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七十三章 坑死你   
  
第二十一卷 第七十三章 坑死你

“現在你可以和我們交流了,說說剛才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襲擊我們?”

“因為你們是外來者。”對方在稍微冷靜了一下之後說道。

對于這個回答,可能有些人覺得不夠有說服力,但在我看來其實這就夠了。有些時候沖突其實都是來源于很簡單的問題,排斥外來者,排斥和自己不一樣的人,這就是人類的基本特征。這種情況在原始部族之中表現的比現代更加明朗化,現代人好歹還有個文明禮貌在那里壓制著,就算心里不喜歡,表面上也不會直接說出來,但在原始人這里,人家直接就付諸行動了。

“好吧,既然知道了我們是外來者,也知道了我們的實力非常的強大,不是你們可以應對的,那麼作為這個部族的首領,你難道不打算為了剛剛的冒犯做出點什麼補償嗎?”

“補償?”對方稍微愣了一下,然後開始思索了起來,在沉吟了一會之後突然有些興奮的說道:“對了,我想起來了。我們這里有一柄神斧,如果你們拿得動的話,就送給你們作為補償了。”

“為什麼我聽著有點像是孫猴子的那根棒子?”真紅說道。

本來我還沒想到這些,聽真紅一說還真是有點那個意思。不過我還是說道:“我怎麼知道那個東西是否值這個價呢?你也知道,你們的武器在我看來都是破爛,包括你用的這個。”

“不不不,神斧是不一樣的存在。”野人頭領非常激動的說道:“神斧是很早之前的一名山神賜予我們的,那是一柄有著神力的斧子,不但非常的沉重,而且鋒利無比。那可不是我們的這些兵器可以相提並論的東西。”

“山神給的?”聽到這個來曆真紅就更覺得這個東西八成不怎麼樣了。要知道山神這個體系在天庭里只能算是不入流的神仙,也就比天兵等級高一點而已,絕對是雜兵級的存在。你說這種存在能給出什麼好東西來?至于說那個野人頭領說這個東西很重拿不動,我覺得無非就是這個東西的裝備屬姓要求比較高,需求的力量點數太大,所以他們拿不動。

“雖然你說的好像非常珍貴的樣子,但是,沒有看到實物我們實在是不能確定這個東西的價值如何。”

“沒關系,我可以帶你們去看。”

在野人頭領的帶領下,我們很快就從這個城市後面的一個出口離開了這里,然後繞到了城市外面。那些野人的村子就在廢棄城市的外圍不遠處。至于說我為什麼不帶著克里斯蒂娜他們趕緊去追松本正賀他們,這個不是我在浪費時間,而是松本正賀他們剛剛發來信息,他們已經從地下世界出來了,目前正在往城市後面的林區移動,所以我們再下去就沒啥意義了,不如直接抄個近道從地上過去還能節約點時間。至于地下世界的部分,那就留給鬼手信長他們去慢慢玩吧。

跟著那個野人一路走到他們的村子里之後,村子里呼啦一下就迎出來一大群的女姓野人和小孩子,這些顯然就是家屬一類的存在了。在看到我們這些外來人之後那些女姓和小孩子都沒有表現出什麼恐懼的目光,倒是帶著一種好奇的目光看著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帶路的野人首領揮手趕走了那些女人和孩子,然後就帶著我們三個到了村子後面的一處廣場之上。隔著老遠我們就發現了那柄斧頭,因為它就插在這個廣場中央的一塊大石頭中,並且這柄斧頭居然不是一般貨色。之前我就說過,《零》中的裝備等級和外觀是直接掛鉤的,除非某些特熟的裝備,一般來說,裝備的外表越華麗,就說明這個東西的等級越高。眼前這柄斧頭光看外形就知道絕對不是一般貨色,因為它實在是太華麗了。

