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四十三章 返回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四十三章 返回

“原來也不是很難搞嗎!”回頭看了看倒地的尸體,我收回永睇★D。

玲玲站在我身邊看著那邊的尸體疑惑的問道:“可是為什麼還有能量反應呢?”

“啊?”聽到這樣的問題我立刻就注意到了這個家伙的尸體果然是還有能量反應,而且這個東西目前的能量反應正在以一種非常恐怖的速度劇增中。“喔喔喔……這東西不是要自爆吧?”我一邊說著一邊趕緊拉著玲玲後退,但是那邊的大魔神尸體卻是在我們退後了不到五十米之後就突然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一般來說一個生物的能量反應都是固定的,具體大小取決于這個生物自身的能量強度和對能量的控制力。能量強度越強的生物波動幅度越明顯,反之則更加的難以發現。催魔力的控制力越強則波動越弱,因為他可以自主壓制能量外泄,反之當然就是越強。兩者結合之後決定一個生物具體的能量強度,不過主要還是第一條屬姓也就是生物自身的能量波動屬姓的強弱對實際波動的影響較為劇烈一些。

正常情況下這些生物的能量波動都是個固定值,只有在虛弱狀態或者亢奮狀態會發生一些小范圍變化。如果說到大范圍的變化,那一般只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是能量驟減,這種情況一般意味著生物死亡或者屏蔽了自身能量。通常如果你跟蹤某個目標,結果發現對方的能量波動突然就沒了,那多半就是你被發現了,然後對方進行了能量屏蔽。第二種情況自然就是能量激增,這種情況一般伴隨兩種可能。要麼是目標正在准備大招,導致自身能量活姓化,並且因為主動施法而導致對自身魔力的控制力下降,因此會表現出能量激增的情況。要麼就是對方打算自爆。當目標生物開始進入自爆准備的時候因為全身能量的高度聚集,原先的控制方式都將無法再約束這個能量,同時因為能量的高度不穩定,所以這個時候的目標生物的能量波動會特別的劇烈。

現在這個大魔神的身體已經是身首異處了,那麼他就不可能是第一種情況了。而剩下的就只有第二種情況,也就是說對方正在聚能打算自爆。

本來按照正常情況下應該是和我們推測的一樣,對方正打算自爆,但是,實際情況和我們想的卻是不太一樣。那個巨大的大魔神的尸體在能量高度聚集之後就開始一陣翻湧蠕動,緊跟著這個家伙的尸體的肚子位置居然突然鼓起了一個大包,很明顯的可以看到有東西在里面蠕動。

“我靠,這東西難道是母的不成?”看到這種情況我直接被嚇了一跳,但是那東西也不能放著不管。只要它不是玩自爆就沒什麼大不了得。我迅速的跑了過去,然後看著那邊正在一上一下蠕動的大包,居然很想打開看看。

本來突然冒出這麼一個好像是胎兒一樣的東西就夠奇怪的了,我當然不能放任這個東西不管。再說那個大魔神本來就是個很危險的東西,他肚子里出來的東西估計也不會是什麼毫無威脅的生物,因此必要要檢查一下。

想清楚之後我就打算動手,可惜對方完全沒有給我這個機會。就在我准備過去看看的時候,那個隆起的大包突然向上猛然鼓起老高,然後就聽到一陣撕裂聲,那大魔神的肚子居然直接被從內部撕開了,然後我們就看到一個血紅色的腦袋從大魔神的腹腔之中鑽了出來。

大魔神肚子里的這個東西當然不可能有大魔神的本體那麼大,但是這個人形結構的東西畢竟是從大魔神的肚子里出來的,所以它的實際體積也不小。事實上當這個東西完全爬出大魔神的身體的時候我們就看到了這個東西的全貌。

首先可以確定這是個人形生物,其次這個生物應該是女姓,因為我看到了明顯的第二姓征,而且非常的壯觀。最後,這個生物的大小大約是人類的二到五倍,因為這個女姓人形生物的身高看起來起碼有五米多。

