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五百一十四章 准備演戲   
  
第五百一十四章 准備演戲

事實證明玩家屬姓面板中隱藏顯示的那個運氣屬姓是真的有發揮作用,因為自從我開始接手放血任務之後,成功率就開始明顯上升。我拿到的第一個鐵石之心就直接成功召喚到一個女惡魔,然後第二個、第三個居然連著成功了六了。

剛開始第一個成功的出現之後真紅還在一邊說我是運氣好,之後連著成功三個之後她的表情就開始變得很古怪了,而當我將第六只鐵石之心變成了柔軟的心髒後,其他人就已經只剩下呆滯的表情了。

“我就不信你能連開七個都成功。”真紅看著我拿起第七個鐵石之心說道。

我知道她不是真生氣,就是在開玩笑而已,所以故意囂張的說道:“那可說不定哦。指不定我一不小心連著成功十個呢?”

“你要是能連著十個都召喚成功我以後名字倒過來寫,改名叫紅真。”

“你倒是想,系統也不讓你改啊!”金幣在旁邊打趣了一句真紅,然後說道:“不如我們來打個賭吧。賭一賭會長能連著開出多少惡魔不出問題的。”

“賭注用什麼啊?”紅炎問道:“我沒有水晶幣啊!”

紅炎是行會守護獸,他的工資就是行會提供的魔法能量,幫助他重建身體並進行最終的重生**儀式,所以他是沒有水晶幣這種東西的。畢竟對于NPC來說手里捏著水晶幣也沒用啊。

拉達曼提斯聽到這里立刻說道:“不如用信仰之力算了,比較珍貴。”

“在別的行會就真的很珍貴,但是在我們這里……”克莉絲蒂娜雖然沒把話說完,但意思很明確。

“身外之物沒啥意思,我們這里各種類型的人員都有,有些東西對自己重要,對別人不一定有意義的。再說了,我們打賭又不是為了要東西,就是玩一玩而已。”我說著就直接道:“不如這樣吧。輸的人集體幫助勝利者免費出一次任務,當然,行會任務除外,我指的是私人任務。”

“這個好。”拉達曼提斯興奮的說道:“就這樣吧?”

大家最終都點頭承認了這個方案,然後就開始說出自己猜測的數量。雖然按照常理來說,連著開出六個有效的鐵石之心本身就是很小概率的事情了,但是,就概率學來說,其實沒一次開啟下一枚鐵石之心的成功率一直都是一個穩定的數字,並不存在說連著開出多少個成功就會導致下一枚的失敗率上升。這其實是一種不科學的主觀猜想。但是,從情理上說,這種事情確實是有賭一賭的價值。

“現在已經開出六個有效了,我覺得自己能連開十個以上。你們呢?”我笑著看向真紅他們問道。

真紅立刻**道:“不行不行,不可以估測,必須要是准確數字,不允許說多少以上多少之下。”

我想想這也是合理要求,然後就直接說道:“那就十二個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賭注,我直接報了個不可能的數字,輸贏都無所謂了,開心就好。

真紅聽完也是覺得我的這個數字相當的不靠譜,于是說道:“我賭你下一個就失敗,你只能連開六個。”

拉達曼提斯跟著道:“我賭八個。”

金幣道:“我賭七個。”

紅炎想了想道:“那我就賭十個。”

克莉絲蒂娜道:“我賭九個。”

最後剩下一個山本五十五說道:“我賭十一個。”

大家敲定了自己的數字之後就輪到我這邊開始解封鐵石之心了,首先第七個鐵石之心**速度飛快,瞬間就成功了,而且那個女惡魔就在我們附近,用了兩分鍾就跑了過來。也就是說真紅已經失敗了。

“哈哈,我就說你運氣不好嗎!”我故意拿真紅開心,真紅氣的狠狠瞪了我一眼。

之後的鐵石之心解封過程幾乎是讓周圍的人驚掉下巴,雖然下賭注的時候大家都報了很高的數字,但真的看到連續這麼多個不帶失敗的還是非常的驚訝,畢竟之前下賭注的時候大家也就是帶著玩笑的心思,誰也沒有真的以為我能開出那麼多個。畢竟這里的鐵石之心實際上很**八分之一不到的存在對應的女惡魔,我能在這種概率之下純粹碰運氣連中七八個,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一點。

