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五百零九章 自己人?   
  
第二十一卷 第五百零九章 自己人?

在這個韓國玩家和我們談好價格之後,還沒來及簽署協議卻先聽到了一陣叫罵聲,而聲音的來源則是另外一個幸存者.

當時現場被抓住的可不是只有一個韓國玩家而已,之前被這個家伙**當成了擋箭牌的那個曰本陰陽師也還在我們的控制之下沒有被殺,所以在聽到我們這邊的交易之後那家伙立刻就開始掙紮著怒罵了起來.

對于這個家伙的行為,那個韓國玩家卻是非產得意的笑著說道:"你們這幫小曰本成天把我們大韓**的玩家當成下等人一樣使喚,我早就看你們不順眼了.我現在就是要用你們的這個消息換一點好處費花花,你能把我怎麼樣啊?不要以為你們曰本人能弄出這種限制神力的東西我就怕了你們,現在你也不過是階下囚而已,還是趕緊閉嘴吧."

在他說出這話之後那個曰本玩家立刻就愣了一下,表現非常的愕然,顯然是相當吃驚的樣子.不過這也是正常情況,畢竟按照正常理解,這韓國玩家**了他們的信息,而之前他們本來是盟友來著,這種情況下他咒罵對方,對方就算不會羞愧也不應該這麼囂張才對.所以,他的驚訝非常正常.不過,雖然這個曰本玩家的表現很正常,可是我的心里卻是感覺非常的不正常.

那個韓國玩家剛剛還在跟我商量,按照協議必須保守他**信息的秘密,可是轉眼之間他又毫不顧忌的當著這個玩家的面高調的宣布自己就是看他們曰本人不順眼才**信息的,這前後反差未免太大了一些.

這種不正常的反應讓我心來提起了一些警惕,而隨後那個曰本玩家卻是突然從驚愕之中恢複了過來,並且開始更加激動的怒罵那個韓國玩家,但是,就在他的怒罵聲中,我卻是聽到自己的水晶通訊器耳機之中傳來了一段特殊的聲音.

本行會的水晶通訊器接收信號的范圍並不是特別的大,所以如果距離很遠的話,就需要中繼站進行中轉,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行會當初要在太平洋上設置水晶通訊中繼器的原因.這個地方是魔界,是未開放地圖,也就是說這里是沒有我們的中繼器的,所以,我的這個通訊器能接收到的信號必然來自附近區域,而且距離肯定非常的近,因為這個信號竟然是一組識別新號.

我們冰霜玫瑰盟是個特大型行會,我們有很多外派人員在世界各地從事間諜活動,其中最大的間諜團伙就是松本正賀他們那幫人了.雖然我們的水晶通訊器的耳機部分體積很小,但如果仔細檢查的話,還是可以被發現的.所以,一般只有那些實力很強的外派間諜人員才會時刻佩戴通訊耳機,因為基本上沒人可以靠近詳細檢查他們的身體.但是,這些間諜之中有些知識普通人,實力很低,身份地位也很普通.對于這樣的人,難免有些時候需要接受檢查,所以他們就不能時刻攜帶這種入耳式的通訊器.雖然他們也有,但只在使用的時候才會拿出來帶上,用完立刻就會收起來,不會一直掛著.

但是,為了應對某些時候的特殊需要,這些人也需要一種可以在短時間內互相識別的辦法,而這個辦法就是應急識別器.這個應急識別器實際上基于魔法卷軸原理設計的一種超薄的魔法卷軸.則個卷軸的面積非常小,而且可以反複使用.平常只要將其放在貼身衣服里面貼在身上就可以用意志**控,需要的時候直接向其中輸入少量魔力即可激活這個卷軸.而這個東西一旦被激活,就會向外不斷的循環播放一段很短的鈴聲.當然,這個鈴聲是用水晶通訊器的通迅頻道播放的,不是說卷軸自己會發音.

只要這個卷軸被激活,那麼附近一定范圍內的水晶通訊器就都能接到信號,而且因為這個卷軸非常的小,所以發射的信號衰減的很快.它的最大作用范圍就只有一千多米,而你離卷軸越遠,收到的信號就越弱,表現出來的特征就是鈴聲會變小.反之如果你靠近發射源,鈴聲就會增大.

