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九十三章 強到沒邊啊!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九十三章 強到沒邊啊!

除了銀色卷軸之外,天庭給出的兩章金色卷軸也是有著特殊能力的。這種金卷和銀色的卷軸比起來明顯更強力一些。啟動方式是一樣的,只要到任何一個廟宇就可以啟動,然後一樣是由天庭派人指點,只是指點的人會從神將變成有名字的大神。另外,金卷提供的技能項目是二到十項,視個人表現情況發放。最後給出的經驗值獎勵同樣翻倍,並且這個金卷不光可以讓一個人進去,而是可以讓一名玩家選擇外帶最多七個人一起進入金卷中修行。當然,除了持有者,別人被帶進去之後也可以得到大神指點,但是不會有技能提供學習,最後的獎勵部分這些人得到的也不是經驗,而是每個人全屬性增加一定量,不過這增加量不會太高就是了。不過,即便這樣,陪同人員的好處也遠超出去練級,所以總的來說還是不錯的。最重要的是這個卷軸任務之中的練習中干掉的怪物都是有經驗值的,而且照樣爆裝備。

除了這卷軸,此外天庭還給出了二十二塊腰牌,其中二十塊銀色的,兩塊金色的。

腰牌的啟動方式和卷軸一樣,但不是傳送你去修煉,而是幫你強化裝備。銀色的腰牌可以指定強化一件裝備,或者隨機強化兩件裝備。如果是指定強化則可以指定強化屬性類型和方向,並且可以進行細節調整,並且強化如果失敗,天庭會賠償一件價值更高並且適用于這位玩家的同類型裝備。但如果是隨機強化就不會有失敗率問題,一定會成功。只是強化哪兩件裝備以及如何強化還有強化多少程度全都要看運氣。

金色腰牌一樣的是強化裝備用的,而且和金色卷軸一樣強化能力更強。金色腰牌不可以選擇隨機,只能指定強化兩件裝備,並且強化後的屬性點總量只能是強化前的百分之一百三十五,也就是會多出百分之三十五的屬性點來,並且可以指定強化出三項常見屬性或者一條特殊類屬性。當然,指定強化有失敗概率,而萬一失敗了你就可以慶祝了,因為天庭會賠償你對應種類的更高級的裝備,總之不讓你吃虧。而且是大發特發的那種。

兩種獎勵到手之後我們在天庭這邊也就不用停留了。和玉皇大帝以及大日如來打了個招呼我就准備離開了。玉皇大帝倒是還不錯。回答都很正常,只是大日如來明顯魂還沒回來,有點半迷糊的狀態,我和他告辭他也沒啥反應。整個人都跟癡呆了一樣。

本來我這邊搞定了之後就想著要走來著。但是我剛走出沒幾步就發現馨居然也跟了上來。而玉皇大帝那邊也是發現了這個情況。本來搞定了我的事情玉皇大帝還要專心的招待一下馨的,只是他還沒來及說話就發現馨居然跟著我走了。

玉皇大帝雖然發現了,卻不敢說話。我這邊可是沒那麼多忌諱,看著跟在我身邊的馨我詫異的問道:“咦?你也要走啊?”

馨很平常的點頭道:“嗯,去你那里看看。”

“哦。”我說著就繼續往前走,結果才走了兩步就突然反應了過來。“等等,你說什麼?你要去我那里看看?”這可不是一般的大神。她說要去我那里看看,這不坑人呢嗎?天庭這邊知道你惹不得,下面那幫玩家可是天王老子都感動的主。那些家伙腦殘被拍死了倒是沒什麼,可你這種級別的萬一生起氣來一不注意連艾辛格移動要塞都給拍扁了我找誰要賠償款去啊?這種事情天庭肯定是不給報銷的吧?

看到我這種反應之後馨竟然立刻擺出了一副很委屈的樣子嘟著嘴開始賣萌,然後用相當傷感的語氣說道:“你不想讓我去嗎?”

看到對方這個表情我真的是差點崩潰掉。話說你都幾萬歲了,至于跟我這里賣萌嗎?大日如來剛剛都差點讓你嚇尿了,你這樣跟我賣萌真的沒問題嗎?再說了,你這種實力的存在沒事情跑動人間活動不是會受到限制的嗎?

