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二十章 無解的關卡?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二十章 無解的關卡?

眼前的島嶼明顯並非想象中的那麼簡單,那多個強大的能量波動就代表著多個強大的生物,而在游戲里,有著強力能力波動的一般都是**OSS或者關卡型的NPC,總之就是你必須要與之戰斗的存在。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這個任務還能表現的非常簡單,那絕對是我們的任務流程出錯了,所以,不出意外的話,我們之後肯定會遇到強力**OSS守關。這次多虧了這幫孩子是和我一起來,換個人的話,完成任務也許沒問題,但要帶著他們這麼多人安全的完成任務就肯定不可能了。

“會長,我的金絲雀已經上島了。”克利斯締娜忽然說道。

我看了眼克利斯締娜道:“派出去大范圍的搜索一下,看看能不能搜索到什麼有用的線索?”

“好的。”克利斯締娜之前也看過任務卷軸,地圖什麼的都了解過了,所以對前進路線倒是沒有什麼懷疑,于是立刻開始**縱著那只金絲雀開始在前方的島嶼上探索可能的危險情況。

雖說克利斯締娜的金絲雀已經上島了,但是我們這邊卻還是要小心翼翼的靠近島嶼,因為金絲雀是會飛的,而且體積很小,就算海底下隱藏著什麼大型怪物一般也不會對這麼小的目標發動襲擊,這就好像埋伏好的獅子是不可能因為有只老鼠從眼前經過就突然沖出草叢一樣。金絲雀探路還可以,趟雷就不行了。夠水平的怪物壓根就不會去襲擊那麼小的目標。

盡管我們出于安全考慮一直提著十二萬分的小心緩慢的向島嶼接近著,但是讓我感到奇怪的是,我們居然就這麼安然無恙的登島了。穿過那邊的結界之後,到達這個島嶼的一路上我至少感應到有三波大型生物接近過我們的飛船,但是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這些生物就好像是沒有發現我們一樣,直接就從飛船下面或者是附近區域游了過去,跟本沒有發動任何襲擊。

對于這種詭異的情況我實在是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但沒有被襲擊總歸算是好事,所以我也沒有糾結于這個,直接帶著大家就在淺海區域下了飛船。

雖說飛船是可以飛的,理論上是可以直接把我們送上島的,但是這個島嶼本身植被覆蓋率非常高,根本找不到可以讓飛船降落的地方。至于說懸停機降……考慮到這邊的孩子們大多等級不高,而且基本都是主修輔助系,戰斗能力方面只有幾個大孩子稍微好一點,所以我們還是采用了相對比較簡單一些的方式,直接在淺海區域跳下去,然後涉水上岸。

盡管沒有直接送到島上,但是船長已經盡量讓飛船靠近海岸了,所以我們下水的地方深度不過才一尺多而已,往前走不到多遠就是一大片礁石群。這個地方的路況稍微複雜了一些,但是人還是可以比較輕松的走過去的。

考慮到孩子們的運動能力並不怎麼樣,所以我讓克利斯締娜直接給大家追加了風系的輔助魔法——輕靈。這個法術的作用就是降低一半的體重,不產生其他任何作用。雖然功能簡單,但是卻非常的實用。因為體重降低了,所以跳躍什麼的會變得非常的輕松,而且即便是摔倒了,因為體重降低,也會比正常情況下摔的輕一些。更重要的是這個魔法可以讓大家的行動速度變得比較快,在遇到危險的時候能提高瞬時反應的速度。

在輕靈術的作用下我們很快就登錄到了島嶼邊緣的部分,不過這地方並沒有沙灘。大概是旅游類節目的作用,現在很多人只要一想到海邊,直接就會在腦子里虛構出一副陽光沙灘的景象,而實際上並不是所有的海岸線都是有沙灘的。海岸線除了沙灘之外,還有亂石群、懸崖以及沼澤等多種類型,而事實上沙灘所占據的海岸線長度其實還要低于那些複雜的混合地形所占據的長度。

眼前這個島嶼的海岸線就是那種比較雜亂的亂石區,度過了這個亂石區之後也不是沙灘,而是類似于隔壁一樣的礫石地面。這種礫石的顆粒很大,一般都有鵪鶉蛋或者雞蛋大小,形狀也不是鵝卵石那種圓潤的造型,而是有棱有角,有些還非常的鋒利。在這種地面上行走其實非常的危險,當然那是在現實中,游戲里的話就沒那麼多問題了。

