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三十六章 終于到手了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三十六章 終于到手了

數據轉移正是關鍵時刻,冰封女妖居然偏偏挑了這麼個時間點回來,這還真是夠讓人郁悶的。不是說我們搞不定她,而是因為我實在不確定能否一邊抵擋住她的攻擊一邊保護背後這個大家伙。要知道這東西不但個頭大,而且超級脆弱,只要冰封女妖命中一次,這個東西很可能就會直接完蛋,而我們的計劃也就跟著一起完蛋了。

“米拉、幸運、瘟疫、國王、沙夜子,你們五個組成編隊,攔截冰封女妖。”

“主人,那個女人身邊的人很多,我們幾個恐怕擋不住啊!”幸運回複道。

“夜月,你也一起去。帶上獄蛇,必要時賞她一個死亡之眼。”

“明白。”

幾個魔寵接到命令立刻便離開了我的身邊沖著那邊冰封女妖來的方向跑了過去。

戰斗打成這樣,冰封女妖他們已經不再顧忌這邊是什麼實驗區了,一路上幾乎就是直直的沖過來的,凡是擋路的不管是人還是東西都會被直接摧毀,然後就這樣成一條直線殺了過來。

對于這種行為我根本沒有當回事。我知道冰封女妖大概是用這種方法體現出她的決心,企圖在心理上給我們一定的壓力,但我可不是那種容易被刺激到的人,所以完全無視了冰封女妖的小伎倆直接派出了自己的魔寵,壓根不去管她。

事實上我不去碰冰封女妖才是現在最好的方法,因為我們的任務不是消滅冰封女妖而是搶奪數據資料。所以這里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我在這里不挪窩,俄羅斯玩家就絕對沒辦法破壞我們的搶奪行動,而一旦我被吸引出去,那麼這邊就可能存在防禦漏洞,到時候就說不准了。

很快事實就證明了我們的猜測,就在米拉他們接觸到返回的冰封女妖那一行人並開始攻擊的時候,在那個區域卻是突然發生了一件意外。一個不知道什麼東西被俄羅斯玩家引爆了,然後在該區域形成了一個閃耀的白色光球。這個光球的直徑超過了一百米,瞬間就將幸運他們全部籠罩了進去,然後下一秒光球突然開始向內部塌陷。並用不到一秒的時間潰縮成了一個小點。接著就好像破裂的肥皂泡一樣爆裂開來消失在了空氣中。

隨著這個光球一起消失的還有它張開時覆蓋的所有東西,不管是幸運和夜月他們,還是冰封女妖那一行人,包括部分實驗區以及上下兩側的隔離板、金屬管道之類的東西。反正一切的一切。只要被包裹進去的東西都沒了。原地只留下了一個完美的球形大洞。里面變成了一片空白。

借助遠處倒掛在天花板上的鐮刀的視線看到這些的時候我直接就愣住了,因為我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會有這麼可怕的物品,而且居然這麼簡單的就將我的人全都給報銷了。實際上那個東西除了干掉了我的一大群魔寵之外。還將那一區域的死神守衛和麒麟武士也都一起全都帶走了。

在那些人都一起消失的瞬間我就知道自己的魔寵掛掉了,但是我到現在都想不明白為什麼對方會使用這種自殺的方式來搞襲擊,因為當時那個東西是連冰封女妖他們一起吞掉了的。事實上當那個東西消失後冰封女妖那一群人也跟著不見了,所以我才會認為這是一次自殺襲擊。但是,這種情況雖然就發生在我的面前,可它完全不合理。冰封女妖到老遠從主戰場跑回來難道就為了回來跟我的魔寵同歸于盡的嗎?

