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章 奇怪的翻臉與奇怪的獎勵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章 奇怪的翻臉與奇怪的獎勵

“還有一塊呢?”

“在這呢。.”我拿著另外一塊晶核說道。看到我手里的晶核,邪神立刻就伸手要拿,但是我卻迅速的躲開了他的爪子。“你要干嘛?”

“拿過來啊。”邪神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道。

“你為什麼要拿過去?”我故作驚訝的問道。

邪神看著我也是一副不明所以得樣子,然後說道:“我們有協議的,我給你們那些七彩魔晶石,你們幫我拿到晶核。怎麼?你們要變卦嗎?”

“可是晶核不是已經給你了嗎?”

“對啊,但是你只給了我一塊啊。”

“我們的協議有規定要兩塊嗎?”

邪神顯然是沒想到這個問題,但是稍微愣了一下之後這家伙還是非常認真的說道:“既然我們已經達成了協議,那東西就是我的,你們難道要違約不成?”

“約定上可是白紙黑字寫的很明白。”我直接將協議展示了出來。“這上面寫的是只要我們帶回一枚完整的晶核並交給你,那就算是完成了任務,至于我們在此過程中得到多少,那都和你沒有什麼關系了。”

“哼,這是你們強詞奪理。你們在為我做任務的過程中的到的晶核當然都是我的。”

“你這家伙還真是夠無理取鬧的。不過我們也懶得和你廢話,快點,東西拿給我們我們就走了,你就不要再跟我們討價還價了,反正這塊我們是不會給的。”

那邊的邪神一聽立刻就火了,直接一拍巴掌,這一層店鋪周圍的房間之中突然走出來一大群全副武裝的黑騎士,然後我還看到了幾個高級巫妖在旁邊的櫃台後面站著,顯然對方這是准備了不少人。

“看起來你是打算和我們過不去了。”我說完之後看了看還懸浮在空中的協議,然後說道:“難道你真的不怕我申請協議仲裁嗎?”

“哼,協議仲裁?你們這群家伙連擔保協議都不舍得買,居然還申請仲裁,你以為你用一份假的協議就能嚇到我了?居然還敢寫上位神的名字,你們以為上位神是那麼好請的嗎?”

我現在算是明白為什麼這個家伙對我們的協議有恃無恐了,原來不是他不怕上位神,而是這家伙一開始就沒認為我們的協議是有效協議,畢竟上位神的地位太誇張,所以不可能隨便就給人做擔保,因此這個家伙以為那只是一份假的擔保協議,其實沒有任何的效力。可惜,他的猜測完全搞錯了方向。

“既然你要這樣說,那我就沒什麼好說的了。”看了眼那個邪神,我直接在協議上點了一下,然後說道:“申請仲裁。”

上位神的擔保協議申請仲裁之後上位神就會親自出面,這個和一般的擔保協議不一樣,系統擔保都是直接執行,你不會看到什麼人出現來處理這個事情。

兩種協議的不同之處很明顯,系統擔保因為沒有人出現,所以不存在什麼處理公正姓的問題,因為系統是不會偏向任何一方的,但是,這種擔保協議的懲罰力度相對都會弱一些,除非你在簽署協議的時候直接寫清楚如何懲罰,否則的話系統自帶的懲罰都是很弱的。但是,上位神因為會親自到場,所以作為一個活生生的個體,上位神會因為自己的情緒而對判決作出一定的影響。簡單一些來說就是上位神懲罰的時候可能會比系統判罰嚴重很多,畢竟這些家伙本來就是高高在上的,為了這種協議專門跑一趟,本來就已經相當不愉快了,在這種情況下當然不會輕拿輕放。

那邊的邪神顯然是沒想到我們的協議居然是真的,他以為這只是個普通的假協議,因為上位神的協議上面根本就沒有附著神力或者別的什麼力量,所以會讓人以為這東西不過是普通的紙而已。但是,事實上上位神的協議並不是真的沒有附著力量,而是因為附著力量的方式比較特別,所以下位神感應不到而已。

雖然在我這邊激活協議的瞬間那邊的邪神就知道了這東西是真的,但是這種時候他也沒辦法了,只能硬著頭皮撐著了。

隨著協議閃耀了一下,我們的面前突然多出了一道大門,而這道大門對我來說卻是非常熟悉的,因為這就是我常用的大地之門。

大地之門在出現後便自動向兩邊分開,然後就看到大地之母從中走了出來。

“居然還有人連我的協議也敢違背,還真是不怕死啊!”大地之母出來之後先是左右看了看,然後轉向我問道:“是你申請仲裁的是嗎?”

