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九十九章 打不死的巫師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九十九章 打不死的巫師

不管這倆美國國器持有者有多麼的不搭調,反正人家現在是搶先下手了,不想中招我就不得不出手.

這兩個家伙雖然一個看起來很像是巫師,另一個像重型機器人,但第一次出手卻相當令人意外.那個巫師穿了一件雞毛披風,頭上插得跟毽子似的,手里還拿著根歪七扭八的木棍子,棍子頂端裝有一個巨大的牛頭骨,怎麼看都像是法系職業.但人家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尤西娜這邊一個暗示人家就直接蹦個大蛤蟆一樣蹦了過來,只要我不躲,這丫的就能直接踩我身上將我撞倒在地,至于之後怎麼攻擊暫時看不出來.

另外那個家伙一身銀白色的金屬外殼,身高大約有兩米左右,即便是在美國人中也算是非常高大的類型.而且這家伙的四肢非常的粗壯,並且因為是構裝生物,所以可以想象力量絕對小不了.然而,這麼一個身高兩米,胳膊快趕上我大腿粗的近似于機器人一樣的家伙,一上來居然用的是遠程攻擊,而且發射的並非高大上的某種高科技武器,而是石頭.對,這家伙壓根就不是發射什麼武器,而是之前就在手里捏著塊石頭.尤西娜一給信號他就直接將這玩意當暗器扔了過來.

雖然這倆國器持有者出手都很突然,但我畢竟不是剛進游戲的菜鳥.在對方出手的瞬間我就做出了反應,在尤西娜看來簡直就像未卜先知一樣,不過即便是我反應快.這突如其來的偷襲也是搞得我非常狼狽.

面對對方扔過來的石頭,我直接一抬手就給接住了.但是……雖然我一把捏住了那塊石頭,可我卻低估了這玩意上面攜帶的動能.在手掌抵住石塊之後我整個人瞬間就開始向後滑行,然後失去重心向後倒去.這東西看起來就比台球大一點,沒想到動能居然如此之大.這感覺就好像我接住的是一發炮彈一樣.

雖然手里這塊石頭動能很大,嚴重影響了我的平衡,但一塊石頭畢竟不可能帶來多大傷害,真正的殺招在那跳起來的印第安巫師身上.這家伙雖然看著像個法師,但是從剛才的起跳就能看的出來他的力量非常之強,不然不可能有這樣誇張的彈跳力.本來如果沒有那個構裝生物扔出的石頭.我完全可以閃避這樣的攻擊.但是對方的石頭讓我失去了重心,所以按照現在的情況發展,我應該會被構裝生物投出的石頭砸倒,然後那個印第安巫師正好落在我身上.接著使用某種技能對我進行限制或者直接出殺招秒掉或者重創我.

當然.以上這些都是尤西娜他們的構思.實際上事情根本就不是這樣發展的,因為我並沒有那個構裝生物和尤西娜他們想象中的那麼脆弱.

就在我抬手接住構裝生物投出的石球並失去重心向後倒下的時候,那個印第安巫師正好朝著我砸落下來.而我在看到那個印第安巫師的身影之後瞬間就意識到了這是他們的聯合技,目的就是要一擊必殺.所以,我沒有去強行抵抗沖擊力,而是順著現在的慣性方向加速向後倒去.在向後倒的過程中我的手臂順勢向後送,先把那塊石頭從身上送了過去,這樣石頭就會帶走一部分動能,避免所有動能都積聚在我的身上影響後續動作.

等石塊飛過我的頭頂之後我的手臂也沒有收回來,而是順勢向後撐住地面,而此時我的背部也是剛好撞擊地面獲得了一個支撐點.雙臂的支撐加上我的背部就形成了一個穩定的三角支撐,接著腹部發力收縮,借助慣性讓下半身向上運動,雙腿曲起.此時那個印第安巫師剛好落到我的上方,而我則是雙腿猛然彈起蹬住那家伙的腹部將其反向踢了回去.在雙腿將這家伙踹飛出去之後,因為腿部彈跳產生的慣性動能,我的身體開始向上飛,同時腰部以及雙臂發力,順著這個動能方向彈起,一個類似于鯉魚打挺的動作就從地面上重新彈了起來,而此時那個印第安巫師剛好飛回去將尤西娜給撞翻在地.