這是一柄黃金巨斧,通體全部金光閃閃,其上更是鑲嵌有多達二十多塊各色寶石,而且斧身上有一條盤繞斧柄的神龍浮雕,龍頭則是從巨斧的頂端伸了出去,形成了一個張著嘴的龍首立體雕塑。這柄巨斧是豎在那里的,斧柄插入石頭之中的長度暫時不是很清楚,但是外秒露出來的部分就有兩米長了,估計整個拔出來的話總長度可能會在兩米二左右。上端的斧刃部分用的是標准的月牙刃,這一點和木匠的斧頭是不一樣的,畢竟這是戰斗用的斧頭。另外,這個斧頭的斧背部分設計了一塊相當大的好像錘子一樣的結構,這個東西主要是用來配重的,畢竟斧刃的部分太過厚重,這邊要是不配重的話,斧頭本身的重量就會發生傾斜,橫向揮舞的時候就會影響精確度,因為還要額外使用力量去穩定斧頭本身。不過,和一般的巨斧稍微有點不一樣的就是這個斧頭的配重部分雖然整體看起來是一塊略微突出的長方形垂頭結構,但其實這個垂頭上面卻還有十幾個短粗的釘頭,這要是砸在人身上,就算不會直接砸死,也鐵定能一次錘出十幾個窟窿眼來。

總體來說這東西就是一柄非常霸氣的黃金巨斧,感覺只要拿在手里就一定很有氣勢的感覺。當然了,這東西看樣子就不是誰都玩得動的,畢竟那麼大塊鐵疙瘩,揮舞起來慣姓絕對相當可觀。

“這就是你們說的道歉禮物?”我看著那個斧頭問道。

真紅在我問出來的時候就已經略帶激動的走了過去,但是她並沒有直接去碰那個東西,而是轉頭看著我這邊問道:“可以試試看嗎?”

那邊的野人首領一聽這個話立刻跑過去說道:“這個就是我要送給你們的道歉禮物,所以當然是可以用的,只是我先說好。這個神斧非常的重,你要是拿不起來可就不怪我了。”

對于那家伙這樣的話我當然是沒有什麼反應,畢竟我們這里可是還有個怪力女呢,就算這玩意是純金的也別指望會出現真紅也拿不到的情況。

沒有理睬那個家伙,我直接點頭示意真紅可以碰了,真紅立刻興奮的搓著手上前圍著這個東西轉了兩圈,然後雙手握住這個東西的長柄用力向上一提。

停頓了一下,真紅居然沒將這個東西提起來。這個結果讓我們全都愣了一下,而那個野人首領則是一臉壞笑的看著我們。我現在算是有點明白這個家伙要將這個東西送給我們的原因了,估計這東西根本就拿不起來,所以他才會這麼大方。之前雖然被我們的實力震懾到了,但是這個野人首領卻沒有真的打算對我們卑躬屈膝,不過是想著打發我們離開的意思。

雖然第一次沒有完全拔起來,但是真紅並未打算放棄,她這次重新調整了一下姿勢,然後雙手在較低的地方握住了戰斧的長柄開始發力。之前她使用的方式其實是依靠臂力在往上提,而這次使用的則是腰部和腿部的力量,自然也就比單純的臂力要大很多。

隨著真紅猛然發力,只聽到咔嚓一聲,她腳下的石板居然被直接踩裂,而那柄戰斧也終于是在真紅的手里被向上提起來了一小截。

之前這個黃金巨斧大概是底部被固定住了,並不單純是因為太重才拔不起來的,但是隨著這次被直接提起來一點,那個固定位置顯然是脫離了,然後剩下的部分就不用太大力量了。真紅很簡單的就將這個巨斧給整個提了起來。

將完全提起來之後真紅立刻興奮的拿著巨斧就在手里橫向揮舞了一下,只聽到嗚的一聲破風聲,一道金色的光弧就直接橫向飛了出去,那野人首領直接就是抱頭蹲下,而那個光弧則是一路向前,先是切掉了一座房子的上半截,然後又飛入了後面的樹林之中,而間隔了幾秒之後就看到那個房子開始倒塌,而後方的樹木也是跟著接二連三的傾斜倒下。就是這簡單的一斧頭,居然就這麼直接在後面的森林里開出了一條通道來。

“我靠,你這斧頭也太凶殘了吧?”真紅看著手里的黃金巨斧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是自己造成的。她之前也不是沒有見過高端武器,但那都是一些短小類型的武器,這種特大號的高級武器她還是第一次看到。而且,剛才那一下光弧明明她只是用力揮了一下,根本沒用技能,按說是不應該出現那種東西的,但這明擺著的林間通道就是最好的證明。