穿過這片礫石地面組成的海灘之後就正式進入島嶼上的森林區域了。不過這個島嶼上的植物稍微有點奇怪,並不是熱帶地區常見的那種棕櫚樹,也不是一般陸地上可以見到的那種樹木,而是一些造型很奇怪的大樹。

這些大樹的底部不是一根粗壯的樹干,而是由幾十根大到水桶粗細小到手腕粗細的枝干先是各自讀力的向上生長出一米多高,然後才開始向著中心點彙集,並且在聚集過程中不斷的盤繞糾纏最後組成了一個粗壯的主干。這個主干形成的位置實際上距離地面已經兩米多高了,而上面的主干長度一般也就只有三四米高而已,再向上就是展開的巨大樹冠。

這種樹整體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普通的大樹被人從地面下硬生生的向上拔高了兩米多,結果將原本埋在泥土中的樹根給拽出來一截的樣子。當然因為這些可能是樹根的結構其實非常的粗壯,而且數量眾多,所以即便伸出地面一兩米,依然可以穩定的支撐著上方的主干和樹冠部分。

事實上這種結構的植物反倒是非常適合海島環境。海島之上有颶風海嘯什麼的實在是非常平常的事情,風力再大,只要樹干足夠粗壯,或者像棕櫚樹一樣可以通過左右搖擺樹冠來減緩樹干遭到直接沖擊斷裂的可能,那就不會有太大問題。但是,風可以抵抗,海浪卻是很麻煩的東西。水的阻力比空氣要大得多,所以即便是能擋住颶風的大樹也經不起海嘯的沖刷。但是,這種樹搞不好就能扛得住海嘯,因為它的底部樹根部分就是個密密麻麻的網狀結構,這種結構可以一方面穩定的抓住地面,一方面又可以保證海水較為順利的穿過樹干所在位置而不產生過于強大的沖擊力。更重要的是分開的多跟枝干不太可能同一時間全部斷裂,因此即便大樹被海浪放倒了,只要還有樹根連接著地面,之後它都不會輕易死去,還可以繼續生長。

這種有著奇怪結構的大樹雖然看起愛比較古怪,但本身也只是適應自然環境而進化出來的產物,但是這個東西卻是個給我們的前進帶來了很大困擾。

這個島嶼之上大概是沒有什麼大型生物會到海邊來,因此這些大樹的根須實際上已經互相交叉著生長在了一起,然後形成了一大片密集的好像木柵欄一樣的圍牆。要想從這些樹根之間鑽過去,就必須要保證有貓咪一樣的體型和靈活姓才能做到,而我們顯然不可能有那種體型,所以我們能做的就是最原始的方法——用砍刀開路。但是,一般的原始森林之中不過是一些樹藤什麼的阻擋路線,這里卻是樹根,而且有些樹根能長到比人的腰還要粗的地步。這種樹根基本上已經和樹干沒有太大區別了。要砍斷這種樹根前進其實是非常困難的。而且,這些樹根不像是那些干燥的木柴,它們是[***]植物的一部分,本身有著好多水分,因此韌姓很好,一般的開山刀根本就拿它們沒有任何辦法。幸好這次隊伍里有我。在永琲滬惚e這些樹根什麼的基本上就是面條,隨便一刀下去就全斷了。

不過,雖然仗著永痚鷑W利,我們的前進並不會受到多大阻礙,可問題是在這種地方這樣一邊砍樹一邊前進,我們的方向感很快就消失了。基本上可以確定我們走了不到二百米就已經不是沿著之前的方向在向島嶼中心推進了,因為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背後的路線並不是直線。如果我們走的是直線,一路開出來的通道應該是可以一直看到海邊才對的,但是現在回頭除了看到更多的樹根之外基本就啥也看不清楚了。

“再這樣走下去會迷路的吧?”克利斯締娜小心的走到我身邊問道。

我看了看前方,由于樹根的遮擋,可視范圍不超過十米。

“早知道應該把泊爾塞福涅帶上的!”我郁悶的感歎道。這種到處都是植物的環境,有泊爾塞福涅在絕對可以讓你像郊游一樣輕松,因為只要有泊爾塞福涅在的地方,森林就是你的朋友。

