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三十五章 為難的彩虹聯盟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三十五章 為難的彩虹聯盟

簡單的猶豫之後我便做出決定,那就是趕緊跑.

現在的情況明顯對我不利,而且我們的整體戰略計劃更像是游擊戰而不是正面決戰,如果我在這里和對方耗上來,如果能全面壓制對方還好說,可萬一要是壓不住,那就必然會有我們行會的人來救我,而這樣的話就會導致戰斗升級,結果游擊戰就打成了遭遇戰,而且還是最要命的添油戰術.這和我們的戰略意圖不符,所以留下來完全沒有任何好處.

既然想明白了,我當然不會在這里跟他們干耗,將天尊戰袍抓緊,一個轉身就跳上了剛剛出現的飛鳥背上.對面的人群看到我的舉動立刻就露出了緊張的表情,但我可不會因為他們的表情而又絲毫的停頓.飛鳥身後火焰噴射,帶著我直插云霄,只留下一道天梯一般的白色煙霧帶.

在飛鳥上升過程中我就已經打開通訊器通知了軍神,軍神立刻接通了現場所有我們行會以及海王殿人員的通訊器.

"這里是指揮中心,所有人注意,立刻撤離現場,重複一遍,所有人立刻撤離現場."

克里斯蒂娜看了眼真紅問道:"你能動嗎?"

真紅擺擺手虛弱的道:"不行,使不上力!"

克里斯蒂娜想了想干脆放開真紅轉身用法杖在地面上圍著真紅畫出了一個圓圈,然後伸手從身上摸出一大瓶液體倒入了這圈剛畫出來的溝壑之中.液體很快就將這個圓圈形的溝壑填滿,變成了一個紅色的圈.

完成這些之後周圍的彩虹聯盟人員已經靠近到非常近的距離上了.但是克里斯蒂娜卻沒有絲毫著急的樣子,而是又在這個圓圈外面勾畫一些線條,隨著她的法杖在地面上拉出痕跡,那紅色的液體便滲流過去組成新的圖案,不一會就弄出了一大片密集的魔法陣圖.

"你這是干什麼?"真紅稍微恢複了一些,坐在地上看著走回自己身邊的克里斯蒂娜問道.

克里斯蒂娜笑了一下,然後說道:"上次找到的一種很好玩的東西,趁這個機會做個實驗測試下效果."

真紅因為不知道克里斯蒂娜說的是什麼東西,所以也沒多問,只是看著周圍的敵人逐漸圍了上來.

因為我方人員都在車里.所以這邊就只剩下了克里斯蒂娜和真紅兩個人.尤西娜帶著大批彩虹聯盟的高手將她們兩個團團圍住.然後走到那圈明顯就是魔法陣的東西外面.先是低頭看了眼地上的魔法陣,然後才對立面的克里斯蒂娜說道:"克里斯蒂娜,你覺得就憑這個東西就能擋住我們這麼多人嗎?紫日那家伙都已經丟下你們落荒而逃了,你們兩個剛才不跑.現在還指望能活命?"

"糾正一下.會長只是覺得現在的形式沒有繼續打下去的必要.不是落荒而逃.因為他還沒有動用最後的手段,所以就算是離開也絕對不是逃跑,只是不想打而已.另外.你如果真的覺得這個魔法陣沒什麼大不了的話,那為什麼不走進來試試呢?"

"哼,不要以為激將法對我有用,你還嫩點."尤西娜說完之後直接轉身對周圍的人喊道:"別靠近這個東西,用遠程攻擊."

周圍的人聽到尤西娜發話當然是二話不說,個鍾亂七八糟的遠程技能或者是箭矢之列的東西一起朝著中間的克里斯蒂娜和真紅射了過去.但是,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地面上的那個魔法陣會展開一個防護罩擋下所有攻擊的時候,那東西卻展現出了完全超出所有人預料的反應方式.

原本這些彩虹聯盟的人都以為這應該是一個非常強力的防護法陣,但實際上這個東西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就在所有攻擊都命中那個魔法陣范圍的時候,卻出現了讓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一幕.只見那些打在魔法陣上的攻擊居然在接觸到這個魔法陣范圍的瞬間就消失不見了,然後下一秒就會在魔法陣對面的對應位置冒出來,然後繼續向前.