那個構裝生物在扔出石頭之後就在加速往這邊沖,但因為我這邊的動作太快,所以他還是慢了一步,等他靠近的時候我已經站了起來,正好和他面對面.這家伙也沒有用身上的什麼小機關,上來就是一招雙峰貫耳拍了過來,要是一般人被這家伙堪比起重臂的雙臂拍到,估計腦袋直接就變爛西瓜了.不過我的力量也不小,在對方雙臂拍向我雙耳的時候我直接抬起雙臂架住他的手腕內側,接著上前一步,一條腿從他的雙腿之間穿過去反向別住他的一條腿的膝關節,接著身體先前將他向後推.因為腿被別住無法調整位置,他必然的失去了平衡開始向後倒去,而我則是趁機將其按倒在地,雙手刃爪彈出,永琣迨w覆蓋其上.抬起手臂對著那家伙的脖子就是一下掃了過去.

吱……一聲仿佛用金屬湯匙刮玻璃一般的刺耳聲音響起,我的刃爪直接砍在了一條細瘦的手臂之上,但驚人的是居然沒有切進去,反而發出了刺耳的金屬摩擦聲並帶起一串火星.

我驚訝的抬頭去看,結果發現手臂的主人竟然是剛剛被我踢飛出去的那個印第安巫師.

之前將那家伙踢飛的時候我就感覺腳底下的觸感不太對,踢中人體最柔軟的腹部應該是感覺不到什麼抵抗的,但是剛剛我那一腳卻好像踢中了鋼板一樣,不過好在用力准確,最終還是將對方踢飛了出去.但是現在想來,剛才那明顯不是錯覺,而是我真的踢到了鋼板一般的東西.

這印第安巫師身高大約一米七,和我差不多.但是這家伙露出來的手臂以及那個羽毛披風下偶爾露出來的身體卻都是瘦的皮包骨頭,雖然不至于和干尸差不多,但至少能和那些重度厭食症患者一較高下了.但是,就是這樣一幅干癟的身軀,竟然有著超越神器的硬度.要知道永琤i是號稱神器破壞者,即便是神器級別的裝備也可以像切木頭一樣將其切斷,雖然會費點勁,但至少是可以切得動的.至于那些凡兵那就都跟豆腐一樣,一碰就斷.但是,這家伙的身體不但可以硬扛包了永琲漱b爪切割.而且居然一絲傷痕都看不到.這硬度實在是太嚇人了一點.

對方過來可不是為了擋住我就算完事的.在擋住我的切割之後那家伙立刻就是一拳朝我的面門砸了過來.我本能的一仰頭,結果突然感覺腰上一緊,身下的那個構裝生物竟然雙手捏住我的腰側將我死死地按在了他身上.我感覺到危險後仰躲過拳頭之後身體卻脫不開,硬是又被拽了回來.無奈雙手前伸捏住那印第安巫師的手腕將他的拳頭向上拉.讓其錯過我的腦袋.接著右手一伸從他的頭部右側穿過,手腕一翻向後一繞,直接將他的腦袋拉過來夾在了我的胳膊下面.而對方立刻就開始拼命的掙紮,可惜他的身體防禦雖然很誇張,力氣卻是並不算太誇張,雖然也弄得我跟著晃了起來,卻完全掙不開我的控制.

我到場之前的時候這倆國器持有者正和尤西娜一起在虐海神殿的那幫人,這才一眨眼的功夫我們已經過了好幾招,而且居然出現了這種僵持的狀態.我一個人跪在地上,身下壓著那個構裝生物,胳膊下面還夾著那個印第安巫師的腦袋,完全將兩個人的行動都給死死地限制住了.他們要是不讓我動,他們自己也別指望能動.

不過,雖然我一個人限制住了兩個目標,可惜對面還有個尤西娜.

