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九十七章 泥捏的海王殿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九十七章 泥捏的海王殿

"我們自己人當然不合適,不過這種事情你不覺得我們有很多可選目標嗎?"

"你是說鐵十字軍?"

"這種事情怎麼可以讓鐵十字軍來做,當然需要靠得住的勢力才行啊."

玫瑰的話讓我稍微猶豫了一下,過了幾秒才試探性的問道:"你是說歐洲光明神殿?"

"你總算是想到了."玫瑰笑著說道:"我們這邊是絕對不能動用任何人出面的,歐洲光明神殿本身就是npc勢力,玩家對其內部的信息采集能力非常糟糕,而且一般人也不會往這個方向去想,所以我覺得這種事情最合適的就是歐洲光明神殿來辦了."

"聽起來不錯,那我這就讓他們安排人過來."

"讓他們快點,我們可不想直接沖到美國本土去."

"我們現在到哪了?"

"剛過日本島鏈,還有段時間.不過艾辛格移動要塞的速度你也知道,那邊要是耽擱太久沒准我們就真的沖到美國本土了."

"我這就去辦,你們先跑著."我說完之後轉身就離開了玫瑰這邊傳送到了歐洲那邊.

找光明神殿出人搞襲擊這種事情本來是沒有絲毫難度的,兩位光明女神現在在我面前就和乖巧的小狗一般,只要我一個眼神,哪怕是讓她們爬上我的床侍寢估計她們也會毫不遲疑的將自己毫無保留的獻上,何況是這種小事.不過.雖然現在兩個光明神殿對我都是有求必應,我自己卻不能真的馬虎大意.平衡很關鍵,一碗水端平才是駕馭這兩個龐大機構的關鍵所在.為了讓雙方都認為自己得到了足夠的重視,我並沒有單純的從某一家找人,而是將兩邊都各跑了一趟,然後從兩個神殿各挑出了一支八人的襲擊者小分隊.

將這十六名聖殿騎士帶走之後我們直接就轉道去了德國,而不是直接從法國這邊的通道返回天宇城.我出現在德國的消息當然瞞不過阿修福德這個地主,再說我也沒打算隱瞞,直接就奔著他們的大本營去了.

我到鷹堡的時候阿修福德也就剛剛回來而已,我直接和他說明了來意.

因為這次是秘密任務.所以我不能光明正大的帶著人回去.而這個掩護的任務最合適的人選就是阿修福德.在我和阿修福德說了一下需要掩護之後,阿修福德很快就從鐵十字軍的運輸隊中挑選了幾輛大車,然後用幾個大箱子把我們這幫人給分批裝了進去.

我和這十六名聖殿騎士被以貨物的名義送到了天宇城,然後由我們行會的人接管.接著使用傳送陣送到了南美這邊.再用這邊的跨國傳送陣進行二次傳送到達艾辛格移動要塞.之所以多一道手續.主要是為了進一步降低被發現的概率.

成功繞回了艾辛格移動要塞之後我們依然沒有從箱子里出來,而是被直接連著箱子一起送到了艾辛格移動要塞下面的倉庫區並被送入了維修備件倉庫.

當我們到達這里之後箱子才被打開,然後由玫瑰早就安排好的人接手帶著這幫人去領取爆炸物以及指導他們如何使用.當然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就是要讓他們知道需要引爆的位置,不然的話炸錯了地方可就麻煩了.

這些事情說起來複雜,其實干起來也快的很.我們差不多到達太平洋中間的時候准備工作就已經完成了,然後接下來就是正式開始執行計劃.

首先,聖殿騎士們分成了兩組,按照兩個神殿的人員分開,這樣方便他們配合,避免出現內斗,畢竟倆神殿現在關系可不怎麼好.

兩個神殿的聖殿騎士們先後在艾辛格移動要塞內部制造了兩次爆炸,這兩次爆炸的目標就是上次受損最嚴重的兩組重力反抗裝置.因為這兩組裝置正在運轉,而艾辛格移動要塞之所以能飛起來就是依靠這東西的力量,所以當重力反抗裝置爆炸的時候整個艾辛格移動要塞都出現了劇烈的晃動.

至此,第二步計劃展開.