本來克里斯蒂娜和真紅是被包圍在中間的,這些攻擊來自四面八方,本來應該全部擊中中間的克里斯蒂娜和真紅,但是現在因為這個東西會讓所有攻擊都傳遞到魔法陣對面的位置上並繼續前進,所以結果就好像是一圈人互相攻擊一樣,所有人都看到面前的魔法陣上飛出了對面的己方人員發動的攻擊,然後現場就亂成一片,所有人都被自己人的攻擊搞得手忙腳亂.魔法攻擊還好,至少帶敵我識別,自己人的攻擊打中之後僅計算一些基本傷害,大部分傷害值都會免除,但是物理技能或者箭矢都是不存在誤傷豁免一說的,結果就是現場瞬間就出現了大量傷亡.當然,傷亡的都是彩虹聯盟的人,克里斯蒂娜和真紅在中間壓根沒有任何損失.

"哈哈哈哈……!這個東西太有趣了!"真紅坐在地上一邊喝著治療藥劑一邊看著周圍人仰馬翻的彩虹聯盟人員大笑了起來.

尤西娜剛剛因為沒有想到這個結果,自己也被對面的自己人的攻擊命中了,好在她對面那個玩家用的是火球術,所以魔法攻擊被豁免了大部分,只是將她身上和臉上熏黑了一大片,看起來就跟難民一樣狼狽.

原本以為自己這麼多人包圍了真紅和克里斯蒂娜兩個人就可以任意揉捏對方了,沒想到結果第一次下手就是自己人倒了大黴,這面子上自然是相當難看了.尤西娜憤怒的瞪著克里斯蒂娜和真紅卻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是自己在那里干生氣.

"喂,你們不是要干掉我們嗎?快來啊!我們等的好著急啊!"真紅唯恐天下不亂的在魔法陣里面大聲喊著,外面的那幫彩虹聯盟人員當然是氣的不行.可是有了剛才的教訓,現在誰也不敢再攻擊這個魔法陣了.

尤西娜畢竟是會長,稍微冷靜了一下之後立刻讓人員重新包圍了這個魔法陣,但是卻沒有之前那麼密集了,而是分散成一個較大的包圍圈不敢靠太近了.不過,她當然不是打算放過克里斯蒂娜和真紅,只是想要做個試驗而已.

在尤西娜的命令下,一名彩虹聯盟的玩家走都了魔法陣旁邊,然後從身上拿出了一柄長劍.這長劍灰蒙蒙的,一看就知道是劣質裝備.應該不是這個玩家的主武器.而是隨身帶著的還沒賣出去的戰利品.

在魔法陣邊上站定,將手里這柄長劍對著魔法陣的方向用力一刺.沒有任何阻力,就好像對著空氣揮劍一樣,這個長劍很容易的就刺入了魔法陣.但是.劍尖並未進入魔法陣內部.而是從對面冒出了一截劍尖,而且隨著這個玩家不斷的左右揮動這個劍刃,那邊好像懸浮在空中一樣的半截劍刃也會跟著動.

那玩家左右劃了半天之後詫異的收回了自己的長劍.結果對面的半截劍尖也里是收了回去,而他這邊拿著的居然是個完整的長劍.

周圍的人看到這個情況表情各異.反應慢一點的就是一臉呆滯,好像很驚訝的樣子,而反應快的人則是皺著眉頭一副擔憂的表情.

不管外面的人怎麼反應,里面那個家伙可是膽子大的很.在用武器試驗過之後,這個家伙竟然將自己的一只手伸向了魔法陣,然後更加詭異的一幕出現了.他的手掌消失在了魔法陣中,而魔法陣對面的位置卻身處了一只手掌,而且手指還能動.

看到這個樣子那家伙更是大膽的閉眼一步邁了過去,然後不出意料,他整個人都從對面走了出來.

"空間投影法陣?"尤西娜畢竟是彩虹聯盟的會長,見多識廣是必然的.這個魔法陣她沒見過,但是這個功能她卻聽說過,所以她很快就判斷出了這個東西就是傳說中的空間投影法陣.

本來尤西娜念出這個名字後還以為自己猜對了,誰知道克里斯蒂娜卻是笑著問道:"你怎麼會想到那種東西?我這個魔法陣和空間投影法陣很像嗎?"

