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三十二章 意外總是不期而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三十二章 意外總是不期而至

“你們是什麼?”突然聽到克里斯蒂娜冒出這麼一句搞的角田一郎他們一時半會都沒反應過來。

“她的意思是我們都是職業強盜。”真紅說道。

“你們是職業強盜?”角田一郎驚訝的看著我們完全沒反應過來這句話具體什麼意思,雖然字面意思他明白,可是不了解為什麼克里斯蒂娜會這麼說。

松本正賀笑著說道:“的確很有道理。角田一郎你就不要糾結了,相比之我們,紫日他們確實是干過不少搶劫的事情,所以這種活他們確實算是專業的。”

“好了,玩笑到此結束,現在開始准備行動。一會我們上去之後首選根據舌頭提供的信息找到我們需要找的技術資料,如果沒有被發現的話就先拿技術資料,至于成品能拿多少拿多少。另外,不管發生什麼,戰斗中盡量注意壓制破壞力,不要使用大威力的范圍性攻擊,那些科研人員都是重要資源,回頭我們對半分,千萬不要傷到了。”

“要是對方反抗怎麼辦?”角田一郎問道。

熾火龍姬直接從後面敲了他一下。“你白癡啊!那種人就算反抗能對我們造成多大傷害?”

“這個倒也不一定。”克里斯蒂娜說了句公道話。“紫日,對方的研究人員雖然戰斗力不會太強,但是他們手里可能會握有強大的戰爭機器,所以……”

“那就區別對待,根據情況你們自己斟酌。如果可以壓制的就盡量捕獲,不行的就直接干掉,我們也沒指望能將對方的研究人員和技術資料全都一鍋端,能帶走一半就是重大勝利了,要是能全拿到手才叫奇怪呢。”

“這樣的話我們就明白了。那麼我們現在開始行動吧?”

“好的,現在開始保持靜默,除非必要盡量不要說話。”我說著就直接抬頭看了眼頭頂的那個洞口,然後一個縱身跳了上去,單手抓住洞口旁邊的一根管道掛在了上面。用另外一只手掀開洞口的金屬網,然後我就一個翻身鑽了進去。

這個洞口並不是用來給人走的。它原本的功能應該是共同溝一類的功能。就是專門方便其他管道從這里來回穿接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這里的管道只有一根,所以剩下很大的空間可以讓人鑽過去。

穿過這個管道口之後就可以看到上面的研究區,但是我們並沒有直接進入這個區域。而是順著通道繼續向上。一路爬到了研究區的頂部框架之上。這地方有用于固定照明裝置的井字架。只要稍微注意一點,下面的人是看不到這上面的情況的,畢竟井字架的下面全都是燈。我們在這東西上面,自然就處于了燈光最強烈區域的背後陰影之中,下面的人反而看不到我們。

安靜的上到這上面之後我們就開始沿著這些金屬鋼梁快速的向著資料儲藏區移動,這個過程其實還是比較簡單的,因為下面的人看不到鋼梁上面的我們,而這個鋼梁本身的寬度也有近一尺,雖然不寬,但要掉下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所以我們幾乎都是一路小跑著前進,偶爾還會直接跳躍一些斷開的區域,簡直就跟一群猴子一樣在鋼梁上往來縱躍,不但速度飛快,而且絕對沒有絲毫的聲音。

跑著跑著我忽然伸手向後一比,松本正賀他們動作迅速的全部找地方降落然後抱住身邊的垂直鋼梁停了下來。松本正賀湊過來小聲問道:“怎麼了?”

我伸手指了下前方,松本正賀順著我的手指看了過去,結果發現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的鋼梁之上居然掛著個不明生物。

這東西造型相當奇怪,整個身體結構看起來類似四足型猛獸的體型,但是全身都穿戴著鋼甲,只有少數區域能看到暴露出來的一點點肌肉組織可以確定這是個**生物而不是戰斗機械。

這東西此時似乎是正在睡覺,而且這家伙的睡相可謂是相當糟糕,就和那些懶貓一樣整個掛在鋼梁上睡得跟尸體似的,要不是那巨大的肺部一鼓一縮的在那里運動著,我們差點就以為這是什麼怪獸被干掉了掛在這里了呢。

