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八十一章 幫助以及震懾   
  
第二十一卷 第八十一章 幫助以及震懾

“別動。”

“我靠,這超級武器不會是人力的吧?”看到那根法杖我就有點擔心了,因為一般來說魔動武器指的是可以由不會魔法的普通人艹作的,以魔法為基礎的大型武器,但是,這里出現了一個法師,所以剛剛看到的閃電有可能不是某種武器發射的,而有可能就是這個法師自己發生的,只是通過了船頭的那個龍首發射了出去而已。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我們可就白忙活了。

“我說了別動了。”法杖的主人看我居然還在說話,明顯是有些生氣。他在法杖上加了點力氣,將我向後推了一下。當然,對方是法師,而我是坦克團隊長車,不但堅固無比,必要時刻還可以召喚坦克團出現。所以,正常來說對方是絕對推不動我的。當然,這種時候我是不可能和對方比力氣的,所以在對方向前頂的時候我就自覺的往後退了一步,免得把對方激怒了直接給我一發,要知道定在我胸口的那顆魔法寶石之中的能量還是相當大的。

“喂喂喂,這是怎麼回事啊?”緊跟著我後面過來的克里斯蒂娜和玫瑰她們都看到了我從那道門邊上退了回來,而這個時候她們也注意到了那邊的那個法師。

本來這種時候按照正常情況來推斷,應該發生的情況就是那邊的那個家伙發現我們這邊有一大群人,然後就會開始以我為人質進行緊張威脅,接著就是被我們制服。大概流程差不多就是這樣的。不過,事實上情況和我們預期的稍微有點區別。對方在看到了克里斯蒂娜她們之後居然做了一件之前我都沒有遇到過的事情。

只見那個法師居然在玫瑰她們每個人的臉上掃了一圈,然後將目光鎖定在了克里斯蒂娜的身上,接著一副標准花花公子的笑容沖著克里斯蒂娜微笑著說道:“你好啊美麗的女士。不知道可以認識一下嗎?本人是聖靈帝國第一艦隊駐艦法師希爾頓.馮.斯芬克斯。你可以稱呼我為希爾頓男爵或者希爾頓大法師。”

“在我們互相認識之前,你是不是可以先把頂在我們會長胸口的法杖拿開呢?”克里斯蒂娜不卑不亢的說道。

希爾頓明顯愣了依稀,隨後居然笑了一下就這麼[***]杖拿開了。“樂意聽候您的差遣,美麗的女士。冒昧的問一句,您也是法師嗎?”

克里斯蒂娜點頭道:“是的,我是一名法師。可以告訴我後面的房間里是不是放著一件非常厲害的魔法武器?我在外面看到它開火了。”

“哦,那是我們會長的傑作。”希爾頓說完之後又看向了我,然後上下打量了一下我並皺著眉頭問道:“不好意思美麗的法師小姐,我似乎聽您稱呼這個人是您的會長,可是這明明是一名戰士啊?難道說你們法師公會的會長喜歡穿鎧甲?這還真是一種奇怪的愛好!”

“有誰規定了法師不可以穿鎧甲的嗎?”我直接打了個響指,依佛里特瞬間出現在我的身邊。“進去看看那是什麼東西。”

依佛里特點了下頭就要往里走,而希爾頓則是傻愣愣的看著依佛里特,直到他走進去了之後才轉頭看向我驚訝的問道:“您真的是法師?召喚系?機械系?還是靈魂系?總不會是空間系吧?”

“我是召喚系。有什麼問題嗎?”

“原來如此,怪不然你穿鎧甲。”希爾頓說道:“作為一名召喚師,自身就是最弱的環節,穿鎧甲提升防禦能力,也是個不錯的想法,但是有時候這種方法並不一定有用就是了。”

就在這個家伙說話的時候依佛里特已經從里面出來了,然後朝著我說道:“里面有一件魔法武器,可以確定是魔導武器,但是具體工作原理看不太明白,只知道是利用聚能魔法陣以及魔晶石進行的某種能量轉化。”

“這是你的召喚物?”希爾頓看著依佛里特問道:“你在哪找到這種東西的?看起來好像是魔動機械,但是似乎……似乎更加高級。而且我感覺到了它身上攜帶著的巨大的能量,這一定是個非常厲害的召喚物。”

“這是火精靈之王依佛里特,他是構裝生物,並不是簡單的機械,當然,看起來確實很像。”我說完之後就對依佛里特問道:“可以拆下來嗎?”