我點點頭道:“協議內容在這里,可是對方要求額外的東西,我們不給就要翻臉不給我們報酬,我沒辦法只好啟動仲裁了。”

大地之母點頭道:“行了,我明白了。”說著她又轉向了那邊的邪神,然後問道:“他說的你承認嗎?”

邪神盯著大地之母上下看了半天,然後才說道:“你真的是上位神?”

“哈哈哈,居然還有感應不到上位神的神力的。”克里斯蒂娜聽到對方的那個家伙這樣問當時就笑了起來。

事實上我們這邊的人全都大笑了起來,因為這個問題實在是太搞笑了。大地之母身上那澎湃的能量波動就仿佛是黑夜中的火炬一般,而且在舉例如此近的情況下就算是魔力感應完全是零的人也能感覺到空氣中那一絲絲的異常了,更何況這家伙居然還是個神,而他居然對上位神的神力毫無反應。

“你在開玩笑嗎?”大地之母都被這家伙逗樂了。“我身上的神力你沒有感應的嗎?”

“不,我能感應到一些,但是這種能量強度卻是……”

那家伙話還沒說完大地之母卻是突然一愣,隨後立刻向後連退了好幾步,跟著完全沒有任何征兆的突然對我喊道:“紫曰,去搶下他手里的那個東西。”

“啊?”突然聽到這樣的要求我當然是稍微愣了一下,因為我完全不知道大地之母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要求。但是,這種遲疑僅僅是遲疑了短暫的零點幾秒。不管是出于什麼原因,大地之母都和我有著很大的關聯,雖然她不會明目張膽的幫我,但實際上大地之母給我的那些隱晦的幫助還是非常多的。所以不管是從什麼角度來說,大地之母的金**是絕對要抱緊的。就為了這條金**,就算大地之母讓我去單挑八歧大蛇我也不能說不啊!哪怕是戰死了,有大地之母在就絕對沒問題,所以這種時候壓根就不是考慮什麼為什麼的時候。現在需要的就是干了再說。

“你要干什麼?”看到我僅僅是停頓了零點幾秒就突然沖了上倆,那邊的邪神立刻就一邊後退一邊大聲質問了起來。

對于對方的問題我直接用行動作出了回答,上手就是一拳照著這家伙的腦門就砸了下去,但是那家伙動作很快的用一只手接住了我的拳頭,可我反應更快,借助他手臂上的力量直接一腳踩上他的肚子跳起來雙腿一夾他的腦袋然後就迅速的腰部發力向後一扭,那家伙頓時失去重心,真個人原地騰空被我帶著在空中轉了一百八十度來了個頭朝下倒栽蔥。

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那家伙的腦袋直接砸穿了地板鑽進了下面一層房間,而這個時候我後面的克里斯蒂娜她們也是立刻動了起來。

邪神的手下紛紛沖了上來,就連之前還和我們一起並肩作戰的艾歐里格斯都沒落下,也是開始加入了對我們的圍攻,不過冰心倒是沒有出手。就像她自己說的一樣,她只是對方雇傭來幫助我們完成任務的向導之一,並不是對方的手下,所以在我們帶回晶核的時候她的任務就已經完成了,完全沒有必要再去為了對方拼命。

就算是冰心沒有加入我們的戰斗,但是現場這邊的情況依然是敵眾我寡,那個邪神至少在這里准備了不下五十人,而我們這邊才幾個人啊?雖然我們這邊的戰斗力都不錯,可對方准備的人手也都不是一般的小嘍啰,最差的放在外面都可以當成**OSS用。你可以想象一下,五十多個**OSS聚集在一起,這種戰斗力是多麼的可怕?我們這邊的雖然都是高手,但是依靠幾個人去對付五十個**OSS,而且是混戰,這不明擺著自己找不痛快呢嗎?

