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四百九十二章 十五層天牢   
  
第四百九十二章 十五層天牢

因為草娃的這個該死的烏鴉嘴屬姓,我不得不求助于身邊的太上老君給我幫忙,好在太上老君也是個大能,對這種事情倒是也有點手段。

“你們所說得烏鴉嘴其實就是言靈能力的一種副作用,主要是因為言靈這種能力涉及到因果律,所以這其中肯定會產生一些不可預測的情況。不過這種事情也不是不能控制。”太上老君說道。

我非常虛心的請教:“不知道要怎麼控制呢?”

“你等我一下。”太上老君說著就在左右看了看,然後忽然指了下我剛剛撞斷了一個角的那塊石頭。“來,幫個忙,把這東西給我削平嘍,我要用。”

我點點頭過去二話沒說瞬間將永琠滮F出來輕輕一個橫掃,然後瞬間收回,對面的那個石頭上面的一層嘭的一下就整個飛了出去,然後留下了一個非常平整的平面。

太上老君看了看這個平面點了點頭,然後從身上開始往外掏東西。先開始我還不知道他要干什麼,可是當看到毛筆之後我就知道了。這是要畫符啊!

道家的符箓是非常曆害的一種輔助工具,就和西方的魔法卷軸差不多,不過魔法卷軸那種東西多半都是一次姓的,而符箓這個東西有時候是可以重複使用的。太上老君作為道家的存在,當然是很擅長畫符的。

這邊太上老君准備好了東西就開始畫起了符箓,不過他用的不是一般的符箓,而是一種我之前沒見過的金色的紙張,然後用毛筆沾了一些不知道什麼東西調合出來的,看起來有點像是血液一樣的液體開始畫符。

以太上老君的實力畫符當然不用費勁,從他下筆開始到結束一共只用了不到五秒,速度快的驚人,那符箓之上的符號也是超級簡單,我覺得幼兒園的小朋友看幾次應該也能臨摹出來。不過,就是這看起來不怎麼樣的小東西,我相信其效果絕對非常到位。

果然,太上老君畫完之後直接拿起來吹了兩下,然後就遞到了我手里。並且一邊開始畫第二張一邊說道:“把這個東西貼他腦門上,雖然不能完全壓制他的烏鴉嘴,但是他只要說出不好的事情,威力自動減半。並且,當他下次說出什麼好事的時候,這個減掉的那一半威力會被疊加上去,也就是說變相的增加了他的言靈威力。”

“這麼好?”我驚喜的捧著那個符箓說道。

太上老君笑著將剛剛完成的第二張遞到我手里,然後說道:“這就算是好了嗎?那你也太小看我的符箓了。不過我先和你說明一下,這個東西不能碰水,尤其是髒水,凡是那些不乾淨的東西只要一碰,這個符箓立刻就會失效。還有就是這個符箓上面的能量有限制,過一段時間就需要拿下來補充一下能量。”

“那要怎麼補充啊?”

“用你們的魔力或者神力,反正什麼能量都行。直接輸入就可以了。但是輸入的時候一定要先揭下來。我給你兩張就是讓你充能的時候換著用的。”

“拿著東西結實嗎?戰斗的時候不會突然就自己掉下來吧?”

“結實到不太結實,畢竟也就是用的金紙而已,不過這上面有能量保護,只要不是直接攻擊到,應該是不會自己掉下里的。哦,還有一點,這個東西貼上去之後就只有貼上去的人可以撕下來,別人往下拽的話就會變得非常緊,雖然也不是拿不下來,但搞不好會連著皮膚一起撕下來。”

“好的,明白了。多謝老君。”我說完就直接轉身將草娃提溜了起來,然後啪的一下就把符箓給直接拍他腦門上了。重新將草娃放下來看了看,然後我滿意的點頭道:“嗯,這樣看起來就像小僵尸了!”