沒錯,我承認我的魔寵戰斗力很強,除掉他們對俄羅斯玩家的反擊意義重大,但問題是冰封女妖的戰斗力也很強,用她和一大群俄羅斯玩家的精銳玩家去換我的這些魔寵顯然不是很值得。而且,我的魔寵畢竟是魔寵,他們死亡之後的懲罰要比玩家輕得多,而玩家們死亡的話,付出的代價那可就高了。所以說,這種情況怎麼看都覺得不太正常。

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果然,就在我們這邊感覺到情況不對的時候,我們腳下的地面卻是突然轟的一聲向上爆裂開來,然後就看到三個人影從地面下剛剛炸開的大洞中跳了上來。

雖然爆炸來的很突然,但我的反應更誇張。從洞里蹦出來的三個人中有一個家伙還在上升階段,都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就被我一腳踹中,然後整個人直接從資料存放區里飛了出去,另外兩個人直到這個時候才剛剛落地。

“二世。”隨著我的一聲喊,二世直接出現在我的身邊幫我扶住了那個信仰之力儲存罐,而我則是一下躥了出去,一把抱住了前面的一個家伙和他一起從剛剛那個大洞掉了下去。

剩下一個人還沒鬧清楚怎麼回事就發現只剩自己一個人了,而後就看到一個巨大的金色拳頭在視線中放大,之後就沒有之後了。

上來的三個人被瞬間搞定,第三個人更是和我一起掉到了下來,而下面准備往上蹦的人沒想到自己還沒上去,上面倒是先有人掉了下來,結果直接和我們撞在了一起,一群人滾成一團。

我在落下的過程中就已經用匕首割了那家伙的喉嚨,落地之後順勢一個翻身滾出了中央區域,然後左右一掃就發現下面這一層竟然站著好幾十人,一眼看過去周圍全都是人。

這些人沒想到我會突然下來,結果反應慢了半拍。我根本就沒有給他們反映時間,瞬間從地面上站起來,一道火焰龍卷圍繞著我自己自下而上的卷過,等火焰消失之後我已經切換到了銀月模式。

轟的一聲,永睄C猛然燃起一米多高的烈焰,然後我手持燃燒的永痦r然在原地一個橫掃旋轉一圈,一道紅色的火焰環瞬間被我揮了出來。火焰環猛然擴張將周圍試圖靠近的人員沖的人仰馬翻。

一招完成爭取到了主動權。緊跟著我抬手向前一指,一只咆哮著的火麒麟突然從虛空之中躥了出來,然後一下撞入人群之中將還沒有來及爬起來的人再次掀翻在地,而我則是迅速回身手中永硠雂え高k杖形態向地面用力一砸,只聽到當的一聲,又是一圈火焰環蕩漾開來,而後就好像是沖擊波一樣擴散出去,瞬間將周圍的金屬結構震的一陣吱嘎亂想,至于那些襲擊者自然也是不被再次掀飛到了更遠的地方。

就在我將那些人全部擊飛之後,突然就看到人群之中有個銀色的小球飛了過來。這東西我剛見過。就是制造了那個光球將我的魔寵們吞噬掉的那個東西。

正因為知道這東西的厲害。所以我根本不敢讓這東西爆炸,不然的話我可不確定自己是否扛得住這個東西的威力。不過,雖然我自己搞不定這個東西可不代表別的東西搞不定這個東西。

因為是從遠處飛過來的,所以這玩意的准頭並不是太好。在地上彈跳了一下繼續向著我這邊飛來。而我卻是突然將大地之門召喚了出來放在了這個東西的前面。那個東西在地面上彈起之後正好飛進了大地之門內部。接著我立刻取消了大地之門的召喚。至于那東西是否會在大地之門內部爆炸……這個我就真的不在乎了。反正我的召喚生物都在外面戰斗呢,大地之門里面已經沒有我的人了。至于說傷害到大地之門內部的空間什麼的……那種事情說出來有人信嗎?這炸彈的威能要是連大地之門的後花園都能影響到,那這東西未免也太誇張了點吧?

特殊炸彈居然被空間門給吞掉了。對面扔炸彈的人愕然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不過那家伙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看了看手里僅剩的最後一個這種東西,他突然做了個決定,將手里的那個東西擰了一下之後就塞進了腰間的口袋里,接著就沖了上來。

看著那人吼叫著往我這邊跑我就知道絕對有問題,主要原因就是這家伙做的太明顯了。你說你要是想要和我戰斗,多少總要拿個武器什麼的吧?這樣空這手一邊吼叫著一邊往我這邊沖鋒,這不擺明了是要當人體炸彈嗎?傻子才會上當好不好!