“紫曰,拆房子。”我正在追擊那個後退中的邪神,後面突然傳來了玫瑰的聲音,我想都沒想,直接雙臂一震,然後彎腰照著地面就是一個劈掌,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整個樓層的地板都裂開了巨大的縫隙,但是沒有立刻坍塌。

就在我一巴掌震散了樓板之後,真紅也是沖到了其中一根支撐柱附近,然後抬手一拳砸了上去。感覺就好像是在打泡沫塑料,那根需要四個人才能合抱的石柱瞬間便被砸斷,中間那一塊完全變成了塵埃一般的結構。

真紅的這一拳破壞了房屋的支撐結構,加上我的劈掌震散了房屋的橫向牽拉結構,結果就是整個建築開始向中心倒塌。我看了眼玫瑰,結果卻聽到了玫瑰大喊:“別管我。”

聽到這樣的話之後我並沒有像言情劇里那樣和玫瑰生離死別的一個喊著別管我一個拼命喊著我不會丟下你不管的,而是真的就直接轉身沖向了那邊的邪神。倒塌的建築內部,大量的磚石瓦礫紛紛落下,但是我現在完全沒有去管這些東西,仗著裝甲夠結實,就這樣直接沖了上去。

戰斗的人群在這種情況之下都紛紛停止了戰斗,暫時先想辦法將自己保護了起來,而大樓也終于在我們的破壞之下徹底坍塌了下去,瞬間變成了一堆瓦礫,掀起的煙塵讓整個城市里的亡靈們都驚訝的看向了這邊。要知道這個大商場可是這里比較著名的一家商場了,可是現在,這個商場居然倒塌了,這絕對是個大新聞。

眾多的亡靈生物趕到倒塌的商場附近的時候煙塵已經擴散的差不多了,事實上也沒有太多的煙塵,只是原本高大的建築變成了大約只有兩層樓高的廢墟。

就在大家看著廢墟發愣的時候,廢墟上面突然傳來了一陣響動,然後就有亡靈發現了幾塊石頭從瓦礫堆得頂部滾了下來。就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些滾石上面的時候,突然就看到其中一個地方,有一整塊差不多十幾噸重的巨大斷壁竟然整個升了起來。事實上雖然這塊瓦礫自己有十幾噸重,但要舉起它卻需要更多的力量,而原因就是這個東西的上面和周圍都還壓著其他的一些東西,所以它實際上是非常的重的。不過,即便是如此的重量,依然沒有能阻止下面的那個人。

就在眾亡靈驚訝的目光中,那塊瓦礫先是緩慢的升起了一點點,然後突然向上飛了幾米又開始重新下落,但是還沒完全落下的瓦礫就突然轟的一聲炸成了漫天的石塊四處亂飛,好在周圍都是亡靈,不然這一下圍觀群眾中的傷亡人數肯定不少。

隨著這塊瓦礫粉碎之後,一身白灰的真紅終于從下面爬了出來,站在瓦礫山上猛的一跺腳,身上的白色粉塵立刻好像遇到了什麼東西一樣全都被震飛了起來,然後自動從她的身上脫離了下來。

“老大,你們在哪兒啊?”真紅出來之後就在瓦礫之上大喊道。

就在真紅這邊剛剛喊完之後,突然就看到那邊的瓦礫堆下面傳來了一些亮光,然後緊跟著就是紅光一閃,某個位置的一圈瓦礫突然就全部飛了起來,然後就看到金幣和克里斯蒂娜兩個人一起從下面蹦了出來。

“克里斯蒂娜、金幣,你們沒事吧?”

“這點東西而已,能有什麼事?”金幣看了下周圍問道:“大姐頭和老大呢?”

轟。就在金幣剛剛問完的時候旁邊的瓦礫突然炸開了一個大洞,然後即看到我從下面爬了起來,緊跟著不遠處又是一聲爆炸,然後玫瑰也冒了出來。

“大地之母呢?”看到我們出來,克里斯蒂娜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大地之母沒有出現。

“你們就別擔心她了。她一個上位神難道還能被磚頭砸死?”我說完之後立刻道:“看到那個邪神了嗎?”