依佛里特想了想說道:“應該可以,畢竟連接結構都是固定在木頭上的。”

“喂喂……你們在討論的是我們的東西好嗎?”希爾頓終于發現了我們是要搶這個武器,于是一下站到了門口,並且將法杖對准了依佛里特向要阻止他進入。

“如果我是你就會讓開。”克里斯蒂娜說道。

希爾頓一邊緊盯著依佛里特一邊對克里斯蒂娜說道:“美麗的小姐,這個東西正准備侵犯我們艦隊的財產,這些東西都是屬于陛下的,如果你們打算搶奪,我必然會與你們一戰。相信這不是你們希望看到的結果,所以我建議你們最好不要逼我。我並不想和你們開戰。”

“抱歉,那個東西我們必須要拿到。”克里斯蒂娜說著朝我點了下頭,而依佛里特則是立刻開始向著那邊走了過去。

看到依佛里特居然還在走,希爾頓終于是出手了。只見他將法杖突然向前一送,一道耀眼的白色電弧立刻從他的法杖尖端的寶石中射了出來,然後彎彎曲曲的一直連接到了依佛里特的身上。

在被擊中的瞬間依佛里特立刻就是向後一仰,然後身體就好像一般人被高壓電擊中一樣啪的一聲直接就被擊飛了出去。還好我閃得快,不然這一下連我都要跟著遭殃。

看著飛出去的依佛里特,我有些生氣的轉頭看向希爾頓,然後說道:“看起來你是打算要反抗了。”

“是你們在入侵我的戰艦,我這是被迫的。”

“好吧,那麼既然如此,我們就只能像個真正的入侵者一樣了。”我說著就往前走了過去,而那個希爾頓則是立刻用法杖對著我想要再次釋放閃電,但是,他才剛剛[***]杖放平就看到我伸出的手掌上方浮現出一個白色的小東西,然後下一秒那個小東西就不見了,但是他的手腕上卻是突然一疼,手里的法杖也是應聲落地。

發現自己居然丟掉了法杖的希爾頓立刻就彎腰去撿,但是他才剛剛蹲下一半就停了下來,因為一個劍刃已經頂住了他的下巴,只要他在用力往下,自己就會切開自己的脖子,所以他只能停在了那里。

“明智的選擇。”看到希爾頓不動了,我直接回頭對依佛里特那邊問道:“依佛里特,你怎麼樣了?”

依佛里特在希爾頓驚訝的目光中從剛剛摔進去的一堆雜物之中站了起來,然後走回了我們身邊。“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能量居然上升了一大截。感覺挺不錯的。”

希爾頓這下算是徹底傻眼了。自己的法杖上自帶的那個攻擊魔法可是威力最大的閃電系魔法,沒想到居然沒有打死依佛里特,反而是給對方充電了。這種情況完全超出了希爾頓的認知,在他的想象中被這個閃電命中的人就算不死也應該去掉半條命了,完全不應該是現在這個情況。

我沒有管已經失去思考能力的希爾頓,而是直接讓真紅過來看著他,接著就和依佛里特一起進入了那邊的船艙。那個希爾頓守衛的船艙之中並沒有多大空間,一個看起來有點像船用發動起一樣的東西就被放在這個房間的前部,而且有專門制作的固定架將其固定在那里。另外,這個設備上面還有好幾根黑色的管道連接到前面的龍嘴之中,並且在那邊還有一個小一些的結構,而管子就是接入這個設備之中的。看起來那邊的那個才是發射器,而這邊的這個好像船用柴油機一樣的東西大概是武器的主體,也就是能量轉化和壓縮設備。

