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四百六十七章 強援到場   
  
第四百六十七章 強援到場

“我靠,你們終于到了!我這邊快頂不住了!”

“會長你也有頂不住的時候啊?”克莉絲蒂娜的聲音出現在行會頻道中,顯然來的不止真紅一個。

“你們到底來了幾個人啊?”

克莉絲蒂娜的聲音回答道:“我和真紅、金幣、紅月副會長,還有大鍋飯也來了。”

“有你們幾個在應該差不多了,不過大鍋飯跑來干什麼啊?”

一聽我說他來干什麼按時大鍋飯立刻就不樂意了。“我說會長你不帶這樣的吧?我好歹也是戰力榜上數的上號的人,雖然沒你們排名那麼靠前,可你也不能無視我的戰斗力吧?”

“好好好,算我說錯話了。不過你這次跑過來干什麼?平常你不都是跟在你老婆身邊寸步不離的嗎?今天怎麼突然一個人跑這邊來啦?”

“他倆吵架了。”金幣最快的直接就給爆料了出來,大鍋飯本來還想掩飾一下,不過既然我已經知道了也就只能承認了。當然,這種事情我是沒什麼興趣攙和的,家務事外人越關心越亂,所以還是不要攙和的好。

“那什麼你們還有多久能到?”

“已經到了。”隨著行會頻道中的聲音我就看到天空中幾道白線正在快速接近戰場,並且隨著距離接近,那些白線明顯正在下降。

長槍飛行的聲音是很大的,這麼多個長槍一起飛當然是立刻就被人發現了。鬼手信長那邊的人很快就注意到了這邊正在接近的幾只長槍,雖然和他們那邊的大群增援比起來我們這邊的增援數量實在是少的可憐,但鬼手信長卻是心中直打鼓。

我們行會的高級戰力是出了名的多,而且全都是那種一個打一群的類型,所以我們行會的這些援兵的具體戰斗力並不能單純的用人員數量來判斷,如果來的是普通會員,那麼這幾個人當然是不足為慮的,但如果來的是真紅、金幣之流……

盡管鬼手信長不希望來的是真紅和金幣她們這幫本行會的一線打手,但很不幸的是這次來的還就是我們行會的尖端武力。

其實真紅和金幣她們來增援才是正常情況,現在的局面也就只能是她們來增援。這倒不是說別人來了沒用。我們行會的高級玩家也不是只有金幣她們這幾個人而已,別的高級玩家雖然沒她們厲害,但來上十七八個也是可以輕松擺平這邊的戰斗的。不過,現在的情況稍微有些不一樣。

目前國內方面俄羅斯玩家正在大舉入侵我國,而且使用的戰術居然完全摸不著痕跡,雖然我們大致猜測出了對方使用了三路攻擊,但具體哪邊是佯攻哪邊是障眼法我們至今也沒有完全確定。在這種情況下國內的武備力量我們是根本就不敢亂動。但是,冰霜玫瑰號這麼重要的空中戰艦是絕對不能落在曰本人的手里的,所以我們這邊是非救不可。

國內的那些武裝力量不能亂動,這邊又必須要有增援,所以唯一能派出來的就只有真紅、金幣她們這群高級玩家了。和大部隊不一樣,高級玩家的戰斗力集中,所以在移動能力方面肯定是要比大部隊轉移要快的多。再說如果只有這幾個人的話,真的萬一需要她們的時候,直接用傳送陣配合長槍的速度,基本上半小時以內就可以支援到全國任何一個地方。所以說。金幣她們出來不會對國內防線產生什麼嚴重影響,真的需要的話她們隨時都能趕回去,而這些卻是大部隊做不到的。所以,這次的增援實際上也只能是她們幾個。