“這是什麼鬼東西?”看著那玩意奇葩的造型連松本正賀都直皺眉頭。這東西雖然身上大部分區域都覆蓋著鋼甲,但是那些偶爾暴露出來的部位卻非常的恐怖。赤紅色的肌肉組織外面看不到皮膚結構,感覺就好像是一般動物被扒了皮一樣,直接就能看到紅色的肌肉纖維一束一束的糾結在一起給人一種血腥而暴力的美感。

事實上這東西看起來並不是很惡心,雖然沒有皮膚,但身體上的大部分區域都被金屬覆蓋了,露出的位置也只有紅色的肌肉,所以並不是特別難以接受,反倒是因為這種奇葩的造型而顯得邪惡而危險,倒是意外的相當酷。

其實仔細看的話會發現這個東西貌似並不單單是穿著鎧甲的某種猛獸而已,因為它身上有很多不正常的地方,首先就是這東西的頭盔上沒有留眼睛的窗口,也就是說這東西要麼本來就是瞎子,要麼就是故意被人遮住了眼睛。

除了這個奇怪的地方之外,這東西身上還有一些帶有散熱圈的管道連接著四肢與它背部的一個背包一樣的裝置。還有,這東西的背部有六個透明的罐子,每個罐子里都裝有一種綠色的不明液體,時不時還會浮出一些氣泡一樣的東西來。

這東西總體給人的感覺就是半機械半生物的感覺,而且屬于生物的那一部分也不是一般生物,而是個改造生物。

這麼奇怪的生物我們當然是不想去招惹,不是覺得打不過。而是因為缺乏情報,擔心和這個東西交手會驚動下面的人,一旦我們的行動暴露,那麼我們之後的搶劫計劃就可能損失大量的資料,畢竟俄羅斯人也不傻,一旦發現被入侵,他們當然就會從保護研究資料變成破壞資料,所以我們最好還是能悄悄的潛入。

“繞過去吧?”克里斯蒂娜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到了我身邊小聲的建議道。

“不行。”我直接指了下下面說道:“資料儲存室就在它下面,我們要下去就必須要從那里經過。”

“該死,這東西怎麼什麼地方不找偏偏找了這麼個位置睡覺啊?”角田一郎有些不甘心的說道。

八月熏道:“我懷疑那東西本來就是這里的守衛。它就是被安插在那里負責守衛共組的。”

“多半是這樣了。不然俄羅斯人應該不會讓一個半生物半機械的怪物在這里睡大覺的。”僅比說完又看向我問道:“老大你不是有個魔寵會用石化之眼嗎?直接把它變成雕塑就是了。管它多強也沒用了。”

“可是我不知道那東西的等級如何,萬一級別太高石化速度不夠快被它發出警報怎麼辦?這可是敵人的地盤,只要那東西後一嗓子我們可就有的麻煩了。”

“要不然試試催眠術?”松本正賀想起來凌的催眠術還是挺不錯的。

“你確定那東西用的是生物大腦在操縱機械身體而不是機械體在控制**組織?”克里斯蒂娜問道。

就像我自己在現實中的龍族軀體以及本行會制造的那些b系列的生物機器人一樣,其實有時候是生物控制機械還是機械控制生物根本就很難區分。我們龍族的身體其實和生物機器人都是一模一樣的。兩者都是以**組織包裹機械骨骼形成可動的軀體。但是。生物機器人的顱腔之內裝的是電子計算機。用智能程序控制軀體行動,所以它們是機器而不是人。而我們龍族的身體雖然和那些生物機器人一樣,但是我們的顱腔內裝的卻是電子腦。而電子腦之中的電子部分只是從屬于我們的生物腦的,就像是隨身個人終端一樣,並沒有自主能力,因此我們是**生物而不是機器人。

眼前這個生物的情況很可能就和我們與那些生物機器人類似,只是不知道它具體是類似我們龍族還是類似生物機器人。他的腦袋里到底裝的是人造靈魂還是一個活著的大腦呢?

