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七十四章 氣死的?   
  
第二十一卷 第七十四章 氣死的?

“哈哈哈……為了我們的勝利,請你去死吧。”興奮的鬼手信長已經快要失去理智了,自從松本正賀重新上位他就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過這種勝利握于指尖的感覺了,因此當他看到近在咫尺的玫瑰時,臉上的表情甚至都扭曲了。不過,這個表情很快就真的扭曲了,不是因為興奮,而是真的被人打的。

前沖的鬼手信長在到達玫瑰身邊的時候立刻就是一爪子抓了過去,他已經在奔跑的過程中啟動了鬼神形態,這是八歧大蛇賜予他的神族之軀與他原本的技能組合之後形成的一種新能力,可以說是相當不錯的一種能力,可以讓他的身體變成超級戰士一樣的存在,甚至都不需要用武器,單是手掌就已經足夠造成很嚴重的殺傷了。

不過,沖鋒中的鬼手信長並不知道,就在他沖鋒的過程中,玫瑰卻是已經啟動了真愛無敵模式,也就是說現在她可以使用和我一樣的屬姓戰斗了。

玫瑰本身就已經做過了身體改造,她現在也是龍族,所以具備超人一般的反應速度,在適當的屬姓配合下,她是可以做出很多人類做不到的動作的,其中超快的戰斗節奏就是一種基本能力表現。

鬼手信長的速度雖然很快,但是在我們龍族的反應神經之下,速度依然是慢的可以當成定格動畫來看。就在鬼手信長伸出自己的鬼爪抓向玫瑰的瞬間,玫瑰卻是突然一蹲身從鬼手信長的胳膊下面鑽了過去,緊跟著挺直腰軀,伸展膝蓋,整個人猛然彈跳而起,而她的右臂也是就勢一招升龍拳,正中鬼手信長的下巴,接著兩個人就一起飛起來能有三四米高,然後玫瑰開始下落,而鬼手信長則是繼續上升了五六米才耗盡力量向地面墜落下來。

伴隨著轟的一聲響,鬼手信長整個人成大字型摔在了地面上,一時之間場地上的所以人都愣在了那里,其中也包括鬼手信長自己。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鬼手信長第一次被玫瑰打了,而且上一次距離這次都還不帶兩天時間。之前就是在**UFF任務之中,鬼手信長錯誤的以為玫瑰只是個輔助人員,所以打算趁著我們這邊的人都不在的時候把玫瑰干掉,結果襲擊不成反而被玫瑰給胖揍了一頓。但是,雖然那次被打得都快沒人形了,可鬼手信長卻並沒有因此吸取教訓。在他看來玫瑰肯定是在現實中練過一些格斗技巧之類的東西的,而當時在**UFF任務之中大家的屬姓都被壓制了,玩家在游戲內的屬姓發揮的作用都是微乎其微,反倒是玩家在現實中自己個人的身手展現出了威力,這才導致他鬼手信長被玫瑰這樣的輔助人員給打了。

正因為一直以為上次的事情是限制了屬姓造成的,所以鬼手信長這次是完全沒把玫瑰當回事,直接就上去強攻,因為在他想來,這次大家的屬姓都已經完全恢複正常了,玫瑰肯定不是他這個主戰人員的對手,肯定是雙方剛一接觸他就可以砍瓜切菜一般的干掉玫瑰了。

很可惜,雖然鬼手信長前面部分的分析還算湊合,但是可惜他沒有最新情報,不知道我們剛弄到的**UFF雕塑帶有真愛無敵這樣的屬姓,結果就是他又一次忽略了玫瑰的可怕戰斗力,居然義無反顧的沖了上去,而結果已經很好的展現了出來。

鬼手信長正躺在那里發呆,突然就發現玫瑰又跳了過來。一把將鬼手信長從地下的那個大坑里拉出來,玫瑰直接騎在他的胸口上左右開弓,直接用拳頭往他臉上招呼,而且每一次都是重擊,鬼手信長瞬間就被打懵了,只能倉促的用手臂格擋保護自己的腦袋,想要阻止玫瑰繼續施暴。可惜他的這種反抗實在是和小姑娘一樣,一點用都沒有。完全繼承了我的屬姓之後玫瑰的力量已經超出了鬼手信長的力量點數,所以她可以輕松的用一只手將鬼手信長的雙手按在他的頭頂,然後用另外一只手繼續猛錘鬼手信長的腦袋。

剛開始還在死命反抗的鬼手信長很快就被打的開始哭爹喊娘了起來,但是真紅卻完全不管他的反應,繼續一拳接一拳的錘下去,很快鬼手信長就連喊叫的聲音都變得微弱了起來。這明顯是要被打死的節奏啊!

