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百八十一章 人嚇鬼   
  
第二百八十一章 人嚇鬼

“我們雖然是經常來這里,但是這個地方到村口的距離是不確定的啊!”

“啥叫距離不確定啊?”

“是這樣的。”對方隊伍中的一名玩家走出來說道:“這個村子有一個不定期啟動的爆發模式,這個模式啟動後整個村子所在范圍都會進入超空間模式,然後村子的面積會增大七八倍,而村子外面的路也會變的很長,並且與那本這條路上是沒有怪物的,但是在爆發模式下就沒准了。反正只要不碰上爆發模式,這段路的長度就只有大約一千米,但是如果進入爆發模式,路程可能會增加到七八千米,而且中間會出現大量的怪物。”

“那就但願我們別碰上吧!”

因為不知道還有多遠,我們也只能先走著看了,不過今天我們的運氣還不算太糟,沒有碰上那個傳說中的爆發模式,只走了不到一千米就看到了村子入口。

這個村子和一般的村莊很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它幾乎是嵌在一大片森林中間的,村莊最外圍的房屋就直接貼著森林中的樹木,一點縫隙都沒有,所以直接繞過村莊的可能性不大。

在那幫玩家的介紹下,我和沙皇都算是大致了解了這地方的游戲規則,反正就是看到鬼別管就對了,但是如果碰上的是實體化的東西,那就需要立刻干掉,否則會越聚越多,等數量達到某一程度就完全沒法搞了。

雖然距離村子還有幾百米就已經可以看到村莊的入口了,但這村子里面的情況我們卻是基本看不出什麼東西來。因為這個村子里面和外面感覺完全就是兩個世界。我們剛剛走過的那片密林雖然比較黑,但也就是林蔭較為密集而已,但這村子之中卻到處都彌漫著一種紫黑色的霧氣,不但陰冷,而且嚴重影響視線。我一直走到村口之後也就只能看到街道兩邊的十幾戶人家而已,更遠的地方就完全隱匿在一片迷霧之中了。

當然,這種迷霧環境對我的影響不大,反正還有五十米的可視范圍,近戰是夠用了。

“沙皇,注意跟緊我。”

“我明白。”聽到我的提醒沙皇立刻點頭答應。

確認這家伙不會亂跑之後我才邁步走進了村子。但是。就在我一只腳剛剛跨過村口的界碑之後,立刻就感覺一道黑色的霧氣從路邊的界碑上飄了出來,並且迅速的朝著我身上纏繞而來。

幾乎是本能的,我側身推了一把沙皇將其推出了村莊的界碑范圍。然後縱身後掠。但是那到黑氣卻好像帶自動跟蹤一樣立刻追著我飛了過來。而且速度猛然暴漲,眨眼之間就到了我的面前。

發現這東西只是盯著我追,我也不再小范圍移動。而是腳下一點地面,翅膀猛然向前一扇,整個人脫離地面迅速後掠,可是那黑氣卻是速度飛快的又立刻纏了上來。我猛然一收翅膀,身體下沉,轟的一聲砸在了地上,跟著永痝Q我從手背上取下在手中迅速向兩端延伸勾勒出了鉤鐮槍的造型。

看著頭頂俯沖而下的黑氣,因為之前的下墜而處于蹲姿的我猛然伸直雙腿向後方躍起,在地面上畫出了一個漂亮的v,同時鉤鐮槍自左下向右上依托我彈起的速度斜挑而上,一道紫色的電芒閃過,瞬間從那團黑氣之中切了過去。

原本只是試探而已,沒想到那黑氣居然真的可以被破壞。永盚_鐮槍直接一掃而過將那團個黑氣給切成了兩半,並且有一部分黑氣直接被擊碎消失掉了。但是,讓我始料不及的是那團黑氣被切開之後不是立刻消失,而是分成了兩個部分分別朝我飛了過來。

發現兩團黑氣一起襲來,我連忙扭身,整個人在空中橫滾而過,永盚_鐮槍再次揮舞而去准確的將其中一道黑氣再次打散,但是另外一道黑氣卻是無論如何也閃不開了。

擊碎了一道黑氣之後,剩下的那一道准確的命中了我的翅膀,因為我當時想著用翅膀去擋一下來著,可惜翅膀沒有起到任何的防護作用,而那黑色的霧氣貌似也不是什麼攻擊,因為我中招知州沒有出現明顯的損傷。

我這邊剛一落地,跟著我的那幫玩家之中的那個帶頭的年輕人立刻湊上來問道:“紫日會長你剛剛難道是在躲避那股陰氣?”