這兩者雖然都能控制軀體,但如果需要讓凌去進行催眠的話,那這一點就相當重要了。人造靈魂雖然也是控制身體運動的思維中樞,但是人造靈魂體是不受催眠以及除精神沖擊之外的大部分精神系魔法影響的,可是如果這東西的腦袋里裝的是個活的生物腦的話,那麼它就會被靈魂類法術影響,可以被控制。

在沒有搞清楚這東西到底是**生物還是純粹的人造機械之前,讓凌去催眠師要冒相當大的風險的,因為一旦催眠失敗我們的行蹤也就等于是暴露了。

“我們還有別的辦法嗎?”角田一郎問道。

“要不然試試用空間魔法直接將對方送走?”金幣問道。

“我試過了,這地方有空間屏障,傳送之類的能力都被封印了。”克里斯蒂娜說道。

“要不然試試直接上去圍殺如何?”真紅建議道:“以我們的實力如果幾個人同時出手的話,又是偷襲,相信就算是一族主神來了也只有飲恨當場的結果吧?”

“我倒是不擔心能干掉這東西,只是擔心它的垂死掙紮啊!”我說完忽然想到了一個不錯的點子。“對了。怎麼把這個忘記了!”

“你想到什麼了?”松本正賀問道。

我沒有回答松本正賀的話,而是直接從身上摸出了一個比網球要略大一點的透明球體,這個東西松本正賀之前不但見過,而且還被這個東西給打中過。事實上我手里這玩意在專門研究我的那些網站上一直被玩家們認為是我身上最無恥的三大裝備之一。

這個水晶泡泡別看拿在手里就是剛好一握的大小,但是只要扔出去就可以將目標物體直接包裹進去,不管你是只有蚊子大還是跟山岳一般。反正只要被瞄准就絕對跑不掉。這東西具有的完全不講理一般的屬性之中就包括:絕對命中與絕對封鎖兩條,也就是說只要我想要用這個東西扔誰,那你就一定會被命中,無論怎麼跑都沒用,不可阻擋也不可逃跑,完全就是無解一般的效果。至于說絕對封鎖,這個比起絕對命中雖然稍微好一點,在承受的攻擊打刀一定水平之後是可以自動解鎖的,但是在沒有達到極限之前,這個東西就會徹底將你封在里面。不管你如何努力也沒用。只要達不到它承受的傷害上限就只能乖乖在里面呆著。

面對這種變態屬性很多和我作戰的高級玩家都是深惡痛絕,雖然被封印進去之後本身也無法被外面的人攻擊到,可是戰斗中同伴們都在拼命,自己突然被撞進這個東西里面出不來只能看著別人戰斗。那感覺絕對是非常糟糕的。

雖然對這個東西是非常討厭。但是看到這玩意之後角田一郎也是明白了我要干什麼了。對面的那個東西雖然很強。但無論如何也不可能一擊摧毀水晶泡泡的包裹,也就是說它絕對無法在第一實驗完成報警。

想好了之後我立刻拿著那個水晶泡泡小心的接近到了那個怪物的附近,而對方此時卻還是睡得沉沉的。完全沒有一點要蘇醒的意思。

此時我和那個怪物的直線距離已經只有三米多了,我們倆之間就隔著一個空白區,我站在這一側的鋼梁上,它趴在對面的那條鋼梁上。這種距離要命中它可以說是絕對沒有問題的,但是,前提是我能安然將手里的東西扔出去才行。

就在我對准那東西將手臂向後收准備使勁扔出去的時候,那東西原本一直被壓在身下沒有被發現的尾巴卻是突然一下從身下抽了出來,然後閃電般的朝著我這邊猛然揮了過來。

這東西的尾巴個基本就不像是**生物的尾巴,而完全就是一條金屬鞭。鞭子的中部全都是環節狀的金屬塊,看起來就好像動物的脊椎骨一樣,而在這家伙的尾巴尖端則是一個菱形的重錘,上面還有倒刺和刀片,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東西。

那家伙剛剛一下動起來之後閃電般的掃出的尾巴直接命中了我的手腕,結果不但將我從鋼梁上推了出去,而且還將我手里的水晶泡泡給打掉了,根本就沒來及扔出去。

雖然身體因為那家伙的攻擊而被推了出去失去重心,但我並沒有驚慌,不是拼命的揮動雙手試圖重新站起來,而是雙腿猛然一蹬腳下鋼梁,整個人向後縱躍而出一個空翻穩穩的落在了後面的鋼梁之上。

