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主動式防禦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主動式防禦

說實話我是不想在美國搞大規模行動的,這個不是說我怕什麼東西,而是事實上這種行動壓根就不會產生任何的效果。美國這個國家的玩家有很多特別的地方,這一點其實全世界都一樣,每個國家的玩家都有自己的特點,而美國人的特點就是超級擅長攻城拔寨,這可能和火槍手職業天生的遠程優勢有一定關系。因為遠程火力比較強,所以在攻城戰中守城方幾乎占不到什麼便宜,這樣一來進攻方可以選擇進攻位置和時間的優勢就比較明顯了。這種情況導致的結果就是想要在美國建立自己的城市非常的困難,至今為止除了我們冰霜玫瑰盟在美國建有三座非海外領土類型的城市之外,別的行會都沒能在美國建立任何的一座城市。而且,即便是我們的城市也不完全是我們依靠自己的戰斗力強行建立起來的,這其中更多的可能還是政治交易。

因為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商業優勢,加上我和美國幾個主要行會的會長都有一些私人關系,所以當初都是先打了招呼才開始建立城市的,這樣一來在我們建立城市的過程中這些美國真正的大型行會其實都沒動過我們,甚至還主動幫我們擋住了一些中等規模的行會,這樣一來真的來搗亂的人就只剩下一些零散的玩家和那些小行會而已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才能輕松的建立起自己的城市,而如果美國人真的全力封鎖的話,我們也不能說就一定不能強行將城市建立起來。但這其中所要付出的代價絕對會大到我們需要重新掂量掂量在這邊建立城市是否合適的地步。

正因為美國人的防衛能力如此之前,所以要在美國建立一片殖民地實際上是個相當不理智的行為,因為如果我們建立的不是一座城市而是一大片城市群,那我們就需要分兵防守,而美國人就沒有這方面的麻煩。他們根本沒必要一次性將所有城市都攻下來,完全可以集中優勢兵力一個個的來,而我們這邊卻要分兵防守,這一對比之下高下立判。所以說,在美國建立一兩座城市沒問題,但要弄出一大片城市群硬從美國領土上割下來一塊飛地來。那基本上就是在作死了。真有那麼大的毅力搞這種事情不如去二三線國家去弄一大片資源區來的劃算,為什麼非要從美國人身上啃肉呢?這不明顯是吃力不討好嗎?

正因為我知道松本正賀他們的計劃完全不可行,所以對于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提出的建議我才會完全不想理會,但是松本正賀現在又是眨眼又是努嘴的搞得我是真的相當迷茫。這種事情不能做幾乎是確定的事情。而松本正賀的意思卻是要我答應下來。這顯然相當奇怪。

稍微考慮了幾秒之後我最終還是打算先暫時相信松本正賀。因為我不覺得松本正賀會坑我們,雖然他是日本人,但現在已經徹底投靠我們了。所謂愛之深恨之切。當年的松本正賀有多麼熱愛日本,現在的他就有多麼憎恨日本,這是人之常情。畢竟當初的松本正賀可以說是為了日本付出了自己的一切,結果到頭來卻要被自己所深愛著的國家所拋棄,被那些他保護和幫助的日本玩家所欺辱,這樣的事情就算逼瘋一個人讓他去自殺也是非常正常的,而松本正賀屬于比較堅強的那種,所以他沒有去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不過,心中的不平並不會因此而消失,在得到了機會之後松本正賀立刻就將當初對日本的愛全都轉化成了恨,所以要說松本正賀背叛我們,那我是打死也不信的。

正因為松本正賀不太可能背叛我們,所以我覺得他既然這樣想讓我答應下來,那我先口頭應承下來也不算什麼,就算之後確認確實不可行,那我也能找到幾萬條理由拒絕掉,根本不用擔心什麼。但如果我現在就拒絕,那別的不說,至少松本正賀的感情肯定會受到很大傷害。可以說經曆了當初的起落之後松本正賀現在對別人的信任是非常的敏感,在別的方面你對他再怎麼惡劣都沒事,就是這方面絕對不能有任何疏漏,所以即便是為了保住松本正賀對我的認知我也不能拒絕他。

想明白之後我先伸手做了個下壓的姿勢讓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都安靜了下來,然後才開口說道:“報複行動我們肯定會進行,但說實話我們原本是沒有打算在美國那邊建立占領區的。但是,如果你們強烈要求,我可以考慮改變一下策略。”