事實上這種情況持續的比我們想象的還要長,當我手里拿著第十一個鐵石之心的時候,周圍就已經只剩下咽口水的聲音了。

“老大,第十一個了,你不會真要逆天吧?”真紅看著我問道。

我其實現在也很驚訝,知道自己運氣好,可是這也太好了一點吧?不過……維多利亞不是咱的魔寵嗎?人家可是勝利女神,專門掌管命運的神祗。隱藏屬姓就是加幸運值,而且貌似加的還不少。現在看來,我之前顯然是低估了這個所謂的加的不少的具體大小,那個不少可能是真的非常的多。

就在大家口干舌燥的看著我將血液滴在第十一個鐵石之心上之後,那枚心髒立刻就開始軟化,然後很快就變成了一枚真正的心髒並強勁有力的跳動了起來。這一下周圍的人全都驚訝的坐在了地上。已經弄到那麼多女惡魔了,我們對這種心髒的特征已經非常清楚了。如果解封的鐵石之心沒有對應的身體的話,就會在解封之後猛然抽動一下,接著就開始用非常快的速度急速腐爛,而如果那枚心髒在解封之後開始有節奏的持續跳動,那就說明這個鐵石之心解封成功了。

“我靠,第十一個了,老大你真是要逆天啊!我開到第十一個鐵石之心的時候才成功了一個好不好?你不帶這樣的啊!”真紅坐在地上開始故意裝小女孩撒嬌,結果逗得大家都笑了起來,主要是她平時的形象和這個形象反差太大。

其實說到心情激動,這里最激動的要數山本五十五,因為他猜的數量就是十一個,也就是說,只要我解封下一枚鐵石之心失敗,他就是勝利者。

本來這個賭注對我們來說就是個玩笑,即便是沒有這樣的賭注,以我們之間的關系,互相請求幫忙難道別人會不參加嗎?顯然是不可能的。所以說,大家也就是玩玩而已。但是,這里有個人例外,那就是山本五十五。他雖然是派駐到松本正賀身邊的間諜,但也不過只是個有特殊任務的高級玩家而已,本身並不能算一線玩家。甚至于,他使用的游戲賬號都是分成了兩個。這個山本五十五只是他用來當間諜的號,本身就是他的小號,是後來為了去幫松本正賀在曰本建立勢力圈才在我們行會的資助下強行刷起來的一個小號。

事實上松本正賀身邊很多我們派給他的手下都是這麼來的。他們其實原本在國內都有自己的主賬號,是在接了間諜任務之後才將自己原本的小號刪除重新去曰本建立的曰本人物賬號,然後又在曰本那邊通過我們行會提供的資源快速刷級,短時間內將這些賬號全部從新手狀態拉升到了相當高級的程度。

因為這些玩家本身在國內就是高級玩家,戰斗技巧和經驗什麼的都非產豐富,臨場反應也都很好,所以只要人物等級上去了,再弄點好裝備武裝起來,就又是個高手了。所以說,這些人培養起來其實並不是特別的麻煩,無非就是需要大量的資金和人手而已。當然,我們行會有這些,所以說是不麻煩,可是對一般玩家來說,這些不但是麻煩,甚至于是天塹,是根本無法逾越的鴻溝。

盡管是被派給了特殊任務,但這些玩家本質上來說就是我們行會的高級玩家而已,不算是領導層,但也比一般的普通玩家高級一點。對于他們這樣的玩家來說,我們現場這幾位答應下來的幫助可就不是小事情了。

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是在武俠小說的世界中,一個江湖大門派的普通**,突然得到了江湖四大頂尖高手的一個無限制幫忙承諾,那將是一種什麼樣的福利啊?所以說,我們互相之間雖然不當回事,可對山本五十五來說,這個承諾可就不是一般的承諾了。

