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零二章 見面與商議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零二章 見面與商議

總體來說這次系統給我的這個輔助生物還算湊合,雖然沒有直接參戰的能力,但是平常使用卻沒有太大問題。

將行會里的事情全部交代了一下之後我就讓真紅和玫瑰她們全都各自忙各自的去了,不過我沒讓克里斯蒂娜走,而是帶著她一起跑到了支點城。

在傳送過來之前我和克里斯蒂娜都做了一些偽裝,不是使用幻象法術,而是直接找了兩件帶兜帽的那種長袍。這種黑色長袍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讓別人看不到你的任何特征,因為衣服太寬大,兜帽又沒有支撐,自然耷拉下來帽簷就可以遮擋住你的面部,而超長的袍子可以一直拖到地面,上面的袖子也是超過了手臂長度,只要你稍微縮著一點手臂就不會露出任何部位來。有這樣的東西這筆相貌,雖然看起來會很奇怪,但是別人只要不上來明目張膽的掀你的帽子,那就不可能知道你是誰,即便是使用探測法術也是一樣,畢竟這不是幻術而是遮擋物。

穿著這樣奇怪的打扮離開支點城之後我和克里斯蒂娜便迅速的潛入了附近的一處山林,然後順著山林中早就被探索出來的一條通道進入到了一個地下練級點。

游戲內的環境地圖相對現實中的世界來說總面積其實要大很多,雖然游戲內因為被添加了很多的npc和怪物之類的東西,因而實際生物數量上升了很多倍,但因為游戲地圖比現實中大很多。所以實際上大家在游戲里並不會覺得這個世界有多麼的擁擠。而這個游戲地圖之所以面積比現實中的大,主要就是因為《零》中的世界時分層的。除了地表世界之外還有眾多的副本、水下地圖以及地下地圖。

日本這個國家本來人口就多,而土地又少,所以人口密度很大。為了對日本的人員密度進行合理調整,所以游戲內日本地區的地圖可能是世界上地下世界分布最廣,數量最大的一個圖區。

在日本這邊可以地下通道時隨處可見,只要你稍微注意一下,基本上每個大型練級區都有一些特定的地下練級點。所以,要找到一處地下世界,在日本這邊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我和克里斯蒂娜之所以要進入地下地圖並不是我們想要到這邊練級。而是因為我們要去見松本正賀他們。而從地面上大搖大擺的過去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我們只能選擇從地面下接近松本正賀他們。當然,我們不可能直接進入松本正賀他們所在的地方,必須要他們也出城之後我們在外面接觸。這樣才有可能保證安全。

我和克里斯蒂娜進入這處早就探明的地道之後迅速的向著地道的深處移動。和地表的練級區差不多。地道內的練級區也是有高級怪物區和普通怪物區的分別得。而這個區分方式就是用深入程度來劃分的。地表上的練級區就是你進入練級區越深,怪物等級越高,而地下練級區也是一樣。你向地道深處前進的越多,怪物等級就越高。在這種情況下,我和克里斯蒂娜不斷的向著內部深入,周圍的怪物就開始不斷的提升等級,很快我們就進入到了普遍都是兩千級左右怪物的深度。

在這個深度上我們遇到的所有的怪物都是相當高級的怪物,這讓我們的推進速度受到了很大限制,但是這樣的地圖也正好幫助我們解決了被盯梢的問題,因為沒有人可以在這種級別的怪物區所以穿梭,尤其是地道環境,道路狹窄,遇到怪物之後不想原路返回的話就只能硬闖,想要從怪物身邊悄悄的摸過去……也不一定就做不到,但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我們在這樣的怪物區前進了一段距離之後就開始召喚開拓者,然後在通道中橫向開路前進。這樣穿牆而過的好處就是敵人沒辦法追擊,因為我們會弄塌走過的區域,這樣敵人就追不上來了。

自己開路挖掘了一段距離之後我們便進入到了一條新的通道之中,這個通道和之前我們進入的通道其實是一個任務區,只是方向不一樣。我們選擇這種任務區用來擺脫追兵的另外一個原因就在于這種地方的出口很多,我們只要在中間的某個區域甩掉追兵,之後別人就別指望再找到我們了,因為地下通道中的環境決定了這種地方很難留下腳印之類的痕跡,而因為出口太多,一旦走岔了路,在想找到就是難如登天了。