這種設計專門用于在某些不方便直接交流,又需要確認敵我關系的情況下使用,一方面可以保證在場的無關人員無法發現我們這邊的暗自交流,而另一方面又可以幫助我們識別自己人.

我現在聽到的這個就是識別鈴的聲音,而且音量很大,這說明我和那個我們行會的自己人距離很近.這附近除了我們一起過來的這些人之外,剩下的就只有兩個人而已,也就是說,那個韓國玩家和那個曰本陰陽師之中有一個是我們自己人.

這種事情還真是挺驚人的,搞得我們這邊全都愣了一下,畢竟通訊器我們行會的人都有,包括拉達曼提斯他們這些行會神族,所以在那個自己人啟動卷軸的時候我們這邊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盡管很意外,但我們這邊都是高級人員,反應都很快,也沒有露出什麼不正常的表情.我更是第一時間就反應了過來,直接對那邊用劍頂著那個陰陽師的金幣說道:"把那家伙拉遠一點."

我這話當然是用來測試這兩個到底哪個是自己人的,因為那個陰陽師被拉遠,而這個韓國玩家則沒有動地方,那麼只要我們耳中的鈴聲發生了大小變化,那麼就可以肯定那個陰陽師就是我們行會的自己人,而反之就是這個韓國玩家是我們的人.當然,金幣因為是拖著那個陰陽師在走,所以她聽到的結果應該是和我們反過來的.

果然,隨著金幣將那個曰本陰陽師向遠處拖去,我們這邊的鈴聲立刻開始出現下降趨勢,這一下我們立刻就明白了.那個曰本陰陽師就是我們行會的諜報人員,而這邊的這個韓國玩家才是真正的敵人.

金幣那邊當然也知道了自己身邊的這個是自己人,所以也就裝著將那家伙拖到了一塊大石頭後面我們看不到的位置,接著立刻換了個表情一邊笑嘻嘻的放開那個家伙並朝他比了個大拇指,一邊繼續用很生氣的聲音呵斥道:"你這個家伙吵吵什麼?想死也不用這麼急吧?"

那個曰本陰陽師一邊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被弄亂的服裝一邊對著外面故意大聲怒罵了幾句,反正意思就是堅決不合作.金幣緊跟著就大聲說道:"你這個家伙看來是故意找死了?"

那個曰本陰陽師立刻硬氣的答道:"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大不了就是掉兩級而已,你別指望能從我這里問出什麼來,我和那只見人就會搖尾巴的狗可不一樣."

這邊的韓國玩家聽到這個話臉色立刻變得很糟糕,但是他也不好說什麼,畢竟他現在也還是俘虜的身份,可沒有資格干涉我們處理別的俘虜.

那曰本陰陽師的話說完之後金幣立刻用裝出來的憤怒的聲音說道:"好,好,你真的很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滿足你的要求."說著就拿出了手中的劍對著那家伙的**就是一下,當然下手之前已經用手勢跟他比劃提醒了一番.

那個曰本陰陽師中招之後立刻慘叫了一聲,因為本來就是真的被刺了一劍,所以叫聲還是挺逼真的.

一劍刺完金幣立刻丟了一枚丹藥給那個玩家,然後做了個打電話的手勢,在看到對方聰明帶起了通訊器之後才點點頭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裝出一幅余怒未消的樣子從石頭後面走了出來.

那邊的韓國玩家聽到慘叫之後就看到金幣一臉怒容的重新走出來,而她手里的那柄寶劍上還在不斷的滴著獻血,顯然是剛剛用這東西殺了人.

不等這家伙繼續觀察,我就直接對那邊的那個韓國玩家說道:"好了,礙事的人已經不存在了,我們可以繼續之前的交易了.不過先說好,你之前的那個保證不對外公開消息的條件我就沒法保證了,因為你也看到了,那個家伙已經知道你要賣消息了."