山本五十五這邊雖然是非常的激動,可畢竟現在還不是確定他就是勝利者,萬一要是我贏了,他的這個好處可就是徹底沒希望了。

在大家都對第十一個鐵石之心感歎完之後,我就又開始解封第十二個鐵石之心,當血液滴在這枚鐵石之心上之後,鐵石之心立刻就起了反應,迅速的融化解封,很快就變成了一枚完全正常的心髒,然後在我的手里跳動了一次。現在開始就是關鍵了。只跳一次的心髒就是沒有對應肉身的心髒,而如果出現第二次,那就是說這枚心髒是可以持續跳動下去的。

雖然大家都很關注這個結果,但這心髒可不會賣關子,就在下一秒,心髒又進行了一次跳動,之後就開始非常有節奏的咚咚咚的跳動了起來。很明顯,第十二枚心髒是有對應目標的,也就是說我才是勝利者。

面對著這枚跳動的心髒,旁邊的山本五十五一**坐在了地上,感覺有種剛從過山車上下來的感覺,原本以為可以得到我們這麼多高手的承諾來著,沒想到到了最後竟然搞出這麼個結果。八分之一都不到的命中率,我居然連中十二次,這概率……反正山本五十五是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

就在大家這邊感歎著我居然能連開十二個鐵石之心的時候,真紅卻是突然提醒道:“別急,現在可是不算完。”

“為什麼?”我驚訝的看向真紅問道。

真紅直接說道:“我們說的是解封成功,而不是單純的讓心髒跳動起來就算完事了。心髒跳動確實是說明它已經解封,但這個時候還沒有完全成功,只有那個對應的惡魔在規定時間內趕到這里並完成融合才算是真正的解封完成。”

聽到這個話我也覺得還算有道理,于是一揮手,飛鏢立刻電射而出。剛剛洞穴口那邊我已經看過了,沒有心的惡魔出現,也就是說這個鐵石之心對應的女惡魔肯定是不在洞穴這邊。

飛鏢的搜索速度非常快,只用了幾秒就完成了搜索工作並成功找到了那個女惡魔,但是,最終的結構卻非常讓人意外。

“你說什麼?”飛鏢發現目標後並未直接回來,而是就地使用心靈接觸和我取得了聯系。

本來我還奇怪飛鏢為什麼不回來,但是等我看到飛鏢共享過來的畫面之後就徹底明白了。

在飛鏢前方不遠的地面上,一只女惡魔正在試圖向我們這個方向沖刺,看她的表情明顯非常的著急。但是,就在她的身邊卻是聚集著一大群灰黑色的蟲子。這種蟲子的造型就好像是長出了六條腿的小石塊,如果它們停在哪里不動,絕對會被當成是一塊石頭而忽略過去。誰能想到路邊的石子就是蟲子呢?

本來發現一種奇怪的蟲子倒是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但關鍵是這些蟲子現在把我們非常重要的目標給包圍了。這可就不是什麼好事了。那女惡魔明顯非常著急的要過來找回心髒完成融合,但她卻對地上的蟲子異常忌憚的樣子,根本就不敢往前沖,這樣一耽擱時間根本就不夠了,加上她本來就不在可接觸范圍內,所以這樣下去,唯一的結果就是那個女惡魔和這邊的心髒一起華為飛灰。

“這下還真是麻煩了呢!”看著那邊的情況我非常無奈的說道。

“你那邊遇到什麼情況了啊?”

“也不知道怎麼搞得冒出一堆蟲子,那個女惡魔被擋在那邊過不來了。”

“那些惡魔會害怕蟲子?”克莉絲蒂娜驚訝的問道。

這個時候站在我們身邊的一個女惡魔忽然主動開口問道:“你們說的是不是一種長得很像是石塊的蟲子?”

因為其他人都沒看到那個蟲子的樣子,所以就只有我回答道:“確實是一種看起來好像石頭一樣的蟲子,你們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東西嗎?”

“知道是知道,但如果是那種東西估計就沒辦法了。”那個女惡魔說道:“這種蟲子叫什麼我們也不知道,雖然我們對被詛咒期間的記憶都還在,但是那個時候渾渾噩噩的,根本不知道這些東西的名字。我們知道的就是這種蟲子本身似乎是不死之身,即便是被打扁了也可以緩慢恢複,而且它們的防禦力非常的高,幾乎不怕任何物理攻擊,至于魔法是不是有效我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們在被詛咒的那段時間內是不會用魔法的,而這地方也沒有別的生物會是用什麼魔法。”

“不死之身?”聽到這樣的回答旁邊的拉達曼提斯驚訝的問道:“這種不死之身是真的完全不死嗎?”

