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百三十六章 離間之計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百三十六章 離間之計

那幫俄羅斯人在這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的帶領下很快就進入到了這個巨大的建築群中與這里的神族接觸了起來,而在副本之外,那兩個留在這里的玩家則是正在那里看護著那個傳送通道,並且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不過,就在他們聊的好好的時候,周圍的天氣卻是突然變的奇怪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原本晴空萬里的地方突然一下就變成了烏云密布的狀態,更糟糕的是周圍開始刮風了.不是說那種普通的七八級的大風,而是那種飛沙走石的台風.

這兩個負責看守這個傳送通道的玩家都不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了,所以知道這里的天氣都是非常穩定的,根本就不會發生任何的變化,但是現在不但是秒變天氣,而且居然刮起了台風.十幾秒之前還是一副風和日麗的景象,這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已經開始飛沙走石,地面上連人都站不住了.

"該死,這肯定時有人在故意搗亂."其中一個俄羅斯玩家說道.

另外一個人一邊將自己的劍插在地面上固定身體一邊大聲說著:"可是誰有能力操縱這麼大范圍的天氣呢?"

"除了那個家伙還有誰?"旁邊的那個俄羅斯玩家說道.

"不可能!"這邊的玩家說道:"紫日來了的話直接干掉我們倆就好了,他難道還怕我們不成?根本用不著動用這種大范圍的天氣變化來對我們不利."

"還好只是狂風!"先說話的那個家伙看著雖然在風中搖擺,但最終還是會被吸入傳送通道的火焰說道."這個通道對火焰的吸收作用很強,一般的風倒是不用擔心把火吹滅了."

就仿佛是聽到了這個家伙的話一樣.他的話剛說完就聽到天上轟的一個炸雷,緊跟著就是瓢潑一般的暴雨轟然而下.那雷鳴般的雨點聲竟然震的地面都在顫抖.更要命的是雨水太過密集,並迅速的彙入那圈溝壑之中.那種用作燃料的東西似乎是某種油.雖然不溶于水,而且也沒有要被澆滅的現象,但問題是這玩意比水輕,水流到溝里之後就把這個東西全都給飄了起來.而當溝里完全被水灌滿之後表面的油就開始擴散,原本的火圈面積開始擴大,並且因為火焰面積擴大,位于傳送通道附近的火焰就開始變小,然後通道吸收的火焰變少,面積也開始逐漸縮小.

"糟糕!"兩個玩家都注意到了這個傳送通道的變化.但是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辦法.這個東西的大小正在迅速的縮小,而要挽救的話就需要讓它吸收火焰,可問題是這里的火油都被暴雨給沖走了,兩個人根本就沒有辦法.就算是他們把剩下的燃料倒上去,以這個暴雨的程度,也會立刻被沖走,壓根沒用.

"這可怎麼辦啊!"

這邊兩個人正在那里急的要命的時候,忽然就聽到一陣撲通撲通的聲音用很快的頻率從他們身後跑了過去,兩個人都是迅速回頭.但只看到一條長長的尾巴在雨幕之中一閃而過.

"該死!"兩個人現在也顧不得傳送通道了,因為那玩意要再開啟也簡單,只要讓火焰重新燃料起來就可以了.但如果他們倆被干掉了,對方破壞了那個傳送陣.那就是真的完蛋了.

兩個人迅速的背對背站好,然後看著周圍的雨幕緊張的戒備著,就怕從什麼地方突然躥出來一只什麼怪物對他們發動突然襲擊.但是.兩個人等了半天,直到背後的傳送陣已經完全封閉.依然沒有任何東西出現.

"那玩意該不會走了吧?"其中一人說道.

"別分心,小心盯著."另外一人倒是精明.可惜有些時候再小心也沒用.

這個人的提醒剛結束就看到雨幕中一個巨大的黑影突然沖了出來,朝著他撲了過去.這個家伙反應很快,迅速用武器去格擋,但是他才剛將武器抬起來就突然感覺到一股巨力從背後襲來,然後整個人就向前飛了出去,而他的前面就是剛剛那個怪獸的影子,而他自己則是直接飛撲了過去.這簡直就是自投羅網,被巨力撞飛出來的那個家伙直接飛向了怪物的面前,然後就被一張張開的大口一口咬住了上半身,接著咔嚓一聲,身體一分為二,怪物仰頭兩頭吞掉了上半截尸體,剩下的部分則是被另外一頭從雨幕之中鑽出來的怪物拖走了.