那個韓國玩家這個時候立刻用非常懊惱的表情說道:"之前光想著魔寵蛋了,忘記還有個外人在場!真是彩色迷人眼啊!不過算了,大不了以後不跟他們合作就是了.反正這幫曰本人現在自己也混得不怎麼樣,應該是抽不出空來找我們的麻煩的.不過,我畢竟是要承擔很大的風險,所以這個價格還要再增加一點點."

"喂喂喂,出爾反爾可不是好習慣."

"我這可不是出爾反爾,再說我們的協議還沒敲定呢.這不是在和你們商量嗎?"

"我不管你說什麼,反正三枚魔寵蛋就是極限了,我絕對不會多給你任何東西的."我故意裝作很生氣的樣子說道.

對面那個家伙笑嘻嘻的說道:"這東西可是曰本人搞出來專門對付你們冰霜玫瑰盟的行會神族的,你確定你們真的不要?"那個家伙明顯是一副吃定了我們的樣子.但是,就在那家伙得意洋洋的准備等著我妥協的時候,我卻是突然如閃電一般的抽出永琱@劍掃過了他的脖子."你……"愕然的看著我,這個韓國玩家到死都沒想明白我為什麼會直接下手.

趁著他還沒死,我直接說道:"記住,我們冰霜玫瑰盟是不會受任何人的威脅的.就算你的消息再重要,我們也不是一定需要你的通報.只要知道是曰本人搞出來的東西,我們總能查到的."我說完之後就直接又給他補了一劍,然後伸手在他的腦袋上一推,那家伙的腦袋立刻就從脖子上滾了下來,而他的身體也是噗通一聲倒了下去.

事實上之所以下手這麼干脆,完全是因為那邊的那個曰本陰陽師給我們報的信.就在剛剛金幣從那塊大石頭後面走出來之後,已經帶上的通訊器的那個曰本陰陽師就用通訊器聯絡了我這邊的通訊器,因為距離很近,所以即便是沒有中繼站也可以通迅.

那個間諜玩家在通訊器里告訴我這個韓國玩家就是來騙錢的,他根本沒打算告訴我們真相,因為那個水晶根本就不是曰本人搞出來的,而是俄羅斯的產品.

在那個韓國玩家被干掉之後我們立刻就跑到了那塊大石頭後面,而那個曰本陰陽師則是笑著和我打招呼道:"會長好.各位老大好."

我點點頭問道:"你怎麼和這些人在一起啊?難道你是特地打入對方內部的?"

那個曰本陰陽師點頭道:"我本來是跟著松本正賀混的,但是最近松本正賀在曰本地區發現了一種水晶石,一旦引爆就可以釋放出一種特殊的能量,從而在一定時間內壓制該區域內所有神祗的神力釋放,是一種對付神族特別有效的武器.松本正賀知道這個東西意義重大,于是就開始安排我們跟蹤調查這個事情.我是幾個負責這個事情中僅有的兩個成功混入敵人內部的人員之一,現在我也是對方內部的人員,所以才能跟著他們一起行動."

"你們打算用這個身份作為掩護調查清楚那個水晶的確切來源?"

那個玩家點頭道:"雖然暫時還沒有接觸到那個水晶的制造來源,但是我已經有了大概的方向,這次回去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接觸到那個生產基地的一些信息了."

我點點頭道:"干得不錯,回去好好盯著,那水晶的意義非常重大,一定要搞清楚制造場所所在,最好能把制作方法也一起搞到手."

"這個我清楚."

我點點頭道:"那麼你現在就趕緊自殺回去吧,要是晚了恐怕會引起懷疑."

"那倒是不必."這個曰本陰陽師玩家立刻說道:"我能混進對方的組織也是有原因的.我本身就有很多雖然戰斗中用不上,但是在平常卻非常有用的技能,其中一個就是可以假死."

"假死?"

對方點點頭道:"這是一個欺騙技能,可以讓我的身體進入完全靜止狀態,不管是心跳還是別的波動都會完全靜默,就和真的死掉了一樣.而且這招最牛的地方就在于,可以讓對方的戰斗報告中直接彈出信息顯示我已經被殺了,並且讓對方結算經驗值."

"我靠,你這也太逆天了吧?"

