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十一章 起火的原因   
  
第十一章 起火的原因

幸虧我是黑暗系職業,在這茫茫火海之中估計也就是生命能量比較顯眼了,所以我很快就鎖定了目標位置並快速移動了過去。.

等我跑到之前感應到的那個生命氣息集群所在位置之後才發現這個地方並不在地面上,而是在地下。不過想想也對,要是在地上的話,這些人就算不被燒死估計也直接被烤**干了,也就只有地下才能存活了。當然了,如果我不進行救援的話,這些人遲早也還是要死,因為火場會消耗大量的氧氣,躲藏在地下如果不封閉出入口的話,高溫氣體就會和有毒煙霧一起湧入室內致人死亡,而如果封閉這些出口,那麼一個完全封閉的環境會發生什麼也就不用我說了,窒息只是時間問題。

修建地下室的房屋顯然是一座很大的建築,因為此時上面的火焰異常的旺盛,所以我要進去救人還有些麻煩。本身進入到這種大火炬一樣的廢墟之中本身對我就是一種負擔,而救援其中的人也需要先清理這里的火場,否則我只要一打開地下室的入口,里面的人立刻就會變成烤雞,到時候我就不是救人而是殺人了!

“真紅、金幣、克里斯蒂娜,你們那邊有發現幸存者沒有?”

“沒有。”真紅第一個報告。

“人都燒成灰了,哪還有什麼幸存者啊!”金幣抱怨道。

“我這邊也沒有發現。”克里斯蒂娜最後道。

“老大你那邊什麼情況啊?”真紅忽然問道。

“我這邊發現一大撥幸存者。”

“不愧是老大啊!撿幸存者都比我們厲害啊!”金幣開玩笑道。

“我甯可撿點別的東西。”我說完又看向那邊的大火堆說道:“你們沒發現幸存者就先記下自己搜索到什麼位置了,然後過來幫我把這里的人都弄出來。”

“老大你一個人搞不定嗎?”真紅問道。

“人都在地下室里,上面壓著一整座房子,而且正燒的旺呢。我這只要一開門保准下面幾秒就全死光。”

“這倒也是。”真紅說道:“你等著,我馬上到。”

“我們也過去。”克里斯蒂娜和金幣一起說道。

村子本來就不是很大,所以幾個人很快就聚集了過來。真紅看到眼前巨大的火堆就問我:“老大你怎麼知道下面有人的啊?”

“你不知道嗎?”我詫異的扭頭看向真紅,因為如果真紅說她不知道,那就意味著她搜索的區域我還要重新再來一遍,畢竟她在得到了明確指引的前提下依然無法確認到建築下面埋著人,這就說明她完全可能漏掉有幸存者的地方。

果然,真紅點頭道:“我就是感覺不到啊!”

“那糟了!”金幣也發現了這個問題。貌似我們四個之中真紅是偏科最嚴重的,雖然她的戰力榜排行很靠前,但是能力太集中了,幾乎所有能力數據都集中在破壞力方面了。所以,很多時候真紅會變現的比我和克里斯蒂娜還要強大,但在偵查能力方面她就明顯不行了。

“我怎麼啦?”真紅顯然還沒意識到問題所在。

金幣直接將原因和她說了一下,真紅很快就意識到了問題所在,最後我們商量了一下之後就只能安排她和我一起執行搜索任務,反正她自己走的話,去過的地方我還要再跑一遍,分不分開其實已經沒啥意義了。

說完這個我們立刻開始了營救行動。真紅當然要充當推土機,首先將壓在地下室上面的比較大塊的木料全部抬起來扔到別處去,這個工作其實也就只有真紅合適,因為在力量下降之後我要扛起這里的某些特大號原木還有點費勁,雖然也能搬的動,但非常吃力。相比之下真紅的力量可就大多了,非常輕松的就扛起了整跟木料掄圓了轉身就將其拋了出去。

有真紅這個推土機在,我們的清理速度直線上升,很快廢墟上面燃燒的木料就被清理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些小塊的木頭。本來這種碎木頭片子直接一個狂風術就搞定了,但問題是這里現在在著火,一旦召喚狂風,就等于是在助長火勢,所以我們只能自己想辦法。

經過了簡單的思考之後金幣想到了一個非常簡單的方法,那就是先對這個區域施展漂浮術,讓所有的小塊木料都飛起來,之後就不用我們管了。

大面積的火焰產生的熱島效應會讓這一區域的空氣加速上升,形成一個相當強力的上升氣流井,而施加了漂浮術的木頭自身的重量就消失,在氣流的帶動下它們就會不斷的往上飛,直到漂浮術魔法失效之前它們都不會自主下落,而這些小塊的木頭估計到不了法術失效就自己燒光了,到時候就算能掉下來,那也只有灰而已了。

清理掉地面上的木頭之後剩下的就是石質地面了,根據那些生命氣息的位置我們直接就找到了隱藏的地下室入口。

這地下室的入口使用的並不是木頭門,而是一道石門,這大概是里面的人能活到現在的主要原因,不過現在如何開啟這個石門就給我們造成了很大困擾。不是我們破壞不了這個門,而是我們不知道門後的結構如何。要是技能威力太大連里面的人一起干掉了,那豈不是白忙活了?

