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九十五章 這是機會啊!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九十五章 這是機會啊!

被嚇傻的俄羅斯聯軍在我們的陣前和我們的大軍對峙了足有半個小時,然後就仿佛是突然從驚愕之中反應了過來一樣突然就開始轉身逃跑,而且速度飛快,眨眼之間就跑出了我們這邊的攻擊范圍。當然,馨的攻擊范圍肯定是可以夠得到那個程度的,但她顯然不想插手這種事情。

之前放過那些西伯利亞神族的時候馨曾經說了一句,她不想牽扯過多的因果,這種東西在別人聽來可能就是個借口,但是在我聽來這其實是非常靠譜的大實話。神族之中能牽扯都因果的存在都是那種至高的超級神族,像是某些低級神族反倒是不用擔心這個東西的,因為因果這種東西涉及到法則,而低級神根本就沒有接觸法則的能力,自然也就不用擔心這種東西了。

看著前面的俄羅斯玩家帶領著他們的npc軍團落荒問題,我們這邊沒有追擊也沒有歡呼,而是一起扭頭看著還飄在天上的馨,等待著她的裁決。雖然這位的身份是自己人,但是她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遠不是一般人可以對抗的了,所以在看到俄羅斯那邊逃跑之後我們這邊都不用吩咐的,自然的就都將目光集中到了馨的身上。

不知道是不想讓我們追擊還是別的原因,馨就這麼一直飄在那里,直到那些俄羅斯玩家已經跑的看不見影子了之後她才突然轉身向後飛去,路過我身邊的時候忽然說了一句:“讓大家各忙各的去吧。那些外族應該是不敢再來了。”

我點點頭迅速的將這個指令發了下去,下面的玩家和npc就像是突然得到解凍指令一樣一起活動了起來,而我則是迅速跟了上去。

“老祖……”

“叫我馨。”

“那個,馨。之前你……?”我有些小心的問著,雖然有點擔心,但我知道馨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就發脾氣。

果然,馨聽到我的問題根本就沒有絲毫介意,直接說道:“我看你資質不錯,所以起了愛才之心,不過你這邊的情況我也看到了。如果不解決一下短時間內你是不會有空的。”

“多謝大恩。”我又不是啥都不懂的愣頭青。人家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這是看我的資質不錯想要傳授教導我一些東西,但是人家是大能,簡單的巡視了一下通過大家的只言片語就明白了俄羅斯這邊的情況,于是她就分析出了。我這種人必然是需要在這邊坐鎮指揮的。但是她又不想等。所以就直接用雷霆手段擊潰了西伯利亞神族和俄羅斯玩家的一切念想。直接用不可抗力的形式擊碎了他們所有的希望。雖然人得記性向來不好,即便是這次被打疼了,之後也會漸漸淡忘。然後就會卷土重來。但那也需要一個過程不是?所以說,經過馨這麼一搞,至少短時間內這邊是不大可能再有什麼動靜的了。畢竟距離占領時間只剩四天了,也就是再過大約一百個小時這邊就可以接受天庭的正式庇護了。以俄羅斯玩家的實力,在西伯利亞神族不參戰的情況下同時對我們這些玩家勢力和天庭勢力宣戰,這基本上就是作死行為。至于說西伯利亞神族那邊……借他們倆膽子估計也不敢再來送死了。

畢竟是為我做了這麼多,馨當然有資格受我一謝,所以她也坦然接受了。等我們回到了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的會議廳之後我就將行會里的幾個最主要的領導層召集了過來給他們安排了一下這段時間的工作任務,畢竟我要跟著馨去學習深造,這邊有事情就全都需要他們來處理了,當然要提前交代一下。

出乎我的意料,馨在我們開會的時候竟然又告訴我可以帶上真紅和金幣一起,這種好事我當然是不可能拒絕的。可惜克里斯蒂娜沒有這種機會了,畢竟她的身份不一樣。雖然對我們來說克里斯蒂娜和真紅金幣一樣是本行會的尖端武力,但對馨來說這就是個外族,而真紅和金幣比但是自己人,更重要的是她們倆穿的是國器,代表著國之命運,是一種非常重要的東西。我估計也是看在這兩套國器的份上馨才會讓我帶上她們倆的。

我們這邊搞定了之後馨也沒有廢話,直接站起來就往外走,我們當然是立刻跟了上去。

“我們這次要去什麼地方訓練啊?”剛出會議廳我就追上去問了一聲,畢竟馨的速度再快也沒有傳送陣快啊。要是提前知道位置的話就可以使用傳送陣過去了。

馨大概也猜到了我的意思,根本就沒有和我說地方,而是看了我一眼問道:“你手下還有沒有需要提升戰斗力的存在?”