在這樣的地方前進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需要掌握好方向,因為地下環境沒有東西給你做參照物,在這種地方,通道隨便拐幾個彎你就會分不清東南西北,而游戲內的地下世界地圖又往往都是磁異常區,指南針什麼的在這種地方全都是擺設。因此,方向感不好的人在地下世界迷路是非常簡單的事情,而我們只要在這地方亂鑽一氣,很快就能將後面的追兵繞暈。

通過九曲十八彎的地下通道花了我們整整一個小時,而一個小時之後,兩名看起來很普通的玩家從另外一處距離我們進入的通道口至少五十公里的另外一個出口走了出來。這兩個人都穿著很少見的套裝裝備,雖然大家都知道套裝是好東西,但問題是這東西太難找了,大家平時得到的裝備都是一件件的,而這些東西到了手里之後還要根據屬性淘汰掉一部分,剩下的部分能用就不錯了,還要指望它們剛好是一整套,那幾本等于做夢。所以說,多數玩家的裝備其實都很亂,好在《零》的設計人員對裝備做過一些外觀優化,雖然不同套系的裝備穿在一起能明顯一眼看出來,但至少這樣亂穿也不會太丑,頂多就是不怎麼協調而已。

不過。這兩個玩家身上的裝備風格統一,而且還有非常規整的接口,很多部位還有統一的類似logo一樣的標記,這一切都說明這是一種套裝,而套裝因為比一般的分散裝備多出了套裝聯合屬性這種東西,所以多數的套裝都可以說是好裝備,至少在級別不差太多的情況下,玩家們都是甯可要低級一點的套裝也不會要高級散件的。

這兩個人身上的套裝雖然沒有什麼特別誇張的地方,但是看起來都很美觀,而且外形很大方。屬于那種中規中矩的設計。應該是中上等的好裝備,尤其是兩個人的武器,上面都帶著一層淡淡的光芒,說明這至少是聖靈級的裝備。

兩個人的裝備雖然算不上多麼華麗。但是畢竟都是相當不錯的東西。所以一路上回頭率還是蠻高的。當然。可能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這兩個玩家中的女性玩家看起來是個大美人來著,所以比較吸引別的男性玩家的注意。至于那個男性玩家嗎……這家伙的職業是日本武士,而日本武士最常用的裝備之一就是鬼臉面具。所以這家伙的相貌根本就看不到。不過從這家伙頭盔後面散開的銀白色長發以及面部露出來的部分輪廓來看,這應該是個帥哥。

就在這兩個玩家從出口這邊走出來之後,在不遠的地方,幾個日本玩家也是聚集在了一起,其中有一個人顯得表情很焦急的樣子對著另外幾個人問道:“你們這邊發現沒有。”

其中一個日本玩家回答道:“沒。我們這邊出來的都是普通玩家。沒有值得注意的目標。”

那個問話的人聽了之後氣氛的跺了跺腳道:“真該死,居然又被他們給跑了。”

“為什麼要說他們跑掉了呢?”另外一個日本玩家說道:“紫日和那個克里斯蒂娜只是在里面呆了一個小時而已,也許還沒有出來呢!再說了,能確定那兩個人就一定是他們嗎?”

“白癡!”這個問話的日本玩家非常氣憤的罵道:“我們的諜報人員在艾辛格那邊蹲守了三天三夜,他們是看著紫日他們進入到傳送陣中的,而我們這邊的人也是看到了報告中出現的那兩個穿著長袍的人,可以確定那兩個人就是紫日和克里斯蒂娜,他們到日本來肯定是有什麼計劃。可是我們居然把人給追丟了,你們說我們要怎麼向老大交代?”那人說完之後發現自己說話的那個人居然沒有回答自己,抬頭一看才發現這個家伙正看著某個方向在走神,而當他順著這個人的目光看過去的時候正好看到那兩個穿著套裝的玩家從他們附近走過。這個發呆的玩家似乎就正在看那兩個人中的女玩家。看明白情況之後這個說話的日本玩家立刻就爆發了。他氣憤的上去一巴掌拍在這個家伙的腦袋上,然後大罵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看美女?馬上叫人給我進洞去找,招不到就別回來了。”

“可是這地道那麼多岔道,我們就算把所有人都派進去也查不完啊!”