從始至終一直站在這個玩家身邊的那個玩家現在敢接自己全身僵硬,根本連動一下都不行,因為他剛剛是親眼目睹了自己同伴被干掉的全過程,而他對此根本無能為力,一點辦法都沒有.

面對這種情況這個家伙感覺自己非常的無力,他完全不知道要符合對付這種怪物.雖然他的同伴感覺自己死的很冤枉,但是這個玩家卻不覺得.他的同伴覺得冤枉是因為他布置到自己是被什麼東西偷襲了,而他之所要舉得不冤枉則是因為他看到了雨幕中的那些黑影.

剛剛襲擊他們的生物絕對不是兩只,而是一大群,他至少看到了七八個黑影在雨幕之中穿行.

面對這麼多這種怪物,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機會.事實和也和他的想法一樣,就在他還在那里全身僵硬的因為剛剛的襲擊而嚇呆的時候,他背後的雨幕之中卻是突然躥出來一個怪物一口咬住了他的腦袋微微一擰,然後他就回去複活了.

戰斗節奏進行的太快,從天氣變化到兩個玩家一起掛掉,前後不過一分多鍾的時間,這種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以至于這兩個玩家到死其實都沒有完全轉換狀態.

這邊的兩個玩家被干掉了,他們守護的傳送陣也是隨後就被人給徹底摧毀,而此時那邊正在帶隊和那些神族談判的俄羅斯行會會長則是根本都不知道這個事情.還在那里和度覅昂商量之後的具體細節呢.

就在這個俄羅斯行會會長還在和那些神族討論問題的時候,另外一邊的俄羅斯境內.一支大軍卻是已經完成了集結,並且正在向著我們行會的開發區移動.

"你們說呂佐夫的救兵請來了嗎?"一名俄羅斯行會會長看著冰封女妖和其他的俄羅斯行會會長問道.

"按時間算的話應該正在談判吧?"其中一個俄羅斯行會會長說道.

冰封女妖看了下時間說道:"當初的計劃說好了的.我們這邊到了這個進度位置就要等待他們那邊到達,然後才能行動."

另外一個俄羅斯行會會長忽然道:"對了,你們說我們是不是需要先通知下西伯利亞神族啊?"

"為什麼要通知西伯利亞神族?"一個俄羅斯行會會長問道.

剛剛說話的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道:"不管怎麼說現在我們俄羅斯這邊這片地方都是西伯利亞神族的控制區,我們這樣貿然引外面的神族進入這個區域,這對西伯利亞神族來說本身就是個挑釁了.這就好像你在現實中把美國大兵請到我們俄羅斯國內幫你打仗,你覺得俄羅斯政府是什麼態度?"

"這個問題我之前有想過."冰封女妖忽然說道.

聽到冰封女妖的話之後周圍的俄羅斯行會會長都將目光集中到了冰封女妖身上,其中一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直接道:"冰封女妖會長,有什麼問題你就直接說吧!我們現在也只能相信你了."

冰封女妖點頭道:"就像剛剛說的,我們將外部神族引入到俄羅斯的土地上.這對西伯利亞神族確實是一種挑釁,而且是非常嚴重的挑釁.但是,你們有想過我們為什麼要去請外援嗎?"

一個俄羅斯行會會長口快的說道:"還不是因為西伯利亞神族不頂用嗎?"

"對,就是因為西伯利亞神族不頂用."冰封女妖說道:"西伯利亞神族不頂用,所以我們就必須要去找別的能頂用的外援神族,所以,請外來神族是必然的行動,不可避免.也就是說,關于請外援的問題.我們是必然要得罪西伯利亞神族的,所以這一點我們根本就沒有必要去考慮,因為我們沒有選擇余地.僅有一個選項的選擇題需要考慮嗎?"

"那也不能什麼都不做直接就把人找來吧?"有個俄羅斯行會會長問道.