“好像最後坍塌的時候看到他在那個位置。”金幣指了一下那個方向。

我聽到之後立刻就走了過去,但是我剛剛走到附近,突然就聽嘩啦一聲,我腳邊的一塊瓦礫猛然飛了出去,同時一只手從瓦礫下伸了出來然後准確的抓住了我的腳腕。

“你這個家伙,休想傷害我的主人。”艾歐里格斯那家伙的聲音從瓦礫下面傳了出來。不得不說這家伙還真是個死忠,都這樣了居然還不放棄保護主人的任務。

我根本沒有對他表現出絲毫的憐憫,直接一腳踢開他的手,然後朝著邪神那邊走去。不過,因為艾歐里格斯的耽擱,我還是沒有能提前趕到。就在我快到那邊的時候,瓦礫堆突然就爆炸開來,然後我就看到那個邪神帶著一群手下站了起來。

和明顯,這些瓦礫對我們這些高級人員來說都不是什麼危險,事實上對我們來說,磚頭石塊什麼的就好像是軟塑料一樣,雖然東西多了也會將我們暫時砸在下面,但出來也就是時間問題,根本不存在受傷之類的情況。

“哈哈哈,想要搶回這個,你是不可能做到的。”那個邪神明顯就是個張揚的家伙,拿到東西了居然不跑,還在那里炫耀。對于這種花樣作死的笨蛋我可是不會有絲毫的手軟的。

就在那家伙大笑的時候,一道白色的光線突然一閃,然後那家伙的笑聲就突然變了調,因為他發現自己手里的晶核居然不見了。

“干得不錯。”從飛鏢嘴里接過那枚晶核,我微笑著看向了那邊的邪神。

驚訝的看了下自己的手,然後邪神突然憤怒的吼叫著撥開擋在身前的手下朝著我沖了過來。

“鐮刀。”我直接回身將晶核一把扔了出去,而這次不是一枚而是兩枚。而鐮刀則是閃電般的出現,同時噴出兩團小型的蛛網,直接將兩枚晶核射中,然後帶著晶核一下子貼在了剛剛被我召喚出來的飛鳥的背上。

接住了晶核之後飛鳥立刻一個翻身重新恢複正常飛行姿態,然後加速升空朝著高空飛去,而下面的邪神除了看著趕著急根本就沒有別的辦法。他雖然是個神,可惜卻不會飛,所以面對空優型魔獸就完全沒了辦法。

不過,雖然邪神自己不會飛,可不代表他的手下不會飛。就在這邊邪神憤怒的朝天吼叫之時,他背後的那群手下之中立刻有兩個家伙張開了背後的蝠翼飛了起來。不過,他們才剛剛飛起來,就發現頭頂上突然多了兩個目標。

晶晶高舉著閃耀著白色神光的盾牌大喊著:“聖盾——全面防護。”

玲玲緊跟著高舉聖劍大喊道:“聖劍——裁決。”

光明神力對黑暗生物就是毒藥,當然反過來也是一樣,不過至少現在可以確定,下面這倆會飛的家伙都不能適應光明神力,因此當晶晶、玲玲出現之後立刻就將這倆會飛的給壓制住了。

邪神本來看到自己的手下飛上去還挺高興的,但是沒想到居然被攔截了。他正要下令讓更多的人飛起來,自己卻是突然被一股巨力給掀翻在地。

“戰斗的時候東張西望可不是好習慣哦。”真紅將邪神壓在身上,拳頭雨點一般的落在這家伙的身上,瞬間將其打的沒了人形狀。即便是神族,面對真紅的拳頭其實防禦力依然不夠用。

看到自己老大被人揍了,那些邪神的手下立刻就再次沖了上來,可惜他的手下之中有一半都被埋在廢墟里面了,出來的這些顯然還不夠壓制住我們,所以在我們的攔截下,沒有人可以幫到那個邪神,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真紅將這個家伙打的跟豬頭一樣。

說實話,真紅的攻擊力是真的太可怕了。正常人只要被她逮住,最好的辦法就是趕緊想辦法掙脫,否則一旦被控制住,真紅就可以無限制的輸出自己的攻擊力,而在這種情況下,通常多數人都撐不過一分鍾。

就在真紅狠揍那個白癡邪神的時候,我們身邊忽然有再次打開了一道大地之門,然後就看到大地之母毫發無損的從里面走了出來。我就知道,區區瓦礫而已,怎麼可能傷到大地之母呢?