盡管心里十萬個不願意,而且非常想要立刻上前制止對方,但是我敢說嗎?和她說說笑笑是沒什麼問題,但是你要和人家對著干,那就要先考慮一下人家的力量了。畢竟游戲里的世界還是力量至上的,所以在擰不過人家的前提下,提出反對意見就要掂量掂量後果了。

“那什麼……我也不是讓你您去,主要是……”

“既然你讓我去那就行了。”馨直接不管我後面的話就直接沖了出去,然後跑出好幾十米才回頭看看還傻愣在那里的我喊道:“你還愣著干什麼?快點啊!”

我暈,這是要逼宮嗎?看著對方已經走出那麼遠了,我用一副比哭還難看的笑臉轉向了玉皇大帝,而後者則是低頭表情凝重的拍了下我的肩膀說道:“你就去吧,天庭相信你有能力做好接待工作。放心吧,你要是有什麼事,天庭會給你補償的。”

“那什麼,玉帝,你不能過河拆橋啊!”

“我這是給你機會。”玉皇大帝信誓旦旦的說道:“老祖雖然實力逆天,但心智其實並不是多深,所以,只要你伺候好了她老人家,到時候隨便透露點東西給你對你就是大利益。你就放心的去吧。”

“我放心才有鬼呢!”雖然心里這樣想,但我嘴里不能說,只能是艱難的說道:“那什麼你別忘記你說的了,出了事你要賠償的。”

“看情況,看情況!”玉皇大帝一想自己也不知道這位能捅出什麼婁子來,這保證也是理科縮水,這還看情況,擺明了就是想要死道友不死貧道啊!

咬牙切齒的瞪了玉皇大帝一眼之後我趕緊在馨的呼喊之中跟著追了上去,然後就直接被拉著拽出了南天門。剛一出南天門之後馨就不管不顧的直接從云層上面跳了下去。我被拽著也沒有辦法,直接就給拉了下去。等落到半空之後這位才想起來自己不認識路,于是轉身問我:“往哪走?”

我尷尬的直接說道:“您別動,不要抵抗。”然後直接轉動手上的戒指,瞬間我們倆便出現在了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的傳送陣中。

“原來是空間挪移啊。”馨一出來就恍然大悟的感歎了一句,隨後她就被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的傳送殿給迷住了。“哇,這地方好漂亮。我要住在這里。”

“那什麼……馨、老祖、大神、大姐,這是我們行會的傳送殿,也就是路口一樣的地方,大家來來往往都要從這里經過。住在這里就等于是睡大馬路了。您換個地成不?”

“啊?原來這地方是這樣的啊!那真是可惜了。這麼漂亮的地方居然是個路口。算了,那我就不住這里了。”

聽著這位的話我總算是松了口氣,趕緊拉著這位往外走,就怕她真在這里開地鋪了。要真是那樣。估計除了重建一個傳送殿我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還好。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的好東西很多。除了傳送殿之後這位立刻就把傳送殿給忘記了,因為她發現了石像鬼。

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的石像鬼數量非常多,這些家伙可是天然的守衛。只要不動就可以當雕塑擺著,而且他們在不動的時候可以快速回複生命值和體力,並且不消耗什麼能量。配合本行會的魔像以及機動天使,就算是本行會防衛力量非常重要的一環了。

看到門口的石像鬼馨直接就一下子跳了上去,然後我就看到那個平時沒有命令絕對不會動一下的石像鬼直接從基座上掉了下來,看那樣子就好像有個人站在一個石台上,然後突然發現一只老虎跳上來之後被嚇掉了下去的樣子。

那石像鬼別說反抗,看到馨之後抖得連站都站不起來了,明顯他是可以感覺到馨的實力的。不過這也正常。石像鬼是煉金產物,對魔法能量極度敏感,所以能發現馨的實力也是正常情況,畢竟這位一點掩飾的意思都沒有,那波動強烈到就好像一個小太陽走在了大街上,要別人看不見除非人家是瞎子。

“這是你們行會的生物?”看著眼前的這個存在,馨明顯是非常的興奮,但是那個石像鬼卻好像被貓堵在死胡同中的耗子一樣局促不安,就差沒被嚇死了。

我看著這種情況只能出面了,當然不是幫石像鬼,畢竟他本來也沒什麼危險。“過來,不要怕,這是我們的朋友。”

石像鬼又不是笨蛋,自然是可以聽得懂我的話的,在知道了這個是朋友之後好歹是緩和了不少,然後就小心的走了過來。馨當然是興奮的湊了上去,然後看了一下這個石像鬼。

“嗯,真是非常神奇的生物,我剛開始覺得和石妖有些像,但是仔細看又不一樣,這里面似乎有一些我不知道的規律存在呢。”

“石像鬼是人造生物,確實是很神奇的一個物種。”

“人造的?”馨驚訝的再次轉向石像鬼,而後者被嚇得差點又要跑路了,不過馨的動作太快,直接一下就將他拉了回來,然後仔細看了看。

“不注意的話確實是石頭,但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不一樣。還真是一種神奇的生物。”馨說完之後忽然問道:“你們這里還有類似的存在嗎?”