“可惜現在叫她來也來不及了吧?”克利斯締娜問道。

我稍微想了一下道:“不行還是用魔法信標開道吧。”

“這樣會不會激怒島上的那條龍?”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算了,你還是別用魔法了,我們還是用笨辦法吧。”

我所謂的笨辦法其實就是使用大量的人員來開拓一條比較寬的直道,這樣可以隨時看到後面的海面就可以調整前進的方向了。不過,這個方法僅僅幫我們前進了不到五百米就失去了作用,因為在我們眼前居然出現了一道巨大的石牆。

這座石牆看起來好像有人在經常休整的樣子,因為牆壁上根本連一根蔓藤都找不到。在這種建築于森林之中的建築之上,只要沒有人清理,不出兩個月絕對爬滿各種植物。但是,這道石牆不但外表光潔如新,而且居然還有很多閃亮的魔法陣在石牆上忽明忽暗的閃耀著,這說明這個石牆不但有人維護,而且還有充足的能量補充,否則的話,這麼大面積的防禦牆之上居然還有如此之多的魔法陣,其能源消耗肯定非常恐怖。如果沒有人去管理這個魔法陣體系的話,單靠吸能魔法陣吸收空間中游離的那些能量是絕對不夠支撐這麼大的魔法陣的。

“能看出來是什麼類型的魔法陣嗎?”我看著牆壁上閃耀的魔法陣問道。

克利斯締娜仔細的看了看眼前的一段魔法陣,然後揮手就是一道風刃將兩側的通道向外拓寬了十幾米,這樣就能看到更多的魔法陣結構了。

在仔細的觀察了兩側的魔法陣圖紋之後,克利斯締娜只是稍微想了想就說道:“應該是一種能量隔離屏障,效果類似禁魔領域,但是驅動方式不太一樣。”

“禁魔?”我自言自語的念叨了一聲,然後又看了看牆壁,正在想著是不是直接翻過去,還是尋找入口的時候,突然就看到有個七八歲的孩子居然伸手打算去摸那個牆壁。這個情況嚇了我一跳,趕緊一邊沖過去一邊喊道:“別碰啊!”

可惜,因為中間還隔著克利斯締娜和另外幾個小朋友,所以我根本沒法一下就沖到那個孩子的身邊,而且那個孩子在聽到我的話的時候也不是立刻就停頓下來,而是一邊轉頭看向我,一邊繼續無意識的將手伸向牆壁,並且在我沖到他面前之前先一步摸到了牆壁。

“嗡……”就在那孩子碰到牆壁的瞬間我就感覺到仿佛輪船的汽笛一般的低沉巨響在腦中炸開,而且我確定這個聲音是直接在腦子中出現的,因為我的耳朵其實什麼都沒聽見。但是,就在那詭異的聲音出現的同時,原本死寂一片的森林之中也是突然就活了過來。首先就是不遠處的牆壁背後一陣飛鳥升空的聲音,同時伴隨著不知名的野獸吼叫的聲音,而在此之後我似乎還聽到了一些奇怪的悉悉索索的聲音,感覺就好像是很多根細竹竿互相碰撞發出的聲音一樣。

“我……”那個碰到牆壁的孩子顯然是知道自己闖禍了,慌慌忙忙的就想要解釋,但我卻是一個閃身到了他的背後並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那孩子起初還想掙紮,但在看到我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之後就明白了我不是要對他怎麼樣,于是立刻安靜了下來。

感覺到手里的孩子放棄了掙紮,我才低頭砍了他一眼,見他正抬頭看我,我便將手指快速的放到嘴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然後便小心的走到牆壁邊上側耳傾聽著。

事實上我剛剛只是偶爾聽到了一點點響聲,但是在我剛才的動作之後周圍的人都靜止了下來,所以這會聲音突然就變得清晰了起來。我們所有人這次都可以清楚的聽到那種細竹竿互相摩擦碰撞一般的聲音,同時還伴隨著一陣陣嘰里咕嚕的聲音,感覺似乎有很多東西正在向我們靠近,因為這個聲音明顯不是來自一兩只生物。

確認了聲音之後我立刻轉身對所有人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然後召喚艾美尼斯並用心靈連接通知她給我們全體加偽裝術。幾乎就在我們這邊的偽裝術剛剛完成的同時,我們身前的牆壁頂端就突然冒出了一個丑陋的大腦袋。