判斷出那家伙的行為之後我的動作可謂是異常迅速,毫不遲疑的切回紫日形態然後抬起右臂對准那個家伙的腦門,手指一動,一枚閃著金光的短箭飛出,正中那家伙的眉心。巨大的慣性導致那家伙突然原地飛了起來,在空中翻了個跟頭才摔在地上,而我則是緊跟著一個液化魔晶蒸汽炸彈扔了過去,轟的一聲將那家伙的尸體整個掀飛了出去。

在這個家伙飛出去之後,尸體都還沒落地,那白色的光球便再次出現,然後瞬間擴張到直徑一百米的狀態,之後猛然收縮,一下就將周圍的艦體啃出了一個大窟窿。

這一下爆炸和之前的效果一樣,在這個水下都市之中弄出了這麼大的一個窟窿,結果我才剛剛開始慶幸自己的決定多麼英明就發現了情況不對。

盡管游戲里對水壓的強度控制比較低,也就是水壓威力不大,但這里畢竟是海底,水壓再小也不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存在,因此,這個移動的海底都市還是有一定的支撐結構的。但是,我們之前的戰斗其實就已經對這個地方的結構造成了一些破壞,剛剛連著兩次那種侵蝕炸彈的爆炸,直接將這個東西上面的好幾根支撐柱都給吞噬掉了。這種支撐結構是貫穿整個船體的大梁,它們支撐著船體的上下兩個面,防止水壓讓船體合攏。但是,支撐結構內部被炸斷了,失去連接的支撐柱就失去了支撐的作用,于是單靠船體外殼就有點撐不住水壓了。

隨著一陣讓人牙酸的金屬扭曲聲,我分明感覺到了這個水下都市正在劇烈的顫抖著。這種現象並不是城市本身因為損傷而顫抖,而是因為外面的支撐結構頂不住水壓被弄爆掉了。大量海水噴射入水下都市的內部之後就會產生巨大的沖擊震蕩,而我感應到的就是這種東西。

“啊哦。這下糟糕了!”看了眼頭頂的大洞我趕緊跑了過去,然後一個縱躍就想要跳上去,誰知道我剛到洞口就從後面飛來一發光彈,逼的我不得不臨時展開翅膀向上揮動迫使自己減速,就這樣才堪堪避過那一下攻擊。

雖然我自己上不去了,但是我沒有打算就此放棄,直接聯系上面的凌說道:“告訴克里斯蒂娜加速,這東西快撐不住了。”

“主人,其實我們也快撐不住了。”

“啊?”

“上面有好多敵人正在入侵,我們這邊的情況非常麻煩。”

“敵人入侵?”

“冰封女妖。她在這里。”

“她不是已經被剛剛的……”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現在金幣正在和她周旋。但是這種環境不適合金幣的發揮,已經有些頂不住了。”

“了解,我盡快上去支援你們。”

我這邊才剛剛說完就看到面前黑暗區域之中走出了好幾個俄羅斯玩家,這些家伙身上的裝備都非常明確的表明了這些人不是一般人。因為普通玩家的裝備不會這麼華麗。

出現的這些人看到我之後並沒有走過來。而是紛紛在遠處站定。然後各自拿出了自己的武器。我一看這些人的裝備就知道他們要干嘛了。這些人居然不是弓箭手就是法師,要麼就是弩手,所以他們的行動目的很明確。就是用遠程攻擊牽制我。

既然對方不希望我上去干擾冰封女妖的行動,我自然就更不能在這邊呆著了。戰場之上不能被敵人牽著鼻子走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一旦戰斗的節奏被敵人掌握,你就只能不斷的在對方的安排下掙紮,所以,要勝利,要減少損失就一定要有自己的戰斗節奏。

看著周圍那群人,我沒有絲毫停頓的再次切換到了銀月形態,然後啟動了超級技能。當對方發現我的行動不正常的時候我已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球,然後等他們的攻擊到達我這邊的時候我已經在頭頂上自己融開了一個大洞飛到了上面一層去了。

說實話,我上來的時間還真是精確。我這邊才剛剛從下面上來就看到金幣半邊身子都被凍成了冰塊從半空中摔了下來,而冰封女妖則是利用這個機會直接對著那邊的記錄設備發射出了一枚冰錐。

