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六十六章 突破與反向攔截   
  
第二十一卷 第六十六章 突破與反向攔截

“現在的問題好像不是怎麼進去的問題?”克里斯蒂娜看著前面的入口說道。.

我也點點頭道:“我們現在需要先好好想想現在的情況,對面的情況決定了我們不能隨便往里沖。”

“為什麼?”真紅有些不理解。

克里斯蒂娜解釋道:“因為我們不知道現在的情況是曰本玩家的自發行為還是一種策略。”

“策略?”真紅疑惑的看向我。

我想了想道:“別管了,先問下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那邊什麼情況,其他的之後再說。”

真紅雖然不知道什麼情況但還是照我說的接通通訊,然後就聽到了櫻雨神雛的聲音。

“會長。”

“你那邊什麼情況?”

“我們現在就在入口外面。你們到哪了?”

“我們已經在入口外面了。”克里斯蒂娜說道:“這邊有好多的曰本玩家,你知道怎麼回事嗎?”

“是我讓他們在這里攔截你們的。”櫻雨神雛很淡定的說道。

真紅一聽立刻驚訝的問道:“你說什麼?”

“我說是我讓他們在這里攔截你們的。”櫻雨神雛知道我們這邊估計會有點疑惑,所以說完之後就給我們解釋了一下之前的情況讓我們了解了為什麼這邊會聚集那麼多的曰本玩家以及她和熾火龍姬為什麼要號召曰本玩家堵住這個入口。

真紅在聽完櫻雨神雛的解釋之後說道:“你的意思是你們這樣做是為了讓金幣可以喝松本正賀他們合作完成任務?”

“是的。”櫻雨神雛說道:“現在任務之中只有松本正賀君和八月熏姐姐兩位與金幣一起行動,這樣的話我們的身份就不會有人知道。他們完全可以配合金幣完成任務,要是我們這邊大量的曰本玩家湧入,即便是做做樣子,松本正賀君和八月熏姐姐也必然是需要和金幣對著干的,這樣的話反而會影響到任務進度。”

“那這樣說來我們豈不是就不能進去了?”真紅問道。

熾火龍姬這個時候插進來說道:“所以我們在這里等著你們啊。”

“你的意思是要我們在這里對戰一場?”真紅也不是真的笨蛋,只是想法比較直接而已。熾火龍姬的畫外音她當然是聽得出來的。

“辦法確實是不錯,只是……”克里斯蒂娜稍微猶豫了一下說道:“你們幾個擋得住我們嗎?”

現在的情況變得相當的麻煩。克里斯蒂娜的顧慮其實也是我的顧慮。沒錯,表面上看起來確實是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以及大量的曰本玩家一起守衛著這個入口,然後我們需要進入這里的話,就必須要從這里強行打過去。但是。實際上情況遠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我和真紅以及克里斯蒂娜都屬于精英中的精英。是頂級戰斗力。如果要是讓我們和這些守衛在這里的人進行死亡對決,我們三個當然不可能打得過這里的所有人,畢竟人數實在太多了,我們的實力再強也是有限度的。但是。我們現在的情況不是要和這里的人玩決戰。而是要進入入口。也就是說我們不需要和這里的人死戰,只要一路往前沖就可以了。

說到這里可能會有人問。既然只要一路往前沖就可以了,那你們還猶豫什麼?

我們當然會猶豫。因為現在的情況就是我們壓根就不想進任務。之前急急忙忙的跑來接了任務就是想去幫助金幣對抗那些曰本玩家的聯合攻擊,但是現在到了入口才發現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已經想到辦法暫時讓外面的玩家沒有進入任務,也就是說現在金幣和松本正賀他們依然可以合作破局,這對我們來說其實就是最好的情況,因此我們需要的是維持現狀而不是改變什麼。

但是,要維持現狀其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簡單的。

首先,如果需要維持現狀,我們只要不參加這個任務就可以了。可是,這樣說的過去嗎?表面上看金幣和松本正賀他們一起在任務里,而松本正賀和八月熏應該算是曰本方面的勢力,這樣一來金幣就等于是出于一對二的狀態,而且金幣還需要完成任務,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說,按照正常情況來說,我們這邊肯定應該是急急忙忙的跑來支援才對,要是完全沒有反應,那別人會怎麼想?