“東西呢?”大地之母並沒有關心地上被打的不**形的邪神,而是直接問晶核哪去了。

我看這邊形式已經穩定了便直接心靈傳訊給了飛鳥,飛鳥迅速的從山空俯沖了下來,而大地之母卻是出乎意料的直接問道:“那東西在天上?”

我點點頭道:“是啊,被我一個魔寵帶上去了。””

大地之母聽完立刻說道:“先不要讓他下來。”

雖然和之前一樣我依然很疑惑為什麼大地之母會有這樣的要求,但是大地之母的要求就必須要執行,這點我還是清楚的。直接一個信息上去,飛鳥立刻改為平飛,然後重新爬升高度。感覺到飛鳥完成了轉向之後我才問大地之母:“剛才是怎麼回事啊?你為什麼讓我搶那個東西啊?”

大地之母看了下周圍,然後說道:“先讓你的人結束戰斗,然後我在告訴你們吧。”

我立刻道:“沒問題。”

其實邪神被打殘了之後其他人就不成問題了,而且大地之母這次居然破例直接出手了。當然,她不是出手對付那些小嘍啰,而是給我們每個人送了個祝福。不過,雖然只是個祝福,可是這個祝福的效果就有點嚇人了。我們這些人居然瞬間全都變成了無敵模式,雖然別的東西都沒變,但是別人怎麼打我們,我們卻是一點感覺都沒有。既不疼也不癢,不損血,也沒有打擊感,反正就感覺別人都變成了棉花做的一樣,而且力量都小的要命,怎麼打我們都沒反應。

我知道這種能力是大地之母暫時借給我們的,不可能長時間存在,因此趁著祝福有效的時候開始大殺四方。反正自己已經無敵模式了,不用去管格擋之類的問題,只管放開手腳殺就是了。

在這種情況下敵人很快就被清理乾淨了,就連那個邪神也被我們徹底干掉了。這家伙已經和我們結仇了,留著也是個禍害,不如直接干掉。

解決了這邊的邪神之後我就放出了自己的魔寵們將這個地方給包圍了起來。之前邪神答應我們的七彩魔晶石都還在這個瓦礫下面,所以我不能放著不管,必須要挖出來才行。不過讓大地之母等待顯然不是個好主意,所以我們就改變了一下,讓魔寵看守這里並進行挖掘工作,當然也還是需要留下人來看著,所以金幣和真紅最紅就沒有跟我一起進入大地之門,只有克里斯蒂娜和玫瑰和我一起進去了。

事實上外面這邊其實沒有多少危險,雖然我們拆了一座房子,但是這個地方的亡靈們一項都是各自過各自的,大家都養成了習慣,互相不會干涉,也沒有什麼統屬關系,這樣一來我們干掉了邪神,自然也沒有人來找我們麻煩。

交代完外面的工作之後我和克里斯蒂娜以及玫瑰就進入到了大地之門內部,而大地之母已經在這邊等著我們了。

“先別說話。”看到我們進來,大地之母並沒有讓我們提問,而是先讓我們閉嘴,然後示意我們坐在位置上,之後才開始說道:“我知道你們很疑惑我為什麼會打破自己的習慣主動干涉你們的行動,不過這個我都可以解釋,你們只要聽著就好,有什麼問題等我說完你們再問。”

我們這邊當然是沒什麼話說,點頭表示同意。

大地之母看我們點頭便開始說道:“首先需要告訴你們的就是,你們之前爭奪的那種東西,它具備一種非常特殊的能力。”

“特殊能力?”