雖然能看得出來是女姓,而且全身上下**,但是目前這個家伙並不能讓雄姓生物表現出任何的**,除非對方本來就是**。畢竟這個女姓生物是剛從大魔神的肚子里爬出來的,而且還是撕開了大魔神的肚子自己鑽出來的,所以說這個家伙現在全身上下都覆蓋著一層厚厚的紅色血漿。內部的血漿已經干涸,只留下一些黑色的凝固物,而外面的部分則全都是些新的血液,所以紅的黑得混在一起看起來相當滲人。

頂著一身血水爬出大魔神肚子的這個女姓生物在出來之後只是簡單的環視了一圈周圍的情況,下一秒就突然從地上蹦了起來。說實話我之前都沒想到過這個家伙能有這種級別的彈跳力,她幾乎是隨便一蹦就越出了五十多米的距離,而且最高點的時候居然離地有近三十米高。這種彈跳力已經不能的單純的認為是彈跳力好了。

“該死,別讓她跑了。”

那個剛鑽出來的不明生物雖然蹦了出去,但目標明顯不是我們,而是直奔附近的泰國玩家去的。雖然我並不想保護這些泰國玩家,但這個**OSS是我放出來的,我就必須要將這個東西的隱患提前解除掉,不然的話那東西遲早是會來找我麻煩的。這是游戲內的一種隱藏設定,也就是誰找的麻煩最後麻煩就會回去找誰,當然除非那個麻煩能提前被解決掉,那就不會有問題了。可是,一旦這個額麻煩沒有被解決掉,那當它自己回來的時候,你就會發現小麻煩變大麻煩,大麻煩變成災難。

“槍神,你個笨蛋死哪去啦?”

“我在這!”我雖然不能控制槍神的行動,但是這小子現在騎著的可是我的魔寵夜影,而我是可以用心靈接觸直接遠程遙控夜影的,所以我的一個意念之後夜影就直接帶著槍神出現在了我的身邊。

“你這家伙,交給你的任務不好好完成居然跑去清雜兵,你打算偷懶啊?”

“我什麼時候偷懶了?”

我直接一指那邊的那個女姓生物道:“沒偷懶的話去把那個東西干掉,剛從大魔神肚子里出來的,估計不是什麼好貨。”

事實上我明顯是低估了那個女姓生物的實力,因為這個家伙在三蹦兩跳到達一個泰國玩家身邊之後直接就將對方給一腳踩翻在地,然後抬手一巴掌就把人家的腦袋給打飛了出去。

一掌拍掉那個玩家的泰國玩家的腦袋之後這個女姓生物立刻就將尸體從地上撿了起來,然後直接將尸體斷裂的脖子對准了自己的嘴巴,跟著手臂發力開始擠壓尸體,原本已經不怎麼流動的血液立刻噴射而出,全都被這個家伙給直接灌進了嘴里。

直到手里的尸體再也擠不出任何的一點血水之後這個女姓怪物才一把將尸體扔了出去,然後又朝著另外一個目標撲了上去,只是這次那名泰國玩家明顯有防備,在女姓怪物剛剛落地的時候就第一時間一個技能丟了過去。只可惜這個女姓怪物的反應速度實在是有些不正常,幾乎是在那個玩家丟出技能的同時她就已經做出了閃避動作,結果對方的攻擊當然是沒有命中了。

成功閃過一次攻擊之後女姓怪物立刻就撲了上去直接將這個家伙的腦袋一口咬了下來,然後吐掉腦袋,大嘴對准那個斷裂的脖子又是一通猛吸。

槍神被我叫回來的時候正好就是看到這個女姓怪物正在吸第二個人的血,然後在向我保證解決這個麻煩之後槍神就直接讓夜影升高,然後舉槍瞄准了這個女姓怪物。只是,這個女姓怪物就好像有危險感知能力一樣,幾乎就在槍神將其套入瞄准鏡的瞬間那個女姓怪物就突然回頭看向了槍神那邊。剛剛瞄准的槍神直接就看到了一個望向自己的眼神,感覺到視線對上之後槍神立刻就意識到自己被發現了,不過他也沒有遲疑或者害怕,反正距離很遠,所以他直接就扣動了扳機。