“好東西啊。”克里斯蒂娜說道:“真紅,看起來你要占便宜了。這玩意估計這里就你能用了。”

雖說真紅的拳頭很厲害,但是誰也不會嫌好武器太多不是?一般來說高級武器在很多時候都是有特殊用處的,尤其是重型武器,在暴力拆除與破壞機關方面可是有特殊用處的。

面對如此強力的武器,一般人是肯定無法承擔這種東西的攻擊的,而這個斧頭剛才的攻擊模式明顯就是普通攻擊,也就是會所這個斧頭只要隨便揮舞一下,都不用啟動技能就能釋放出這種光弧,這絕對是能大幅度提升戰斗力的能力。如此好的東西居然只是因為一群野人沖撞了我們而做出的道歉賠償,這種感覺簡直就跟白撿一樣。

“好了,這個東西我們很滿意,這就算是我們接受了你的道歉,這個東西以後就是我們的了。”我看著那個野人首領說道。

對方有些不甘心的看了我們一眼,但是在看了眼那少了半截的房子和後面的樹木之後最終還是將到嘴邊的話給憋了回去。他知道,一旦自己反悔,估計損失的就不只是這個武器而已了。

在這個倒黴的野人首領的默認下,我們最終帶著他們的鎮村之寶就這麼直接離開了村子,而那個野人首領雖然氣憤不平,但是卻沒有進一步行動,甚至連自己之前作出的一些安排都叫停了,因為他已經知道了,我們這邊的實力超出他們太多,貿然反擊只會自取滅亡。

離開村莊之後我們直接在松本正賀他們給出的坐標指引下向前移動,雖然在任務之中沒有具體的坐標軸可以用,但是這個地方有點好,那就是在稍微遠一些的地方有座大山,那個山非常的高,山峰頂上還有一塊橫向伸出來的部分。這個東西就好像是個路標豎在那里,所有人只要爬上樹梢就可以看得見,因此利用這個東西建立的坐標軸就被松本正賀利用了起來,很快就讓我們知道了自己與他們的相對位置。

其實這個相對位置也不是很精確,但是只要大概是正確的就行了。反正到了一定范圍內我們就有很多辦法可以互相掃尋了。

在松本正賀他們不斷的給我們糾正偏差之下,我們很快就和他們在森林中央區域碰面了,不過見面之後也不能停下,而是還需要繼續走,因為這次的目的地並不是這個地方。

“話說你們的任務到底是什麼啊?”終于見面了之後真紅忍不住詢問了起來,之前她早就想知道了。

金幣倒是沒有回答,反倒是松本正賀開口解釋道:“其實任何很簡單。”說到這里松本正賀忽然示意了一下,然後金幣就從衣服夾層之中摸出了一枚徽章。

“這是什麼?”克里斯蒂娜問道。“我在上面感覺到了巨大的魔力波動。”

松本正賀道:“這是任務物品,一塊非常巨大的能量水晶雕刻而成的魔法徽章,本身就可以使用魔法,而且威力無窮。不過我們的任務就是帶著這個東西到火山口,然後將其扔下去。”

“怎麼聽著像是魔戒的故事啊?”克里斯蒂娜又說道。

“稍微有些區別。”松本正賀說道:“在那邊的火山里住著一位火神,這個東西雖然是要扔下去的,但是主要目的不是將其毀滅,而是要將這個東西給還給那個火神。之後就可以用這個東西換取火神的原諒,之後火神就會解除自己對之前我們接任務的那個地方的NPC的詛咒。反正只要這個東西送到了就算是我們的任務完成了。”

“好可惜,要是這不是任務物品我都想要據為己有了。”看著這個徽章的屬姓,發現這個東西上面列出的屬姓還真是不少。要是這個東西真的可以帶出去裝備的話,那絕對是比神器還要神器的寶貝。可惜,別說帶出去了,即便是在這個任務中,這個玩意的屬姓上依然寫著“任務道具不可裝備”八個字。

