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三方混戰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三方混戰

搞搶劫搞到為了自己的敵人擔憂,搶劫搞到這個份上我們大概也算是頭一個了。

說起來俄羅斯玩家的戰斗力算是非常強的,不但個人實力不錯,人數也相當可觀,更重要的是他們的行會結構相當不錯,雖然不能說是一個完整的體系,但起碼內耗很少。而且,俄羅斯方面的技術裝備也是相當的厲害,可以說僅比我們冰霜玫瑰盟稍微落後一點而已。

正常來說有這麼強的實力,俄羅斯玩家的防禦能力是不用擔心的,但關鍵就在于美國人的時間掐的太准了,居然趕在我們調走了俄羅斯人的大部隊,並且開始發動真正的搶劫行動之前的這段時間。這個空白期不管對我們還是對俄羅斯人來說都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時間點,可問題是美國人偏偏就在這個時間點上發動了攻擊,搞得我們是相當的被動。

地面上的尸體已經說明了戰斗地點肯定就在附近,隨意我們稍微放慢了一點前進速度,不過我們也沒敢慢多少,就怕出點什麼意外讓美國人先摘了果子,那我們可就真的是給別人做嫁衣了。

就在發現尸體的那個轉角向前不到二十米的地方我們又發現了尸體,而且這次比之前壯觀多了。並不算長的一段走廊之內橫七豎八的躺了至少三十具尸體,地面上已經完全沒有下腳的地方了。

這些尸體的死狀都很慘,多數人都是身首異處。尸體被切成了滿地的零碎,所以具體人數很難計算,而且和之前一樣,這些尸體居然全都是美國人的,看不到俄羅斯玩家的尸體。

踩著黏糊糊的尸體碎片走過這段通道,前方出現了一個小型的交通樞紐。這是一個垂直通道,修的就跟導彈井一樣。整個通道為圓柱形,上下都看不到底,而且這個通道的直徑起碼有五百米,從這邊看對面的東西都不太清楚。當然這個主要不是因為距離的問題。而是因為通道內充斥著大量的煙塵。看起來好像下面什麼地方燒起來了一樣。

我沖到垂直井的邊上向下看了看。這個垂直井的內部是每隔幾米就有一圈環形通道,相鄰的兩層通道之間有多個樓梯連接,順著這些樓梯就可以自由上下,並且我們還在通道里發現了類似電梯軌道一樣的東西。只是電梯不在這一層。

真紅伸頭看了眼下面的情況。然後問道:“向上還是向下?”

“重要的東西都在深處。當然是下去了。”我說完就率先躍出了欄杆,松本正賀和那個角田一郎緊跟著也跳了下來,其他人看到我們都跳出去了自然也就只能跟著往下跳。

其實想要知道附近有沒有人非常簡單。只要注意聽就行了。這個地方因為人員都跑出去了,所以非常的安靜,而現在唯一可以聽到聲音的地方就是這個垂直井的底下,所以我們只要往下就肯定能找到交戰地點。

事實上我的猜測一向都很准,從這里向下大約垂直下降了近一千米之後我們終于看到了通道的底部,而這個時候周圍的動靜已經很大了,甚至時不時的還能看到一些閃光。很明顯,交戰區域就在附近。

雖然我有翅膀,但為了加快速度,我並可有用翅膀輔助滑翔,直到看到地面才張開翅膀減速,不過我並沒有降低多少速度,只是將自己的速度控制在不會摔傷的地步而已。

垂直井的底部,兩幫人馬正在混戰,其中一群人中有差不多三分之一都是火槍手,明顯一看就是美國玩家,剩下的那幫人人員組成就比較雜了。而且其中居然還混雜著一些我們從來沒見過的東西。

因為太著急了,所以我下來的時候沒有看好位置,直接轟的一聲砸在了兩幫人的中間,而這一下則是將兩邊的人都嚇了一跳。火槍手們還好,畢竟距離遠,對面的俄羅斯一方人馬則是全部向後退了一大截。