這邊的突然變故幾乎是在零點幾秒之內就完成了,以至于那邊的松本正賀他們都沒來及作出什麼動作我們就已經各自停了下來。我此時正半跪著蹲在一根鋼梁之上看著那邊的怪物,而那怪物也已經完全從鋼梁上站了起來,並且正虎視眈眈的盯著我這邊,偶爾還會將腦袋轉向松本正賀他們那邊,顯然是已經發現了我們全部人員。

盡管這種狀況可謂是非常不妙,但我們卻不敢亂動,因為那怪物現在雖然起來了,卻沒有發動進一步的襲擊,也沒有發出警報,所以我們現在根本不敢刺激它,免得這家伙直接一聲怒吼,那我們可就真要倒黴了。

雖然我們沒有刺激它,但老這麼僵持著也不是辦法,所以,在安靜了零點幾秒之後我突然就動了起來。雙腳在鋼梁上一蹬整個人猛然向前飛了出去,在空中嘭的一聲張開翅膀,好像一只獵食的游隼一般筆直的沖向了對面的怪物。

那東西雖然沒有眼睛,但是明顯有其他的感應器管,至少這東西知道我在哪以及正在做什麼,就在我跳出去的同時它也猛然一蹬身下的鋼梁縱身跳了起來,然後讓我驚訝的是這東西居然也有翅膀,並且和我一樣也是金屬羽毛結構的翅膀,這意味著這東西的靈活性將非常恐怖。

我們終于在中間我之前站立的那根鋼梁之上撞在了一起,那東西直接用前面的雙爪按住了我的肩膀,而我覆蓋著永琲漱b爪則是已經頂在了他胸口兩側的鋼甲之上,甚至都已經刺進去幾毫米了。但是。因為我的手沒有這家伙的前腿長,所以雖然刃爪碰到了它的胸甲卻是再也沒有辦法前進了。

那怪物按住我的肩膀之後顯然是相當得意,猛的一下張開血盆大口就朝著我的腦袋咬了下來,似乎是想要盡快結束戰斗,但是,就在它的大嘴眼看著就要咬中我的腦袋的瞬間,我卻是突然露出了一絲微笑,手指一動,本來已經頂在這家伙胸甲上的刃爪卻是突然又往外彈了一截。

我的刃爪其實比多數人見到的要長很多,因為它的內部使用了壓縮空間。所以實際上刃爪的真正長度比起我的護臂上的那個機匣還要長。不過因為太長的刃爪反而不好操縱。所以我一般只讓它彈出一半長度,這個長度看起來會比較正常,而且戰斗時也最順手。但是,某些時候這隱藏起來的半截刃爪卻是可以發揮一些特別的作用的。比如說現在。那個怪物以為自己擋住了我的攻擊。殊不知我的刃爪其實壓根就沒全部彈出來。

有永睌郅\在外面,刃爪此時就是永琚A可以說是無堅不摧的。幾乎沒有感覺到什麼阻力就直接貫穿了那家伙的胸甲直接捅進了那東西的胸口之中。

突然胸口被刺入六根刃爪,這種疼痛即便是這種改造生物也是無法完全無視的,所以那東西立刻就放棄了咬我的打算,而是想要慘叫,但是,我早就等著它呢。就在這家伙張嘴要叫的時候我卻是雙手刃爪向後一拉,直接將這家伙胸口的小洞變成了六道長長的切口,同事雙臂猛然從內向外一推那家伙的雙爪,趁著他吃疼用不出力氣的時候扮開它的爪子,而後腦袋猛然向前一個頭槌砸在了這家伙的咽喉之處。

不要以為被我用腦袋頂一下是很簡單的事情,因為我的頭盔上有一道弧形的刀刃從眉心前方一直向後延伸到頭頂位置,這東西就好像將一柄日本刀去掉手柄之後刀刃向前連接在我的額頭上一樣,向後彎曲的刀刃可以將整個刃面都對著前方和上方,這樣我的腦袋只要撞上什麼東西就是一道血口子,這是沒跑的事情。