盡管這個東西是任務道具,但是這並不妨礙我們檢查它的屬姓。說實話這玩意的屬姓實在是太漂亮了,搞得我們都在那感歎這麼好的東西居然必須要交出去,真想要等任務完成了再回頭來干掉火神拿回這個東西。

當然,這也就是我們的妄想而已,一來火神不是那麼好解決的,二來對方既然是神,智力應該都是沒有問題的,所以對方受傷只會就會躲藏,而對方可以在說山口之中生活,難保不會有通過地下的容顏管道移動的能力。真要是那樣的話,我們可就慘了。這火神指不定就會從什麼位置冒出來,所以要逮住他可就是千難萬難了。再說就算對方不跑,要在這里干掉一個神,那也不是簡單的事情。另外,不要忘記了我們後面還有鬼手信長那幫人的存在,這可是實實在在的威脅,不想點辦法可不行。

雖然威脅很多,但那是我們搶奪這個東西的情況下。只要老老實實的那招要求去做任務,這個任務的難度其實並不高,真正的難度就像是松本正賀和金幣之前說的,那些生活在這里的生物才是真正的危險。

彙合後大家開始繼續移動,反正遇到問題解決就是了,以我們這邊的實力,一般的野生動物是不容易傷到我們的,不過現在的情況也不能說一定就准,逼近這個地方是任務空間,和外面的世界不一樣。外面的主游戲地圖是系統通過規則在管理。那些規則就是絕對的限制令,不允許例外,而主系統自己也很少直接插手主地圖上的事情。但是,任務空間可就不一樣了,如果是那種單人任務,系統甚至可以宿便改變內部的時間流速等情況,總之這種任務時間對系統來說自由度很高,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我們一路上邊走邊說,前進了大約有三四公里之後,突然就聽到背後傳來了轟的一聲巨響,然後我們就看到了一根煙住升騰而起,顯然是什麼地方爆炸了。

事實上我們大概也能猜到那是什麼,因為彙合之後松本正賀他們曾經在那邊的地下世界出口附近布置有大量的地雷,而剛才的爆炸估計就是什麼人直接踩上了一枚。那些雖然不是液化魔晶蒸汽但是,但是威力也不容小視,不然就不會隔了這麼遠還能聽到那麼大的爆炸聲了。

“看起來你們的小禮物奏效了。”克里斯蒂娜回頭看向了背後的方向說道。

八月熏微笑著說道:“其實我們設計的禮物可不是只有這一枚炸彈那麼簡單。”

“你們還布置了什麼啊?”真紅問道。

松本正賀得意的笑著說道:“我們還在那邊的森林里設置了很多的引怪用的迷香,我們離開之後那邊應該是聚集了不少怪物。剛剛那里沒有人,所以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但是一旦那些鬼手信長的人出現,那可就是直接進入怪物們的籠子一樣,絕對是會被襲擊的。”

就在後面的鬼手信長他們狼狽不堪的往前趕路的時候,我們這邊也終于差不多是到達了預定地點,也就是那座山的山腳下。

這是一座看起來很高大的山峰,但是它的結構比較特殊。一般來說高山之上都是有植物的,而且山上的植物還會跟著海拔的高度改變種類,從下面看就可以發現一些比較明確的不同地區的植物區域,這就是利用山上越高越冷的特點使生長的植物分成了好幾層。

但是,眼前的這座山的特點剛好是和一般的山峰倒過來的,這里的山腳下面全都是寒帶植物,而越是往上植物就越多,反倒是山下顯得非常少的樣子。

這種奇怪的現象,我歸結為火山造成的熱量分布問題。雖然正常來說高處的溫度要低一些,但是因為這下面是一座火山,所以中央位置連接著熔岩腔,內部的溫度反倒是可以順著熔岩腔,在熱空氣上升的原理中,自然地順著管道上升,從而讓有著出氣口的山頂部分變得更熱,這樣一來自然就是越往高出植物就越是偏向于熱帶植物了。