“別說話。”大地之母看了我一眼,然後才說道:“這種晶核正常情況下都是很普通的,但是一旦有上位神出現在這些東西的周圍,這些東西就會從我們的身上吸收法則之力,而法則就是我們上位神的根本,是我們的一切,一旦我們的法則被吸收,也就意味著我們的實力會開始下降,甚至于嚴重的話是可以威脅到生命的。

雖然大地之母說過讓我們聽完再問,但我還是刃不住問道:“你的意識是那種晶核可以殺死上位神?”

大地之母這次倒是沒有教訓我,而是直接說道:“理論上是這樣的。只要這個晶核的數量足夠多,而且和我們在一起的時間足夠長,那麼就可以殺死我們。但是,這只是理論上。要達到那種效果,至少需要二百枚這樣的晶核才行,而且即便是有二百枚,也不可能立刻對我們生效,需要長期靠近我們,比如一個月,或者更長的時間,才可能殺死我們。如果只是幾秒的話,其實問題不大。但是,這畢竟是可以傷害到我們的東西,所以我必須要小心對待。另外,這晶核吸收我們法則的能力還和我們是否施法有關系,依然我們開始使用自己的能力,被吸收的能量流失速度就會開始加快,也就是說只要有這個東西在場我們就不能出手,否則會更快的被吸干。”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銷毀這些東西?”克里斯蒂娜問道。

“處理方法其實很簡單。”大地之母說著就從身上拿出了一根卷軸,然後又遞過來一枚小小的水晶石。

我詫異的看著手里的東西問道:“這是干什麼的啊?”

“晶核雖然對我們上位神有著巨大危害,但是這種危害本身並不是那麼迫切的,因此我們重視歸重視,也不需要那麼小心。所以,看在你這次算是幫助我的份上,我決定也給你們一些好處。”大地之母在說完之後立刻就說道:“剛剛給你的那個卷軸是一張地圖,而水晶石則是信物。你們手里的晶核已經吸收了我的一部分神力,因此想要摧毀就非常的不容易。但是,這些晶核也不一定需要摧毀,你可以將其改造並融合到裝備之中,這會給你們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

“具體是什麼樣的好處啊?”克里斯蒂娜忍不住問道。

大地之母笑著說道:“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我聽到這里真的是很想將凌他們收集的那幾塊晶核也拿出來吸收一下,但是大地之母已經明確的說了,這個東西對她來說是一種危害,所以我現在是不能這麼做的了,不然就會影響大地之母對我的觀感。

大地之母似乎是猜到了我的心思,忽然說道:“你們手里不只有那兩顆吸收到我的神力的晶核是嗎?”

我點點頭承認了。反正這個也沒有必要瞞著大地之母。

大地之母點點頭道:“如果你們還有的話,我教你們一個辦法。其實這種晶核不一定需要上位神的能力,你們可以將其靠近下位神族,他們的能力也可以被吸收,所以用這個東西也能吸收下位神的力量強化自身。到時候等你們的所有晶石都吸收到了足夠的能量之後,你們就可以按照我給你們的地圖,然後去找到住在那里的一個人。他會幫助你們講晶核與裝備融合,然後你們就能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能力呢。”

“聽起來不錯,這真是個好消息。”

對于這種事情我們當然是來者不拒,而且我已經想好了之後要在什麼地方給這些東西充能了。八歧大蛇就是最好的靶子,只要想辦法用這玩意吸收八歧大蛇的力量,那就可以讓我們得到高級裝備強化材料,還可以順便削弱一下八歧大蛇,何樂而不為呢?

我們這邊明白了原因之後就告別了大地之母離開大地之門,而外面的清理工作還算順利,很快我們就找到了全部的七彩魔晶石,而且在這片廢墟中我們還找到了其他一些不錯的裝備。雖然這些東西都不是交易中應該給我們的東西,但是既然對方人都死了,我們當然是不會傻乎乎的不拿這些東西的。

全部的東西到手之後我們就開始對這個亡者的溫泉進行更大規模的探索,但是後續探索結果卻發現這地方居然整個就是一個巨大的兵營。周圍那滿是尸骨的湖泊其實就是這里的兵員儲備,只要有黑暗力量就可以迅速的複活那些骨頭成為新的黑暗勢力成員,而這個地方最為奇葩的是居然沒有領袖。