尤西娜本身雖然不是那種特別厲害的人物,但她畢竟是彩虹聯盟的會長.這年頭凡是會長,身上的裝備就絕不可能太爛,而具體好到什麼程度,那通常都是跟行會規模成正比的.彩虹聯盟在美國絕對是最有錢的行會,沒有之一,這一點上不管是過去的聖槍盟還是現在的海王殿都沒有辦法和他比.所以,彩虹聯盟的會長,也就是尤西娜的身上裝備幾乎都是一整套的神器套裝,雖然不是成長型,但也算是很牛了.而且,這丫頭的武器是成長型的神器,所以戰斗力絕對不能小看.

在我和印第安巫師,構裝生物互相鎖住對方陷入僵持之後,尤西娜立刻就揮著手里的那柄和永琣麻I類似的武器沖了上來.

尤西娜的武器也是可成長型的神器,而且和永琱@樣可以變成不同的攻擊形態,其中就包括長槍,劍,刀以及其他一些主要常用兵器,雖然不如永琩犖堣d變萬化的能力那麼誇張,但也算是相當靈活了.不過,永琲瘍雱峇閬 ̄似金屬液化之後重新凝結定型,所以不光是可以變成別的形態,而且長短大小都可以隨意設計.尤西娜的這個武器雖然也能變形,但變形的方式卻好像變形金剛一樣,是那種機械變形,雖然變形完成後幾乎看不出原來的特征,但那也只是幾乎,不是絕對.

當然,武器的性能並不是依靠其變形能力來判斷的.不過至少尤西娜的這件武器和我的永琱騋_來確實還是有一定差距,至少她的這件武器還不具備摧毀神器的特性.

拿著劍形態的武器沖上來的尤西娜明顯不擅長用劍,她平常多半算是個法師,所以很少近戰,當然她其實也是多職業,有自己的近戰職業和技能,只是因為用的太少所以技巧全無.沖上來的尤西娜用的完全是打棒球的動作,將手里大劍當成了球棍在甩,直接照著我的脖子就揮了過來.當然,要是這個東西真的命中的話,殺傷力可不會因為她的攻擊方式不夠帥氣而有絲毫的變化.這一下要是切實了絕對夠我喝一壺的.

當然,我又不是木樁子,看到尤西娜的動作我當然要做出應對了.不過我現在被那個印第安巫師和構裝生物給鎖在了那里,完全動不了,所以這種時候理所當然的就應該是叫幫手的時候了.

當.伴隨著一串火星四濺.一柄同款式的大劍與尤西娜的長劍來了一次激烈的對撞,兩者都沒有給對方造成什麼傷害,但玲玲卻是擺出了戰斗姿態站在那里,而尤西娜則是被手中長劍帶的向後連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

玲玲那邊擋住了尤西娜,我身邊一個黑影也是突然出現,手中的長刀對著被我夾住的那個印第安巫師就劈了下去.那印第安巫師感覺到了背後的威脅,立刻就放棄了掙紮,而是從身上摸出一把不知道什麼玩意往後一撒,國王猝不及防的被灑了一身,好在亡靈生物不怕毒素.眼睛也不受這些簡單的灰粉影響.雖然被灑了一臉但卻還是堅持一刀劈了下去.

當.不出意外的又沒砍進去,對方的身體硬度超出正常范圍,完全切不動,就好像無敵模式一樣.當然我猜測很可能就是某種類型的無敵模式.不然不可能有人的防禦能硬到這種程度的.

一擊不中的國王立刻後撤了一步.然後將右手的長刀拋到左手.接著猛的一掌拍在了那印第安巫師的背心之上.

和之前的武器攻擊完全不一樣,這次那個印第安巫師明顯出現了劇烈反應,倒不是被打吐血了什麼的.這一掌本身並沒有產生什麼傷害,但是國王將手掌貼在上面就不動了,然後那印第安巫師就開始死命的掙紮,明顯國王正透過那只手掌對他做出了某種方面的傷害,只是外表看不出來而已.