雖然冰錘只是很低級的法術,但是就好像我之前說的,這個東西其實並不堅固,相反它脆弱的就好像一個水晶球一樣。想要破壞這種東西壓根就不需要什麼高級法術,只要有隨便一個魔法丟上去就足以搞定這個東西了。所以,相比之威力巨大的大型法術,還不如速度最快的低級法術來的實用。

盡管冰封女妖的冰錐扔的很准,但可惜她運氣不好,就在她的冰錐即將命中的時候,我突然從下面升了上來,然後眼疾手快的一道火焰扔了出去,那冰錐直接變成了一團水噴在了那個信息儲存裝置之上,並未產生任何的傷害。

看到自己的攻擊居然被擋了下來冰封女妖並未停止攻擊,而是眉頭一皺,雙手向上虛托,瞬間,一百多根冰錐出現在她的身邊,然後隨著她的雙手向前一揮,所有的冰錐立刻一起向著那個巨大的存儲設備沖了過去。只要這一百多根冰錐之中有任何一根命中,哪怕只是擦過去,這個設備都會立刻報廢。但是,就在那東西即將要命中的瞬間,一道巨大的火焰牆卻是突然出現在了那個東西的前面,所有冰錐穿過火焰牆之後都變成了水團,結果就是那個儲存器被潑了很多水而已。

看到自己的努力再次失敗,冰封女妖氣的鼻孔都要冒煙了。但是,她已經沒有第三次嘗試的機會了。就在她准備繼續攻擊的時候被敵人纏住的真紅也已經干掉了自己的對手沖了上來。面對近距離攻擊的真紅,即便是冰封女妖這樣的人也必須要全力以赴才能保證自己不被干掉,畢竟真紅的戰斗力在這種地方並不受影響,因此當她徹底發揮出自己戰斗力的情況下冰封女妖的實力是要低于她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別說分心攻擊那邊的設備了,就算是抵擋住真紅的連環攻擊都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該死!”冰封女妖發泄似的罵了一聲。但卻無能為力。被真紅盯上之後她已經徹底失去了攻擊資格,而其他人壓根就沖不過我這道防線。至于說松本正賀他們,現在正在不斷的屠殺沖過來的俄羅斯玩家,他們也只能用這種方法消耗我們的戰斗力而已了。

盡管目前情況暫時穩定住了,但是有一件事情是需要注意的,那就是這個水下都市搞不好就要撐不住了,所以我們必須要快一點了。

“真該死,為什麼這麼多俄羅斯高級玩家都回來了。主戰場那邊到底在干什麼啊?”一邊奮力的砍殺那些前仆後繼的俄羅斯玩家,角田一郎一邊大聲的抱怨道。

“不知道,我還沒空聯絡主戰場那邊。”我說完之後又道:“你先等一下。我聯絡看看那邊怎麼回事。”和角田一郎說完之後我直接就切換到行會通迅。然後聯絡到了玫瑰那邊。這個水下基地不知道這段時間是怎麼移動的,居然已經離開了通訊器傳輸范圍,好在我和玫瑰還有夫妻模式可以使用,倚靠愛之環的聯絡功能接上了通迅。

“紫日。你們那邊怎麼樣了?”

“目前還算湊合。不過冰封女妖剛剛回來了。你們那邊怎麼回事啊?主戰場那邊是全線崩潰了還是怎麼著?”

“這不能怪那邊的人!是俄羅斯這邊的神族勢力插手了。”

“你是說俄羅斯的那個什麼神族?”

“是西伯利亞身族。”

“對。就是那個西伯利亞身族。他們怎麼來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他們現在已經大規模的出現在了主戰場之上,我們那邊的進攻部隊損失慘重。多虧了混亂與秩序神族及時出手勉強算是擋住了西伯利亞神族的那些家伙。”

“西伯利亞神族方面有多少人參戰?”

“幾乎是傾巢出動。可以確定西伯利亞神族已經和冰封女妖他們建立了某種合作關系。在支援方面做的非常到位,我們這邊的助攻力量全部遭到了西伯利亞神族的毀滅性的打擊,等混亂與秩序神族趕到戰場的時候我們這邊已經只剩下維持戰線的能力了。進攻已經被全面遏制。”

“怎麼會這樣啊!”我感歎了一句之後道:“實在不行就不要省錢了,出動艾辛格移動要塞吧。”

“什麼?”玫瑰愣了一下,然後才反應過來道:“可是西伯利亞神族在這里啊!”