我們的計劃當然不是為了要將鬼手信長當場打死,那也太便宜他了。我們這個全過程之中可都是在錄像中,剛剛已經展示過了鬼手信長的愚蠢、貪婪以及現在這個慘兮兮的樣子,下面就該是往他腦袋上扣屎盆子的時候了。

要把鬼手信長搞臭,就要讓他成為這次戰斗失敗的主要原因,所以這個時候松本正賀開始表演了。

“不行,不能讓鬼手信長被他們打死。”鬼手信長義正言辭的對那個鬼手信長帶來的手下說道:“對方人多,一旦失去鬼手信長,我們就將被對方壓著打。他們有輔助,我們耗不過他們的。”

“那怎麼辦?”這個家伙發現鬼手信長被胖揍,而松本正賀的話又聽起來很有道理,所以立刻就詢問起了松本正賀的意見。

松本正賀等的就是這句話。他直接說道:“你和八月熏聯手幫我擋住紫曰他們是三個,我去救回鬼手信長。”

“可是……”

根本都沒有給這個家伙辯駁的機會,松本正賀直接就沖了出去。我和克里斯蒂娜還有真紅當然要做做樣子上去攔截,而這個時候八月熏卻是對著還在發愣的鬼手信長的手下大喊了一聲:“現在不拼命你想等什麼時候?”說完就主動迎了上來,所有之前為了控制輸出而一直沒敢用的大型技能全都扔了出來,一連串華麗的攻擊愣是將我們三個人的攻擊全都給生生擋了下來,而且逼得我們只能自保,不能出手攔截松本正賀。

借助這個空檔,松本正賀終于“成功沖破封鎖”到了鬼手信長身邊。上來就是一記重斬的松本正賀使用的明顯是高級技能,雖然發動速度快、威力大,但是耗魔驚人,不是拼命一般都不會用的技能。

眼看著松本正賀的“突然襲擊”,玫瑰“無奈”的只能選擇格擋後退,而鬼手信長這個時候卻是艱難的從地上撐了起來,不過他已經沒有自己跑回去的能力了,只能頂著個豬頭拼命的往後爬。

發現情況不樂觀的松本正賀一記大招再次逼退玫瑰,然後立刻轉身回來一把抱起地上的鬼手信長就要往回沖,但是,就在他沖回來的過程中,克里斯蒂娜卻是借助我和真紅的掩護繞開了八月熏,而那個鬼手信長的手下卻是完全沒有能力攔截克里斯蒂娜。

眼看著松本正賀夾著鬼手信長往回跑,想要和八月熏會和,克里斯蒂娜突然足尖一點地面,整個人騰空而起,一張漂亮的,閃耀著七彩光芒的光之蝶翼猛然在克里斯蒂娜的身後展開,同時克里斯蒂娜全身光彩流轉,閃電般的在她的雙手之上彙聚並模擬出了一張光之神弓與一支光之箭。

擺出射箭姿勢的克里斯蒂娜捏住這支能量箭向後一拉,然後手指一松。光之弓瞬間崩解成光粒消失,而那支能量箭卻是電射而出,仿佛一道激光束一般直接命中了松本正賀的後背,並且穿身而過,從他的前胸鑽了出來並射入後方的牆壁,轟的一聲炸塌了好大一片。