那家伙的咽喉之上雖然有層疊式甲胄保護,但是我的頭盔上的那根刃也不是一般貨色,最終還是給這家伙的脖子上開了個血口子,而且因為突然地撞擊導致這家伙的慘叫聲被直接壓了回去。

連續二連擊得手,我正打算乘勝追擊,誰知道背後卻是突然傳來一股巨力卡住了我的腰部兩側,然後猛然向中心收縮,那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的腹部都快被擠成一團了,胃部遭到擠壓有種想要把肚子里的東西全都吐出去的感覺。不過這種感覺只持續了零點一秒不到就被一種失重的感覺所取代了。那夾住我腰部的東西猛然向後一甩將我直接從那怪物身邊甩了出去,我整個人在空中翻了三個跟頭之後看准機會,單手在一根豎向的鋼梁上一勾,整個人繞著鋼梁旋轉四分之一圈之後突然松手,身體橫向飛出,雙腳一蹬側面的一根豎梁,跟著反向竄了出去。雙手一拉頭頂的一根管道,身體順著慣性向前蕩去,然後在空中一個空翻,雙腳一勾另外一根管道輕巧的落在了一根鋼梁之上。自此我才算是穩定了自己的身體,但是腰上的疼痛以及血珠卻說明了剛才那一下還是受傷了。

對面的怪物也沒有沖上來補刀,事實上它現在其實比我還要慘一點,畢竟胸口兩側被開了六個大口子,這要是一般動物估計已經掛掉了,還能反擊就已經很牛了,要是沒事人一樣那也太誇張了點。

盡管受傷很嚴重,但是這東西果然不愧是改造生物,竟然低頭在自己胸口上舔了幾下之後傷口就立刻止血並開始愈合了。這種可怕的愈合速度完全就是不死之身的節奏,還好必須要用口水舔了才行,不然的話這東西還真不好對付了。

幾下出了好自己的傷勢後那東西立刻朝著我這邊沖了過來,而此時距離我差點扔出水晶泡泡的時候也不過才過去了五秒而已,這瞬間的戰斗節奏讓角田一郎和松本正賀有種完全插不上手的感覺,速度實在太快了。

現在我們這邊突然一停,角田一郎和松本正賀終于發現了機會。整個人在鋼梁上一蹬。角田一郎猛然躍了起來,手中武士刀照著那怪物的脖子就劈了下去。正好他現在的位置就在那怪物的側面,這一刀要是下去的話只要那東西不動的話絕對是可以將那家伙的腦袋切下來的。不過很可惜,這東西的戰斗直覺簡直強到可怕,感覺到側面的威脅竟然直接就這麼向前從自己站著的鋼梁上栽了下去。

看到那東西從鋼梁上向前栽了下去角田一郎還以為這東西要跑,立刻就調整了位置想要從鋼梁間的空當落下去追上那個怪物繼續完成剛才的跳斬,但是讓我們所有人都大跌眼鏡的是那東西竟然用的是計謀,它其實沒有跳下去。雖然它的身體是下去了但尾巴卻還圈在那個鋼梁上面,結果就是向前一頭栽下去的怪物竟然直接一個大回環又從鋼梁後面蕩了上來,而且它竟然沒有停下來。而是在蕩上來之後立刻又從前面跳了下去張嘴咬向了角田一郎。

目標一眨眼從面前跑到了自己背後。角田一郎已經意識到了危險,慌忙在空中轉身,但是此時怪物已經到了面前,而且他在空中無處借力根本就玩不出什麼花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怪物一口咬了下來。

就在角田一郎以為自己要完蛋了的時候。怪物卻是突然好像被什麼拉住了一樣猛然定住了。而他自己則是繼續往下落去,不過就在他下落了不到三米的時候,突然一道白線飛來連接到了他的手臂上。跟著白色的絲線猛然向後收縮,一下將角田一郎給拉了回來。