“我知道,所以才需要艾辛格移動要塞。”

稍微停頓了幾秒之後玫瑰點頭道:“好吧,我明白了。”

其實這種時候艾辛格移動要塞過來的話,並不是作為一個攻擊力量而存在的,它真正的存在意義在于——吸引火力。沒錯。艾辛格移動要塞這種時候到戰場上,必然會引起俄羅斯玩家方面的恐慌,而西伯利亞神族既然要幫助俄羅斯玩家,那就需要遏制之中恐慌的發生。另外,因為西伯利亞神族本身和我們的關系就不好,所以這幫家伙看到艾辛格移動要塞之後必然就會第一時間因為仇恨而將艾辛格移動要塞當成第一攻擊目標。

我們這邊的攻擊部隊之所以無法推進就是因為西伯利亞神族的阻撓,導致我們的進攻鋒線被擋住了,每次發動沖鋒都沖不起來,除了不斷的增加傷亡之外就沒有別的好處了。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們的戰斗部隊對俄羅斯玩家自然就失去了威脅性,這也是為什麼冰封女妖敢于在這種時候抽調高級人員返回這邊的移動都市來和我們周旋的原因。

但是,只要西伯利亞神族將他們的仇恨都集中到我們的艾辛格移動要塞上面,那麼地面上我們的主攻部隊就會得到解放,失去西伯利亞神族的協助,俄羅斯方面沒有高級人員在場,肯定是擋不住我們的主力部隊,屆時戰斗會出現一面倒的情況,兵線將不斷的向俄羅斯內陸推進。

冰封女妖知道這種消息之後即便是對前線的戰斗不理不睬,心里多少也會有些著急,所以,就算不能讓冰封女妖再把人帶回去,至少也可以確實的增加冰封女妖他們的心理負擔,讓他們無法發揮出全部的戰斗力。而且。如果我估計沒有錯的話,冰封女妖是不可能完全不管那邊的主戰場的,她就算是不帶人回去,至少也會讓帶回來的那些高手之中分出一部分去增援主戰場,而只要那些人數量減少,我們就有了回旋的余地。

玫瑰非常清楚我的意思,所以她只是稍微猶豫了一下就同意了讓艾辛格移動要塞前來助戰。不過,這次戰斗我們可以說也算是投入巨大了。艾辛格移動要塞到時候到了戰場上,固然是可以對俄羅斯玩家造成很大的殺傷,但是被西伯利亞神族全部集火。我們的艾辛格移動要塞估計也要有一些損失了。而且。既然連艾辛格移動要塞都出來了,那麼我們行會的那些飛行戰艦自然是不可能閑著了。不過,這些大型的空中單位雖然攻擊力和防禦力都不錯,可是在面對神族的時候還是相當危險的。一名主力神族只要幾次攻擊就可以對一艘飛行戰艦造成重大傷害。所以我在下令讓艾辛格移動要塞前來增援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損失很多飛行戰艦的准備了。

不過。雖然飛行戰艦注定是要損失一部分了。但我卻並不後悔。一來俄羅斯人的技術絕對值得這樣的投入,二來我們行會的那些飛行戰艦雖然價格昂貴,但是並沒有什麼技術限制。所以我們只要花點時間和金錢,遲早是可以把數量補回來的。

“外面到底那邊什麼情況啊?”角田一郎看我在那邊說了半天有些著急了。

我正好也完成了和玫瑰的通迅,切斷信號之後直接對角田一郎道:“主戰場進攻受挫,西伯利亞神族開始全面介入戰斗,擋住了我們的主力部隊。”

“什麼?那我們怎麼辦?”角田一郎驚訝的問道。

“我們行會的混亂與秩序神族已經開始全面參戰,目前已經抵擋住了西伯利亞神族的攻擊,不過我們的混亂與秩序神族畢竟人數太少了,而且本身就是行會神族,實力和地方神族多少還有一點差距,所以也就是勉強可以擋的住而已。不過你們不用擔心,我已經下令讓艾辛格移動要塞出戰了。”