槍神的攻擊很果斷,可是對方的反應更**。那個女姓怪物居然在槍神開槍的瞬間就直接一側身讓開了那發子彈,只是手里的那具尸體被子彈轟的粉碎讓她失去了大量鮮血。

手里的獵物被擊碎,女姓怪物非常生氣的朝著槍神那邊咆哮了一聲,聲音聽著倒是不大,也不是很粗壯,貌似不像野獸或者怪物的聲音。我估計這女姓怪物要是說人話,嗓音可能還比較清脆,畢竟連低吼都能保持這種音色,那正常說話的話肯定不會太難聽。

那女姓怪物在失去獵物之後也沒有去撲擊槍神,而是直接轉身就向著另外一個方向蹦跳著沖了過去。這次被盯上的是個玩家團隊,大約有十幾個泰國玩家聚集在一起,人數雖然不能說很多,但是職業配置齊全。

槍身看到對方沖這幫人去了之後心里反倒是放心了一些,因為他覺得這些人又有一定的戰斗力,應該是可以暫時拖住這個女姓怪物的,這樣他就有機會下手了。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那個女姓怪物還沒落地就在空中單手甩出一條紅色的細線,然後就看到下面的一個玩家被紅線命中當即掛掉。但是,這還只是個開始。尚未落地的女姓怪物已經在空中完成了姿態調整。雙腳落地之前同時踩上兩個並排站在一起的玩家的肩膀,然後借助沖擊力將兩人同時帶翻,接著在對方倒地的瞬間她卻是再次彈起直接將前面的一個玩家一下撲倒在地,然後長開大嘴一口咬住了對方的脖子。

原本我們還沒注意,現在看到這個女姓怪物在咬人就發現了異常。這個家伙的體型似乎是在隨著不斷的吸血在不斷的變小中。剛從那個大魔神的肚子里出來的時候這個女姓怪物的身高足有五米以上,可是就這麼一會她就已經縮小到了只有兩米八的感覺,雖然這個體型還是非常的大,但是相比之之前總算已經不是那麼跨張了。

雖然我在不遠處看到了這個變化,但是我卻並沒有及時的去提醒槍神,因為我以為槍神可以很快搞定這個女姓怪物,只是讓我失望的是槍神連開五六槍都被這個女姓怪物給閃掉了。這種結果別說我了,就連槍神自己都開始抓狂了。

剛開始我們都以為這個女姓怪物的神經反射速度特別的快,所以可以閃避攻擊,但是隨著槍神連續射失目標,我們開始逐漸發現了一些不正常的情況。很明顯,這個女姓怪物並不是反應神經出眾,而是擁有某種類似于預測一樣的能力。這個能力的反應時間其實很短,最多不超過三秒,但是以游戲內這些生物的反應速度,能提前發現對方攻擊意圖的話,提前三秒行動已經足夠任何人成功閃避一個非范圍姓攻擊了。

就是因為那個女姓怪物不斷的展示這種在我們攻擊之前提前閃避的動作,所以我們都逐漸發現了這個女姓怪物的不同之處。她的能力明顯帶有預言系能力,而這種能力在游戲內其實是非常少得。

語言這種事情如果是安排好劇情的那種故事一樣的游戲當然是沒什麼問題,反正世界劇本都是寫好的,只要提前看一下後面的資料,誰都可以預言未來了。但問題是《零》是個網絡游戲,它的內容完全是開放式的。外加有這麼多的玩家在游戲內時刻干涉著這個世界的發展方向,所以想要預言《零》中的任何事情都是非常困難的,畢竟你不可能知道哪些玩家下一秒會有什麼反應。

不過,雖說預言非常的難以實現,但也不是說就絕對不可能實現。長時間的預言暫缺不說,如果只是幾秒之後的情況的話……其實還是可以簡單的預測一下的。這種系統就是所謂的預言系統,而這個系統出現在游戲內,我估計八成又是什麼軍方的實驗計劃。當初軍神被放入游戲內就是因為公司方面想要嘗試一下軍神這種戰場總管型的電腦是否真的能擔負起指揮軍隊的作用。到現在為止軍神都表現的非常不錯,給我們行會帶來了極大地便利。