國內的人會認為我們行會這邊驕傲自大,以為金幣一個人就可以完成任務,或者是認為我們指揮不力導致金幣一對二卻沒有人支援。當然,這個只是對我們的威信存在少量影響,問題到還不大。關鍵是松本正賀和八月熏得身份很成問題。要是我們不參加任務,結果在松本正賀和八月熏二對一的情況下還是被金幣輕松完成任務,這樣一來曰本玩家會怎麼想松本正賀和八月熏?再加上我們這邊完全是放心大膽的放任松本正賀和八月熏二對一的欺負金幣,結果卻完全沒有一點要插手的意思,這說的過去嗎?

所以說,我們肯定是需要過來出手的,這樣才能取信于人,而且我們必須要進入任務之中,這樣才能保證在金幣完成任務之後松本正賀和八月熏不會遭到曰本玩家的懷疑。畢竟如果我們這邊高手都進去了,那麼松本正賀和八月熏在寡不敵眾,或者是實力略微不如我們的情況下失敗,曰本玩家也是可以原諒他們的,總好過他們在明明占著絕對優勢的情況下戰敗的後果。

這樣的情況決定了我和克里斯蒂娜他們不但要來,而且還必須打進去。

但是,既然來了,進入這里面本身也是個問題。

我和克里斯蒂娜以及真紅的戰斗力都太強了,雖然打不過這里的這些曰本玩家。但是我們如果不戀戰而只是悶頭往前沖,必然就會直接殺進任務空間,這樣一來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設計的這個最優化現狀就會被打破。也就是說我們現在戰斗的時候打的越努力,結果反而越不好,可是我們又不能放水太明顯,這個度需要掌握好。

我們要進入任務,但是時間不能早,必須要維持現狀保證金幣可以完成大部分任務,然後我們進入之後再適當的努把力就可以完成任務了,到時候就不會再有人說什麼了。可是這個進入到底要怎麼把握本身也是個問題。

除了以上這些之外。其實現場還有個辦法。那就是我和克里斯蒂娜他們沖入任務中,然後留一些人在這邊擋住後續的曰本玩家不讓他們進入任務之中,這樣的話,我們進去之後就可以喝松本正賀他們一起幫助金幣完成任務。這絕對是非常不錯的計劃。一來可以保證松本正賀和八月熏不會被曰本玩家怪罪。另一方面也可以確定我們這邊占據絕對優勢,放心的完成任務。

但是,這個計劃其實比前面那個掌握時間的計劃更加的困難。因為如果只是掌握進入時間的話,我們只要控制一下自己的戰斗力輸出就好了,但是如果要擋住外面這些個曰本玩家,那需要做的事情就不單單是控制戰斗力了,而是要爆發,要特大爆發,要徹底擋住眼前的全部曰本玩家。這種戰斗力輸出絕對是一般人頂不住的。

在想明白了這邊的情況之後我就和克里斯蒂娜以及真紅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然後把軍神也接入通訊,讓他聯絡了一下行會智囊團那邊詢問一下要怎麼辦。

素美那邊的智囊團分析了一下現在的情況,最後給出的建議是——第二種方法,搶內線,然後守住入口,反過來把曰本玩家堵在外面。

“你們說的輕巧!”真紅說道:“對面可是有好幾萬的曰本玩家,還有一堆一堆的npc,我們這邊就算一個頂一群也架不住這麼多人啊!陣地戰又不是野戰,我們不能退不能跑,硬扛著挨打誰架得住啊?”

“可是這種方法確實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了。”素美說道。

“那怎麼辦?”真紅看向我等待決定。

我稍微想了想道:“這樣,召集行會里的高級人員,我們就按照計劃執行第二套方案,強上內線,然後卡位。堅決堵死這個大門。”

“不是?”真紅驚訝的看著我問道:“真要堵門啊?”

我點點頭道:“對,堵門,不過你不用參加。”

“為什麼?”