突然聽到這樣的話我立刻就愣了一下,然後問道:“難道還可以多帶幾個人?”

馨微笑著點了下頭。“我知道你對我們這個國家的價值,所以加強你的實力對我們大家都是有好處的。反正已經打算要培訓你們了,一只羊是趕,一群羊也是放,干脆一次性多帶幾個也沒問題。”

“那剛才……?”我的意思就是問一下為什麼之前紅月和克里斯蒂娜他們在的時候不說,畢竟那都是我們行會的高層啊!

馨這次倒是耐心的解釋了起來。“剛剛開會的那些人有幾個是天天在戰場上混的?至于那個克里斯蒂娜,她的資質什麼倒是還不錯,我也不是嫌棄她是外族,畢竟我本身也不是人族,她是人族的哪個分支我倒也不太在意。只是她的能量運行方式和我的差異很大,對她的那種能量運行方式我也是一知半解,所以胡亂指導倒不如讓她自己摸索來的效果更好。”

聽到馨的解釋我也算是明白了她的良苦用心,于是說道:“既然如此。不知道我可以帶多少人去呢?”

“這個就看你自己決定了。我反正是不介意的,不過我要先聲明,一會訓練的地方有些特別,人多我的力量就會分散,培訓時間就會縮短,學不到什麼東西可就別怪我了。”

“那可否給個建議?多少人比較合適?”

“建議的話我當然是認為人數越少越好,但十人以內對我的影響都不算太大,你可以自己決定。”

聽了馨的建議之後我稍微想了一下便道:“既然如此,那就讓我再多帶四個人吧?加上我們三個就是七個人,應該影響不大吧?”

“這個人數基本沒什麼影響。你去叫人吧。”

“這個。不知道我們要去哪里訓練啊?”

“你把人集合好之後我自然會帶你們去。”馨始終不說要去哪,這可是讓我有些頭疼。

“那個,是這樣的!我要帶上的另外四個人因為身份比較特殊,所以不能讓人看到我們一起出行。我是想先問下地方。然後讓他們自己過去。到那邊我們再彙合。避免被人發現。”

“原來是這樣啊。”馨稍微想了一下說道:“你這個保密范圍是哪些?是任何人都不能知道還是有些人不能知道?”

“范圍啊?”我稍微想了想道:“范圍還蠻大的,反正我們行會自己內部都沒幾個人知道。我們行會之外那就更沒人知道了。”

“那天庭那邊需要隱瞞嗎?”

“那倒是不必。這事情沒讓天庭知道只是因為這個事情和天庭沒什麼關系,倒不需要隱瞞什麼。反正他們即便是知道了也會想辦法幫我們隱瞞的。”

“那就沒問題了。你讓他們去南天門集合就可以了。”

“南天門?那沒問題。”

南天門有我們行會建立的專用傳送陣,雖然任何傳送陣都可以連接那個傳送陣,但因為有我們行會和天庭設置的雙重限制,所以除非得到特別允許的人之外是絕對沒辦法傳送過去的。再說南天門的傳送坐標我們也沒有擴散出去,所以真的可以直接連接這個傳送坐標的傳送陣一共也沒幾個。

既然是要在南天門彙合那就簡單了。我直接用通訊器聯絡上了松本正賀。

“會長,有什麼事啊?”松本正賀那邊接通了信號之後還以為是什麼事情要他辦呢。

“有個好事。”

“好事?”松本正賀一聽好事就來勁了。“什麼好事啊?難道是漲工資了?”