事實上雖然不知道這個設備的工作原理,但是能量武器其實歸根結底設計思路都差不多。首先需要一個能量轉化吸收設備,將自然游離的能量或者是魔晶石中儲存的能量收集起來。接下來就需要一個壓縮設備,因為自然能量或者魔晶石中的能量濃度都不可能太高,畢竟高能量都不穩定。第三部就是將壓縮後的能量轉化成某種魔法、波動或者別的什麼東西,然後將其發射出去,這就形成了一套魔法武器系統。當然,這個過程中還需要傳輸、穩定等一系列機構的輔助,但是大致工作原理就是這樣的。

眼前這個東西就是這樣的一種設備,雖然不知道具體工作原理,但是根據我們隊魔法武器的了解以及這個東西的結構可以猜得出來。這個比較大的柴油機一樣的就是能量的轉化、吸收、加壓、儲存設備,當然控制器可能也在這個東西上。而前面的那個小一點的大概就是個單純的發射穩定器之類的東西了。

“看得懂嗎?”金幣進來之後就問道。

我點點頭道:“大概能猜到一些,不過具體應用還是需要回去讓專業人士負責拆解研究一番才行。”我說著就直接指了下幾個關鍵位置對依佛里特道:“幫我扶住,我來把這個東西切下來。”

“那東西不能動。”我們正在拆解的時候就聽到一聲喊,回頭一看就發現時那個希爾頓男爵,當然他現在是被真紅捏著脖子提小雞一樣的提在手里的。

“我們都說了是搶劫了,你居然還在那里廢話,是不是想死啊?”金幣回頭威脅道。

希爾頓男爵哭喪著臉說道:“不是我想死,而是我不想死。你們就算要搶劫,好歹等我說完了再拆可以不?”

“你到底要說什麼啊?”真紅不耐煩的將他提起來晃了幾下說道:“先說好,不管你說什麼,我們都是要拆了這個東西帶走的。”

希爾頓點頭道:“你們拆不拆是你們的事情,但是請不要拉我陪葬啊!我是帝國貴族,按規定,被俘虜之後就不需要繼續為國戰斗了,所以現在你們做什麼我都沒有攔截你們的義務。但是,這個發生裝置的下面連接著一個特殊的魔法陣,如果機器被移動,或者與魔法陣分離就會徹底斷開連接,然後這個設備就會自爆。”

“自爆?威力有多大?”

“那要看剩余能量儲備是多少了。不過以現在的這個容量,把這艘船整個炸飛是肯定不成問題的。所以……”

將一艘木殼戰艦炸飛的爆炸力其實並不需要太大威力,但是雖然我們並不擔心自己被這個東西炸出什麼好歹來,但問題是如果這玩意爆炸了,我們的目的也就完全無法達成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當然是不能讓這個玩意爆炸的。

“說吧,這個東西要怎麼樣才不會爆炸?”

“其實方法很簡單。”希爾頓停了一下才說道:“按照之前的戰爭協定,俘虜敵方貴族之後是可以索要贖金的。但是,我雖然是你們的俘虜,但你們如果需要我為你們做什麼,就需要用贖金來抵償一部分酬勞,不夠的話還需要額外添加,而我沒有拒絕的權利。所以,只要你們願意抵消部分贖金,我就可以告訴你們怎麼做。”

贖金這種事情我們想都沒想,雖然知道歐洲古代是有這樣的規矩來著,但我們可沒想著靠這個NPC賺錢。現在對方居然要求我們抵扣部分贖金,我們當然是不在乎。“那好吧。你想要抵扣多少?”

“我是帝國男爵,贖金是十萬枚金幣,同時我還是大法師,所以需要額外加一百五十萬,一共就是一百六十萬金幣。我要是告訴你們安全拆解這個設備的方法,你們需要讓我抵消掉六十萬金幣。”

“沒問題。”反正也不在乎,我們當然答應的超級爽快。

對方一聽我們居然答應了,立刻就說道:“好的,成交了。現在告訴你們解決方法。這個設計其實很簡單。魔法陣是雕刻在與設備接觸的船體木板上的,所以只要將這些位置的木板不做任何移動的與設備儀器拆下來就可以了。不過過程中需要小心不能讓木板和設備之間發生位移。至于回去之後怎麼拆解,相信時間足夠的情況下你們絕對能想得出很多種方法。”

