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三百七十四章 意外   
  
第三百七十四章 意外

既然主人回來了,我們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當然不能繼續在游戲里呆著了.再怎麼熟人這也是人家家,我們進來都沒打招呼,現在主人回來了自然要先打個招呼.

因為我是通過電子腦控制的身體上的傳感器發現有人回來了,所以實際上我們發現的算是比較早的.等我們下線之後對方也才剛進客廳而已.大小姐剛拿掉頭盔扭頭就看到了進入房間的主人.

"嗨,橘子."

來人好像是沒想到家里會有人,看到大小姐之後明顯愣了一下,但是她還沒來及打招呼我們就看到門口又進來了三個人.

被大小姐稱為橘子的是個和大小姐差不多年紀的美女,一身運動裝,看起來很純的感覺.跟在她後面的有三個人,都是年齡差不多的男性.其中走前面的一個長得有點小帥,但是整個人給人的第一印象就讓人覺得這家伙不靠譜.雖然他到現在也就剛進門而已,一句話都還沒說,但是我就是覺得這個人從頭到腳都透著一股油里油氣的氣質,屬于那種特別招人煩的類型.

這個看起來挺討厭的家伙背後還跟著兩個人,其中一個身高大概有一米八幾塊一米九的樣子,虎背熊腰,站在那里跟堵牆似的.從這個人站在那里的姿勢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八成是軍隊里的現役人員.雖然穿著便裝,但是軍人就是軍人,有些東西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

最後剩下的那個家伙和前面那家伙一樣也很帥,但是氣質方面完全不一樣.前面那家伙看著就好像個混混,但後面這個卻是娃娃臉,有點陽光有點稚嫩的感覺,估計這家伙肯定深受大齡女性的歡迎.

因為前面的美女停了下來.加上大小姐的聲音,後面的三個人自然也看到了我們,不過這三個人的反應明顯就不一樣了.最前面的那個家伙一看到我就盯著不放,感覺好像在看一塊大蛋糕.那個娃娃臉大男孩和那個巨無霸也是一直盯著我看,不過我可以看得出來,這兩個人盯著我看的原因並不一樣.

那個娃娃臉大男生估計是對我的長相好奇.畢竟我雖然現在比以前線條硬朗了很多,但這張臉還是太女性化了,乍一看就像是穿著男裝的女人.當然,至少現在盯著看一會多數人還是能確定我是男人的,這比以前已經有巨大進步了.

那大男孩的長相就是偏向稚嫩形的,估計他這個長相平時也是對他的生活影響很大,所以他對我很好奇是正常情況.

最後那個大個子看著我的目光明顯帶著審視.感覺有種不信任的感覺,似乎還有點緊張.雖然他的臉板的死死地,但是我能感覺到他的生物電處于一種高度亢奮狀態,這是人緊張,戒備的時候會產生的一種電脈沖輻射,屬于無法依靠主觀思維控制的東西.因此根本無法作假.

對于這個大個子的反應我其實是能猜到原因的.我估摸著這個大個子應該是前面三個人中某個人的保鏢,而且這位顯然是上過戰場的.那些真正在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家伙身上往往都會有一種類似第六感一樣的東西,你可以認為這是一種直覺.這個家伙顯然就有這種直覺,而且相當的敏銳.他發現了我身上的氣息非常恐怖.在別人眼里我就是個長得很娘的超級小白臉,但在他眼里.我簡直就是一頭滴著唾液虎視眈眈的惡狼.不,以他這種人的實力餓狼根本就對他構不成任何威脅,他現在感覺我完全就是一頭猛虎,而且是那種超級強悍的東北虎.他身上那些不自然張開的毛孔說明他現在甚至已經開始有些恐懼我的氣息了.

當然.雖然有戰斗直覺,但是人類畢竟是人類,主觀判斷已經成為人類的主要認知方式,所以他的直覺雖然告訴他,眼前這個人很危險,但他的主觀意識卻是和別人的反應一樣,覺得我是個很普通的人.兩種感官的巨大差異讓他有些疑惑還有些舉棋不定.

盯著我們看了一會之後那個被稱作橘子的美女最先反應了過來,她先是露出了一個微笑,然後便興奮的跑了過來和大小姐擁抱在了一起,不過我貌似發現她之前的微笑有點勉強,顯然剛進門之前她的情緒並不好.

"菲菲,你什麼時候出來的啊?"橘子美女和大小姐抱在一起一陣歡呼,然後才退開一點興奮的問道.

大小姐立刻笑著打趣:"什麼叫什麼時候出來的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之前一直在坐牢,最近剛放出來呢!"

"你那不是就和坐牢一樣嗎?想出出不來,想進進不去,監獄都沒你們那邊管的嚴."

"我們那是國家秘密軍事部門,嚴格是正常的,能讓你隨便進才奇怪呢."

在大小姐和橘子互相說話的時候,後面那三個人也進入了房間里.那個油里油氣的家伙過來之後直接向我伸出手笑著問道:"兩位美女怎麼稱呼啊?我叫賈鴻健,賈思光是我爺爺."

"賈大哥,他是男的!"後面的娃娃臉小聲的提醒了一下.

前面這位完全沒有想到會聽到這種提示,然後愣了一下,接著笑著說道:"你別亂開玩笑?這大美……"他的話說到一半聲音就開始越來越小,因為他也發現了.雖然我這張臉看起來女性化很嚴重,而且身材也不夠高大,但身體曲線什麼的都是男人,最重要的是喉結很明顯,所以他終于是發現了問題.