“你說那團黑霧就是陰氣?”

“黑霧?你能看到?”周圍的那幫人明顯都是相當的驚訝。

我不明所以的點了下頭,然後反問:“怎麼了?難道你們沒看到?”

還是之前那個帶頭的年輕人說道:“我們知道這地方有這麼個設置,只要從這里過去就會有一股特殊的能量附著到我們的身上。你會感覺就好像突然有股冷氣吹進了衣服里面一樣,會讓人不受控制的抖一下,但是不會產生什麼殺傷力。不過,只要感覺到這股寒氣之後,你的屬性什麼的就全都會被限制住,之後戰斗力就會大幅度下降。不過我們從來沒有看到什麼黑霧。你剛剛又是躲閃又是攻擊的,難道你看的見?”

我點頭道:“沒錯,我看到那塊界碑上飄出來一團黑霧向我飄來,所以就本能的後退,結果那東西居然還帶跟蹤,我只好連蹦帶跳的多臂,最後還用永盚_鐮槍擊散了其中一部分。”

“你居然還擊散了一部分?”周圍那幫人一個個嘴巴張的能塞進一個拳頭。

“不要那麼驚訝了,這很正常。畢竟我和你們不一樣,我身上還有一個特殊稱號,可以對抗陰氣。”

眾人聽到我的話倒是也很快釋然了,因為他們都知道我的強大不是一天兩天了,能做到這種事情也不奇怪。不過他們還是讓我趕緊看下屬性有沒有變化為好。

聽他們這麼說我當然也是照做了。畢竟我也很想知道自己的屬性是否受到了最後那團黑霧的影響。打開屬性看了一下之後我果然發現自己的屬性已經下到了正常值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了,而且裝備上的屬性標注都成了灰色,也就是說這些屬性都失靈了。

不得不說這個陰氣的效果還真是相當的煩人。本來帶著沙皇那個家伙就夠累的了,現在居然還被限制了大部分屬性,這之後的戰斗真的要抓瞎了!不過想想系統不會故意坑死玩家,這地方既然會大幅度削弱玩家的實力,那麼這里的怪物就應該都不強才對,不然的話別人還怎麼玩啊?

在確定了這是必然要經過的一關,沒有辦法避免之後我也就只能讓沙皇也進入了村莊范圍。不出意外,他也遭到了黑霧襲擊。我當然是做了攔截測試。而事實證明根本沒用。我確實是可以擊散那些黑霧,但即便是我成功攔截一道,那墓碑也會立刻放出兩道來彌補,而目標只要沾到那些黑霧。不管多少。效果都是一樣的。所以說。這棟東西根本就是誤解的,每個人都要過這一關。

在經過了這界碑之後里面不到十步之外就是村子外面的第一座房子。這是很典型的中國古式建築。青灰色的磚牆以及千瘡百孔的破爛木門,外加上牆體上剝落的那些痕跡。無不顯示著這里的破敗。但是,雖然這里的建築都很破敗,卻並不是一推就倒的那種。其實在到村子之前我就已經詳細問過了。這地方的主要通道都連接到那座最大的鬼宅,而那地方基本上是過不去的,所以大家都只能在村子外圍通過那些打開門的房子穿梭城市。這種情況之下,自然有人就會想到如果不按照給出的那些開門的房子穿行,而是自己強行破壞鬼屋的結構或者大門穿過去,會不會更簡單一些?