大概是感覺不夠快,國王直接將魑魅,魍魎也給叫了出來,他倆也是一出現就直接雙手按住那個印第安巫師的身體,然後一副很開心的樣子,而那個印第安巫師卻是已經開始張嘴大叫了起來,並且一邊喊還在一邊的掙紮.

之前沒怎麼看明白,現在我算是有點明白了.國王以及魑魅,魍魎貌似正在吸收對方身上的某種東西,可能是類似生命力之類的東西,反正這對對方的影響很大,而且他的銅皮鐵骨對這種吸收沒有任何抵抗作用,以至于這個家伙現在開始著急了起來.

之前被我壓在身下的那個構裝生物並不是起不來,而是為了限制我的行動才抱著我的腰不讓我動的,現在發現形勢逆轉,他立刻松開我的腰一把抓住了國王的腳腕用力一扭,國王因為失去平衡被絆倒在地,順便把魑魅也給帶翻了,得到解脫的那個印第安巫師順手將一團黏糊糊的東西扔到了我的臉上,雖然被面罩擋住了,但是我的眼前現在變成了一片黑,啥也看不見了.

感覺到眼睛被擋住之後我立刻從地上站了起來,但是夾住的那個印第安巫師並未放開,而是夾著著他向後一個縱躍,側身用他的腦袋往地上撞了過去.伴隨著咚的一聲響,我直接將那家伙的腦袋給插進了地里,而我自己則是順勢向後翻了個跟頭脫離戰圈,同時晶晶出現擋在了我的面前,小純則是出來拿出一塊布幫我擦拭面罩上黏住的那一坨不知道什麼玩意.

"那邊情況如何?"小純幫我擦面罩的時候我順便問了下晶晶.

晶晶拿著盾牌說道:"不行,那兩個家伙太厲害,國王他們三個有些招架不住.玲玲那邊倒是沒什麼問題."

我點了下頭一揮手將凌和夜月放了出來."去幫忙.我這邊暫時看不見!"

凌側頭看了一下我面罩上的東西,然後說道:"這是用史萊姆體液做的強力膠,你們這樣是擦不掉的."

"啊?"小純雖然治療術玩的很溜,但知識面就遠沒有凌廣了.

"讓開,我來."凌擠開小純湊上來之後直接伸出一只手,嘭的一聲在手掌之上騰起了一團紅色的火焰.這不是地獄之火,就是普通的火焰,但是溫度應該不低,畢竟是凌弄出來的.

將火焰點燃之後凌直接將手掌靠近我的面罩,火焰開始加大,直接噴到了我的面罩上.雖然看著挺嚇人,但我的頭盔連熔岩都可以擋住,這點溫度當然是沒有多大問題的.那原本粘性超好的綠色糊狀物在遇到火焰之後立刻就開始冒煙,然後不斷的冒泡,就好像一大坨惡心的鼻涕.不過隨著黑煙彌漫,這東西的體積也在肉眼可見的迅速縮小,不一會就變成了一大塊干硬的黑色物質覆蓋在我的面罩上.凌熄滅了火焰用手指彈了一下那東西,黑色的物質瞬間崩落,看起來就好像烤糊了的鍋巴一樣.

凌這邊搞定了我臉上的東西之後我再看場地中的情況發現夜月已經和那個印第安巫師打了起來.

那個印第安巫師使用的攻擊方式相當奇怪,他顯然不會體術,戰斗方式就跟普通人打架一樣,完全就是摟,抱,抓以及用拳頭和腳,偶爾還會張嘴咬,反正看著就好像完全不懂格斗的女生在打架一樣.當然.這家伙絕對是男的.畢竟他的羽毛大披風下面幾乎是真空的,上半身就這一件披風,下半身才有褲子之類的東西.所以性別還是很好區分的.