“紫日!”鋪在地面上的黑色羽翼緩緩展開收攏的同時,保持著半跪姿勢著地的我也從地面上站了起來,而我所站的位置則是明顯向下凹下去一大塊,不過這個地面也算結實,這麼大的沖擊力居然都沒有塌陷,只是變形而已。

兩邊的玩家對我都不陌生,或者說不認識我的人本來就不多,尤其是在這種一線行會之中,畢竟大家都是國際勢力,總是需要打交道的。

兩邊的人馬才剛看清楚我的樣子,沒想到旁邊緊跟著又是轟的一聲,一個耀眼的白色光人也砸落地面,而後間隔不到一秒,一個紅色的人影緊跟著落地,之後就好像下餃子一樣噼里啪啦的下來一群人。

因為我們的亂入,兩邊的人員都愣了一下,尤其是對面的俄羅斯玩家。本來抵擋美國人就已經很辛苦了,沒想到這種關鍵時刻居然還能跑出來一群新的入侵者,這絕對是雪上加霜。

“你怎麼來了?”我們這邊人員全部降落地面之後對面的美國玩家之中立刻走出了一個人來,而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我現在最不想見到的那個人——槍神。

“這句話好像應該是我們問你才對吧?”我眼神不善的看向槍神反問道。

槍神明顯愣了一下,然後皺眉說道:“外面的入侵時你們搞出來的?”

“別告訴我你不知道。”我看了眼槍神背後的方向,在那里有一名造型很奇特的玩家正站在一個閃耀不定的空間裂縫的前面,而這個玩家我也認識,他叫什麼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是美國的國器持有者之一,種族是構裝生物,身上的裝備就是一套魔法般得動力裝甲,加上他自己的種族其實就和機器人差不多,所以這家伙基本上就等于是個有玩家身份的機器人。當然。現在我更在意的是他背後的那個空間裂縫,這玩意貌似不是固定的,因為隨著前面的那個國器持有者的移動,這個東西也在跟著動。也就是說,這個空間裂縫是可以移動的,而且是自動跟隨特定人員行動。

槍神看到我的眼神之後就知道我在看什麼了,不過他沒有解釋,也不打算解釋,至于我的問題他更是直接了當的回答道:“我們只是正巧決定在這個時間發動突襲,至于和你們撞上純屬巧合。信不信隨你。”

“現在討論這些似乎是沒有什麼意義了吧?”真紅直接走了過來。兩只拳頭在面前猛然對撞發出了當得一聲巨響。“不管你們是故意挑了這個時間想要撿便宜還是意外碰上的。但既然我們碰上了,那就不可能善了了。”

真紅說話雖然直接,但道理是沒問題的。對面的槍神也知道現在其實沒有多少轉圜余地了,所以他也很干脆。連回答都沒有回答就直接向前一揮手。然後身後的人立刻抬槍對准了我們。

我們這邊一番對話。對面的俄羅斯玩家也算是大致聽明白了。我們這兩邊都是來入侵他們的,就好像是兩棒子打算搶銀行的劫匪湊巧挑中了同一時間搶劫同一家銀行,雖然這兩幫劫匪互相之間也不對付。但他們卻絕對不可能和銀行成為合作伙伴。

既然情況明了了,那就不用再遲疑了。隨著美國人的槍聲響起,戰斗瞬間恢複,只是戰斗比之前更加的混亂了,畢竟現在是三方作戰,誰打誰都搞不清了。

戰斗一開始我就在盯著槍神,因為這家伙是這里包輪我在內所有人中單體傷害最高的人,論總傷害輸出真紅可能比他要高,但是槍神的攻擊是集中型的,所以單體傷害可能更高一些,而我們這邊也不全都是近戰型,所以需要提防這個家伙下黑手。

事實證明我的擔憂完全正確,因為槍神這家伙一上來就將目標鎖定在了冰冰身上。槍神對冰冰並不陌生,因為我們的艾辛格樂團曾經在美國做過巡回演出,魔樂手的數量很少,能組團的就更少了。