尤西娜一開始是很確定這個就是空間投影法陣的,但是克里斯蒂娜這麼一說她反倒是開始皺眉了.和自己知道的空間投影法陣的傳聞對比了一下之後尤西娜發現這個魔法陣和真正的空間投影法陣貌似還真的是有很大區別.

首先,真正的空間投影法陣其實是一種高階偽裝術,雖然確實是空間系,而且使用了類似空間傳送的能力,但其實和眼前這個魔法陣差距很大.

真正的空間投影法陣的作用有點類似現實中的光學迷彩技術,就是利用光導纖維以及合成成像的方式將需要遮蔽的物體背後的光線傳導到另外一面去,這樣就會在光學系統下呈現出"透明"這一特性.結果就是讓被遮蔽的物體變成了隱形狀態.當然,因為這個過程相當複雜,所以目前還沒有哪個國家能真正做到完全的光學隱形,至多也就是不容易被發現而已,所以這種技術在現實中才會叫做光學迷彩而不是隱形技術.

空間投影法陣的作用原理和這個光學迷彩類似,就是利用空間傳送技術將人員背後的光線傳遞到他的身前,對周圍360度方向射來的光線進行交叉傳送,這樣就可以形成類似隱形的效果,而且在移動中也不會出現太明顯的波動,比起單純的隱形技能來,在移動隱形方面更有優勢一些.

聽到這里可能有人會覺得這個空間投影法陣確實就是和克里斯蒂娜布置的這個魔法陣是一個東西,因為克里斯蒂娜弄出來的這個玩意就是將周圍的物質以及能量都進行360度交差傳送,貌似真的和空間投影法陣一模一樣.

但是,實際上兩者區別很大.

我們都知道,傳送陣傳送物體的能量消耗並不完全一樣,傳送的物體質量越大或者能量強度越高,傳送的距離越遠,傳送耗費的能量就越大.而空間投影法陣作為一種隱形技能.其消耗其實很小,由此就可以知道,這個空間投影法陣的傳送能力其實很弱.它不能傳遞質量過大,或者能量強度過高的東西.

事實上空間投影法陣能夠傳送的只有正常強度的可見光,聲波以及一些普通的波束能量.這就是為什麼空間投影法陣是隱形技能而不是防禦技能的原因,因為當別人攻擊你的時候不管是使用物理攻擊還是能量供給,其使用的攻擊帶來的物質質量以及能量強度都遠超空間投影法陣所能承受的極限,因此傳遞無法完成,自然也就起不到防禦效果了.

但是,克里斯蒂娜布置的這個魔法陣不但可以將攻擊能量和實質化得物體傳送到對面去,更重要的是.這個東西居然和空間投影法陣完全相反的選擇性過濾一些東西.比如說聲音.比如說光線.

尤西娜他們在外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克里斯蒂娜和真紅,而且從克里斯蒂娜和真紅的反應來看,她們倆也能看到外面的情況,這就說明光線沒有被傳送.另外.他們之前有進行對話.所以聲音顯然也沒有被隔離傳送.

正常的空間投影法陣是不具備判斷能力的.它只是會將接觸到的一切不超過它傳送強度的東西都給傳送出去而已,絕對不存在選擇性的放過什麼東西的可能性.而且,正常的空間投影法陣也絕對傳送不了他們之前的那些攻擊技能.更別說還有個玩家整個人都穿過去了.這種強度的傳送耗能非常可怕,絕對不是一靠一個小小的臨時構建的魔法陣就能完成的東西,要不然城市里的那些傳送陣基座也不會非要用精金和秘銀才能刻畫了.有便宜材料能用,傻子才會花那麼多錢去買那麼貴的材料呢.

"你這是改良過的空間投影法陣?"尤西娜看著克里斯蒂娜問道.

克里斯蒂娜笑了笑,然後反問了一句:"你覺得能傳送大活人的空間系魔法不用魔晶石就能驅動嗎?即便只是傳送了幾米遠而已."

尤西娜在聽到這個反問之後先開始還只是有些疑惑,但是很快就突然反應了過來,然後表情變的無比猙獰的看著克里斯蒂娜和真紅問道:"你們已經不在這里了是嗎?"

