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一邊倒的死亡戰棋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一邊倒的死亡戰棋

“好了,我們人齊了,可以開始了吧?”

“當然。”鱷魚怪非常迅速迅速的說道:“既然你們已經決定好了出場人員就請站到各自的位置上去吧。”

聽到這個問題我連忙回頭去看場外的小人國女王,對方立刻朝我們喊道:“你們腳下的線條勾出的區域就是戰斗方格,每個格子里只能站一個人,棋盤中央有條紅色的線,線的這一邊全都是我們的方格,只要一人一個格子就行,沒有固定位置要求,但是最好把法師和弓箭手放在後面以免遭到對方提前打擊。”

聽到這樣的提示我就已經明白了要怎麼安排位置了。

“所有戰士到我身邊來。克利斯締娜,你帶法師團去後面分開一點,不要靠太近,弓箭手到棋盤邊緣去自己找個位置,都給我散開。”

聽到我的指揮我們這邊的人員立刻就動了起來。克利斯締娜帶著二十個法師組成了一個松散的陣列站在了棋盤最後方的位置上。這個棋盤的面積雖然幾乎占據了整個湖,但其實也不過是比足球場稍微大一點而已。這種距離對法師來說基本上就等于是全屏攻擊,也就是說不管站在任何位置都能確保火力覆蓋全場,所以法師們完全沒必要靠近交戰區域,直接躲到戰區之外進行火力覆蓋就行了。弓箭手的位置其實也是一樣的意思,不過三個弓箭手被分成了三個方向,因為弓箭手的攻擊只有直射與拋射兩種方式,雖然依然是全屏攻擊,但准確率不可能和法師們那些跟蹤導彈一樣的魔法相比,因此他們需要足夠的射擊角度,不能被自己人擋住攻擊視線,否則弓箭手就不得不采用拋射攻擊,而在人數不夠多的情況下弓箭手的拋射其實就是拼人品,完全沒有任何准確率可言。

除了法師團和弓箭手剩下的當然全都是戰士了,不過我沒有讓這些人全都堆積在我的身邊,在將這些人全部集中到一起之後我就開始分別指揮他們在那條紅線的我方一側排出了一條犬牙交錯的波拉形防線。

戰士團展開的目的當然是構築防線防止敵人越過我方防線直接攻擊法師團和弓箭手,但這個棋局本身又和一般的棋局不太一樣,這里不是單純的按照先攻勝利來判定出局的,也就是說有可能出現你用自己的棋子去吃別人的子,結果自己的子反而被吃掉的事情。而且,除了有可能發生反吃的情況,還要注意一個問題就是對方的攻擊未必就是只針對一個方格的。盡管這個棋盤上的每個方格其實都是一個四米乘四米的正方形,但問題是很多魔法的覆蓋范圍都遠遠不止十六平方米,所以萬一我們的人集中在一起,很可能會被對方一個大招就一鍋端了。因此,分散布置人員是必然的事情,兩個人之間至少要間隔一個方格,否則的話絕對是要吃大虧的。

我們這邊所有人全部就位之後不等我說話那個巨型鱷魚怪就立刻張嘴對著棋盤上吹了口氣,只見一陣白色煙霧突然從棋盤邊緣升起,然後順著那鱷魚怪吹出的氣流迅速卷過整個棋盤。還好這種煙霧沒有一直彌漫整個棋盤,不然我們可就真要遭殃了。當那些白色的煙霧完全卷過棋盤之後我們就發現紅線對面的那一半棋盤此時居然已經完全被一大群各不相同的生物給占滿了。

“我擦……不帶這麼玩的吧?”剛一看到對面的棋子我就徹底斯巴達了。雖說之前女王已經和我說過對方的棋子數量和種類都不確定,但問題是這次絕對是絕無僅有的多,因為對面的整個棋盤已經完全被對方的棋子給占滿了,基本上我能看到的范圍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戰斗生物,幾乎就沒有哪里是沒人的。單論兵力的話對方的數量起碼是我們的五倍以上,而且看樣子這些對方的棋子戰斗力貌似也不弱,所以我現在都開始懷疑之前那個鱷魚怪的建議純粹是在坑我們了!

對面的鱷魚怪聽到我的抱怨之後反倒是大笑著說道:“你可別抱怨,這是我為你們特別准備的豪華獎勵,一般人看不順眼我還不給他們這麼多福利呢。”

“你管這叫福利?”