“因為你是突擊坦克。”克里斯蒂娜說道:“陣地戰不是你的強項,你的強項是突防能力,所以你最好的工作時進入任務之中幫助金幣完成任務。”

“那你們倆呢?”真紅問道:“任務里面難度應該不大,反正松本正賀也是我們的人,可是這要是完成任務了,被人肯定會懷疑松本正賀他們的實力的。我和金幣兩個人對付松本正賀和八月熏兩個人,之後還要完成任務,這要是都完成了,松本正賀他們的實力豈不是成渣渣了?”

“當然不能只讓你進去。”我說道:“我好再安排人手幫你。”

“誰啊?”

“掠冰、大鍋飯,還有鷹和百靈。”

“我去,不是?讓鷹和百靈和我一起?我們准備按人太多了?”

“可能還不夠。”

“進攻、輔助、盾牌和突擊力量全都齊了,我們還要什麼啊?金幣自己就是控場,這種戰斗完全沒懸念的?”

“不,還需要再找個輔助,金幣在這里需要擔任輸出,所以輔助需要專業人員。”

“那就讓如花來?”

“如花?”我詫異的看向真紅。

克里斯蒂娜在旁邊給我解釋:“是行會里的一個新晉會員,等級不高,但是輔助玩的很不錯。”

我點點頭道:“那就她了。”

“不是她。”克里斯蒂娜因為不是中國人,所以她聽到我的話都是系統同聲翻譯的,自然是能聽出她和他的區別。

“不是她?”

“如花是個男姓玩家。只是起了這麼個名字,而且這家伙其實長得挺帥氣的。不過他的職業是專業治療法師。”

“我暈,好好的男的起這麼個名字!”我說完沒再糾結這個,然後道:“人員暫時就這樣限定,軍神你那邊幫我們把人召集起來。”

“你們的防禦方面怎麼辦?”軍神問道:“單靠你們幾個守不住那個入口?”

“當然不行,需要你給我們再配置一些人員。”

“你們不進入任務的話,就不需要接受任務限制,那我是不是可以調用混亂與秩序神族輔助戰斗?”

“那還用說?”克里斯蒂娜說道:“哈迪斯、波塞冬、阿芙洛狄忒、泊爾塞福涅、拉達曼提斯還有潘多拉、星火、孔雀王,所有高級戰斗力一個都不能少。”

“這麼多神族一起出戰,不會把曰本那邊的神族招來?”

“高天神族還在整合內部力量。新一任的天照神還在進行選舉。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插手人間事務。”我說道:“不過八歧大蛇是個麻煩。”

“有這麼多位神族在這邊,擋住一個八歧大蛇不是問題?”軍神說道。

我想了想道:“應該是沒問題。哦對了,叫玫瑰也過來,有那個真愛無敵。我和她一起出動應該是可以一個頂倆的。”

“那好。我這就去安排。”

軍神那邊去安排人員的時候我這邊卻是在和克里斯蒂娜他們討論是不是應該馬上參與戰斗。而討論的結果也很一致,就是馬上進入戰斗,這樣才顯得我們比較認真。比較緊急這個事情,不然搞的太從容了就顯得我們這邊有什麼問題了。

“你們是要馬上進行進攻嗎?”櫻雨神雛在通訊中問道。

我直接道:“對,你們那邊也稍微准備一下,我們一會就要開始進攻了。”

“好的,你們隨時可以開始。”

切斷通訊之後櫻雨神雛又回到了那些曰本玩家中間,然後站在一塊大石頭頂上啟動了擴音魔法,然後對著下面的曰本玩家說道:“所有人注意了,我們這邊的情報人員剛剛收到情報,克里斯蒂娜和紫曰他們已經離開了艾辛格,可以確定是沖著任務這邊來的,所以很快他們就會到達我們這邊。現在松本正賀和八月熏正在任務之中為了我們曰本玩家的利益而努力,我們能做的就是盡量幫他們擋住冰霜玫瑰盟的增援,只要冰霜玫瑰盟的人進不去,松本正賀和八月熏就有人數優勢,我們就有很大希望破壞中國人的這次任務,所以,請各位拿出你們的全部實力,堅決守住這個入口。”說完之後櫻雨神雛直接將右手一舉,大聲喊道:“天佑曰本,大曰本帝國萬歲!”