聽到這家伙的解釋我們這邊一個個都不淡定了.系**斗通知就是系統給玩家准備的輔助工具,這個通知欄平常不會顯示,但是你可以主動查閱.在這個里面你只要和別的玩家發生戰斗,就能看到這里顯示出對方的名字和所屬行會信息,之後是戰斗過程中的報告,比如你對對方造成了多少點傷害,對方對你造成多少傷害之類的.這些數據雖然很簡略,但卻可以用來識別戰斗對象的游戲名和行會歸屬,而如果是怪物的話,就可以看到怪物的種類名稱.這些信息可以幫助玩家在戰斗中識別目標,還可以用于戰後總結經驗得失.當然,確認目標死亡也是主要用途之一.比如說你一個大招將敵人覆蓋了,想看看對方死沒死,直接看一下戰斗通知就行了,因為殺死目標的話會有一行信息顯示你殺死了玩家某某某,獲得經驗多少多少之類的信息.但是,如果這東西不出現,那就說明對方還沒死.用這個方法可以非常精確地確認敵人的生死與否,可以說這是系統給出的判斷,而系統本身就是游戲中的主宰,那是真正地神一樣的存在,並不是游戲里的神族那樣只是戰斗力比較強,系統在游戲內那是絕對無敵的存在,而且是虛無縹緲的,也是全知全能的.就這一特征來說,游戲內的系統到是和現實中對神的描寫非常一致.

正因為系統在游戲中的地位如此高端,所以,玩家根本想不到要去質疑那個戰斗信息列表.如果一個玩家看到自己的戰斗信息列表里提示目標被自己殺了,那麼就算對方再突然蹦起來給自己一劍,估計玩家們也只會驚訝的認為對方有什麼能力可以原地複活,絕對不會往系統給假消息這方面去想.由此你就可以看得出來系統信息在玩家心目中的可靠程度了.即便是事實擺在眼前,玩家都會自己找理由幫系統開脫,絕對不會認為系統出錯的.

也正是因為玩家對系統的信任如此之深,所以這個曰本陰陽師的技能就顯得實在是太逆天了.這能力雖然只是裝死而已,但這也裝的太他娘的像了.而且,這個能力其實不像那家伙自己說的那麼沒用,光是我現在隨便想想就能想到好幾種用途.

比如說,如果你被敵人包圍,對方要殺你,那你只要在確認跑不掉也打不過的情況下找個機會裝死就可以了.游戲內玩家之間互相戰斗,死亡就是終點了.很少有人會虐尸,因為系統對這個有限制,虐尸行為會增加**值.所以說,正常情況下對方頂多殺死你之後翻翻看有沒有爆出裝備什麼的,發現沒有之後頂多是憤憤然然的轉身離開,跟本不會想著再補上一刀.這樣一來,也就等于是擺脫了對方的追殺,雖然說出去不好聽,但確實很好用.

除了被玩家圍堵的問題,這個技能還可以用來打伏擊.別如說先躺在路邊弄點血在身上裝尸體,然後等玩家或者怪物靠近就可以突然發動襲擊.雖然你不會這個技能也可以裝尸體,但問題是玩家和怪物都不傻.玩家的智力很高,能從你的心跳,魔力波動乃至生命氣息等多個方面判斷你是否是真死了,這些東西在游戲里只有就可以用技能偵查出來.而怪物就更干脆了,它們可以直接聽心跳或者聞你身上的氣味.可以說要在怪物面前裝死,那基本就是在作死.但是,有了這個技能就不一樣了.玩家的偵測能力和怪物的感官對你都沒用,你完全可以裝尸體,然後等敵人靠近幾立刻給他來一樣.

當然,我們的這位曰本陰陽師間諜貌似沒法使用第二種用途,因為他是陰陽師,缺乏爆發力,所以即便是能夠接近敵人也沒用,反而會讓自己更危險.

不過,以他陰陽師的職業來說,其實還有一個很好用的方法,那就是在提前知道敵人的行動路線的請款下可以先召喚一堆死靈生物,然後自己趟路邊裝尸體,其實卻是趁機指揮戰斗.