“別跟我廢話,我讓你去找就給我去找,不聽話的當心我扒了你們的皮。”這個家伙說完之後就氣憤的轉身走了,而那邊的幾個人則是灰頭土臉的召集自己的人馬簡單分配了一下任務就進入到那邊的洞穴之中去找人去了。

而就在這些家伙進入洞穴之後,從他們身邊走過去的那兩個玩家卻是在進入到一段僻靜的路段之後忍不住突然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那群白癡笑死人了!”兩名玩家之中的女性玩家一開口居然是克里斯蒂娜的聲音,但是克里斯蒂娜是標准的雅利安人,標准的金發碧眼,皮膚也非常白,這是歐洲人的特征,但是,眼前的美女雖然和克里斯蒂娜一樣也很漂亮,但她卻是個標准的亞洲人,這和克里斯蒂娜自己的形象完全不沾邊。

“你就不要笑了,我們倆的外形變化這麼大,他們能認出來才有鬼呢。”此時旁邊的日本武士,也就是我開口說道。

實際上這里的兩個人就是我和克里斯蒂娜,而之所以變化會這麼大,主要是因為我們使用了一些小小的伎倆騙過了那些日本玩家。

克里斯蒂娜之所以會來個人種大變樣,是因為她啟動了自己元**皇的天賦技能——擬態。元素精靈本身是一種沒有形態的能量生物。如果不做特別的設定,她們的外貌其實應該是一個球體才對。我們平時看到的元素精靈之所以看起來像是長翅膀的小美女,完全是因為她們很喜歡這種造型,所以才故意擬態成這種樣子的。如果還原自己的造型,這些丫頭們根本就是一個個的球體才對。

克里斯蒂娜在獲得元**皇身份之後就具備了元素精靈的一切能力,其中也包括擬態,但是克里斯蒂娜不是刺客,她很少去執行那種需要秘密潛入的任務。作為一個炮台,而且是一門多功能巨炮,克里斯蒂娜不管出現在什麼地方那都是驚天動地的。所以她很少會用到這種變換外形的輔助能力。但是。正因為平時不怎麼用,所以當克里斯蒂娜突然用出來的時候才會顯得效果這麼好,因為跟本就沒有人可以想的到克里斯蒂娜居然可以變換成一個亞洲人的樣子。這種奇特的能力讓日本玩家們完全找錯了方向,他們一直在尋找的是個歐洲人。結果就是即便那個色咪咪的家伙盯著克里斯蒂娜看了半天。差點連口水都流出來了。但是他實際上根本就是在欣賞美女,壓根就沒想到這個他看了一路的美女居然就是他們要找的目標。

當然,如果只是換個外貿還不足以騙過所有人。畢竟克里斯蒂娜的裝備也是相當出名的,所以克里斯蒂娜在地道里的時候抽空換了套裝備。現在她身上的這套東西也是法師裝備,但是和她自己原來的那套風格迥異,因為她原來的那套是神器套裝,而現在這套則是聖靈套裝,而且是亞洲風格的,和原本的歐式裝備區別很大。所以,當一個亞洲美女穿著一套亞洲風格的裝備出現在日本的游戲區之後,所有人都會第一時間認為這是個本地妹子,沒有人會去想到她會是歐洲人。

相比之克里斯蒂娜,我就沒有那麼方便的能力了。雖然我有兩個號可以切換,完全可以將紫日形態切換到銀月形態,但是因為銀月形態完完全全就是個美女造型,所以我輕易是不想變的。不過,即便是不換號我也有辦法讓人認不出我來。

相比之戰略核武器一個級別的克里斯蒂娜,我因為經常在外面跑,時不時的就需要一些潛入之類的行動,這就決定了我需要各種各樣的偽裝。而為了應對這種情況,我就提前找行會里的鑄造大師幫我設計了一套非常特別的裝備。

這套裝備其實是一套屬性相當不錯的戰士用重型鎧甲套裝,但是,它雖然是標准的戰士套裝,卻有著日本特色職業日本武士的裝備特征,也就是說,只要我自己不暴露,別人是看不出來我其實是個戰士而不是日本武士的。至于說從頭盔里面延伸出來的頭發……假發這東西設計難度不算高吧?