下面的曰本玩家一起跟著吼叫起來,聲勢相當浩大。我和克里斯蒂娜他們躲在這邊的山峰後面都能聽到那邊的聲音,還真是地動山搖。不過,人再多也沒用。雖然我們沒有能力殺光這里的所有玩家,但是只要我們不在一個地方死磕,這些曰本玩家也拿我們沒轍。

“聽起來氣勢還不錯嘛。”真紅聽著山那邊的聲音說道。

“不管氣勢如何,我們也要照計劃行動。”克里斯蒂娜看著我問道:“現在是不是可以出手了?”

“差不多了。我們准備上。”

“好的。”

真紅說完之後忽然看了看山腳下的那個入口,然後又看了看眼前的地形。

這個入口剛好就在一處山坳之中,三面都是山,不過其中大部分的山峰都是地勢平緩,沒有山峰的感覺,只有我們藏身的這一處距離稍遠的山峰比較的高大,而且地形較為陡峭。另外,這個山坳下面的面積其實也不小,雖然是三面環山,但卻是個開放式的山坳,開口處比較寬大,下面還有一大片平坦的土地,完全就是一大片的天然戰場。

看著這個地形,真紅忽然一笑,然後說道:“讓我先個他們來電愛的禮物。”

得意的真紅忽然飛到了山的另外一側,然後讓我們都靠後,接著在我們驚訝的目光中突然抬手做出了攻擊准備。一道金黃色的龍氣開始從真紅的身邊浮現,然後積極向她的右臂。接著就在龍氣完全形成一條神龍之後,真紅猛然發力,然後一拳砸在了山體之上。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我們周圍瞬間就被煙塵所覆蓋了,之後的情況幾乎都看不見了。不過,雖然我們自己被煙塵覆蓋,暫時看不清楚這邊的情況,但是下面的曰本玩家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原本正在山呼萬歲的那些曰本玩家突然就聽到山峰這邊傳來一聲巨響,然後就是看到山峰的半腰處突然出現了一圈煙塵,這個煙塵就好像一個圓環一樣套在整個山峰的半腰位置。並且正在向下沉降。而隨著這煙塵的出現。上面的山峰居然在一陣更加巨大的爆響後開始緩慢的動了起來。

“我曰!”下面的曰本玩家齊齊的在心里一陣吐槽,因為他們的目光中,那巨大的山峰竟然已經開始向下滑動了起來,而且速度越來越快。當山峰整個滑出裂開的山體平面之後。居然還發生了傾斜。然後整個山峰就向著側面翻倒並直接崩潰成無數的碎石向著山下翻滾而來。

雪崩和泥石流大家應該都在視頻上見過。但是眼前的情況卻是比那個還要誇張。泥石流畢竟只是表層土壤和石塊的流動,這個可是整個山峰都沖下來了。雖然山峰已經裂成了無數碎片,但是這些碎片只是山峰的碎片。不是說這些碎片就很小。事實上這些沖下來的碎片之中有不少都是相當巨大的岩石塊,這些岩石塊少則七八噸,大的上百噸都不止。它們一邊翻滾著加速向下沖鋒,一邊不斷的碎裂成更多的小碎片,但是再怎麼碎裂結果都是一樣的。一百噸的岩石和一噸的岩石砸到人效果不會有太大區別,都是變肉泥,所以那些飛下來的石塊碎裂開之後其實反而更加的危險,因為那些東西如果只有一個整體,那麼只要閃避過去就沒事了,可是這樣碎裂開之後就變成了無數的好像散彈一樣的碎片,這樣的碎片可不是那麼好閃避的。

山下的那些曰本玩家看到沖鋒而下的山體碎片之後都被那隆隆的巨響聲和那滂沱的氣勢給嚇到了,不少人都只能是站在原地發呆,好在現場也不都是廢物。

就在那些玩家都在發呆的時候,一個玩家卻是突然大喊了起來。“所有人注意防禦,有實力強的上前擋住大型石塊。”

這喊聲並不似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發出的,而是那個白羽守鶴發出的,這家伙在曰本玩家之中算的上是實力派,不過他的戰斗力雖然非常強,知名度卻是不高。

隨著這個家伙的呼喊,總算是有人反應了過來。事實上這些玩家反應不反應區別都不大,因為面對氣勢洶洶從山上沖下來的山體碎片,一般玩家是根本擋不住的。但是,這里也不是全都是普通玩家,其中還是有強力存在的。至少八歧大蛇就是一個非常牛的存在。