"你現在才發現啊?還真夠笨的啊!"克里斯蒂娜微笑著朝尤西娜揮了揮手道:"感謝你們陪我們玩了這麼久,耍你們挺有意思的.不過我們現在要走了.拜拜."隨著克里斯蒂娜的話音落下,魔法陣中的克里斯蒂娜和真紅就突然不見了,而魔法陣卻還在那里.

"混蛋!"尤西娜怒吼著在原地大發雷霆,可惜對此克里斯蒂娜和真紅都看不見了,因為她們倆這個時候正從艾辛格移動要塞上的魔法陣里走出來.

事實上剛剛克里斯蒂娜布置在原地的那個魔法陣並沒有絲毫問題,那真的是一個可以起到讓周圍的攻擊和物體都穿越過去的效果的魔法陣,但是,在這個魔法陣啟動後克里斯蒂娜在里面又加了一個幻象法陣,這就是為什麼地面上的魔法陣有兩圈的原因.至于克里斯蒂娜和真紅本人,在啟動外面的魔法陣之後就借助幻象法陣的掩護通過傳送卷軸開溜了.至于之後尤西娜看到的克里斯蒂娜和真紅則完全是利用遠程遙控的方式利用幻象法陣弄出來的東西,純粹就是為了耍人玩的東西.

當然,克里斯蒂娜費勁布置這麼個魔法陣其實並不是為了好玩,而是因為不這樣就走不掉.

當時克里斯蒂娜需要掩護真紅一起撤離,但是她們倆的位置周圍都是敵人,直接跑的話並不方便,關鍵是真紅傷得太重,行動不便,不然的話倒是可以強行突圍,反正她們倆的實力一般人也擋不住.

但是,因為真紅傷的太重,克里斯蒂娜不確定自己帶著她能否安全撤離,所以就只能先布置了這麼個魔法陣將她們倆保護起來,然後用幻象法陣擋住外面的視線,這樣就為她們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因為外面那層防護可以隔離各種探測,所以里面的幻象法陣根本不可能被識破,因為不管是破解幻象還是直接攻擊都無法穿透外面那層東西真正的碰到里面的幻象法陣以及克里斯蒂娜和真紅本人.

在這層保護下,真紅完全可以先吃藥恢複一下傷勢.然後就是等待戰斗狀態的時間過去,因為戰斗狀態下是沒有辦法是用傳送卷軸的,必須要等這個狀態冷卻.真紅因為之前被攻擊到,所以被拉入了戰斗狀態,因此沒辦法使用傳送卷軸,但是在這個東西里面等一會之後就恢複了過來.戰斗狀態解除之後真紅和克里斯蒂娜當然是立刻打開傳送卷軸離開了這里,而因為外面那層東西的保護,外面的彩虹聯盟人員根本就發現不了里面的情況,即便是魔力波動都感應不到,因為這個魔法陣連魔力波動都屏蔽掉了.外面的人只能感覺到這個魔法陣本身的魔法波動而已.

正因為有了外面那層東西的保護.所以克里斯蒂娜和真紅得意輕松脫離,而且可以說是走的閑庭信步,比我們走的還要瀟灑.但是,尤西娜這邊可是真的差點被活活氣死.本來以為好容易逮住倆大魚.結果不但啥都沒撈著.自己人還被自己人的攻擊放倒好幾個,更氣人的是搞了半天自己一大幫人一直在別人耍著玩.尤西娜一瞬間就明白了啥叫"此恨綿綿無絕期",當時真的是生吃了克里斯蒂娜和真紅的心都有了.

不管尤西娜什麼心情.克里斯蒂娜和真紅反正是出來了.嗑了不少藥之後真紅已經可以自己步行了,但明顯還是比較虛的感覺,如果克里斯蒂娜不扶著她的話甚至都有點站不穩,不過已經到我們自己地盤了當然就沒啥大不了的了.

"你們兩個過來幫下忙."克里斯蒂娜朝著傳送陣門口的兩名守衛招了招手,兩個npc守衛反應也很快,看到真紅的樣子就知道是要干什麼了,趕緊過去一左一右的架住了真紅.解脫出來的克里斯蒂娜揉了揉被壓的生疼的肩膀道:"你們先把她送到醫療神殿吧."

"明白了克里斯蒂娜大人."兩名npc迅速的攙扶著真紅向醫療神殿方向走了過去.