我點點頭道:“還有不少。”

“哈哈哈,我這次真的是來對了。”馨說完就看向了遠處道路中間的一個噴水池,因為那里的噴泉上面就立著一尊雙腿站立的黑騎士雕塑。當然,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壓根就沒有真的雕塑,我們這里的所有雕塑都是魔像守衛,只是造型不同而已。所以,這個魔像守衛立刻就吸引了對方的注意力,然後馨就放開了石像鬼朝著那邊跑了過去。

看到這位動了我當然不能停,趕緊也跟了上去,只是還沒跑幾步就看到對方突然停住了,我還以為遇到了什麼問題。結果到了附近一看就發現了原因。

這位居然在看旁邊的飯店。

游戲里的飯店提供的食品的味道都是非常好的,比現實中的食品味道好很多,這主要是因為游戲內的食物都是通過信號直接對大腦發出美味的指令,因此只要加強指令強度就會不斷得到更好吃的食物。要不是怕現實中的玩家得厭食症,我們甚至可以讓食品更加的美味。不過,即便是如此也已經非常不錯了。

馨顯然是好久沒有吃過東西了。雖然神仙都喜歡辟谷,但這位畢竟和一般的神仙不一樣,人家是洪荒時代初期就存在的大能,所以興趣愛好什麼的根本就沒有辦法揣度,不過看這樣子。她是很喜歡吃東西的。

相比之讓這位去搞破壞。能用食物堵住她的嘴那就最好了。我直接就問道:“你是不是很想吃東西啊?我可以帶你去嘗嘗。”

“真的嗎?”

“當然。”

于是乎,馨就被我騙到了艾辛格移動要塞上面的本行會專用餐廳。當然,這個不是給玩家准備的,而是給npc准備的。這個游戲里npc也是需要吃東西的。所以需要有餐廳。不過本著本行會的一貫標准。這個食堂性質的餐廳也對本行會的玩家開放。所以啥好吃的都有。這里的廚師都是本行會的玩家和npc,基本上都是自己人,而且技能等級都很高。提供的食物味道非常的好。

在我的要求下這些人當然是施展渾身解數,然後將各類食物端了上來。對面的馨雖然在女性之中算是比較高的,而且人也不瘦,屬于那種身材比較勻稱,不胖也不瘦的那種,但是她的食量顯然和自身體積是沒有任何關系的。

雖然她吃東西的速度不算太嚇人,但是她的食量真的是嚇死人不償命。剛開始我一直陪著她吃了十人份的食物,但是她居然還是沒有絲毫要停下的反應。我也知道她是肯定不會被撐死的,所以也不限制她,結果她就這樣一口氣吃了一百人份的東西,居然還沒有停下來。

看到這種結果我已經有點要崩潰了,不是因為吃不起。這食堂都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一點吃的而已,怎麼可能給不起,我們行會的npc每頓都要吃掉這個的幾千倍。但是,問題是她吃的時間太長了,這樣下去我豈不是要在這邊一直陪著她吃東西啊?

看著眼前這位一口氣吃了四個多小時不帶停頓的,我已經快要崩潰了,而直到這個時候她卻是突然說話了:“咦,這道菜之前吃過了,怎麼又端上來了?”

已經快要睡著的我聽到這個話連忙抬頭看向那邊的廚師,而對方則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們所有的菜色您都吃過一遍了,我們實在是沒有什麼新花樣了。看您好像還沒吃飽的樣子,我們就只好將之前的東西再做一遍了!”

讓我意外的是馨非但沒有發火,反而是將筷子一放,然後說道:“哦,這樣啊,那就先不吃了,反正都嘗過一遍了。紫日,我們接下來去哪?”

“那什麼,馨啊!我給你找個導游可好?”

“導游?”

“就是專門引導你游覽的人。”

“為什麼?”