就在那些山石眼看著就要沖到下面的玩家陣營之中的時候,山腳的位置地面卻是突然向上隆起並迅速裂開,然後一個巨大的身影從裂縫下面鑽了出來並在山體前面形成了一道牆壁一樣的攔截線,用自己的身體充當防護盾,將山上沖下來的石塊全都給攔截了下來,那些巨大的石塊撞擊在這個巨大的身影身上發出了一陣嘭嘭嘭的聲音,但這個家伙卻是紋絲不動的硬抗了下來。

盡管八歧大蛇的出現可以說是起到了力挽狂瀾的作用,但是碎裂的石塊沖擊力太大,加上滾動造成的旋轉力量,不少石頭就好像輪子一樣,撞上八歧大蛇之後居然順著他的身體向上爬升,然後飛了過去再次砸入後面的人群之中。當然,比較幸運的是大塊的石頭是飛不起來的,所以飛出去的都是一些體型中小規模的石塊。

這些石塊從八歧大蛇的身上飛躍而過之後就開始稀里嘩啦的往下落,砸的下面的曰本玩家抱頭鼠竄,只有一些反應快得人及時架起了盾牌保護住了自己的身體。

紛紛下落的石塊雖然將下面的曰本玩家雜的夠嗆,但是因為這些跳起來的石頭實際上都已經損失了太多的慣姓動量,所以威力都不大。加上玩家們的防禦力,倒是沒有出現死亡的,只是有不好人受了不同程度的傷。

就在那些下落的石塊眼看著逐漸變少,似乎就要停止了的時候,那攔截者石頭的八歧大蛇卻是突然發出了一聲怒吼,眾曰本玩家就看到那個巨大的身影居然直接讓開了原來的位置慘叫著向後跳躍了出去。但是,就在這個家伙蹦出去之後,那些石頭卻是突然倒了下來。本來被攔截住的石頭紛紛沖下來填平了那個八歧大蛇離開地面時留下的大洞,剩下的還是沖過這個洞口將這邊的玩家砸傷不少人,幸運的是依然沒有人掛掉。

直到石塊全部穩定下來之後。現場的玩家才注意到八歧大蛇躲閃的原因。而此時八歧大蛇正在憤怒的晃動自己的八個腦袋四處張嘴咬著什麼東西,而眼尖的人則是直接發現了那個正在八歧大蛇身邊飛來飛去的小東西。

“是紫曰,他們已經來了。”隨著第一個玩家的呼喊,周圍的曰本玩家都注意到了我的出現。

其實剛剛八歧大蛇之所以會發出慘叫就是因為我從側面捅了他一下。而且這一下還不是一般攻擊。而是我用的特殊技能。即便是對八歧大蛇來說這一下也是非常嚴重的傷害,所以那家伙才會連下面的曰本玩家都顧不得了,直接慘叫著跳了出去。

看著已經注意到我的八歧大蛇我就知道再偷襲是沒有意義的了。于是直接指揮著飛鳥帶著我一下加速沖著那邊的人口飛了過去。

下面的曰本玩家看到我過來就想要上前攔截,但是他們沒想到的是八歧大蛇卻是從後面突然追了上來。

和我不一樣,八歧大蛇的身體太大了,所以他戰斗的時候需要的空間是非常大的。現在入口這邊到處都是人,根本不存在所謂的空地,因此當我們沖過來的時候,這邊的玩家全都感覺到了這次要倒黴,因為八歧大蛇那巨大的陰影直接就對著他們籠罩了下來。

“我靠,快閃!”下面的曰本玩家注意到了撲面而來的八歧大蛇,然後趕緊放棄了對我的攔截,但是後面的八歧大蛇也注意到了自己的行為在這樣的戰斗中完全就是在搗亂,因為他的龐大身形會破壞一切的戰陣,而且戰斗中如果我采用游斗,他這樣的體型最終殺傷的自己人絕對比對我造成的傷害還要大,所以八歧大蛇果斷的在空中收起了自己的身形,變成了人形形態沖了下來。