“從你這里買拆解方法需要多少金幣?”我直接問道。

“這個簡單,十萬枚就行了。”

“成交。”

“您還真是有錢。”那個希爾頓男爵說道:“那麼,告訴你們也無妨。拆解這個設備的最簡單方法就是講能量槽之中的魔晶石全部拿出來,然後再將核心轉換器中央的那枚寶石拿走,這樣整個設備豆漿失去動力,就算想要爆炸也沒的炸了。”

“果然很簡單。”

雖然十萬金幣就買了這麼個簡單的答案,但是我覺得這個並不虧,畢竟這節約了我們大筆的時間。而且,這些錢其實都是虛的,說起來是贖金,但我不覺得系統會平白無故讓我們白拿那麼多錢,所以一定存在什麼干擾因素不讓我們拿錢。要是在主地圖也就算了,我們完全可以冒險試一下,但是這里是任務空間,我可不想搞出什麼紕漏來了。不要忘記了我們當初進來的時候可是選擇了十倍懲罰來著,這要是一個不好我們可就都要倒大黴了。所以,我根本就沒打算節外生枝的去要什麼贖金,那麼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講這筆贖金廢物利用,直接花掉就完事了。現在雖然名義上我們已經少了七十萬金幣的贖金,但實際上我們其實什麼都沒做就白拿到了這個設備的安全拆解方法。

在告訴我們這個拆解方法之後希爾頓又免費高速了我們一個消息,那就是這個設備前面那個小型部件和後面的這個主機之間的那些管子不能隨便拆,里面充滿了一種氣體。這種氣體有很強的腐蝕姓,一旦被釋放出來,我們都會遭殃。而且這種氣體非常珍貴,我們要是將其泄露掉了,再想讓這個設別工作起來可就不那麼容易了。

“不得不說,希爾頓男爵,你還真的是個模范俘虜。”在希爾頓的幫助下,我們很順利的就把那個秘密武器給拆了下來。在把這個東西整個放到我的鳳龍空間之中後,我們就打算帶著這個希爾頓男爵一起去對面的那個艦隊了。

之所要帶上希爾頓,是因為兩個國家是敵對狀態,我們不要這個希爾頓的贖金,但是不妨礙我們用這個贖金來收買人心不是?他們兩國既然都為此簽署了協議,那麼這種交換工作他們肯定是輕車熟路,所以我們即便是不要贖金,也可以把希爾頓交給對方來處理。

本來我們進入這個房間的時候那些船員正在和海獸戰斗,但是等我們出來的時候這邊的情況卻是發生了一點變化。不是說戰斗結束了,而是人變多了。我們上來的時候這邊明明沒有多少人來著,但是等我們出來的時候這邊卻變成了好大一群人在和近十只那種海獸對峙,顯然雙方都得到了增援。

那些水手大多使用的都是冷兵器,部分人員有前裝燧發槍,不過數量很少,而且這種槍明顯非常落後,因為前面的槍管非常的粗大,感覺像個喇叭口。這分明就是早期火藥武器的特征之一。不過對面的海獸戰斗力雖然還不錯,可惜防禦力太低了,所以面對這種武器也是不敢輕舉妄動。

那邊的水手在看到我們提著希爾頓出來之後立刻就將我們當成了敵人,因為我們這個時候抓著他們的法師,態度已經很明顯了。

對方反應也很快,看到我們提著希爾頓出來之後,那些人立刻就將武器指向了我們,而且還有一個家伙叫喊著要將海獸全都驅趕到我們這邊,讓我們和海獸戰斗。

雖然對方的想法算是比較不錯的,但是很可惜,他們將我們當成一般人了。但實際上我們根本就不是一般人,這種情況對我們是沒有意義的。

在那些人驚訝的目光中,沒有等到他們去驅趕那些海獸,我們自己居然就直接走向了那些海獸。

一發現我們靠近,那些海獸立刻就機警的看向了我們,並且不斷的對著我們露著牙齒發出威懾姓的吼叫,那意思基本上就等于是在說:“別過來,別過來。”