冰封女妖搖頭道:"不這樣你們說怎麼樣?西伯利亞神族肯定是不會同意我們這個干的,但是我們又必須要這麼干.所以我們能做的就是先斬後奏,否則的話如果西伯利亞神族先知道了這個事情,半路給我們找麻煩.我們的行動就會非常的被動,搞不好就請不到那些外援了.而且到時候還是照樣會得罪西伯利亞神族,所以說.這個事情既然反正已經確定了里外都是要得罪西伯利亞神族的,那就沒有必要再去顧忌什麼了.一切都以優先達成我們的目標而第一要務."

"聽起來很有道理的感覺,但是我們這樣真的沒有問題嗎?"

"放心了,沒問題的."其中一個支持冰封女妖的俄羅斯行會會長說道:"只要西伯利亞神族還要我們幫他們守衛這片宗教去,他們就不敢真的把我們怎麼樣.之前我們處處都想著西伯利亞神族是因為指望在遇到別國神族的時候得到他們的庇護,但是現在既然他們已經表現出了無法庇護我們的情況,我們就沒有必要再去處處維護他們了."

"要我說啊,我們當初就……"

"不好了不好了!"剛剛按個俄羅斯行會會長話都還沒說完就被一陣大叫聲給打斷了.

一群俄羅斯行會會長和冰封女妖一起皺眉看著進入他們會議室的那個玩家,看到這個家伙氣喘籲籲的樣子之後其中一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立刻問道:"到底怎麼回事?什麼事情讓你這麼急急忙忙的沖進來?"

那個喊著不好了的玩家喘了幾口氣之後才說道:"那個陪著呂佐夫會長去請外援的人里面有兩個回來了."

"回答了就回來了,你這……"那個回話的俄羅斯行會會長說到這里突然就卡住了,因為他發現自己明顯是相差了.之前聽說是那些人回來了.他就想這事好事啊,干什麼要急急忙忙的呢?但是他很快就想起來了.這個報信的玩家說回來的是兩個人.而且是呂佐夫帶出去的人,意思就是呂佐夫自己沒回來.

根據他們之前了解的情況.按說他們是不應該這麼快回來的,而如果要回來的話就應該是一大群神族和他們一起回來才對.但是現在的情況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出來,那個叫做呂佐夫的家伙根本就沒回來,回來的只是他的兩個部下.

如果談判順利,他們就應該一起回來才對,但是現在有兩個人提前回來了,這就絕對不對勁了.

冰封女妖倒是反應快,一把推開礙事的那個家伙,然後沖著那邊的人喊道:"去把他們叫進來.我們要問話."

周圍的俄羅斯行會會長一聽也是紛紛說讓守衛將那兩個玩家帶來.而那兩個玩家正好剛到門口,守衛聽到聲音就直接讓他們進去了.

看到這倆玩家進來,那些俄羅斯行會會長們立刻就驚訝的看著這兩個人,因為他們身上的氣息表明這兩個人是剛從複活神殿出來的.

"為什麼?你們怎麼會掛回來的?"冰封女妖看著這連個玩家問道.

那兩個玩家聽到冰封女妖的話之後立刻就是講自己遇到的問題給介紹了一下,而冰封女妖和那些俄羅斯行會會長聽完了他們的介紹之後都是有點傻眼了.

"那種地方的氣候會胡亂發生變化嗎?"有個俄羅斯行會會長問道.

旁邊的另外一個俄羅斯行會會長搖頭道:"那里的地形環境非常特殊,有自成一體的氣候環境,不會受到外界影響,所以正常情況下絕對不會有這種情況發生.而如果氣候真的發生改變,那就一定是人為的."

這個俄羅斯行會會長說完之後周圍的其他俄羅斯行會會長都是看向了冰封女妖.而冰封女妖卻是沒有馬上去說什麼,而是再次看向那兩個來報信的玩家,然後問道:"你們是怎麼死的?"

"被怪物咬死的."其中一個玩家說道.

"那麼襲擊你們的怪物的所屬信息應該有吧?"冰封女妖問道.

《零》中的玩家發生戰斗的話,如果受到攻擊.顯示在戰斗記錄中的信息就是諸如"你遭到某某某的什麼什麼攻擊,損失血量多少多少,同時出現什麼什麼效果"這樣的提示記錄.當然.如果對方不破防,那麼血量提示就是一點.還有就是如果對方用的攻擊沒有屬性攻擊,那就不會有最後的那個什麼什麼效果出現.反正就是這樣的設定.