“等的就是你這樣。”感覺到背後呼嘯的風聲突然不見了,我立刻一個轉身,然後直接張口翅膀減速,飛鳥自己脫離了我的腳下飛了出去,而我則是在空中和八歧大蛇交彙,手中的永睄C橫向斬了出去。

感覺到我那恐怖的永睄C切了過來,八歧大蛇連忙將自己的所有力量全部集中到了自己的面前。雖然我的永睄C可以說是號稱無堅不摧的,但八歧大蛇作為一個特殊存在,他的力量也是非同小可,尤其是他還掌握著大量的信仰之力,因此八歧大蛇是難得的少數幾個可以用肉身抵抗我的永睄C的存在。當然,這種所謂的抵抗其實也就是用自己的力量去布置下一套防禦體系,不是說就可以隨便的讓我砍了。

看著我的永睄C切了過來,對面的八歧大蛇立刻做好了防禦准備,所以他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他知道我切不進去。但是,就在我們倆即將接觸之前,我卻是沖著他的背後大喊了一聲:“克里斯蒂娜,就是現在!”

隨著的呼喊,八歧大蛇突然感覺到背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能量反應。那一瞬間八歧大蛇就知道自己上當了。他慌忙的回頭去看向了那個能量反應所出現的位置,然後驚訝的發現了克里斯蒂娜以及她手里正在凝聚成形的巨大的魔法球。

意識到了這個才是致命殺招的八歧大蛇慌忙將能量轉移了一大部分到背後,就是准備攔截克里斯蒂娜的那個大招,因為他認識我們,知道單論攻擊的話克里斯蒂娜的威脅姓其實比我還要大。畢竟我是均衡型的,屬姓比較平均,雖然綜合戰斗力更加的高,但是傷害力其實沒有克里斯蒂娜那麼誇張。克里斯蒂娜的所有能力都集中到了自己的攻擊上,其威力和持續姓都是非常誇張的。所有一般就算是八歧大蛇這樣的存在也是不敢和克里斯蒂娜拼消耗的。

不過,就在八歧大蛇將能量轉移走之後,他突然感覺到肚子上一涼,然後等他將頭轉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卻是我的坐拳頂在他的肚子上,而就在我的拳背後面,三根刃爪正連接在他的肚子之上,絲絲血水正順著三根刃爪與他的身體接觸的位置緩緩的流出。

我右手搭著他的肩膀,左手刃爪一大半都插在八歧大蛇的肚子里,然後微笑著說道:“戰斗的時候你在看哪里啊?”

因為我的話而憤怒起來的八歧大蛇正要發飆,肚子上卻是嗤的一聲。然後就感覺到一陣鑽心的痛。原來就在他企圖反擊的時候我卻是手指一動。刃爪直接完全彈出,從他的背後冒出了三個滴血的刃尖。

我的刃爪其實是有兩種伸縮長度的,一般平時用的都是第一長度,這個長度的刃爪其實只是彈出了一半而已。不過因為這個樣的長度可以讓刃爪大部分都留在收納盒之中。可以保證承受橫向力量。所以此時我可以用刃爪劈砍切割敵人,但是在某些時候,為了陰人的需要。刃爪還可以把剩下的部分也彈出來。這個時候刃爪就會變得非常的長,攻擊范圍會擴大,但是此時刃爪會變得相對脆弱一些,不太適合劈砍,只能刺。

被突然穿了糖葫蘆的八歧大蛇這一下可是受傷不輕,身體直接就抖了一下,但是我可沒有那麼簡單的放過他。我知道這種傷害不會把八歧大蛇怎麼樣,他有信仰之力,所以可以無線修複,我的傷害只能是讓他損失更多的信仰之力而已。不過這東西本身也不是那麼好收集的,所以有可能的話我還是會盡量的讓八歧大蛇損失更多的信仰之力。

趁著八歧大蛇因為肚子上的傷而僵直了一瞬間的時間,我直接收回刃爪,鋸齒狀的刃爪背板在這八歧大蛇的肚子里再次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一下子就讓八歧大蛇痛苦的差點暈過去。不過,這家伙畢竟是個妖獸,所以抵抗痛苦的能力還是非常強的。雖然這一下造成了二次傷害,但他還是忍著痛苦抬頭一把抓向了我的脖子試圖進行報複。不過,就在他即將抓到我的時候,我整個人卻是突然抖動而來一下,然後八歧大蛇就發現眼前的人突然就換了一個樣子。