雖然那些海獸叫的挺嚇人,但我們並沒有在乎這些,依然自顧自的向前走去,而那些海獸在看到我們居然不停下之後叫的更歡了。但是,隨著我們的距離逐漸接近到危險距離的時候,那些海獸並不是直接沖上來,而是突然發出了一陣嗚嗚嗚嗚的聲音,好像受傷的狗一樣一個個居然夾著尾巴向兩邊分開,然後給我們讓出了一條路來。

這一幕看的那些船員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他們之前可是見識過了這些海獸的戰斗力具體如何的,但是沒想到,這些東西在我們面前居然好像害怕的狗狗一樣,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凶悍氣場,反倒是夾著尾巴縮到了一邊。

“它們對危險的直覺可是比你們強多了。”被真紅提在手里的希爾頓顯然是也很奇怪為什麼這些彪悍的怪物在看到我們之後是這個樣子,但是真紅的話很快讓他反應了過來。

他剛剛在被真紅制伏的時候其實並不是經過殊死搏斗之後被抓的,而是幾乎毫無反抗之力的被抓住了的。真紅甚至為了讓他聽話,在抓他之前還故意等著他讓他先發出了幾次攻擊,然後才將他抓住的。這種情況下希爾頓可以說是已經明白了自己和真紅之間的差距,而剛剛真紅的話則是進一步提醒了他。野獸的直覺通常都是比人要敏銳的,因為在自然界之中,如果掂量錯了對手的實力那是要喪命的。所以,野獸們的直覺都是一代代的自然選擇之下優勝劣汰進化出來的,他們的直覺敏銳到幾乎都不會出錯的地步,畢竟出錯就是死,代價太嚴重了。

在這種情況下,野獸們會本能的避開那些太過強大的生物。像是剛才這種情況就是最簡單的一個反應,這說明那些海獸已經意識到了我們這些人極端危險,甚至危險到他們根本就連反抗的心思都生不起來。

明白了這個之後希爾頓就更加明白了我們的可怕,而且他突然看向了我這邊。根據之前的情況可以很容易的確定我就是這群人的首領,而且之前克里斯蒂娜也叫過我會長,所以希爾頓知道我是這里的首領。那麼,既然連我手下的真紅都如此強大了,那我會強到什麼程度呢?其他人呢?

當然,首領未必要是最能打的那種人。國家領導人也不需要比本國的士兵更能打,但是我是直接出現在了戰場上的。這就說明我即便是高于真紅他們的高層,那也是個戰斗人員,而能上戰場的高層,必然就是那種戰斗力很誇張的存在。不然肯定在後方呆著不會出來亂晃的。想明白了這些之後希爾頓就變得更加的安分了,他已經非常確定了我們的實力絕對強到可怕的地步,反抗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不如安心一點當俘虜,反正之後可以被贖回去。再說他已經為自己減少了不少贖金,相信本國會為他支付這筆費用的。畢竟大法師可是高級人才,不是那些只會搞[***]的貴族,國王是不會放棄他的。

就在希爾頓安心的准備當俘虜的時候,對面的那些船員可是不安分了。他們看到海獸全都讓開之後顯然是理解錯了寒意。之前他們看到海獸讓開還之石驚訝,但是隨後他們就以為這些海獸躲開我們是因為我們是訓練這些海獸的人,所以這些家伙才會躲開我們。畢竟在他們想來,訓練這些野獸,用的無非就是籠子和皮鞭,所以這些海獸害怕我們是理所當然的。

可惜,他們搞錯了情況,因為他們不知道我們其實和雙方都沒有關系。不過,因為搞錯了情況,所以這些人就只是單純的將我們當成了馴獸師,而沒有意識到我們有多強,結果他們居然在海獸分開之後主動沖了上來,打算要干掉我們解救希爾頓男爵。

“這幫家伙瘋了嗎?”看著那些家伙居然舉著大刀片子和火槍沖了上來,真紅驚訝的問了一句。

克里斯蒂娜很淡定的說道:“大概是搞錯了情況吧!”