有人想到這樣的問題,自然就會有人去試,而結果就是……可以穿牆,但之後你就甭指望出去了。這座村子就好像是活的一樣,其中有些地方對村莊來說就像是人身上的要害,只要一碰就會讓這個村莊非常生氣。如果你按照村莊中那些鬼屋打開和關閉的門自己招路,那麼最倒黴的情況也就是多花點時間而已,最後總是可以過去的,並且通常時間上不會太誇張。就算你運氣不好,也就頂多花別人兩三倍的時間就可以過去了。但是,只要你破壞了房屋外牆,注意,是外牆,內部的結構無所謂。只要你破壞了房屋外牆,那就會導致整個村莊像是活過來一樣開始跟你作對。不管你走到哪,所有房門都是關閉的,你此後的所有通道都只能自己砸,因為不會再有任何一道門打開,而且,這期間你碰到的妖魔鬼怪的數量會呈幾何級數的方式增長,如果你能在一定時間內跑出去,那算你牛,但你要是慢了,那對不起了。之後就准備好被鬼屋里的怪物們淹沒吧。

鑒于多次血的教訓,來這里的玩家都明白了一點,那就是死都不能破壞建築外牆,也絕對不能翻牆,否則就准備好被玩死吧。

我因為提前知道了有這樣的設定,所以也沒有貿然的破壞牆壁,而是選擇讓那些玩家幫我帶路。他們都是來這里的老手,而這次大家的目的地是一樣的,都是村子後面的那片亂葬崗,所以帶路的事情完全可以交給對方處理。而出于合作的關系,他們負責帶路,我就負責清理通道。畢竟這地方就算限制了大家的屬性,但高級玩家的屬性什麼的還是會比普通人要高一些,只不過因為等比例下降,導致屬性差距的絕對值變小了而已。

在對方的帶領下,我們沿著空無一人的街道一直向前走去。這條街道並不寬,雖然是村子里的主干道,但也只有四米左右的寬度,兩側大多是雙層建築,牆高一般都在三米以上,畢竟這是古代建築,層高不像現在的樓房那麼矮,所以說是兩層的建築,其實已經和現代的三層樓不相上下了。

街道的地面是用大塊的青條石鋪就的,並不髒。但是相當的濕滑,感覺之前曾經很繁華的樣子,因為地面上的這些青石都被磨的相當光滑,這顯然是很多人走過硬磨出來的結果。

因為霧氣的原因,大家在這里的能見度都不高,但我很快就發現我的視線范圍居然是這里最高的。我之前還以為這里的霧氣濃度高,大家都只能看到五十米范圍,結果後來無意中發現,其實只有我能看到五十米遠而已,其他人的視線距離竟然都只在二十米以內。最倒黴的一個家伙居然只能看到七八米遠的地方。

關于這種視線范圍不同的問題。這些玩家都知道,唯一讓他們感到驚訝的就是我的視線范圍有些太大了。不過考慮到我本身就是那種超高級玩家,所以他們也沒有太大反應。

順著這條主干道走了一截之後沙皇那家伙忽然一下撞到了我的背上,我疑惑的回頭看了他一眼。結果發現這家伙居然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好像個鵪鶉。看到我的詢問的視線之後他才哆嗦著說道:“難道你不覺得這里很陰森嗎?”

聞言我左右看了看。發現周圍的光線確實是比村口暗了很多。而且氣溫明顯也比之前低了很多,我們說話的時候居然能從嘴里噴出白色的霧氣。不過,這些都是環境因素。其實到目前為止除了我們的屬性被限制了一部分之外,大家都沒有受到任何實質性的影響。

“調整一下你的心態,有我在這里保護你,不會有什麼危險的。不過你要是這樣自己嚇自己我就沒辦法了。”

“我也不想啊!可是這里的氛圍真的很嚇人啊!”沙皇有些委屈的說道:“就像鬼屋一樣,明知道是假的,可大多數人還是會害怕的好吧?”

我無奈的搖了搖道:“那我就沒轍了。我只能保護你的安全而已,你的心理問題我就沒辦法了。”

“我沒事,你走你的就是了,我就是有點緊張而已。”

“你腿都打哆嗦了,這叫緊張?你這樣估計等不到亂葬崗你就先累死了。”

“這是本能,我也沒辦法啊!”

“好了好了,第一次來都這樣。”旁邊那群人中的一個妹子說道:“我第一次來這邊的時候還嚇哭了呢。”

帶隊的那個玩家也是立刻道:“是啊!即便是現在,我們都來了幾十次了,還是照樣每次都被嚇到。人多的時候還好,一旦落單,心里真的是非常恐懼,你是不知道,這個副本基本上就跟游樂場里的鬼屋一個德行,專門嚇人,而且其中還真的摻雜有攻擊,所以真的是防不勝防啊!”