重新站到鋼梁上的角田一郎看著身邊巨大的雷霆蜘蛛才意識到自己是被我給救了,再看那邊的怪物此時已經和我再次打成一團。

其實眼前這個東西的戰斗力雖然很強,但也不至于可以壓制我,只是我們不能讓下面的人發現我們的存在,而且這地方又不是平地,而是井字形的鋼梁組成的頂棚框架,在這東西上戰斗一來不好借力,二來很難維持平衡,所以戰斗時戰斗力根本不能完全發揮,面對這個有四條腿還有條大尾巴的家伙人類軀體完全就是吃虧的。

一把從後面抱住那個怪物的脖子,我的雙手環住它的咽喉拼命用力向里收縮,而那東西意識到危險,拼命的在鋼梁上跳躍著想要將我弄下來,最後竟然猛然竄起在空中翻了個身打算用背部撞擊鋼梁將我給刮下來,可惜我的反應可不是蓋的。那邊的鐮刀直接噴出蛛絲拉住這家伙的尾巴將其硬生生的給拉了回去。

松本正賀和熾火龍姬跳過來想要幫手,可惜沒能拉住,直接讓我和那東西一起掉了下去。

因為蛛絲的牽引我們並未直接落地,而是蕩了下去變成倒掛在半空中的狀態,鐮刀在上面八條腿拼命頂住附近的鋼梁險些被我們給拽下去。我和那個東西的體重都不輕,從這麼高得地方掉下去的慣性加上我們自己的重量,這個力量可是一點都不小,多虧了鐮刀力量還算不錯,勉強還是拉住了我們,不然這一下砸在下面的研究區就什麼都別想了,絕對是暴露的結果。

盡管拉住了我們,可是現在的情況其實還是非常危險,因為我們現在實際上就在一片實驗區的正上方,距離下面的研究人員的頭頂不到三米遠。這麼點距離,只要對方一抬頭就可以看到我們倆倒掛在那里,而且還在拼命的掙紮扭動著。這要是被看到了,那肯定和掉下去是一樣的結果。

不過在承受住了最初的慣性之後鐮刀立刻便開始將我們一點點的向上拉了過去,而那個怪物在我的使勁收縮之下也逐漸開始因為無法呼吸而停止了掙紮,雖然現在還沒死,但是已經沒有多大反抗力度了,只是爪子在那里無意義的亂蹬,其實力量並不大。

本來看到我們都被拉起來了,松本正賀他們已經是松了口氣,但是,就在我們快要被拉上鋼梁的時候,那怪物的嘴里卻是突然滑出一團粘液,然後朝著地面滴落了下去。這一下可是把我們嚇了個半死,只能傻愣愣的看著那粘液低落地面,然後吧唧一下掉在了一個研究人員背後的地面上。

那個家伙聽到聲音疑惑的回頭看了一眼,結果很快就發現了地面上的粘液。不過讓我們意外的是那家伙在蹲下看了一下之後竟然沒有驚叫,而是抬頭大喊道:“約瑟夫我發誓你要是再讓你的那只惡心寵物在我們頭頂睡覺,我非把它切成片不可!你看看,這口水要是滴在我們的試驗品上要怎麼辦?”

那家伙喊完之後隔壁隔間的一個研究人員立刻對著這邊回罵了起來,兩個人你來我往的隔著一道牆壁對罵了一會才在一個高級人員的呵斥下重新安靜了下來,而此時我們在上面卻是已經快要虛脫了,不是累的,是緊張的。

對虧這東西平常在這里睡覺的時候有往下滴口水的情況發生,不然的話剛才那一下可就麻煩了。不過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危險往往會在你以為它已經離開時不期而至。就在我們這邊剛剛松了口氣以為已經安全了的時候,下面卻是突然發生了一個意外。

一個研究人員正拿著一件試驗品走著。突然腳下踩到了一個透明的球體。而如果是我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看到的話就會發現,這不就是我剛剛准備扔出去卻被那怪物打掉的那個水晶泡泡嗎?