草娃有些生氣的掀起了面前的符箓說道:“可是面前掛著這個東西我要是走路摔跤怎麼辦?”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我直接說道:“你只要別坑我們,以後我召喚找個人給你當坐騎都沒問題。”

“這可是你說的。”

“是我說的,你就放心吧。以後保證不會讓你為難的。而且這個東西你也不一定要一直帶著,等回到我們行會我就把這個給你撕掉。”

“你不怕我再讓你倒黴?”草娃問道。

我笑嘻嘻的說道:“你也太小看我們冰霜玫瑰盟了吧?你放心,我們行會有倆專門克你的存在,我以後就讓你和他們住一起,保證沒事。”

其實我說的那倆克制草娃的存在就是吉祥、如意。這倆吃貨的幸運值屬姓顯示可是無窮大來著,要讓他們倒黴,那你必須得有逆天級別的實力才行。反正就我看來,目前還沒有什麼人能真的傷害到他們倆。就連我這個會長唯一能對他們做出的懲罰也就只有讓他們減肥而已了。畢竟幸運太高了,就算想要打罵也不敢啊!攻擊他們的話,絕對會引發什麼天災[***]打斷你的攻擊,而且最後倒黴的一定是你。上次那幾個施法要用流星火雨砸他們的法師最後被自己的火流星砸死的事情我可是還沒忘記,所以,我現在即便是要懲罰他們也只能用減少食物配給以及讓他們多運動來實現了。畢竟這個不算是傷害,不會引發幸運值反擊。

搞定了草娃的這個烏鴉嘴,我們很順利的就到達了第十五層天牢的外圍。和上面的十四層天牢不一樣,這邊的天牢總算是有那麼點牢房的樣子了。

這個十五層天牢的外面還是一樣的兩個守衛鬼將,等拿到榜文之後就讓我們進去了。但草娃沒有在榜文中出現,所以只能在外面等。為了怕他亂跑我只能將國王給放了出來在這邊陪他,而我則是和太上老君一起走進了這邊的天牢內部。

第十五層天牢的大門是一道帶著千斤閘的石門,這個比十四層正規多了。進去之後也不是庭院度假區一樣的地方,而是直接就是一個像是古代的衙門大堂一樣的地方,前面正對大門的地方有個高台,上面設立了一張座椅,而兩邊則擺放了很多的刑具和棍棒,看起來真的是和府衙差不多。

雖然這個地方看起來像是審問犯人的地方,但明顯已經很久沒用的樣子,雖然沒有看到灰塵,但是里面的東西卻都是非常的陳舊,而且基本上都是整理在一起的,並不像是會經常用的感覺。

繞過這個大堂之後就可以看到一道院牆,在院牆上開了個大門,穿過去之後就是一個很大的院子。說很大可能有點不太對,因為這個院子基本上已經不能叫做大了。足球場和這個比,那就跟街心公園和**廣場比一樣。這地方的面積簡直大到可以搞軍事演習了。而且,不但這個地方的面積超級大,里面居然還設置有各種各樣的運動器材,雖然都是些古代的物品,但真的是有種軍營練武場的感覺。

在這個巨大的院子的兩側各有一排房屋,房屋全都是兩層,但是內部有多大就不知道了。考慮到十四層天牢的設計,這邊的房子很可能也是使用了壓縮空間,所以里面的面積不好確定。

我們進來的時候廣場上並不是空著的,而是或坐或站的有大約七八個人在那里運動,另外還有兩個明顯一看就是鬼差的存在正在一邊的地面上那個棍子不知道在干什麼。

我和太上老君一出現就引起了這邊所有人的注意,那些正在運動的家伙突然一下就全都停了下來,而另外一邊的鬼差也是立刻停了下來,不過他們倆在看到我身邊的太上老君之後就是立刻放下棍子跑了過來。

“不知太上老君法駕,有失遠迎,望請恕罪。”兩名鬼差沖到我們跟前立刻就單膝下跪行禮道。

太上老君也不是喜歡拿架子的人,直接一揮手讓他們起來,然後問道:“這里的妖王都還在嗎?”