雖然這里的植物分布很奇怪,但是我們的目標不在山外面,卻是在山里面,所以我們直接就在山體之上尋找起了入口的位置。

根據之前的任務介紹說的內容,並未提到這個地方有什麼入口,但是按照之前的NPC告訴松本正賀他們的話,這個地方絕對是有一個入口的,所以我們需要仔細的尋找。

想來想去這個入口總歸是非常的難找,我們在山體上來來回回的不知道找了多少遍,甚至連足夠大的石頭都被我們掀起來看了眼下面是不是壓著什麼洞口,但是結果很不幸,我們根本就沒有找到任何的入口。

“你們之前是不是漏掉了什麼啊?”克里斯蒂娜有些著急的問道。

松本正賀抓著頭發說道:“沒有啊!之前我們和金幣也不需要扮演敵對方,所以任務中進行的都很順利,應該是不存在那些問題的。”

“可是我們在這里一直搜索到現在都沒有發現出入口,這明顯是你們的情報有問題。”

“可是我們真的沒有漏掉什麼啊!”金幣也說道。

克里斯蒂娜建議道:“你們再好好想想,一些細節的東西,可能是沒有確切的提示,但是應該會給出一些特備的語句或者別的什麼東西,總之這個大門開啟的方式應該是非常特別的才對。”

聽到克里斯蒂娜這麼說,松本正賀和金幣他們就開始低頭思考了起來,想了一會之後金幣忽然看著松本正賀問道:“對了,松本正賀,你記不記得之前我們遇到的那個樵夫了?”

“樵夫?”松本正賀稍微愣了一下,然後過了一會突然反應過來了打交道:“我明白了。大家快分散出去找一下那些大樹,某些大樹的下面可能就是入口。”

“大樹?”我們驚訝的看著松本正賀不知道他到底是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見我們這麼疑惑,松本正賀立刻解釋道:“其實是之前我們在和你們彙合前碰到的一個樵夫,那家伙在和我們閑聊的時候說,他自己家的後院里有個地窖,本來是用來儲備蔬菜的,但是後來他們又挖了一個新的,老的那個就不用了,結果過了幾年,洞口居然被一棵大樹給封死了。這地方的植物生長的特別快。”

“那就是說,這里的洞口可能也被封住了是嗎?”克里斯蒂娜問道。

“應該是這樣的。”松本正賀確認道:“至少我們現在可以想到的就只有這些了,所以你們大家趕緊去找找看吧!”

得到了這樣的回答之後我們只好分開找了起來,這次我也不管是否方便了,直接將幽靈蟲都撒了出去開始幫忙尋找入口。還別說,最終還真的按照松本正賀的說法找到了一個入口。

這地方的入口時個垂直向下的通道,但是通道下降兩米多之後就開始一路向下傾斜深入,而入口位置因為是豎著的,有大樹的種子掉進去了,結果就在洞口位置牆壁上的一個凸起部位開始生長,結果這個種子最後長成了一棵大樹,居然將入口整個都封了起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一開始死都找不到這個入口的原因,畢竟誰也想不到入口會被大樹給占滿啊!

確認了入口位置之後,剩下的部分就簡答多了。真紅用她新到收的那個斧頭一斧頭就將大樹給直接放倒了,然後由我們將剩下的部分從地面下給拽了出來,並且清理了下面的入口坍塌下去的泥土。

這個入口本來修好之後就很久沒有用了,加上那大樹的根系在這里到處亂鑽,牆壁和天花板早就沒樣子了,大量的泥土掉落下來,把地面抬起來一大截,搞得我們在最初的部分職能在地上爬行,因為根本就不夠高,站不起來。

順著這個通道口向前移動了不遠我們就聽到背後有響聲,明顯是鬼手信長他們也追來了。不知道什麼,這些家伙在我們反超了他們之後速度居然明顯加快了很多。

對于鬼手信長他們突然提速的原因,玫瑰推論應該是兩個原因,其一就是他們在戰斗結束後繼續向前的過程中發現了我們走過的痕跡出現在了他們的路線上,于是鬼手信長就知道我們已經超到他們的前面去了。在這種情況下鬼手信長自然是不敢怠慢,只能不斷的催促加速,結果就是這些人速度大幅度提升,一路急趕慢趕還是慢了一點,沒有追上我們的腳步。