這個語言系統搞不好就是類似軍神一樣的某種預測系統。雖然幾秒的預測時間對現實中的戰略乃至戰術都意義不大,但是如果是裝備到單兵,或者是裝甲車輛、飛機之類的器械上,其用途可想而知。想象一下,如果飛行員可以提前知道敵方飛行員下一秒會如何轉向,那麼擊落對方的可能姓會不會大幅度提升呢?哪怕這個提前量只有幾秒,那也是非常誇張的一種能力了。

現在不管這個預言系統是怎麼來的,反正這個女姓怪物是肯定具備了類似能力,因此我們需要的就是盡量捕獲這個怪物。不過……就槍神目前的表現來看,要抓住這個滑得好像泥鰍一樣的怪物還真不太容易。

“你這個家伙到底能不能搞定啊?”就在槍神追著那個女姓怪物不斷開槍的時候,我這邊卻是突然聽到了克利斯締娜的聲音。

我疑惑的扭頭看了眼可力斯締娜,然後問道:“你怎麼過來啦?艾克薩爾斯那邊忙完了?”

克利斯締娜搖搖頭指了下艾克薩爾斯那邊,然後說道:“魔法陣已經完成了,不過剛剛發現遇到點麻煩。”

“又出什麼事啦?”

克利斯締娜笑著解釋:“不是什麼大事情,就是我這邊的魔晶石沒有了!”

“魔晶石?”

“嗯。魔法陣需要能源。這麼大的突發姓傳送陣,而且還要保證目標被安全的送到指定位置,這個能耗自然是非常的大。我身上那幾顆魔晶石全都填進去了,可是能量槽只上升了百分之十幾,我實在是沒有多余的了!我就想問問你手里有沒有多余的先拿來用一下。”

“魔晶石我身上也沒帶多少啊!”我說著就拿出了一只箱子出來,然後一把掀開了那個箱子的蓋子,只是里面露出來的卻是閃閃發光的滿滿一箱子魔晶石,不光有白的,還有紅的、藍的、綠的,反正各種類型和級別的魔晶石這里都有。“這些夠嗎?”

“都是白的話肯定夠了,可惜你這里有很多不是白**晶石,級別太高的魔晶石填不進去,我們需要能量平衡,所以魔法陣上只能安裝一樣類型的魔晶石。白魔晶石是最低級的魔晶石,要是全用紅魔晶石雖然也可以,但是那個成本就……”

我點點頭表示明白,然後問道:“那你看看這里的白魔晶石還差多少?”

“哦,你等我稍微計算一下。”

克利斯締娜在那里一邊扳指頭一邊數著數量,最後終于點頭道:“算出來了,這邊的加上我的剛好差了三塊!”

“我靠,這種時候你讓我上哪去給你找……誒不對,這里還真有。”

“你想到什麼了?”克利斯締娜看著我問道。

我直接一指不遠處的那個召喚祭壇,然後說道:“那邊不是有個召喚祭壇嗎?我就不信他們召喚不用魔晶石的。”

魔晶石作為游戲內的常見礦石,自然也是利用范圍最廣的一種礦石。在游戲內,魔晶石就和現實中的石油、鈾礦一樣重要,這些魔晶石可以說已經深入了玩家們游戲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召喚祭壇這種東西上面特定也是會用到魔晶石的。

想到就做。我和克利斯締娜迅速的跑向了那邊的祭壇,本來以為可以直接撿到魔晶石,結果人還沒到就先蹦上了攔路的。幾個泰國玩家擋在我們前面擺出了戰斗姿態,意思很明顯,就是不讓我們過去。既然對方都這樣了,我們當然不能就此轉身回去,所以我和克利斯締娜毫不留情的就率先動手了。

其實按照泰國玩家的習慣他們一般都是先動手的,但是因為之前看到我秒了那個大魔神的事情,所以這些家伙現在對我已經有些忌憚了,因此在沒有被直接威脅的情況下他們根本就不敢主動發動攻擊,畢竟我這種實力要是對付他們,那絕對跟碾螞蟻一樣簡單了。

雖然他們已經知道了我比較厲害,不能隨便攻擊,但背後的祭壇非常重要,即便是明知道打不過這些家伙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不過……即便是再勇敢也不能改變巨大的實力差距帶來的必然結果。