這個腦袋的造型就好像一枚剝了殼的葵花籽,並且在瓜子仁的尖端還有四根剪刀一般的獠牙組成的口器,並且在這個比豬頭還要大一些的腦袋之上還生長著兩只至少有巴掌那麼大的黑色眼睛。

這個大腦袋表面有著黑亮的甲殼,頭頂還有兩根長長的觸須,除了口器的造型比較凶猛之外,基本上可以說有點像是螞蟻的頭部結構。不過即便不是螞蟻,也可以確定這是個節肢動物。

牆頭的這個生物在出現後並未立刻下來,而是左右晃動著腦袋似乎是在觀察情況,同時它頭頂的兩根觸須也在左右擺動著,顯然是在收集空氣中的氣味信心。不過這種簡單的探測能力對我們是沒有用的,艾美尼斯的幻象已經進化,現在不光是光學幻象,就連氣味和能量波動都可以隱藏起來。當然,這種隱藏有極限,能量過高的目標隱藏起來會比較吃力,而且如果對方的探測能力很強的話,這種偽裝也會被識破。不過,眼前這個頭部有點像螞蟻的生物應該不是什麼強力生物,所以我並沒有太過擔心。

和我這邊不一樣,那些孩子們現在全都是非常緊張的樣子,雖然我和克利斯締娜都示意他們不要動也別出聲,但是孩子們還是忍不住的直發抖。他們幾乎沒有執行過什麼像樣的任務,所以對眼前這個丑陋而凶惡的怪物非常的害怕,同時他們對我不讓他們動的原因也是比較擔憂。這個不是他們對我沒有信心,而是人的本能,畢竟艾美尼斯的幻象能力雖然非常完美,但問題是被遮蔽的目標自己是沒有什麼感覺的。也就是說,雖然在對面的那個怪物眼里,這邊什麼都沒有,但是我們自己卻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和周圍同樣被偽裝了的其他人。這就好像你突然獲得了隱身術,但是沒有辦法連衣服一起隱形,這種時候要你**去大街上轉一圈,雖然別人根本看不到你,可你自己卻能看到自己的身體,在這種情況下,多數人肯定都會不自覺的想要捂住要害部位,因為理智雖然告訴你別人看不到你,可本能方面你卻會認為自己其實是光著身子站在了大馬路上,那心頭的緊張感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消失的。

現在的孩子們就是這樣的情況。他們雖然知道我肯定是用了什麼技能讓他們都隱身了,可問題是他們自己看不到效果啊!在他們眼里大家是就這麼直接站在了怪物的面前,所以難免就會擔心害怕。

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顯然是不能按照大人的標准去衡量的,即便這些是孤兒,經曆的人生環境比有父母的孩子要複雜很多,但他們依然還是孩子,所以,就在那個怪物似乎都准備放棄偵查回到牆後的時候,有個年紀比較小的女孩子居然突然轉身就跑。如果只是單純的逃跑倒是沒什麼大不了的,艾美尼斯的幻象也不是說一動就會穿幫,但關鍵是這個孩子不但轉身跑了,而且居然還哭了起來。

大概是還不喜歡游戲里的環境,團長大媽完全沒有一點身在任務中的自覺,在聽到孩子的哭聲後立刻就本能的追了過去,同時還叫喊著那個孩子的名字。

雖說艾美尼斯的偽裝術比較強悍,可再強悍的偽裝術也不至于**到可以讓我們在怪物面前開歌舞晚會而不被發現的地步,所以,那個原本已經准備退回去的怪物突然一下就將頭部對准了跑在前面的那個小孩子。

嗡……我原本以為那個怪物會從牆上跳下來,然後追上去,但是讓我們沒想到的是,那個怪物在鎖定了目標後居然首先是發出了一陣轟炸機起飛一般的聲音,然後就直接從牆壁後面飛了出來。

隨著這個生物徹底離開圍牆,我們也總算看清楚了這個東西的造型。事實上這個生物的造型並不像螞蟻,而是更接近于黃蜂。它的身體上也有甲殼,但是看起來沒有頭部那麼的誇張。身下一共有八根節肢,但是只有六根看起來是用于行走的,最前面的兩根已經進化成了類似螳螂的鐮刀一樣的結構,但是比例沒有那麼大,要稍微小一些。另外,這個東西的背後有著四片薄薄的透明翅膀,這種翅膀的振動速度非常快,因此根本看不清楚具體樣子,只能看到一大片揮舞的白色虛影,但是可以大概知道這個家伙的翅膀並不是很大。