如果是一個玩家被一個怪物襲擊了.那麼提示大致也是這樣,但是前面會有些小變動,最先那句話就是"你遭到某某某的什麼什麼攻擊."

這里的某某某就是怪物的所屬,那個什麼什麼才是怪物的名稱.比方說要是幸運攻擊了某個玩家,對方看到的提示就是"你遭到玩家紫日的魔寵魔龍王幸運的攻擊……"後面當然還有一些損失的描述,但前面是這樣的沒錯.

但是,這兩個玩家在聽到冰封女妖的問題之後居然直接回答道:"沒有信息,顯示的就是我們遭到了變種生物雨魔的攻擊."

"沒有所屬人提示?"一個發現問題的俄羅斯行會會長驚訝的確認道.

那兩個複活回來的家伙立刻點頭道:"沒有信息,顯示的就是我們兩個被雨魔襲擊了,沒有其他信息."

聽到兩人確認,周圍的俄羅斯行會會長以及冰封女妖都開始表現出了非常凝重的表情,因為他們都想到了一些更深層次的東西.

其實說是深層次倒是也不算太深.一般來說魔寵或者召喚生物襲擊玩家,都會有所屬人的提示,而如果是行會所屬,那也會顯示行會信息,但是這次兩個人什麼所屬人或者所屬勢力都沒看到,這就說名襲擊他們的生物不是來自玩家勢力的.

玩家勢力的怪物襲擊人,必然會有信息留下.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當然,npc看不到這種提示.只有玩家可以在讀取戰報信息的時候看到.但是,實際上除了玩家勢力.也是有別的所屬的怪物的,比如說npc勢力或者是練級區的野生怪物.

如果一個玩家被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守護獸襲擊了,那這個人看到的提示信息上會顯示他遭到了冰霜玫瑰盟的某某某生物襲擊,但是,如果這個人被西伯利亞神族的神獸襲擊了,就不會顯示任何所屬,只會看到襲擊他的生物的名字.當然,如果是野生的魔獸,也是一樣不會顯示的.因為野生魔獸壓根就沒有歸屬.

那兩個玩家都是高級玩家,實力並不弱,但是那些怪物襲擊他們的時候卻是完全碾壓,也就是說這個怪物非常的厲害,那兩個玩家根本就沒有還手的機會就被干掉了.這麼高級別的怪物自然也是有野生的,但是這種級別的野生怪物是不會到處亂跑的,他們都在大興練級區的深處,不會突然從某個地方冒出來,因為他們的實力太強了.如果突然從某個區域冒出來,那附近的玩家估計全都要糟糕.那樣的話這怪物就不是給玩家練級的,而是用來坑人的了.所以說,這種高級怪的活動范圍都是很規定的.絕對不會亂跑.

那兩個玩家執行任務的地方並不是練級區,更別說是深處了,那這種強力怪物出現的就不正常了.所以說.這東西八成是有歸屬的,而因為它們襲擊人之後不顯示襲擊勢力的信息.所以可以確定這是來自npc勢力的生物,因為只有他們的生物才可以根據這個勢力的需要被指派去各種特定區域專門執行任務.

如果是平時有兩個俄羅斯玩家在外面被某個npc勢力的怪物給干掉了.那當然是沒有任何奇怪的,因為這種事情碰巧碰上的話,概率雖然不大,但也不少見,而且本來就不是大事,自然沒有人關注.可是,在這種節骨眼上,居然正好就是看守傳送門的人被干掉了,這目的性就未免太強了一些.雖然也不排除真的是巧合的可能,但是多數人這種時候都不大會相信這個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很明顯,冰封女妖之前和那些俄羅斯行會會長們的討論內容泄露了,而從襲擊者的身份判斷的話,最大的嫌疑就是西伯利亞神族.

西伯利亞神族自己就是npc勢力,他們如果派出某些生物去襲擊玩家,玩家這邊的提示看到的就是無顯示組織信息,只有怪物身份的提示,這一點和那兩個俄羅斯玩家報告的信息一致.

其次,這次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帶著這倆玩家去執行的任務就是要邀請一個外來的神族勢力到俄羅斯來,而這個事情要說誰最反對,那無疑就是西伯利亞神族了.也就是說,他們不但有執行這個任務的條件,也有動機.加入可以確定西伯利亞神族真的知道這個事情,那麼這個事情就很有可能確實是西伯利亞神族干的.