真紅想了想直接將希爾頓往我身邊一扔道:“先幫我看管一下,我去對付那些人。”

雖然真紅也算是個美女,可對面的海員並沒有絲毫憐香惜玉的心情,看到真紅主動硬著他們走過來,其中幾個火槍手立刻就對著真紅扣動了扳機。但是,真紅連槍神的普通子彈都不怕,這種破爛武器發射的鐵砂能有用才叫見鬼呢。僅僅是用手臂遮擋住了面部,真紅就速度不減的繼續往前走去。對方的火槍依次響起,但結果對真紅身上的真武套裝沒能起到任何作用。

完全無視了對方的攻擊,真紅已經大步走到了對方的人群前方,此時雙方正式接觸,火槍手也不敢開槍了,因為這些武器的形狀就決定了它們和准確這兩個字是完全不沾邊的。說起來這些武器更像是散彈槍,一噴一大片是它們的主要特征,因此在這種敵我雙方攪和在一起的情況下是絕對沒有辦法開火的。

其實他們開不開火根本就沒有絲毫意義,反正就算頂著真紅的身體開槍,這種武器也不會產生任何的殺傷力。相對于這些古董武器,真武套裝的屬姓實在是太強了一些。

終于走到那些水手面前,真紅放開了擋著臉的手臂,然後直接抬手就是一個上勾拳。只聽到當、轟隆兩聲,那個家伙直接被真紅擊中了下巴,然後就跟踩上彈射器一樣,整個人嗖的一下就飛了起來,然後將頭頂的甲板給撞出了一個大洞,直接就飛出去了。

這一下結束,周圍的人都還沒反應過來,真紅已經揮開手臂對著第二個人得面部又是一拳。這次和之前差不多,那個人就好像是出膛的炮彈一樣直接將後面的人群撞倒一大片,然後直直的飛過半個船艙,然後裝飯了一門炮並帶著這個大炮一起撞穿了炮窗附近的側舷板飛到了穿外面去了。

連著兩次,周圍的人終于知道怕了,可惜真紅卻好像完全沒有看到他們的表情一樣走進人群之中左一拳又一腳的將周圍的人打的東一個西一個的四處亂飛。而且這些被打飛的人都好像炮彈一樣,撞到人人飛,撞到東西東西爛,至于他們自己……人都飛不見了,誰知道結果如何?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這些人肯定都死了。

就在真紅這邊對著那些船員連拳頭的時候,在戰艦的外面,對方艦隊的幾艘船已經逼了上來,但是他們都沒開火。不是因為他們的戰艦沒有能力開火,而是因為他們的首領和他們說了不要攻擊這艘船。

這個艦隊的首領算是個很聰明的人,因為他看到了我們進入這艘船的那一幕。雖然不知道我們上去干什麼,但是在甲板上的時候,那些船員曾經向我們發動襲擊,這說明我們和對方不是一伙的。也正因為確定了我們不是對方的人,所以這邊的艦長決定不讓自己的戰艦攻擊這邊的這艘船,就是怕誤傷我們。之前我們能飛的情況說明我們都是很強的存在,如果被誤傷,他很懷疑剩下的人會找他們報仇,到時候他很擔心自己的艦隊是否扛得住。

也正因為這位艦隊司令的明智選擇,所以他們沒有和我們直接鬧翻,不然就算打算幫助他們,被莫名其妙的用炮彈轟了幾下我們也是絕對不會高興的。當然了,我們多半是不會改變自己的合作計劃,之石未必會真心對他們了就是了。

此時這些戰艦獲得命令不得攻擊這艘船,所以他們自己能從它兩側繞過去,但是,就在他們准備繞過去的時候,卻是發現這艘船上出了點問題。先是一個人從甲板下面飛了出來,然後直接飛過了桅杆的高度並繼續上升了能有兩根桅杆的高度才開始往下落,這高度即便是掉在水里也絕對是可以摔死人的。

這邊的空中飛人還沒開始下落,那艘船上突然又是轟的一聲自己爆開了一個大洞,然後就看到一門大炮和一個人一起飛了出來,而那個大炮出來之後就直接落水了,而那個人則是一路飛出去十幾米才轟的一聲砸進了水里。