事實上這個銀色的頭發不是接在我的腦袋上的,而是連接在頭盔上的,當我帶上頭盔之前只要將我自己的頭發全部塞進頭盔里面,而頭盔下面預裝的這個假發就會讓人覺得好像是我的頭發從里面披散出來的一樣。這種設計雖然很簡單,但就和很多魔術其實也很簡單一樣,在沒有想明白之前,多數人都會被輕易的騙過去。

這種奇怪的設計最大的好處就是就是利用各種誤導讓我表現出來的形象和原本的形象差距拉大到極限,而在這種情況下,正常人都不會猜到我其實就是紫日,畢竟沒有日本玩家可以想象的到我居然會有日本特色職業。畢竟那套鎧甲實在是太有欺騙性了。

在這樣的偽裝之下,我們很輕松的就從人群之中蒙混了過去,以至于根本就沒有人想得到我們兩個就是令日本玩家深惡痛絕的冰霜玫瑰盟最強戰力。

順利脫離那個練級區之後我們直接用日本這邊的傳送陣傳送到了松本正賀他們所在區域附近的一座城市,然後我們兩邊的人員分別從兩個方向進入到了一處由新黑龍會控制的練級區。

這個練級區就是松本正賀他們的新黑龍會專門霸占的一處練級點,因為面積大。怪物質量高,所以被作為重點人員的培養專用練級區。在這個練級區的各個入口都有新黑龍會的玩家在把守,而松本正賀他們並不是完全霸占整個練級區,只是在有他們的人員需要培訓的時候才會封閉一段時間。這種方式的好處就是不會激起太大的反抗情緒,而且松本正賀他們對此也有合理解釋,比如說研究秘密技能什麼的。

現在這個練級區並不是在封鎖狀態,所以我和克里斯蒂娜從這邊的練級區入口進入並沒有遭到任何的阻攔,而松本正賀他們就更不用擔心什麼了。

進入到練級區之後我們雙方就開始按照既定路線朝著某個區域移動,然後很快我們就在一個高級練級區碰面了。這個地方已經是非常深的地方了,一般的玩家是絕對進不來的。而且因為松本正賀在進入這邊之前和外面的新黑龍會玩家打了招呼。所以後續的人員都會被攔截下來,這樣就算現在還有尾巴也跟不上來了。

“會……長……?”突然看到我和克里斯蒂娜的時候松本正賀他們明顯愣了一下。

我和克里斯蒂娜故意笑著沒有說話,而對面的松本正賀和八月熏她們則是非常驚訝的靠了上來。事實上他們是可以確定這就是我和克里斯蒂娜的,而原因就在于他們的耳朵里插著通訊器耳機。而現在雙方都處于定位導航模式之下。所以他們可以確定沒有搞錯人。但是,看到我們現在的形象松本正賀他們實在是有些反應不過來。

櫻雨神雛看著克里斯蒂娜愣了半天才突然說道:“你是克里斯蒂娜姐姐?”

克里斯蒂娜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哈哈哈哈,你們的表情真的是太有趣了。”

“真是你們啊!”熾火龍姬這個時候也是突然放松了下來。因為雖然外形變化了很多,但是我們並沒有改變自己的嗓音,所以一說話就能聽的出來。“你們兩個是怎麼變成這樣的啊?”熾火龍姬激動的問道。

克里斯蒂娜笑著給他們解釋了一下自己的變形原理,而我就更簡單了,直接將頭盔拿下來就行了。

看到我頭盔上連接著的假發,松本正賀忍不住說道:“我靠,你這設計真是……真是……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對了,你怎麼轉職成日本特色職業了啊?”

“你怎麼知道我轉職了特色職業的呢?”我反問道。

松本正賀還有點發愣,八月熏就反應快多了,直接問道:“這不是日本武士套裝?”