一如既往,沖在最前面的依然是姓格火爆的真紅,而幾乎和她並駕齊驅的則是我們的紅月副會長。

話說雖然現在不怎麼參與戰斗行動了,但紅月其實一直就不是個安分的人,盡管是法系職業,但紅月其實是非常暴力的,這一點從我們當初一見面的時候就能看出來了。

緊跟在紅月和真紅背後的就是金幣、克莉絲蒂娜以及大鍋飯了。五個人擺出了一個奧運五環的形狀從天上直接沖了下來,不過真紅比較暴力,在半空中就直接將長槍回收,然後整個人帶著沖鋒的力量轟然砸在了地面上。一圈肉眼可見的沖擊波以真紅的落點為中心瞬間爆發開來,周圍的一圈敵人瞬間就被掀飛了出去,而稍微遠一點的也是被氣流沖的東倒西歪。

相比之真紅的暴力出場,紅月的攻擊看起來聲勢並不大,但是效率卻很嚇人。她人還在空中就直接凝聚法力在地面上投射出了一個黑色的人形虛影,這個虛影一出現就立刻撲向了最近的一名鬼手信長所屬玩家,兩者剛一接觸不到兩秒那個玩家就開始迅速干癟了下去,幾乎也就是眨眼之間整個人就成了一具干尸,然後那個虛影就鑽出這個玩家的身體向下一個目標撲了過去。雖然沒有真紅那樣一落地就掀翻了一片人,但紅月卻是確確實實的在落地前就徹底干掉了五六個玩家,這效率絕對驚人。

當然了,真紅和紅月雖然沖的快一點,但比起清雜兵還是金幣和克莉絲蒂娜比較擅長。

克莉絲蒂娜是根本就沒有落地的打算,人在空中就直接凝結出了一個直徑超過二百米的魔法陣盤懸浮在頭頂,然後就是一大片七彩的魔法暴雨轟然砸落地面,只要她飛過的地方基本上就跟轟炸機群飛過去了一樣,地面完全就是一片焦土,所有路線上的玩家最低都是個重傷,能活下來的不到百分之一,大部分人連尸體都找不到了。

相比之克莉絲蒂娜,金幣的劍陣在殺傷速度上要稍微慢一點,不過也就是一點點而已,而且相比之克莉絲蒂娜偶爾有漏網的情況不一樣,金幣所過之處那是真的片甲不留,而且因為飛劍殺人不會把尸體破壞掉,所以看起來好像她似乎更猛一些,不過這其實是假象,畢竟克莉絲蒂娜那邊尸體都被轟成渣了,所以看起來不會這麼恐怖。金幣這邊幾乎滿地都是血糊里拉的尸體,缺胳膊少腿外加腸子流一地的那都是正常情況,有些奇葩的死尸簡直就是在表演行為藝術,抵抗力稍微差一點的估計直接就嚇尿了。

我們這邊的幾台絞肉機一下場,戰場形勢立刻就發生了巨大變化,原本和我的魔寵在一起混戰的那些鬼手信長的手下這下被克莉絲蒂娜和金幣她們完全接了過去,而且她們不是單單擋住了這些人,而是真的在大量而快速的消滅這些敵人。而因為她們的加入,我則是抽空將自己的魔寵都叫回了身邊。剛剛還圍著我打的鬼手信長、七夜回魂以及那倆俄羅斯玩家這會也是傻眼了,因為他們周圍突然就出現了一大群我的魔寵。之前這些魔寵因為要擋著附近的曰本玩家不讓他們靠近冰霜玫瑰號所以沒空支援我,現在閑下來了自然不可能讓我一個人面對他們四個。

當然,除了我這邊,我的魔寵之中還有一部分聚集到了夜月那邊。

槍神畢竟是戰力榜上數得上號的高手,單靠夜月一個人是肯定搞不定的。之前我讓夜月去不過是想要借著偷襲的機會看看能不能占到便宜而已,事實上我從一開始就不認為夜月可以一個人搞定槍神,只是當時我手里實在是抽不出人來了。不然絕對不會讓夜月一個人去對付槍神的。

