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八十九章 妖怪果然就是妖怪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八十九章 妖怪果然就是妖怪

太上老君在聽到我的詢問之後似乎也是有些疑惑,不過他還是解釋道:"這地方我也不常來,這也就是我第三次來而已,上一次還是好幾百年前的事情了.奇怪了,當初我來這邊的時候也不是這樣的啊!"

"該不會管理太松懈人都跑光了吧?"

"你當門口的鬼將是擺著好看的嗎?"太上老君沒好氣的說道.

"可是這地方明明有前後門,結果就只有前門有守衛,而且這邊的後面還是開著的.再說了.你看這周圍的院牆.這高度就算是個強壯點得凡人也能徒手爬過去吧?就這破牆就能關的住那些上古大妖?你們這是糊弄鬼呢?"

太上老君回頭說道:"我不是都和你說了嗎?那些妖魔自己都不想逃跑,所以我們的禁制也就是做做樣子.放上兩個超級厲害的鬼將就是表示對他們的重視,其實什麼用都沒有.這些家伙真要跑,就算那三十個鬼將全都來了也沒用.雖然這第十四層的妖王肯定是打不過那三十個鬼將聯手的,但要是他們鐵了心想跑,道祖來了也沒用."

"你們這地方還真是……"我想了想還是沒說完,然後突然話鋒一轉道:"可是現在我是來挑人的,這連個鬼影子都沒有你讓我挑什麼啊?"

太上老君聽到這里也是有些尷尬,畢竟他之前可是勸說了我好久才讓我到這個第十四層來的,結果大老遠跑過來就看到個空院子,這確實是有點說不過去.

"你先別急啊!我去問問去."太上老君說完之後立刻轉身就跑到了大門口,然後對著之前接收榜文的那個鬼將問道:"這位將軍,跟你打聽一下,這里面的妖王都去哪啦?"

"哦,你說妖王啊?全都去地獄那邊的刑堂看熱鬧去了."

"刑堂?看熱鬧?你是說他們都出去了?"我突然從太上老君後面走了出來驚訝的問道.

對面的鬼將倒是沒因為我是生面孔就不回答問題,而是認真的回答道:"他們經常去的,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我……算了!"無奈的歎了口氣,我直接轉向太上老君問道:"你看我們這是直接去十五層還是……?"

太上老君尷尬的說道:"反正來都來了,干脆去找一下吧!這個,說實話我也不知道這邊的管理現在已經松到可以讓他們自己出去溜達的地步了!上次我來的時候還沒這樣啊!"

"拜托,你自己都說了,上次你來都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在人間幾百年都不知道換了幾個朝代了,你們這里只是改變一點規矩就算不錯了.誒對了,那什麼刑堂在哪啊?我不認識這邊的路啊!"

"你不認識嗎?"太上老君有些詫異的看了我一眼.

我反而更驚訝的反過來看著他問道:"難道我應該知道嗎?"

太上老君理所當然的點頭道:"這不是肯定的嗎?你好歹也是十一殿閻羅吧?這地獄你也有看管責任的好不好?"

"誒……把這事忘了!"

自知理虧我也就不好意思再說什麼,乖乖的讓太上老君想辦法去找那個什麼刑堂,好在給我們帶路的鬼差認識路,所以又讓他們帶著我們去了那個刑堂.中間不的不提一句,那個看門的鬼將在我們確定離開之後居然又將那個皇榜一樣的東西給吐了出來,然後還給了太上老君.據說這東西是可以重複使用的,進入大門就要交出這個東西,出來的時候再取回來.

這刑堂其實距離我們所在的這個天牢並不遠,走了沒多遠轉過一片小樹林就可以看到一大片連綿的建築群,而且隔著老遠就能聽到淡淡的慘叫聲,隨著我們的接近,這種聲音開始越來越清晰,最後變成了一片哭爹喊娘的慘叫,有些甚至都不像是人的聲音了.

其實對于這種聲音我也是聽過的,雖然這地方我不熟,但好歹我也是個閻王,就算是臨時的,那也是閻王,所以這個地獄的事情我多少也知道一些.這第十四層地獄雖然我之前沒有來過,但是當初當上閻王之後我在第一次地獄里面看過一次,那里面的聲音和這邊也差不多少.反正地獄這地方就是折磨人的地方,多慘都很正常.