“有那麼誇張嗎?我看你們現在不是很輕松嗎?”我掃視了一圈周圍的人說道。

帶隊的那個家伙聽到我的話立刻說道:“我們現在不緊張時因為沒到地方。只要不是爆發模式,村子中的第一段主干道就是絕對安全區,這里不會有任何東西出現,必須要找到第一道打開的門穿過去,到了下面一條街才會開始有鬼物出現。”

“怪不然你們都不怕呢!”沙皇說道。

我看了眼沙皇也想不出什麼辦法可以幫他,這戰斗問題我可以幫忙,但是他自己害怕我就沒辦法了。無奈的搖搖頭重新向前走去,其他人也立刻跟著開始移動,但是,才走了沒幾步我就突然伸手示意大家停了下來。

“你們不是說第一條街是絕對安全區嗎?”

“嗯,怎麼啦?”旁邊的青年疑惑的問道。

我伸手一指左前方的那棟房子的房頂位置,只見二樓的窗戶是開著的,透過窗口正好可以看到屋子里的房梁上掛著一條白綾,一個中年人模樣的家伙正掛在白綾上輕微的晃悠著。這分明是一具上吊自殺的尸體,考慮到這是個**,那就是說那八成是個吊死鬼了。

本來我不說大家都還沒反應,我一指出那邊的情況,周圍人就全都看到了,然後所有人都是有了反應。不少人都是迅速的拿出了武器,然後戒備了起來,其中幾個妹子臉上那緊張的表情已經和剛剛的沙皇差不多了。

其實很多沒有來過這種猛鬼副本的玩家都會疑惑大家到底怕什麼。游戲里戰斗的時候尸山血海那都是家常便飯了,一具尸體有啥可怕的?對。一具尸體確實是不可怕,尤其是光天化日,周圍全都是人的情況下。但是,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是凌晨兩點的電梯中掛著一具尸體呢?你依然可以淡定的走進去按個樓層然後從容的等著電梯升到自己家門口再走出來?

所以說,嚇人的不是尸體,而是氛圍。這**本身有迷霧遮擋能見度就不高,再加上光線不好,而且特別的濕冷,所以正常人在這里自然而然的就會開始緊張。別說這種時候看到一具尸體。就算是哪里突然傳來一聲貓叫都可以嚇到不少人。

其實本來我們要是就這麼走過去也就算了,關鍵是現在我這麼一指,大家就全都發現了那邊的吊死鬼,而更嚇人的是就在大家看向那邊的時候。那原本背對著窗口的尸體竟然轉了過來。然後那青紫色的臉上居然露出了一個陰森的笑容。

“啊……”所有人在看到那笑容之後都感覺頭皮一陣發麻。全身就好像過電一樣一陣酸麻,其中有個妹子居然還叫了起來。

事實上就這樣已經算是不錯的了,現場還有個更不靠譜的。那就是沙皇。虧這家伙還是個一米八幾的俄羅斯猛男來著,居然很沒出息的坐在了地上指著上面全身直哆嗦,明顯已經嚇到身體都失控的地步了。好在這家伙沒有屎尿齊流,不然那真是丟人丟大發了。當然,丟人也是他丟人,跟我沒關系。

“這這這……應該只是意外。”帶隊的那位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對方沒有出來,我們先不要管他,快走,快走。”

有這個家伙提醒,大家立刻開始准備向前移動,但是,就在我拉起地上的沙皇准備也往前走的時候,旁邊那間發現吊死鬼的房子一樓的大門居然在一陣難聽的摩擦聲中緩緩打開了。在這陰森的,並且安靜到連我們自己的呼吸聲都可以聽得見的地方,那缺乏潤滑的木頭門緩慢打開的摩擦聲簡直就好像是在每個人的耳邊炸響一般,所有人都感覺一陣不寒而栗,甚至有人連汗都下來了。

“我說你們好歹也來過幾十次了,至于這樣嗎?”