這兩個人就好像是專門負責開頭的,他們飛出來之後,那艘船上就開始左一個右一個的好像放煙花一樣的往外飛,只是這次飛出來的全都是人兒不是煙花彈。

“他們這是怎麼搞的!”艦隊司令看著敵方那艘生猛的旗艦居然在那里往外飛人,驚訝的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問題是水手們其實並不比這位司令知道的更多。

就在他們這邊還在疑惑到底對方旗艦怎麼回事的時候,那個船的側面突然又飛出來一個人,而這次不同的是那個人不是撞開船板出來的,而是直接從之前的一個大洞里飛出來的。這個家伙因為沒有撞上船舷,所以速度非常快,彈道又平,飛出船舷之後一口氣飛出去五十多米才落水,結果居然在撞上水面之後又彈了起來,然後就好像在玩打水漂一樣不斷的在水面上彈跳了好幾次才終于沉入海中。

咕咚。希爾頓吞了口口水。剛剛那個倒黴蛋的情況他通過船板上的洞也看到了,想想那個可憐的家伙他就有種後脊梁發麻的感覺。真紅的破壞力簡直太嚇人,她不但砸飛了那些船員,還用他們的身體當炮彈將船內的東西砸的稀巴爛,而且整個這一層都已經快要被玩塌了的感覺,似乎隨時都會垮掉的樣子。

“好了,差不多了,我們趕緊走吧。”看著破破爛爛的船身,我直接招呼了一聲真紅,然後提著希爾頓轉身就從甲板邊緣跳了出去。

玫瑰緊跟著我後面跳了出來,然後也展開了她自己的翅膀。之前我帶著她是因為身上沒有負擔,現在我提著個人就不太方便再抱著她飛了。

真紅看我們陸續跳了出去,也跟著一起蹦了出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真紅將集結的那些船員都給砸飛了的原因,那些之前沖到船上的海獸居然也在我們離開後紛紛跳入大海,只用了幾秒就全都離開了這艘船。

對面的艦隊司令看到我們幾個從船上出來,正打算試著讓人聯系我們,沒想到飛在後面的克里斯蒂娜卻是飛的好好的突然轉身對著那艘戰艦雙手一推,一個白中帶紫的光球就這麼直接飛了出去,然後直挺挺的命中了那個戰艦。幾乎就和之前那艘戰艦欺負別人一樣的效果,這道光束命中了這艘船之後,只聽轟的一聲巨響,整艘船都變成了漫天飛舞的碎木片四散紛飛。

“天,他們難道搶走了對方的秘密武器!”司令官身邊的參謀驚訝的看著對面爆炸的戰艦問道。

那個艦隊司令搖頭道:“不是的,發射的東西顏色不一樣,而且魔力波動也不一樣,應該不是一種東西。至少不是直接搶奪對方的秘密武器。”

“那就是說對方原本就會這個了?”參謀問道。

司令官點了點頭,然後下令不要攻擊我們這些人。而事實上他的命令才剛發布出去,我們就已經轉身朝著他們這邊過來了。

“哦天啊!他們過來了!”參謀一看我們飛過來就嚇了一跳,因為克里斯蒂娜之前對那艘戰艦做的事情他們都看到了。至于說之前戰艦上不斷的往外飛人的情況,這個雖然因為船板的遮擋沒有看到是怎麼回事,但是他們起碼知道那肯定是我們干的。也許是全部人員,也許是某一個人做的,但是我們這邊除了克里斯蒂娜之外肯定還有很強的人,這一點是不會錯得。

“別慌,對方應該不是帶著惡意來的。”這個艦隊司令還算是比較聰明的,看到我這邊提著希爾頓就知道我們應該不是來攻擊的嗎。再說,以克里斯蒂娜剛才那一下的威力,我們真要對付這些戰艦,根本就沒有必要靠近過來。

在那些船員緊張的注視中,我們很順利的飛到了戰艦的甲板上,並且平穩的降落了下來。在我們落地的瞬間對方就有一大群人圍了上來,但是因為提前得到了提示,所以沒有人舉著武器對著我們,但是所有人都拿著武器,看起來也是准備萬一情況不對就開打的意思。盡管他們之中不少人都看到過克里斯蒂娜剛才摧毀戰艦的一幕,但是法師公認的都是出手速度很慢,距離足夠近的話,任何低級戰士都是可以干掉高級法師的。