因為有太上老君在這里,加上我身上的閻王令,所以沿途的鬼卒看到我們都是忙不迭的行禮,畢竟像那些鬼將那麼少見的存在還是不多見的.

到了刑堂之後我們立刻就叫過來幾個鬼卒打聽了一番,結果發現這些妖魔居然是這里的常客,一問就問到了.

"兩位大人,那些妖王都在三號殿,我們這里是七號."

"三號?在哪里?"

"就在這後面.我帶你們去吧?"那鬼卒熱情的說道.

"那就帶路吧."我直接說道.

鬼卒也不廢話,轉身就走,我們跟著他很快就離開了前面的這個大殿,不過還沒到後面就發現迎面走過來一大群人.那鬼卒老遠看見就直接停下來沖我們說到:"兩位,那些就是你們要找的妖王了,看這樣子他們是打算回去了."

我點點頭揮退那個鬼卒,然後對太上老君道:"他們這算是在坐牢嗎?"

太上老君也是面色古怪的說道:"應該不算吧!"

"也就是你們天庭才有這麼奇葩的監獄了!"我說著就率先向著那邊的妖魔們走了過去,太上老君看到我先走了也只能跟上.

這冥界屬于那種比較空曠的地方,地多人少.甚至于連障礙物都很少,所以我們老遠就看到了那幫子妖魔,而對方也是一上來就注意到了我們.

我還好一點,這太上老君身後有五色靈光,和這地獄之中鬼卒身上的氣息差別巨大,站在那里就好像是黑夜中的燈塔一般,要多亮就有多亮.老遠的那幫妖魔就看到了這邊的太上老君,然後進而發現旁邊還有個氣息很複雜的人.他們發現我的身上蘊含著強大的力量,但是屬姓卻非常亂,其中居然還有閻王才有的某種力量.對于這種情況妖魔們也是不太理解,不過他們現在反正也就這樣了,倒是沒什麼顧忌.

迎著我們主動走過來之後其中的一個帶頭的妖魔首先站了出來向著太上老君微微一禮,雖然也算是行禮,但就像是平常打招呼點個頭一樣,其實很清淡.至于後面的妖魔多數都是抱著膀子站在一邊等著前面這個家伙溝通,而他們是沒有絲毫想要和我們行禮打招呼的意思的.

雖說現在已經知道自己大勢已去,但是這些妖魔畢竟都是一方豪強來著,現在成了階下囚,即便是已經知道沒有可能卷土重來了,但他們也絕不會低聲下去的去討好天庭.這叫做氣節,是絕對都不能丟的.至于率先行禮的那個……這家伙其實天生就是個善于交際的主,所以見人客氣三分已經成了習慣,自然而然的就打起了招呼.當然,客氣歸客氣,真要是說到什麼真正的事情他也絕對不含糊.

你個帶頭的妖王行完禮之後直接就開口問道:"太上老君今天怎麼又空來看我們這些階下囚了?旁邊這位似乎還是個生面孔,不知道是什麼身份?"

"哦,事情是這樣的."太上老君簡單的跟這些妖魔介紹了一下我和天庭達成的協議,然後還拿出一個榜文給他們看了一下.

那個帶頭的妖王摸了一下那個榜文,然後才仔細的打開閱讀了一遍,最後看向我問道:"你就是這上面說的紫曰?"

我點點頭道:"沒錯.我就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紫曰,你們如果願意加入我的組織,那麼你們就會成為我們行會所屬的混亂與秩序神族中的一樣.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有著非常得天獨厚的優越姓,雖然因為這個優越姓是個秘密沒法和你們直接說,但是只要你們願意加入,之後我保證你們打死也不會願意離開我們冰霜玫瑰盟的."

"你說了那麼半天全都是空頭支票,就指望一句據對讓我們滿意就讓我們跟著你干?你是不是把我們想的也要不值錢了?"那個妖王說完就直接將手里的榜文往太上老君懷里一拍,然後看著我說道:"我們都是妖王,是偉大的,自由的妖王,你居然想要讓我們給你當手下?當初天庭那麼厲害我們都沒有屈服,你覺得你可以嗎?"