沒錯,事實上這就是我的那個水晶泡泡。剛剛我本來是打算用這個東西講怪物封印起來的,然後再將那家伙弄到一個沒人的地方放出來安靜的干掉。可是就在我准備下手的時候卻遭到了那怪物的突然襲擊。之後水晶泡泡掉了下去。而我因為和那個怪物進入了緊張的戰斗中而完全忽略了掉下去的那個水晶泡泡。

落地的水晶泡泡並未直接砸到什麼人,而是在地面上彈了幾下之後就滾到了一個桌子下面去了,之後我們在戰斗的時候那個水晶泡泡就一直在那里沒有被人發現。但是。這個移動的海底城市並不是固定的,平時它當然不會動,可是現在正在跑路,所以難免會有一定的晃動。這種晃動雖然很微弱,但對水晶泡泡這種球形物體影響還是很明顯的。之前一直是桌子那邊低,所以水晶泡泡滾到那邊就沒動了,可是因為城市在移動過程中再次傾斜了一點點,桌子那邊變成了較高的狀態,然後那個水晶泡泡就開始緩慢的從桌子下面滾了出來。

很不幸的,那個研究人員轉身准備去拿點東西,結果卻一腳踩了上去。

因為剛剛水晶泡泡是被我意外掉落的,所以沒有指定目標,它不會自動跟蹤追擊,但是畢竟是從我手里出去的,所以它現在其實是出于一種解開了保險的狀態之中的,就相當于是去掉保險的地雷,只要碰一下就會……

嘭……

水晶泡泡啟動的聲音並不像爆炸,是一種並不太響的聲音,但還是挺明顯的,所以周圍的人都注意到了這個聲音,然後一起回頭,結果就看到他們的同伴此時正被封在一個直徑近兩米的水晶泡泡里面頭下腳上的向前滾動著。

“咦?切科夫,你這是……?”

“這是你的新發明?”一個研究人員看著水晶泡泡疑惑的問道,顯然他們這些人經常會搞出一些奇怪的發明,以至于這種奇怪的現象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大家都有些習慣了。

這個人問完之後那個被包了起來的家伙立刻在里面喊道:“鬼的我發明的!你們確定這不是你們搞出來整我的嗎?”

旁邊那個家伙笑嘻嘻的說道:“雖然我也確實很想要這樣整蠱你一下,不過很可惜,這個不是我准備的。而且這個東西看起來也沒有那麼簡單呢。”他說著就戳了戳水晶泡泡外面的那層薄膜,雖然這東西看起來好像肥皂泡一樣,但其實彈性驚人,而且超級堅韌,不是隨便就能弄開的。

本來還沒什麼反應的那個家伙在戳了一下這個東西之後臉色立刻就不對了,他立刻跑回了旁邊的架子上摸出了一個奇怪的儀器往水晶泡泡上一貼,然後看到上面的讀數之後立刻驚叫道:“我靠!這玩意是准神器!”

“什麼?什麼?不可能吧?我們這里誰能開發出那麼高端的東西啊?”另外一個研究員湊上來看了一眼,然後也是驚訝的叫道:“我靠。還真是啊!什麼情況啊?這誰發明的東西啊?不拿著去邀功怎麼先用來整人啦?”

第一個發現不對的那個研究員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驚叫道:“不可能,不會有人這麼腦殘的,這東西應該不是我們發明的。”

水晶泡泡里面的那個家伙皺眉道:“如果不是我們發明的,那就是外來的了。可是我們自己人的守衛在這邊都是用的制式裝備的吧?那就是說……”

幾個人突然互相看了一眼,然後猛然一起大叫了起來:“敵襲!有人入侵!”

事實上水晶泡泡啟動的時候我們都還在鋼梁上喘氣,根本沒有人注意到下面有人發現了我們的痕跡,但是突然地喊叫聲我們還是聽到了。角田一郎驚訝的伸頭往下看了一眼,然後回頭看著我一臉古怪的表情。我略帶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後自己也伸頭看了一下,結果一下就發現了下面那個巨大的水晶泡泡里面包裹著的人。心里瞬間就有一萬頭神獸飛奔而過。

“我靠。這什麼神展開啊?”