現在魔寵們都空下來了,槍神這邊自然就不能只讓夜月一個人搞定了。

剛剛借助那只叫做魅影的魔寵占據上風的槍神還沒來及開槍搞定夜月,突然就感覺到周圍的環境有些變化。眉頭一皺槍神立刻啟動了自己的一個專破幻象的技能,結果眼前畫面一閃,突然就看到本來應該在遠處和他的魔寵戰斗的夜月居然不知道怎麼到了他面前,而且正揮舞著雙劍交叉劈斬而下。慌亂之中槍神只能不顧形象的一個懶驢打滾躲開了這致命一擊,但是緊跟著卻中了夜月的一尾巴。整個人被抽飛出去的槍神剛一落地立刻就忍著疼痛端槍轉身准備擊發。但是,就在他轉身的一刹那,居然發現他自己的魔寵正在和夜月糾纏,而且剛好擋住了自己的射擊角度。

射擊角度被堵槍神當然是第一時間就本能的准備橫向移動尋找射擊角度,但是下一秒他卻是突然就出了一身冷汗,因為他突然發現自己的感應中自己的魔寵竟然在自己背後很遠的地方。假設這個感應沒錯,那就是說眼前那個正在和夜月搏斗的生物是個幻象或者別的什麼東西,反正不是他的那個魔寵。但是,如果眼前的這個魔寵都可以是假的話,那就是說他的視覺已經被影響到了,那麼,現在看到的東西到底還有多少是真的呢?

對于一個戰士來說,如果你的個人感官和身體協調姓方面都很出色的話,是完全可以做到盲打的。也就是依靠聽覺和皮膚表面的汗毛感應氣流變化而做出的判斷來進行戰斗。當然,游戲里可能還會多出一些別的感官能力,諸如魔力感應之類的東西。但是,那都是近戰型人員使用的能力,因為以上感官的實際有效距離其實都很短,除了聽覺和魔力感應可以對十米以外的目標進行大致定位之外,多數感官的作用范圍其實都不超過十米,但即便是魔力感應和聽覺,在十米之外也只能是起到輔助定位作用,並不能准確的鎖定目標。

但是,槍神不是近戰人員。他是火槍手,優勢就在于可以在別人的攻擊距離之外對敵人展開攻擊,然後依靠偽裝能力、移動速度方面的優勢等能力始終不和對方接觸,就這麼直接玩死對手。但是,以上這些能夠生效的前提是他必須能看到敵人在哪才行。現在槍神的視覺被幻象影響,眼前看到的東西根本搞不清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在這種情況下視覺實際上等于是已經廢掉了。作為一個狙擊手,不能依靠視覺戰斗,那還怎麼玩?

“該死!”咒罵了一聲之後槍神也沒猶豫,直接抬槍,也不管看到的自己的那個魔寵直接就扣動了扳機。視覺可以受到幻象的影響,但是系統給的主人與魔寵之間的感應是不會被干擾的,所以槍神確信眼前的目標肯定不是自己的魔寵,背後那個感應中的才是。

槍神的猜測很有道理,事實也確實如此,那個他看到的正在和夜月糾纏的確實不是他的魔寵,但可惜,那也不是我們的人。

隨著槍聲想起,槍神面前正糾纏在一起的夜月和那個槍神的魔寵突然雙雙變換了形態。夜月變成了一個我們行會的玩家,而他自己的魔寵則是變成了一名俄羅斯玩家。雖然槍神這一槍將兩個人都給干掉了,但是那個俄羅斯玩家倒下之前那種詫異和不可置信的眼神卻是讓槍神郁悶的想罵人。盡管確實是干掉了一個敵人,可他也同時誤殺了一個自己人,這種結果可不算是什麼好事。

“該死,怎麼會這樣!”槍神郁悶的轉頭四處張望,結果不看還好,這一扭頭就徹底不淡定了。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發生的變化,反正現在槍神一眼掃過去,周圍全都是一對對的夜月和他的那只魔寵交戰的戰團。很明顯他的魔寵和夜月都只有一個,所以他看到的這幾百個正在交戰的戰團之中肯定也只有一個是真的,可問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哪個是真的。

主人與魔寵之間的定位只是一種大概方向上的定位,除非是馴獸師職業並且有至少一只魔寵獲得忠貞之心才能讓所有魔寵的心靈接觸能力具備精確定位並進行意識串聯。槍神雖然是多職業者,而且他其中的一個職業確實就是馴獸師,但他卻沒有忠貞之心,所以他的心靈接觸定位方向和大概距離還行,要准確的找到自己魔寵還要依靠其他感官。可問題是現在他的其他感官都被干擾了,這種情況下即便是有感應能力也沒用了。