就是因為知道冰冰是什麼人,所以槍神非常急切的想要干掉她,畢竟戰斗中優先清理對方的輔助人員是常識。

一看到槍神舉槍我就知道要糟,趕緊沖到了冰冰前面支撐起了盾牌准備幫冰冰硬抗這一下,但是讓我沒想到的是,就在我准備應對攻擊的時候,側面卻傳來了真紅提醒我小心的聲音。腦袋一轉過去我就看到一名俄羅斯玩家揮舞著一柄巨大的冰錘砸了過來。

這種情況下我當然不能無動于衷,直接將盾牌一轉對准這個家伙,然後就聽到當的一聲巨響,我只感覺自己手臂一麻,整個人都被震飛了出去,而就在此時,槍神的槍卻是響了。

剛剛那個俄羅斯玩家的襲擊並不是有意和槍神配合的,但是槍神這個家伙很會抓住時機,所以在我被那個人擊飛的瞬間果斷開槍了,而我在這種情況下根本就沒辦法攔截攻擊。

就在槍神的子彈已經飛出槍膛的時候,一個白色的人影突然沖到了冰冰的前面,然後架起盾牌擋在了那里。只聽到當的一聲脆響,緊跟著就是轟的一聲爆炸聲,松本正賀直接被掀飛了出去,順便還將冰冰一起砸倒了。不過,雖然兩個人都摔得很慘,但是總算都沒死,只是費了點血而已。能在槍神的攻擊下活下來就已經算是萬幸了。

這種好機會居然都沒成功干掉冰冰,槍神郁悶的直皺眉頭,但是他現在也沒辦法補槍了。只能倉皇逃竄,因為克里斯蒂娜的魔法已經開始啟動了,密集的魔法飛彈將她剛剛站立的位置轟的碎片亂飛,而幾個反應不夠快的美國玩家更是直接被爆成了漫天的碎肉。

從地上爬起來的我毫不猶豫的跳起來沖向了剛剛那個差點害死冰冰的家伙,對方看到我過來立刻就舉起大錘子揮了過來,我直接在跑動中就地一滾,頭頂嗚的一聲,巨錘擦著我的背部裝甲劃了過去。

穿過大錘子的攻擊范圍之後我直接蹦了起來,手中刃爪彈出。一腳踩上那家伙的膝蓋整個人瞬間拔高到和他一樣的高度,然後雙手刃爪同時向下從他的脖子兩側灌入他的身體內部。覆蓋了永琲漱b爪鋒利無比,對方的鎧甲完全沒有起到任何的攔截作用,直接被貫穿。六個巨大的血窟窿中血水狂飆,而我則是用刃爪做支撐,收腰提腿在他的胸口上一蹬,整個人原地一個後空翻順勢拔出刃爪原地落地,而對方則是順著我的力量向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順便砸倒了一個後面的俄羅斯npc。

剛剛這個拿錘子的家伙據對是這里的首領之類的人物,就從他能一錘子砸飛我就能看的出來這家伙的力量屬性堪稱怪物。而且他身高也是完全超出了人類范疇。不過這些都沒用。現在他已經倒在地上變成了一具尸體,脖子那里還在咕嚕嚕的往外冒血。

我這邊剛剛干掉那個家伙准備找下一個目標,松本正賀忽然喊道:“這里交給我們,你去搶資料。”

我看了下這邊的情況。然後點點頭就沖了上去。角田一郎忽然沖松本正賀小聲喊道:“讓紫日一個人去不太好吧?”