要知道陰陽師和大多數召喚系法師差不多,自己本身就是最弱的那個環節,很多玩家遇到召喚類玩家都是第一時間集火對方本體,因為只要那個召喚師被干掉,他召喚出來的東西再強也都沒用了.但是,這個曰本陰陽師玩家卻可以將自己以尸體的方式隱藏起來,這樣敵人就算明明看到這邊躺著個人也不會主動攻擊這邊,等于就是讓對方找不到他這個弱點所在.這樣的便宜對陰陽師這種職業來說絕對是有著非常重大的意義的.

事實上除了以上方法,我覺得這個技能還可以用來做任務.比如說一些有強力怪物守衛的巢穴之類的地方,怪物們不會滿坑滿谷的站崗,就算有游蕩的怪物巡邏也肯定是一個波次一個波次的,這中間必然存在間隔.有了這個技能的話,只要在遇到巡邏隊的時候裝尸體,等巡邏隊過去了再往里走就可以了.當然,這種方法之適合一部分任務,因為需要看怪物類型.有些怪物智力比較高,要是發現一具尸體一會移動一點一會移動一點,就算沒看到尸體怎麼動得也肯定會懷疑.還有就是那些喜歡乾淨的怪物巢穴不能這麼玩,因為人家會把尸體當成垃圾直接挖坑埋了.還有就是食腐動物的巢穴絕對不能這麼玩,否則就是給人家送快餐的.

雖然也有一些限制,但我覺得這個能力還是相當給力的,至少有這種技能的玩家只要放聰明一點,保命的能力絕對一流,而且萬一遇到合適的情況還能拿來陰人,至少這次那個韓國玩家就給陰了.

看我們一個個羨慕的樣子那個玩家笑了幾聲,然後才說道:"因為我有這種技能,所以我可以用自己裝死騙過了金幣小姐為托辭,這樣他們就不會覺得我回去晚了."

我點點頭道:"那你知道他們這次跑到這邊來是干什麼的嗎?"

那個曰本陰陽師玩家立刻點頭道:"我當然知道,這也是我參加這個任務的原因之一.這次他們過來是尋找一種叫做鐵石之心的材料,這種東西是合成那種褻瀆之石的必需材料之一,而且是主料,所以褻瀆之石的產量直接取決于這種鐵石之心的獲得數量.我如果可以在這里搞到這鐵石之心就可以直接用護送的名義跟著他們一起去生產褻瀆之石的地方,這樣我就可以進一步接近對方的生產基地."

我點點頭道:"那你暫時先跟著我們吧?我們下去幫你弄一點,回頭你就說你裝死騙過我們之後偷偷的跟著我們一路下到了那個鐵石之心的產地,然後趁我們不注意搶了幾塊跑了出去.或者要是怕對方不相信,那就說是搶了幾塊之後准備逃跑,結果被我們發現沒能跑掉,然後又用裝死技能成功騙過我們並帶回了那個鐵石之心."

"這個辦法不錯."那個陰陽師點頭道:"那我就先跟著會長你們吧.不過一會下去你們要當心,剛剛襲擊我們的那種生物下面應該還有很多."

"你怎麼知道的?"

"這個任務簡介里就有介紹,只是沒說怪物是什麼樣子.哦對了……"那家伙說道這里忽然笑嘻嘻的說道:"還有一個消息忘了說了.其實那些怪物的正確處理方式並不是殺死哦."

"不是殺死?那要怎麼對付?"我們顯然都無法理解不殺要怎麼搞.

那個家伙笑嘻嘻的說道:"這種怪物其實都是魔界的美女惡魔,而且一定是戰斗力極強的高等惡魔,因為中了一種魔法導致失去理智成為野獸一般的存在,並且她們的心髒會逐漸冷卻變硬,最後成為一塊石頭被吐出來.這完全石化的心髒就是我們要的鐵石之心."

"我靠,這材料的來曆還真詭異!"金幣說道.

那玩家接著道:"更詭異的是,這個魔法居然和童話故事里面的巫術一樣,是可以解除的."

"喂喂喂,你不會告訴我需要接吻才能讓她們恢複正常吧?"真紅面露惡心的表情問道.