稍微合計了一番之後我們還是決定采用穩妥一些的方法先在門上開個洞問下里面的情況先。

如果只是開個洞,對我們來說就簡單很多了。直接用永硠雃角@個鑽頭,接著由依佛里特出馬,抓住永琲漸蝶搋}始鑽孔。依佛里特作為構裝生物和我們最大的區別就在于構裝生物的關節是可以朝著一個方向無限旋轉下去而不用擔心扭斷的問題的。而且,某些構裝生物轉動關節的速度還非常的快,像是依佛里特的手腕,轉動起來之後可以輕松達到每分鍾七八千轉,這個速度比起人手絕對是飛快了。所以,讓依佛里特來打孔絕對是專業對口。

得益于永琲滷j悍切割能力以及依佛里特的手速,可能也因為門的材料確實就是普通石板而已,總之我們只用了不到三十秒就成功的在大門上開了一個手腕粗細的圓孔。

“差不多,拔出來吧。”看到依佛里特的手腕猛的往下一陷我就知道肯定是已經打穿了。

依佛里特開始讓手腕反向旋轉,永琱W的螺紋幫助他很輕松的將永痡q門上拽了出來。我迅速湊到門上的孔洞邊上對著里面看了看,結果發現居然啥都看不到,不是因為里面黑,而是因為這個大門後面居然是個拐彎,而且我還看到了幾節台階,也就是說下面還有很深。

雖然沒有看到幸存者,但是至少我們知道大門後面沒有人了,所以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

我直接對著真紅做了個請的動作,然後讓到了一邊,而真紅則是走上前去三拳兩腳就把石門變成了地碎石片。事實證明即便是屬姓被壓制,真紅也依然還是個推土機。

大門後面向右一拐就是個向下的長台階,我們從這里下去之後發現台階盡頭居然還有岔道。這個地方的結構遠比我們想象中的要複雜很多。

岔道一左一右的延伸了出去,我們卻沒有辦法依靠生命能量的位置去確定走哪一邊,因為生命能量的方向顯示在我們正前方,而兩條岔道則是分別向左右兩邊延伸的,也就是說這倆岔道不管是哪一條都有可能通往幸存者所在的位置。

既然沒有辦法直接判斷,我們就只有一個個的檢查了,反正只有兩條路而已。而且一個村寨中的房屋附帶的地下室能有多大?

反正也不知道哪邊是正確的道路,我們干脆就隨便選了一條,結果走了不到十米就發現是死胡同,通道前進了七八米之後轉個彎就進入到了一個五六個平方的小房間,里面空無一人,而且沒有其他出入口。無奈換了另外一條路,同樣長度之後也是轉了個彎,但是這邊連接的不是房屋,而是一條新的通道。

這條新通道很窄也很長,而且向下的坡度很大,我們進入之後隱約還感覺到一陣涼爽的感覺。

“這地方怎麼有風?”金幣驚訝的問道。

“我也感覺到了。”真紅說道。

有風並不奇怪,只要有一個以上的出口,即便是地下室也是會有氣流形成的,而且只要氣流足夠快就能被感覺到。對于在地下感覺到風這一點我們不奇怪,真正讓我們奇怪的是這個建築的地下室居然會有風,而這一般都是密道才會有的現象。也就是說我們進入的可能不是一個地下室而是一條密道。

“現在怎麼辦?”克里斯蒂娜看著我問道。

“還能怎麼辦?向下搜索唄。”

事實上我們也確實是沒有什麼好辦法,就只能順著那個感應信號不斷的往前移動,還好這個信號的位置並沒有改變,所以我們總是在不斷的接近那個信號源。大約在這個通道之中前進了又兩百多米之後我們終于走完了通道,而通道的盡頭就是我們要找的那些幸存者了。

雖然在地面上的時候我就知道這下面絕對是有一大群幸存者存在的,畢竟生命氣息非常龐大,而又沒有能量波動,那就肯定不可能是單個的強大個體,只能是大量的弱小生命。但是,眼前出現的幸存者數量還是讓我非常的驚訝。我甚至都懷疑是不是整個寨子的人都在這里了。

這個通道盡頭的房間基本上就和一個巨大的室內體育場差不多,周圍一圈比較高,中心點最矮。我們進來的時候這里起碼聚集了又好幾千人,而根據地面上那些建築的規模來看,這個城寨的總人口搞不好也就只有兩三萬而已,而單單這個房間之中就聚集了七八千之多。即便是有所准備我們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

在我們看著這堪稱地下避難所一般的建築中的那些幸存者的同時,那些幸存者們也是在一言不發的看著我們,那表情就和之前的送親隊伍剛剛碰上我們的時候一模一樣。當我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突然就想到了之後可能發生的情況,但問題是我們根本沒來及作出行動那些幸存者就先動了。