"我沒有覺得你們會因為我的力量而屈服,我的意思是讓你們加入我們冰霜玫瑰盟,成為我們之中的一份子.你們之前自己創立讀力的宗派,結果戰敗了.現在中原定鼎,各路神族已經基本成型,你們就算出去了,也不可能再拉起什麼陣營來了.所以,你們唯一的出路就是跟著我們干.行會神族和地區神族是兩個互不沖突的讀力存在,相對于地區神族那種封閉的市場,行會神族這個領域大家基本都還是一片空白,你們要是加入進來就可以大踏步的發展,這種自由度不是比在地區神族之中更加的高嗎?"

"你說的雖然是很不錯,可是這種事情也不是我們可以簡單決定的.這樣,我們先回家再說吧?"

"回家?"

"誒,就是天牢啊."對面的妖魔看我詫異的眼神就知道我不能理解他們所說的家是什麼地方,于是又補充了一句.

一聽原來是天牢我就明白了,但是說實話我還真是被這些家伙給雷的不輕.這些妖魔的牢做的,居然管牢房叫做家.不過換個角度來說,這牢房里的守衛也不限制他們出入,反倒是外面的人要進去還需要特別通行證.這哪里像監獄了?這整個一軍屬大院嗎!再說我們之前進去看的時候也注意過了.天牢內部根本就不是那種一間間的柵欄門的格子監獄,反而是一套套的讀力式房屋.這些房屋雖然占地面積每座只有幾百個平方,但卻都是二三層的小樓,而且看這樣子,似乎是一人一棟.你說這種帶獨棟別墅的小區,門口還有武裝警衛,這哪里像牢房了?

被這些家伙搞得有些腦袋當機的我感覺自己暈暈乎乎的就回到了那個天牢門口,結果那幫家伙直接嘻嘻哈哈的就進去了,而我和太上老君居然還要再次出示那個榜文讓鬼將吞下去,然後我們才被放行.

等進入到了天牢內部,那些妖魔就引領我們到了其中一個小房子前面,然後讓我們跟著進去.等推開那個房間的大門之後還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可是轉過一條走廊之後一轉彎我卻意外的發現走廊側面的房間外面居然是一大片湖泊.這天牢內部雖然也有水池,但是根本就沒有湖泊那麼誇張.而這個住宅的窗戶外面居然就是一片湖泊,這實在是有點奇怪了.

走在我旁邊的太上老君看到我看著外面發呆就也扭頭看了一眼,然後恍然大悟的給我解釋:"這里的房子是自帶壓縮空間的,所以外面看起來和里面看到的是不一樣的.其實這些房屋每一套都有上萬平,而且外面還帶著房屋一百多倍大小的讀力庭院.你看到的這個湖也屬于這套房子自帶的建築之一."

"我靠,你們這地方待遇太好了吧?回頭我來定個房間可以不?"

太上老君知道我是在說反話,所以也沒搭理我,直接往前走.經過走廊之後就到了一個房間前面,這個房間大門是中國古代的式樣,也就是大家認知的那種曰式結構.其實所謂的曰式結構應該是中國古代春秋戰國時期的一種設計風格,當時我過的房屋就是現在的那些曰式建築的結構.房門基本都是拉門,而且家里沒有椅子,大家都是跪坐在地板上,前面的桌子也非常的矮,九根現代的茶幾差不多.

這個地方本來就是給上古大妖住的,風格傳統一點也可以理解,不過這個房門一拉開我就不淡定了.這他喵的是客廳嗎?這是還沒擺貨架的超級市場吧?一眼望過去保守估計起碼兩千平起步,而且中間看不到任何一根立柱,整個就是一個巨大的空間,並且正對大門的方向擺著一圈U形的席位.當然,這些席位都是曰式風格,也就是需要跪坐在地上的.

"我一直以為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會議廳已經夠大了,看到你這個客廳我突然感覺壓力山大啊!"

帶頭的那個妖魔笑嘻嘻的說道:"我也就是個囚徒而已,這不過是個監牢,再大也不是我的.反倒是你的那個會議廳,雖然我沒見過,但哪怕只有一間草屋,那也是你自己的.意義不同的吧?"