就在這些人圍住了我們之後,一個聲音忽然大聲喊道:“艦長到。”

隨著這聲喊,那些船員立刻讓出了一條路來,然後我們就看到了從人群外面走進來的三個人。

這三個人之中有一個是個魁梧大漢,看起來四十多歲,身材非常好,標准的倒三角結構,肌肉發呆,而且那張臉讓人一看就覺得他是特別可靠的那種類型。本來這個人得氣質是最符合艦長這個身份的,但是現場三個人的站位卻分明表明了這個大漢不是艦長了,因為他和另外一個人是並列的,而在他們倆前面還站著一位,這應該是他們的真正首領。

“居然是個女的!”

眼前這個按照站位怎麼看都是最重要的那個人,居然是個女人。不,她也許都不能算是女人,應該叫女孩才對。這少女看起來也就是十五六歲的感覺,一身鎧甲穿在身上倒是很有氣勢的感覺,但是因為面龐太過青澀,所以影響了整體效果。畢竟威風的鎧甲還是冷豔一點的女人或者是男人來穿更合適。像這個清純小女孩一樣的造型穿鎧甲是真的看著不像。

當然,這丫頭能指揮這艘戰艦,那自然是有過人之處的,所以,我們雖然驚訝,確沒有要小巧她的意思。正相反,我們更加的認真了起來。

“我知道你們不是聖靈帝國的人,但是請問你們到底是什麼人?還有來到我們的戰艦上要做什麼?”

“首先肯定你的猜測是正確的,我們不是對方的人。至于我們具體來自哪里……不是我們不想告訴你們,而是因為我沒辦法告訴你們。”

“被詛咒限制了?”對方問道。

“不不不,是一種更加特殊的情況的,反正我們是沒有辦法告訴你們的,而且即便是說了,對你們來說也是沒用的信息,因為你們根本沒有聽說過那個地方,所以知道了名字也沒用。至于說我們來到這里的原因嗎……姑且當曾是偶遇吧。不過,我們喜歡幫助弱勢一方,而之前你們被對方的秘密武器搞得很狼狽,所以我們打算幫助你們了。當然,作為交換,戰斗結束後你們需要帶我們去陸地。”

“成交。”對方爽快的答應了下來,然後忽然看向了還被我提在手里的希爾頓。“請問這個是……?””

“哦,這位是希爾頓男爵。之前襲擊你們的那個秘密武器就是他負責艹作的。”

“這家伙是個法師?”那位艦隊司令有些驚訝的問道。

“大法師。”希爾頓非常認真的糾正道。他不能容忍別人將他莫名其妙的降級成普通法師。

“好吧,姑且算這個家伙是個貴族,但是你們把他弄過來是要干什麼?就算想要要贖金也應該是找對方要吧?”

“一點點小小的禮物而已。”我解釋道:“之前因為讓他幫了點忙,所以扣除了七十萬水晶幣的贖金,現在這個家伙還有就是萬贖金沒有付。你們可以隨後用他去找對方要錢。”

那個艦隊司令聽完之後立刻笑著說道:“樂意效勞。另外,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這支艦隊的總司令,也是這艘彼岸花號的艦長。你們可以稱呼我為艦長,或者叫我多諾萬也可以。”

“那麼好吧多諾萬艦長,這位希爾頓男爵就正式移交給你們了。現在為了讓我們可以早曰去完成我們自己的事情,是不是需要我們幫助你們先解決掉對方的戰艦呢?”我微笑著問道。

希爾頓一聽我們要對艦隊下手就感覺自己心里涼了半截,但是多諾萬卻是興奮的說道:“那當然是最好的。我提前感謝你們的幫助。”

我點點頭轉身對克里斯蒂娜她們道:“那麼,讓我們開始吧,先幫助我們的盟友解決掉這些討厭的敵人。”(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三十四章 擴張准備    下篇:第八卷 第三十六章 詛咒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