其實真紅的防禦力是非常強的,本來應該是不至于這麼簡單就被搞成這樣,關鍵是槍神那枚金幣彈不但威力巨大,更要命的是那東西居然還帶詛咒,而且是那種一般方法根本就洗不掉的詛咒,所以才會導致真紅一直到回到艾辛格移動要塞都沒有完全恢複,不然以她這種高級人員配發的那些本行會秘制高級藥品,絕對不可能這麼長時間都恢複不過來的.不過到了艾辛格移動要塞就沒問題了,城市里的醫療神殿在城市處于非戰爭狀態下的時候具有十倍醫療速度這一屬性,也就是說只要在醫療神殿里面,你不管使用什麼回血方式,都會得到正常數值十倍的回複速度,而且在這種回血速度下,其實就算你不吃藥,以自動回血速度都可以很快讓血量回滿了.另外,醫療神殿的特效還包括抑制詛咒這一條,也就是說在醫療神殿里面的時候詛咒效果會消失,並且像是毒素之類的持續性掉血技能的影響會很快結束,並且威力也會下降.總之一般人到了醫療神殿的時候只要還有口氣基本上就死不掉了.

真紅倒是沒有生命危險,她需要的就是快速恢複虛弱狀態而已.她現在的血量其實已經恢複了七七八八了,要是一般情況下這種血量已經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了,關鍵是那個子彈上帶的詛咒效果導致她的體力值一直不回複,吃藥都不管用,搞得現在真紅就好像剛跑完馬拉松一樣,渾身都使不上勁,整個人跟爛泥一樣.

真紅被送去治療,克里斯蒂娜則是一轉身就直接去了會議廳,果然,等她到這邊的時候我們這邊的人都已經回來了.目前正在查看軍神彙總回來的情況.

海王殿采納了我們的建議之後就開始派出大量的人員對彩虹聯盟控制的地區進行全面清理,這個過程中彩虹聯盟也果然是和我們預料的一樣開始分兵四處救火,但是結果就像我們預先推測的一樣.海王殿集中優勢兵力打完就跑的戰術完全讓彩虹聯盟找不到任何辦法去解決.對付游擊戰最好的方法就是高機動高攻擊的精銳機動部隊進行攔截和追擊,但問題是彩虹聯盟有的是整體戰斗力方面的優勢和數量優勢.在單兵戰斗力方面並沒有優勢,更要命的是我們冰霜玫瑰盟加入戰斗之後直接導致了彩虹聯盟失去了機動力方面的優勢.

集中兵力追擊根本就跑不過海王殿的游擊隊,分兵把守的話就會被各個擊破,可是又不能真的完全不管,所以彩虹聯盟這邊現在也是焦頭爛額的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不過尤西娜並不是那種坐著等結果的人,雖然是女性,但尤西娜其實比大多數男人更有決斷力,因此在沒有完全想出對策之前尤西娜依然堅持讓他們行會的人在四處亂竄的跟海王殿的游擊隊玩捉迷藏.盡管這樣做的收效甚微,但至少可以確保海王殿在此期間不可能占到任何便宜.

"都說說吧.我們要怎麼辦?"坐在自己位置上的尤西娜看著下面的那幫彩虹聯盟高層問道.事實上房間里現在可不是只有彩虹聯盟的人,聖槍盟的那些殘余勢力現在也在這里.只不過雖然從系統角度來說聖槍盟還是一個行會.但是從實際角度來說他們已經算是彩虹聯盟的一部分了,畢竟現在這個會議室其實就是原先聖槍盟的總部會議室.

槍神看著尤西娜說道:"我們現在似乎陷入了死循環.那些已經控制住的城市和資源點根本不能丟,正面戰場我們雖然具有壓倒性優勢,但是海王殿的人根本就不和我們決戰.他們這樣東一榔頭西一棒子的我們根本就沒辦法集中力量和他們戰斗."

"追不上他們的游擊隊.我們就去打他們主城就是了."有個身高起碼兩米三的家伙大聲說道:"海王殿的那幫人會跑.他們的主城又不會跑.推平了他們的主城,我就不信他們不會來救援."

"你腦袋里長的都是肌肉嗎?"旁邊一個女性玩家怒道:"你以為冰霜玫瑰盟斧刃艾辛格移動要塞停在海王殿上面是干什麼的?那就是我們的達摩克利斯之劍,難道你想沖到它下面試試這東西掉下來的後果嗎?"