"不愧是妖王,心胸倒是開闊."我說完之後也不等對方接話就直接轉入正題道:"那個……之前太上老君已經和各位說過了我們的來意,而且各位也聽說了.只要不出什麼問題,我是會將各位全都弄出去的.當然,前提是你們要願意出去才行,如果你們拒絕,我就不能帶你們出去了.還有就是已經出去的人要是搗亂,我不但要將其送回來,而且其他人不管是出去了的還是沒出去的,都會被強制遣返,所以……最終這個計劃能否成功還是要看各位的意思."

我這話說的是相當的客氣,雖然事情其實是我和玉皇大帝拍板的,但是這個事情最終還是需要這些妖魔自己點頭才行,畢竟不管是這些家伙自己不願意出去還是出去之後給我搗亂,這個事情都顯然會黃掉.當然,如果只有一兩個不干的,那倒是無所謂.我們冰霜玫瑰盟也不是軟柿子,故意答應出去,出去之後再跟我搗亂的那種人,我自然也有辦法治他們,只是前提是這種妖魔不能太多.

不過,這次我其實並沒有多擔心,因為太上老君之前已經介紹過了.這些妖魔多半還是想要出去看看的,畢竟再怎麼自由這也是在坐牢,這些妖王自然是希望能出去的,而且就像太上老君之前介紹的,這些妖魔和現代的妖魔並不一樣.就好像同是罪犯,政治犯和刑事犯,其在行為方面就會差很多.刑事犯大多是窮凶極惡的人,盡管也有一些事被迫翻案的,但大部分本身都不是什麼好人,一旦放出去,很可能就會再次干出點什麼壞事來.相反,政治犯只是主張和意識形態不一樣,他們在社會上並不會或者說不會直接危害普通人,只要不讓他們再接觸到權利,那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這些妖王雖然不是政治犯,但是他們的情況和政治犯很類似,所以只要不讓他們再有什麼另立山頭的機會,那就根本不用擔心什麼.只要不會重新成為某個集團勢力的老大,這些家伙就能安安穩穩的做事,這一點上他們和現代的妖魔區別非常大.

我這邊把事情說完之後那些妖魔就立刻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了起來.這整個第十四層天牢之中一共有妖魔三十二人,聚集在一起討論的聲音也不算小,不過他們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小,可說的語言卻是亂七八糟,在我聽來真的是雞同鴨講.還別說,里面貌似還真有一只雞妖和一只鴨子妖怪.

我也知道這種事情對他們來說就是人生之中的重大選擇,所以不是可以馬上定下來的事情,因此我也沒有催他們.反正我們破壞了俄羅斯人偷襲艾辛格的計劃,這也就意味著他們的大部隊沒有辦法按照原定計劃趁著我們指揮混亂的空當發動大規模入侵了.這樣的情況下我反倒是不用急著回去了,甚至于我覺得搞不好俄羅斯玩家這次的入侵行為就會在這里無疾而終.當然,他們真要是繼續入侵,我還是要回去的,只是現在行會里一切都很穩定,我也就不用那麼著急了.反正天庭已經答應出手干預這個事情,到時候隨便找個借口坑掉他們十幾二十萬人,我就不信他們還敢繼續往我們境內沖.

這邊妖魔們討論的相當激烈,另外一邊我和太上老君卻只能干坐著.等了一會,忽然感覺有人在拉我胳膊,牛頭一看結果發現是個長得超級可愛的小男孩.這個小男孩看起來大約三歲左右的樣子,光著屁股,身上只有一件紅兜兜,頭上梳著一條朝天辮,兩個小臉蛋紅撲撲都嘟嘟的,看起來就讓人有咬一口的沖動.不過……雖然這是個看起來只有兩三歲的娃娃,但我卻是一點也沒敢大意.

這可不是鄰居家小孩,這地方是天牢,關妖怪的地方,而且等閑的一般妖怪根本就進不來.凡是能到這地方住的那都是連天庭都頭疼的上古大妖.所以,千萬不能被這家伙三歲幼童的外貌給迷惑了.這地方可是天庭建立初期就有了,哪怕這小家伙是剛出生就被抓進來的,那他現在也少數有幾千歲了.更何況天庭根本不可能抓個沒用的孩子進來,所以這家伙當初被抓進來的時候肯定就已經不知道是什麼級別的大妖了.這樣算下來,這小子少數也有一萬歲了.