我微笑著點頭道:“這是我找人專門設計的,外形可以以假亂真,但是本質上這就是套重型板甲,而且是標准戰士套裝。”

“我靠,你們這想法也太牛了,就是簡單的換了套裝備居然就能變成這種樣子,太強大了。”熾火龍姬贊歎道。

“好了好了,都安靜吧。”我示意松本正賀他們安靜下來,然後說道:“現在說說正事吧,我們大老遠費這麼大勁跑來可不是和你們炫耀裝備的。”

一說到正事松本正賀立刻就認真了起來。“好的,我們說正事,不過在此之前我們需要換個位置。這地方可不是說話的好地方。”

事實上松本正賀說的很有道理,這里只是我們碰面的地方,可不是我們聊天的地方。這種通道中的聲音會被集中傳遞,所以聲音會被傳遞出非常遠的距離,雖然因為回音的多次反彈之後會互相干擾,但只要有特殊聽力輔助的人還是能聽的出來的。所以說,這種地方可不是說話的好地方。另外,這里畢竟是高級怪物區,我們說話說的好好的突然冒出來一群boss怎麼辦?

離開這里的方法很簡單,直接用定向傳送就行了,不過不是傳送到別的什麼地方,而是附近的一座城市中設立的專門的新黑龍會的據點。這個地方有一處密室,里面非常適合談話,至于說我們傳送出現的位置……這其實是個公開的傳送點,但是只對新黑龍會內部公開。我和克里斯蒂娜不能直接傳送過來的原因是我們兩個不是新黑龍會的人,所以沒辦法過來,但是只要松本正賀他們之中有人和我們一起就沒問題,因為傳送陣就只會識別一個人的身份。只要有一個人符合要求,其他人就可以跟隨一起傳送。

當我們一群人出現在新黑龍會的那個城市中的傳送點上的時候,周圍的日本玩家立刻向我們這邊鞠躬行禮,因為松本正賀他們畢竟是老大,所以受到特備的尊重。當松本正賀他們帶著我們離開之後這些人才恢複正常各干各的,而且也沒有人詢問關于我和克里斯蒂娜的來曆,畢竟我們是跟著松本正賀過來的,而松本正賀是這里老大,調查老大的行動,這可不是什麼好事。說輕了叫多管閑事。說重了就是有間諜嫌疑。

跟著松本正賀他們走到隱秘的特殊密室之中之後我們才發現這邊居然有幾個我們派給松本正賀他們的本行會玩家,當然,這些之前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但是現在卻是已經換上了新黑龍會的身份。他們都是我派給松本正賀幫忙的。所以必須要有方便行動的身份。他們在冰霜玫瑰盟的身份早就注銷了。現在從系統的角度來說他們就是新黑龍會的人。

這幾個玩家在新黑龍會這邊的主要工作就是操作我們眼前的這一部通訊樞紐。自從上次松本正賀他們的通訊樞紐被鬼手信長他們弄走之後我們就意識到了通訊樞紐這種東西不能單純只配備一個。

上次因為鬼手信長他們突襲松本正賀他們的城市。結果意外劫走了那一部通訊樞紐,而當時的那個通訊樞紐就是整個日本地區的唯一一部通訊樞紐。這東西在我們行會的通訊網絡中的功能有點類似于電話中的程控交換機,而且通訊樞紐和程控交換機不一樣的是。交換機可能有很多,而通訊樞紐數量卻很少,整個日本只有這麼一部。

因為這個通訊樞紐是日本唯一的一部,所以在被鬼手信長拿到之後我們在日本的通訊網絡瞬間就癱瘓了。雖然大家的通訊器都是好的,但是因為中轉設備不存在了,所以大家的通訊器就好像是離開了發射塔的手機一樣,根本就是個擺設。

不過,上次的事情也變相的給我們提了個醒,所以未嘗也不是件好事。我們從中吸取了教訓,開始給每個地區都配備了雙通訊樞紐。當有一部通訊樞紐遭到襲擊或者出現其他問題導致不能工作的時候,另外的一部通訊樞紐就可以立刻開始介入通訊網絡。

