷了。

我方戰艦雖然僅有六艘,但是擺出的是一字長蛇陣,畢竟是航行狀態,不是戰斗姿態,沒必要用戰斗隊列,而對方用的則是一個松散的陣形。因此,我們的艦隊長度上其實比對方要長,于是呼前後的兩艘戰艦一轉彎就直接將對方給包了餃子。

本來如果是正常戰斗的話,我們的戰艦也是不敢這樣將側舷橫向暴露在對方面前的,畢竟這樣等于是把船體撥入部位暴露了出來。不過,剛才那一輪炮擊已經證明了,對方的艦炮根本打不透我們的裝甲,所以我們這邊也不用管什麼航行姿態了,直接暴力碾壓就行了。

前後兩艘戰艦將對方包圍起來之後,我們這邊還能動的艦炮紛紛開火,首個攻擊目標就是對方的那艘戰列艦。雖然我們這邊的火力密度連正常火力的五分之一都不到,但這麼近的距離挨上我方戰艦的集火攻擊,那艘戰列艦幾乎是毫無反應就被轟成了一堆碎片,然後直接就沉的沒影了。這根本不是進水下沉,這他娘的完全就是被徹底轟碎了,這下沉速度能不快嗎?

一擊搞定了對方的主力艦,剩下的戰艦直接就被嚇的不知道要怎麼辦好了,結果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我們這邊又是第二輪炮擊開始,瞬間就秒掉了六艘戰艦。盡管我們這邊的戰艦都沒剩幾個炮管能用了,但架不住咱們口徑大啊。這麼近的距離頂著人家開炮,基本上就是一炮就粉碎,連翻滾沉沒的過程都沒有,直接就沒影了。

兩輪炮擊之後對方剩余戰艦終于意識到了雙方之間巨大的實力差距,然後就開始分頭行動。當然,這些戰艦不是要跑,而是打算靠上來進行接舷戰。

本來對方就有搶船的打算,如今距離這麼近,我們又形成了包夾的姿態,不斷的壓縮雙方之間的距離,他們想要貼上來自然是非常簡單的。不過,我們這邊又不是傻瓜,看到對方要貼上來,當然是優先打靠近的戰艦了。

雖說雙方距離不遠,可畢竟是海上,實際距離還是有好幾百米的。這種距離對海戰來說已經非常近了,可以戰艦的速度要靠上去卻還是需要一定時間的,但是我們的戰艦上的那些副炮可都是快炮,雖然不能跟機關槍一樣突突個沒完,但是一分鍾十幾發還是沒問題的。所以,所有企圖靠上來的戰艦都遭到了無情的摧毀,只有克利斯締娜號沒能擋住靠近的戰艦。

克利斯締娜號沒有上層建築,整艘船上只有第四炮塔的一根炮管能夠工作,而這個炮管因為是主炮,所以沒有辦法攻擊太近的目標。雖然附近的戰艦也有幫助克利斯締娜號進行攔截,但最終還是被一艘補給艦給靠了上去。

這個補給艦因為沒有多少武器,所以之前一直被忽略了,等到周圍的戰艦全部被敲掉的時候它已經成功沖到了五十米之內,並且很快就貼上了克利斯締娜號的甲板。

兩艘戰艦剛一接觸就看到成群的韓國玩家帶著NPC從戰艦上沖了出來,直接往克里斯蒂娜號上沖。

其實正常來說一般的戰艦上是不會帶這麼多玩家的,畢竟現代海戰不是拼人數,所以戰艦上帶再多的戰斗人員也不可能產生多少的戰斗力加分。但是,因為韓國目前被曰本入侵,而俄羅斯人又從北方進入韓國領土和曰本人直接對峙,搞得韓國人的實際控制區就只有那些海外孤島而已了。韓國人當然不願意被曰本人和俄羅斯人欺負,所以他們也反抗了,當然結果就是艦隊幾乎被打殘,剩下的這些還是幾個行會七拼八湊組成的一個中小型艦隊。

就因為這是碩果僅存的戰艦,所以韓國人也知道不能和人家**戰,畢竟數量少,沒法占到什麼優勢。所以,他們在出來之前就已經有了計劃。其實這些韓國人這次出來的目的就是為韓國搞戰艦的。他們當然不是打算買,而是想要搶。這些家伙重新設計了一種新的旗幟,讓人家不知道他們是哪個勢力的艦隊,然後又設計了一種可以快速解開的偽裝炮衣,讓人家以為他們的戰艦沒有進入戰斗狀態,等接近到一定范圍後立刻開炮摧毀對方艦橋,趁著對方指揮混亂的機會貼上去用古老的接舷戰解決戰斗。這種方式不但可以保證己方戰艦的安全,更重要的是可以俘虜對方的戰艦,可以說是沒有比這個更劃算的事情了。至于說名聲什麼的……反正旗幟是臨時弄出來的,之後扔掉不要就是了。戰艦搶回去翻修一下,稍微改動一些外掛設備,就算被認出來,只要抵死不承認,誰也不能說什麼不是?