"實在不行難道我們不能把那個什麼艾辛格移動要塞也一起轟下來嗎?"

"坦克你真的是白癡嗎?"另外一個玩家道:"那東西上面的武裝強到什麼程度你不知道嗎?打下來?你開什麼玩笑?"

那個叫坦克的家伙還有些不甘心.轉頭看向槍神問道:"槍神,你不是有渠道可以定制那種威力很大的金幣彈嗎?問下有沒有可以擊落那個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子彈就是了.錢不夠我們可以湊嗎."

"我問過了."槍神說道.聽到這個話所有人的目光一瞬間就全部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明顯雖然都覺得不太靠譜,但每個人對此都還是有些期待的.可惜,槍神在眾人看過來之後又補充道:"他們還真的可以訂做一發就足以擊沉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子彈,不過……"

"價錢貴到完全買不起是嗎?"尤西娜冷淡的說道,她早就知道那種作弊一般的東西不可能單單用一點錢就能搞定的.

槍神開口道:"子彈的價格倒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至少相對效果來說是這樣的.這種子彈的定制價格是每一發十億水晶幣,真要說起來在某些特殊時刻其實還是有使用價值的,但這種子彈的代價太大了.發射這種子彈會永久性降低使用者幸運者兩點,如果幸運值不夠可能會變成負數.另外,發射這種彈藥只能使用我的這柄神槍,並且每次發射將導致這支槍全屬性減半,基本上也就等于是開一槍我的這柄神器級魔法槍就算是廢掉了.並且開槍之後我這個賬號也基本就廢掉了.幸運值這個東西大家都知道,多數人的幸運值都只有三到四點不等,我的數據稍微好點,有五點.但是減少兩點之後就會變成一個普通賬號一樣的數據,以後基本上不可能再有什麼作為了."

"也就是說擊落艾辛格移動要塞需要付出的不光是十億水晶幣,還要賠進去一個戰力榜前十的玩家以及一柄可能是全世界威力最強的武器是嗎?"

槍神點頭道:"對.所以明知道有那種東西賣我也從沒有想過要去買,因為我承擔不起.哦.順便說下.那發子彈只能是在艾辛格移動要塞上面開個洞,並且對沿途附近的東西造成毀滅性打擊,但不可能真的讓艾辛格移動要塞徹底完蛋,所以最多就是讓艾辛格移動要塞短時間內動不了而已,不可能徹底讓那玩意消失."

尤西娜道:"就算是真的可以讓那東西消失也不值得,這個代價太大了.有十億的話我們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完全沒有必要用在這種子彈上.對了.你之前買的那種金幣彈怎麼樣?"

槍神掏出了一枚彈頭是紫紅色的子彈說道:"這種每發二十萬水晶幣的彈藥完全打不穿紫日他們的防禦,只能起到阻礙作用,基本不構成殺傷力."說完之後槍神又從身上掏出了一枚彈頭是完全紅色的子彈,然後說道:"這種一百二十萬水晶幣一枚的子彈可以擊穿紫日的裝甲.但僅僅能起到輕微傷害.除非你們給我買幾百發,否則不構成威脅."說著他又將這發子彈立在了桌子上,然後又掏了一枚全身漆黑的子彈出來說道:"這是價值三百五十萬水晶幣的重型狙擊彈,可以有效殺傷紫日,真紅,克里斯蒂娜以及金幣這樣的高級玩家.但除非命中要害.否則無法做到秒殺.並且如果對方有意識的進行攔截或者閃避我就沒辦法保證命中率.即便是打中了也不一定奏效."

"最後那種超強威力的呢?"尤西娜問了一句.

槍神掏出了一枚彈頭完全透明,就好像鑽石制作的子彈."這就是我跟你們說的那種價值一千萬水晶幣一枚的子彈,可以保證一發解決掉紫日.但前提是不被被格擋,他手里那柄劍和那塊盾牌的防禦力太高,根本打不穿.但是需要提醒一下你們.紫日有一只鳳凰魔寵,所以他有一次半血複活的機會,所以如果要用這個決絕紫日的話至少需要兩發命中才有可能."