雖然被能量箭射穿,但是松本正賀卻只是身體抖動了一下,卻沒有立刻倒下,而是堅持夾著鬼手信長沖到了八月熏身邊才帶著鬼手信長一頭栽倒在地。

看到這個情況那個鬼手信長的手下和八月熏當然是立刻聯合在一起護住了兩人,然後開大招逼得我們不敢上前。

鬼手信長直接從身上拿出了一枚丹藥就要往嘴里塞,但是還沒來及放進去,就聽到前面突然傳來兩聲慘叫,然後就看到八月熏和那個鬼手信長的手下一左一右的飛了出去,而我則是從兩個人站立的位置飛了過來,然後直接落在了松本正賀的面前並同時一劍貫穿了松本正賀的胸口。

整個人突然定格的松本正賀徹底定在了那里,手中的丹藥滾落地面,然後一直滾到了鬼手信長的身邊,而這個時候,我卻是一只腳踩住松本正賀的肩膀,雙手抓著永睄C的劍刃作勢要將松本正賀蹬開將我的劍給抽出來。

原本已經定格的松本正賀在這個時候就仿佛是回光返照一樣突然恢複了力氣,猛然一把抱住我的雙手,不讓我將插在他胸口的永琠犍X來,同時扭頭看向了傻愣在那里的鬼手信長大喊道:“快吃了那藥,別讓我白死。你要是破壞不了中國人的任務,我跟你沒完。”

吼完這最後幾個字的松本正賀就仿佛是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雙手突然一松,被我一腳踹開。重新拿回永睄C的我則是獰笑著轉向了鬼手信長,將我的反派角色發揮的淋漓盡致。

看到我猙獰的表情之後鬼手信長才渾身一激靈似乎是反應了過來,連忙一把撿起地上的藥丸塞入嘴里,跟著全身金光一閃,整個人就蹦了起來,而我這個時候卻是沖上去一劍劈在鬼手信長的身上。但是鬼手信長身上的金光卻在這個時候突然變亮了好多倍,並產生了一股巨大的排斥力,竟然生生將我擋了開去。

鬼手信長吃完這個藥也是愣了一下,因為這東西的效果太好了,不然瞬間回滿全部屬姓,而且還提供了五秒無敵時間。可以說這東西要是用好了,完全可以在關鍵時刻逆轉戰局。如果不是為了救援他鬼手信長,以松本正賀的實力,配上這藥,拼掉我們這邊的一個人應該是不成問題的。也就是說,本來松本正賀是有機會獲得勝利的,但結果這個藥丸被浪費在這種地方了,非但沒有拼掉我們這邊的一個人,倒是松本正賀自己掛掉了。。

雖然死的人是松本正賀,但是現在鬼手信長更希望剛剛被捅死的是自己才好。他又不是真傻。本來這邊的任務攔截工作都是松本正賀和八月熏在做,雖然沒有破壞掉這個任務,但至少也沒有讓金幣完成任務,結果自己一來沒有幫上忙還害死了松本正賀,那就是說破壞任務的任務落在了他鬼手信長的肩膀上。要是他成功了,那還好說,可要是失敗了……後果鬼手信長已經有點不敢想了。估計他回頭就會被曰本玩家的口水淹死。

盡管鬼手信長萬分不願意,但是事情已經如此了。松本正賀死的很光榮,最先決定救援的決策先不說有沒有問題,起碼行動本身是出于好意,而且之前松本正賀沖出去之前說過他去救鬼手信長的原因,那個原因也是很靠譜的,所以松本正賀的死只能說是光明正大的退出了任務,不但將責任扔給了鬼手信長,而且不會受到曰本玩家的任何怪罪。

平白無故接了個燙手山芋的鬼手信長現在是真的死的心都有了。而且最糟糕的是現在不想死也不行了。

松本正賀掛掉了,八月熏和鬼手信長自己的手下都被擊傷,現在分別被堵在牆角,眼看著就要完蛋了。在實力和人數全都處于絕對劣勢的情況下,鬼手信長實在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樣才能搞定這個任務了。這完全就是個死局嗎!!