聽到我的話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突然就歡呼了起來,這不是因為它們幼稚,而是因為真的是太激動了。之前日本玩家不是沒有進行過對外擴張的嘗試,但是他們之前的目標一直就是我們中國這邊,而游戲內中國行會的平均素質雖然不高,可人數太多了。即便是日本那邊的戰斗力再高,在我們的人海戰術面前依然不夠看。再說中國這邊弱的只是平均戰斗力,不是說我們這邊沒有高級人員。像是我們冰霜玫瑰盟這樣的超級行會畢竟還是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所以日本人之前的擴張行動別說占到什麼便宜了,幾乎每次都是損失慘重。這也是日本玩家後來越打越不行的原因,畢竟之前的連續失敗導致發展潛力受損,這是難免的事情。

但是,這種越擴張越失敗的惡性循環卻在最近出現了轉折,而這個轉折就是我們這次帶領日本玩家在俄羅斯的這個行動。我們不但從俄羅斯人那里搞到了技術資料,而且還建起了這一大片占領區,並且那些日本行會已經真正的從占領區的礦脈之中挖到了礦石並將之運回了國內。雖然剛開采出來的礦石數量其實很少,但對于所有日本玩家來說這都是一個重大轉折點。因為日本玩家們在經曆了如此長時間的賠錢戰爭之後。終于第一次見到回頭錢了,不管這些礦石再少,那總歸是收入,相比之前戰斗越多賠的越多的情況,這次終于是讓那些參戰行會看到了希望。不少日本玩家甚至在看到第一批准備運回國內的礦石的時候都哭了起來,這種巨大的滿足感過後緊跟著到來的就是極度膨脹的自信心。所以,日本玩家這次能提出要打到美國去建立占領區的建議時我也並不是特別的驚訝。

聽著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的歡呼聲,我再次伸手壓下了他們的喧鬧聲,然後才補充道:“先別高興的太早,我只是暫時答應你們。最後行動是否真的執行還需要商議一下。畢竟你們選的目標可是美國啊!即便他們現在還沒有完成統一戰爭,但那畢竟是現實中的世界級強國,而且游戲內的美國行會雖然是分裂狀態,可是在遭到外敵入侵的事情我相信他們還是會迅速的將矛頭全部一致對外的。所以各位最好不要太過樂觀。如果我們行會進行技術論證之後確定行動不可行。我們是不會參加這種行動的。”

“有你這句話就行了。”松本正賀說完對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說道:“好了,大家現在先回去指揮自己行會的人趕緊加快這邊的礦產開采工作,美國那邊還只是個計劃。現在我們還是需要先把手里頭實打實的利益消化掉才是真的,至少到時候我們也可以多買一些npc部隊去參戰不是?”

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聽到松本正賀的話之後也都是紛紛點頭表示這話有道理,然後那些人便紛紛轉身開始准備離開,而松本正賀則是趁著人還沒走開轉身對我道:“紫日會長,我作為這些日本行會的代表,希望可以列席你們的論證會議,不知道可以嗎?”

很明顯松本正賀這是有事情要和我說,他這樣光明正大的請求反倒是不會惹人懷疑,所以我也就干脆的點頭道:“這又不是什麼需要對你們保密的事情,你想參加就參加吧。”

“那麼多謝了。”松本正賀說完之後立刻轉身對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說道:“等我這邊拿到准信就回去告訴各位,你們現在先不要太著急,不過希望各位暫時不要下線,我一會回去可能還要宣布結果。”

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都點頭表示知道了,然後紛紛離開去指揮自己行會的發展建設工作去了。這些俄羅斯的礦區雖然被占領了下來,但是俄羅斯人也不是笨蛋,撤離之前大部分礦井都被炸毀了,所以現在雖然很多礦區都已經清理了出來,但實際上開采速度都非常慢,遠沒有達到正常速度,這些會長需要趕緊回去購置設備安排人員一邊開采一邊恢複礦區正常的開采速度。

等那些人都離開之後松本正賀便光明正大的留了下來,當會議室的大門關閉之後松本正賀便立刻放松了下來一屁股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說道:“呼……累死我了!這幫混蛋真是貪得無厭,我給他們弄到了這麼大的好處居然轉身就又開始計劃奪權,你說這些人是不是養不熟的白眼狼?”