“現在說了怕是你也不信,一會開打之後你就會逐漸明白的,記得要感謝我鱷魚大人的慷慨啊。”

盡管有所懷疑,但是目前我只能當成是對方腦袋有問題才說出了這種話來,或者干脆就是在耍我們玩,不過不管怎麼說還是要按照人家的規矩來,畢竟咱現在打不過我們又能怎麼辦呢?

“好了,現在開始吧。我們誰先動?”我大聲問道。

鱷魚怪道:“先行權需要看運氣。”隨著他的話我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直徑足有一米多的巨大骰子,接著鱷魚怪才繼續道:“這個骰子有六個面,你可以選單數代表自己還是雙數代表自己,然後自己將骰子扔出去,等它停下來的時候朝上的一面顯示的是誰的數字就誰先。”

我點點頭道:“那我選雙。”說完之後我直接就將骰子給扔了出去,那個骰子意外的非常輕,被扔出去之後在天上飛起來老高,等落下來之後又開始四處亂蹦,彈性居然非常的好,不過彈性再好總是會有停的時候,眼看著那個骰子即將要停止了,而此時上面的數字分明就是四,也就是我們一方的數字,而且按照目前的滾動力量來看也不可能再翻面了,所以我幾乎已經認為就是我們先動了。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對方的陣列中居然突然有一名半人馬弓箭手抬手就是一箭射向了那個骰子。原本已經快停下的骰子被這麼一撞立刻向前多翻了一面。

“我靠!還可以出手干擾的嗎?”我大聲驚叫道。

鱷魚怪哈哈大笑著說道:“規則里也沒說不可以啊!不過現在棋局已經開始,所以注意不要離開自己所在方格哦。”

聽到對方的話之後我看著已經明顯馬上就要徹底靜止的骰子立刻做出了讓對方驚掉下巴的舉動,只見我將永琝鴞b手里讓其迅速伸長,然後直接變成了一個五米多長的大鉗子夾住了那個眼看就要停止的骰子將其給夾了起來,並且當著鱷魚怪的面將其翻了一面換成了個六朝上,接著才將其放到了棋盤上,而且因為我不是在扔而是用永硠雂う犒X子夾著骰子在擺放,所以幾乎在我松開永琲漁伬堇諵l就已經徹底穩定了。

“這樣就應該是我們先走了吧?”放好骰子之後我便出聲問道。

驚的連嘴巴都忘記閉上的鱷魚怪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趕緊說道:“可以了,你們先走吧。每次只能指揮一個棋子行動並且行動的總時間是一分鍾,時間一到不管在干什麼都要立刻停止,如果違規超時後繼續移動或者攻擊的人會被棋盤上的魔力直接擊殺。那麼現在開始吧,從你們的棋子開始有所行動的那一瞬間開始計時,時間會先是在雙方本陣後方,你可千萬別超時啊。”

我點點頭,然後就看到棋盤的四個方向同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紅色表盤,表盤上只有一根指針,看這個刻度,估計這個指針轉一圈就是正好一分鍾。

因為棋盤四面都有計時器,所以我就不擔心會超時了。稍微想了想之後我並沒有直接沖上去,而是先開口問道:“那個,如果法師不移動直接開始准備魔法的話會啟動計時器嗎?”

“當然。我說的不是移動而是有所行動,你開始准備魔法,或者弓箭手開始瞄准都算是開始行動了。”

我再次點點頭,然後又問道:“我可以召喚魔寵助戰嗎?”

“可以,但是除了行動過程中,其他時間必須和你站在一個方格之中,並且你們的攻擊目標必須是同一個目標,不允許召喚大量生物同時攻擊多個目標。當然,你們如果再一次行動時間內擊殺完一個目標還有多余時間的話,當然也可以接著攻擊下一個目標。”

在確認了這兩條規則後我立刻對克利斯締娜大喊道:“克利斯締娜,首殺給你,知道怎麼做嗎?”