我們使用的交換方式並不是讓兩個通訊樞紐一起上線工作,而是讓其中的一部始終在線承擔任務,而只要它不出問題,另外一部通訊樞紐就不會上線。但是,這部備用的通訊樞紐雖然不會上線,它卻在時刻監聽著整個通訊網絡,一旦發現一號網絡癱瘓或者被入侵,那麼這個備用機器就會立刻啟動全部功能開始上線,而此時,當它上線之後,所有的在線通訊設備都會立刻跟著一起改變工作頻段進入第二套網絡,並且,這個二號網絡將屏蔽掉一號通訊樞紐以及被入侵的終端。也就是說,不管我們的通訊網絡遭到何種形式的入侵,我們都可以瞬間修複通訊故障並保證網絡安全。當然,兩套設備一起出問題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只是相比一套,畢竟有個後備方案總是好一些。

現在我們看到的這個就是備用機,而主要的通訊樞紐其實就在新黑龍會的總部大樓下面。這也算是一種變相的燈下黑吧。很多日本玩家估計想死了也想不到,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情報中轉站居然就在他們的總部大樓下面,而且還是新黑龍會的人在維護著。

那些負責操作設備的玩家看到我和克里斯蒂娜出現在這里都是警惕的看向了松本正賀,那眼神就是在詢問松本正賀他們我們是什麼人,畢竟這些玩家都是冰霜玫瑰盟過來的人,他們知道這個通訊樞紐有多重要,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有多銘感。但是,突然看到松本正賀他們帶進來兩個不認識的人,他們自然是非常緊張的。要不是因為松本正賀他們一直以來表現積極主動,這些人差點都要以為松本正賀他們叛變了呢。

“哈哈哈哈,你們看,又嚇到人了不是?”熾火龍姬笑著說道。

我也是笑了笑,然後拿掉了頭盔。而那些剛剛還如臨大敵的本行會玩家立刻就放松了下來,繼而變成了興奮的表情。“會長?你怎麼來了?”

“我和松本正賀他們有點事情需要商量。你們這邊不是正好比較安全嗎?”

幾個人點點頭表示明白,然後和我們寒暄了一番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中,畢竟他們的這部機器雖然沒有上線,可是卻一直在監聽網絡,所以不能沒人管。

和本行會的會員寒暄完了之後我就和松本正賀他們一起進入到了里面的房間。在這個機房里面還有好幾間房間,都有特備的用處,而我們進入的這個房間本來也不是會議室,而是一個小倉庫,不過暫時就充當會議室使用了。

我們進入之後松本正賀就將大門給關了起來。然後才點頭示意八月熏可以開始了。八月熏看到松本正賀點頭之後立刻走到了旁邊堆在牆角的一個箱子那里。然後從里面搬出來了一枚水晶球,接著把一個激發設備也拿了出來。

這水晶球我們倒是不陌生,畢竟這東西就是記憶水晶,游戲內的攝像機。這玩意幾乎每個玩家都用過。區別僅僅是大家不會用這麼大號的。記憶水晶這種東西的記錄存儲能力是和它們的體積相關的。但是這不是一個等比例的問題。而是一個幾何級數的問題。

當記憶水晶的體積增大之後,它記錄信息的能力則是以體積增大速度的平方進行增大,也就是說。一個一立方米的記憶水晶之中記錄的信息量時要遠遠超出兩個半立方記憶水晶之中記錄的數據的量的。

八月熏剛剛拿出來的這個記憶水晶體積已經比籃球還要大了,這種級別的記憶水晶其實已經是相當少見了,雖然我們行會還有好幾枚比這個更大的,但是那都是特殊用品,這種大小的平常真的是非常少見。

將這個記憶水晶放到激活裝置上之後八月熏在上面稍微操作了一下,然後激活裝置立刻激活了記憶水晶,而記憶水晶則是迅速的向著前面的牆壁投射出了一道光束,然後在牆壁上顯示出了一幅畫面。