旁邊一個嚇得直哆嗦的妹子直接吼道:“你摸幾十次大便然後就會覺得大便不惡心了?”

我知道她口氣這麼沖其實只是在發泄心中的恐懼,不過不得不說她的話也有一定道理。雖然人是有適應能力的,但也不是說就完全可以忽略某些東西了。他們來了這里幾十次,估計唯一的提高就是在看到這些恐怖的東西之後不會立刻尖叫著四散奔逃了。至少來的路上我就聽他們自己爆料說,第一次組隊來這邊的時候,剛看到一個鬼整個隊伍就崩潰了,直接跑散了。現在他們不但沒有逃跑,還保持著攻擊隊形,這就是進步。但是,恐懼依然還是存在,只是他們可以克服了而已。

“進不進?”我看著打開的大門問身邊的人。

那個年輕人擦了下鬢角滴下的冷汗,然後道:“按慣例,第一道打開的門穿過去准沒錯,但以前我們都是走到那里門就是開著的,從來沒有當著我們的面打開過的。這個……”

“你的意思就是你不知道怎麼辦了?”

對方點點頭道:“這跟我們以前走的不一樣啊!”

“你們不知道怎麼走,那我們就碰運氣吧?”我說著直接拿出了一枚硬幣。“正面進,反面不進。”對方想想貌似也沒有啥好辦法,于是直接點頭。我看到對方點頭立刻將硬幣彈了起來,然後接住下落的硬幣,打開一看發現是正面。“看來老天都要我們進啊!”

“啊……”我剛說完背後就是一聲尖叫,嚇得我一哆嗦,不是我膽子下,實在是太突然了。

“我靠,還有完沒完啦?”我回頭生氣的質問道。

背後一個妹子坐在地上顫抖著手指指著二樓的窗口張著嘴卻沒有聲音,顯然是嚇到失聲了,我只能順著她的手指方向看了過去,結果發現居然之前的那個吊死鬼居然不見了。

“我靠,看來還真的是吊死鬼啊!”我感歎完之後就直接開始向前走,結果身後立刻響起了叫聲。

“你干嘛?”

“進去啊。”我回身看向那些人不解的問道。

周圍的人聽到我的話之後卻是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了。這地方就這樣子。雖然嚇人,但你還是要硬著頭皮往前走,感覺就跟看恐怖片一樣,害怕,可是還是想看。這些人也知道,要賺錢就要去亂葬崗,而腰軀亂葬崗就要通過這個**,所以,這鬼屋是非進不可的。無奈,眾人只好緩緩跟上。只是他們都和我保持著一小段距離。明顯都是非常害怕的樣子。

**的街道已經可以說是相當昏暗了,光照強度也就比那種月光特別亮的夜晚稍微好點而已,至于這房間里嗎……伸手不見五指倒是不至于,但也確實是夠黑的。不過黑只是針對別人說的。對我來說那都不是問題。我有完美黑暗視覺。在這種地方就跟帶了紅外夜視儀一樣,所有東西一目了然。比起外面的迷霧,這屋子里的黑暗對我的影響反倒要小很多。

雖然我膽子大。但也不魯莽,沒有直接走進屋子里面,只是先走到了大門口,然後站在那里往里面看了過去。

這不是那種大戶人家的房子,就是很普通的民宅,大門里面就是大堂,面積也就一百平左右,里面基本上可以說是空蕩蕩的。正對大門的牆壁那邊擺放著供桌,上面一排密密麻麻的靈位至少有七八十個。“不愧是**啊!”我說完就直接邁步走了進去,因為這里面實在是沒有啥東西,整個大堂除了那個供桌以及上面的靈位之外就沒啥東西了,空空蕩蕩的實在沒啥值得注意的東西。

進入大堂之後我就直接走到了供桌吧邊上,後面那幫人和沙皇這個時候也進來了,但是都站在門口沒有往里面走。我在供桌上看了看,所有東西都蓋滿了灰塵,但是沒有蜘蛛網。左右看看,在供桌所在的這方牆壁的兩邊各有一個小門,穿過去應該就是後堂了。我直接走了過去。這個小門只有門框,走到門口就能看到後面的院子。