本行會內部其實也有外國間諜,只不過我們知道這些人的身份,所以故意將其留了下來,為的就是在必要的時候加以利用.當聖殿騎士們制造了兩次爆炸之後,我們立刻將這些間諜所在的小隊安排去參加這個圍剿的工作,而且聖殿騎士也按照要求在指定地點和這些有間諜存在的小隊進行了一些戰斗.這個過程很短暫,因為我們只是需要他們將消息發出去,讓人家都知道我們是真的被襲擊了.

脫離接觸的聖殿騎士們很快又陸續制造了幾次爆炸案,非常完美的炸掉了所有需要更換維修的受損部件.這些東西安正遲早是要換的,現在我們只不過是提前用爆破的方式拆掉了它們而已.

當這些受損的部件被拆除之後其實艾辛格移動要塞還是一些簡單的飛行能力,此時的艾辛格移動要塞如果真的想要飛的話,只需要關閉其中的幾組重力反抗裝置,然後將剩下的幾組重力反抗裝置的功率開到最大,就可以保證艾辛格移動要塞重新上路.當然,因為重力反抗裝置的損失,艾辛格移動要塞的移動速度回出現輕微下降,但總體來說影響不大.

實際上被炸掉的那些重力反抗裝置幾乎全都集中在艾辛格移動要塞的一側,畢竟這是墜毀的時候造成的撞擊損害,所以受損的幾乎都是一個方向的重力反抗裝置,現在它們被一起炸掉之後艾辛格移動要塞的本身動力其實依然大于自身重力,只不過因為重力反抗裝置的分布不夠均勻導致受力不穩無法維持平衡而已.我們只要將輸出較大的一側的動力調小,然後將另外一側剩余的沒有損壞的重力反抗裝置的功率開到最大.這樣兩邊的重力就可以維持平衡,艾辛格移動要塞也可以繼續飛行了.當然,因為這樣的話,艾辛格移動要塞受損的那一面的重力反抗裝置所要承擔的壓力會很大,所以可能到了美國本土之後就需要更換這些重力反抗裝置,但這本身並不夠成問題.

不過,我們的目的就是為了要拖延時間,所以在爆炸之後,艾辛格移動要塞因為重力反抗裝置的動力輸出不穩定而出現了明顯的傾斜,我們則是根本不對其作出補救.反而是逐漸降低所有重力反抗裝置的輸出功率使艾辛格移動要塞的整體升力下降.開始逐漸喪失高度.

為了模擬出墜毀的效果,我們甚至在艾辛格移動要塞接近到安全高度之後直接關閉了全部東西,于是艾辛格移動要塞就直接轟的一聲砸進了水里.

事實上艾辛格移動要塞就算是不啟動任何的動力,它也不會沉.雖然艾辛格移動要塞的質量很大.但它畢竟體積也不小.內部都是空的.所以艾辛格移動要塞本身是可以浮在水面上的.這個龐然大物猛然砸進海水之中掀起的浪花那自然是可想而知的,如此恐怖的威力,一下就將周圍的海水全部派了出去.艾辛格移動要塞也是猛然向下一沉,直到海水差點沒頂才重新開始上浮.就這樣在海面上上上下下的晃了好幾次艾辛格移動要塞才總算是稍微穩定了一些,比起在天上飛行,在海面上自然是要隨著海浪晃悠的,不過還算好,艾辛格移動要塞畢竟夠大,所以海浪對其的影響其實很小,城市只有極微弱的晃動,在之前下落的沖擊力被抵消後也就逐漸穩定了下來.

"那些間諜把消息發出去了嗎?"在艾辛格移動要塞剛剛穩定下來之後我就開始詢問起玫瑰來,這個事情的後續工作都是她安排的.

玫瑰笑著點頭道:"嗯,已經送出去了.我派他們回去押運零件過來修理艾辛格移動要塞,那些家伙以為正是好機會,一會去就把消息發出去了.現在我想想知道這個事情的人應該都已經知道了."

"反正只要我們自己有理由解釋就行了."

"這個是當然的."玫瑰說完之後又看了看遠方的海面說道:"這樣飄在海上也不錯,難得有這麼清閑的時候."

"嫌累了嗎?"我問道.

"那當然,不然你以為冰霜玫瑰盟這麼龐大地組織平時難道都是自己運轉的嗎?"

我笑著揉了一下玫瑰的頭發."知道都是你的功勞."