"那什麼……前輩你有什麼事情嗎?"

"大哥哥,我……"

這妖怪剛剛奶聲奶氣的喊了聲大哥哥就被我直接伸手給攔住了."我說你就別拿我開心了.我看起來有那麼老嗎?你們這里全都是上古大妖,你說有哪個低于六千歲的?我連六十都還不到呢!你叫我哥哥!你讓我這麼應承啊?"

"嘻嘻,你倒是聰明的很."這老妖怪一看被我拆穿了也不裝了,雖然說話神態什麼的還是那個樣子,但是話語的內容已經恢複了正常內容."好了,我也不和你開玩笑了.我就是想問問,你們那個什麼盟控制的土地面積大不大?"

"啊?"對方的問題雖然不是不能說的問題,但這個也太簡單了一些,搞得我反倒是有點愣神,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點頭道:"大,非常大.現在的中華大地我們行會都有一定的話語權,雖然有些地方不是我們直接領導,但我們可以左右那些地方的擁有者的想法和行為.而且,我們在海外也有大量的直屬領地.不知道你問這個干什麼?"

那老妖怪一聽我的話立刻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同意跟你混了."

"啊?"對方的話讓我再次陷入了混亂.這家伙什麼待遇都不問,直接就要加入,而且只是因為我們行會的領地范圍比較大,這個也太奇怪了吧?不過,人家答應加入總是好事,所以我直接就說道:"這個,雖然我很高興你同意加入,但是我和玉皇大帝那邊也達成了協議,第一次只能帶五個人出去,並且我已經基本定下了一個名額,所以能動的就只有四個名額而已了."

"你的意思是你不要我?"

"不不不,我和玉皇大帝達成的協議是這次只能帶五個,要是沒問題,下次就可以帶六個,每次多一個名額,多幾次就全出去了.至于您是不是這次就可以跟我一起出去,這個還要看最後答應和我走的妖王都是些什麼能力,然後我權衡一番先將最近這段時間比較有用的幾位先帶出去.畢竟他們出去也是給你們打前站不是?"

那妖怪點點頭道:"說的也是.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盡快帶我出去.我和他們不一樣.他們在這里過得和外面基本差不多,雖然實力無法再增加一絲一毫,可卻也不會退步,可是我在這里卻處處受制,實力始終在下降,要是在這再多呆一段時間我擔心自己的境界就要下降了.單純的能量虧損只要帶了能量充沛的地方自然就可以快速恢複起來,可要是這個境界也掉下來了,那可就難練回去了."

"哦,是這樣啊!"我有些為難的看了眼這個娃娃妖怪,然後又回頭看了眼那邊的太上老君,最後問道:"那個,我可以問一下你之前到底是個什麼妖怪嗎?還有你的能力是什麼啊?"

"哦,你說這個啊!"那個小娃娃一樣的妖怪說道:"其實我之前是棵草來著."

"草?"我還以為這個草有什麼特別之處,所以就追問道:"你說的是什麼上古異草嗎?"

"不是."小娃娃搖頭道:"就是外面那種小草.到處都可以看到的那種."

"我……"本來我很想噴這家伙一頓的,但是還好被我及時給刹住了.雖然這家伙說自己是棵草,但這其實根本就不是問題.能被關在天牢里面,而且還是在第十四層,這本身就很說明問題了.就算這家伙原本就是棵雜草,能站在這里那也就不是一般的草了.這絕對是仙草級別的.不,不對,仙草也沒這麼誇張的.這絕對是草中之神,是雜草中的戰斗草.想明白指揮我就小心翼翼的問道:"那個……冒昧的問一句.您的能力是……?"

"言靈."

"什麼?"

"言靈.就是我說什麼都會變成真的."

噗通……

"喂,你別暈啊!你還沒說要不要我呢!"(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卷 第二十五章 開工啦    下篇:第六卷 第二十八章 大陰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