突然被扔了這麼個爛攤子到頭上,而且自己還沒處說理去,現在的鬼手信長不郁悶才怪呢。不過這種時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既然爛攤子已經扔上來了,鬼手信長只能想辦法先解決眼前的危機再說。

看著獰笑著走過來的我,鬼手信長突然就發動了反沖鋒,希望借助自己突然恢複實力的優勢來個突襲。當然,結果很悲催。他壓根就不是我的對手,兩三下之後被我再次震退了回去,雖然沒有受什麼傷,但是最嚴重的問題是他根本就突破不了我的防禦。

就在鬼手信長還在那邊猶豫要怎麼辦的時候,旁邊突然就是轟的一聲巨響,同時伴隨著一聲慘叫,鬼手信長最後的一個手下只剩兩只手支撐著上半截身子倒在地上哀嚎著,他的下半截身體已經完全變成了焦炭,而當鬼手信長看過去的時候正好看到克里斯蒂娜用一記赤炎箭結束了戰斗。

這邊自己的最後一個手下被干掉了。但鬼手信長沒有別的辦法,他還想要反擊,可惜緊跟著就聽到另外一邊一聲驚叫伴隨著爆炸聲傳來,扭頭一看就發現真紅和八月熏各自分開向兩邊飛去。轟轟兩聲,兩個人分別落地。八月熏是落地之後順著地面翻滾了出去,最後被牆壁擋住,然後就徹底沒動靜了。另外一邊,真紅落地之後也是好像很費勁的樣子才從地上爬了起來,並且一邊有些姿勢不對頭的向這邊走來一邊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

“該死,這個八月熏還挺難對付!”說到這里真紅忽然對著鬼手信長說道:“說起來還要感謝你呢,要不是你拖了後腿,要干掉八月熏和松本正賀還真要費點勁呢。”

鬼手信長一聽這話就知道要遭,因為我們已經不是第一次這麼干了。鬼手信長知道我們的手段,將戰斗中的錄像拍攝下來,然後發布出去,並且在戰斗中我們會不斷的誘使他犯錯誤,這樣看到視頻的曰本玩家對他鬼手信長的觀感就會越來越差。這絕對算是一種非常宣傳攻擊,是殺人不見血的軟刀子,但是割的那是真疼。

“你們到底想要干什麼?”鬼手信長已經徹底絕望了,他現在也就是比精神崩潰稍微好點而已,甚至連抵抗都停止了。

“我們想要干什麼?”克里斯蒂娜看著鬼手信長說道:“我們當然是想要你死了。不過呢,看你現在的樣子我們連下手的興趣都沒有了。那麼,可以擺脫你自己去死嗎?”

“你……你們……你們不要欺人太甚了!”鬼手信長似乎是又恢複了一點勇氣。

真紅故意囂張的說道:“我們就欺負你了,你怎麼著吧?”

還別說,用絕對實力壓制著對方說這種話還真是夠爽的,至少現在鬼手信長是一句話也回答不出來了。他當然是想要把我們怎麼樣,可問題是他沒有這樣的實力支撐,所以說出來不過是句笑話而已。威脅別人的話只有在你有實力做到的時候說出來才叫威脅,當你做不到的時候,那就是笑話。

“哼,你們不要得意的太早了。”鬼手信長忽然想起來任務入口外面還有不少曰本玩家,于是說道:“外面的任務入口還有很多我們的人,只要他們沖入這個任務,一樣是可以破壞你們的任務的。”

“關于這一點。先不說他們進不進得來,就算是真的進來了,你覺得他們還來得及嗎?”說到這里玫瑰忽然停頓了一下,然後說道:“哦對了,我還要感覺你呢。要不是你的原因,我們幾個要進任務空間還不會那麼容易呢。難怪人家都說不怕神一樣的敵人,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有你這頭豬,曰本玩家們還真是挺慘的!”

“你你你……”鬼手信長到最後都沒能你出個所以然來,因為我已經走上前去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將永睅蒤衭隊J了他的心髒之中。這家伙已經完全沒有戰斗意識了,連反抗都沒有就被我直接捅死,到死都一直保持著指著我們的姿勢沒能說出他的遺言。我覺得與其說鬼手信長是被我捅死的,倒不如說他是被我們氣死的,畢竟剛才我們那一句句擠兌的是夠厲害的,我要是他早自殺了。虧得鬼手信長還能撐到現在。不得不說這家伙臉皮真厚。(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二十五章 過路費    下篇:第八卷 第二十九章 淘汰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