“紫日會長你真夠意思。”角田一郎一聽到艾辛格移動要塞會出動立刻就興奮的稱贊起了我來,因為他也知道,一旦艾辛格移動要塞出現在戰場上,這麼大的一個目標,自然是會吸引住西伯利亞神族的注意力,到時候我們的主力部隊的攻擊就會恢複正常了,而一旦俄羅斯玩家擋不住我們的主力,這邊的冰封女妖就別指望這麼專心的對付我們了。

盡管我已經讓艾辛格移動要塞來解決主戰場的問題了,但是這邊的戰斗卻還是個巨大的問題。就算那邊的情況不樂觀,那也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傳到冰封女妖這邊來,別忘記了娿俄羅斯人可沒有我們那麼先進的通訊設備。雖然游戲里也有很多別的通迅方法,但是速度都沒有我們的通訊器那麼快,所以,要冰封女妖被吸引走,至少還需要十幾分鍾,只可惜我們很懷疑這地方還能不能堅持那麼長時間了。

“克里斯蒂娜。”

“什麼事?”克里斯蒂娜看向我問道。

“那東西還有多少時間可以轉移完?”

克里斯蒂娜看了下那個儲存設備,然後說道:“至少七八分鍾。”

“七八分鍾?”我聽的眉毛直跳。現在別說是七八分鍾,我連三分鍾都不確定能不能堅持下來。不是說我們打不過對方,而是這個東西本身不一定保持的住。一方面這個移動城市正在漏水,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淹到這里來,另外一個方面,我的那些召喚生物損傷太大,現在已經有點快要不夠用的狀態了。一旦我的那些召喚生物全部死光,再次召喚就需要時間來冷卻,而在此之前的狀態下我就只能用本體和這些人戰斗了。但是,沒有了那些召喚生物擋住俄羅斯玩家的大軍,他們用人海戰術硬填的話,我們自己雖然不會有事,可是這個東西就肯定保不住了。

“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啊!”我這邊剛要問克里斯蒂娜能不能快一點,松本正賀就首先喊了出來。

“可是我也沒辦法啊!”克里斯蒂娜無奈的看著松本正賀說道。

八月熏和櫻雨神雛合力干掉一個比較牛的俄羅斯玩家之後櫻雨神雛忽然問道:“這東西里面的技術資料可以查閱嗎?”

“干什麼?”克里斯蒂娜第一時間並沒有反應過來她是什麼意思。

不過雖然克里斯蒂娜沒有反應過來,我卻是反應過來了。“對啊!”我轉向克里斯蒂娜問道:“這東西里面的資料可以查閱嗎?”

“應該是可以的吧。”

“那就好辦了。”我興奮的說道:“我們可以讓這個東西顯示數據。然後用水晶記錄器錄制下來,不管速度多快都無所謂,反正回去之後可以慢放,到時候再慢慢抄錄,雖然過程麻煩了一點,但是確實是可以記錄下來的。還有,如果這個東西的數據可以查閱,我們就可以選擇性的下載了。不一定要全都帶走,俄羅斯人的技術未必都是我們需要的,有些可能還不如我們的技術呢。只要挑選重要的和有必要帶走的先帶走。剩下的部分就可要可不要了。這樣我們就可以節省大把時間了。”

“我怎麼沒想到呢!”克里斯蒂娜之前也是忙昏頭了,要在那麼緊急的情況下挽救數據,還要一邊給這個大家伙充當人體電池,一邊進行數據轉移。她需要負責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沒有想到這些倒是可以理解。

有了這個辦法之後克里斯蒂娜立刻開始專心控制這個設備。而因為輸入的能量都是她自己提供的,所以這些魔力都帶有她的印記,畢竟克里斯蒂娜可是元**王。和一般的法師不一樣,她是可以直接對魔法元素下命令的。在克里斯蒂娜面前,只要是自由的,未被魔法結構束縛的魔法精靈都是她的部下,所以克里斯蒂娜使用魔法相當隨心所欲。在利用自己的魔力精靈去給這個巨大的設備提供能量的同時她也就順便獲得了這個東西的全部控制權,于是在她的意願之下,那個巨大的設別中央的水晶一樣的柱體之上卻是突然亮起了一個好像顯示窗口一樣的區域,接著大量的數據開始在里面滾動刷新。

“好了,開始錄制吧。”

“已經在記錄了。”我說完之後又補充道:“注意顯示過的東西就不要再往儲存罐里塞了。”