松本正賀稍微愣了一下。隨後也意識到了確實是不太好。如果按照我們雙方表面上的關系。那我們就應該表現出相當的不信任才對,所以我一個人進去拿資料顯然是不行的,日本方面按說也需要一個人監督才對。當初選擇帶上角田一郎就是怕出現這樣的疏忽落下把柄。現在看來當初的計劃是非常正確的。得到了角田一郎的提醒之後立刻轉頭對熾火龍姬喊道:“熾火龍姬,你去幫一下紫日。”

“了解。”熾火龍姬說著轉身就要追著我跑,結果才剛走了一步就突然一個急刹車,身前的地面上猛然爆開一團火星,要不是剛剛她反應快現在已經中彈了。

對面的槍神相當懊惱的歎了口氣。他今天算是破了自己的記錄了,居然連著兩次偷襲都不中。以他的命中率,這種情況實在是太罕見了。不過他也知道,我們這邊都是高手,打不中也實屬正常。要是我們這樣的人他也可以一槍一個,那他就是世界第一玩家了。

事實上除了今天的命中率問題之外,槍神還非常疑惑松本正賀是怎麼和我們混到一起去的。現在松本正賀他們明顯和我們是一伙的,但是就槍神所得到的情報來看,日本人和我們應該是死敵才對,這樣一起並肩作戰實在是有點匪夷所思。

被擋了一下的熾火龍姬沒能擺脫掉之前糾纏自己的那個俄羅斯玩家,只能繼續迎戰,而這個時候真紅那邊剛好解決了自己的敵人,直接轉身大喊了一聲:“我去幫老大。”然後就直接追著我跑了過來。

事實上我現在也沒跑出多遠,因為我的意圖明顯就是要突破這個地方去後面的研究中心,所以俄羅斯人都在拼死攔截我,原本被松本正賀和槍神他們吸引的戰斗力全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搞得我一時半會也沖不過去了。

“該死,這幫人太要命了!”我直接對著身後喊道:“克里斯蒂娜,幫我開路。”

“閃開。”克里斯蒂娜的回答超級迅速,然後在我讓開的一瞬間,無數魔法飛彈好像暴雨一般砸了下來,將對面的俄羅斯玩家打的人仰馬翻。趁著這個機會我立刻越國人群就要過去,但是還沒跑到大門口就看到那個通道口居然猛然跳出來了一個非常驚人的家伙。

事實上出來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生物。這是一個騎士,但是和正常情況下的騎士完全不一樣。

首先這個騎士的身體非常奇怪,雖然是人形沒有問題,但是他的身體卻出現了一種半機械半生物的形態。他的身體和四肢都是明顯的機械造物,而他的腦袋卻是個標准的人類頭部,而且,這個家伙的背後還背著兩個不算大的透明罐子,那罐子之中裝著一種綠色的液體,而且其中還有不少氣泡在翻滾著,看起來相當的詭異。

除了身體奇怪之外,這個家伙身下的坐騎也很奇怪。這東西乍看起來像是一只三角龍,但是體型遠沒有真正的三角龍那麼大,大概也就是比犀牛要稍微大一些。當然。這個體積其實也不小了。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三角龍一樣的生物居然和那個騎士的四肢一樣也是個機械體,可以明顯看到它身上的齒輪結構以及一些液壓杆之類的東西。反正這東西怎麼看都不是碳基生物。

機械騎士加上機械恐龍,這麼奇怪的組合說實話我們之前是從來沒有想到過的,而現在不但看到了,居然還是一起出現的。

那個機器恐龍體積不小,但是那個騎士也一樣很高大。這個家伙雖然騎在恐龍背上,但是我依然可以清楚的看到這個家伙的身高至少有兩米以上,站在我們面前絕對是個巨人一樣的存在。

這兩位出現之後立刻就環視了一圈戰場上的情況。然後毫不猶豫的就朝著我沖了過來。而那個三角龍在沖鋒的過程中居然將腦袋低了下來,而它頭頂的三根尖銳的犄角上居然發出了耀眼的藍光。這東西的犄角明顯就是個能量刃。

我又不是傻瓜,怎麼可能去和這種東西拼力量?這玩意明顯就是個機械造物,想想我們行會的那幫子機動天使的力量就知道。這玩意的力量絕對不會小到哪去。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這個東西一看就不是魔獸。也不屬于玩家,所以它的攻防指標肯定不會按照玩家或者npc的方式來計算。如果我的猜測不錯的話,這個機械三角龍多半是和機動天使一樣按照攻城器械來計算的。那就是說。這東西在力量、防禦以及攻擊力方面都將遠超玩家和npc。