我隨手拿出一枚仙果扔向松本正賀並笑著說道:“你當初離開日本加入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時候不是就已經全都看透了嗎?怎麼了?現在又開始對他們有所期待了嗎?”

松本正賀接住果子之後向後一靠將雙腳都駕到了桌子上,然後才看似隨意的樣子靠在那里說道:“就算有什麼期待,看到他們現在的那副嘴臉也徹底不敢再想了。”

我笑了笑並沒有接話,因為我知道松本正賀肯定還有什麼要說的,現在不適合打斷他。果然,過了十幾秒之後松本正賀才開始緩緩的說道:“剛剛帶著他們開采出礦石來,這些家伙的嘴臉立刻就不一樣了,一些人開始叫囂著要繼續擴大占領區,得到更多的礦產,然後還要發展自己的海軍反攻全世界。我真不知道那些人腦袋里都裝的什麼,這次的行動主要部分都是冰霜玫瑰盟搞定的,那幫人居然以為是他們的能力。我和他們說現在不適合繼續擴張。而且沒有冰霜玫瑰盟我們自己搞不定這些,可他們就是不信,有些人還公然指責我膽小怕事,說步子可以再邁大點。真是一群不可理喻的瘋子,走都還沒走穩就想著跑,摔不死他們!”

“那你帶著他們跑來要我答應在美國建立占領區是什麼意思?”

“我的想法很簡單,讓他們吃點虧,收收他們的心。”

聽了松本正賀的話我稍微想了想也就明白了松本正賀的意思,只是有一點我還沒有想通。“你讓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知道你的正確性這一點我是沒有意見的,但是拉著我們冰霜玫瑰盟一起參戰的話。這個注定要失敗的戰斗。我們冰霜玫瑰盟自己的損失怎麼辦?”

“我們會損失什麼嗎?”松本正賀突然反問了一句。

我被這一句給問的愣住了,因為這就好像突然被人問一加一為什麼等于二一樣,這種事情你要我怎麼解釋。我們攻擊美國本來就是勝負未知的事情,松本正賀還說要給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教訓。這就是說不要真打。本來盡全力就已經是勝負五五開了。這再不認真打。失敗不是成了必然嗎?可是這戰敗有可能不損失什麼東西嗎?人員的損失什麼的暫時不說,就算是我們建立殖民地的那些物資……等等,如果說一開始就知道這地方我們占不下來。那干嘛還要運送物資過去呢?那一瞬間我突然就明白了松本正賀的意思。

“你小子腦子轉的倒是蠻快的。”

“你不擔心損失了嗎?”松本正賀笑著反問道。

我也是笑了起來。“反正是要失敗的戰斗,我干嘛還要送物資過去?”

松本正賀笑著說道:“果然不愧是是我們的會長大人,我就知道你肯定能想明白。”

“我也不是全都明白,至少我沒搞清楚你要我們這樣干的話,我們的戰斗損失這部分要怎麼算啊?”

“戰斗損失的部分難道冰霜玫瑰盟打了這麼多年仗還不會控制嗎?”

我稍微想了一下便點頭道:“沒錯,如果不是真的打算堅守的話,損失其實可以控制在非常低的狀態,不過這次的行動那些日本行會可就要被你坑慘了吧?”

“我其實也沒你想的那麼壞。”松本正賀說道:“我其實在來之前就已經和八月熏她們幾個討論過這個問題了,當時櫻雨神雛給出了一個比較穩妥的方法。”

“說說看,我看看可行否。”

“其實也不算是什麼複雜的東西。”松本正賀說道:“首先你們要宣布研究結果表明這次的行動不可行。這樣冰霜玫瑰盟就不用投入建設物資真的在美國那邊建立殖民地,這樣的話冰霜玫瑰盟這邊的損失就好控制了。”

“那你們那邊的計劃怎麼辦?”