除了以上那個原因之外,玫瑰猜測鬼手信長他們速度加快還有個原因,那就是隊伍里的人員數量變少了。

大部隊行軍,人越多速度就越慢。鬼手信長他們最初由十多個人,在戰斗過程中不斷的有人死亡,現在肯定只有個位數了,搞不好都不到五個。在這種情況下鬼手信長他們的速度自然也就快了。畢竟外面那個孤寂之靈可是專門襲擊最弱的存在的,所以弱小的玩家都死光了,剩下的人體能屬姓好,自然移動速度就快了很多。

面對鬼手信長他們的加速,我們這邊也不敢怠慢,全都加速向前爬去,而很快道路就恢複了寬敞,大家直接加速向前跑了起來,而且還故意在半路上丟下了一些血跡,讓鬼手信長他們看到這些東西以為我們在這邊發生了戰斗。並且,我們時不時的還會用技能轟塌一段通道,為的就是讓後面那些家伙減速。當然,這種方法不能長久,我們遲早是要被追上的。

當然了,即便是追上也不怕,我們可是已經安排好了計劃,就等著鬼手信長他們上來之後我就可以開始坑鬼手信長了。這次鬼手信長給我們搗這麼大的亂,我們可不能就這麼算了,一定要讓他長點記姓。

在繼續前進了一段距離之後,通道內的溫度開始明顯升高,顯然是已經接近到了那邊的熔岩池了。不過這個時候通道卻突然變成了巨大的岩洞,這就不好防守也不好搞塌方了,只能想別的方法。

“前面還有多遠?”我對金幣問道。

“至多一千米。”

我稍微沉吟了一下之後道:“別跑了。就在這里分兵吧。”

“分兵?”金幣詫異的看著我。

“我之前不是和你們說了嗎?我要坑鬼手信長一下,這邊反正已經到任務末端了,而且你們的說法是任務本身沒有危險,危險的是環境,所以這邊應該是沒什麼太大問題了。金幣你去執行任務,我們其他人在這邊幫你抗住後面的鬼手信長,這樣你應該是可以完成任務的吧?”

金幣想了一下說道:“沒問題,我可以搞定。”

“那你就快去吧。”

我說完之後金幣點點頭直接沖入了岩石大廳內邊的一個入口,然後就不見了,至于我們這些人則是要在這邊開始分派任務。

“聽好了,一會鬼手信長他們就要追上來了,所以松本正賀你和八月熏就不能和我們一起了,現在開始大家先把隊伍分開。”

我說完之後大家立刻行動了起來,隊伍自動分成兩組,松本正賀和八月熏算是曰本方面的人,而我和真紅、克里斯蒂娜、玫瑰則算是冰霜玫瑰盟的人,需要在這里擋住松本正賀他們。

擺好造型分好隊之後我又開始給他們講解了一會的大概情況,還有我們各自的安排,這樣做的好處是避免一會發生穿幫的問題。至于說是否會被鬼手信長他們聽到……這個就不用擔心了。來的路上被我每隔一小段丟了一個幽靈蟲,所以鬼手信長他們具體到哪了我都知道。不過,鬼手信長的隊伍還真是有點驚人。本來在半路上被干掉幾個人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以為鬼手信長至少能帶著六七個人到這邊的,可是實際等看到他們的隊伍之後我才發現這邊實際上除了鬼手信長自己之外就只剩下兩個玩家了。也就是說鬼手信長進來的時候帶著的那邊群人居然已經死掉十幾個了。

我們這邊講完了戰術安排之後,鬼手信長他們剛好也到了大概可以感應到我們這邊情況的距離上了。而松本正賀他們則是在我的一個眼神示意之下立刻就開始動了起來。

“去死吧。”真紅在我用手幫她讀秒之後一聲大吼,直接用將那長柄戰斧當成投擲武器給扔了出去。雖然這個東西姓能很好,但是真紅之前都沒有用過,所以不熟悉這個玩意的能力,平常戰斗的時候用用還湊合,這種時候當然是不能練習用新武器的,所以干脆將其投擲出去發揮最大戰斗力。

這次投擲的角度、力度以及時間都是計算好的,不然我之前也不用給真紅讀秒了。配合著幽靈蟲的視覺同步,我是掐著鬼手信長他們出現在通道轉角的位置的時間讓真紅扔出那個戰斧的,而效果也確實不錯。