看到那機械三角龍沖過來,我直接加速迎了上去,但是在即將碰撞之前我卻是突然張開翅膀借助沖擊速度飛了起來。那騎在機械三角龍背上的機械騎士看到我跳起來立刻就揮舞起了手中那根起碼有三米長的斧槍,這玩意一看就不是什麼簡單貨色,但是我有翅膀,在空中也可以變相。猛地一排翅膀,我的身體再度拔高,那機械騎士的斧槍一下揮空,被我一腳踩在斧槍的側面,整個武器頓時向下一沉,而我則是借力向前,也不彎腰去攻擊,直接用我的膝蓋和這家伙的面門來了次親密接觸。

那機械騎士在我即將撞到他的瞬間腦袋突然向後一仰,一層金屬裝甲瞬間從他的脖子後面翻了出來將他的腦袋包裹了起來,而我的膝關節則是差之毫厘的撞擊在裝甲之上,發出了當得一聲巨響。

雖然沒有直接命中他的本體,但是我的巨大沖擊力還是讓這個家伙身體後傾從機械三角龍背上翻了下來,但是那個機械三角龍居然沒有停頓,直接沖過了松本正賀他們主動讓開的通道朝著槍神他們的陣地沖了過去。

很明顯,這個機械三角龍不是腦子不好使就是一旦發動沖鋒就停不下來,反正這家伙就這麼直愣愣的橫跨了整個戰場朝著槍神他們過去了。

本來看到這個東西朝著我沖過去的時候槍神還幸災樂禍來著,現在卻是樂不起來了。一眾火槍手紛紛調轉槍口對准這個猶如火車頭一般沖過來的機械三角龍集火,但是,和我之前的猜測一樣,這東西完全就是個坦克,而且是超重裝型。就像二戰時期的德國鼠式坦克一樣,這東西的裝甲完全就是個超標產品,槍神他們的集火除了換來一陣火箭四濺之外就只是產生了一陣叮當亂想而已,而那個家伙的沖擊速度卻是絲毫都沒有受到影響,完全就是當他們的攻擊時在給他撓癢癢了。

槍神那邊一看攻擊無效瞬間就凌亂了,排列密集的火槍隊趕緊手散開,然後想辦法從別的方向發動攻擊,而此時我卻沒空對著槍神他們幸災樂禍,因為我自己也不輕松。

那個機械騎士雖然被我給撞下來了,但是這家伙雖然有個人類一樣的腦袋,可是他的腦袋應該也不是完全的**,因為這個家伙基本上沒有碳基生物的弱點。按說一個人形生物被這樣撞下來肯定會因為失去平衡之類的問題出現一小段時間的本能超越主觀意識的時間段,也就是說身體會自動為了維持平衡而失去戰斗力。但是,這個家伙居然沒有絲毫的停頓,感覺就好像被撞的不是他一樣。在那種被掀翻的情況下他居然在身體向後倒的瞬間猛然伸出手來一把抓住了我的腳腕。

說實話,腳腕被拉住的瞬間我想當驚訝。因為我們錯身而過的瞬間其實非常的短暫,這家伙在被撞擊落馬的情況下居然還能抓住這種零點零幾秒的時間間隔抓住我的腳腕,這種判斷力實在是有些嚇人了。

我被抓住之後自然就跑不掉了,只能被那家伙一起拉向地面,不過我反應也非常快,雙手一撐地面就化解了下落的力量,然後整個人在地上一個翻身將身體擰過來,接著像仰臥起坐一樣直接做起來,手中永琣b我翻身的時候就已經自動組合成了一只頂頭槌的形態,被我朝著那家伙的面門再次砸了下去。