"你知道就好."玫瑰沖我示威的晃了晃小拳頭,樣子可愛的要命.當然,這也就是對我,別人估計不會看到她這樣的一面,而且就算真的看到玫瑰的小拳頭,也絕對不會覺得可愛.當初鬼手信長就看到過一次,結果被打的他媽都差點不認識他了,之後見到玫瑰都有心理陰影了.

我們這邊正在說著話,忽然就聽到一個玩家跑過來喊我們."報告,海王殿那邊來信息詢問我們到哪了."

"攻速他們我們的位置,然後說一下我們現在的情況,還有告訴他們襲擊者已經被排除,現在我們正在抓緊搶修."

"明白."

為了方便聯系,我們在海王殿也留了一部通訊器.在接到我們這邊傳回的訊息之後海王殿內部已經是一片混亂了.

"怎麼辦?怎麼辦?艾辛格移動要塞竟然在這個時候遭到襲擊,冰霜玫瑰盟那邊的盟友到不了,我們卻要面對這麼強大的敵人,之後的戰斗要怎麼辦啊?"

一名美國玩家看著龍藍說道:"會長,我們不能光想著依靠冰霜玫瑰盟的人啊!他們雖然已經開始搶修,但是我從我們的間諜那里了解到的情報顯示艾辛格移動要塞受損相當嚴重,雖然外面看不出來什麼問題,但是支持飛行的重力反抗裝置損壞的非常嚴重,據說是連能量核心都出現了一定的損傷.這種大損傷即便是以冰霜玫瑰盟的修理能力,我想也不會那麼容易修複吧?萬一他們要是趕不上,難到我們要自己等死嗎?所以我覺得我們現在不是討論如何讓冰霜玫瑰盟的人快點來的問題的時候.而是應該先想想萬一艾辛格移動要塞不能如期到達,我們應該怎麼辦的問題."

龍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只手拄著頭思考了半天才開口說道:"剛剛漢克說的有道理,我們不能光想著艾辛格移動要塞過來之後的問題,我們是需要想想萬一冰霜玫瑰盟不能來支援了,我們要怎麼辦的問題了."

"本來一切都在計劃之中,誰知道彩虹聯盟竟然會藏了那樣兩個重磅炸彈呢!"另外一個美國玩家說道.

"彩虹聯盟畢竟是三巨頭之一,我們自己有那樣的存在,也不能奇怪彩虹聯盟有自己的底牌吧?"龍藍說道.

旁邊一個美國玩家說道:"可是我們的那個殺手锏在陸地上派不上用場啊!"

這話出口現場的所有人都陷入了安靜之中,因為大家都明白這次的戰斗真的是非常的失算.本來從我們冰霜玫瑰盟這里買到了第一手消息的海王殿理所當然的應該是可以掐准時間滅掉聖槍盟的,但是讓人意外的是槍神那個家伙居然為了和我們冰霜玫瑰盟賭氣而死撐著就是不肯放棄.還非要將海王殿也拖下水.其實這種戰斗對槍神本人來說是沒有任何好處的.不管打贏打輸,對槍神來說這都是一場毫無意義的戰爭,而且他只有投入沒有回報.

在這種情況下槍神其實已經純粹是在賭氣了.但是,討厭就討厭在這里了.賭氣的槍神將所有的戰斗力都集中到了這上面.然後就是海王殿的進攻受阻.彩虹聯盟那邊本來因為沒有消息確實是比海王殿要慢了一拍.但問題是聖槍盟這邊的頑強抵抗為彩虹聯盟爭取到了這寶貴的時間.結果就是海王殿的情報費算是白扔了,而且更要命的是彩虹聯盟到達後聖槍盟居然是一面倒的向彩虹聯盟投降,雖然兩者之間畢竟是兩個行會.不可能像自己人得到援軍支持一樣那麼順利的合兵一處,但至少人家是其樂融融的開始組團坑海王殿了.

面對兩者的聯合海王殿本來也不是沒有一拼之力,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卻是突然出現了一點點意外.

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那就是彩虹聯盟內部居然跑出來兩個玩家,兩個實力強的一塌糊塗的玩家.這倆玩家身上穿的東西都很有美國特色,稍微一想之後大家都反應了過來,這倆很可能就是美國國器持有者.