“那個,您也知道,我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所以有些事情我還是需要處理的。”

“哦,原來是這樣啊!”對方一副剛理解過來的樣子,然後說道:“沒關系的,你去忙你的就是了。”我剛要感謝就聽到她又來了一句:“我跟著你看看就行了。”

我靠,你到底看上我哪一點了啊?干嘛非要跟著我啊?雖然馨是個非常美麗的女人,而且貌似性格也還湊合,可我又不是花花公子,再說我有正事啊!雖然很想找理由拒絕,但是實在不好開口,最終我只能無奈的選擇了妥協,帶著馨一起去先忙我的事情。

說實話,如果不是我們自己嚇唬自己,馨其實一點都不煩人。她站在那里每次都是自己研究自己喜歡的東西,我在辦事的時候她絕對不插嘴,而我走路的時候她就跟著,一點都不煩人。但問題是她不是個普通人啊!有這麼一個核彈一樣的存在跟著我移動,你說我能當她不存在嗎?不過現在雜七雜八的事情本來就多。我也沒辦法了,只能帶著她。

我先是跑到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的總部去指揮處理了一下天庭那邊弄回來的好處,然後又馬不停蹄的去了軍神那邊。期間馨對軍神發生了興趣,好在軍神是個石頭一樣的存在,根本不鳥她,她脾氣也好,所以啥事都沒有。離開這邊之後我半路上又被軍神叫去批示了一些文件,接著我就想要去處理戰利品的拍賣會看看。這種戰利品處理拍賣會東西太多,一時半會根本結束不了,只能慢慢來。

我回來的時候這邊的交易品目錄已經少了很多。看樣子快結束了。隨著大家選中喜歡的東西並將之兌現之後。列表里的東西就會越來越少,而且有些行會的分配額度已經到了,就會直接離開嗎,這樣一來這邊不但東西少了。人也少了。剩下的人看到我之後都是禮貌性的打了個招呼。而看到馨的時候則是愣了一下。不過也沒說什麼。

從這邊離開之後我又跑到了外面松本正賀的新黑龍會控制的一個城市所在的位置,這邊發生了一些沖突,一個法國行會非要說這邊的土地邊界劃分有問題。說分割線距離他們城市的城牆基線太近了,然後要求松本正賀他們的城市將控制線往後退。

這種事情本來就是說不清楚的,因為系統給出的分割線是不可見的,但是丈量的話,這種級別的土地丈量又會特備的麻煩。游戲里可沒有資源衛星,想要做測繪什麼的就只能用土辦法,所以這個工作量太大,因此根本沒有辦法開展。結果最終兩邊就只能扯皮。

由于松本正賀這邊和法國那邊都是寸土不讓,所以兩邊的矛盾越來越激話,最後不知道誰帶頭的就打了起來。雖然我們冰霜玫瑰盟的部隊及時趕到驅散了這些人,但是兩邊的首腦還是在那里吵吵鬧鬧,大有一言不合再打一場的意思。

因為其他人都有自己的事情,我就只好自己來處理這個事情了,不過馨跟在後面我也不好和松本正賀他們密謀什麼,再說現在這種情況下我也不能偏袒誰,只能一碗水端平。

還好,這邊的法國行會看在我的面子上沒有太計較,松本正賀看到我的眼色也知道不能提強硬了,于是稍微說了幾句軟話,對面聽這邊口氣軟了下來也就客氣了一些,畢竟當著我的面不好表現什麼。松本正賀看人家也客氣了就說出可以讓基線向後座五十米,但是需要公證,對方以後不能用這個事情說事。

松本正賀這邊退讓了之後對方也沒有理由找事了,只能同意了。

處理好這邊的事情之後我就帶著馨離開了這地方,然後往邊防那邊走去。雖然俄羅斯人被我們搞慘了,所以短期內不太可能過來攻擊我們,但是這種事情也沒有個絕對,所以我們的防禦是不能松懈的。畢竟《零》中的貨幣是和現實貨幣掛鉤的,萬一俄羅斯那邊腦袋一熱轉個幾百億進來,那以《零》中的游戲規則,他們完全是可以瞬間拉起一支大軍再跟我們開片干一場的。

對于這種情況我們當然是不能不防的,而事實上我其實是希望俄羅斯玩家真這麼干的,畢竟《零》只是一款游戲,它存在的目的除了穩定人民情緒,避免有人提前發現移民計劃的蛛絲馬跡之外,另一層意義卻好似幫助我們吸納世界各國的資金保證我們國家在移民計劃之中可以領先各國,因此我們如果能夠讓別國玩家多往游戲里轉錢我們就是成功了。

因為考慮到這種可能,所以我們之後的防禦工作依然是按照俄羅斯玩家沒有受到任何沖擊的假設去准備的,而那些聯盟行會的首領們因為都和我事先通過氣,所以大家都知道這種防禦並不過分,而是非常有必要的,自然也就沒有人有什麼怨言。