“漲你個頭的工資啊!你馬上和八月熏她們三個一起安排一下工作,把你們手頭的事情都交給別人處理一下,我這邊有位超級大神要帶我們去做培訓,我幫你們爭取了四個名額。”

“我靠,這是大好事啊!”松本正賀一聽是超級大神立刻就知道是誰了,畢竟馨剛剛在陣前碾壓西伯利亞神族的事情現在幾乎半個世界的人都知道了,松本正賀這種人當然不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有的。

“好了,你們動作快點,別讓人家等急了。”

“哦好的。”松本正賀說完之後突然想起來重要的事情還沒問呢,趕緊有道:“哎先別掛。我們這個培訓需要多久啊?要是時間很長,我就要多安排一些事情了。還有就是我們一會在哪彙合啊?”

“你等一下。”我說完之後直接轉向馨問道:“馨,我們的培訓需要多長時間啊?”

“看你們的情況了。最少兩日,多的話不到三日。”

“聽到了?”

松本正賀那邊立刻道:“聽到了。那個,彙合地點呢?”

“你們搞定之後去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的傳送殿,然後隨便找個帶包間的傳送陣,不要直接上去,傳送列表里面找不到目標的。先用你們的冰霜玫瑰盟特別識別徽章重啟傳送陣,然後不要用語音控制,選擇手動菜單,在傳送列表里面會多出一個特別坐標選項,點進去之後才能用語音控制,直接設定目標南天門就可以了。”

“我靠,這是要上天庭啊?”

“只是在那邊集合,最終目標我還不知道呢!”

“哦,明白了我們馬上就到。”

交代完之後我這邊就立刻讓馨和我們一起去附近的傳送陣了。和松本正賀不同。我們是冰霜玫瑰盟的正式成員,這個身份沒有隱藏的必要,所以直接就可以使用艾辛格移動要塞之中的任何一個傳送陣進行傳送,而松本正賀名義上依然是外人,雖然他用自己的那個特別徽章確實是可以使用本行會的一切設施的,但問題是現在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這麼多外國玩家,為了避免被人發現成為把柄,所以松本正賀就只能去傳送殿那種對外開放的公共區域使用傳送陣。至于我們就沒有那麼多限制了,反正全城的傳送陣都可以用。

因為不用找傳送陣外加不需要交代事情,所以我們這邊肯定是比松本正賀他們快的多了。當我們到達南天門之後足足等了又十幾分鍾松本正賀他們才趕過來。不過算上找傳送陣的時間,他們的速度已經算是相當快了。

看到松本正賀他們四個突然冒出來的時候馨明顯是眉頭一皺,然後才恍然大悟的樣子看著我說道:“原來如此,怪不然你說要保密。之前還真是小看你了。沒想到竟然可以做到這種地步啊!”因為之前西伯利亞神族過來的時候各行會的首領們都過來准備參戰來著。所以馨大概是知道松本正賀他們是日本地區的總指揮。地位非同小可,可是如今她才知道,搞了半天這個日本地區的總指揮竟然是我們的人。這個消息確實是有點勁爆。

盡管稍微愣了一下,但馨很快就釋然了,畢竟這是我們控制了別人的總指揮,不是我們被別人控制,自然是沒什麼好糾結的。

“既然你們的身份如此特殊,那確實是需要好好訓練一下。”馨看著松本正賀他們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後對八月熏她們說道:“你們三個的力量體系也是非常奇怪,我對這個方面了解不多,只能給予你們格斗技巧方面的指導了。至于你嗎……”她看著松本正賀端詳了一會問道:“有沒有興趣換個職業?”

“這個……”松本正賀明顯猶豫了一下。

我上去就是一巴掌把他的腦袋直接向下一按說道:“難道馨還能害你不成?讓你換就換,猶豫個什麼勁啊?”

松本正賀這才反應過來,人家能培訓我們當然是希望我們的力量提升,所以這個建議只會讓他的戰斗力上升而不會下降,所以這種提議壓根就不用考慮,直接答應下來就對了。

被我這麼一說松本正賀當然是點頭同意了,然後我又轉向了馨這邊問道:“那這個就這麼定了,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現在就可以走,不過走之前需要點東西。”馨說完之後也不問我話直接就轉向南天門那邊的四大天王道:“去給我拿點五彩神石粉。”

馨這邊話一說完那邊的四大天王直接就跪地上了。“老祖!那五彩神石是上古至寶,我們別說拿了,見都沒見過啊!”