這些人的反應就和送親對一模一樣,直接就炸窩了,一群人四散奔逃,然後發現這個地方只有兩個出口,而我們就站在其中一個出口的位置,于是剩下的人開始向著那個方向彙聚,試圖沖出去。

我一看到這種情況就知道要糟,所以第一時間就做出了行動。這種時候光靠我們四個人顯然是沒有辦法讓人群迅速安靜下來的,所以我直接釋放了死神守衛。一千死神衛隊將整個避難所的周圍一圈全給圍了起來,而另外一個出口位置則是被我將國王和鐮刀放在了那里。

國王有足夠的戰斗力,真發生點什麼他也可以壓制得住,而鐮刀被我放在那里就純粹是廣告效應了。雖然真論戰斗力,三個鐮刀捆一塊也不是國王的對手,但有時候光靠實力是沒用的,即便是國王可以一個打十個,但看起來就是沒有鐮刀有威懾力。當然,我說的是針對普通人群來說,真正懂行的一眼掃過去就知道誰比較厲害了。不過對普通人來說,一只小轎車般大小的蜘蛛和一個看起來很威風的武士,正常人當然都會認為那個蜘蛛更嚇人一些。

我的布置很快就收到了效果,正在往出口湧去的人群很快就被嚇了回去,不過人群依然在試圖往中心擠,所以我又果斷的大聲喊道:“所有死神守衛聽著,站著不動的先別管,把那些亂動的都給我干掉。”

我這句話當然不是說給死神守衛聽的,真要殺人只要我一個意念就搞定了。這句話的目的就在于嚇唬那些亂跑的人,而效果也是出奇的好,一瞬間就讓在場的人群全部進入了靜止狀態,一場即將發生的踩踏事故被扼殺在了萌芽狀態。

“都不動了是嗎?”看著下面全部定格的人群,我再次大聲說道:“既然你們都不動了,那就聽我說會話吧。我們,不是你們以為的那群人。我們是從別的地方來到這里的外來人,我們不是妖王的手下。之所以要進入這里,是因為送親隊伍里的人看到村子燒了起來,他們又沖不進來,所以就拜托我們進來救人。現在明白你們所處的狀況了嗎?”

人群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一瞬間就又動了起來,當然不是亂跑,而是好像松了口氣一樣紛紛放松了下來。這個反應正說明他們理解了我的話,否則他們肯定也不敢這樣放松下來的。。

雖然大部分人都有種松了口氣的感覺,但是也有人反應不一樣,其中有些人直接就沖了過來,然後拉著我們詢問自己在送親隊伍之中的親屬是否安全。對于這種問題我們只能說應該是安全的,因為我們也不知道外面的送親隊伍里面具體有哪些人,不過當時並未發生戰斗,所以即便是跑散了的那些人應該也都還活著。

除了那些詢問親友狀況的人之外,現場還有個人反應有些不正常,因為其他人都感覺松了口氣,可這個家伙自從知道了我們不是妖王的人之後就開始做出了一副沉思的表情,而且還皺著眉頭似乎很難抉擇的樣子。

雖然這個家伙行為反常,但我並沒有去找那個家伙的意思,只是我沒打算去詢問情況,對方卻是很快做出了決定,然後一拍**就朝我們走了過來。

金幣和克里斯蒂娜她們也是老早就注意到了這個人以及他身邊的那小群人,之所以能在幾千人中一眼發現這幾個人,主要是因為他們的裝扮明顯就不是普通老百姓,要是我們的猜測沒錯的話,這幾個家伙多半就是那個所謂的七滿將軍以及他的手下了。

果然,這群人走到我們面前之後,中間那個穿著曰本武士專用的紅色護甲的家伙就越眾而出,然後自我介紹道:“幾位強者,我就是此地的領主七滿,不知道幾位怎麼稱呼?”

我代表真紅她們簡單介紹了一下我們幾個的名字和大概職業,然後就問道:“你們這里怎麼會燒起來的?那個妖王不是在我們來的那個方向嗎?難道他們從小路跑到我們前面去了?”

“不是,火是我們自己放的。”七滿身邊的一個看起來像是幕僚一樣的家伙說道。

“啊?你說什麼?”真紅驚訝的看著那個家伙問道:“你的意思是你們自己放了把火把自己的村莊給燒了?”

七滿沮喪的解釋道:“我們雖然派出了送親隊伍,但是新娘的人數不夠,而且還晚點了,所以隊伍走了之後我們就覺得非常不放心。之後我的幕僚建議我們裝死,放火燒掉自己的城市,然後大家躲起來,這樣就算妖王的人來了也會以為我們全村都燒死了,這樣我們就可以活下來了。”

“乍聽起來似乎還不錯,但你們也不能一直裝死吧?只要你們出去活動,肯定就會被發現,到時候還不是一樣要完蛋?”金幣開口問道。

“這個各位有所不知,其實只要躲過最近這段時間我們就不用怕妖王了。”七滿身邊的那個幕僚再次說道。

我好奇的看著他問道:“為什麼?難道說妖王快死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卷 第五十一章 敵人與故人    下篇:第七卷 第五十三章 高級會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