雖然這家伙的格斗技巧近乎于沒有,但是這家伙的攻擊方式卻是詭異莫名.以上那些普通人打架的招式雖然普通.但這家伙銅皮鐵骨.完全就像是金屬澆築的一樣.盡管格斗技很爛,大戰斗力卻不低.更討厭的是他還會不斷的從身上摸出很多輔助道具來扔,這些道具要麼是粉末要麼是液體.還有就是我剛剛中招的那種糊狀物.有些東西是直接扔,有些是裝在瓶子里,扔出去之後就會爆開,反正方式很多,五花八門防不勝防.

夜月揮舞著蛇劍正要沖上去,對方卻是突然從背後摸出一瓶易拉罐大小的瓶子扔了過來.夜月剛上來不知道他的特點,隨手一劍將那玩意當空擊的粉碎,結果一大團黏糊糊的綠色液體就從里面噴了出來.不過夜月反應更快,張嘴就是一口白色的霧氣噴了出去,那團液體還沒落地就變成了白色的石塊掉在地上叮咚亂想,完全沒有了原來的性質.

對方也相當驚訝夜月的能力,于是又從身上摸出一個紅色的瓶子扔了過來.夜月這次學精了,手中蛇劍一搭一繞就用巧勁將瓶子撥了出去摔在不遠處的一棵大樹底下.瓶子很脆,落地就碎,瞬間一團紅色的氣體擴散開來,然後就見那棵大樹開始跟著變紅,接著就毫無征兆的突然燒了起來.

夜月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那棵大樹,然後就加速朝著這個印第安巫師沖了上去,手中蛇劍瞬間二分為六,便形成了六臂形態,然後開始使用她最擅長的混亂攻擊壓了上去.

夜月的蛇劍偏向輕薄,而且她有六只手,同時使用六柄蛇劍,揮舞起來速度飛快,就算是那些擅長使劍的劍客一時半會往往也近不得身,畢竟六柄劍一個人用,攻擊太密集,一般人完全插不上手.但是,眼前的這個印第安巫師卻是個銅頭鐵臂的加護,蛇劍砍在這家伙身上根本就切不進去,只能撞出一串火星並發出叮當的撞擊聲.不過因為六柄蛇劍揮舞的速度太快,我們聽起來完全就是連成一片的叮當聲,震得人雙耳發麻.

夜月的攻擊雖然短時間內奈何不了那個印第安巫師,但至少那家伙也被壓制的完全找不到還手的機會.剛開始被他用那些瓶瓶罐罐給坑了幾下之後夜月就不上當了,每次只要看到這家伙伸手往背後摸就直接用尾巴掃他的腿.不過那家伙被掃了幾次也開始想辦法,趁著夜月近身搶攻的機會突然再次摸向背後.夜月一看這情況立刻用尾巴一卷他的雙腿將其整個人倒著提了起來,然後尾巴一甩帶著那家伙飛起來就要往地上砸,但是那家伙被提起來之後還是摸出了背後的東西,然後甩手就是一把黑灰扔了出來.

這東西跟石灰粉差不多,灑出來之後不會立刻降落地面,有一定的懸浮能力,不過這玩意是黑色的,而且作用比石灰粉可是厲害多了.夜月看到那粉之後連忙就開始後撤,但還是晚了一步,頭臉以及一只手臂上都沾到了一點點,結果那些地方立刻就開始冒黑煙,並迅速的隆起了一個個巨大的水泡,看著要多嚇人有多嚇人.不過好在夜月臨受傷了還是講那個家伙給拍在了地上,而且還用尾巴抽了一下,把他給直接砸進了地面.

"夜月回來.小純治療.碧姬絲,雷,鐮刀,你們三個上."

魔寵多的好處就是可以根據需要組合搭配.只要找到能克制敵人的方法就有辦法.

鐮刀的攻擊力並不怎麼樣,但是他的蛛絲很有用.這些蛛絲的黏性以及韌性都很驚人,就算是巨龍被纏上也很難掙脫,何況這家伙本來力氣就不是很大.他雖然防禦很高,可不代表他就沒有弱點.

出現在地面上的鐮刀一出來就開始往對方身上噴出一團白色的球,這是鐮刀的蛛絲球,效果類似捕獸網,發射出去的時候是糾纏在一起的,但是在飛行過程中會因為自轉產生的離心力而自動張開,之後撞到目標後就會自動纏繞而上起到限制作用.