“了解。”克利斯締娜回答完之後立刻就將手中的法杖用力向地上一插,跟著一圈圈有如實質的能量沖擊波便開始以她為中心快速的掃過整個山谷,而與此同時克利斯締娜身上的裝備也是開始了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等光芒閃耀結束之時克利斯締娜已經變成了全身金光閃閃的元素女王形態,也就是她的最強終極形態。

元素女王變身用掉了三秒時間,完成之後克利斯締娜立刻握住身前的法杖好像祈禱一樣念起了超長的咒語,而與此同時,一股恐怖的魔力波動正在我們頭頂開始聚集,而且這個能量波動的強度還在以一種非常誇張的速度瘋狂的提升之,就連對面的鱷魚怪都愣了一下,沒想到克利斯締娜居然有這麼誇張的魔力。

因為棋子的行動時間只有一分鍾,變身用掉了三秒,加上准備的間隔時間實際上已經五秒過去了,而克利斯締娜這次的咒語竟然念了四十幾秒才結束,至于說她念得是什麼已經完全聽不清楚了,因為她的語速實在是快的沒法辨認了,不過這都不是問題,只要魔法不失敗念得再快也無所謂。

當全部咒語念完之後克利斯締娜突然睜開了白光閃耀的雙眼,然後單手舉起法杖向前一指同時大喊道:“雷霆——審判。”

伴隨著克利斯締娜的結語,一個幾乎快要趕上整個棋盤一樣大小的金色魔法陣突然出現在了我們的頭頂上十幾米的高度以斜四十五度角對准了對面的棋盤,跟著就見那個魔法陣中的花紋突然開始旋轉了起來,並且速度越來越快,當那魔法陣徹底變成了一個旋轉的金色光輪再也看不見任何魔法紋路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三秒的時間,現在一分鍾的行動時間只剩下十二秒,但是就是這十二秒卻是讓場上所有的人包括巨人族的那些小人都嚇了一大跳。

當那個金色光輪徹底形成之後立刻就從其中心點上噴出了一根長約兩米,直徑不到兩厘米的金色光錐。如果單是這一根光錐當然沒什麼,可關鍵是克利斯締娜的魔法有幾個是單體殺傷的?果然,第一個鋼錐都還沒完全飛出光輪,更多的光錐就幾乎以一根貼著一根的方式瘋狂的湧出了那個光輪。不過還好,飛出來的光錐並非散射,而是全部向中心彙聚,最後在落到棋盤上的時候攻擊范圍其實也不過是一個半徑一米多點的圓形區域而已。不過……一秒幾千根光錐全部集中在這麼點大地方,結果可想而知。

被克利斯締娜當成第一目標的那個家伙連一秒都沒用到就被密集的光錐打成了篩子,然後巨大的魔法陣盤竟然開始緩慢的橫向轉動了起來,隨著陣盤的移動光錐掃射的位置也開始移動,于是原本成一條直線發射的光錐立刻就掃出了一條長長的光鞭,凡是被掃到的目標就沒有撐過一秒的,基本上只要碰到就會被立刻打成一地碎片,除了渣渣什麼完好的東西都剩不下來。

當一分鍾行動時間到達的時候克利斯締娜不得不強行終止了這個技能的運轉,但就僅僅是這十二秒的掃射竟然硬生生的在對方的陣盤上開出了一條長長的血肉通道,凡是在這個范圍內的所有棋子都被轟成了渣渣,根本就沒有傷員存在,所有被碰到的人都死得不能再死了。

“該死,再給我一分鍾我就能把這里的敵人全部殺光了!”克利斯締娜有些不甘心的說道,而除了她自己和我之外,周圍的其他人此時已經完全被她的暴力開場給驚得連說話都忘記了,那些之前在開局的時候還在喊著克利斯締娜姐姐加油的小孩子此時也是一個也不出聲了,剛剛的震撼教育實在是太嚇人了一點,這種攻擊方式和以前大家所知的那種面對面的戰斗完全就不是一個級別的戰斗,可以說這簡直就是在用速射機關炮進行大屠殺,不,速射機關炮都沒有這麼誇張的攻擊力,這簡直是拿火箭發射器當成機關槍在用啊!

“不得不說我低估了你們的戰斗力。”鱷魚怪看著自己這邊一片狼藉的棋盤驚訝的說道,剛剛克利斯締娜僅僅是一次攻擊就報銷了他將近八分之一的棋子,照這個攻擊方式,他的人要是不能在七個回合內搞定克利斯締娜,那我們這邊就幾乎可以清場了。當然,實際上即便是讓克利斯締娜連續攻擊七次也不可能做到徹底消滅對方所有人員的地步,因為那個魔法陣的轉動速度非常的慢,這次是因為對方的人員非常密集,幾乎將整個棋盤都給站滿了,所以魔法陣移動的時候才可以一次性的將附近的一大片人全部清空,一旦對方的人數下降之後這種攻擊就會大量浪費在移動過程中,不可能一直保持這樣的傷害輸出。

我回頭看著克利斯締娜笑著伸出大拇指誇獎道:“干得不錯。再接再厲啊。”

“會長,我好像發現了一點東西。”

“哈哈,終于發現了嗎?”那邊的鱷魚怪笑著說道:“怎麼樣?我讓你們自己參戰沒有騙你們吧?”