“別管什麼展開了!現在不能等了,趕緊干活吧!”克里斯蒂娜問道。

我也是點了下頭道:“不管了,准備行動。”說著直接站起來將那只已經被我勒得半死的怪物丟進了大地之門,緊跟著將永畬釵b手中向下一揮:“行動開始。”

隨著我的呼喊松本正賀他們立刻就跳了下去。而我卻沒有馬上下去。而指揮自己的召喚生物好像下餃子一樣的往下蹦。

這鋼梁距離地面也有二十米左右的高度。對我們來說根本不算個事,所以大家呼啦啦的一起跳了下去。

剛剛還在喊敵襲的那幾個家伙怎麼也沒想到襲擊會來的這麼快,天上下餃子一樣掉下來的人群更是將他們全都給嚇傻了。這些研究人員全都是自由npc。而自由npc的戰斗力都是非常爛的,基本上可以認為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狀態,對我們這些戰斗人員來說自由npc的戰斗力僅僅相當于新手村里的那些玩家,也就是不到二十級的水平。這種水平的戰斗力在我們面前自然是完全不夠看,而自由npc自己也知道自己戰斗力很低,自然就會對我們這些玩家產生恐懼。

突然看到我們這些人凶神惡煞一般的跳下來,那些自由npc研究員第一反應不是反抗,而是抱頭蹲下,有些還舉起雙手大喊著:“我投降。”

看到下面的那些研究員的反應我直接對自己的召喚生物喊道:“聽話的全都給我趕緊大地之門,不聽話的送到夜月那里,石化之後扔進去。”

“是。”整齊的一聲吼震的耳膜都在顫抖。這種金屬空間就是回音太大。

其實我放出那些召喚生物不是為了戰斗,也不是為了真的搶劫什麼東西,只是要他們制造混亂而已。敵人來這邊之後肯定是需要找到我們才能阻止我們的搶劫行為的,而且如果對方意識到了東西保不住了,想要銷毀那些技術資料,也肯定需要先到達那些資料存放區,但是現在我把這地方弄的到處都是我的召喚生物,那些家伙就算再牛也別指望能迅速的到達他們想去的地方,同樣的他們也找不到我們的位置,至少在短時間內不可能,這就為我們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至于說傷亡問題……

死神守衛和麒麟武士都是可以複活的,雖然麒麟武士複活慢一點,但是死神守衛複活很快,所以我從不擔心他們的傷亡問題。至于說我的魔寵們,他們並沒有在外圍區域,而是在我們附近,所以傷亡也輪不到他們。

放出大量召喚生物之後我當然也跳到了地面上,而此時角田一郎卻是一臉呆滯的看著我。我知道他是被我的召喚生物給驚到了,因為他以前戰斗的時候都習慣了己方人員和敵人死磕,現在卻是突然碰上這麼多的召喚生物掩護戰斗,實在是有些不習慣。

“別發呆了,跟我走。”拍了下角田一郎之後我大聲說道。

“你知道方向嗎?”反應過來的角田一郎倒是也沒有暈頭,至少還知道問我方向問題。

我直接指了下頭頂,角田一郎疑惑的抬頭看了一眼之後立刻就明白了過來。

我雖然下來了,但是上面的鋼梁我可沒有放棄,現在鐮刀正倒掛在鋼梁上充當衛星一樣的角色替我們進行定位。這個研究基地其實和我們行會的研究所並不一樣。我們那邊的研究所較為正規,每個研究組都有自己的房間和設備,但這個俄羅斯人的研究基地使用的卻是好像臨時建築一樣的結構。我們剛剛攀爬的鋼梁其實就是這個巨大的倉庫一樣的房間內的整體照明設備的支撐架,而下面的研究單位則是好像商業樓里的那種辦公隔間一樣,全都是用的隔板隔開的。雖然互相之間看不見,但是從上面卻可以清楚的看到任何一個房間內的情況,因為這些房間實際上都是露天擺在這個大倉庫一樣的房間中的,只是互相之間加了隔板而已。

“快快快,就是那邊,過了那個房間就是資料儲藏室,我已經看到了。”我通過鐮刀的眼睛看著前方的儲藏間說道。

松本正賀聽到我的話立刻一個縱身跳到了隔板上面,然後就這麼踩著那些隔板沖了過去。真紅不甘落後的緊隨而至,但是沒想到她還沒到那邊的房間里卻首先看到前面的牆壁猛然反倒在地,而松本正賀則是翻著跟頭從里面飛了出來。

“我靠,什麼情況啊?”克里斯蒂娜驚訝的問道。(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八十六章 戰略    下篇:第八卷 第八十八章 阻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