"一發就需要一千萬水晶幣,干掉紫日一次居然需要兩發,這家伙位面太難纏了吧?"一名彩虹聯盟的玩家說道.

"不然你以為為什麼會長這麼強都只能排在他後面?"一名原聖槍盟的玩家說道.

槍神一聽這個話連忙糾正道:"我現在已經不是會長了,我們現在是彩虹聯盟的一份子,艾爾莎會長才是我們的會長."

尤西娜聽到槍神提到自己便伸手壓了一下道:"這種事情不用在意,我又不是那種人.另外,如果說我們配合你的話,你有希望用稍微便宜一點的子彈解決紫日嗎?"

槍神想都不想直接搖頭道:"紫日的防禦力已經進入一種完全無死角的防禦級別了,除非你們可以徹底制服他讓我頂著他的脖子或者眼睛上的水晶鏡片開火,否則的話找弱點是沒有任何意義的.順便說一下,紫日其實也有殺手锏的."

"你見過?"周圍的人明顯都很好奇,因為這種東西真的是屬于機密中的機密.畢竟我又不傻,當然不可能將自己的底牌到處顯擺,平時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知道.只有槍神這種能逼我出全力的人才有可能在戰斗中看到我出殺手锏,所以這種信息對多數人來說都是很新奇的.

槍神看這些人這麼大興趣倒是也沒有賣關子,直接就開口說道:"紫日不但有殺手锏,而且不止一個.就我所知就有好幾種,而且不確定是不是全部.首先他有幾塊他們中國的守護獸給他的信物,憑借那個東西他可以短暫的借用那些守護獸的力量."

"你說的守護獸指的是地區守護獸?"

"當然."

"他能借用那些家伙的力量,那麼這個借用是完全借用還是說只是有個大概的樣子?"尤西娜關心的問道.

槍神稍微想了一下說道:"應該是完全借用,但是只能用一到兩招,主要還是看技能威力.但是地區守護獸你們都是知道的,一招兩招就足夠滅掉一個軍團了.要是在城市里作戰的話一招下去整個城市就全完蛋了."

"除了這個還有什麼你知道的?"尤西娜繼續問道.

槍神道:"還有一個就是紫日如果真的被干掉的話其實並不一定就會真的死掉,他好像是會在死亡後經曆一次判定.如果通過判定的話就會複活,然後實力暴漲,但是這種狀態似乎是隨機出現,不一定每次都會有."

"還有嗎?"

"還有."槍神肯定的點頭道:"紫日身上至少有兩跟超階爆破卷軸,威力不詳,但那兩根卷軸都是神器級別的,系統定價是一百萬水晶幣.你們都知道,系統定的回收價都是偏低的,所以那東西的系統出售價格至少應該是一千萬水晶幣.我之前跟你們說了,能秒掉紫日的子彈就價值一千萬水晶幣.這個卷軸也是一千萬水晶幣的.而且也是一次性使用,所以……你們懂的."

眾人一時之間都陷入了沉默.價值和威力雖然不一定就是正比,但至少可以確定,價值一千萬水晶幣的一次性用品.威力絕不是那麼簡單的.至少他們知道自己肯定都擋不住.

雖然眾人都已經很沮喪了.但槍神卻是在這個時候突然又來了一句."還有一條."

"什麼?還有?"

槍神點點頭道:"紫日有老婆的你們知道吧?"

突然聽到槍神說我有老婆,其他人都是一愣神,因為他們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這個跟我的殺手锏有什麼關系.

槍神在眾人投來的疑惑目光中問道:"在場的不會一個已婚人士都沒有吧?"

有個彩虹聯盟的玩家舉起手道:"我也結婚了.我知道你什麼意思.在游戲里結婚的玩家如果現實中真的是夫妻的話.他們兩個的愛之環就會多出一條屬性,就是可以召喚伴侶到自己身邊.貌似這個技能只有冷卻時間限制,效果甚至超過傳送陣,可以突破空間封鎖和時空法則的."

旁邊另外一個玩家立刻驚叫道:"那豈不是說萬一真的感覺不行了,紫日是可以隨時隨地讓他老婆把他弄走的?那豈不是就必須要秒殺了?萬一不能一次搞定他肯定會跑掉的."

槍神搖頭道:"不,紫日不會那麼做,因為他老婆血紅玫瑰是個滿級的複活法師."