“這個簡單,你只要說你們不參加,但是允許我們跟著一起行動,只要我們不干擾你們的行動你們就不會干擾我們,而且提供傳送陣服務。並且,我會說在我的游說下你們答應,萬一美國人反應激烈,你們冰霜玫瑰盟將為我們提供一定程度的掩護,這樣就可以講你們全部摘乾淨,並且保證那些有野心的家伙繼續行動。但是,我會盡力勸說那些行會不要參加。到時候不聽我的話的那些行會就回去建立殖民地,而他們的慘敗正好可以讓留下來的相信我的行會意識到我的領導的正確性,他們以後就會對我更加的信賴,這樣可以徹底讓他們服從我的指揮。”

我點點頭道:“不錯的計劃,可以減少我們這邊的損失,而且可以打擊一部分拉攏一部分,最重要的是不管是被打了的還是沒有損失的,之後都會對你信心大增,死心塌地不敢說,但一般的命令他們絕對不會再陽奉陰違是肯定的了。”

松本正賀聽到這里也是微笑著說道:“所以我之前才暗示你接受這個計劃,不然的話後面的部分就不好說了。不過呢,具體操作還需要斟酌一下。對了,軍神應該擅長這個,讓他幫下忙吧?”

“這個沒問題。”

和軍神簡單的交流了一下之後松本正賀便將計劃全部說了出來,軍神本來就是干這個的。做計劃那簡直是神速,不到五分鍾就完成了一套精確到戰斗小組的作戰計劃,精密度簡直無懈可擊。看到全部計劃之後松本正賀和我又討論了一下,指出了一些需要改進的地方,讓軍神稍微調整了一下之後便徹底敲定了下來,當然之後這個東西還要給我們行會的高層看一下的,畢竟行動不是我一個人就能搞定的事情,需要有人配合才行。

全部敲定了之後松本正賀便離開了我這邊去和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報告情況去了,不過這個事情暫時還沒有辦法開始執行,畢竟我們現在沒有辦法騰出手來去找聖槍盟的麻煩。而日本方面也是忙著搶礦。暫時還沒有多大精力去搞對外擴張的事情,不過有了這麼個計劃,至少能讓那些人安分一點。

搞定了日本這邊的計劃,我們的主要精力還是需要回到俄羅斯這邊來。畢竟之前俄羅斯人的計劃意外被破壞。現在肯定是在計劃別的方法。反正他們是不可能讓我們安心發展起來的,所以說,俄羅斯人得反攻是必然的。區別僅僅是發動的時間和方式而已。

“軍神,巨蚊哨站到了沒有?”

“你和松本正賀談話的時候就已經到了。”

“現在在哪?”

“就在艾辛格移動要塞後面的港口區停泊著,不過剛剛從鷹副會長那里得到命令正在准備啟動進入到俄羅斯玩家的控制區進行前出偵察任務。”

我點點頭道:“叫他們稍微等一會,我也跟著一起去。”

“明白。”

讓巨蚊哨站多等了一會之後我也算是趕上了巨蚊哨站的起飛,在裝上我之後巨蚊哨站立刻封閉了入口開始升空,而在離開地面不到五米的時候巨蚊哨站就開始逐漸從各個突出部分向中心部分隱形,等徹底升起來的時候整個巨蚊哨站已經徹底消失在了大家的視線中,這套牛逼的隱形系統並不是我們行會的海市蜃樓系統,而是巨蚊哨站的進階技能。

我們行會的蟲族城堡最初到手的時候一直被我們當成了巨型移動要塞在使用,而且我們也將之定義為一種戰爭兵器,但是在使用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卻驚訝的發現這些蟲族城堡竟然不是單純的機械,而是**生物。事實上不光是身體是活的,這些蟲族城堡的發展方式竟然也和玩家一樣可以不斷的升級。不過這些東西畢竟不是玩家,所以他們升級的時候情況和玩家稍微還是有些不一樣。

雖然這些家伙看不到經驗條什麼的,但他們確實是不斷的在升級,其中巨蚊哨站在升級到二級的時候就得到了一個追加技能叫做無聲飛行,效果就和名稱一樣,可以讓巨蚊哨站飛起來之後徹底靜音。這種靜音不是說僅僅讓巨蚊哨站自身的翅膀震動聲音消失,而是連高速飛行時候的空氣摩擦聲都一起消失了,感覺就好像是在整個巨蚊哨站外面加了一層看不見的隔音屏障一樣。這招可謂是夜間潛入的無上利器,畢竟晚上大家的視力都會下降,而一個完全沒有聲音的飛行器就成了夜間突襲的最大保險。