在這個怪物的腹部的末端和黃蜂一樣長有一根蟄刺,而且這個蟄刺的顏色居然是大紅色的。這麼鮮豔的警告色,傻瓜都知道這玩意絕對有毒。

雖然造型比較奇怪,但是這個生物的總體大小只有一頭成年野豬那麼大,當然這個只是外部尺寸,因為這個東西的身體不像豬那麼肥壯,所以實際重量肯定不可能和野豬一樣長到幾百公斤,不過保守估計這個東西肯定至少有一百斤以上。

這種體積的飛蟲當然是很危險的,但是作為游戲里的怪物來說,這種體積的蟲子只能算是炮灰,連雜兵都算不上。但是,一般蟲子這種東西很少有單獨活動的,所以……

半醉著一陣轟炸機群低空通場一般的轟鳴聲,那倒四五米高的圍牆後面突然就飛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大群這種生物,而且後面有多少還不清楚,反正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我們附近就已經出現了好幾千的數量。

“我靠!克利斯締娜,開大招!清場!”

“霜凍——新星。”轟的一聲不算太大的爆鳴之後,一道藍色的沖擊波擴散而出,瞬間就將我們身邊的蟲子全部擊落,那些還在飛行的蟲子一瞬間就變成了冰雕,等落地之後立刻碎成了滿地的碎片。

如此恐怖的控場技能對一般玩家來說還要稍微准備一下,克利斯締娜卻是信手而來。不過……“我靠,就知道蟲子不好惹!”

就在克利斯締娜一個魔法清掉了好幾千的蟲子之後,牆壁上立刻又有好幾百新蟲子出現,然後更多的蟲子呼嘯而來,迅速沖向圍牆向著我們這邊壓了過來。

“你在這里頂住,我去看看情況。”沖克利斯締娜喊了一聲之後我就直接將身前的那個孩子轉身拋到了後面的一個大孩子身邊,然後自己縱身跳上圍牆。雙腳剛一接觸圍牆的牆壁,立刻就感覺到身上的魔力就好像穿孔的水壺中裝的水一樣迅速向著牆體中流去。很明顯,這個牆壁是可以吸收任何接觸到它的人員的魔力的,所以我身上的魔力才會快速流失。不過我而已不是毫無抵抗力的。翅膀一張,我直接就飛了起來,而那種吸力也是立刻就消失了。

似然躲過了那個圍牆的吸收,但是我這邊你才剛剛起來,立刻就看到迎面飛來一大群的那種怪蟲,瞬間就向著我的身上撲了過來。看到這個情況我身上直接彈出了一圈紫色的冥焰,凡是靠近到一定范圍的蟲子立刻就被點燃,然後直接落入下面的蟲海之中。

沒錯,就是蟲海。在這道只有四五米高的圍牆之後的就是一條不知道多深,但是有五百多米寬的巨大壕溝。現在這條壕溝里密密麻麻的全都是蟲子,而且正在翻湧滾動,顯然是正打算從下面爬出來對我們發動襲擊。但是,因為蟲子太多,所以那些蟲子一時之間反倒是互相阻礙,能飛起來的只有最上面的邊緣部分的那些蟲子。但是,即便是看起來大部分蟲子都受到了阻礙,可是實際上飛起來的蟲子卻還是超級多,畢竟蟲子的基數在哪里擺著,即便大部分因為擁擠而沒能飛起來,但即便是碰巧走運飛起來的那些蟲子的數量也輕松破萬了。

如此恐怖的場景多虧有圍牆擋著,不然那邊的孩子們非被嚇死不可。小孩子不怕蟲子的確實有,但更多的孩子還是比較怕蟲子的。眼前這個億蟲坑連我看了都頭皮發麻,要是那些孩子們看到肯定會晚上做噩夢的。

雖然這邊的蟲子數量有些嚇人,但我倒是沒有多麼害怕,畢竟數量再多也是還是蟲子,只要統統碾死就好了。

“小鳳、凌、莉莉絲,去清理一下。”

