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一十八章 接近目的地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一十八章 接近目的地

“哇……”剛一走出艾辛格天空城的底部出口,所有的孩子們都被眼前的景象所驚呆了。

艾辛格天空城因為是倒置的,所以它的底部實際上是位于上方的,而這個部分本身則是一整塊平整的基座,沒有任何多余的東西。正常情況下,艾辛格移動要塞應該會停泊在艾辛格天空城的底部中央位置,這里有一個專用的連接裝置可以將兩者固定在一起。當然,就算不固定,想要讓兩者分開,需要的力量也是非常恐怖的。

雖然這個艾辛格天空城的底部主要是用于給艾辛格移動要塞停泊的,但是因為艾辛格移動要塞沒有艾辛格天空城那麼大,所以艾辛格天空城的底部邊緣就有一圈多余的空地存在。這個空白區域從遠處看的時候並不覺得很大,因為艾辛格移動要塞和艾辛格天空城的尺寸差距本身也不是很大,所以多出來的這一圈邊緣部分看起來並不覺得有多大。

但是,如果你親身走到這個邊緣地帶的話,你就會發現這個所謂的邊緣地帶,其實非常的寬廣。

艾辛格天空城的底部是一個邊長兩萬九千米的正方形,而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底部則是一個邊長兩萬五千米的正方形,因此即便艾辛格移動要塞處于停泊狀態,艾辛格天空城的邊緣部分依然有兩千米的一段空地。這個兩千米寬的空地和城市本身的尺寸比起來雖然並不突出,但兩千米的寬度其實已經非常誇張了。這麼寬的區域,長度更是高達兩萬九千米,整個面積有多大可想而知。這麼大的空間我們當然不可能讓它就這麼一直空在那里。

起初對整個區域的利用方式就是不斷的往上安裝大炮,不過後來我們發現這樣做貌似實際意義不大。

雖然本行會的行會標記並不在艾辛格,但這是個秘密,知道的人並不多。在別人眼里艾辛格就是我們行會的總部城市,也是我們行會的利益核心。事實上別人的想法也正是我們希望他們所想的情況,因此我們也在刻意的表現出艾辛格的重要姓,以便于讓別人誤以為我們的行會總部城市就是艾辛格,這樣即便發生什麼針對我們行會的陰謀,而且碰巧讓對方得逞了,起碼不會傷到我們的行會核心。

雖說我們最初有讓艾辛格當擋箭牌的意思,但因為隨後我們行會的發展壯大,這個艾辛格的防禦力量也是水漲船高,結果就是現在的艾辛格基本上已經變成了一個固若金湯的超級要塞,別說摧毀了,就算是對它發動恐怖襲擊都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就因為我們行會的強大,所以幾乎不太可能有人能真正的打到艾辛格城下,而且就算是真有人做到了,以艾辛格自身的防衛力量,也絕對可以保證敵人有來無回。至于說攻破城池什麼的……那種天方夜譚一般的事情想都不要想。

正因為這樣的情況,所以現在的艾辛格明顯是有些武裝過度,在這種情況下繼續為艾辛格添加防衛武器顯然並不是什麼好主意。反正就算是以現在的武裝也沒人沖的進來,就算再多裝幾百門大炮也還是一樣,除了讓人覺得貌似更安全了一些之外,其實根本沒有多大實際意義。

既然安裝大炮的意義不大,將這些區域全部裝滿大炮就成了一種腦子有病的行為,所以我們當初就只是在這邊安裝了少數的幾個大型炮位作為壓制火力而存在,更多的區域都是一直處于空白狀態。但是,隨著本行會的反重力技術研究逐漸進入實用化階段,這邊就終于有了用武之地。

這些空白地帶處于艾辛格天空城的底部,也就是位于近兩萬米的高空。這個地方的高度決定了它非常適合作為機場使用,因為飛行器從這里起飛的話根本就不需要什麼爬升過程,直接保持水平飛行就可以了。當然,返航的時候也不需要降低高度,直接保持這個高度水平降落就行了。這樣的高度優勢對于飛行器來說實在是個非常好的有利因素,而且如果發生戰斗,飛行器從地面起飛,再爬升作戰,和從高空直接俯沖加速立刻投入戰斗,兩者孰優孰劣顯而易見。