還好,那個玩家搖了搖頭,不過他說出來的話卻是讓真紅再度被惡心到了."接吻只是步驟之一.第一步,先要弄到那種鐵石之心,然後用自己的鮮血澆灌,那個鐵石之心只要接觸到獻血就會融化,然後恢複成具有活力的心髒.但是,這個過程中不能使用血袋預先儲存血水,必須要現場放血.還有,軟化下來的心髒雖然從石頭變成了真正的心髒,卻不會跳動.但是,只要這心髒軟化,那麼這個心髒對應的那只女姓惡魔就會感應到,然後主動湊過來.這個過程中她的攻擊**會下降到一個很低的水平,你要做的就是小心的在不引起對方敵視態度的前提下靠上去,然後將心髒還給她.她拿到自己的心髒之後會一口吞下去,之後你要抓緊時間,在她吞下心髒之後會有幾秒的僵直時間.利用這個時間吻上去,堅持十秒別被掙脫,之後對方就會恢複正常,不但恢複成完全正常的魔女形態,而且會直接對你產生百分百的好感度.有這個好感度保底,不管是抓魔寵還是想干點別的事情,我覺得都不是什麼問題吧?"

聽到這家伙的話真紅直接惡心的直搖頭,而拉達曼提斯卻是眼睛放光的問道:"那個心髒在哪?我們這就去吧?哦對了,那個東西用神族的血液也可以嗎?"

"喂喂喂,你這麼激動干什麼?"克莉絲蒂娜看著拉達曼提斯問道.

拉達曼提斯原本一聽到有免費美女領就得意忘形了,突然聽到克莉絲蒂娜的話才想起來周圍可不止他一個人.說起來拉達曼提斯這家伙確實是有一些比較特別的愛好,比如說他喜歡種植那些專門生長女妖的女妖巢穴就是一種挺奇葩的愛好,不過總結起來這家伙貌似主要還是喜歡美女,只是喜歡的方式有點偏離正常人的習慣.

那個被問道的玩家尷尬的笑了笑,然後說道:"這些都是卷軸上記錄的,但是具體什麼請款我也不知道.這次我們一起來的人全都說好了,每個人救一兩個女惡魔,然後剩下的再提取鐵石之心."

"我現在大概可以預估到那個褻瀆之石的產量肯定不會高了!"我說道.

事實上這個事情已經很明顯了.這些個女惡魔只要被解除魔法就會變成近似于魔寵一樣的存在,甚至要是處理得當,完全可以不占用魔寵位置,畢竟友好度已經滿值了,即便是以**身讓其跟隨在自己身邊,只要細心維護這個好感度,完全就可以當成不占魔寵位的魔寵來用.這樣的好事上哪找去?再說了,這些女惡魔按照這個間諜玩家的意思,等級估計不低.現在游戲里的魔寵那麼匱乏,價格都上天了.這突然出現一種可以不占魔寵位置的高級魔寵,那還不搶破頭啊?

如此珍貴的東西,系統必然不會大量開放,所以數量肯定不多,而且就算能發現一些這種女惡魔,多數玩家肯定都是要將其**成魔寵,因為除了對那些需要經常和神族戰斗的大型行會偶爾能用到之外,多數行會和個人玩家根本用不上這種褻瀆之石.考慮到那個褻瀆之石的主要材料就是鐵石之心,而這樣一來就等于是說制作褻瀆之石需要消耗女惡魔這種高級魔寵,這投資可就太嚇人了.所以說,這個褻瀆之石的產量絕對不會太高,而具體產量多少還要看鐵石之心**為褻瀆之石的**比例,如果是一比一的話,那我估計這個褻瀆之石的產量搞不好連兩位數都到不了.

"這個具體產量我也不知道,畢竟我還沒有接觸到他們的核心生產基地.這種東西的生產必然是非常秘密的,除非我能搞到這個鐵石之心,否則根本不可能得到信任混進去."

我點點頭道:"那就不要等了,趕緊下去找.對了,半路上要是再遇到那些發瘋的女惡魔就別殺了,全都抓起來,這可是重要資源."

"明白了."