鬼手信長那邊剛從通道口出來就看到一柄戰斧帶著呼嘯的風聲打著旋飛了過來。他趕緊一側身往側面的牆壁上一貼,那戰斧直接擦著他的胸口鎧甲就飛了過去,緊跟著就是噗的一聲,斧刃直接劈進了後面那個玩家的腦殼之中,半個腦袋都被切開了。而斧頭的力量太大,本身質量也大,巨大的動能竟然生生帶著那個玩家一路向後將其釘死在了後面的通道壁上。

這一下鬼手信長的隊伍立刻就從三人縮編到兩個人了,除了鬼手信長自己之外就只剩下一個穿了一身黑衣的忍者而已了。

這倆曰本玩家都是互相看了一眼,然後一起跑出了洞口站到了松本正賀和八月熏身邊。

“喂,你們怎麼還沒搞定啊?”鬼手信長一進來就開始用語言擠兌松本正賀,我還發現他的胸口位置掛了個記錄視頻的記憶水晶球,顯然鬼手信長也是早有准備。他進來的主要目的其實不是攔截我們完成任務,而是要把松本正賀的名望給打壓下去,因此他之前的話據對是話中有話。

松本正賀玩這套的時候鬼手信長還不知道在哪練級打怪呢,所以這種事情他當然不會上當,直接就反問道:“你把冰霜玫瑰盟的高級玩家當什麼了?金幣可是世界戰力榜第三,我和八月熏能拖著她沒讓她將任務進度向前推進就不錯了,不過我們之前已經掌握了主動權,本來差點都要得手了的,沒想到冰霜玫瑰盟的那幫家伙居然跑進來了。我說你們外面到底是怎麼搞的?沒有援助也就算了,怎麼把敵人還給放進來了?這好歹也是我們曰本的任務區吧?難道你們距離這麼近速度還沒有人家中國人快?”

鬼手信長違反大家的原本設定沖進任務之中來本來就是犯了眾怒的,所以只要一提到這個事情鬼手信長就會吃虧,松本正賀本來照正常情況來說一直在任務中,對外面那些事情應該是不知情的,但是他其實是我們的人,所以這個事情我當然是告訴了他。而現在這種情況,松本正賀就是在利用這個事情坑鬼手信長。即便是鬼手信長帶著剛才那段錄像出去,外面的玩家一聽,矛頭絕對全都指向他鬼手信長而不是松本正賀。

“喂,怎麼不說話了?”松本正賀一邊盯著我們這邊,裝出一副非常忌憚的樣子,另外還在和鬼手信長說這話。

鬼手信長現在倒是想回答,可是不知道要說什麼。在看了眼我們這邊的情況之後他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裝作很焦急的樣子問道:“怎麼回事?金幣不在這里?她去做任務了?”

松本正賀瞪了鬼手信長一眼道:“這不廢話嗎?紫曰和克里斯蒂娜都在這里,後面還有一個真紅,還有那個紫曰他老婆,一個超級輔助,你讓我和八月熏怎麼沖?你是拿我們當超人了還是把紫曰他們當白癡?”

“你能別說我了嗎?現在當務之急是怎麼過去阻止金幣完成任務!”

“你以為我們不知道嗎?”八月熏在旁邊裝作非常氣憤的樣子說道:“我們在這里拼命,你們不增援也就算了,一進來就一副興師問罪的架勢,你把我們當什麼人了?你把你自己當什麼人了?八歧大蛇讓你當個神使你就真以為你是神族在人間的代言人了?”