隨著我的命令下達,三個身影先後出現在了我的身邊,然後凌就懸停在了我的附近,而另外兩個身影則是直接一頭紮進了蟲海之中。

小鳳是火鳳凰,所以她不需要戰斗,只要在蟲海之中來回的跑幾遍就好了。凡是接近到她身邊五米范圍內的蟲子就會被立刻烤焦,根本沒有例外,所以她只要反複的在蟲群之中來回的跑就可以讓蟲子們傷亡慘重了。

相比之小鳳,莉莉絲的能力顯然更適合干這種事情。莉莉絲在進入蟲海之後直接就變成了一大團肉,然後飛散開來,凡是被接觸到的蟲子立刻就被同化,然後從身上冒出更多的肉筋去連接其他的蟲子,並且好像病毒感染一樣不斷的膚質**,很快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蟲球,而且還在不斷的蠕動著向周圍擴散,任何蟲子只要被沾到一點點就會立刻被吞噬掉。

凌作為法師,戰斗方式當然不能和前面兩位比,所以她直接在蟲群上方開了個黑洞,然後就好像吸塵器一樣順著眼前的這條大溝來回的吸,下面的蟲子根本抵抗不了這種強大的引力,紛紛被強行吸離地面,然後組成一條黑色的洪流沖向那邊的黑洞,眨眼之間就全部消失在了黑洞之中,不過因為更多的蟲子正在陸續的被吸起來,所以這個黑色的洪流不但沒有消失的意思,反倒是越來越粗壯了。

盡管這邊我的三個魔寵幾乎是在用美妙幾千只的速度清理著蟲子,但是下面的蟲子卻是一點未見少,反倒是這條大溝兩側沒有被照顧到的方向的蟲子逐漸離開了大溝開始向我們這邊合圍而來。

“我靠,這也太恐怖了吧?”不知道什麼時候克利斯締娜已經到了我的身邊,當然她也看到了周圍的情況。雖說這些蟲子對我們構不成任何威懾力,我們即便是不去管它們也可以照樣做任務,但問題是孩子們不行啊!

“你有什麼大招可以快速清理掉這些蟲子的沒?”

“清掉外面這些是沒什麼問題,可是誰知道那些大溝下面還有多少啊?”克利斯締娜有些為難的說道。

我當然也知道克利斯締娜在擔心什麼,但是現在的情況不趕快清理掉附近的這些蟲子,下面的孩子們就危險了。“你先把這邊清理乾淨再說,那邊溝里的一會我來想辦法。”

“目前也只能這樣了。”克利斯締娜說完就直接飛回了那些孩子們的上空,然後開始使用一種我之前都沒有見過的魔法。這種魔法使用出來的效果非常的奇怪,看不到什麼實際的光影,只能感覺周圍的空氣好像都震蕩了起來,感覺看人都是模糊的,而且圖像還一抖一抖的,但是除此之外是既看不到火光、爆炸也聽不見任何的聲音。但是,就在這種詭異的狀態之下,那些靠近附近的蟲子居然莫名其妙的就突然自動分解成了無數碎片,就好像是專業的屠夫按照某種分類方法對蟲子的肌肉和內髒做了專門的分類一樣,一瞬間蟲子就分解成了零件狀態。而且,這種情況還不是一只一只出現的,而是只要接近到一定距離的蟲子就會自動變成這個樣子。

在搞定了這個魔法之後克利斯締娜居然還脫離了那些孩子飛到了我的身邊來,然後得意的說道:“怎麼樣?我的這個魔法厲害吧?專門用來清理雜兵的,效果不是一般的好,不但魔力消耗不高,而且使用完成之後魔法師就沒什麼事了,就算離開這個地方魔法也會自主運轉,直到魔力耗盡。”

“你現在這個魔法就是自己在運轉?”

克利斯締娜點頭道:“不過我存的魔力只夠支撐十分鍾的,你要是搞不定,我可以回去再補充一點魔力,以我的魔力回複速度理論上是可以永久維持下去的。不過那樣的話我就什麼事都不能干了。”

我點點頭道:“沒問題,幫我盯住孩子們別出事就行了,我先去看看那些蟲子是不是真的無窮無盡地。”