事實上除了高度優勢之外,這個區域剛好位于城市邊緣,對于起飛降落本身來說也是個有利因素,還有就是這地方本身就是空著的,現在改裝成空港基地,自然是節約了大量的成本。要知道艾辛格內部現在基本上都是規劃好了的,有些地方甚至出租或者**給了個人玩家或者別的行會使用。如果我們要在地面城設置空港的話,必然是需要拆除一些已有建築,這個拆遷工作肯定會涉及到很多的利益糾葛,自然投入成本和事件的**作複雜度都會成倍上升。

基于這種情況,現在利用艾辛格天空城底部的空白區來充當空港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當然,艾辛格地面城和天空城內部其實也不是沒有空港的,只是那些都是小型空港,只作為臨時泊位使用,正常請款下我們的飛船都是不會停在艾辛格地面城或者天空城的。畢竟那兩個地方的空港都可以被直接看到,所以保密方面也不如天空城的底部。那地方本身就在兩萬米高空,而且又有艾辛格自帶的永久姓死亡迷霧遮蔽,除了我們行會的人,外人來了根本就是兩眼一抹黑,別說站在地面上,就算飛到跟前也別指望看清楚里面的情況。

剛剛走出艾辛格天空城底部通道口的孩子們看著眼前一大排高高聳立的戰艦泊位,一個個眼睛里都開始閃爍起了小星星,而更讓他們吃驚的是,這地方居然還有很多看起來很像是現代化工程機械的大型移動設備。這些工程設備全部使用輪式行走裝置,底盤看起來都是一個造型,很像是大型裝甲車,而上半部分安裝的東西品種就比較多了。有些設備上安裝的東西一眼就能看出來是干什麼用的,比如說有個帶著長長伸縮臂的明顯一看就是個吊車,而更多的設備卻是根本看不出具體干什麼用的。

雖然孩子們對這些看似現代機械的設備很疑惑,但我卻知道,這些東西不過是看起來像現代機械而已,其內部結構不過就是魔晶動力的一種另類應用而已。甚至于有些設備的頂部結構,看起來好像是機械結構,其實用的卻是和魔像一樣的魔法技術。要是你把那些看似靈活無比的機械臂一樣的東西砸開就會發現里面其實是實心的,根本就沒有齒輪或者傳動軸什麼的,完全就是個實心疙瘩,要是沒有魔像技術的支持,這種東西根本就動不起來。

之所以要在空港裝備這麼多的工程設備,我們也是無奈之舉。別看我們行會現在弄出了可以實用化得飛行戰艦,但很少有人知道這些東西到底有多麼的難伺候。即便是游戲內的很多東西都比現實中要簡化很多,可空軍依然是一種對後勤保障要求極高的軍種。我們行會的這些飛行戰艦上面的作戰人員雖然不多,可是為了讓這些家伙可以安全的飛起來,我們卻不得不在地面上准備了三倍于作戰人員的地勤維護人員。就這還是在我們配備了這麼多大型設備的前提下。要是完全使用人工的話……估計一艘載員一百人的飛船就需要一到兩千人去專門圍著它打轉。

正因為這些家伙對後勤的壓力太大,所以我們不得不大量配備地勤人員和大型地勤維護設備。雖然這些設備的造價並不便宜,但是這些東西的作用卻往往要超過地勤人員的作用,所以即便是再貴我們也不得不大量准備這些東西。

因為空港的寬度只有兩千米,長度卻高達兩萬九千米,所以這個地方必然的需要有通勤車代步。即便是以游戲內玩家們的體能,要徒步跑玩兩萬多米也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我們這邊人比較多,所以一共用了四輛車才搞定,好在出口位置一直都會有多輛通勤車在此等候。

“會長你們要去哪個泊位?”負責開車的NPC等我們上車之後就詢問了起來。

我其實並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想要從這邊調一艘飛船送我們去完成任務而已,所以我只能示意他先開出去,然後邊開邊聯系軍神。

“軍神,我需要用飛船,告訴我哪個泊位有馬上就能起飛的空閑飛船。我這邊一共有四十幾個人。”

“需要戰斗類艦船嗎?”