我疑惑的看了鱷魚怪一眼,然後又扭頭看向了克利斯締娜。知道我什麼意思的克利斯締娜連忙解釋道:“會長,對方的棋子身上帶有解除封印的獎勵,只要擊殺一個棋子就可以恢複我們千分之五的實力。我剛剛一共干掉了對方七十八個人,現在實力恢複了百分之三十九,加上之前的百分之一,我已經可以使用自己全盛狀態百分之四十的力量了。”

“居然還有這種事情?”我驚訝的看了看對面的那些戰斗生物,然後道:“那下次攻擊機會就給我吧,我也需要恢複一些戰斗力。”

“好的。”克利斯締娜當然沒有任何意見,直接就同意了我的決定。

我們這邊行動結束就輪到對面的那個鱷魚怪移動了,不過他似乎不是直接用語言來指揮的,因為我們根本沒有看到他有任何的動作,就見對面的陣營前方一個看起來像豹子又像老虎的生物突然加速朝著我這邊沖了過來,不過讓我意外的是這個生物並未和我正面作戰,而是直接穿過了我所在的方格直接奔著我們後面的團長大媽那個方向去了。

“我靠!”看到這個情況我急的不知道怎麼半好。現在的團長大媽根本沒有任何的戰斗力,可是我們又不能過去幫忙,只能看著那只巨大的喵族生物以閃電般的速度朝著團長大媽飛速突擊。

那個生物的速度實在太快,前後不過五六秒就沖過了半個棋盤的距離沖到了團長大媽面前,然後跳起來就是一個飛撲直接一擊必殺,團長大媽瞬間就被秒了。岸邊觀戰的孩子們看到這個情況全都焦急的叫了起來,可惜他們不允許上場,所以也只能在旁邊干著急幫不上忙。

搞定了團長大媽的那個虎豹形生物根本沒有絲毫停頓的轉身就沖著那邊的法師團撲了過去,速度快的肉眼幾乎無法捕捉,眨眼之間就到了最後面的一個法師身邊,然後隔著七八米就是一個飛撲想要再來一次秒殺,可惜法師畢竟是戰斗人員,雖然不是近戰系,但也不至于那麼不堪。那個法師在那只虎豹沖上來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准備,當那個東西即將撲到他的時候那個法師立刻就捏碎了手里的一塊寶石,然後一個橢圓形的防護罩立刻展開。那只怪物咚的一聲撞上魔法盾,巨大的沖擊力帶著法師在地上翻了好幾個跟頭才重新爬起來,而那只怪物則是靈活的在地上一個轉身又再次撲了上去,只是這次法師已經有了准備,迅速的後退一步,法杖一指前方,一個綠色的朦朧光球就飛了出去。

虎豹形態怪物在空中一扭身居然硬生生的從光團下方鑽了過去,但是因為強行調整攻擊角度所以這次沒有撲到法師身上。那法師顯然也是經驗豐富的高級法師,剛才的光團明顯就是提前計算好的,那個怪物一下閃開光團之後正好落在了他的面前,而法師居然已經在這個地方展開了一個雷霆結界,結果那個怪物一落下來直接就被電了個外焦里嫩。

按照規則防守方不得進行反擊,但是沒有說不可以進行干擾和布置陷阱進行攔截。像是之前的光團就是輔助法術,並不是攻擊性的,所以並不違反規定,至于這個雷霆結界則是在怪物落地前布置好的,只能說是怪物自己踩上去的,怪不到別人。這一切都被計算了進去,以至于那只怪物明明被電了個七葷八素卻無法用規則進行反擊。

時間到這里其實也才過了不到三十秒,那只怪物的速度實在是快若閃電,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搞的定的,但是這下他算是徹底栽了。強電擊帶來的麻痹效果讓那家伙就好像是喝醉酒了一樣四肢完全沒有辦法進行協調,引以為傲的速度此時已經完全失去作用,更糟糕的是法師還在不斷的往他身上仍負面類型的魔法,雖然不傷血,但是卻搞得那家伙跟本沒有辦法繼續攻擊了。