對付這些蟲子的方法其實很多,這些家伙最討厭的不是戰斗力而是數量,因此單對單甚至是小范圍的群殺技能都沒用。對付這些家伙只能用超大規模殺傷技能,而這種技能一般不是禁咒就是超級大招,所以釋放非常麻煩。我現在當然不是要直接上大招,而是想要先看看這邊的那個大溝是不是真的像無底洞一樣里面全是蟲子。當然要做到這一點就要先潛入溝底,而這個地方貌似全都被蟲子填滿了,一般人是真心下不去的。但是,對我來說這都不是問題,因為我還有個法師模式。

將自己切換到繼承自小號銀月的法師模式,然後立刻啟動太陽領域,接著我就一頭紮進了下面的蟲海之中。以太陽表面的高溫,這些蟲子別說沖進來了,隔著老遠就就被直接氣化了,所以我這邊剛一完成變身,周圍的地面就好像是突然變成了蒸籠一樣,所有東西都在冒煙,而附近的大樹更是幾秒之內就燒了起來。就這樣還是因為太陽領域具有約束能力,可以將高溫約束在一定范圍內,要是我身邊的這個溫度完全釋放出去,那燒起來的可就不止是樹木了。以太陽的溫度,估計幾秒之內周圍的地面都會被蒸發掉幾十米的一層,畢竟在那種溫度下任何東西都會變成氣體的。

雖然太陽領域的威力巨大,但是這個技能持續時間不能太長,畢竟消耗的魔力太多了。所以我完成變成之後立刻開始往下潛行,但是讓我沒想到的是,一直順著那個大溝下潛了足有五十米,居然還是沒有接觸到地面。咬著牙繼續往下,一直到我深入地下二百多米之後,我才終于發現了地面,而此時我已經根本看不到天空了。上下左右到處都是蟲子,完全就是一個蟲子的世界。

看著周圍密密麻麻的蟲子不斷的湧來,並且不斷的被蒸發,我感覺自己的腦袋又開始疼了。這些蟲子的數量實在是太驚人了。如果我潛入的這個位置不是特例,而是整個這條大溝都是這麼深的話,那就是說這條二十米寬,二百米深並且不知道多長的大溝之中全是蟲子。這個蟲子的數量實在是已經變成天文數字一般的數量了,如此恐怖的數量別說開大招,就算艾辛格移動要塞來了,估計不用那個城市破壞炮轟他個三五次都搞不定。

“這該死的任務到底是哪個坑爹的家伙接到的啊!”無奈的再次看了眼附近的蟲子,我直接在蟲海的底部召喚出了玲玲,然後使用合體技,直接讓玲玲從這個位置向前方發射聖劍裁決。

玲玲是聖劍天使,原本是光明神殿的人,所以她是可以通過吸收光能來轉換為自己的力量的。我現在就處于太陽領域狀態,所以我就相當于是一個小太陽,她站在我身邊就等于是接上了外接電源,于是呼,玲玲的聖劍裁決直接就進入了MAX狀態,一口氣連續揮出了三劍。

地面上的克利斯締娜正在攔截那些向她飛過去的蟲子,忽然就看到前方的大溝里蟲子們一陣翻滾湧動,好像有什麼東西從蟲海的小方穿了過去,而且貌似她還看到蟲海的下方有光線閃過。不過,這種狀況來的快去的也快,不過是一秒多一點的時間就直接消失了。但是,這種情況並未立刻結束,而是又發生了第二次、第三次,連續兩次閃耀過後克利斯締娜就發現眼前的蟲海直接往下塌陷了一大截,感覺這是第一次看到蟲海出現明顯的減少現象。

即便是有我這個外接電源的存在,玲玲一連三次大招也累得夠嗆,最後被我送回訓練空間休整,而我自己則是迅速向上穿出厚厚的蟲海飛到了地面上。

“會長你剛剛在下面干什麼了啊?我看到蟲海突然就少了一大截啊!”

“放了幾個大招而已,不過貌似杯水車薪啊!”我看著眼前這段正在逐漸隆起的大溝說道。雖然剛剛玲玲的大招直接滅掉了數以百萬乃至千萬計的蟲子,可問題是周圍的蟲子還在不斷的補充過來,照這個速度我們根本就殺不完這些蟲子。

克利斯締娜顯然也意識到了我們這種殺戮方式根本起不到多大作用,表面看起來是幾千萬幾百萬的滅掉了蟲子,可是對蟲子們的整體數量來說卻是根本不疼不癢的損失,這種情況下想要真正地解決這些蟲子,除非我們在這里跟它們耗上個幾天幾夜才有可能做到,可問題是我們根本不可能真的在這里和它們拼個幾天幾夜啊!