“這個我當然知道。”克里斯蒂娜說完之後就開始閉上眼睛認真的感應著那個巨大的設備里面的記錄信息並不斷的對其進行篩選,刪除掉那些已經複制過去的信息,剩下的部分的目錄被她查看了一遍之後將無用信息全部剔除,然後剩下的部分一部分繼續傳輸到儲存罐,另外一部分則開始直接用數據形式在窗口內顯示,這樣我們就可以用水晶球錄像的方式記錄數據了。

經過這要一處理,這玩意里面的信息立刻就被剔除掉了很大一部分,畢竟相比之我們行會來說,俄羅斯玩家的技術還是要稍微落後一點的,所以有些技術我們根本用不到。

大約一分鍾之後克里斯蒂娜終于松了口氣說道:“好了,再堅持一分鍾我就能全部搞定了。現在已經完成了分類,一分鍾填充和顯示數據全部搞定我們就可以撤了。”

“誰說我們要撤了。”我轉頭說道:“還有那些現成的技術實體可不能放過。”

“對,那些東西絕對不能放過。”角田一郎現在就好像一個站在金山上的強盜一樣,感覺自己的心跳速度至少是平時的兩倍以上。

“你的召喚生物還有多少?”看著周圍已經被逐漸壓縮到我們附近的戰斗圈,松本正賀出聲問道。

我一邊使用遠程魔法消滅周圍的敵人一邊說道:“就這些了。最多支撐四十秒就會有敵人進入防衛圈。”

“我這邊四十秒搞不定啊!”克里斯蒂娜喊道。

“放心,我們這些人會幫你撐住最後二十秒的。”八月熏很堅定的說道。

角田一郎這個時候也不管什麼中國人日本人了,一邊拼命的砍著周圍的敵人一邊對克里斯蒂娜說道:“你放心,就算是死我也會用身體幫你擋下所有的攻擊。”

“不是幫我擋,是擋住這個東西。我自己有防護罩。就算站著不動,二十秒他們也絕對打不動的。”

“哦,忘記你和紫日一樣都屬于怪物級了!”

都說戰場之上最容易培養感情,這話真是一點都不假。角田一郎原本可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軍國主義份子、鑒定的大日本民族主義者,但是這才多長時間,居然已經開始和我們開起玩笑打成一片了。可能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他現在和我們交流的語氣以及神態已經和之前剛和我們彙合的時候完全不一樣了。要是他的同伴看到他現在和我們相處的方式,估計會以為這家伙被人掉包了吧!

在聽到角田一郎之前的話之後我微不可查的笑了一下,心里說著:“真不枉費了這麼大勁帶著這個家伙,總算是起了些作用。”

我之前估算的時間最終沒有按照我的預期完成。因為冰封女妖大概是收到了艾辛格移動要塞出現在主戰場的消息了。結果整個人都瘋狂了起來,開始不再注意那些高級玩家的傷亡了。之前一直都是普通的低級俄羅斯玩家和那些npc在搞死亡沖鋒,那些俄羅斯玩家中的精銳只是混在這些人中進行精確的點殺和突襲,而這種方法一方面需要大量消耗他們自己的有生力量。但另一方面也確實是加速了我們這邊的傷亡速度。不過。現在冰封女妖已經沒有時間再去注意這些高級俄羅斯玩家的生命了。干脆讓這些人也開始了死亡沖鋒。

那高級人員當炮灰的結果就是對方的沖擊力一下子就大了好多,我原本估計四十秒後才會被沖破的防線僅僅堅持了二十秒就完蛋了。我的召喚生物終于在對方的攻擊下死傷殆盡,最後剩下的一些魔寵在我們周圍上躥下跳的進行抵抗。可他們的攻擊力雖然是很不錯,可人數不夠,縫隙太多,在對方不計傷亡的攻擊之下終于還是讓他們突了進來。

此時我們這邊包括我在內都已經是在全力以赴的攻擊了,根本就騰不出手來去對付那些漏網之魚了。冰封女妖看到這個情況立刻做出了更為瘋狂的決定。一枚閃耀著銀色光輝的球體突然從她的手里飛了出來。這東西就是之前爆掉了兩顆就差點讓這個城市沉沒的那種侵蝕炸彈。雖然我不知道這是什麼,但是從威力上看著應該屬于非量產型產品,因為系統不會允許這麼逆天的東西大量出現的,否則的話即便是我們行會的艾辛格移動要塞估計也頂不了多長時間。