馨聽到對方的話就是一愣,隨後才仿佛突然想起來似的說道:“對啊!我怎麼把這個給忘記了!”她說著就揮手示意四大天王離開,然後轉向我這邊問道:“這次是給你們培訓,所以路費你們可能要自己想辦法了。”

本來以為馬上就可以去訓練場所的我們聽到這個話都是呆了一下。五彩神石這東西我倒是見過,而且我們行會確實是有這個東西,可問題是那玩意已經用在艾辛格移動要塞里面了,如果要取出來的話會影響到艾辛格移動要塞的部分功能,根本就沒法拿出來啊!至于說再找天庭去要的話……這種事情想都不要想,因為這個東西的價值非常誇張,所以一般來說天庭是不會輕易送人的。

“那什麼……真的非要五彩神石才行嗎?”我愁眉苦臉的看著馨問道。

馨大概也是剛剛明白過倆,這五彩神石在現代來說已經屬于稀缺資源了,所以這個東西現在還真不好找。“也不是非要五彩神石不可,只是我們那個年代這東西很多,所以我就順口一說,沒想到這麼些年居然變成緊俏物品了。”

一聽不是非五彩神石不可我也是松了口氣。“那麼除了這個五彩神石,還有什麼可以替代的東西嗎?”

馨微微抬著頭用一只手點著自己下巴做思考狀邊想邊說著:“讓我想想啊!除了五彩神石之外。好像凶獸骨骸也可以。”

“凶獸骨骸?那玩意比五彩神石還難找啊!”

“這東西也沒有了嗎?”馨驚訝的問了一聲,隨後道:“那乾坤鐵也行。”

“我連聽都沒聽過。”

“天靈芭蕉葉,這個有嗎?”

“貌似絕種了!”

“那就去抓一只紫雷神雕放點血也可以。”

“天雷神雕可以代替嗎?”

“沒有紫雷神雕也絕種了嗎?”

“那倒是沒有,就是進化了。分支處兩個新物種,一種就是天雷神殿,還有一種是風神雕,都是紫雷神雕的後裔。”

“這樣啊!那還是先看看有沒有別的東西吧!我也沒見過這兩種東西,不知道是不是能用。”馨說完之後又接著道:“沒想到這些年變化這麼大啊!看來動物是不能指望了,死物應該不會變化那麼大。讓我再想想啊。天青石、五羊石、凝水冰魄、虎青玉、碎心石、洛丹石,這些東西你有嗎?”

“全都沒聽過。”

“那就麻煩了!”馨皺著眉頭道:“沒東西的話我就算能過去也就只能自己過去而已啊!帶上你們可就不行了!”

“那什麼。您需要的這些東西到底是需要什麼屬性啊?”金幣忽然問道:“雖然過去的東西很多都消失了。但是這些年也出現了不少新東西,所以只要知道您需要的是某種特性的話,其實我們未必就沒有啊。”

“這倒是有些道理。”馨說完之後就點頭道:“其實也不是需要什麼特別的東西,就是需要一種可以影響時空穩定性的物質就可以了。”

“影響時空穩定性?”我稍微想了一下之後突然想起了一樣東西。然後直接從鳳龍空間之中抽出了一根黑不溜秋的棍子。“這個可以不?”

馨接過那個東西看了一下然後立刻微笑著點頭道:“可以可以。這個東西相當合適。”

我一聽就放心了。“我們這些人一起需要多少?”

“這根就足夠你們來回七八趟了。”馨說道。

“原來消耗量這麼小啊!”

“這東西不值錢?”馨看著手里的東西問道。

“這個叫墨玉。是傳送陣的建造材料之一,雖然不能說產量很大,但絕對不算是什麼稀缺資源。”

“稀不稀缺無所謂。反正夠用就行了。”馨說著又接著道:“東西有了,下面需要找一塊平坦的地面,而且不能有人打攪。”

“這個問他們就行了。”我指了下四大天王。

四大天王那邊一直在看著我們,聽到我的話立刻就主動說道:“這種地方多的是,老祖需要就跟我們來吧。”