三十秒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一分鍾時限到達,那個怪物不得不在原地停了下來進入靜止狀態。

“哈哈,看起來巨人族這次派出的都是精銳啊!”那邊的鱷魚怪看到那個法師的表現立刻就明白了原因。

這邊棋盤之外的小人國女王立刻說道:“這次來的客人如此強力,我們要是不陳這個機會拼一次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鱷魚怪點頭道:“有道理,不過你們可是要小心了,我這次出動的棋子也不是等閑貨色。”

“那個……是不是該我們了?”我出聲問道。

鱷魚怪點點頭道:“你們隨時可以開始了。”

得到答複之後我二話不說直接對克利斯締娜喊道:“克利斯締娜,情場,先把你的實力全部恢複起來。”

“咦?”鱷魚怪愣了一下,然後突然反應過來說道:“哈哈,原來你之前說第二步是你動是騙我的啊!我明白了,你是怕我趁著那個小法師的實力沒有完全恢複先將她干掉,希望用自己給她打掩護。”

我並沒有解釋什麼,因為克利斯締娜已經開始了行動。之前只有百分之一的實力的情況下克利斯締娜准備個普通魔法都需要煞費苦心的准備半天,但是現在已經有了百分之四十的實力就不一樣了。得到指令的克利斯締娜直接翅膀一拍從棋盤上升了起來,然後在空中將法杖舉起直接瞄准了對方本陣中人員最密集的區域開始念咒,這次的咒語居然比上次還要長,一口氣念了足有五十秒才搞定。

五十秒的咒語結束的時候整個行動時間已經只剩下了不到十秒,但是就在這最後的幾秒時間內,就見克利斯締娜的法杖尖端突然就飛出了一個紅色的小小光團,這光團和之前的魔法陣不一樣,它不對外散發任何魔力波動,甚至于你根本就感覺不到它的存在。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小小的魔法光球居然在脫離了克利斯締娜的法杖之後迎風就漲,等到達對方本陣上方的時候已經膨脹成了一個直徑起碼超過十米的巨大火球。

沒有絲毫預兆,飛臨對方本陣上空的火球突然就在離地兩米多高的地方直接空爆了。原本安靜無比不發出任何強光或者聲音的火球在那一瞬間就仿佛化身為小型核彈一般,一朵巨大的蘑菇云瞬間升騰而起,同時一股強力沖擊波猛然掃過整個棋盤將我和前排的戰士們全部吹翻了一個大跟頭,最後不得不手腳並用的死死扒在地面上才勉強保證沒有被一路吹出棋盤。要知道我們所在的位置其實距離那個火球爆炸的位置還是挺遠的,對方那些直接在爆炸點附近的人結果可想而知。

因為爆炸發生的瞬間所有東西都被火焰給遮蔽了,所以我們直到那邊的爆炸結束了之後才看清楚了攻擊效果。

果然,克利斯締娜的咒語越長魔法威力就越大,而且和之前的那個魔法不一樣。之前的魔法念咒時間雖然有四十秒,但是釋放過程並未到達極限就因為行動時間到達而被克利斯締娜強行終止了,也就是說那個魔法的威力其實並未全部發揮出來。但是,剛剛這個魔法是屬于那種瞬間爆發型的,所以它等于是在一瞬間將全部的力量都釋放了出去,而且因為現在的克利斯締娜的實力足足是剛剛的四十倍,所以這個魔法的威力可想而知。整個棋盤周圍到現在都還在閃耀著刺眼的魔法光芒,那是沖擊波子和棋盤自帶的保護觀眾用的魔法結界碰撞的結果。

如此恐怖的威力再次讓那邊的鱷魚怪吃驚不已,盡管有了之前的經驗他已經盡量將我們想的足夠厲害了,可是看到這個結果還是嚇了一大跳。整個棋盤上目前屬于鱷魚怪的棋子一共就只剩下了不到兩百人,而且這些人全都集中在棋盤的左側邊緣地帶,因為那個位置是距離爆炸中心最遠的位置。

“我靠,你好歹給我留幾個啊!我還要刷封印呢!”看到爆炸結果我趕緊回頭對克利斯締娜喊道。

克利斯締娜有些抱歉的說道:“時間太短我來不及控制威力,不過剩下的一百多目標不是足夠你回複了嗎?”