這個畫面讓我們再次驚訝了一下,因為記憶水晶一般來說都是直接記錄立體影像的。別看記憶水晶這東西沒有現實中的攝像機那麼高科技,但是這個東西的實際功能其實比攝像機牛多了。這玩意記錄的畫面根本就不是平面的,而是三百六十度的全方位影像,並且在放映的時候,你還可以繞著畫面移動。如果是電影或者電視之類的東西,雖然也能制造出3d效果,但那個3d僅僅是讓你看起來有立體感而已,實際上並不是真的3d,因為你不管從什麼方向看到的都是一樣的畫面。但是記憶水晶投影出來的畫面就不一樣,它投影出來的就和真實的場景差不多,你可以繞著它移動,然後就能從多個方向看到記憶畫面,比如說用記憶水晶記憶下一個人的定格畫面,如果是攝像機或者照相機,那麼不管你如何翻轉相片或者播放屏幕,你看到的也就是這個畫面中的人的一個方向而已,但是如果是記憶水晶記錄一幀畫面,你只要圍著這個人的投影轉一圈就可以看到他的所有方向的畫面。

但是,雖然記憶水晶可以記錄全三維的模擬場景,但這卻不是必須的,也就是說,記憶水晶其實也可以像攝像機一樣記錄平面的畫面。這種記錄方式看起來比立體畫面要低劣很多,但是這種方式有一個別的方式沒有的好處,那就是可以節約空間。

三維畫面需要記錄的信息量太大,因此才會導致記憶水晶記不了太多東西,但是如果換成平面的話,那就不一樣了,這樣的記錄方式可以延長十幾倍的記錄時間,可以記錄更多的信息。

現在這個記憶水晶已經非常的大了,也就是說它的容量相當可怕,可是即便是這種級別的記憶水晶,松本正賀他們居然用了二維影像來記錄信息,這說明需要記錄的東西數據量非常的大。而我所知道的,使用這種方式記錄的信息實際上只有一種,那就是……研究資料。

我之前說過了,我們冰霜玫瑰盟有幾塊比這個還要大的記憶水晶,而那幾塊記憶水晶除了其中一個是巴貝爾塔的記錄器之外。剩下的都是用來存儲我們行業的那些研究資料的。畢竟光有圖書館只能說是保存下了我們所有的研究數據,但是在研究過程中偶爾需要查看一下之前的研究記錄,可是查圖書館明顯速度太慢,所以記憶水晶就成為了一種非常合理的解決方式。當然,這個合理方式的費用可不便宜,也就我們冰霜玫瑰盟財大氣粗敢這麼干,別的行會估計有這種需要也不會用記憶水晶好麼奢侈。

果然,八月熏打開的畫面投影出來的並不是什麼特別的記錄信息,而是滿牆的實驗數據。多虧我好歹對這些東西還有點涉獵,所以大概能看的出來。這是一些魔法陣的構造推倒以及一些魔法基礎原理的研究說明。當然,因為這個是研究記錄而不是結論,所以內容很亂,不過隨著畫面的不斷滾動。我逐漸發現了這個東西的研究方向。

“這是一種魔法陣法的嫁接結構研究?”我驚訝的看著松本正賀問道。

松本正賀聽到我的問題居然比我還驚訝。“我靠。你看的懂啊?”

聽到松本正賀的話我立刻猜到了這家伙的意圖。他就是故意等著看我出丑呢,沒想到我居然能看得懂。“嘿嘿,你真當我這個會長是白混的啊?”

“行。我算是服了。”松本正賀說完之後才開始正式介紹道:“這份資料就是我們派駐鬼手盟的高級間諜偷出來的一份超級機密的研究資料,而根據這個資料顯示,鬼手信長他們似乎是從某種地方得到了一些非常特別的研究技術。這種技術目前還是半成品,但是已經非常接近完成品了。這種技術的核心就在于可以在現有裝備基礎上,對玩家已經掌握的裝備進行嫁接。”

“能說的簡單一點嗎?”克里斯蒂娜問道。雖然她比我更懂這些東西,但是畢竟我們只是看了一下那個研究記錄的開頭,根本就沒有看到什麼實質的東西,所以即便是天才也不可能憑空瞎猜後面的東西吧?