在四大天王的帶領下我們就在南天門附近找到了一處祭壇一樣的地方。這地方周圍都是空曠的云海,中間就這一個石頭平台,而且只有一條小路連接到這邊。據說這地方是專門用來懲罰犯錯誤的神仙將其扔到下界投胎的地方,所以一般除非有神仙犯事了,使用率非常的低,從天庭建立以來這麼多年一共也就用過十幾次而已,一兩百年都不一定有一次。

看了看這個地方之後馨立刻點頭道:“位置不錯,我們就從這邊開始吧。”

四大天王聽說我們認可了這個地方就直接離開了這邊,馨則是讓我們先到外面站著,然後開始施工。她先是將手中的那根墨玉直接折斷,接著用手捏了兩下就給碾成了玉粉,看的旁邊的松本正賀他們牙都酸。感覺馨的那雙嫩白的小手壓根就不是手,那簡直是萬噸水壓機外加強磁約束器的整合體。之前的西伯利亞神族讓她隨便揉吧揉吧就給人家捏成了一個水晶球,這墨玉雖然不是金屬,但硬度驚人,要不是密度太大外加沒有彈性容易碎,估計肯定有人用這個東西制作鎧甲。但是,就是這麼硬的一種東西,人家居然就跟揉鍋巴一樣隨便兩下就給碾成粉了。這手上該有多大力氣啊?

將墨玉碾成粉之後馨就開始在地上用墨玉粉畫圖,從外圍的形狀就可以確定這是個法陣。但是結構很奇怪,沒有多少美感,而且也不對稱,和我們常見的那種不管從哪個方向看都一樣的魔法陣區別很大。

這個魔法陣不但結構不對稱,線條也是超級多,馨的速度其實已經非常快了,但依然畫了足有十幾分鍾才搞定。畫完了這個魔法陣之後她剛轉過身就發現我和金幣正盯著地上的魔法陣發呆。有些好奇的看了我們一下,然後馨走過來問道:“怎麼?能看懂嗎?”

我先是點了點頭,然後又趕緊搖了搖頭。馨疑惑的問道:“你這又點頭又搖頭的到底是看得懂還是看不懂啊?”

“分開都能看懂,但是連在一起就有的懂有的不懂。”

馨驚訝的問道:“那你哪里不懂?”

我指了一下其中的一個區域說道:“這里將能量引導到第二根回路之上。然後我感覺好像應該是想要弄出一個開放式回路。讓多余的能量釋放出去,起到穩定最高能壓的效果。但是這個地方卻沒有直接並入外環回路,反而反向繞了一個大彎,然後通過一連串複雜的回路分流。最後居然接回輸入端這邊了。您這是要循環利用能量增大輸出功率還是想要節約輸入能量的大小我完全沒看懂。而且這樣不會導致能量結構紊亂嗎?”

馨聽了我的話明顯是相當的驚訝。“你居然真的看懂了。看起來我之前還是太小看你了。”馨說完之後又指著那個魔法陣回路說道:“這里確實是和你說的一樣。我想要弄出一個穩定能量強度的開放式結構,將多余的能量散發出去,但是這樣直接走線就會和這邊的能量降壓補充回路交叉。所以我不得不將能量引線回轉到內部,之後通過多重魔法陣結構分流,最終以熱輻射的形式將多余能量釋放出去。雖然這樣會產生一定的干擾增加了魔法陣的控制難度,但是這樣可以完成魔法陣的整個結構,總比連接線畫不下去要好吧?”

聽完馨的話我的嘴巴直接張的老大,然後直到對面的馨表情開始變得有些不高興了才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那什麼……您不會不知道虛位連接吧?”

“虛位連接?那是什麼啊?”

“果然是不知道啊!”我無奈的感歎了一下,然後接著說道:“這個虛位連接是外國的一個魔法師發明的一種魔法陣繪制技術,其效果類似于魔法立交橋。哦對了,你不知道什麼叫立交橋。那我簡單解釋一下,這個技術就是可以讓兩根魔法線路在一個魔法陣平面上交叉,但是兩者互不干擾各自流通各自的能量的這麼一種技術。”