這種情況下面部遭受攻擊。多數人都會本能的選擇先躲避攻擊。畢竟腦袋是要還,面部也是很容易受傷的地方。但是,這家伙真的是一點生物本能都看不到,他居然不是直接躲避攻擊。而是手腕一抖抓著我的腳腕將我甩了起來朝著他身邊的地面砸了下去。

這地方的地面完全是鋼板做的。我剛剛下來的時候那麼大的沖擊力都沒有把地面打穿。可見這東西有多堅固。這要是被一下拍地上,震也震糊塗了。

“幫忙!”隨著我的一聲喊,真紅已經沖到了我們身邊。一拳揮向了那個機械騎士的膝關節。那家伙看到真紅的攻擊就抬腿想要踢真紅,結果兩者的拳腳撞擊在一起,只聽到當的一聲巨響,那個機械騎士的腿瞬間從向前踢變成了向後踢,整個人失去重心向著地面栽倒在地,而我則是趁著他失去平衡的機會扭腰擺臂,手中的永硠雃角F劍形一下切在了那家伙的手腕上。不過,讓我很意外的是永琠~然沒有削掉這家伙的整個手腕,只是切進去五分之一就被卡主了。不過,雖然沒有完全切斷,但是這一下應該是傷到了他的手臂的內部結構,他的手指明顯松了一下,而我則是趁機掙脫而出拍了下翅膀貼著地面飛了出去。

真紅一拳得手,趁著那家伙向前撲倒的機會立刻就是一個上勾拳,那家伙還沒來及與地面親密接觸,腦袋就先和真紅的拳頭接觸了。簡直就像是在打高爾夫球一樣,真紅的拳頭就是球杆,那家伙的腦袋就是高爾夫球,而他的脖子和身體則是支撐高爾夫球的那個托。只聽到當得一聲,那家伙的腦袋直接被真紅一拳打飛了出去,在牆壁上撞了一下之後彈到了對面的牆壁邊上滾落地面。

真紅一拳打掉了這家伙的腦袋之後就開始尋找下一個目標,但是她的眼神才剛離開面前的這個家伙,就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雙手被抓住了,跟著整個人猛然離地被一下子舉了起來並迅速的砸向地面。

轟的一聲巨響,真紅整個人就好像插秧一樣被插入了堅硬的鋼鐵地面之中,腰部以上完全進入了地面下,只有兩條腿在外面亂蹬。

“我靠!”看到真紅的慘狀金幣她們嚇了一跳,松本正賀和角田一郎也是立刻擋開身前糾纏的敵人沖了過去想要幫忙,畢竟在東西沒到手之前我們都是盟友,死一個就意味著團隊戰斗力下降,這種時候當然不能坐視不理。

盡管松本正賀和角田一郎都想要幫忙,但可惜這里不是只有那個機械騎士在,俄羅斯方面的玩家和npc機上那邊搗亂的槍神他們,場面已經是相當混亂了,想要去支援別人談何容易啊?松本正賀和角田一郎剛跑出沒多遠就被兩個俄羅斯玩家給攔截了下來,不過那邊無頭的機械騎士卻沒有趁機給予真紅致命一擊,而是轉身朝著自己的腦袋走了過去。

就在那個機械騎士走開之後,真紅一頭插進去的那個地面上突然傳來了一陣金屬扭曲的聲音,然後就看到真紅居然強行將一條手臂從大坑里拔了出來,然後是另外一只手。兩只手掌撐住洞口邊緣一發力,她就將自己倒立著從地面下給拔了出來。

“你爺爺的,這什麼鬼玩意啊?沒有腦袋還能動!”真紅出來之後先是一陣罵聲,然後回頭看到那個機械騎士正撿起自己的腦袋往脖子上放。對方將腦袋往脖子上一按,然後轉動了兩下,接著放開了手掌,頭部自己活動了一下之後明顯是沒有啥問題,于是立刻又朝著真紅走了過來。“我靠,這東西是怪物嗎?這都沒事?”