其實最初的美國國器持有者就是彩虹聯盟的人,只不過當時只有一個,而另外一個就是槍神本人,也就是說原本彩虹聯盟是有一個國器持有者的.但是,彩虹聯盟的這個國器持有者在成功被彩虹聯盟簽約之後就仿佛人間蒸發了一樣,一直就是毫無音訊,就連彩虹聯盟自己內部的人都以為這個人失蹤了.但是,就在這次的絕地大反擊之中,彩虹聯盟的國器持有者又再次出現了,而且是一次出來兩個人.更奇怪的是,這兩個人居然都不是當初小時的那個國器持有者.

不管當初的國器持有者怎麼樣了,反正現在的情況就是彩虹聯盟有兩個國器持有者,而且都是很牛的存在.這倆國器持有者的戰斗力在小戰場上簡直就是所向披靡,有他們的存在,聖槍盟的總部可謂是變成了絞肉機,海王殿這邊久攻不下,逐漸喪失了銳氣,然偶被逼了出來.戰況從海王殿主攻變成了彩虹聯盟在主攻,而且過度完全沒有絲毫征兆.

實際上關于美國地區的戰況變化,我們這邊也是相當的意外.我和玫瑰當初商量的就是我們制造恐怖襲擊,然後坐等海王殿和彩虹聯盟的戰爭進入白熱化,最後等海王殿快要完蛋的時候,我們就以救世主一樣的身份出現在海王殿身後,幫助他們戰勝彩虹聯盟,然後反推回去.

但是,雖然我們完成了計劃的前半部分,可美國那邊的局勢卻完全超出了我們的預期.本來我們預計戰斗將從今天下午一直持續到明天凌晨,在明天清晨,等在線的海王殿玩家基本都到了疲勞度上限的時候,也就是海王殿的末日了,而那個時候我們行會再趕到現場.那就可以成為救世主.可是現在才剛中午時分,海王殿居然就已經開始潰退,而且崩潰的速度遠遠超出我們的預計,按照這個速度別說明天早上了,今天天黑之前搞不都就能分出生勝負了.這速度不光是讓海王殿招架不住,就連我們都有點沒反應過來.

拿著最新戰報,玫瑰一臉古怪表情的說道:"早知道特瑞那個笨蛋會打成這樣,我們吃撐了計劃個恐怖襲擊拖時間啊?"

玫瑰的想法其實也是我的想法.我們之前計劃恐怖襲擊就是為了找個借口拖延時間而已,但是看這個進度,哪里還需要拖延時間啊?我們當初完全可以不用搞什麼恐怖襲擊.只要一路上用經濟航速飛過去就正好能掐著點到達美國.但是現在……

"都別傻站著.快給我干活.整備班,去把東側的重力反抗裝置拆下來,直接移到西側補足數量.先給艾辛格移動要塞恢複平衡,動力不足的部分邊走邊修.我們現在趕時間啊!"

站在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動力及管道層指揮著大群的修理人員加速修理.我現在真的是後悔當初安排了一場恐怖襲擊.這他爺爺的完全就是搬石頭砸自己腳啊!不過這不能怪我們,錯的雖然不是世界,但是海王殿.誰叫他們這麼不頂用的啊?

為了趕時間我們也沒空慢慢修了.原本按照計劃是將使用從艾辛格那邊送來的嶄新的重力反抗裝置零件,然後在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重新焊接安裝全新的重力反抗裝置.但是,那個計劃需要的時間太長,所以我直接放棄了這個計劃,選擇讓維修人員直接拆東牆補西牆.反正艾辛格移動要塞現在不是動力不足,而是輸出不均勻無法維持平衡,所以只要將完好的那一側的重力反抗裝置移幾個過來就可以保證艾辛格移動要塞先動起來了.

而且,相比之用零件現場組裝一台重力反抗裝置然後再費勁去調試,已經調試好的那些重力反抗裝置只要把固定連接裝置的螺絲拆下來,然後搬到西側,再擰回去就行了.這個工程量可比重新組裝新機器要小多了.

只要艾辛格移動要塞能先動起來,我們就可以盡快趕到美國那邊,而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的重力反抗裝置可以慢慢裝,反正少幾個重力反抗裝置也沒啥大不了的,頂多就是上升下降的速度回變慢,還有就是萬一有幾個重力反抗裝置出問題,會變成真正的墜毀,因為到時候就沒有備用的重力反抗裝置可以用了.