“這哪夠啊?一個才千分之五,兩個才百分之一,我要完全恢複需要一百九十八個目標才剛剛夠用而已。這里哪還有那麼多了?再說剩下的也不一定每個都能讓我來殺吧?”

“那個……我也沒辦法啊!”

“你們倆就不要在那里唱雙簧了。你們這是在嘲笑我的棋子太弱嗎?”鱷魚怪略帶氣餒的說道:“好了好了,該我行動了,就算對你們印象不錯也不能輸得太慘,我可是要出全力了。”

隨著鱷魚怪的話音落下,對面的棋盤上剩余的棋子中有個人類形態的棋子突然就原地一個轉身消失在了棋盤上,下一秒這個家伙突然就出現在了我們這邊的法師團之中,接著一劍就將之前和那個喵系生物戰斗的法師給秒了。從那家伙開始行動到目前為止還不到兩秒,幾乎是眨眼之間我們這邊就少了一個法師,而接下來的過程幾乎就是那家伙的屠殺表演。所有被他近身的法師都是一刀秒,根本就是毫無阻礙,不管那些法師使用何種手段應對完全就是一點作用都沒有。

我們這邊一共就只有二十個法師,那家伙幾乎是一秒一個的用了不到三十秒搞定了全部法師,然後下一秒又出現在了一個弓箭手身邊。我們這邊目前還剩下兩個弓箭手,有一個因為距離克利斯締娜之前的那個魔法的爆炸點太近而直接被吹出了棋盤判定失敗,所以剩下的就只有倆射手了。那個家伙接近第一個弓箭手的時候就和對付法師一樣照樣是一刀秒,完全沒有絲毫的停頓,然後下一秒立刻有再次消失在原地。

按照之前的節奏我們都看向了最後的弓箭手的位置,那家伙也是立刻開始緊張的四處張望准備應對對方的突然襲擊,但出人意料的是這個家伙居然不是在那個弓箭手身邊出現,而是突然一個閃身從克利斯締娜的身邊冒了出來。

“我靠你大爺的!”遭遇突然襲擊的克利斯締娜都忍不住罵出了髒話,動作狼狽的就地一個翻滾總算是躲開了致命一擊,但是對方的攻擊卻是絲毫不帶停頓的繼續跟了上來。

其實現在的克利斯締娜已經恢複了全部的實力,剛才被搞得這麼狼狽不過是因為沒有想到突然就成了目標,現在反應過來自然不可能再讓對方的手。直接單手法杖一舉,只聽當的一聲伴隨著飛濺的火星再次架開了對方的攻擊。

連續兩次攻擊失敗的那個家伙並未離開,而是再次瞬移到了克利斯締娜背後進行了第三次攻擊,可惜他出現的時候卻突然發現自己竟然站在一個淡黃色的透明光罩之中。這個光罩其實大家都認識,就是法師們剛學會法術開始一直要用到自己成為法神的魔法盾,但是,克利斯締娜的這個魔法盾不是套在自己身上,而是直接罩在了對方的身上。這種改變魔法使用方式的事情在游戲內其實並不少見,但大家都是在魔法的屬性范圍內進行的一些小小的用法上的創新,像是這種完全超出了規則范圍的魔法應用絕對是絕無僅有的存在,之前從未有人發現過防護魔法還能仍在敵人身上的。

被光罩圈進去的那個家伙無奈的發現自己就好像進入了一個魔法監獄,不但無論怎麼攻擊都砸不動這個蛋殼,更要命的是連傳送能力也出不去,而且讓他肝膽俱裂的是這個光蛋竟然在加速上升,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因為套住那家伙的時候距離時間到已經只剩下十幾秒了,所以這個光蛋速度飛快,眨眼之間就飛上了幾百米高空並且還在繼續上升。當時間到達一分鍾限制的那一刻,克利斯締娜立刻收回了這個魔法,然後就看到那個家伙由一個小黑點的狀態從高空慘叫著一頭栽了下來,最後吧唧一聲摔在棋盤上變成了一張肉餅。

克利斯締娜的這種方法就是一種對規則的合理規避,因為規則說了,不到你動的回合中只能進行防禦,不能主動反擊攻擊對方,所以克利斯締娜直接使用了一個魔法蛋將對方給送上了天,之後等對方的行動時間到達後她也就失去了反擊的權利,所以她理所當然的收回了魔法,而此時那家伙正在高空,之後他掉下來完全算是摔死的,跟克利斯締娜沒有任何關系,這樣就有效規避了規則的限制。