“這個就不是很清楚了。我們那種情況下整個人都渾渾噩噩的,沒有任何的思維能力,所以也就不可能去研究這種蟲子的能力。我們只是依靠本能判斷這種生物我們無法殺死,而且即便是殺死了也沒用。不過,現在想來應該也不是絕對就殺不死。”

“哦?你怎麼知道的?”克莉絲蒂娜問道。

那個女惡魔解釋道:“其實這種蟲子本身就是那些大蚯蚓的食物。那些大蚯蚓會在捕食的時候將這些蟲子連著大量的岩石一起吞下去,至于之後怎麼消化我們就不清楚了。但是看樣子大蚯蚓是可以消化這些蟲子的。”

真紅在旁邊幸災樂禍的說道:“哈哈,不管能不能解決這些蟲子,反正會長你的賭注算是徹底泡湯了,就算我們有辦法解決那些蟲子,也根本就沒有辦法在時間內完成了。”

真紅說的其實是非常正確的,因為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夠了,所以即便是現在就有方法解決那些蟲子,我們也根本來不及在規定時間內趕到現場了。無奈我也只能承認這次賭博失敗了,但是另外一邊的山本五十五卻是再次坐著過山車飛上云端,原本以為自己這次沒機會了的,沒想到突然之間就來了個峰回路轉。一下子得到我們這邊這麼多人的一次承諾,對山本五十五來說這即便上就跟在路上隨便買了張彩票結果中了五百萬一樣,實在是太意外太驚喜了。

對于山本五十五的興奮之情我倒是沒有多麼在以,雖然對他來說我們的承諾是不得了的事情,但對我們來說也不算是什麼事情,無非就是答應了幫他完成一次任務,以山本五十五的實力能接到的任務對我來說都會太難,這就好像小學生能接觸到的考試卷對高中生來說肯定都不算太難一樣,山本五十五的實力想對我低的太多,所以他能接觸的任務必然不會複雜到連我都要大費周章的地步。

這次賭注失敗之後我也就沒去想那些蟲子的問題了,反正這個只是個別現象,並不會一定每次都遇到,而且就算我們過去解決了那波蟲子也沒用,因為下一次不一定就會有惡魔出現在那波蟲子所在的位置,再說我們也不知道下次的鐵石之心是否能解封的了呢。

事實上我的好運氣到了這里也算是基本告一段落了,接下來我就一口氣連續失敗了三個鐵石之心,把真紅樂的合不攏嘴,結果第四個居然又成功了。再往後的情況就變的比較正常一些了,基本上就是失敗幾個成功一個,雖然依然是有成功有失敗的,但是比例明顯比真紅高得多,至少我能保證五到六個鐵石之心中必然能出一個兩個的,而且有時候甚至會連續出三五個,但是像之前那種連著出十一個的情況倒是沒有再次發生了。

之後的解封工作在我這邊血量不足之後就換成了真紅繼續,但是她的血量也沒有完全恢複,所以最後我的魔寵們還是不得不出來補充了一下,要不然這麼多的心髒還真是不好搞定。

我們這邊差不多用掉了四個小時才將這邊的鐵石之心基本**完成,最後還留下了大約兩百個沒有解封,因為我們也想將來制造一些那種褻瀆之石,而這個鐵石之心就是必備材料。我們目前還不知道鐵石之心和那個褻瀆之石的兌換比例,也就是一枚褻瀆之石需要消耗多少鐵石之心才能完成。要是一比一或者更高的比例還好一點,萬一要是一枚褻瀆之石就要好幾枚甚至更多的鐵石之心,那可就麻煩了。雖然這種褻瀆之石的作用是對付神族,所以用到的機會不是很多,但怎麼著也要預備個一兩百枚吧?畢竟我們也不能保證每次遇到神族都有機會從行會那邊拿過來,唯一能相到的方法就是大家在自己身上帶一些,這樣什麼時候碰上了就正好能派上用場。可是,如果隨身攜帶的話,即便是只給那些有能力和神族戰斗的存在預備一些,這個需求量也是不少的。所以我說一二百枚褻瀆之石就是極限了。我們必須要至少保證能生產這麼多才能勉強夠用。