“什麼?魔法陣還可以交叉?”馨的反應比我想的要大的多。

“你們那時候我不知道,但現在是可以的,而且這個也不是真的交叉。我就是這麼比喻一下,其實兩根魔法線還是各自獨立的,就是利用一些小手段讓兩者可以進行十字交叉而互不干擾而已。而且,您現在用的這種手繪的魔法陣也不太常見了。我們現在一般是借助輔助工具提前將魔法陣繪制出來,然後使用的時候直接拿出來用就好了。並且,現場手繪的這種魔法陣只能是一層,所以結構就必須要簡單,不然的話就會互相干擾,還容易受到諸如風、流水之類的地標狀態影響。相比之下我們事先做好的魔法陣不但材料可以非常奢華,而且還能做到多層魔法陣立體交叉,這樣如果遇到交叉線路,不用虛位連接法,直接讓其中一根魔法導線穿到魔法陣背面去,然後等繞過交叉線位置再穿回來就好了。”

我說的這個方式其實就類似于電路板上的走線。大家如果注意過電器內部的電路板就會知道,因為現在的電子設備的線路非常的多,所以如果全都在一個平面上就難免會出現需要交叉的情況。雖然用電線跳接也是可以讓線路交叉的,但問題是電路板是印刷出來的,每一面只有一層線路,所以就沒有辦法交叉。而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就是在電路板的正反兩面都印刷線路,當遇到需要交叉的時候就讓交叉線中的其中一條線路穿過電路板從背面繞過去,等繞開之後再穿回來。這樣就可以各走各的了。

游戲內的魔法陣其實也可以利用這種原理來實現,而且效果非常不錯,不但施工很簡單,而且不會影響魔法陣的工作效果。正因為這種東西的存在,所以現在各個行會之中才會出現很多非常複雜的魔法裝備,這些都是利用了魔法線路交叉後的複合魔法陣來完成的。當然,這還只是最初級的應用,就相當于早期的蒸汽火車和電子管計算機一樣,雖然原理是那麼個原理,但技術其實非常落後。

像是我們行會的機動天使內部使用的魔法陣基本上都是幾百層魔法陣堆積在一起組成的立體複合魔法陣。不但內部魔法陣的結構和功能都異常複雜。外面還有一層專門用于保護魔法陣本身的強化防護魔法陣,這就相當于是給魔法陣做了封裝,一來可以保護內部魔法陣的結構安全,另外還可以起到防止技術遭到破解的問題。因為一旦魔法陣遭到強大外力破壞就會迫使外面的封裝外殼自動升壓抵抗外力入侵。而一旦外力太過強大超出了防護極限。那就會導致封裝結構內部的魔法陣整體融毀,根本就無法識別和複制了。

可以說,馨所繪制的這種魔法陣上使用的技術對我們的魔法陣來說。那就像是第一代晶體管計算機和現在大家使用的隨身電子設備的區別。兩者之間的技術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馨原本還以為自己的東西我肯定是沒見過的,沒想到居然會出現這種情況,讓她感覺相當的丟面子。不過還好,馨的脾氣確實是還算可以的,所以只是稍微臉紅了一下之後就開始跟我請教起了虛位魔法陣連接以及魔法陣疊加的問題。

其實我並不是陣圖師,本身也就是個半吊子,所以解釋也就能解釋個大概,最後我就告訴馨:“我們行會里有專門研究這個的人,我不過是過去視察的時候看過一些,因為記性好所以就記住了。你要是想學的話,回頭我帶你去找他們學去,保證讓你滿意。”

馨倒是也知道現在不是時候,于是看向我說道:“算了,這個東西一時半會也急不來的,我還是先開始訓練你們吧!”

因為馨畫出來的魔法陣是用粉末畫的,所以結構相當不穩定,多虧天庭內部不會有風,不然的話這一地的粉末估計不等馨畫完就全給吹飛了。不過即便是沒有風我們也要小心,因為我們進入的時候腳步帶起來的風也可能導致顆粒粉末飄散,而這些東西對魔法能量就相當于銅絲對于電一樣,屬于良導體,一旦發生線路短接之類的情況,燒毀魔法陣倒是沒什麼,就怕直接把我們傳送到不知道什麼地方去了,那可就麻煩大了。所以說古代的魔法陣真的是相當的不靠譜,就跟沒殼子的汽車一樣,實在是太危險了。