“我真是不知道要怎麼說了。”鱷魚怪看著摔的跟泥一樣的棋子無奈的搖搖頭,最後只能對我道:“你們繼續。”

既然到我們行動了我也不再客氣了。行動一開始我就直接啟動了神域合體,用了兩秒完成合體,跟著直接變身複制雷的屬性,下一秒我就出現在了一個最近的對方棋子身邊,永硠雂う熊u錐直接在對方腦門上開了個天窗,下一秒立刻又出現在另外一個目標身邊,然後同樣的方法從對方後腦處捅進去,之後干脆連拔都懶得拔出來直接就傳送到下一個目標身邊,同樣的又是一下搞定。借助雷的閃電移動和永琲熊晶黚}防,我的攻擊就好像之前屠殺法師團的對方成員一樣,基本上一秒之內就能搞定兩個敵人,五十幾秒之後時間到,我已經連續捅了一百多個目標了。

“哈哈,果然是可以恢複一部分是封印的力量。”感覺著體內的力量我估算了一下,我現在的實力差不多是全盛狀態的百分之五十八左右,按照這個效率只要再來一次我就能將剩下的敵人全部殺光,到時候起碼可以將實力恢複到全盛狀態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當然要完全恢複可能就有點難度了。

“真是無話可說了。你們的實力是我生平僅見,要不是被規則壓制了實力,我都不是你們的對手啊!”鱷魚怪在一邊感歎道。

我笑著說道:“要不是您之前給我們建議,我們也沒有機會恢複實力,所以還是要感謝您呢。”

“我現在都慶幸自己的決定是多麼的明智呢。咱們說好了,一會你們彎沉任務恢複了實力可要幫我個小忙啊。”

“只要不麻煩的話一定幫你辦到。”我爽快的答應道,當然這話里是留了余地的,太麻煩的事情我們可不會去干。不過要是另外付酬勞的話,我們當然也不介意接點麻煩的工作。

我這邊一口氣干掉了一百多目標,下一步又到了對方行動,大概是知道已經沒有絲毫勝利可能了,鱷魚怪直接讓其中一個棋子朝我沖了過來。對于這種情況我當然是毫無壓力了。看著那個重甲武士沖上來我簡單的一個側身撤步就讓開了對方的第一次攻擊,跟著單手一搭對方手肘向下一壓,手腕一翻將其手肘整個拉到背後,另外一只手從後面頂住他的肩膀向上一頂,咔嚓一下那家伙的胳膊就被下掉了,之後我就像是在玩芭比娃娃一樣三兩下將那家伙的胳膊腿關節全部下掉,雖然時間還沒到但是那家伙除了在地上好像個蟲子一樣的蠕動根本就做不到任何事情。

對方失去戰斗力,沒等時間到就放棄了這一次行動,然後到了我們這邊行動。我依然是老樣子,先抬手干掉身下這個已經被下掉了全身關節的家伙,跟著一刀一個將剩下的目標全部解決,可惜的是克利斯締娜之前的大招威力太嚇人,剩下的人員數量不夠,我干掉最後一個目標的時候實力也不過是恢複到了全盛狀態的百分之八十九點五而已,雖然已經相當的高了,可是這樣的實力畢竟還是不如全盛時期,所以總感覺怪可惜的。

其實我知道,我們能達到這種標准肯定已經超出大多數人能做到的水平了。那些棋子雖然可以恢複對手的封印力量,但之前鱷魚怪已經說了,這是因為看我們順眼特別給我們的福利,也就是說其他人遇到的棋子可能並不能做到每個人恢複千分之五的實力,而且從小人國女王那里得到的信息來看,之前的那些玩家也沒有碰到過這麼多敵人,那樣的話就算對方碰到的每個棋子都可以恢複千分之五的實力,數量太少也肯定恢複不了多少力量。再說了,沒有鱷魚怪的提醒,或者像我和克利斯締娜這樣自恃實力膽敢親自下場,光靠小人國的那些戰士戰斗的話又上哪去拿著個解除封印的獎勵呢??

“雖然早知道你們應該會勝出,但是真沒想到居然勝的這麼快這麼徹底!”鱷魚怪看著我和克利斯締娜無奈的說道:“好了,既然你們已經完成了死亡棋局,那麼規則就是規則,該給你們發獎品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二十五章 選子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二十七章 三大收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