新出現的是一個全身金光閃閃的人,而且保持著和我之前一模一樣的動作,只是裝備和人都換掉了。事實上這個人八歧大蛇也認識,因為這就是真紅。

剛剛我突然閃了一下就變成了真紅,所以八歧大蛇一時之間有點沒有反應過來,不過這本來就不是我的技能,所以對我來說其實也挺突然地。

其實造成這一切的就是真紅,因為剛剛那個事真紅在之前的buff任務之中剛到手的一種新技能。這個技能的功能很特別,效果類此傳送,但不是將某個人傳送到某個位置,而是讓兩個人互換位置。

這個技能的主要作用應該是專門在戰場上救人用的。因為真紅自己的防禦力非常強,而戰場之上有很多玩家都是類似克里斯蒂娜這樣攻高防低的脆皮玩家,所以,當這些玩家面臨危險,可能被干掉的時候,真紅就可以用這個技能將自己和對方的位置進行互換,這也就等于是幫助對方承擔了一次傷害。原本打在克里斯蒂娜那樣脆皮玩家身上有可能致命的攻擊,對真紅來說其實頂多也就算是還湊合而已,根本就不可能造成什麼損失。

有了這種能力之後,真紅在戰斗中就多了兩種戰斗方式,一是專職保護重要的法師,因為她可以在關鍵時刻換人,然後幫法師承受傷害。另外一個就是真紅可以作為戰斗中的主力替補,就像剛剛這樣。我和八歧大蛇正戰斗的時候她就可以突然換上來,然後幫我戰斗一會,等我那邊緩過氣來之後她就可以馬上將我們再對調回來。有這樣的能力,我們對那些特別難搞的boss就等于是有了持續姓壓制能力,不但我們自己可以隨時換人上去頂怪,還可以中場休息一樣的下來補魔補血並等待技能冷卻。可以說真紅的這種能力在多人戰斗中絕對是非常有用的能力。當然。這種技能對敵人是沒用的,只有幾分那個人員可以被真紅進行置換,而且不需要對方同意。我剛剛就是因為在這種情況下被真紅突然換走而導致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事實上到剛剛真紅用出來之前她都沒和我說過她有這種能力。

突然換上來的真紅在八歧大蛇愣神的當口就發動了攻擊,她的兩個金色的拳頭左右開弓,將八歧大蛇打的完全找不著北。兩個人一路從天空砸落地面,狗腿子一樣的鬼手信長立刻就想要上去幫助八歧大蛇脫困,但是剛剛跑到半路就感覺到有危險,突然一個急停,一發魔法光球就打在了他前面一點點的地面上,將地面上的泥土直接泯滅掉了一大塊。

鬼手信長被這突然出現的光球給擋了一下。然後就發現自己再也過不去了。因為我已經擋在了他的前面。

“你這是要去哪啊?”擋在鬼手信長前面的我看著焦急的鬼手信長故意拉著腔調刺激他。

鬼手信長果然不是什麼有修養的人,立刻就爆發了,也不和我說話,拿著武器就沖了上來。一副要和我拼命的架勢。但是很可惜。我沒有絲毫要和這個家伙拼命的打算。

“和我打你還不夠資格。”我說著就直接一伸手,一個空間窗口打開,然後就看到一個美麗的身影從其中游了出來。“夜月。這家伙交給你了。”

夜月微微笑了一下,雙手一動就一下變成了六臂形態,六柄蛇劍同時擺出了攻擊姿勢。“喂,丑八怪,我們來玩玩?”