在巨蚊哨站升到三級的時候,這家伙又得到了一個技能——殺手蚊子。

這種能力的特點就是可以區別于之前的偵察蚊子,專門釋放一種用于戰斗的蚊子。雖然偵查蚊也有一定的攻擊力,但那真的是微乎其微了,但是這個殺手蚊子就不一樣了。這些家伙在我看來與其叫做殺手蚊不如叫自爆蚊更合適一些。這些家伙實際上比偵察蚊還要小,但飛行能力卻強出好幾倍,不但速度快,而且靈活無比,可以潛入各種地方執行任務。而一旦這些家伙找到目標並成功貼上去就可以根據巨蚊哨站的指揮進行自爆。當然,既然叫做殺手蚊子,這些家伙的自爆威力絕對對得起這個稱號,事實上每一個自爆蚊的爆炸威力都堪比一枚反艦導彈,之前我們實驗的時候甚至一次性炸沉了一艘我們行會淘汰廢棄的大型驅逐艦,這威力秒掉一般玩家是絕對沒問題的,即便是槍神那種級別的家伙,只要不是防禦系,一只就足夠讓他去掉半條命了。

不過,雖然這個技能很牛。可惜就是限制也太多了。和一般的偵察蚊一樣,殺手蚊也是不能離開巨蚊哨站太遠,需要遠端遙控支持,所以沒法滿世界亂跑。其次,這東西每次巨蚊哨站都只能制造一只,這只殺手蚊子沒有自爆之前就無法生產第二個。雖然生產沒有冷卻時間限制,而且制造速度也挺快的,但是因為只能同時存在一只,所以襲擊過敵人之後第二只就還需要從巨蚊哨站這邊重新制造然後起飛前往目的地,這樣一來攻擊頻率就變得異常的低。可以說用處被限制的相當厲害。不過即便如此這也算得上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技能了。

最後。巨蚊哨站升到四級的時候得到的就是現在的這個隱身技能,可以讓巨蚊哨站做到完全的光學隱形,可以在多數環境下徹底消失在空氣中,但是遇到大霧或者雨天卻還是可能被發現。畢竟周圍都在下雨的時候突然出現一個真空區。這傻瓜也知道那里有問題了。

目前四級的巨蚊哨站雖然只得到了三個額外技能。但是這些能力都是非常有用的能力,所以我們現在也都非常期待等他五級的時候能搞到什麼技能。

隱形後的巨蚊哨站就開始一路向著俄羅斯玩家的控制區深處飛去,我們這次的目標是找到冰封女妖的指揮部所在。然後對他們的行動計劃進行監聽,這一點可是非常必要的,畢竟能提前知道對方的行動我們起碼能提前做點准備不是?

其實我這次跟著一起出來並不是來搞竊聽的,而是來搞主動防禦的。

和紅月、玫瑰他們不一樣,我雖然是冰霜玫瑰盟真正的總會長,但其實除了一些主要決定,我很少在行會里真的去指揮會員們做什麼,可以說我並不擅長這些事情,相比之下我對戰斗以及大戰略的制定反倒是更加擅長。現在大戰略已經確定了,根本不用我再去操心,所以我能做的就只有戰斗了。

既然已經知道了俄羅斯人必然是會發動反攻的,那麼我不如積極主動一點,與其等著他們准備好了來攻擊我們,我完全可以先來搞點破壞,只要我能攪亂俄羅斯玩家的行動就可以讓他們的反攻時間推後一些,而他們反攻的時間越晚我們的勝算越大,畢竟我們的城市一旦全部完成就有了立體防禦能力,要是能堅持到三天之後俄羅斯這邊的怪物攻城就會結束,到時候俄羅玩家再想攻擊我們就只能自己獨立戰斗,不能借用怪物攻城的機會了。最後,要是能讓俄羅斯人得反攻推遲到七天之後,那就更爽了,因為到時候系統會承認我們對該區域的占領全,屆時我們腳下的土地就不再是俄羅斯土地,而成了該區域城市所屬行會的土地,也就是變成了各個國家自己的土地。

不要忘記了,游戲內的地利優勢可不是說說的,這是真的用數據的形式表現了出來的東西。每個行會、每個國家的領地都有對應的屬性效果,站在自己國家或者自己行會的領地上就會得到對應的屬性加成,而無關人員則沒有屬性變化,敵人更是會受到負面屬性影響。這種效果決定了我們所在的這片區域屬于哪個國家對戰斗的影響將非常的大,因為現在這里還是俄羅斯的領地,我們在這里全都會減屬性,並且因為俄羅斯是個強大的國家,所以實際上這個屬性減的還相當厲害。