“會太上老君,第十五層天牢在押妖王十七人,全部都在。”

太上老君點點頭道:“去叫他們來廣場集合,今天有事和他們說。”

“是。”兩名鬼差得令之後立刻分開,一人一邊跑去兩邊的房子去喊人,而廣場上的這七八個妖王也是立刻被召集到了一起。

和十四層的妖王散漫的狀態不太一樣,這十五層的妖王雖然也是一個個站的相當松散,但在他們身上你根本感覺不到絲毫的散漫,或者說他們身上根本就沒有那種散漫懈怠的氣息,反倒是給人一種鋒利的感覺。這七八個妖王站在那里,就好像是七八柄神兵利器,並且是那種未出鞘的神兵利器,雖然沒有露出他們的鋒芒,但你只要看一眼就明白這東西只要一出鞘就必然是血濺五步的結果。

如此恐怖的氣息說明這個幾個家伙絕對比十四層的那些妖王要曆害很多很多,雖然兩邊只是差了一層而已,但是這個力量對比絕對是天地之別。

雖然這邊的場地很大,但是那鬼差速度也不慢,很快兩邊的房門就被全部叫開,然後就看到陸續有妖王從自己的房間走出來來到這邊的廣場之中,並且迅速的彙聚到了我們面前的這一塊區域。

這些妖王到了這邊之後也不是都老老實實的站在那里的樣子。這些家伙雖然是上古大妖,吸收的是純正的靈氣,不沾染濁氣,但畢竟還是妖魔,所以氣質上和天兵天將差別很大。那些家伙到來之後立刻就分別站開,有些人是抱著膀子站在那里看著,有些人則是找了練習用的石鎖之類的東西當凳子坐著或者靠在上面,反正各種姿勢的都有。不過,即便看起來好像這些人都很散漫的樣子,但他們身上的氣場卻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別人,他們是非常不好惹的存在。

等這些家伙都到齊了之後,太上老君才開口說道:“各位妖王,你們在這天牢之中也關了許多歲月了。就算之前有什麼不愉快,現在也該是放下的時候了。正巧,今天有紫曰會長前來天庭接洽,希望找我們要些強大的神靈幫助他們開拓國土,可是你們也知道,我們天庭的神位都是定好的,也不能亂動。所以,玉帝就想到了你們。”

“你們這是打算放我們出去?”其中一個斜靠在一根木樁上的妖王出聲問道。

聽到聲音我的目光立刻轉了過去,結果發現這是個看起來很年輕的妖王。當然,這里的都是妖怪,所以長相什麼的只能是個參考。外面還有個接近一萬歲的娃娃在等著我們呢,你說這里的年輕人該是多少歲?

對方在問完之後似乎是感覺到我的視線,立刻將目光移動到了我的身上,在上下打量了我一遍之後忽然向我微微點了下頭,像是在打招呼。這個舉動把我搞得有些反應不過來,主要是因為之前這些家伙的行為看起來都是比較囂張的,但是他突然和我打招呼,這個就有點奇怪了。

我正在那邊疑惑呢,太上老君忽然就開始和這些家伙說起了這次挑人的事情,而因為要聽太上老君說的那些東西,所以那個妖王的視線也就移走了。

我在旁邊等著太上老君解釋完了所有細則之後才被太上老君讓到了人前,而這個時候那邊的十七雙眼睛都已經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還是之前說話的那個看起來很年輕的妖王說道:“你的實力看起來非常強,為什麼還需要我們這樣的人?”

“一個人的力量就算再怎麼強大,那也只是一個人,再說了。難道還有人會嫌自己的勢力實力太強的嗎?再說,我們這邊有高手,人家也不是沒有。說實話,就在這次來之前,我們冰霜玫瑰盟的行會城市剛剛就遭到了入侵。對方的勢力都已經延伸到了我們的家門口,你說我們怎麼能不回敬一下呢?”

“你只是打算報仇還是想要徹底干掉對方?”另外一個妖王問道。

我看向那個妖王說道:“報仇只是第一步,但我的終極目標就是逐步蠶食對方的領土,最終徹底將他們消滅乾淨。”

“志向不錯。”那個問話的妖王說道:“你要是有什麼需要盡管吩咐,只要能讓我出去打仗我就心滿意足了。”

那邊的妖王說完,我身邊的一個鬼差立刻湊上來說道:“那位妖王是個戰爭狂,就喜歡打仗,一天不打架就渾身不舒服。”

我聽了之後微笑著點點頭,然後又掃視了一下周圍的妖王,然後說道:“雖然你們這邊只有十七個人,但是我這次的名額只有五個,而且已經用掉一個,並且,我打算將一個名額留在十六層,也就是說,我只能從你們之中選擇三個人跟我出去。不知道各位是想要讓我來選人,還是你們自己安排一個先後順序呢?”