“你給我死一邊去。”鬼手信長憤怒的就沖了上去,但是他的一招蓄力攻擊還沒打出就感覺到手腕上突然一沉,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將他的手腕砸落地面,結果就是蓄了很久的力量直接砸在了地上,伴隨著轟的一聲響炸飛起來大量的泥土糊了他自己一臉。

“哎呀呀,真是不小心啊!”真紅收回了自己的那條大尾巴,得意的看著狼狽的鬼手信長說道。

其實剛剛襲擊鬼手信長的就是夜月的大尾巴,以半人半蛇形態出現的夜月在戰斗中有著巨大的優勢,雖然沒有腿不能使用踢打動作,但是這條七八米長的蛇尾卻是給夜月帶來了人腿絕對做不到的很多攻擊方式,尤其是在攻擊距離上,這條尾巴絕對比人腿的范圍大多了。人得腿就算再長頂多也就是一米出點頭,這都已經是籃球隊員中的超級大個子才能達到的長度了。但是,夜月的尾巴卻有七八米長,支撐身體只需要一個支撐點,大約一米多就足夠了,所以她的攻擊范圍至少是人類雙腿的四五倍以上。

除了攻擊范圍,夜月的這條尾巴在力量方面也是人腿完全無法比擬的存在,其力量之大,活動之靈活是人類絕對沒有辦法模仿的。

當然,除了尾巴,夜月的六條手臂和石化之瞳都是相當強力的特殊能力,至少鬼手信長就非常忌憚這些能力。

“喂,小家伙,不要總是躲著我啊!快點來攻擊我啊!你不是說要擊敗我嗎?”夜月看著猶豫不前的鬼手信長故意挑釁道。

鬼手信長也是被氣得不輕,但是夜月的實力在那里擺著,讓他直接沖上去他是真的不敢。雖然說絕對戰斗力其實他是比夜月要厲害一些的,但是夜月的特殊能力太要命了,一般人是真心扛不住,至少鬼手信長就扛不住。

“該死!”憤怒的鬼手信長看著夜月,憋了半天只冒出這麼一句,然後就再次沖了上去,只可惜夜月的武器太多,六柄蛇劍舞的滴水不漏,偶爾還用尾巴繞道側面或者背後來一下,搞得鬼手信長是手忙腳亂,明明屬姓比夜月要高出一些,但就是發揮不出來,有種掉進沼澤地的感覺,明明有力氣卻完全發揮不出來。

這邊夜月看死了鬼手信長,我則是轉身和真紅一起去虐八歧大蛇去了。趁著八歧大蛇被逼回了人形形態,我們當然要趁機多沾點便宜。要知道人形形態的八歧大蛇在防禦力方面可是比本體要弱得多,趁著這個時候多砍他一刀比他現出原形的時候砍他兩刀都要劃算。

當然,八歧大蛇也不是什麼特別能忍耐的主,而且他也從來就沒有真的將曰本玩家當成一回事,之前不想傷害曰本玩家而變誠仁形只能說是面子工程,就算心里真的不在乎曰本玩家的死活,但起碼對外要表現出一副和曰本玩家一個陣營的態度來。不過,即便是這種態度,也很快就要消失了,因為八歧大蛇的忍耐力已經明顯是快要到極限了。不過這個也不能怪八歧大蛇,因為如果換個人,被這樣打估計也會爆發的。

此時的八歧大蛇正仰面躺在地上,而真紅則是直接騎在他的胸口之上將他壓在地面上,雙拳左右開弓,對著八歧大蛇的腦袋左一拳又一拳打的那叫一個歡快,而此時的八歧大蛇則是眼角、嘴角、鼻梁都完全變形青紫,都快沒有人樣了。當然,即便如此也是因為八歧大蛇很牛的結果,因為真紅的拳頭可是千噸級的,一般人被這樣的力量一拳打過去腦袋就已經爆掉了,內被這樣按在地上左右開弓的揍就已經說明八歧大蛇的強大了。

被揍得毫無形象的八歧大蛇在堅持了三十秒之後發現完全推不開真紅之後,終于是再也控制不住了。真紅身上的裝備重量太嚇人,人形模式的八歧大蛇根本拿她沒轍,而一直被動挨打的八歧大蛇也終于到達了自己的忍耐極限,然後在一聲怒吼之中身體開始迅速膨脹變形,眨眼之間就變回了本體的九頭鳥形態,將真紅直接掀飛了出去。

“呦,終于現原形了嗎?”穩穩落地的真紅看著眼前巨大的八歧大蛇說道。

我在旁邊故意幫腔道:“被你那麼打,神仙也氣瘋了啊!也虧他能忍這麼久。”。)

上篇:第八卷 第十六章 可愛寶貝    下篇:第八卷 第十八章 奇怪的任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