“會長。”

“嗯?”聽到克利斯締娜的聲音我疑惑的轉頭看向她,明顯她是有什麼事情要說。“有想到什麼嗎?”

“我覺得我們大概是錯過了什麼東西。”克利斯締娜說道。

“錯過了什麼東西?”我疑惑的問道

克利斯締娜解釋道:“任務卷軸上寫的很清楚。這個任務難度雖然高,但只是**而已,不應該有這種連我們都需要幾天幾夜才能搞定的關卡,所以說,這個關卡要麼是不需要通過的,要麼就是有別的什麼方法可以輕松的過去,而不是像我們想的一樣要先殺光這些蟲子。”

之前因為一直在戰斗,所以思維就掉進了死胡同,一直在想怎麼才能將眼前的蟲子殺光,但是,克利斯締娜的話讓我突然一下就跳出了這個戰局,從旁觀者的角度開始思考問題。是啊。這個任務的難度雖然不低,可也不可能有這麼**的任務吧?這次多虧來的是我和克利斯締娜,要是換幾個玩家,肯定直接就撲了。這種情況只能說明任務的完成方式有問題,因為如果必須由我們這種級數的玩家來完成的話,這個任務的難度至少應該是4S級的,絕不可能這麼低。所以,肯定是哪地方出了問題。那些蟲子要麼是根本不需要去打,要麼就是有別的方法能夠一勞永逸的殺光它們,並且這個方法應該是很容易就能做到的才對。

一旦有了正確的思考方向,這個問題就變得不是那麼棘手了,雖然沒有立刻想到解決方法,但我還是決定先和克利斯締娜一起帶著孩子們向後轉移,被我釋放出去的小鳳和凌也被叫了回來護在我們的左右防止有蟲子沖過來傷到孩子們,至于莉莉絲,她現在就是我們對付蟲子的主力。她的血肉融合能力對付蟲子的蟲海根本就沒有絲毫壓力,唯一需要的就是時間。甚至于只要把莉莉絲一個人丟在這里,過幾天再來,這地方肯定一只蟲子也別想剩下。但是,我們沒那個時間啊!

本來我的計劃是和克利斯締娜一起帶著孩子們先回到飛船上,然後退出島嶼,等蟲海退回去再重新回來想辦法過去的。但是,就在我們剛剛跑到海邊,還沒有踏出森林邊緣的時候,森林中的一棵大樹之上卻是突然亮起了一個紅色的符文。然後就好像是感染一樣,周圍的樹木開始一顆接著一顆的亮起了紅色的符文,然後所有的樹木突然同一時間就動了起來,那些穿行在樹木之間追擊我們的蟲子一瞬間就被附近的大樹上散發出的白色氣體所包裹了起來,然後那些蟲子在接觸到這些氣體之後就好像是碰上了硫酸一樣,眨眼之間就被腐蝕的只剩下一點碎渣渣。

“我靠!這什麼情況啊?”已經跑出森林的我們回頭去看的時候就看到後方無數的蟲子前仆後繼的沖入森林,然後無一例外的全部被腐蝕成渣渣掉在樹根下變成樹木的養料,而後面更多的蟲子卻是悍不畏死的繼續沖鋒,當然結果只能是和它們的先驅者一樣變成肥料而已。

在看到這片森林用恐怖的速度消耗著蟲子們的數量的時候,我和克利斯締娜突然一瞬間就明悟了。合著我們之前完全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這個任務的正確執行方法就是在圍牆邊觸動機關,然後蟲子沖擊。正常的玩家肯定會抵抗,但是他們沒有我們這麼厲害,所以抵抗一會之後就會被迫後撤,然後只要他們跑出這片森林,那些蟲子就會被突然活化的樹木干掉。

也就是說,這個任務關卡實際上就是考驗玩家能否在蟲海的第一波沖級中活下來,並且安全的跑掉,並不是真的要求玩家殺光這些蟲子。結果就因為我和克利斯締娜的實力太強,反而走入誤區,居然在那里和蟲子玩起了消耗戰。多虧最後克利斯締娜先反應了過來,不然這會我們還在里面苦逼的跟蟲子們玩消耗戰呢!(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一十九章 入口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二十一章 越來越奇怪的島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