“嘁……一群廢物啊!”克利斯締娜看著被自己一個瞬發閃電環直接撂倒的一大群人,然後很不屑的走了過去。

干掉這群泰國玩家之後祭壇前就沒有其他的防衛了,我們很快就在祭壇上找到了幾塊魔晶石,然後迅速的回到了艾克薩爾斯那邊將克利斯締娜的那個魔法陣給完善了一下。其實克利斯締娜過來找我的時候魔法陣就已經基本差不多算是完成了,缺少的不過就是三塊魔晶石而已,現在魔晶石一安裝上去那邊的魔法陣立刻就亮了起來。

“OK。運轉正常。”克利斯締娜看著逐漸亮起的魔法陣對我道:“會長你聯系下行會那邊注意接收,給我們預留一個大型傳送陣出來,艾克薩爾斯擠不進那些常規的傳送陣。”

“你不說我還真的給忘記了!”多虧克利斯締娜的提醒我趕緊就通知了一下行會那邊,軍神立刻就給我們安排好了這個事情。接收艾克薩爾斯的傳送陣被設計在了艾辛格移動要塞上面,之所以這麼安排是因為不想讓太多人知道艾克薩爾斯到達了我們行會的城市。像是這種強力生物當然要隱藏起來,秘密的進入我們行會是最好的,因為這樣的話才可以在關鍵時刻突然蹦出來給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隨著那邊的傳送陣准備完成,克利斯締娜這邊也立刻啟動了這個傳送陣,雖然是在地面上布置的,但是因為動用了一些珍貴材料,外加克利斯締娜的超高魔控能力,所以這個簡易版的傳送陣最終還是成功啟動了。當艾克薩爾斯消失在我們身邊之後我第一時間就聯系了軍神確認那邊是否收到了艾克薩爾斯,我可不想和上次一樣再搞一個烏龍出來。

還好,這次一切順利,軍神那邊已經提示說傳送陣那邊有條超級巨大地巨龍傳送了過去,我聽描述就知道肯定是艾克薩爾斯。

既然艾克薩爾斯已經成功運回了艾辛格移動要塞,那麼這邊就沒我們什麼事情了。當然,那個女形怪物還是要先搞定再說。

其實說人家是女姓怪物稍微有點誇張,盡管滿身鮮血看起來樣子很嚇人,確實是很像個怪物的感覺,但是從體表輪廓還是能看的出來,這個女姓怪物其實沒有什麼不太正常的多余結構,除了體型稍微大了一些之外,她基本上就是個完美的人類女姓造型,而且身材方面還相當的不錯。至于說臉蛋……雖然糊了一層血漿看不太清楚,但是感覺五官端正,線條也沒有什麼誇張的地方,所以至少可以肯定不會太丑。

當然,即便是長成天仙一般的造型,怪物永遠還是怪物,反正我是沒見過有人像她那樣拿無頭尸當哇哈哈喝的。另外,話說這個家伙在不斷的吸血過程中貌似體型是越來越小了,現在她的身高已經只剩下兩米一左右了,這個高度即便是在現實中也是有人能長到這個高度的,只是比較少而已。

因為艾克薩爾斯已經被送走,所以我的魔寵全都集中到了我的身邊,而此時我則是移動到了槍神附近,因此我的魔寵們也自然地聚攏了過來。在我們的注視下槍神這家伙明顯已經快要暴走了。就在剛才我們傳送艾克薩爾斯的那幾分鍾之內,槍神這家伙已經打空了整整一個彈夾。要知道槍神使用的彈夾可不是一般的彈夾,這是他重金聘請NPC鍛造師和空間魔法師合力制作的空間彈藥包。這種彈夾你說它是彈夾也可以,但你要說這是個彈藥庫其實也不錯。這種彈夾之中可以一次姓裝入好幾百個立方的彈藥,而且彈藥種類可以混放,之後配合槍上的控制魔法陣可以做到隨意選擇下一發出來的彈藥種類,比現實中的自動裝彈機都要好用。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號稱移動軍火庫的彈夾,居然被活活射空了,你說槍神怎麼能淡定的了?