當我們到達前線開始巡查邊防的時候馨一改之前什麼都好奇的樣子不再研究那些我們看起來很正常的東西,而是轉而說道:“沒想到你在天庭那邊看起來像個小不點,到了這邊卻這麼威風。”

“天庭是神仙的地盤,這里是人間。我在這里當然比較風光,畢竟人界和神界比起來力量體系要弱了很多。”

馨點點頭道:“不過你也是不錯了,實力非常的強,而且潛力巨大。”

“我這是裝備堆出來的,沒什麼好誇耀的。”

“不,你的潛力非常的巨大,不光是你的裝備,主要還在你的身體,你的意識之中。”

“你這樣誇我我會不好意思的。”

“不和你開玩笑,我是說真的。”馨裝出很生氣的樣子說道:“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我可以對你進行培訓。只要一周的時間我就把你體內被浪費掉的力量全部開放出來,到時候你就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了。”

不管馨說的是真是假,這種時候我要是說相信,那就是白癡。因為我需要激她。讓她真的對我進行培訓。要知道眼前這位看似很一般的存在可是連大日如來都差點嚇尿的超級大神。這種存在要對我進行特訓,這種好事上哪找去啊?誰拒絕誰是白癡。

面對這種情況我當然不會浪費這麼好的機會,直接說道:“那我們就試試吧?”

“試試就試試。”馨賭氣的說道。

我們兩個這邊剛達成協議。還沒來及繼續下一步,突然就聽到一陣淒厲的警報聲響了起來。

“軍神,怎麼回事?”

“就在您的西北方向,距離二百公里,巨蚊哨站發現多個高能目標正在朝向我方防線前進,後方伴隨有俄羅斯方面的大部隊。”

“高能目標?”

“剛剛確認到圖像信息,貌似是西伯利亞神族。”

“西伯利亞神族?這幫家伙數蒼蠅的嗎?”

我身邊的馨疑惑的問道:“那個什麼西伯利亞神族是什麼東西啊?”

“就是俄羅斯這邊的天庭。”

“哦,那我明白了。不過俄羅斯是什麼?”

馨的話讓我差點閃到腰。“那什麼,俄羅斯就是一個國家,和我們中國一樣。哦對了,你還不知道我們這個國家叫做中國吧?”

“這個我知道。”出乎意料的是馨居然說她知道。“我這些年雖然沒有出來,但是有時候會有一些我的老朋友來和我說一下外面的事情,所以我也知道一些,至少我知道自己的國家是哪里。”

我點頭道:“這個就好解釋了。我們所在的這片土地原本是俄羅斯的,但是我們帶領我們國家的人占領了這里,現在西伯利亞神族想要搶回這里,畢竟信仰之力什麼的你懂的。”

“為了信仰之力的戰爭嗎?”馨似懂非懂的說了這麼一句,然後道:“我想我明白了。”

看馨不再追問我便專心的開始思考對策。“軍神,處了集結部隊之外不要忘記將我們行會的高級人員集中起來,尤其是對神族用機動天使,一定要盡快到位,能不能擋得住那些西伯利亞神族就要看這些對神族用機動天使的了。”

這些對神族用機動天使雖然不如某些頂級玩家戰斗力強,但是他們的發揮穩定,而且可以互相配合,最重要的是比起玩家來說,對神族用機動天使的防禦力要高出一大截,所以我們的對神族用機動天使可以起到很好的阻截作用,為我們行會的真正殺手锏爭取時間。而且,即便是我們行會的玩家到了,這些對神族用機動天使也有重大作用,因為它們一方面可以拖住那些西伯利亞神族,然後讓我們行會的那些精銳戰斗力集中力量對西伯利亞神族進行逐個擊破,另一方面也可以用他們的特殊能力在戰斗中進行干擾和輔助,幫助我們的精銳玩家殺死那些神族個體。

聽到我的話之後馨明顯是很想問什麼,但是看我很忙的樣子就沒說話,我雖然注意到了她的表現卻也不好說什麼,畢竟現在是真的沒有時間啊!