"我……"雖然那人後面的話被屏蔽了,但眾人都知道了這家伙肯定是在罵娘了.

複活法師號稱游戲內最強後援團可不是亂說的,因為一般的祭司什麼的最多就能給你補個血啥的,可是複活法師可是能把死人再給複活的.你說死了都能再複活這還怎麼打?當然了,戰斗狀態下複活需要消耗十倍的魔力值,所以通常複活法師的複活術也不可能無限制使用.但是,像我這種級別的人殺死一次就已經夠嗆了,哪怕玫瑰只能複活我一次,對別人來說這也是完全無法接受的事情.更要命的是身邊帶著個護士的我絕對就跟戰場絞肉機一樣,基本上無人可擋,只要玫瑰的魔力值還沒有耗盡,我幾乎就死不掉,這麼可怕的戰斗組合完全無解好不好.

"你們是不是覺得這種組合已經無解了?"槍神苦笑著說道:"但我要告訴你們的是實際上還不止這麼點問題.根據我們之前從冰霜玫瑰盟內部搞到的消息,他們最近完成的buff任務得到的屬性之中有一條是專門針對紫日和他老婆的,在戰斗的時候他老婆,那個血紅玫瑰可以完全複制紫日的戰斗力.也就是說如果他們倆一起出現,我們將面對的是兩個紫日而不是一個,並且,他們倆還有合體技,具體是什麼東西不知道,但是可以確定合體技不止一種,而且其中至少有一種是地圖炮級別的."

"這麼強還怎麼打?"旁邊一個玩家說道:"紫日那家伙完全就是個人肉碉堡嗎!我們就算全都一起上也搞不定吧?"

"那倒是未必."槍神說道:"紫日的很多使用技能都是有限制的,所以通常能不用他都不會亂用,只要我們抓住機會在他認識到必須要盡全力之前給予足夠的輸出,通常是可以殺死他的.之前日本那邊的松本正賀不就做到過一次嗎?後來我們分析,當時能干掉紫日其實並不是因為那個日本人和紫日的實力對等,而是因為紫日沒有想到對方能有那種輸出,所以沒有完全啟動自己的能力,結果才會被干掉."

"也就是說紫日會輕敵是嗎?"尤西娜問道.

旁邊一個玩家立刻道:"紫日又不是白癡,如果一對一他當然不會注意,可是如果我們這邊一大堆高級人員出現他腦子有病才會不重視我們的戰斗力,所以你們說的根本就不現實."

"那怎麼辦?不搞定紫日這個家伙我們根本就沒辦法下手啊!"一個玩家說道.

尤西娜道:"其實也不是真的沒有辦法下手."

眾人忽然一下將目光集中到了尤西娜身上,然後還是槍神問道:"會長你要是有什麼知道的就趕緊說出來讓我們分析一下啊!"

尤西娜看了槍神一樣卻並沒有說話而是做了一個動作.其實尤西娜的這個動作非常簡單,就是舉起右手,同時左手做了個一個抱在胸前的姿勢,然後周圍的人就瞬間全都明白了.

尤西娜的動作其實就是在模仿自由女神像的動作,作為美國的標志之一,自由女神像在美國的知名度可是比總統都要高的多了.尤西娜突然擺出這種姿勢擺明了就是告訴大家,她說的能搞定我的那個方法就是請自由神族出面.

雖然尤西娜說的這個方法搞不好真的可以搞定我,但是現場的那幫人在沉默了一會之後卻沒有表現出多開心的樣子,因為他們都知道要讓自由神族出面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更糟糕的是我雖然是外國人,但這次的戰斗中我其實只是海王殿的幫手而已,所以這次的戰爭嚴格來說完全就是美國行會的內戰.根據系統規定這種戰斗中地區神族是不能參戰的,因為那等于是明目張膽的扶植自己的勢力,這顯然是不可能被允許的事情.地區神族的作用就是對外戰爭,內戰他們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出動的.

"怎麼?你們都覺得不可能嗎?"似乎是知道眾人的顧慮,尤西娜倒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說道:"其實真要請他們出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會長你有辦法?"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瞬間集中到了尤西娜身上,明顯就是期待著她肯定的回答.(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們的東西也敢動?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百一十六章 不是只有你們會鑽漏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