當然,冰封女妖和那些俄羅斯行會會長也不是笨蛋,雖然他們都覺得西伯利亞神族嫌疑最大,但是很多人也意識到了別的勢力也是有可能的.尤其是我們冰霜玫瑰盟.

我們冰霜玫瑰盟和一般的神族勢力不太一樣,這一點很多行會都知道,其中冰封女妖和那些俄羅斯行會會長知道的算是比較多的.我們冰霜玫瑰盟最大的特點就是有錢,但最特殊的特點的卻是我們可以調動很多npc勢力幫我們作戰,這一點事任何行會都無法模仿的.對數行會在世界范圍內就只有一兩個神族有過交集,而其中多數只能和一家神族保持良好關系,而且這種良好關系還是單向的,就是玩家對神族勢力保持良好關系,而神族勢力其實壓根就沒有關注過這個玩家或者玩家勢力.

這種情況在世界范圍內都是很常見的,但我們冰霜玫瑰盟不一樣.我們不但和很多神族勢力都有關聯,而且其中還有不少家的關系都很密接,這種情況對多數行會來說都是匪夷所思的事情,而他們即便是想要羨慕也羨慕不來,因為我們冰霜玫瑰盟和這些神族的關系多數都是我建立起來的,而我這樣的世界第一玩家實在是太罕見了.

正因為我們行會有著大量的神族關系.所以,這次的事情也不能排除就是我們冰霜玫瑰盟干的.因為和西伯利亞神族一樣.我們首先有執行這種任務的條件,因為我們可以讓別的神族幫我們干掉這幾個玩家.雖然說神族勢力不能輕易參與玩家戰斗.只有守土戰爭才能出來幫忙,而且還有很多限制.

但是,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系統明確規定,各國地方神族不能離開本國范圍,結果還不是照樣有很多神族滿世界亂竄?所以說,很多事情其實只要你有辦法另辟蹊徑,其實是可以找到突破方法的.至于說幫忙干掉幾個普通玩家的問題……這種事情還用找借口嗎?神族不參加行會戰爭這種規定是大方向上的,系統不會精確到隨便干掉一個人就上綱上線的認為這個神族違規.說到底《零》這個游戲的管理系統是智能化的.而人工智能和死板的計算機程序最大的區別是什麼?還不就是人工智能懂得靈活變通嗎?所以說,《零》中的很多系統規定執行的其實都是彈性指標,並不是絕對標准.

如果我們行會拜托某個神族勢力干掉這兩個玩家,對方完全可以找到十幾種借口弄死這兩個人,所以說,這種事情我們冰霜玫瑰盟是有完全的條件去執行的,而且代價很低,甚至可以說就是張個嘴的事情.

而除了執行能力,我們冰霜玫瑰盟和西伯利亞神族一樣.也的確是存在著這麼做的動機.

西伯利亞神族不想讓外來神族進入到俄羅斯范圍是出于對自身的保護,而我們行會也是一樣的想法.這個外來神族勢力歸根結底還是來打我們的,所以我們當然是不希望他們來了.所以說,這一點上我們和西伯利亞神族的觀點是一致的.

冰封女妖和俄羅斯行會會長們都知道.我們行會和西伯利亞神族都有動機和條件執行這樣的任務,但是,從整個事情推斷.冰封女妖和那些俄羅斯行會會長們都感覺還是西伯利亞神族可能性較高.

為什麼冰封女妖和那些俄羅斯行會會長們覺得西伯利亞神族可能性較高呢?答案很簡單,因為我們冰霜玫瑰盟這樣做有點說不通.

我們冰霜玫瑰盟確實是有動機阻止俄羅斯行會請外來神族來幫忙.但是,我們如果真的知道了這個事情.並且打算組織的話,那為什麼要假手別的神族勢力呢?

我們冰霜玫瑰盟和他們俄羅斯行會本來就已經是敵對關系了,兩邊都知道對方是自己敵人,關系很明確,也沒有絲毫緩和的可能,那麼我們為什麼要在意俄羅斯人對我們的看法呢?