松本正賀聽到克里斯蒂娜的要求之後立刻說道:“簡單一點說就是……就是……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簡單說了!不過可以舉個例子。假設你有一套鎧甲,這個鎧甲本身的屬性是固定的,不會發生改變。但是,有了這種嫁接技術,你就可以再去找個盾牌,然後將其使用嫁接技術,再配合裝備鍛造技術,將這個盾牌連接在鎧甲上面,之後這套鎧甲的防禦力就會變成原本的防禦力和盾牌的防禦力之和。”

“那不就是裝備融合嗎?”克里斯蒂娜驚訝的問道。

“不不不,和裝備融合不一樣。”八月熏插進來解釋道:“裝備融合是將裝備完全的融合在一起,只後會變成一件新裝備,而融合的次數其實理論上是沒有上限的,關鍵就看你運氣如何了,只要不發生融合失敗的情況,就可以無限制的融合下去。但是,這種裝備嫁接技術感覺就好像是半成品的融合技術。他們使用一些簡單的裝備就可以進行嫁接,不需要太高的熔煉技術。而且,嫁接技術嫁接完成後,其實兩件裝備的外形都是可以看得出來的,兩個裝備實際上只是連接在了一起,並不是完全融合成一個整體,你依然可以看到它們各自的外形,並且,因為這種嫁接融合實際上不會改變裝備體積,所以融合肯定不能太多,否則多件裝備融合在一起就會變成一個無法移動的大鐵球。雖然屬性看起來是提升了,但是不能動的話,再高的屬性也是擺設啊!”

克里斯蒂娜這個時候忽然問道:“我想我大概明白你們的意思了,基本上這種嫁接技術就是一種簡單融合方式,與裝備融合那種超級低的成功概率和超高的融合要求之外,這種方式可以大量應用,而且能大幅度提升裝備屬性是嗎?”

松本正賀點頭道:“不但可以融合裝備的屬性,必要的時候還可以將連接在一起的裝備再拆開。不過嫁接裝備的最大問題是這種嫁接方式受裝備外形影響很大,不能胡亂嫁接。比如說你在一個鎧甲上裝上好幾個護腿,這個裝備就沒法看了。但是,即便是簡單嫁接兩三件裝備就可以輕松的讓裝備的屬性翻倍了,畢竟兩三倍的裝備數量,提升的屬性絕對是非常多的。”

“也就是說鬼手信長他們現在有了一種可以大幅度提升裝備屬性的技術了?”我出聲問道。

“是半成品。”八月熏提醒道:“這種東西他們還沒有完全研究清楚,據說是某個地方出現了技術難關,研究項目被卡在這里過不去了。另外,這種技術其實不像看起來那麼簡單。”

“我知道。”克里斯蒂娜點頭道:“裝備屬性嫁接,顯然是內部的魔法陣互相連通了,而要做到這一點就需要對複合魔法有著非常深刻的理解,而這種知識的運用,實際上是可以用在多層複合魔法陣上面的。之前我們從鬼手信長那里得到的很多來自俄羅斯的技術顯示俄羅斯那邊是擁有這種多層魔法陣複合技術的,所以……”

“你懷疑鬼手信長的技術來自俄羅斯?”松本正賀問道。

克里斯蒂娜搖頭道:“不,俄羅斯那邊的技術和這個還有一點區別,鬼手信長的技術如果不是俄羅斯人最近剛弄出來的,那就是他有了別的合作伙伴。”

熾火龍姬問道:“可是我們的間諜沒有發現鬼手信長有和新的勢力聯絡啊?這種級別的技術合作,肯定瞞不住人得,至少對內部人是肯定隱瞞不了的。”

“那就說明技術不是來源于外來行會,而是俄羅斯那邊。”我說道。

克里斯蒂娜皺眉道:“俄羅斯人如果完全擁有這種技術的話,對我們將來的戰斗肯定會有重大影響,但是我覺得他們要開發出這種技術肯定需要什麼特殊條件,比如說……實戰檢驗之類的。”

“你的意思是他們用鬼手信長的人來幫他們做武器測試?”我看著克里斯蒂娜問道。

克里斯蒂娜非常肯定的點頭道:“是的,所以我們不能如他們意。”

“那我們要怎麼辦?總不能看到穿著這種裝備的鬼手信長的人就不打吧?”熾火龍姬問道。(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五十六章 太極    下篇:第八卷 第五十八章 莫名其妙的入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