事實上除了以上這些,領地變更還有個好處,那就是本國神族可以名正言順的參戰了。根據系統規定,本國神族勢力是不允許參加對外擴張戰爭的,也就是我們進入別國領地戰斗的時候是指望不上本國神族的,但是相反的就是別國入侵本國的領土,本國神族卻有保護的義務,這就造成了防守方的巨大優勢。不過,根據最近的一次更新之後調整的規則,現在的跨國戰爭中對神族的限制稍微出現了一點調整。進攻方的地區神族依然是不能跨越國境作戰,但是如果某個區域的土地剛剛被別國占領七天不足一個月,那麼這塊地方將同時允許兩國神族進入,也就是丟失了這片領地的國家的神族依然可以進入這個地方幫助本國玩家搶奪這一區域的控制權,這一點和之前的設定稍微有點不一樣。以前是七天一到土地就變成別國領土了,本國神族就不能干預了。

對于這種變化各國的神族當然是比較高興的,但是對我們冰霜玫瑰盟來說就不算是什麼好消息了,因為我們冰霜玫瑰盟實際上被入侵的機會不多,反倒是經常去入侵別的國家。系統設定這麼一改我們的阻力就大多了,本來只要堅持七天就好了,現在平白無故延長到了一個月,你說鬧心不鬧心?還好只要撐過前七天,之後本國神族就可以過來幫忙了。考慮到我們中國天庭的實力足夠給力,所以這個事情我們倒是也沒太擔心。就是不爽而已。

為了可以讓俄羅斯方面的反擊計劃盡量的推後。我這次打算先狙殺冰封女妖幾次,自豪能把他們的指揮層都干掉幾次,或者還可以考慮燒掉他們的一部分輜重,當然普通玩家的話我也不會放過。能殺多少是多少。反正我只要放開手搗亂就行了。這種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干了。相信效果一定非常不錯。

巨蚊哨站的移動速度並不算太慢,很快就深入到了俄羅斯玩家控制區的後方,然後無奈的找了個隱蔽的地方降落開始釋放偵察蚊。冰封女妖的行蹤我們並沒有辦法跟蹤。他們原本的指揮部也被我們給端掉了,現在肯定是臨時建立的指揮部,所以我們也沒辦法知道他們的指揮部的具體位置。不過我們也不是真的兩眼一抹黑,至少我們能確定俄羅斯這邊還有哪些地方有可能成為新的指揮中樞的,所以我們只要對這些對方進行偵查就可以了。

巨蚊哨站本來就是干這個的,干起來當然是輕車熟路,很快就有一大群的偵察蚊子飛了出去,然後悄悄的潛入到了附近城市中的俄羅斯行會總部之中開始收集情報。還別說,我們的運氣真不錯,第一次就找到了線索,雖然沒有直接找到冰封女妖卻是發現有個行會會長接到了開會通知,于是我們的偵察蚊子立刻就附著在了這個家伙的衣服上鑽進了鎧甲的縫隙中躲了起來。

大約幾分鍾後這個偵察蚊子的信號就突然消失了,之前的信號中那個偵察蚊子進入到了對方的身上,而對方最後進入到了傳送陣中,所以現在那家伙肯定是傳送到了巨蚊哨站的接受范圍之外,並不是偵察蚊子掛掉了。

事實上之前讓偵察蚊子爬上去我們就已經知道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了,不過有個偵察蚊子在那家伙的身上就夠了,因為我們即便是不知道他們去哪了也可以在附近的其他目標城市周圍轉一轉。偵察蚊子的通信距離高達一百公里,一旦我們接近到這個范圍內,那只蚊子立刻就會恢複連接,所以我們想要找到那個家伙其實還是很容易的。再說了,這不過是後背手段。就在那個家伙傳送走了之後,立刻就有幾只偵察蚊子飛到了那家伙使用的傳送陣旁邊,然後其中一只偵察蚊子從傳送陣下面的蓋板之中鑽了進去,接著准確的找到了一枚很小巧的黑色石板。