大家答應了一聲之後就開始走到了那個地洞口.之前蹦出來的那四個女惡魔已經都被干掉了,雖然有些可惜,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本來我還想著正好就用這四個女惡魔的鐵石之心給這個我們行會的間諜拿去交任務,但是問了一下才知道根本沒用,因為除了滴血軟化鐵石之心之外,能知道哪顆心髒屬于哪個女惡魔的唯一方法就是你親眼看著她吐出來,所以說,現在我們就算到了那些女惡魔的巢穴,找到她們存放心髒的地方也根本找不到哪四個心髒是屬于那四個被殺的女惡魔的.當然,如果我們運氣好的話,可以將其他的心髒都軟化,要是走**運,剛好每一次都正好能選出一只女惡魔,最後剩下的四個就必然是死掉的那四個的.但是,這種概率實在太低,我們幾乎可以肯定會在過程中就直接拿到死亡的四個女惡魔的心髒,而根據我們的這位間諜的說法,身體已經死亡的女惡魔,她的心髒不會有任何變化,但是,一旦你對這種已經沒有本體的心髒滴血,這個心髒就會在軟化之後直接腐爛消失,因為它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回去了.

考慮到這種情況,加上我們也不大可能現場就將全部的心髒都**掉,所以我們已經幾乎可以確認找不到那四個其實已經不能**女惡魔,只能當成材料使用的心髒了.而這種鐵石之心,如果軟化就不能再用來作為材料了,所以即便是用上防腐的手段也沒用.

雖然已經注定要浪費掉四個心髒了,但是我們現在也沒什麼辦法,反正能不能安然的拿到那些心髒都還是兩說,所以我們也就沒有多想什麼.一切也都要等看到實際情況才能判斷.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垂直井里面只有四個女惡魔的原因,我們從這里跳下去之後就沒有遇到任何阻礙.雖然這個垂直井不能飛下去,但是我有可以無限伸長的龍筋索,直接將這邊的索頭固定在一塊很大的岩石上,然後帶著大家抱成一團直接繩降下去,不但速度快,而且安全.

也就是我的龍筋索抗拉能力超強,外加長度無限,一般人就算帶上繩子下來估計都夠嗆,因為等我們落地的時候才發現這個垂直井的深度居然高度兩千三百八十一米,這個數據是龍筋索的展開長度,因為龍筋索伸展長度有讀數,所以我就直接量出了這個垂直井的深度.

這兩千三百多米的深度,普通的繩索顯然是不能用的,加上這里的禁空領域,我覺得正常的下降方式其實應該是從洞口進入後沿著那個地板的反面,也就是垂直井的頂部爬到洞壁附近,之後就跟攀岩一樣從洞壁上一路爬下去.

事實上對游戲內的玩家來說,只要沒有怪物干擾,這個洞壁還是很好爬得.因為這個垂直井的洞壁並不光滑,反而是粗糙得很,到處都是**不平的岩石,有些比較大的突出部甚至足夠兩個人並排躺在上面睡覺的.有這些石台作為中間踏腳的地方,以游戲內玩家的體質,只要是個戰士,而且等級超過八百級,我覺得都可以直接徒手爬下去.當然我們這樣下去速度就明顯快多了.

大家到了垂直井的底部之後紛紛放開我落在了地上,然後我手腕一動,頂上的龍筋索固定在石頭內的索頭立刻收回了伸展開的倒齒,失去倒齒的固定,索頭瞬間就被拉出了岩石,然後在收線器和重力的雙重左右下迅速被我收了回去.當然,這樣一來回去的時候就必須要爬上去了.不過我們這邊的人體能都不錯,尤其是真紅,估計把我們全綁在她身上讓她背上去都不成問題.

"呼,這也就是會長你們了,要是之前那個隊伍搞不好這個垂直井都下不來!"那個我們行會的間諜玩家說道.

"你就別拍馬屁了,還是趕緊給我們指路吧."拉達曼提斯催促著:"對了,你叫什麼啊?我們總不能一直喂啊喂的吧?"

"哦,忘記介紹了!"那個玩家這個時候才想起來忘記自我介紹了."我現在的游戲名叫做山本五十五."