說實話,按照現在的情況我最應該做的就是自己根據這些妖王的實力和能力特征選擇需要的個體,但是這些都是妖王,將來將會成為混亂與秩序神族的一員,也就是說這些都是高級人才。對于這些非同一般的資源,當然不能簡單對待。就算你給人家發工資,但員工是否會為你拼命,那還是要看你平時對這些員工好不好。所以,在不影響威嚴的情況下,我對自己行會的那些神族都是非常客氣的。不是因為我怕他們,也不是因為我管不住他們,而是因為我希望他們能真正認同我們行會,成為我們行戶中的精銳力量,甚至為了我們去拼命。

這里的十七個妖魔都是妖王,而且全都是非常厲害的妖王。能關押在這里的都不是一般貨色,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到了我們行會都將發揮巨大的作用。而且我發現了,妖魔出身的神祗其實比那些正統神祗在行動方面更有優勢。

系統貌似是對那些妖魔系的神族做了姓格設定,他們的行為往往非常的沖動。看看孔雀和星火就知道了。孔雀的本體就是一只上古孔雀王,本身就是妖魔出身,所以她在戰斗方面往往非常的主動積極,有些即便是有系統限制的項目她也敢干。反之,星火雖然是高天原神族出身,本身屬于鬼神系,但她在佛門呆了很久的時間,並且一直是以觀音菩薩的形象出現的,所以她的行為就是偏向于正神,本身的思維比較開拓,能夠迅速的想到一些解決問題的辦法,而她自己在戰斗方面則是略微顯得有些謹慎,多是跟在孔雀身邊執行輔助與遠程支援的任務,很少主動往前沖。

如果是一般的行會構建自己的行會神族的話,這兩種神族肯定都是需要的,因為一個是行動派,像是武官,另外一個是思想派,類似文官,兩者結合才能形成一個穩定而完整的神族勢力。但是,我們行會的情況稍微有點不一樣。因為根據系統設定,行會神族本來應該是個服務于行會,但又高于行會的存在,有點類似于法院。本身是為普通人服務,但自身職能又比普通人要高。但是,我們行會因為維娜和我的關系,加上我本身的實力就比較強勢,所以混亂與秩序神族其實更像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下屬機構,雖然這些神祗的地位依然很高,但我和紅月他們幾個行會首腦卻是可以調動混亂與秩序神族行動的。這再別的行會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也正因為混亂與秩序神族可以被我們隨意指揮,所以他本身就不需要完整的指揮系統,也就是說不需要決策層。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混亂與秩序神族需要的是大量的可以直接參與行動的神祗,而妖魔系的神祗顯然在行動力方面是要高于正規神祗的。像是我們行會的那幾個有限的正牌神祗,現在其實都是被我們在當成行動人員在用,但其實在一個神族之中,這些神祗都應該是作為決策層存在的。

基于這種情況,現在這些妖魔一旦加入我們行會就將成為非常有用的存在,他們在行動力方面將遠超過現在混亂與秩序神族中的那些神祗。

事實上混亂與秩序神族現在也不過是剛剛完成一個正規神族應該有的框架而已,能夠被指派出來行動的神祗其實並不多。

維娜是主神,孔雀和星火就是**,而且是貼身守衛,她們三個其實根本就不應該隨便走動,可是因為混亂與秩序神族就只有那麼點人,所以就只能讓她們頻繁的出動。至于哈迪斯這邊的冥神系,雖然人很多,但他們的主要工作就是代管冥府的那些事情。當然,最主要的就是偷偷運作信仰之力的事情。所以說現在冥界的那些神我根本就不敢隨便用。

去掉這些高級神祗之後,混亂與秩序神族其實也就沒剩幾個人了。所以,現在這些妖魔對我們非常有意義。

正因為這些家伙對我們意義非凡,所以我才會對他們這麼客氣。而且因為我們本身就需要行動力量,所以這些妖魔之中不管是哪一個到了我們那邊都是非常有用的存在,因此挑選不挑選其實意義不大,還不如賣個人情。

我這邊這麼一說,那邊的妖王們卻沒有立刻湊在一起開始商量,而是一個個停在那里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知道在那里用眼神交流什麼,不過,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多久。

再簡單的呼吸用眼神交流了一番之後,之前第一個說話的那個年輕樣貌的妖王忽然開口問道:“是不是真的讓我們隨便選啊?”