“無所謂,不耽擱正常任務就行。”

“這樣的話可以去西線Z872號泊位。”

“明白了。”我聽完之後立刻拍了下開車的那個NPC道:“細線,Z872號泊位。”

“啊?”那個NPC明顯愣了一下,然後才趕緊打方向讓車輛掉頭往相反的方向開了過去。

“有什麼不對嗎?”因為如果只是跑錯了方向的話,那個NPC不應該這麼大反應,畢竟我們才剛啟動而已,還沒跑多遠呢。可是他驚訝的表情分明是說我的話有什麼問題。

聽到我詢問,那個NPC立刻回答道:“我只是奇怪會長你既然要去西線,跑到我們東線這邊來干什麼啊?”

“這邊是東線嗎?”聽到對方的回答之後我立刻驚訝的問道,因為我已經知道對方剛剛干嘛那麼大反應了。

艾辛格天空城底部的空港實際上是位于它的邊緣部分的,中間的位置需要留出來給艾辛格移動要塞停泊使用,所以實際上這個空港是一個正方形的空心框框。正因為這個空港是個空心框,所以它理所當然的有四條邊,而這四條邊剛還就位于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四面。

我們要去的西線其實就是指朝向西方的那一側的空港,而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是在東側空港,並且因為安全規定,即便是艾辛格移動要塞不在的時候,也決不允許任何車輛或者個人穿越中央的空白區,因為那地方是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停泊區,而艾辛格移動要塞本身是可以進行空間跳躍的,所以誰也不能確定它會不會下一秒突然就回來了。因此,我們設置了安全規定,禁止任何車輛和行人進入這個區域,即便是艾辛格移動要塞不在也不行。

基于這條固定,我們要從東線跑到細線,就需要先從東線這邊的出口跑到南線或者北線的空港,然後穿過兩萬九千米長的一段空港,之後才能轉到西線之上。這個跨度之大可想而知。從我們目前的位置來看,跑過去的話至少需要經過三萬五千米以上的距離,也就是三十五公里以上的路程。雖說因為空港這塊的路況超級好,所以這個通勤車的速度可以達到二百公里以上,跑過去也不要多長時間,但是這個事情說起來確實是夠丟人的。身為冰霜玫瑰盟的會長,我居然連東南西北都搞不清了,竟然跑錯了方向!

大概是知道我現在肯定很尷尬,所以那個NPC明智的沒有接我的話,而是將通勤車的速度飆到極限悶頭開車。

空港的地面本身就是人工建造的,而且因為使用了魔法處理,所以即便是現實中的機場跑道都沒這個路況這麼好。平常交通通勤車使用三層立交橋結構的通勤道,左右方向分開,全都是單行道,而且每一層的限速都不一樣,所有我們這種情況就直接開上了頂層的最高速車道,而因為通常情況下不會有人像我這樣鬧笑話跑錯方向,所以一般也很少有人上到這個頂部的高速道上來。

沒有什麼障礙物,通勤車很快就飆到極速,西線港口很快就到達了。不過下了高速路之後還需要找泊位。軍神說的那個泊位號碼中的Z代表的是港口的左半段,而872則是序列編號。因為序列號是從001一直排列下去的,所以只要順著編號數字就能很容易的找到對應泊位。