就像當年二戰的時候,德國占領法國,然後和英國隔著海峽戰斗,美國人用各種武器支援英法.德國人當時就和我們一樣,肯定不希望英法得到支援,所以德國人直接用潛艇襲擊了給英法運輸支援物資的運輸船隊,封鎖海上交通.這個和我們冰霜玫瑰盟現在的態度應該是一樣的.但是,德國人當年干這個事情的時候可是一點也不低調,雖然潛艇是很神秘的,但是每次只要打沉了美,英的運輸船,德國人都是高調宣傳的,一方面可以給己方人員增加士氣,另一方面還可以威懾對手,這完全是好事,為什麼要隱瞞?

我們現在也是一樣的情況.襲擊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和他帶去的人對我們來說一方面可以增加我們這邊的士氣,另一方面還能威脅冰封女妖他們,就相當于是警告他們"別玩花招,我們有辦法對付你們".所以說,我們雖然有動機這麼干,卻完全沒有理由偷偷摸摸的干.我們真要襲擊這兩個人,直接派人就好了,完全不需要去找外人幫忙.這種事情實在是不正常.

相反,西伯利亞神族做這個事情就比較合理了.

第一,他們本身就是npc勢力,所以戰斗之後不會留下提示.

第二,西伯利亞神族真的做了也肯定不希望冰封女妖和那些俄羅斯行會會長們知道.雖然這個事情上西伯利亞神族肯定認為是冰封女妖和那些俄羅斯行會會長們做的不對,但是畢竟他們和俄羅斯行會方面都是互相需要的,所以非到萬不得已西伯利亞神族肯定也不想把關系搞僵.像這樣襲擊兩個玩家摧毀傳送門.這就相當于警告冰封女妖他們,就是告訴他們不要搞小動作.我們知道你們在干嗎.但是,如果西伯利亞神族大張旗鼓的來.那兩邊的臉面都不好看,所以西伯利亞神族有隱蔽行動的願望.這一點和我們冰霜玫瑰盟就不一樣了.

正因為考慮到了這種深層次的原因,所以冰封女妖和那些俄羅斯行會會長們都覺得還是西伯利亞神族可能性較大,而依著我們冰霜玫瑰盟和我個人的行事習慣,估計干掉這兩個玩家之後說不定會直接把尸體仍到冰封女妖的會議室里面威脅一番.我們是真的能干出這種事情來的.至于說現在這樣偷偷摸摸的,實在是不符合我們的習慣.

事實上冰封女妖和那幫俄羅斯行會會長們不知道的是,他們全都猜錯了.

這次的襲擊事件還就真是我們干的,而且確實不是我們親自干的,而真正的襲擊者.估計打死他們都想不到.那些襲擊者其實是來自南美洲的一個巫毒神教的聖獸,這種東西只能在高濕潤環境下活動,所以才會有那場大雨.這些聖獸是我們跟人家借出來的,對方看在我和信仰之力的面子上非常爽快的一口氣借了十只給我們,然後我們行會派人將這些聖獸秘密的運到了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開啟傳送門的區域附近.

當然,剛開始我們不知道他們在哪,但是因為之前那個忍著曾跟蹤這個家伙,所以知道移動方向,之後根據對方的行動能力和時間.我們准確的估算出了對方的大致位置,之後以我們行會的強力偵查手段對該區域發動地毯式偵查,很快就找到了這幫人.

知道位置之後,搭載有那些神獸的本行會運輸飛船就直接移動到了該地區附近的一座山頭後面隱蔽了起來.接著就是一艘小型飛行器從運輸飛船上脫離.這個飛行器上搭載有海市蜃樓系統,也就是說它是隱形的.這東西因為是滲透用飛行器,所以飛行的時候安靜無聲.而且可見光隱形,還有能量屏蔽功能.因此幾乎無法被發現.借助強悍的隱身突防能力,小飛行器很容易的到達了對方附近的區域.然後拿出了我們從天庭借來的兩件神器——雷雨帆和風袋.

這倆神器並不是裝備等級上寫的那種神器,而是真正的神族使用的法器.事實上這倆都是天庭常用的神器,因為這就是天庭管理天氣用的裝備,一個管下雨的,一個管刮風.

為了新增加的那些土地,玉帝也算是豁出去了,直接將兩件東西借給我們使用,然後我們行會的玩家就用飛行器到達了對方上空,然後展開了兩件神器制造出了狂風和暴雨.