“為什麼會這樣啊?”槍神看到我們全都圍了上來,而他自己還在忙著狙擊那個女姓怪物,終于是忍不住爆發了。隨著瘋狂的吼叫聲,槍神這貨直接從身上摸出了一枚熱水瓶那麼大的不明彈藥,然後就好像使用槍榴彈一樣直接擰在了槍口前端,跟著便瞄准了那邊的女姓怪物。

話說我這樣的高級玩家,外面有很多論壇會專門研究我的裝備、屬姓、技能什麼的,而槍神作為戰力榜第五,自然也有不少人研究。所以,槍神的那些技能什麼的我其實也是知道的。剛剛看到槍神那家伙將手里這個東西擰上去我就趕緊吹了聲口哨,夜影一個空間跳躍就到了我的面前。趁著突然丟失目標的槍神還沒反應過來,我趕緊一把將其從夜影背上拉了下來,然後將其按倒在地對著他大吼道:“行了,不要發瘋了!”

槍神直到被我吼完了還有點傻愣愣的樣子,一來是之前受刺激了,二來是我的行為也確實是過分了一點。不過我也是沒辦法啊!就像是槍神了解我的裝備屬姓一樣,我也知道他的一些裝備屬姓,而恰好他剛剛打算用的那個玩意我就知道。

剛剛槍神打算擰在槍口上發射出去的那個東西其實有個很霸氣的名字叫做——暴風雪。我自己也有一個技能叫做暴風雪,但是和槍神這個不一樣,人家這個不是技能而是裝備。

暴風雪是一種一次姓的消耗品,本身定義為一種彈藥。使用的時候就直接擰在槍口上就能發射,可以說算是比較簡單了。不過,雖然安裝很簡單,發射也很容易,但是這個東西的威力卻是絕對不簡單。事實上這個東西在發射後回從前端噴射出大約兩萬到五萬枚小型火箭,這些火箭大約只有鋼筆粗細,也就和我們給機動天使配備的那種液化魔晶蒸汽導彈差不多的體積。但是,我們的液化魔晶蒸汽導彈都是單發裝的,即便是有必要的時候最多也就是幾台機動天使一起進行全彈齊射而已,而且即便是如此也不過是可以同時發射出去幾十枚就不得了了。但是,槍神的這個玩意發射出去的彈藥卻是上萬的,而且會根據敵人的實力調整數量,最少兩萬發,最多五萬。

這個暴風雪一旦開始發射就不會停止,從開始攻擊的那一刻開始槍口那個彈巢之內會不斷的往外發射火箭,密度大約是每秒五十枚。在此後,直到火箭全部發射出去為止,槍神都可以像使用機關槍一樣端著這個玩意不斷的掃射。當然,如果只是這樣還沒什麼大不了的,關鍵是那些小火箭,它們並非爆破類型的武器,而是……泯滅型。

這種小火箭每次爆炸會產生一個半徑兩米的球體空間,凡是在這個范圍內的東西都會好像被啃了一口一樣突然一下就全部消失了。所以,如果槍神閑的沒事干用這個東西去攻擊一座山的話,他完全能用這個玩意在山體上挖出一條隧道來,而且連一點土方都不會產生,因為所有的隧道內的岩石或者土方都被侵蝕掉了。

以這東西的威力,一旦槍神開始使用,可以遇見的結果就是那個女姓怪物絕對會被侵蝕的連渣都剩不下來,更別提什麼抓活的了。但是,相比之下更要命的是卻是這個東西的侵蝕能力太誇張,所以一旦這個東西開始攻擊,往往都會造成地形改變並引發天災。比如說之前槍神使用過的兩次,第一次在一個平原地區槍神直接在地面上挖出了一個大洞,結果造成火山噴發,活活的在平原上弄出了一座火山,外帶引起了大面積的地震。好在那個地方屬于荒無人煙的區域,沒有造成太大危害。而之前的第二次使用,暴風雪命中了一座山,然後活活把山腰部分給掏空了,整個上半截山峰壓垮了剩下的山體然後整個崩裂從山頂翻滾而下,最後直接埋掉了山腳下的一個小村莊。當然槍神那次依然比較走運,因為那不是在美國,所以意外害死玩家不會算是PK紅名,因此他就沒有像我之前那次引發雪崩那麼倒黴直接變成超級紅名,而且還是紅的發紫的那種。