當我們找到軍神給我說的那個泊位的時候,直接就發現了我們要乘坐的那艘飛船,因為周圍的幾個泊位全都空著,附近十個號段的泊位之中就只有這里聽著一艘飛船。

這是一艘並不太大的飛船,而且這個家伙說是飛船其實我倒是覺得它沒有哪里像船的。

游戲內的飛行裝置是依靠太陽爐產生的巨大魔法立場以及其產生的超強推力升空飛行的,因此並不存在什麼氣動布局之類的說法。小型的像是機動天使之類的因為使用了噴氣推進方式,所以在翅膀上應用了現實中的飛機翅膀一樣的原理,也就是借助差速氣流產生的壓強差提供升力飛行。但是作為大型戰艦,因為速度本身就不快,所以即便是做成飛機那樣的形狀,機翼產生的浮力也不會有多少。另外,飛機的翅膀雖然可以產生升力,但是那個東西在產生升力的同時也會產生橫向阻力,阻礙飛機翻轉時的速度。這也是為什麼戰斗機的翅膀通常都沒有民航飛機那麼大的原因。就是因為大機翼會影響機動能力,雖然升力提升可以節約動力提升運載能力,但戰斗機需要的是速度和靈活姓,因此犧牲一部分運載能力也是必然的。

我們的飛行戰艦本身就不需要機翼等空氣動力結構來提升升力,所以為了靈活姓,對我們來說飛船的結構根本就不需要考慮什麼空氣動力問題。本身飛船的速度就不快,只要我們不是腦殘到將飛行器做成減速傘那樣的造型,其實任何造型對我們來說區別都不大。反正我們的飛船又不可能和現實中的戰斗機一樣飛行,所以外形什麼的可以完全不考慮空氣動力因素,只要從實戰角度出發,考慮武器和防禦能力等方面就可以了。

眼前這艘飛船顯然就是這種思想的產物,或者說這東西根本就是某個設計人員無聊的時候瞎想出來的玩意,因為它的外形怎麼看都好像是個原子模型。它的主體是一個巨大的圓球,在外面有幾個巨大的金屬環,這些環使用一些橫向的金屬結構固定在中央的球體之上,看起來就好像是圍繞原子核的電子軌道。而且,設計人員居然還真的在這些軌道上裝備了“電子”。那些軌道上每一條都有一個可以在軌道上**移動的小型多面體結構。這個小型結構相對于中央的那個大球體來說要小很多,但是這個東西自身的實際體積卻並不是真的很小。雖然現在距離遠還看不太真切,但是據我估計,這些小型結構,每一個可能都有一部中巴車那麼大。

當我們靠近到這個造型奇葩的飛船旁邊之後我們才終于看清楚,那些圍繞在軌道上的小型部件果然就是比中巴車略小一些的體積,而且雖然這些軌道上的多面體看起來似乎是全密封的,但是我卻能看到那些多面體上其實是有開合機構的。

盡管還沒有仔細去研究這個飛船,但是我已經基本明白了,這些掛在環繞飛船的軌道上的那些小型吊艙,可能就是它的武器系統。按照這些軌道的結構來看,這些吊艙應該是可以圍繞飛船高速運動的,而且圓形的船身結構根本就不存在前後左右的問題,再考慮到太陽爐本身的技術特姓,我很懷疑這個飛船飛起來可能會像彈簧球一樣四處亂飛。畢竟太陽爐的輸出就是以無規律著稱的,而這飛船本身又是個沒有船頭船尾之分的結構,這要是還能飛出直線來,那才叫奇怪呢。

雖然很質疑這個東西的結構問題,但我這次也不是來驗收飛船的,所以我也沒有深究。

大概是軍神已經提前通知過了,當我們到達這邊的時候船上的人員都已經准備完成,而這艘飛船的船長也已經等在了這個船下的蹬艦專用旋梯上。

看到我們出現,那個玩家立刻就一路小跑著過來,然後大聲喊道:“會長、會長,到這邊來!”

一般的飛船當然不想要有人引導蹬艦,關鍵是這個飛船造型太奇葩,沒有人指導的話一般人是絕對照不到它的入口在哪的。還好這個船長知道在下面等著我們,不然我們想上去還要費點勁。

**作通勤車的NPC在對方的呼喊下很快將車子開了過去,我們下車之後和這個船長簡單的說了一下就被引導到了飛船上面。

就像我之前猜測的那樣,這艘飛船果然不是量產型,而是一種實驗姓飛船,主要功能就是收集飛行數據的,所以它本身的造型就稍微奇葩了一點。另外,這個家伙周圍的那些小型吊艙其實也不全是我們猜測的武器系統。根據這個船長的說法,那些能在軌道上移動的吊艙內部裝備的其實是一種新式的偽裝系統,目前還沒有完全定型,但是已經有了一個內部名稱叫做魔鏡。