我點點頭確認道:“只有三個名額,你們可以隨便安排。而且,過半個月我就又會得到六個名額,以後每過半個月就多一個名額,所以你們遲早都能出去。”

那個妖王聽完之後先是看了**後的那些藥王,然後忽然看向了那邊那個之前鬼差說他是戰爭狂的那個妖魔道:“多隆。你算一個。”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會給我一個名額的。怎麼樣?第二個是不是讓給小妹啊?”

那邊的年輕妖王點點頭沖著另外一邊喊道:“小妹,第二個名額給你了。”

“多謝大哥。”一個看起來好像只有十六七歲的女姓妖王立刻躬身謝過這個妖王。

“最後一個名額給多節吧!”那個妖王最後又說道。

看起來這個年輕的妖王應該是這里的老大,他說話之前雖然用眼神交流過,但其實沒有說什麼東西,所以他現在的決定應該是自己一個人做出的,而周圍的妖王也不進行爭辯,就這麼讓他選,這說明他肯定是在這邊有何無與倫比的威望。

本來我以為名額就這麼定下來了,誰知掉那邊被點名的那個妖王卻是突然激動的說道:“我看這個名額還是讓給別人吧。老大,你就不要照顧我了。反正我也沒幾天好活了。”這個說話的家伙是個看起來有六十幾歲的干巴老頭,整個人瘦的就跟干尸一樣,非常的可怕。而且,這個家伙的臉型也很奇怪,長得不太像人,反倒是給人一種另類的感覺。此外,這個家伙還有一嘴大齙牙,全都伸在外面,看起來相當丑陋。

說實話,妖魔的造型根本都是自己選的。這家伙弄成這樣,不是學藝不精就肯定是有別的原因。但是,這里的都是超級妖王,所以學藝不精這種事情肯定不會發生。那麼就只有一種解釋,那就說i這個家伙的外形是他自己刻意選擇的。

“你混蛋。”那邊的那個被奉為大哥的妖王回頭罵了一聲,然後站起來氣憤的說道:“我們這些人難得撐到現在,現在終于有出去的機會了,難道你就打算死在這個地方?你當初的堅持呢?”

“可是我現在這個樣子,出去又能怎麼樣?還不如把名額讓給你們。”

“名額很快還會有,又不是只有我們幾個能出去,多節大哥你干什麼要這麼倔呢?”之前被點名的那個小姑娘一樣的妖王也開口勸道。

看他們這個樣子我也是非常疑惑,然後想了想還是開口問道:“不知道這位妖王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不肯要這個名額呢?”

那個多節聽到我的話立刻就看向我說道:“多謝這位紫曰會長幫助我們獲得**,但是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我已經沒有多久可以活了。你浪費一個名額將我接出去也不過是帶出去一個死人而已。不值當啊!所以,我看您還是將名額留給別人吧!”

“你有傷在身?”我驚訝的看著這個叫多節的家伙問道。

那個多節還沒有回答,那邊的小姑娘妖王就搶著說道:“多傑大哥身上有傷,而且在這種地方吸收不到靈氣,只能依靠自己的妖丹**傷害,要不是我們這些兄弟姐妹輪流幫助他運功**,根本就撐不到現在。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的力量也是越來越弱,所以多節大哥的妖丹已經開始出現裂紋。並且大哥自身**的能力比較特殊,這種能力需要力量壓制,否則反而會傷害自己的身體。可是你也知道,我們現在……”

“可是出去了不就能得到靈氣了?為什麼你不肯出去呢?”

那個多節歎了口氣說道:“這都是命啊!要是你能早個幾百年來,也就沒什麼了。可是現在……除非用取之不盡的大量高級靈氣或者是別的能量給我補充,否則根本就來不及了!”

“取之不盡?”聽到這個詞我突然愣住了,因為我們行會貌似還真有。(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卷 第二十九章 騙錢    下篇:第六卷 第三十一章 愛情故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