當然,相比于海王殿被滅掉,讓彩虹聯盟變成美國的霸主行會,這點小問題那就都不叫問題了.

"老大,你就別催了,你就算拿個鞭子跟我們後面抽,我們也就只有一雙手,也不能變成千手觀音來個秒修吧?"

"我知道你們有難度,但是我這不是著急呢嗎!"

"您要是著急自己先過去就是了.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動力出了問題,您自己不是可以過去嗎?跨國傳送陣又沒壞."

不得不說有時候人要是陷入死胡同就是回不來,剛剛這個損管隊員的一番話瞬間就將我給敲醒了.艾辛格移動要塞沒有辦法迅速趕到美國,這不是還有我呢嗎?該死,居然之前完全都忘記我可以自己一個人先過去這個事情了!真是急昏頭了!

想清楚之後我的速度也是飛快,迅速的跑向傳送殿,路上順便和玫瑰打了個招呼,然後就直接沖進了傳送殿直接傳送到了海王殿那邊.雖然我知道自己一個人不可能擋得住彩虹聯盟的攻擊,但至少有我這個超級攪屎棍在,彩虹聯盟的戰陣什麼的絕對會被攪和的一團糟,而且更重要的是我的存在就是一種威懾.槍神現在已經基本被我打殘了,因為連續降級,除非他全用金幣彈,否則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而缺乏壓制我的終極力量的結果就是我將可以在彩虹聯盟的軍陣中如入無人之境一般的來回沖殺,這對彩虹聯盟的士氣以及戰斗力的形成都會造成很大影響.

跨國傳送陣的傳送速度是非常快的,但問題是我不能直接去美國,因為起點城之前被美國人襲擊過,現在跨國傳送陣都還沒有完全修好,所以我只能先到南美,然後自己飛回美國,好在兩邊的距離也不算太遠,加上有飛鳥的高超音速飛行能力,很快我就趕到了美國境內.

進入美國境內之後我也沒有繼續飛了,直接傳送到了海王殿的總部城市,而且選擇的傳送陣是對方的內部傳送陣,一出來就在總部大院里面了.

看到傳送陣中突然走出來的我,周圍的海王殿玩家都是一愣神,然後其中一個人突然就反應了過來急吼吼的沖上來拉著我就跑,而且是一邊跑一邊說著:"紫日會長你終于來了,快點快點,我們會長正需要你!"

"我知道你們需要我,可是你們現在這到底什麼情況啊?"

之前在艾辛格移動要塞那邊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這邊的情況相當的糟糕,但是等到了這邊我才發現情況比想象中的還要糟糕.

出了海王殿的總部大院之後我就發現街道上全都是傷員.當然,不是玩家,而是npc.相比之玩家,npc本身就是消耗品,至少大多數行會是這樣認為的,也是這樣做的.因此,從性價比的角度來說,一般是不會給npc士兵配備太好的藥物的,所以這些士兵受傷了之後就只能使用簡單的藥物,然後回來修養.這就是游戲里會出現傷員的原因.如果是玩家,當然是會立刻找祭司或者自己吃藥解決,不可能跟現實中一樣慢慢養傷.

這打仗出現傷員本來是無可厚非的事情,但是,這是海王殿的總部城市,而且是臨海城市,等于是海王殿的最後堡壘了.傷員在戰場上受傷雖然是需要撤離戰場,但應該不會直接撤回老家,而是只要離開前線就行了,畢竟游戲里傷員恢複速度較快,一會好的差不多了可能還需要回去繼續參戰.可是,這些傷員卻是大規模的出現在海王殿的總部城市,那就是說——戰場其實已經離這里不遠了?

只有戰場就在附近,才可以解釋為什麼傷員會全都在這邊.可是,如果說戰場就在附近,那豈不是說海王殿已經快要被人家打回老家了?雖然兵敗如山倒這個詞我早有耳聞,但這位面也太快了點吧?你打不過人家我不奇怪,可是這速度是怎麼回事?集體放水還是想要效仿二戰時期的法軍啊?

不管現場的情況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反正我知道現在海王殿是真的快不行了,所以我也不再分心,而是一邊詢問拉著我的這個家伙現在的大概情況,一邊就在計劃一會怎麼幫忙.當然,要幫忙就要先搞清楚為什麼海王殿崩潰的這麼快.(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九十六章 遲到的理由與方法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九十八章 兩個"原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