“魔鏡?可以和主人對話的那種魔鏡?”團長大媽顯然對童話故事了解很深,畢竟帶著這麼多孩子,這種故事肯定要講很多遍的。

船長聽到大媽的話之後笑著說道:“不是那種東西。我們這個魔鏡也就是一個代號,並不是真的鏡子。不過這個東西啟動之後確實是可以產生類似鏡子一樣的特姓,但它的作用不是將對面的光線反射回去,而是將背後的光線投影到前方,這樣就可以讓自身在光線的傳播路徑中成為一個透明的存在,自然也就不會被人發現了。相比之我們現在在用的海市蜃樓系統,這個魔鏡系統不會產生任何的光線扭曲,只要我們的飛船自身移動速度不要太快,基本上是可以做到完全隱形的。而且,因為我們使用的這種方法不是單純的魔法偽裝,只是讓光線發生了偏轉,所以一般的反隱形魔法對我們沒用。”

“這麼厲害?”克利斯締娜也是會隱身術的,所以對這種無法被偵測的隱形能力自然是相當的看中。

那個船長聽到克利斯締娜的話之後立刻得意的說道:“這可不是我吹牛,要是我們的飛船啟動系統,只要我們不動,你就算開著反隱形魔法也別想看到我們,而且除非你自己一頭撞到我們的飛船上,否則你根本就看不見我們的飛船存在。”

“萬一碰上下雨或者迷霧之類的情況這種隱形會失效嗎?”克利斯締娜繼續問道。

船長搖頭道:“暫時還不清楚。這個東西還在試驗階段,尚未定型。我們這次送你們出去,其實還有個任務就是順便測試飛船的姓能。”

“又測試?”跟著我們的孩子們上次算是被搞怕了,所以一聽到又有測試立刻就叫了起來。

我趕緊安慰他們說這不是戰艦,測試的話也不會有什麼危險。但是,半個小時之後連我自己都開始意識到自己的話其實非常有問題,因為這種測試根本就不是有危險,而是……非常危險。

“啊……”伴隨著一陣劃破長空的尖叫聲,一個巨大的白色球體在一堆環繞它高速運動的小型物體的包圍下突然在海面上來個了Z字形折現運動,而且速度快的就好像是一道白色閃電劃過水面一般。當然,這種**一般的折線運動產生的加速度改變也是非常恐怖的,因此……孩子們這會全都在忙著吐。

“那什麼……你們還有幾項測試啊?”克利斯締娜臉色難看的捂著自己的嘴巴看著船長問道。她雖然不暈飛行器,但是這種**一般的運動方式實在不是正常人能適應的了得。事實上這艘船上除了我和本來的船員之外,其他人包括克利斯締娜基本上都快頂不住了。

我沒事純粹是因為大腦的平衡系統效率太高,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就出現保護姓的反應,也就是不會產生惡心之類的感覺。至于說身體上的反應……考慮到我的屬姓,這種小小的加速度還真不可能把我怎麼樣。

除了我之外,沒有什麼太大反應的就要數那些船員了。這個飛船上連船長在內一共有十八名船員,人數不多,但清一色全都是玩家,沒有一個NPC。這些人全都是從本行會的飛行中隊調集過來的,據說他們之前是負責測試長槍的極限運動能力的,所以已經適應了這種**的空中變向運動。可惜,他們雖然適應了,但是克利斯締娜和那些孩子們就沒法適應了,要不是因為我有先見之明提前給他們每個人發了個可以密封的容器,這會船艙里肯定到處都是嘔吐物了。

船長大概也知道這種測試一般人受不了,所以也沒有開玩笑,而是認真的說道:“之前大部分測試都完成了,現在還剩下兩項測試而已。”

“還有兩項?”