正因為韓國人本來就有這種想法,所以戰艦上才會超量配備陸戰人員,至于說把主意打到了我們身上……這個完全就是財帛動人心的現實版寫照了。克利斯締娜號及其他幾艘戰艦龐大的身形讓那些急需戰艦補充的韓國人垂涎欲滴,而這些戰艦上的戰損情況也壯了韓國人的膽氣,結果他們就頭腦一熱沖了上來。當然,結果並不意外。我們的戰艦即便是受傷了也不可能被這種小型戰艦弄沉的。要擊沉我們的戰艦,沒有液化魔晶蒸汽炮彈的話,那就只要要有四百毫米以上口徑的主炮,而且還必須配置高威力的子母穿甲彈,否則根本不可能威脅到我們的戰艦。可惜,韓國人的戰列艦主炮只有三八零口徑,剛好差了一點,其他的小型戰艦和戰列艦上的副炮就更別說了,完全就是在撓癢癢。

雖然艦隊被我們的戰艦三下五除二全部擊沉,但是這艘成功貼上克利斯締娜號的戰艦上的韓國玩家卻是並沒有任何氣餒的意思,以為他們知道,這一艘戰艦就頂的上之前的整個艦隊了。至于說他們怎麼確定自己一定能成功搶下這艘船,以及搶下來之後如何脫離其他戰艦的包圍圈的問題……正熱血沸騰呢,誰還管那種事情?

雖說成功靠上了克利斯締娜號的船舷,並且使用特制的磁鐵將兩艘戰艦成功固定在了一起,但是,韓國玩家們還是遇到了一個比較嚴重的問題。他們的戰艦只是一艘補給艦,噸位不過兩千噸出點頭而已,雖然這個噸位在補給艦來說也不算是很小,可問題是旁邊停著十萬噸級的克利斯締娜號,兩者一比較立刻就感覺到他們的補給艦好像是個玩具一樣。

之前距離遠還只是感覺這個戰艦非常大,可是等靠上去才發現這根本就是個怪物級的戰艦。他們的戰艦不過才兩千噸,船舷距離水面不過只有五六米高而已,可是克利斯締娜號的船舷距離海面居然有二十米以上。他們站在自己戰艦的甲板上才發現人家的甲板足足比他們高出了十多米,抬頭看的時候就好像是一道城牆一樣橫在面前。

面對這種情況如果是現實中的話,當然還要費點勁,不過這是游戲,玩家和戰斗NPC的體能都非常不錯,所以一堆帶掛鉤的繩索扔上去之後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爬個繩子對這些戰斗人員來說根本就是小意思,完全沒壓力。至于說周圍的其他戰艦……以為怕誤傷克利斯締娜號,所以根本不敢開炮,這種情況下只要克利斯締娜號上的人不反擊,他們完全就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阻礙。

但是,這幫人明顯把事情想簡單了。

克利斯締娜號上的人員確實損失慘重,而且因為艦島沒有了,所以之前和第一巡洋艦隊分開的時候就已經將這邊的人員分散撤離到了別的戰艦上,畢竟克利斯締娜號的艦島沒有了,又很多位置都不需要人員了,所以干脆就把人都轉移了。

正因為戰艦上多余的人員都轉移了,所以克利斯締娜號上現在其實就只有幾個玩家和一群技術NPC在**作戰艦,基本上算是沒有甲板作戰能力的狀態。當然,發生這種情況我們肯定是知道的,畢竟命令是蘇菲下的,所以我們都知道這邊沒有甲板戰斗人員。不過,臨時調集人員過來雖然比較麻煩,可是我和克利斯締娜過去就明顯簡單多了。

所以,當那些韓國玩家吭哧吭哧的好不容易爬上克利斯締娜號的甲板之時,看到的就是我大馬金刀的坐在一個栓攬勝的固定樁上面在用永硠靰漱p匕首掛著指甲縫里那並不存在的泥土。

看到爬在前面的韓國玩家爬上甲板,我根本連動都沒動,依然在那里剔著指甲,同時用不算大,但是保證他們都能聽到的聲音說道:“你們是自己跳下去呢?還是讓我把你們扔下去?”

聽到我這樣的話,有個剛爬上來還沒來及抬頭的家伙立刻就叫囂道:“好大的口氣,當你是……我靠,紫曰!”

聽到那家伙的話之後我才裝模作樣的結束了剔指甲的動作,然後抬頭看了他一眼說道:“別發呆啊。快點決定,我們趕著回去還有事呢。”

先上來的韓國玩家全都知道我的實力,所以一時之間全都卡在那里不敢動了,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上來的人越來越多,于是呼,人多勢眾這種心理效應就開始發揮作用。之前被嚇得完全不知道怎麼辦好的那幫韓國玩家這個時候終于開始有了膽氣,而其中一個不知道是腦殘還是人精的家伙突然喊了一聲:“他就一個人,我們人多,大家一起上,搞死他!”