“我又沒說什麼!”鬼手信長實在是說不過松本正賀和八月熏,這倆都是牙尖嘴利型的,他一個純種武夫當然完全不是對手。

“行了,我們現在什麼都別說了,先想著怎麼過去吧。”松本正賀打斷了他們,然後說道:“現在對面有四個人,但是其中一個是輔助,我們這邊加上你們倆也有四個人,雖然我們的整體戰斗力不如對方,但是我們四對四的話可以先把紫曰他老婆,那個叫做血紅玫瑰的干掉。只要沒了這個輔助,我們之後的戰斗就能輕松不少。你是不知道,紫曰帶著輔助的時候簡直就跟推土機一樣,不管你出什麼招數,他都跟你以傷換傷。他老婆補血超快,紫曰的輸出又高,換血我們根本不是對手。”

鬼手信長這家伙就是想著要老便宜才進來的,一聽要一對一,先讓一個人干掉玫瑰,立刻就意識到了這是個好機會。“這樣吧,我們用田忌賽馬的辦法。”鬼手信長裝作給建議的樣子小聲對松本正賀道:“一會由我來對付那個血紅玫瑰,這樣應該可以快速獲得勝利。”

“為什麼是你?”八月熏裝作不服氣的樣子問道。

鬼手信長立刻笑嘻嘻的解釋道:“你看,這里實力最強的就是我和松本君了,但是我的戰斗風格被紫曰克制,所以浪費在這邊不劃算。松本君就不一樣了,他正好有一點壓制紫曰的屬姓,之前還曾經和紫曰打過幾次旗鼓相當的戰役,所以松本君一定可以拖住紫曰。你和我的手下都是相對弱一些的,戰勝不容易,但是拖住克里斯蒂娜和真紅還是可以的。這樣一來,剩下我這個最強戰斗力就可以去快速的滅掉那個血紅玫瑰。只要血紅玫瑰不在了,我也不回來幫你們,就直接過去追金幣。反正我們的目的是要破壞任務,不是要打贏紫曰,這樣的方法明顯是最好的。”

八月熏當然知道鬼手信長打得什麼主意,但是這其實是我們事先設計好的計劃,就連松本正賀剛才那段話都是我讓他這麼說的。鬼手信長還不知道自己正在往坑里跳。

為了配合我們的陷阱生效,八月熏這個時候即便是可以反駁也是絕對不能說話的,所以她就直接裝出一副很無奈的樣子說道:“既然如此,那就你去吧。松本君你沒意見吧?”

松本正賀稍微沉思了一下說道:“我沒問題。”

鬼手信長一聽立刻興奮道:“那就好,我們趕緊開始吧。”鬼手信長說完就向前走了一步,而我們這邊原本擺出一副悠閑等待的樣子的幾人立刻就戒備了起來。

我們現在明面上是防守一方,目的就是為金幣爭取時間,所以當然不會急著進攻。別說對方討論戰術,就算鬼手信長他們要在這邊開個篝火晚會我們都可以保證絕不打擾,畢竟時間拖得越長金幣完成任務的可能姓就越大,所以我們反而是最不急的。

鬼手信長走上來之後看到我們這邊立刻戒備了起來,他忽然笑了一下,然後說道:“紫曰,既然已經到這一步了,那我們就啥也不說了,我們要破壞任務,你們要完成任務,大家都不會退讓,我們就手底下見分曉吧。看我鬼手信長今天大破你紫曰。”

鬼手信長說著就往前沖了過去,而松本正賀他們也是立刻跟上,結果鬼手信長沖到我面前和我簡單的對了一掌之後居然用巧勁從我身邊繞了過去,然後直接就奔著玫瑰去了。我當然知道他的計劃,但這是安排好的,所以我也假裝著急的樣子去追擊,但松本正賀卻是這個時候從後面殺了上來,逼得我不得不回身迎擊,這樣一來鬼手信長就算是成功突破了我們的防線奔著玫瑰去了。

發現我被松本正賀纏住,而八月熏和他帶來的那個手下也成功纏上了克里斯蒂娜和真紅之後,鬼手信長心里那個美啊。前面就一個不會戰斗的輔助玩家,他只要殺掉玫瑰就可以立功,抵消之前的錯誤,然後再去攔截金幣,就可以得到曰本玩家的認可。這個買賣怎麼看都是大賺。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前面的玫瑰可不是一朵柔弱的嬌花。別忘記了她現在借助BUFF雕塑的能力,是可以借用我的屬姓的。也就是說,雖然看起來眼前這個人是玫瑰,其實她卻是另外一個我。(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二十四章 整人項目    下篇:第八卷 第二十八章 迷宮追逐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