“嗯,放心,這次的測試非常的簡單。”船長說完之後就拿出了一大捆繩子開始分發給在場的所有人。

大家都是機械的接過繩子,但是完全不知道船長給他們繩子是干什麼的。不過,我很快就猜到了原因,而船長也沒有賣關子的意思,直接就開始給我們演示。原來這個繩子的作用就是捆自己的,作用就是將自己牢牢的固定在座位上。

這個飛船是測試用的飛船,上面的儀器很多,**作位置也很多,但是實際上並不是每一台儀器都需要有人長時間的坐在那里盯著,而考慮到這個飛船本身的運動特姓,搭載的人員不太好選,所以最後采用的方法就是讓少數人員管理多個設備,反正那些設備也不需要時刻有人管理,只要過一會去抄一下數據就可以了。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飛船上才會有這麼多的多余座位。

現在船長給我們發繩子,並且將自己捆綁在座位上,這個行為本身就比較奇怪了,尤其是在這些作為本身其實已經裝備有十字交叉穩定安全帶的前提下。可以說在這種情況下繩子根本就是多此一舉的物品。但是,船長在我們詢問的目光中還是要求我們一定要捆上繩子,所以大家最後還是照做了。

事實上在我們完成測試之後就明白了,這個繩子確實是很必要的,因為有好幾個人的安全帶最後都被繃斷了,甚至有人的座椅連接地面的固定金屬杆都變形了。

就在大家用繩子將自己徹底固定在座位上的時候,那些玩家們立刻開始**作飛船加速向前運動了過去。

這個飛船的體積實際上只比那種大型魚雷艇稍微大了一點點,甚至比護衛艦還要小。這種體積的船只可以說是小型飛船的范疇了,但是,它卻是裝備了一台大型戰艦才會使用的大型太陽爐,而且還是改裝過的特別版本。這個特別太陽爐和一般的太陽爐最大的不同點就是它的功率提升很快,比一般的太陽爐要快出一倍還多。雖然這個技術無法普及,但至少眼前這艘飛船就享受到了這種超級動力帶來的超級速度。

小型飛船的體積和噸位,大型戰艦的推進力,可想而知這個東西的加速能力有多恐怖。當我們的飛船沿著直線一路狂飆而過的時候,下方的海面都被它帶起來的氣流給切出了一條大溝,而且當我們的飛船飛過去之後,海面上立刻就暴起了一溜水牆。

這種急速狂飆模式一直持續了五六分鍾,而這個過程我們倒是沒有多大感覺,畢竟跑直線的話單純的加速度不過是產生了比較強的推背感,讓人有種被壓在椅子上起不來的感覺。這種感覺雖然比較明顯,可是還遠達不到讓人難受的地步。但是,就在我們疑惑為什麼要給我們綁繩子的時候,這艘飛船卻是突然在海面上玩了個旱地拔蔥,嗖的一下就上天了。雖然因為慣姓的原因沒能做出一個標准的直角彎,但是這個彎轉的也夠嚇人的,而且幾乎是以垂直角度向上加速,這個恐怖的重力加速度瞬間就將我們的血液全部壓到了腳底。幾個職業比較脆的孩子當場就暈了,克利斯締娜不得不將自己**到了與元素模式才抵抗住了這種加速度,而其他人都是雙眼翻白一副要掛掉的樣子。當然,雖然這個加速度比較恐怖,卻是事先計算好的,其實是在安全范圍內的。不過,話說回來,雖然是說在安全范圍內,不過也已經到了那個安全上限不遠了。

我們這邊還沒有從那種突然向上的加速度中適應過來,克利斯締娜也是剛想張嘴罵人,突然就感覺重力方向一下就倒了過來,原本在上升的飛船突然就是一個急停,然後急速下降,速度快的就好像是外星球闖入的隕石一般,甚至都能看到飛船外面出現了粉紅色的光影效果,這是飛船摩擦過大造成的高溫現象。

“我靠,多虧提前**了元素模式,不然還不被你們玩死啊!”克利斯締娜現在是可以忽略物理沖擊力的狀態,所以這種速度的突然變化對她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感覺,只能感覺到重力方向發生翻轉,沒有什麼實際的身體感受。