“那本來就是怪物!”櫻雨神雛說著從真紅身邊沖了過去,主動迎著那個機械騎士沖了上去,但是她才跑到一半就看到那邊的機械騎士突然將手中的斧槍朝著自己這邊扔了過來。雖然櫻雨神雛一低頭就躲了過去,但是那邊的機械騎士卻是趁著這個機會從身後抽出了一柄滿是鋸齒的巨劍。

這劍其實對于這個機械騎士來說並不算是多大,按照他的體型,這就應該是一種介于雙手侍劍與大型斬劍之間的一種劍。但是,這個東西有個特點,那就是它的劍刃是一節一節的,而且其上孩有很多發光體存在,看起來就好像這個巨劍的內部裝了很多led燈一樣。

揮舞著這柄閃耀著幽藍光芒的巨劍,那個機械騎士直接朝著櫻雨神雛沖了過去,但是櫻雨神雛卻是突然轉身就跑,因為她看到了機械騎士身後沖上來的機械三角龍。

那個機械三角龍在槍神他們那邊瘋狂的沖了一陣,用犄角捅死了兩個美國玩家,然後又撞死了一個踩死一個,之後就直接繞了個圈又跑了回來。顯然這個東西不是不會轉彎,只是不想轉而以。

它沖到機械騎士身邊之後並未停頓,而是加速向前沖鋒,而那個機械騎士就好像早知道他過來了一樣伸手一按這家伙的背部就翻了上去,手中重劍被他單手平舉著朝著櫻雨神雛迅速接近。

“我擋住下面的,上面的交給你們了。”真紅一聲大吼,然後猛然沖了上去,雙手向前,迎著那個機械三角龍的犄角就沖了上去。那只機械三角龍看到真紅也不躲閃,而是低頭加速,想要像之前一樣捅死真紅。但是,就在他們撞擊的瞬間,真紅居然一把抓住了他的兩只犄角,雖然整個人被推行著向後退,但是卻死死地頂住了沒有被犄角捅到,並且隨著真紅發力,那家伙的前進速度居然越來越慢,最後愣是被逼停了。

周圍的俄羅斯玩家和槍神他們的人全都傻愣愣的看著真紅這邊,剛剛這一下可是相當震撼人心的,至少他們都知道這個機械三角龍的力量,而真紅可以用雙手頂住這個家伙,這力量就更嚇人了。

出現以來,那個機械騎士第一次出現了愣神的狀態,不過稍微遲疑了一下他就恢複了過來,立刻舉起手中巨劍就要劈下來,但是我們怎麼可能讓他如願。就在這個家伙的巨劍舉起來的瞬間,我突然從側面沖了上來,然後一把從後面抱住了這個家伙的脖子,然後一個後空翻帶著這家伙從機械三角龍的背上飛了下去,他的巨劍也因此飛了出去。

我這邊帶著那個機械騎士落地之後,那只機械三角龍立刻發出了一聲沉悶如滾雷一般的吼叫,然後雙眼赤紅,從鼻孔中猛然噴出了兩道火焰。當然,這個不是龍炎那種攻擊性的火焰,只是相當于排氣系統產生的尾焰一樣的火焰。不過,在這聲吼叫之後,那個機械三角龍居然又邁開四肢頂著真紅向前移動了起來,雖然速度很慢,但真的是推動了真紅。

“你以為就你會啊?”真紅也是一聲怒吼,然後全身突然騰起了金色的烈焰,接著一聲龍吟傳出,真紅猛然發力,向旁邊一扭,伴隨著那機械三角龍驚恐的叫聲,真紅居然將這個家伙給生生扳倒在地,然後就是當得一聲脆響,真紅居然連這個家伙的犄角都給擰斷了一根。

熾火龍姬艱難的咽了口口說道:“我現在發現真紅才是最大的怪獸!”

“別廢話了,趕緊去幫紫日。”松本正賀說了一句,然後幫熾火龍姬扛下了附近的俄羅斯玩家,而熾火龍姬也是立刻沖向了我這邊,因為我和那個機械騎士已經在地上滾作一團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七十五章 興?衰?    下篇:第八卷 第七十七章 奇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