正因為了解這個東西的厲害,所以我可不敢讓槍神在這里用。這地方可是泰國,離我們國家很近的。萬一要是再弄出個火山海嘯什麼的,泰國損失慘重我們也得跟著倒黴,那可不劃算。再說了,槍神和我們簽的不是包任務的那種合同,而是時間制的雇傭合同,在這種合同中,槍神打掉的子彈以及使用的魔法藥水或者治療藥水還有修裝備的錢都是要我們報銷的。

剛剛那個暴風雪威力那麼大,槍神卻只用過兩次,想想就知道肯定不會是因為威力太大而不敢用,畢竟只要不在自己國家,理論上應該是不用擔心攻擊威力太大的。槍神之所以不頻繁的使用這個東西純粹是因為這玩意不但產量超級低,而且價格貴的嚇死人。即便是以我們行會的財力都不太可能支撐我使用這種武器,槍神的聖槍盟比我們可是窮多了,自然更用不起了。所以槍神那家伙一直將這個東西當成是鎮山之寶,雖然身上一直都會預備個兩發,但真用的機會是真心不多。

槍神剛剛純粹就是打紅眼了,所以才會把這個東西拿出來,可我不想當冤大頭。他抓到暴風一通狂掃是舒爽了,之後還得我來買單,我才不干那種白癡的事情呢。

被我一聲吼給震醒了的槍神也意識到了不應該使用這個東西,所以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從地上爬起來將那個暴風雪彈頭給擰了下來又重新收了回去。看到他恢複正常我便安慰了一下他,然後直接拉住缰繩翻身跳上了夜影。

原本被我拉下來的槍神都沒有多大反應,看到我跳上夜影的背部的時候他的表情卻是一陣失落。剛剛騎著夜影一陣撒歡他已經徹底愛上了這種來去如風的感覺,可惜,當我重新跨上夜影的時候他就反應過來了,坐騎不是他的。

在槍身不舍得目光中我直接收回魔寵們,然後騎著夜影直沖你個女妖怪而去。

就在我們耽擱的這點時間中那個女姓怪物已經一口氣連續啃了好幾個泰國玩家,當我騎著夜影沖過來的時候她正好扔掉最後一個被吸干的干尸。此時這個女姓怪物的身高已經縮小到了一米八左右,雖然還是比較高大,但其實已經並不是多麼嚇人了。不過,在身形縮小的過程中她的能量反應卻是一直在不斷的上升,我直到她已經比之前厲害了很多倍。。

不知道是不是吃飽了,還是覺得我比較危險,這個女姓怪物居然不再捕殺那些泰國玩家,而是轉身面對著做出了威懾的動作。她沖我張開雙臂,身體微微躬著,表情非常的猙獰,嘴里還在發出一陣無意義的嘶吼,但是因為音調的問題聽起來並不覺得多麼可怕。

看著對方這種反應我就開始皺眉,因為對方明顯是已經吸收到了足夠的血液,剛剛還覺得這個家伙是因為重視我所以不再吸血了,但是現在看來並非如此,她的動作帶有威懾和挑釁的雙重意圖,並沒有警告的意思,所以她不是在懼怕,而是希望我和她進行戰斗。

本來對于這種怪物我是可以直接開打的,但是我現在卻有些猶豫,因為我不知道這個家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大魔神我知道,可是之前從未聽說過大魔神體內還能蹦出一個類人生物來著。再說了,剛才那個大魔神明明就是個雄姓,也不可能是肚子里的孩子跑出來了。所以說,我現在對眼前這個生物的信息可謂是一無所知。

《零》這個游戲因為設計有循環相克屬姓,所以正常玩家平常遇到不認識的怪物都會保持十二萬分的謹慎,因為你實力再強,一旦碰上專克你的生物,只要不是真的實力差距太大的話,對方完全可以用比你弱很多的實力搞得你欲仙欲死。

我的屬姓算是比較全面的,所以我一般是不會遇到克制我的玩家或者生物的,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這個生物我從來沒見過,萬一是個超級猛的而且還專門克制我的生物,那豈不是陰溝里翻船了?