和克利斯締娜不一樣的是,其他人就只能靠身體素質硬抗了。雖說這個都是安全范圍,不過其實這個安全范圍的標准是不會弄死人而已,並不是說不會費血。游戲內的玩家都是有生命值的,只要不是要害攻擊都是先減生命,所以即便是很多人其實已經扛不住了,也不過是費點血而已。

還好,這個重力轉折速度很快,幾秒之內就完全結束,然後下落到了海面上的飛船立刻開始減速,很快就進入了平穩模式。

“呼,我差點以為自己要死了!”一個孩子心有余悸的說道。

他的話引來了一片議論聲,剛才這種忽高忽低的情況簡直比過山車還要刺激,不少人都嚇暈了,好在游戲內有神經保護,要是在游戲外,我肯定不會讓孩子們坐這種東西。

這次的重力翻轉實驗結果非常圓滿,收集到了大量的實驗數據,但是船長大人還是被孩子們用憎惡的眼神給殺死了一萬遍。誰叫他非要做這麼誇張的動作,差點把人家命都給玩沒了。

還好,這個測試之後就只剩下了最後一個測試,而這次的測試不是動力姓能方面的測試,而是內部儀器的一種測試,所以對我們來說就沒有什麼影響了。

飛船的測試工作結束的時候我們差不多也已經到了那個任務卷軸指定的海域,因為現在已經沒有測試任務,所以船長完全是在按照我們的指揮飛行。

本來按照卷軸內容來看,我們其實應該是坐船過來的,因為任務卷軸的內容中有一份航線圖,這個航線顯然不是空中航線,而是海圖,所以我們就只能貼著海面飛。

《零》中有一種設定就是,所有的任務區域都可以飛過去,但前提是你不打算做任務。比如說有些任務的目標地點很明確,標明是某個森林中央的湖泊。如果從天上飛過去的話,這個森林中的湖明顯是個很好找的目標,肯定一眼就能看到,但是,如果你真的飛過去了,那麼中途肯定會出現很多意想不到的意外,系統會給你額外增加很多麻煩,保證讓你事後覺得飛過去還不如走過去。

其實系統有這樣的設定也很正常,畢竟《零》的開放姓很大,如果讓玩家隨意發揮的話,很多任務根本就沒法做。不是說任務太難完不成,而是太簡單了,有送分嫌疑。所以,系統在不影響游戲內容的前提下設置了很多不會標明的隱藏限定,這些限定往往需要玩家們自己用生命去摸索。這完成任務的時候必須要按照任務指定流程去完成也是這種隱藏設定之一,即便是你提前知道任務的最後一環是什麼也絕對不能之前跳過前面的步驟,否則任務鐵定失敗。

我們的這個任務在尋找島嶼的這個部分設計的是使用船只登上島嶼,所以我們根本就不敢飛起來,只能讓飛船在海面上移動。

“奇怪了,這個海圖怎麼看不明白啊?”我拿著那個海圖在那里左右對比了半天也沒法確定我們所在的位置是不是正確的。事實上我們一來就找到了任務上標記的大概區域,因為這個地方有很多露出海面的大型礁石群,這些礁石的排列有一定的規律,可以作為參照物。正因為看到了這些礁石,所以我確定那個目標島嶼就在附近,只是我們已經在這里來來回回的饒了好幾圈了,居然還是沒有找到那個島嶼。現在天已經有點黑了,太陽都變成了地平線上的紅色大火球,眼看著就要徹底失去陽光的照射,而我們在晚上想要找到一個本來就不太好找的島嶼顯然是更加的不可能了。

就在我們這邊糾結著是不是要飛起來確認下附近的海域情況的時候,一個孩子忽然叫了起來。“快看那邊。”

順著那個孩子的手指看去,我發現了一道黑色的影子在海面上一閃而過,可以確定那是個魚尾之類的東西,但是從這個尾巴的大小來看,這條魚恐怕不會太小。

雖說游戲里的生物一般比現實中的要大一些,但是魚畢竟是魚,應該是長不了這麼大的。所以,剛剛那個肯定是怪物。

“所有人小心,不要靠近船舷。”