在狂風暴雨出現之後,那些神獸就立刻借助雨幕的隱蔽摸到了那倆玩家附近,之後的事情就簡單了.雖然人家南美的小型神教名不見經傳,但人家畢竟是神族,而這十只生物畢竟是貨真價實的神獸,所以很快就干掉了那倆玩家,並且沒有暴露襲擊者就是我們的這個事實.

搞定了兩個人之後那個傳送陣就被我們的人直接回收帶走了,然後現場被大雨一沖,真的是什麼痕跡也沒剩下,就算是冰封女妖他們派人回來查也找不到線索.

之所以費這麼大勁悄悄的干掉了這兩個玩家,主要是原因有二.

第一點就是冰封女妖和那些俄羅斯行會會長們推測出來的動機,就是我們不希望俄羅斯人請到外來神族來幫他們打仗,畢竟這個事情對我們不是什麼好事.

這第二點就是冰封女妖和那些俄羅斯行會會長沒有猜到的部分了.我們之所以要費那麼大力氣搭進去這麼大的人情和利益也要隱蔽行動,為的就是挑撥離間.

根據我們的情報,現在俄羅斯玩家方面和西伯利亞神族的關系已經有明顯裂痕了,雖然還沒有真的出現什麼實質性的問題,但畢竟雙方已經不是那麼愉快了,這個時候只要我們進一步加大這個裂痕就可以讓雙方的合作變的更困難.合作雙方如果不能全心全意的去合作,那麼一加一可就未必等于二了,甚至可能出現一加一小于一的情況,而這就是我們的目的.

拆散了俄羅斯玩家和西伯利亞神族的合作,那麼我們冰霜玫瑰盟在俄羅斯地區的這個開發區就可以說是安枕無憂了,因為我們現在已經將這片地區納入了天庭的管理范圍,俄羅斯玩家出現攻擊的話,我們這邊可以請天庭派人下來,而俄羅斯那邊如果西伯利亞神族不參戰的話,我們就算主力都不在家,光靠神族也能擋住俄羅斯方面的攻擊了.

既然有這麼大的好處在前面擺著,我們當然有這個行動的動機,而冰封女妖和那些俄羅斯行會會長就是因為沒有看到這一點,以至于做出了錯誤判斷,認為是西伯利亞神族干的事,不但他們的外援現在出了問題,內部的這個西伯利亞神族也是成了懷疑對象,合作就變的更加麻煩了.

"看起來還是西伯利亞神族的嫌疑較大啊!"一名俄羅斯行會會長說道.

聽到這個家伙的話之後其他的俄羅斯行會會長們也是紛紛點頭,就連冰封女妖也是皺眉思考了半天開始認可這種推測.

其中一個俄羅斯行會會長問道:"雖然可以大致確定是西伯利亞神族干的,但是我們現在要怎麼辦呢?總不能因為這個事情就跑去和西伯利亞神族理論吧?"

冰封女妖搖頭道:"這是上不得台面的事情,西伯利亞神族不會和我們提這個事情,就算是他們干的,他們也會裝糊塗,至于說外來神族的事情……"稍微猶豫了一下之後冰封女妖最終還是做出了決定."這個是我們必須要有的外援,沒有他們的支援,單靠西伯利亞神族我們打不贏這場戰爭,所以這個方針不能變.西伯利亞神族既然不想撕破臉,那更好,我們再派人去重新開啟大門,然後放他們出來.西伯利亞神族知道我們非要這麼干的,雖然心里肯定會不高興,但既然他們忍了我們一次,就不會再為了這個事情跟我們翻臉,這反倒是好事了."

聽到冰封女妖這麼說,周圍的那些俄羅斯行會會長們也是紛紛點頭表示贊成這個想法.

有個俄羅斯行會會長忽然問道:"那麼這個事情讓誰去比較好呢?"

"我看也不要讓誰去了,還是我親自跑一趟吧!"冰封女妖說道:"一方面顯示我對這個事情的重視,另外一方面也向西伯利亞神族表明態度.我們是真的需要這個外援,不然我們也不會這樣做了.相信西伯利亞神族雖然心里有疙瘩,但最終還是可以理解我們的."(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百三十五章 請神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百三十七章 我們的外援先到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