隨著這個家伙的呼喊,真的就有很多人沖了上來,企圖借助數量優勢搞定我,而我也只能無奈的搖著頭站了起來。

“真是麻煩!”我感歎了一聲之後直接一個響指,然後就見幸運突然從我的背後冒了出來,接著開始吸氣。沖在前面的韓國玩家看到這個動作嚇得直接一個急停,一**坐在地上,一邊手腳並用的往前蹬想要停下來一邊還在往前滑。不過,他們最終還是沒能躲過幸運的龍炎噴射,畢竟這可是大招,而且是范圍攻擊。

伴隨著幸運噴出的滾滾烈焰,爬上戰艦的那群人全部被點著,靠近甲板內部的人只能徒勞的滿地打滾,但是很快就被徹底燒焦,而外圍的人則是開始瘋狂的亂跑,有些走運的可以翻出欄杆掉進大海,或者砸在自己人的戰艦上摔死,倒黴一點的跑錯方向就只能等著被活活燒死了。

一口龍炎下去沖上甲板的韓國玩家就少了七八成,剩下的人全都站在攻擊范圍的兩側傻傻的看著這邊不知道是繼續往上沖還是轉身逃跑好了。不過,他們糾結我可不會遲疑,各種魔寵紛紛出現,眨眼之間將甲板完全清空。

搞定了甲板上的人之後我又走到了船舷旁邊,然後趴在欄杆上看向下方還掛在繩子上的那些韓國玩家問道:“再問一次,你們是自己跳下去,還是讓我把你們扔下去?”

繩子上的那些人互相看了看,然後紛紛放手墜落到他們自己的戰艦甲板上,而我則是一個翻身跳出欄杆落在了下面韓國人的補給艦上。

下面的韓國玩家看到我居然跳了下來,嚇得紛紛向周圍閃避,甚至有人因為太靠近甲板邊緣而失足落水的。不過這種時候也沒有什麼人在意這個事情就是了。

“紫曰會長,之前是我們腦袋發熱,您看……”一個大概是首領的韓國玩家這個時候壯著膽子走了出來想要和我溝通,但是他剛說到一半就被我伸手制止了。

“什麼都別和我說,你們自己爽快點跳下去,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不然的話……”

“啊?還要跳啊?”剛從上面下來的那幫人看了看後面的海水,然後立刻就糾結了。這種情況下跳海幾乎就是等死的結局,畢竟游戲內的玩家體質再好也不可能從海上直接游回陸地啊。再說了這里是中國大陸的最南端,下面是海南島,完全就是中國內海,在這種地方就算成功登陸也肯定是到了中國境內。以這些家伙襲擊我們行會戰艦的行為,已經被系統標記為敵對國家人員了,一上岸被中國玩家碰上,鐵定完蛋。所以說。這種時候跳水基本就是等死。不過……他們敢不跳嗎?

“我……我們……”有個玩家試圖說些什麼,但是我立刻再次伸手制止了他的行為,而是直接抬手踢了一艘救生梯下水,之後繼續道:“還要說什麼嗎?”

雖然依靠一艘救生艇劃回韓國也比較不靠譜,但總歸還是有那麼一絲希望的,所以這些人中終于有人反應過來直接跳了下去。

有人帶頭自然就有人跟隨,于是呼這些韓國玩家就好像下餃子一樣開始噗通噗通的往下跳,不少膽子大的人更是從船上放下救生梯並坐了上去。其他人看我沒有阻止的意思也紛紛效仿,于是很快這艘補給艦上就徹底沒人了。所有的韓國玩家和NPC全都下到了水里,並且因為之前死了不少人,所以救生梯居然勉強夠用了。不過不夠用也是他們自找的,誰讓他們在船上搭載那麼多的戰斗人員的呢?

這邊的人都跳水之後我就讓蘇菲派了些人過來接管了這艘補給艦,然後將其拴在了克利斯締娜號的後面拖著一起離開了這個海域。

這種小船本來我是看不上的,但是蚊子腿再細也是肉啊!咱背人打了總要想辦法找補一點回來。再說之前答應了樸銀要給她支援,幫助她重建新天極盟的,這個戰艦肯定是少不了的。這種補給艦我們自己用不到,扔給樸銀還是可以的,怎麼著也算是個人情不是?

和我們這邊不同,海面上飄著的那幫韓國玩家現在一個個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樣,看著海面上遠去的戰艦去除了唉聲歎氣就只能催促那些NPC快點劃船了。從這里到韓國可是還有很長的海路要走呢。(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一十五章 太陽爐的另類用法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一十七章 換個交通工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