雖然這個魔法陣不靠譜,但是馨的能力還是很牛的,所以即便是這種魔法陣她也可以運用的非常穩定。在我們小心翼翼的進入這個魔法陣之中後馨就直接啟動了魔法陣,然後我們周圍的場景就突然開始旋轉了起來,並且速度越來越快。櫻雨神雛最先出問題,忽然就彎下腰去扶住了身邊的熾火龍姬,而熾火龍姬自己臉色也不太好看,明顯就是惡心的感覺。

事實上現場除了我和馨自己之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點暈,只是程度的問題而已,畢竟這種瘋狂的旋轉本身就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他們又不是飛行員,沒有受過專業訓練,暈是很正常的。至于我,因為龍族本來就和人類不一樣,所以這種感覺幾乎對我沒有影響。馨就更不會了,畢竟這是她自己弄的。

旋轉進行了一會功夫之後就開始減速,但是周圍的環境雖然還看不清楚卻已經明顯可以確定和之前不一樣了。之前我們進入這里的時候外面是云海,幾乎就是一片白,現在雖然還看不清外面的情況,但入目的就是一片綠,這擺明了就不是原來的環境該有的顏色。看起來馨應該是用這個臨時繪制的傳送陣將我們送到了某種很奇特的地方來了。

“好了,我們到地方了。”在魔法陣徹底停下之後我們終于確定了周圍的環境。這地方果然不是天庭里面了,而是位于一處山頂之中的某個位置。在我們肉眼可見的范圍內除了頭頂的藍天之外就只剩下一望無際的綠色而已了。

“我靠,這是到哪了啊?”真紅左右看了看,然後發現居然沒有任何可以作為參照物的東西存在。

八月熏也是皺眉道:“地圖坐標沒有顯示了。我們這里除了我們自己所在的位置都是一片黑啊!”

“居然是我們行會地圖沒有涵蓋的地方?”對于八月熏得花我是想當的驚訝的,因為中國地區的所有地方我們行會的公用地圖應該都已經全部覆蓋了,但問題是這地方卻沒有在地圖上標記,而且周圍都是黑的,這就說名這是未探索區域,是我們行會的任何人都沒有來過的地方。

“看起來應該是副本空間。”櫻雨神雛一邊擦著嘴角一邊說道,她剛剛在魔法陣徹底停下之後還是沒忍住吐了出來。

我麼這邊正討論位置問題,金幣卻是冷不防的突然驚呼了一聲:“我勒個去!這地方的自由能量濃度居然是正常地圖的一千三百多倍!”

“什麼?那豈不是隨便什麼地方都可以出現自充能現象?”我一邊說著就直接從身上摸出了一塊淡粉色的石頭。這其實是一塊紅紋魔晶石,只不過因為能量已經快要枯竭了,所以顏色變成了淡粉色,只要再用一段時間就會變成徹底透明的狀態。當然,我不可能真的用光里面的能量,因為紅紋魔晶石是可以充能的,只要別把能量用光了導致晶石碎裂就可以反複充能,而且不會出現能量記憶之類的現實中的電池常有的那些破毛病。

將這塊能量不足的紅紋魔晶石拿出來就是要測試下這里的能量濃度,因為紅紋魔晶石充能的過程其實就是一種能量吸收過程。一般來說外界能量濃度越高,紅紋魔晶石充能速度就越快,而一旦外界能量強度和紅紋魔晶石的自身能量強度達到持平狀態,紅紋魔晶石就不會再吸收能量了,而外界的能量如果對于紅紋魔晶石自身的能量密度,則紅紋魔晶石就會開始釋放能量。這其實就和大氣壓強一樣,能量也是有壓強的,並且會自動從壓強高的地方向著壓強低的地方流動。

我手里的這塊紅紋魔晶石是一塊很普通的紅紋魔晶石,如果在正常空間之中,它是不會自充能的,需要專用設備才能給它補充魔力。但是,就在我拿出了這塊紅紋魔晶石之後,它居然就在我手里亮了起來,然後就看到它的顏色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從粉紅向著玫紅轉變,很快就變成了徹底的赤紅色。

“我靠,居然真的能給魔晶石充能啊!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居然能量密度這麼高?”(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五十八章 走了虎來了狼    下篇:第九卷 第六十章 吊魚吊到鯊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