對于這種地方我們當然不會放過,直接和這邊的人高級亡靈見了面之後簡單的說了一下我們進入這里的情況,之後委婉的表示了一下希望可以雇傭他們,結果這些家伙居然就跟那些小說中的標准小弟模板一樣,聽我說想要招人,雖然沒有納頭便拜,但卻給出了一個非常非常簡單的關卡。

他們要求和我比試,而且是分開比試。這里的每個亡靈族群都有一個領袖,然後我只要和這些領袖對戰,並且獲勝,這個族群就答應加入我們冰霜玫瑰盟,而在我看來這個根本就是白送的福利。事實也和我想的一樣。這些家伙捆一塊的話或許還會對我造成一些影響,但是分開的話……完全不是對手好不好?

簡單的搞定了這些家伙之後這一整個城市就全都成了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屬地,而在收複了這里之後我們又離開亡者的溫泉去完成了剩下的任務,也就是最初應該完成的那個礦洞的保衛任務。

這個任務說起來就簡單多了。因為得到了亡靈們的幫助,所以最後去那邊的時候不是我們幾個人,而是整整開出去一支軍團。一整個亡靈軍團到達礦區之後就立刻對這邊進行清理,然後很快我們就接到了提示說任務完成,而在任務完成後,我們也得到了任務獎勵,但是這個獎勵卻讓我們有些懵。

根據之前進入任務之前選擇的那些東西,我們以為自己得到的獎勵八成都是一些高級裝備或者屬姓之類的東西,水知道最後的獎勵居然就是我們完成的任務關卡。

很多人可能會疑惑,這個任務關卡要怎麼獎勵啊?對,正常來說這個東西確實是不好獎勵的,但是不正常情況下就簡單多了。

那個我們收複的亡者的溫泉其實整個算是一個特殊城市,而它的核心居然是一塊石頭。只要將這個石頭放在哪個勢力的手中,這個城市就屬于哪個勢力,而我在得到了這里的所有亡靈的承認之後就得到了這塊石頭,于是任務結束後我們就將這塊石頭帶了出來,而跟著出來的居然還是那個亡者的溫泉。

事實上亡者的溫泉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艾辛格移動要塞的特別版。

艾辛格移動要塞作為一座移動要塞,它是可以在天上飛的,所以它才叫做移動要塞。而這個亡者的溫泉居然也是個移動要塞,只不過和艾辛格移動要塞那威武霸氣的移動方式不一樣的是,亡者的溫泉的移動方式是屬于神秘系的。

亡者的溫泉的移動方式不是依靠飛行,而是傳送。它可以根據擁有者的意思直接跳躍到目標區域,然後替換這一區域,使它自己成為該區域的一部分。舉個簡單的例子。假設艾辛格前方的那片空地作為亡者的溫泉的跳躍位置,那麼只要設定好位置,確定了之後,亡者的溫泉就會直接出現在艾辛格的正前方的那塊空地上,而那塊空地上原本的土石什麼的東西都會被傳送到亡者的溫泉之前所在的位置。

這種傳送的特點就是可以完美吻合大多數環境地貌,而且速度快到無法估量,完全就是瞬間移動。別看是一座城市,但是傳送准備時間只有五秒,比玩家的傳送卷軸速度都快。還有,這個亡者的溫泉的傳送模式和艾辛格移動要塞不一樣,艾辛格移動要塞平時可以使用飛行模式、地面移動模式、水面移動模式這三種之一來移動,而在趕時間的情況下才會考慮傳送,這樣做的原因是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傳送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而能量就是魔晶石提供的,魔晶石本身又是要錢的,這樣一來就變成了艾辛格移動要塞每次移動都要花錢,而且費用相當的高。這也是我們為什麼沒有讓艾辛格移動要塞天天跳來跳去的原因。

但是,亡者的溫泉就沒有這樣的問題,它的傳送是完全免費的,不管跳躍距離多遠,都不要錢。

當然,為了平衡,系統是不會讓這種可以到處亂跳的東西出現的,所以系統對亡者的溫泉的做了一定的限制。

首先,亡者的溫泉的跳躍雖然不要錢,但是跳躍依然需要消耗能量,而且很糟糕的是這種能量居然是無法人為補充的。也就是說,亡者的溫泉一旦跳躍到什麼位置,就必須要停在那里等待它自己補充能量,而能量一旦補充完成,這個亡者的溫泉就能馬上再次離開。