我們這邊的對神族用機動天使到的很快,而且讓我意外的是混亂與秩序神族居然也是和對神族用機動天使一起到了。不過,這些混亂與秩序神族到了這邊之後卻沒有去問敵人的問題,而是全都將目光集中到了馨的身上,畢竟行會神族也是神族,所以混亂與秩序神族的這些成員都可以感覺的到馨身上那恐怖的力量。

“這位是……?”維娜問道。

我簡單的給他們介紹了一下,然後說道:“馨現在是來參觀的。所以大家不用特別關注這邊,只要做好你們的事情就可以了。”

馨聽到我的話也是說道:“是啊!你們不用管我,忙你們的就是了。”

雖然馨是這樣說了,我也說了讓他們不要關注,但就像我自己的感受一樣,說是不要管,可是這麼強的一個存在就在自己身邊,這種感覺那些混亂與秩序神族怎麼可能忽略掉?好在這種狀態也沒有產生什麼不好的反應,只是讓大家的集中力有所下降,不過反過來說他們卻是安心了不少。雖然馨沒說她會幫忙。但她畢竟是天庭出來的。而是能跟著我來參觀,關系應該不錯,所以混亂與秩序神族那些家伙都認為萬一情況不利,馨肯定會幫忙的。

事實上不光是他們。我也覺得馨應該不會真的袖手旁觀。畢竟從她之前的反應來看。這位的性格還是很不錯的,沒有那種奇怪的嗜好,除了好奇心比較重外家做事有點迷糊之外。基本上還算個正常人。當然我說的是心理方面,身體方面她連人都不算,就更談不上什麼正常不正常了。

我們這邊迅速的完成了排兵布陣,俄羅斯玩家那邊也是不慢。兩百公里的距離玩家們跑起來需要點時間,但是那些俄羅斯的西伯利亞神族卻是很快就到了。

這些西伯利亞神族不知道為什麼對于進攻我們特別的積極,居然都不等後面的俄羅斯玩家追上來就已經直接越過了占領區的那個防線沖了進來。

防線那邊的玩家都得到過我們的命令,不要去攻擊天上的西伯利亞神族,因為那些不是他們可以對付的,所以與其把仇恨拉過去白白死掉,還不如保守一點在下面等著後面的俄羅斯玩家過來再發力。

得益于我的提醒,這些玩家都沒有提前出手,然後西伯利亞神族好像也沒有興趣去找那些普通玩家的麻煩,直接就從天上飛了過來,直到被我們這邊一大片的對神族用機動天使和混亂與秩序神族給擋了下來。

看到那邊已經對峙了起來,我便對身邊的馨說道:“我去戰斗了,您是在這邊看著還是去後面?”

馨看了看我說道:“我想跟你一起到前面去可以嗎?我還沒見過別的神族勢力呢。你說這些西伯利亞神族都長什麼樣啊?”

聽到這個話我心里倒是放心了不少,因為如果馨去前面的話,西伯利亞神族肯定不會區分她這個目標,必然是連她一起攻擊的,當然更大的可能性就是被直接嚇跑了。畢竟這馨身上的能量反應實在太嚇人了。

不過,不管是直接嚇跑了西伯利亞神族,還是對方對馨出手,然後被馨給拍死,對我們都是好事,所以我現在一點都不擔心。

“既然這樣,那就跟著我吧。您的實力在這種地方反正也不會有什麼危險,只要注意萬一您要出手,稍微悠著點別傷到我們自己人就可以了。”

馨聽了立刻點頭道:“我保證注意不傷到自己人。”答應了我的要求之後馨根本不等我就直接往前飛,結果把我嚇了一跳,因為她居然直接飛到了我們這邊的戰陣最前面,然後也不等對方說話直接就對著那邊的一個西伯利亞神族招了招手道:“過來給我看看。”那家伙本來要反罵這是哪跑出來的瘋婆子,結果身體突然就不受控制的給拉了過去。

那家伙就好像是一個小人,被一個看不見的大手捏著倒掛著提到了馨的面前,然後馨就用好奇的目光盯著這家伙看了起來,還用手戳了一下那家伙身上的鎧甲,結果卻是直接將那家伙的身上戳出了一個大窟窿,直接就給戳死了。

這一幕看的我們這邊的混亂與秩序神族直冒冷汗。這西伯利亞神族雖然比較弱,可也不至于碰一下就死吧?這得多大力氣才能用手指頭戳死一個神啊?

“我說紫日你哪找來的這麼個怪物啊?”孔雀靠近我問道。

我嚇得趕緊捂住她的嘴說道:“快住口,你這是作死啊?被聽到了你還要不要命了?”

“我就說說嘛!”

“你要是知道你以前的boss大日如來被她拍了一下肩膀差點就嚇尿了,你還能說出這種話來嗎?”(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五十六章 陰謀對陰謀    下篇:第九卷 第五十八章 走了虎來了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