那個印第安巫師看到蛛絲彈就知道不是好東西.立刻就想要躲閃.但凌卻是在我身邊直接用一道黑色的解離射線將其逼了回去.對方重新選擇閃避方向的時候蛛絲彈已經近身,雖然做了一定的調整,但他的一條腿還是被纏住了.

就在他被蛛絲彈拖住之後身邊立刻傳來啪的一聲電流爆破的聲音,雷就仿佛是從空間夾縫中擠出來的一樣瞬間出現在他的身邊.巨大的爪子一下抓在他的胸口.結果不出所料只是擦出三道火星而已.根本切不進去.但是,就在那家伙得意的以為眼前這個生物也拿他沒辦法的時候,雷突然上前一步一把將他抱在了懷里.然後仰天怒吼.碧姬絲懸浮在雷的上空制造出了一個水平方向的金色魔法陣.伴隨著雷的怒吼,天空之中突然出現一道藍色的霹靂直插地面,先是命中了那道魔法陣,然後藍色的霹靂就變成了金色,而且分叉狀態的閃電直接彙聚成了一道,然後准確的砸在了雷的頭頂上.那一瞬間金色的電弧在雷的身上以及周圍的地面上思春亂竄,當然那個印第安巫師也沒跑掉.

閃電並未一下就完事了,天空中不斷有閃電出現,雖然來的方向都不一樣,但是碧姬絲的那個魔法陣就好像聚雷器一樣將周圍的閃電全都吸引了過來,然後變成金色的閃電不斷的轟擊下面的雷.當然,我們不會自己人打自己人.雷本身就是雷屬性,所以閃電隊他來說等于全面治療術,不過被他抱在懷里的那個印第安巫師可就沒這麼走運了.

這家伙的身體防禦雖然很驚人,連永痝ㄓ薑ㄥi去,但可惜他的皮膚還是導電的.所以這一下算是徹底倒黴了.

閃電一口氣連著劈了能有三十秒才結束,雷在閃電結束後第一時間放開了那家伙,而碧姬絲也降落了下來.

被閃電洗禮了三十秒的印第安巫師在雷松手之後就直挺挺的向後倒了下去,而且還保持著之前掙紮的動作,張著嘴,瞪著眼睛,嘴里還在冒煙,身上的羽毛全部碳化掉了一地,偶爾還能看到細小的金色閃電在他的身體和地面之間跳躍一下,估計這家伙的身體都快變成電池了.

"終于搞定一個,剩下的那倆應該問題不大了吧?"

我這邊話音剛落,那個倒在地上的印第安巫師居然跟詐尸一樣突然從地上坐了起來,然後扭頭看向我這邊一下從地上彈了起來,接著就筆直的朝我沖了過來.

"我靠,這家伙打不死的嗎?"

"保護主人."晶晶直接頂著聖盾往我面前一站,然後沖上去用盾牌發動沖撞技能直接和那家伙來了一次硬碰硬.只聽到當的一聲好像敲鍾一樣的悶響,晶晶原地刹停,那個印第安巫師則好像是被火車頭撞了一樣直接向後飛了出去.聖盾的防禦可不低,這家伙和聖盾較勁當然占不到便宜.不過那家伙摔出去之後在地上翻了個跟頭居然又爬起來了.

"你妹啊!這到底什麼情況啊?難道真的是不死之身?這也太賴皮了吧?"

"那家伙身上的情況應該是有原因的,只是我們沒找到而已."凌分析道.

"我也知道肯定有原因,但問題是原因是什麼呢?"看著對面的那個印第安巫師我是真的不知道怎麼搞了.這家伙完全就是打不死啊!

大概是知道我開始擔心了,那個印第安巫師再次爬起來之後興奮的大笑了起來,雖然他的樣子挺狼狽的,但我知道實際上他並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只是我不知道他這個防禦是時效性的還是必須累積到一定的傷害才能破,反正現在看來完全就是打不動.