這個院子不是很大,左右兩側和後方都是房子,院子中央是石板鋪的地面,雜亂的倒著一些木結構的東西,以前可能是晾曬用的架子,但是現在全都成了一堆爛木頭,基本看不出原來的樣子了。

院子中間靠左的位置有一把搖椅,和周圍的東西不一樣,這玩意看起來很乾淨,好像有人經常使用一樣。而就在我走到院子里,大家也走到小門這邊的時候,那搖椅卻是忽然緩慢的搖晃了起來。

“看起來還真的有鬼呢!”我回頭看了一眼後面那幫人,結果那幫人一個個都是一副見了鬼的表情。

對,他們就是見了鬼的表情,因為他們真的看到鬼了。就在我轉過頭去的時候,那個搖椅上緩緩的出現了一個老太太,這個穿著棉襖的老太太看起來還挺富態,但只是身材富態,她的臉就好像是被擋在一塊毛玻璃後面一樣完全看不清。在老太太出現後,院子里忽然吹過一陣穿堂風,所有人都是不受控制的一哆嗦。

我敏銳的感覺到了院子里的不正常,然後立刻回頭,結果當然是看到了那個老太太。但是,那邊的老太太還沒啥動靜,右側院子拐角位置的那口水晶里面卻是先響起了一陣噼里啪啦的好像骨折一樣的聲音,然後……一只蒼白的手掌忽然從井口伸了出來,然後緩慢的搭在了井沿上。

原本還想要進入院子中的眾人一見這個情況全都縮回了小門那里擠成一團,仿佛這樣就安全了一樣,唯有我還站在院子里。

水井那里的手掌出現後很快另外一只手也伸了出來,然後緩緩的,一個披頭散發的腦袋從井口伸了出來,接著是身體。雖然對方動作古怪,好像重度關節炎一樣,但是速度倒是不太慢,很快就完全爬出了那口井。這個時候其實已經可以看得出來,這是個女鬼了,只是一頭黑發遮住了整個面部,所以長啥樣根本看不出來,唯獨那一雙血紅色的眼睛時不時在頭發的間隙中閃過。

完全爬出來的女鬼用極端古怪的姿勢在地上手腳並用的朝我爬了過來,一路上不斷發出噼里啪啦的古怪聲響,還伴隨著她從喉嚨下面發出的那種類似于嘶吼一般的聲音。

看到這個恐怖的情景,後面那幫人已經有快要嚇癱的趨勢了,但也正因為四肢無力,所以他們都沒有跑,主要是跑不動了。對面的女鬼很快就接近到了我的腳邊,而我卻沒有跑,而是蹲了下來看向那個女鬼,畢竟她在地上爬,高度太低,不蹲下來根本看不清臉啊!

女鬼很快就爬過最後那段距離,然後一把伸手握住了我的腳腕,接著抬起頭部張開嘴巴沖我嘶吼。因為頭部抬起,她的頭發也滑向了兩邊,這才算是第一次把臉露了出來。本來對方的嘶吼純粹是嚇唬人用的,但她只吼到一半聲音就戛然而止。不是她不想吼了,而是被嚇停住了。對,女鬼被我嚇到了,因為我突然伸出一只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像是調.戲妹子一樣將她的頭給托了起來。

左右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張臉。面部皮膚呈現一種不正常的青色,皮膚下紫色的血管密布。面部輪廓相當圓潤,但那不是嬰兒肥而是腫起來了。這女鬼顯然是淹死的,尸體在水里泡了太長時間,以至于都發脹了。

對方的眼睛和之前看到的一樣,完全的血紅色,中間還有一些黑色的線條,應該是血管之類的東西,但是眼睛往外突出的很厲害,多半也是水造成的。

雖然這張臉比較驚悚,但我倒是沒有太大反應,比起惡心的樣子,我其實更怕惡心的氣味。這個女鬼身上沒有任何氣味,所以我倒是一點也不介意。不過對方大概也沒想到有人會這樣對一只水鬼,所以我的動作反倒是把她嚇愣住了。

“看你的牙挺白的,生前應該是美女吧?可惜了!腫成這樣都看不出來了啊!”(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八十掌 彙合    下篇:第二百八十二章 我是閻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