“山本五十五,這次回去就看你的表現了。”搞定了這邊鐵石之心的任務之後我就轉給了山本五十五一些鐵石之心,然後剩下的部分當然是我帶在身上了。

山本五十五也知道自己的這次任務事關重大,所以很認真的點了點頭。之後在他的引導下我們又回到了地面上,不過這之後的路線就不太一樣了。

之前來的時候我們是用傳送的方式直接過來的,但是山本五十五他是跟著那幫韓國人一起過來的,他們走的是一條秘密的空間通道。這並不是單純的傳送口,而是一個自然形成的永固姓通道口,所以從這里回去要方便一些。不過根據山本五十五的說法,這個通道口那邊是有韓國行會駐守的,也就是說我們是不可能和他一起過去的。

“誰說我們不能一起過去來著?”克莉絲蒂娜挺到山本五十五的話之後直接反駁道:“我們就是一起過去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吧?”

“可是這樣我的身份不就暴露了嗎?”山本五十五問道。

克莉絲蒂娜笑著說道:“誰說我們要用同伴的方式過去了?難道你的腦子就不可以轉個彎嗎?”

“轉彎?”山本五十五明顯是陷入了思維誤區,這麼明顯的提示居然都沒想到。

拉達曼提斯實在看不過去就開口提醒道:“不能當同伴就當敵人嗎!演戲你總會吧?”

有拉達曼提斯這麼一說山本五十五總算是反應了過來。“啊,我明白了,你們的意思是讓我裝作被你們追殺的樣子然後我們一起從那邊過去?”

“你總算是想明白了。”我開口說道。

“這個方法倒是可以,那我們需要好好計劃一下,對面的情況比較特殊。那個通道口除了有韓國行會駐守之外還有一些曰本玩家在那邊。”山本五十五說道。

“曰本玩家?”我好奇的問道:“是松本正賀的人?”

“不是。”山本五十五解釋道:“松本正賀在曰本的地位雖然已經恢複了起來,但是他對外表現出的形象太過高大了一些,很多曰本玩家都覺得這次和韓國人還有俄羅斯人的合作有些丟面子,因為這次的合作中主導勢力是俄羅斯,韓國人則仗著人手多所以占據了第二位置,曰本方面不但本身就處于被領導的狀態,更糟糕的是人手也不夠,所以連韓國人的地位都比不上。這樣一來松本正賀如果加入進來必然會和他建立起來的形象不符,所以松本正賀才會派我們這些人以私人身份打入敵人內部伺機竊取情報。”

“這次的人員不止你一個?”我驚訝的看著山本五十五問道:“松本正賀到底派了多少間諜混進去啊?”

山本五十五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雖然我們這些人**的可能姓不高,但我們畢竟是干間諜的,有些規矩還是要照做的。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互相之間不要串聯,全部單線聯系。就算我們之中的某個人出了問題,最多也就是影響到他的上下級而已,不會關聯到別的線路,這樣每條線路都是讀力的,互不影響。”

山本五十五說的這些對間諜來說都是基本常識,只是游戲里很多人將游戲當成一種娛樂,所以很多事情做起來都是大大咧咧的並不上心。當然,松本正賀顯然不是其中之一,他畢竟是混不下去了才投靠我的,所以和大多數沒有負擔的玩家不一樣,他是被迫賣身,不得不小心謹慎,因此他對平常的那些間諜活動都管理的特備嚴,完全就是按照現實中的一些內容在執行。雖然這種情況看起來有點小題大做的意思,但不得不說保密方面確實強悍了很多。

既然山本五十**知道這里面的東西,我們也就不問了。簡單的溝通了一下之後我們就找到了那個出入口。這個入口在魔界這邊沒有守衛,所以我們可以大搖大擺的在這邊擺好架勢,然後隨著我的指令發出,克莉絲蒂娜直接一個爆裂火球扔了出去,而山本五十五則是提前一步在爆裂火球之前躥了出去。(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卷 第十七章 引進新技術    下篇:第七卷 第十九章 山外有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