這個石板實際上就類似于一個記憶存儲裝置,大家完全可以將其想象成存儲卡。傳送陣要進行目標傳送就需要和對方傳送陣進行溝通,而那麼多傳送陣如何准確的定義對方就需要一個類似電話號碼的東西來進行區分,而這個石板上記錄的就是這種類似電話號碼的空間坐標。因為每次傳送的時候傳送陣都需要訪問這個存儲卡,而讀取信息會導致魔法陣上對應的回路留有殘余魔力。這種魔力殘留很微弱,而且消散的很快,但偵察蚊子可以讀取這種殘留魔力,只要時間不超過半小時並准確的知道是之前第幾個傳送信息,就可以好像查詢通話記錄一樣將對方的傳送坐標讀出來。這種能力除了我們行會的偵察蚊子沒有第二家,所以沒有行會會對此進行防護,因為壓根就沒人知道還能這樣搞情報。

輕松的得到全部的信息之後我們就立刻知道了對方傳送的坐標,但是巨蚊哨站沒辦法傳送過去,只能飛過去,這期間耽擱了十幾分鍾,但至少我們還是找到了冰封女妖。當那只失聯的偵察蚊突然重新上線的時候我們就知道目標已經距離不遠了,不過只要聯系上這個偵察蚊子我們就已經不太需要繼續靠近了,因為此時我們已經可以讀取對方的信息了。不過考慮到我一會還要過去搗亂,所以巨蚊哨站還是一直接近到了對方的城市外圍才找了個小樹林降落了下去。

“怪不然有那麼多偷窺狂。”看著巨蚊哨站內部的大屏幕上的畫面,我對身邊幾個負責記錄信息的玩家說道:“這樣能直接看到人家的一舉一動,別人卻全然無知的狀態還真是容易讓人興奮啊!”

那幾個玩家聽到我的話也是笑了起來,不過都沒有接話,因為他們手里都在忙,所以也沒空和我說什麼了。

巨蚊哨站釋放的偵察蚊不但可以傳輸視頻信號,而且連聲音都有,所以簡直就好像是在現場放了一部攝像機一樣,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況。此時冰封女妖正在和一群人在一塊指著一張巨大的俄羅斯地圖在那里爭吵著什麼,不過因為這些人簡直就跟菜市場大媽一樣吵得太厲害,所以我基本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什麼,好在很快冰封女妖就用一聲大吼幫我們解決了這種麻煩。

成功的鎮住了那些俄羅斯行會的會長之後冰封女妖也稍微降低了一點音量,然後說道:“你們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各位有想過沒有?我們現在的狀況如何?冰霜玫瑰盟那邊的狀況如何?就算我們現在反攻能對他們造成什麼影響呢?殺死對方一部分玩家,摧毀外圍的一部分據點,除此之外呢?我們還能做什麼?你們能擊潰冰霜玫瑰盟的主力?你們可以摧毀艾辛格移動要塞?都不行。我們沒有那樣的兵力。所以,現在反攻除了給他們送人頭根本毫無意義。”

對面的一個俄羅斯行會的會長聽到這個話之後立刻就激動的說道:“可是我們就這樣放著不管了嗎?冰霜玫瑰盟都已經打到我們的地盤上來了,我們難道還要忍著?丟的不是你們女妖聯盟的土地你們不心疼是嗎?”

“你怎麼說話呢?”旁邊一個俄羅斯行會會長指著那個家伙說道:“討論問題歸討論問題,不要人身攻擊,我們現在的處境已經相當尷尬了,要是這種時候還不能擰成一股勁,那我們就真的沒救了。”

被罵了的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聽到這個人的話之後也是冷靜了下來,但是看他的樣子依然是不同意冰封女妖的計劃。冰封女妖似乎也看得出來,這些人是不會輕易答應她的計劃的,于是在稍微沉默了一會之後她才繼續道:“那麼這樣吧?我們女妖之家出錢先補償你們怎麼樣?”

冰封女妖的話簡直就是一枚重磅炸彈,話一出口周圍的人立刻又亂了起來,有些人叫囂著不能這樣,還有人則是興奮的問是不是真的,兩邊瞬間又亂套了。

看著菜市場一樣的會議中心,我笑著說道:“看來就算我不搗亂他們的日子也不好過啊!可惜,就算這樣我也不可能手軟的。”說完之後我便對這邊的幾個玩家道:“你們看好了他們,我去給他們添點油去。”(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三十七章 災難的前兆    下篇:第九卷 第三十九章 人類的秘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