"我靠,這不是那個曰本戰犯的名字嗎?"克莉絲蒂娜忽然叫道.

金幣連忙道:"那曰本戰犯叫五十六,他是五十五."

"哦,原來少一號啊!"

"行了,趕緊帶路吧."拉達曼提斯再次催促道.他現在就惦記著美女呢,哪有心思討論名字問題.

說起來這次還真是走運,多虧了這個山本五十五,要是沒有他的話我們就算下來了估計也很難找到地方,因為這豎井下面並不是一個簡單的通道,而是一大片地下空間,但是這個地下空間之中卻是被密密麻麻的石柱分隔成了無數塊,雖然暫時沒有發現死胡同,但是這麼密集的石柱組成的洞穴,走在里面就跟走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之中一樣,根本就沒有辦法辨別方向.這地方的石柱又不是樹,沒有年輪給你辨認方向,而且這里的磁場也是亂七八糟,進來之後任何指向設備都會失靈.至于說遠距離通迅……看看那秘籍的石林還是別想了,兩個人分開超過一百米估計就沒信號了.就連聲音通迅也沒用,因為雖然你能聽到別人的聲音,但因為聲音在這些石林之中多次反射,已經完全沒辦法確定方向了.這就導致兩個人只要稍微分開一點估計就別指望再找到對方了.

老實說這種地方只要足夠大,其實比迷宮還要討厭,因為迷宮好歹有個死胡同,你至少知道自己走錯路了.但是這個地方只要不走到邊緣,你就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走錯了方向.更要命的是這里唯一的出口就是我們剛剛下來的那個垂直井,而這個東西據說剛好位于這個石林的中央位置,而一旦我們在這里迷路,多半就永遠找不到這個所謂的中央位置在哪了.

"這鬼地方要怎麼走?"看著眼前密密麻麻的石柱支撐著洞頂,我們一個個都有些擔心.真要出去的話這地方肯定困不住我們,但是肯定會非常的費勁,所以我們也希望有個解決辦法.

還好,山本五十五看過任務卷軸,而且因為他是間諜人員,所以不像別人那麼隨意,他可是非常認真的強記下了整個卷軸上的所有內容.其中恰好也包括在這個地方如何導航的問題.

"根據卷軸記錄,這里除了女惡魔之外還生長著好幾種生物,其中幾種就是女惡魔的食物.這些生物之中有一種長得很像蚯蚓的生物,看方向就要靠它們."

"這種生物可以識別方向?"

山本五十五點頭道:"這種生物的巢穴位于這個地洞的一個邊緣位置,而因為這種生物本身就是女惡魔們的主要食物之一,所以女惡魔的巢穴就在這種生物的巢穴附近,而我們如果要找到女惡魔的巢穴,就可以先找到這種生物,然後攻擊他們讓他們受傷.只要這個生物受傷了,它就會往自己的巢穴跑.這個時候只要跟蹤它們就可以了."

"那回來的時候怎麼辦啊?"克莉絲蒂娜問道.

"這個簡單."金幣直接說道:"用魔法在石柱上做標記就是了,如果用帶有魔力的新標的話,五十米一個應該足夠導航了."

這地方雖然因為地形的問題會隔絕信號,但也不是說信號一發出立刻就會消失,所以五十米一個的話還是可以進行導航的,只是這樣做有點費勁而已.不過山本五十五也說之前卷軸上也是說用旗幟之類的東西自己做路標的,所以也就只能用這種方法了!

確認了方法之後我們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就是盡快找到一只那種據說很像蚯蚓的生物,而且根據山本五十五描述的內容,這種生物應該非常多,甚至可以說是隨處可見的地步.所以,不管什麼時候都可以輕松碰上這種東西.

有了這個保證我們倒是不擔心迷路了,而且,我們也確實是很快就驗證了山本五十五看到的內容.那種很像蚯蚓的東西確實是非產多,而且這個生物也的確是很像蚯蚓.唯一的問題就是……"山本五十五你小子成心想害死我們是怎麼著?這是蚯蚓嗎?這他爺爺的是史前巨獸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卷 第十二章 殺戮之夜    下篇:第七卷 第十四章 圈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