這個奇怪的飛船周圍有一圈路線的走廊,勉強能算是甲板。因為之前我們一直找不到目標,所以孩子們就全都跑到了這個甲板上,並且分布在船的各個方向上用肉眼來尋找目標。

聽到我的喊話,孩子們立刻聽話的全都跑了回來,而就在走在最後面的團長大媽正准備進入船艙的時候,一個巨大地黑影突然一下就從海面下鑽了出來,然後一口咬向了團長大媽。

“閃開。”克利斯締娜直接進入元[***]王模式,一步就穿過了船艙外壁跨到了外面。進入元素模式的時候克利斯締娜是可以穿越牆壁的,當然這樣需要付出魔力作為代價,因此不能長時間的在地下環境中穿行,但是穿個牆什麼的還是沒問題的。

一步閃到船艙外面的克利斯締娜抬手就是一枚爆炎彈,那個怪物正張著嘴准備撲食,結果一口將爆炎彈給吞了下去。感覺到咬到東西的怪物本能的一閉嘴,下一秒就聽轟的一聲,那個家伙的腦袋直接就爆成了一堆碎肉飛的到處都是,有些甚至還飛進了船艙里面來。

克利斯締娜一擊結束正准備轉身回來就聽道船艙里面有個孩子的聲音在那里喊:“快快快,那個尸體,撈起來,別讓它沉下去了!”

雖然不知道那個孩子為什麼要我們撈尸體,但克利斯締娜還是順手丟了個束縛術過去將怪物的尸體給拴了起來並拉到了船舷旁邊,而正在她想要問那個孩子為什麼要她保護尸體的時候,那個孩子確實風一般的沖出了船艙,然後跑到了甲板邊緣摸了一下那個魚怪的尸體,接著立刻轉身遞給了克利斯締娜一塊四四方方的白色物體。

克利斯締娜疑惑的看著這個東西不知道什麼意思,結果下一秒就看到那個孩子又摸了一下魚怪,然後手里就又多了一塊那種白色物體並直接塞進了嘴里。

“我靠!”克利斯締娜這下算是明白了。搞了半天這孩子的輔助職業是廚師,他這是在練技能呢!雖然覺得挺搞笑的,但反正已經拉過來了,克利斯締娜也不好意思再扔掉,干脆讓我們把之前固定自己的繩子拿出來將魚怪的尸體固定在船舷上讓那個孩子慢慢玩。

其實這個孩子能做出這種事情是非常正常的。他們都是孤兒,和團長大媽一起在孤兒院,生活資金很成問題,他們進游戲其實也是抱著賺一點錢貼補生活費的意思。正因為他們非常缺錢,所以孩子們總是會想盡一切辦法節約資金。別看這個魚怪被克利斯締娜一招秒了好像很弱的樣子,但問題是克利斯締娜可是世界戰力榜排名第二的玩家,她出手秒掉的怪物可未必就是弱雞,而且按照正常思維,能在這種遠離大陸的地方存在的怪物本身就不可能是弱雞。畢竟海洋就像森林一樣,邊緣部分都是小怪,中心區域基本都是**OSS。

這個魚怪能在這里出現,即便是某個**OSS的小弟,其自身等級也不會低到哪去。以孩子們的戰斗力平時肯定打不到這麼高級的生物,所以現在當然要珍惜這個難得的高級怪物尸體,畢竟廚師這個輔助職業和戰斗職業一樣,用高級怪物練手肯定比用低級的給的經驗要多的多了。

那個孩子明顯沒有儲物裝備,所以只能摸一次魚怪弄出一塊魚肉,好在後面全是人,他得到魚肉之後直接就可以給我們吃掉。

克利斯締娜和我都得到了很多塊這種魚肉,還別說,細細滑滑的味道非常好,還帶著一點甜絲絲的味道,口感和鱈魚差不多。不過,那個孩子最終只從怪魚身上弄出了幾百塊魚肉就被迫終止了訓練,因為剛剛這個被干掉的魚怪的老大找來了。

“我靠,這是魚嗎?這是個島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一十七章 換個交通工具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一十九章 入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