看著那枚飛出來的侵蝕炸彈,我這邊已經是完全騰不出手來了,不過,就在那東西掉進了人群中央的時候,一道白影卻是一閃而過,然後那個銀白色的球體就不見了。就在我和冰封女妖還在愕然的尋找那個東西的時候,突然就發現距離我們這邊起碼有二三百米遠的地方爆出了一團白光,那分明就是那個侵蝕手雷造成的效果。

白光一閃而過,然後將那邊的隔離壁給啃掉了一大塊,我們直接就可以看到對面的機器設備正在爆炸中。不過,隨後我就明白了造成這一切的原因,因為飛鏢已經回到了我的身邊。

別看飛鏢體積小,戰斗力不怎麼樣,但不得不說,在某些方面他的能力實在是太牛了,至少這個光速移動簡直就是無解的能力。雖然那個炸彈的爆炸范圍是一百米,但是飛鏢的速度是光速,叼起那個東西跑出爆炸范圍再將其扔掉之後成功跑回來,那東西依然沒有到達爆炸時間,等它真的爆炸的時候飛鏢已經脫離爆炸范圍了。

愕然的看著後方的那個光團,冰封女妖再次轉回來的時候真個臉都歪掉了。如果人也可以爆炸的話,她大概是已經處于爆炸邊緣了。不過很可惜,冰封女妖不是炸彈,她的眼神也殺不死人,所以只能無奈的繼續攻擊,期望可以盡快摧毀我們背後的設備。但是,她不知道的是,那個東西就算是立刻被摧毀了其實也沒有太大意義了。技術資料都已經轉移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部分只有一點點而已了。就算是現在那玩意被摧毀了,我們損失的也不過是最後沒有弄走的那一點點東西而已,之前的大部分資料其實已經在我們的儲存罐里面了。

別說冰封女妖不知道我們這邊的轉移進度,就算知道估計她也不會放棄的。所以,戰斗依然需要繼續,只是現在這個情況勝負其實已經確定了。

“給我死開!”被熾火龍姬擋住的冰封女妖憤怒的發出了一個大招,熾火龍姬連忙閃避,結果還是沒有完全閃掉,一條胳膊被凍結,半個身子都有輕微凍傷,但是冰封女妖還沒來及沖過去就被八月熏給頂住了,無奈只能繼續戰斗。至于八月熏過來之後留下的漏洞,雖然放進去了幾個人,但相比之冰封女妖來說危害性就要小多了。

借助八月熏主動去抵擋冰封女妖的機會沖入內圈的三個俄羅斯玩家立刻兵分三路,其中一個人直接跳起來就對著那邊的大型儲存設備發射出了一道攻擊,而另外一個人則是沖著克里斯蒂娜撲了上去,最後一個家伙更牛,居然沖我來了。

就在那第一個俄羅斯玩家的攻擊即將要命中那個出存儲設備的時候,克里斯蒂娜卻是突然松開了手里的那個轉換裝置,然後抬手就是一道魔法飛彈將那家伙的攻擊擋了下來,而這個時候襲擊她的那個俄羅斯玩家卻是正好撞上克里斯蒂娜的防護罩,但是沒有絲毫效果就被直接彈開了。至于襲擊我的那個白癡……不談也罷。

“克里斯蒂娜,你……”看到克里斯蒂娜站起來角田一郎立刻緊張的問了起來,就怕東西沒有複制下來出點什麼問題。

克里斯蒂娜直接就是一串魔法將陸續沖進來的幾個俄羅斯玩家全部擊飛,然後解釋道:“複制快完成了,剩下的能量足夠用了,不用我管了。”

克里斯蒂娜的話讓我們這邊集體松了口氣,而冰封女妖卻是立刻就蔫了。她已經知道己方的技術這下算是徹底保不住了,不過,她並未放棄,因為她的目光已經集中到了我們的儲存罐上面。“只要搶下那個,我們就還有希望。”冰封女妖自言自語道。(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九十一章 倒黴的獎品    下篇:第九卷 第一章 大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