所幸,這種能量補充形式並非單一形式,而是有兩種形式。第一種形式就是自然吸收。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亡者的溫泉將用每天5%的速度吸收能量,也就是說它在二十天之後就可以再次跳躍了。這個速度雖然不算太慢,但也真的不快。不過,我們還有第二種選擇,那就是消耗生命。

亡者的溫泉畢竟是一座黑暗向的城市,也就是說它是屬于**一方的。如果我們要給它補充能量,就可以依靠靈魂能量來補充。說簡單一些就是死人就能補充能量。不管是敵我雙方,或者是NPC要麼怪物也行。反正只要是有靈魂的生物,在亡者的溫泉附近一百公里半徑范圍內死亡,都會自動為亡者的溫泉補充能量。但是,這個補充的能量多少則是取決于死亡生物的精神強度。一般來說一個玩家死亡的話,可以補充大約十萬分之一的能量,而怪物們的補充效果更差一些。反正不死幾十上百萬人,這個能量是肯定補充不起來的。當然,我們不是只有這一種方式補充能量,所以兩者結合的話,補充速度應該還是很快的。

仔細想一下就能明白。我們沒事肯定不會讓亡者的溫泉到處亂跳,如果讓亡者的溫泉移動了,那必然是去打仗的,因此,在跳躍完成之後必然是一場大戰。按照游戲里的戰爭規模,玩家加上NPC以及各種戰斗生物,一場攻城戰級別的戰斗死個幾十上百萬的人完全是有可能的,也就是說,跳躍完成後,只要戰斗打完,亡者的溫泉的能量其實就已經充的七七八八了。這樣說來,亡者的溫泉每次移動完成後只要在原地等待兩三天其實就可以下次跳躍了。

其實相比之跳躍到別人的地盤去打仗,真正討厭的是回到自己地盤。因為回來肯定不是打仗的,所以就沒有辦法依靠靈魂能量來補充能量,這樣一來,亡者的溫泉就只能在戰場之間來回的跳,否則一旦回到一個沒有戰斗可打的地方,估計就會被困在那邊二十天,否則根本沒有辦法進行下次跳躍。

盡管這個亡者的溫泉的跳躍模式有點**蛋,但是不得不說,這東西確實是戰爭利器。首先,這玩意其實就是一個超大型的傘兵投放工具。當然,我說的意思不是把士兵扔到敵人頭頂上,而是瞬間出現在敵人的附近。

亡者的溫泉的跳躍是不受內部人員數量影響的,也就是說只要裝得下,我們可以在城市里准備大量的部隊,然後瞬間傳送到敵人面前一下湧出去打他們個措手不及。另外,因為亡者的溫泉本身是個城市,所以我們可以提前在它的內部布置炮台之類的固定武器,而跳躍完成後亡者的溫泉就可以成為進攻部隊的火力支援平台,雖然它跳躍完成後就不能動了,這一點不如艾辛格移動要塞,但是依靠城市級別的火力布置,至少能讓我方戰斗損失減少一半。

當然,除了能量限制之外,亡者的溫泉還有一個比較討厭的限制,那就是跳躍點智能生命限制。

亡者的溫泉跳躍到什麼地方,那個地方就不能有智慧生物存在,也就是說有魔獸什麼的沒問題,但是不能有玩家或者是NPC,如果這個跳躍范圍內有這樣的存在,跳躍就無法進行。

這種設定決定了我們不可能讓亡者的溫泉跳躍到敵人的城市邊上,因為城市附近人員比較密集,肯定沒辦法傳送,這可能也是系統的一種限制措施。

除了這個亡者的溫泉之外,我們的另外一項獎勵居然更加奇怪,因為它就是我們打下來的那個高能水晶礦。這玩意居然也是可以帶走的,而且還不是個一般的礦。(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五十四章 支撐點    下篇:第八卷 第五十六章 太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