不過,雖然暫時搞不定,我卻有辦法讓他暫時影響不到我們.

將手中永琱@分為二,然後讓其中一半變成了一張巨大的鋼板,接著將其鋪在了地上.

"把他打過來."對著剛剛治療恢複的夜月喊了一聲,夜月立刻一尾巴將那印第安巫師抽了過來.

飛到我這邊的印第安巫師剛想要攻擊就被晶晶上去一個盾擊敲暈在地,然後趁著他暈乎乎的將其一腳踢到了永硠雃赤瑪板上面.

"ok,坦克,給我砸."

剛從眩暈中恢複過來的印第安巫師就發現頭頂一個巨大的黑影落了下來,然後只聽到當的一聲巨響他就直接大字型躺在了永硠雃赤瑪板上.坦克此時正站在鋼板旁邊,用他前肢上的那倆骨錘對著這個家伙一下一下的砸著.那家伙的防禦雖然很強,但坦克的攻擊力量太大,每一次都會將其砸的緊貼在下面的鋼板上.這鋼板是永硠靰,硬度驚人,完全不會變形,所以他在上面需要承受全部的沖擊力,這種疊加傷害要是一般人估計一錘子下去就跟被汽車壓過的西瓜一樣了.不過這家伙的防禦確實變態,這麼砸都沒事,只是看樣子似乎他還能感覺到疼痛,所以我就讓坦克盡情的砸,我就不信他這個防禦能一直維持下去.

坦克在那邊跟打年糕一樣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我則是趁機將目光轉向了另外一邊剩下的兩個人身上.

那個構裝生物和尤西娜現在還在抵抗,他們後面彩虹聯盟的玩家和npc都被海王殿的人給擋住了.顯然海王殿之所以會敗退的這麼快,關鍵就是缺少一個可以遏制住彩虹聯盟這三個最強人員的巔峰力量.一旦這三個人被我擋下來,海王殿自己其實就可以支撐起防線來了.雖然反推沒什麼指望了,但起碼不至于落敗.

"看起來這幾個人也不是很強啊!"我看著正在和國王以及魑魅,魍魎混戰的那個構裝生物,奇怪的說道.

雖然說海王殿缺乏應對這三個人的巔峰力量,但是這個構裝生物的戰斗力其實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高,雖然他一打三扛住了國王和魑魅,魍魎的聯手絞殺,但這種實力也就是在戰場上充當先鋒而已,還不至于導致海王殿崩潰的如此迅速.所以,我有些想不明白.可惜特瑞那家伙在我剛趕到現場的時候剛好被干掉,回去複活了,我暫時也問不出什麼,只能等他回來才能知道怎麼回事了.

不過,既然這個構裝生物不是很厲害,那我也不介意先把他給拆了.至于說尤西娜,她的戰斗力也就是二流高手的水平而已,像她這種級別的戰力我們行會至少能挑出一百多,完全不構成任何威脅.

確定好目標之後我就直接朝那邊的那個構裝生物走了過去.永琱壑F一半去當墊板,所以現在凝聚武器有些困難,只能覆蓋在刃爪和身上其他位置的刀刃上使用,這才叫好鋼用在刀刃上.

對面的構裝生物一直在跟國王以及魑魅,魍魎混戰,但是他的注意力卻是很寬,居然一下就發現了我的靠近.國王發現這家伙注意到我了干脆就停了下來,看向我想看看我怎麼安排.

我並沒打算讓國王幫忙,就是想要測試一下這個美國的國器持有者戰斗力如何.其實這家伙之前的那個美國國器持有者的戰斗力並不是很突出,這家伙已經算是強化了一些,不過這畢竟是國器持有者,所以我還是想要了解一下對方的大致數據.這種情報對我們來說是很有用的.

因為國王他們停了下來,對方的注意力也自動移到了我的身上,不過我還沒來及說點什麼那家伙卻是突然干了件差點讓我驚掉下巴的事情.(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九十八章 兩個"原因"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百章 這貨是變形金剛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