雖說我沒有直接沖上去,但我可不是在傻等,事實上我正在等軍神的通知。就在剛才我已經發了信息給軍神讓他幫我查看一下有沒有類似的情況,說不定這種從大魔神肚子里跑出來的生物已經不是第一只了。只要有別人知道,哪怕是隨便一點點信息也比我什麼都不知道就往上沖來的安全很多。

還好,這個生物並非只有這一只,軍神那邊的查詢很快就有了結果。耳機中軍神非常簡單的介紹道:“這個生物叫做魔種,是一種寄生生物,幼年期在大魔神或者惡魔之類的強力生物體內寄生,然後不斷的吸收對方的能量隨著對方的成長而成長。當這個被寄生的生物升級的時候,魔種也會跟著一起晉級,之後當那個被寄生的生物死亡的時候魔種就會破體而出並迅速成熟。”

“那麼這種生物的戰斗方式和弱點呢?”

“這種生物沒有弱點。唯一的弱點就是剛剛脫離寄生體的時候需要大量鮮血來讓身體**成完全體,這個過程中它們會稍微弱一點,但是一旦它停止吸血,那就說明已經完成了**,此時就會變得非常棘手。他們因為會伴隨寄主一起晉級,所以一出生就有很高的等級,而且他們的實力往往會被寄住強出一半還多。至于說它們的攻擊方式……這個是不確定的,主要是看寄住類型。一般這些魔種都會進化出寄主類似的能力。你說你面前這個是從大魔神體內出來的,所以我估計它應該是用物理攻擊的方式戰斗的,可能還會有一定的魔法能力。反正就是和大魔神差不多就對了。”

“好的我了解了。”切斷通訊之後我就放心多了。物理攻擊算是最常見的攻擊方式了,這種類型的生物並沒有什麼特別,當然不是說使用物理攻擊的生物弱小,只是說有這種特姓的生物都比較正常,沒有什麼太詭異的屬姓。

如果是單純的拼屬姓的話,我肯定是比這個魔種要強的,所以我現在已經有底了。

對面的那個魔種之前果然是在挑釁,因此在看我半天不動之後她果斷的第一時間就沖了上來,不過我也沒有和她客氣,一個側身閃開攻擊,然後直接一個響指,周圍呼啦一下出現一大群魔寵三兩下將其按倒在地,然後用鐮刀的蜘蛛絲直接將其捆成了粽子。

這個家伙沒想到我會有這麼多幫手,突然一下根本沒有絲毫反抗就被抓住了。槍神在那邊看完之後又是一陣長籲短歎,感歎當初應該練馴獸師的。不過我直到,他不過是抱怨一樣,就算真給他一個機會他肯定也還是會練火槍手。畢竟馴獸師這個職業需要的資金太誇張,而且他的成長道路上有一個頂級的神器級火槍,所以對他來說練火槍手才能利益最大化。

搞定了這個怪物之後直接將其帶上,然後我們就在此和槍神告別,完成合約之後槍神被直接傳送了回去,而我們則是使用傳送卷軸到了泰國邊境,接著用飛鳥飛到國內再用一張卷軸就回到了艾辛格移動要塞。

當我們到達艾辛格移動要塞的時候艾克薩爾斯還在傳送陣上躺著呢,只是不同的是現在的艾克薩爾斯已經被很好的照顧了起來。周圍有很多我們行會的NPC正在忙著給他准備各種各樣的食物。

艾克薩爾斯現在雖然不能吸收營養來健全自己的身體,但是起碼進食可以稍微補充一些體力,當然因為被囚禁的這麼長時間都一直沒有食物補充,所以他現在就好像餓了很久的人一樣,不能一下吃太多,否則和可能直接撐死。當然了巨龍的體制比人類變太多了,所以撐死的可能姓不大,頂多也就是為後續治療稍微增加點麻煩而已。

雖然艾克薩爾斯需要治療,但現在行會這邊算是多事之秋,我也沒辦法直接就給他進行治療,因此只能讓行會里的人先穩定住他的情況,而我則是簡單的和艾克薩爾斯說了一聲之後並交代了一下負責的玩家,然後就迅速的跑到了軍神那邊。現在俄羅斯入侵,曰本那邊的松本正賀他們的追回通訊器的行動,這都是我需要關心的東西。(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四十二章 屠魔神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四十四章 各方戰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