就在槍神抓瞎的時候,夜月卻是和艾美尼斯一起在離槍神不到五十米的地方互相玩著太極推手,至于槍神的那個魔寵,貌似正在很遠的地方和一個俄羅斯玩家中的高手對戰。艾美尼斯的幻象能影響槍神當然也能影響他的魔寵。不過,槍神的那個反幻象技能也挺牛,所以艾美尼斯不能在他的視線中無中生有,只能將確實存在的個體替換成別的樣子,沒有辦法消除或者增加任何目標。不過,即便是這樣,也夠槍神郁悶的了。而且,利用這個能力,艾美尼斯和夜月正在一邊假裝互相攻擊一邊靠近槍神,當然在槍神的眼中這又是一個夜月和他的魔寵在對戰。

事實上如果只是單純的將目標都替換成夜月和那個魔寵,槍神只要不向自己感應到的那個魔寵的方向開火就行了,按說這樣的話也是可以攻擊到敵人的。但是,有了之前一槍穿兩個的經曆之後槍神就明白了,這些夜月和他的魔寵的幻象並不是假的,那些戰斗中的個體中至少有一個是鬼手信長的人,也即是他現在的己方人員,畢竟他現在在做的是雇傭任務,而鬼手信長就是他的雇主。這種情況下鬼手信長的人自然就是他的自己人。可是這些自己人因為是雇傭任務造成的同盟,所以和組隊模式或者行會模式不一樣,槍神看不到任何敵我識別信息,只能靠外貌自行判斷,而現在周圍的人一半看起來是夜月的樣子,另一半則是他自己的魔寵的樣子,你說讓他怎麼判斷?

知道這些幻象里肯定有不少自己人,所以槍神根本就不敢亂打一氣。而且槍神這家伙比較聰明,所以想的也很多。他甚至猜測這些交戰雙方之中也不一定就是夜月是敵人,魔寵是自己人,因為幻象本身就是假的,所以只要能替換,具體替換成什麼樣子都是可以隨便決定的。也就是說那些交戰的戰團之中可能有些夜月是自己人,有些魔寵是自己人。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槍神可以只打中其中一個目標他也不敢亂開槍。畢竟之前一槍穿兩個還好一點,這要是一槍過去敵人沒事自己人掛掉了,那才真叫要命呢。

快被玩瘋了的槍神這邊正郁悶著,另外一邊的鬼手信長他們也好不到哪去。

因為清雜兵的速度比不是金幣和克莉絲蒂娜,大鍋飯那家伙下來之後就直接盯上了那個鐵臂鋼熊。這家伙除了防禦力超群之外幾乎沒有什麼像樣的能力,完全就是個沙袋。而大鍋飯這個家伙的職業卻是超級奇葩的野豬騎士。騎兵沖鋒大家都知道,除了攻擊加成之外還有額外的傷害疊加,而大鍋飯的這個野豬騎士因為坐騎是魔化野豬,所以比一般的騎士沖擊力更可怕。馬這種東西本來就不是用來撞人的,即便是在騎士的驅策之下撞擊敵人,威力也不會提升太多。但野豬不一樣,這東西天生就喜歡撞人,叢林中的野豬有時候發起豬來連細一點的小樹都能直接撞斷。這還是大自然中的普通野豬。游戲里的生物比現實中的都要強大很多,大鍋飯那個野豬坐騎也不是一般貨色,所以這個沖擊力可謂是超級逆天。

據真紅自己親口說的,在有足夠距離的情況下,正面沖鋒她不是大鍋飯的對手。速度提升起來之後的野豬騎士基本上就是個推土機,別說前面站個人什麼的,就算是道城牆也照樣能推給你看。于是乎,當大鍋飯找上鐵臂鋼熊的時候,鐵臂鋼熊就悲劇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六十六章 都不是省油的燈    下篇:第四百六十八章 別看不起野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