"神林."我越過前面這位直接朝著那個大男孩伸出了手,對方沒想到我會先和他握手,有些反應不過來,不過還是趕緊伸手和我握了一下.

本來我是不想管大小姐的這幫朋友的,但是因為這個油里油氣的家伙的存在,我就不得不檢查了一下這里幾個人的身份.剛剛連接網絡給這幫人做了一下臉譜識別,很快就翻到了他們的資料.

那個被大小姐稱呼為橘子的美女其實不叫橘子,她姓程.單名一個子,也就是程子.因為和橙子讀音類似,所以有些人喜歡直接喊她橙子,後來不知道誰喊錯了變成了橘子,然後所有人就都改口稱呼她為橘子了,于是這個就成了她的外號.

程子和大小姐一樣.家里也是政商兩界都混的還不錯的人物.不過,根據我這邊查到的資料,她家里的商業部分最近好像是有點問題要不行了的樣子.

那個油里油氣的家伙名字就叫賈鴻健沒錯,他家里有不少人都是政界大人物,商業方面反倒是不怎麼發達了,但是賺錢也不少就是了.而且和程子不一樣,他們賈家因為政治力量強大.所以生意都是那種很穩定的收入,雖然撈錢不一定多快,但是穩定,沒有人可以動搖他們.

後面那個娃娃臉名字叫很牛,叫程真.但是和那個傳說中的陳真不一樣,這位完全不會打架.程真雖然看起來好像才十六七的感覺,其實人家已經二十二了.這家伙簡直就是天才兒童的代名詞,頭頂上一堆的光環.商業,科技,人文,好像除了體育之外他所有方面都很擅長.不但在中科院掛著個外聘顧問的名頭.自己還是好幾個大公司的商業顧問,另外他的正規專業竟然是歌手.這種人簡直就是不給普通人活路啊!

當然了,唯一能讓大家比較欣慰的就是這位的歌手地位不是很高,只能算是三線歌手.雖然比普通人唱的好,但還不至于太誇張,不然別人真的要自殺了.

最後,那個之前被我確定是保鏢的家伙還真的就是個保鏢.他就是前面這個娃娃臉的保鏢,而且不是花錢請來的,而是中科院指派的.

據說因為這位程真同志參與了某個重要科研計劃,而且起到了關鍵作用,所以國家覺得有必要重點保護,所以就專門給安排了這麼個保鏢,不但二十四小時保護,而且不用他開工資.

和我握手之後陳真就介紹了一下自己,我笑著聽完了介紹沒有去打斷他.另外一邊的那個家伙直到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居然被我無視了,于是立刻就想要發作,但是他還沒來及開口就被大小姐打斷了.

"我和橘子有話要說,你們先在這邊吧.小真真,你負責招待客人了."

大小姐和程真顯然是認識的,因為我查到的關系之中顯示,程真和程子是兄妹關系.程真他爸是程子他爸的大哥,他們這算是堂兄妹.

兩位大小姐進去之後直接把我們給晾在了外面,我只能是看向那邊的成真等待他安排.這位雖然是科技狂人,但是因為也有演員和歌手身份,所以人情世故並不生疏,迅速的開始招待我重新坐下來並寒暄了起來.

那個賈鴻健的火氣因為被打斷所以沒爆發出來,而且程真很明智的提前打聽了一下我的身份.

"那個,神這個姓貌似在我們國家很罕見啊!"

聽到程真的問題我就知道他猜到我身份了."嗯,我爸是神建國."

"這麼說你是……?"程真聽到我承認老爸的身份之後突然就興奮了起來,搞得我反而有些莫名其妙了起來.

"你說什麼啊?"

程真興奮的直接坐到了我對面的沙發上問道:"聽說你是那個?"

"那個?"突然聽到這樣的稱呼我連臉都綠了.這"那個"的歧義實在是太大了好不好?

對方大概也是發現了自己的語病,趕緊糾正道:"不是,我是問你是不是……是不是……"話到嘴邊對方明顯有些不好問出口了,不過大概還是好奇心太強,組後他還是問了出來."我就是想知道你是不是那個傳說中的龍族?"

我直接點了點頭,然後反問道:"你是從什麼地方知道有我們這種存在的?"

龍族的存在不能說是機密,但也不是那種可以隨便傳的東西,所以我很好奇他是怎麼知道的.

對方倒是也沒有隱瞞的打算,大方的回答道:"我在中科院有個外聘顧問的身份,之前中科院和國防科工委聯合搞技術攻關,當時我聽其他單位的技術人員說的.聽說里面有幾個人去過你們龍緣的研究基地.好像見過你們龍族的訓練場."

我點點頭道:"原來如此,這樣倒是有可能."

程真興奮的問我:"你真的是龍族?"

我點點頭:"我騙你也沒有好處不是?"

"我……"程真還想說什麼卻是被賈鴻健給攔住了.他擋住明顯已經進入科學狂人模式的程真,然後轉頭看著我問道:"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什麼龍族不龍族的啊?難道你是妖怪?這年頭可不流行這種東西了."

"你就不要問了,這東西你知道太多不好."

"你什麼意思啊?"這家伙一聽我的話立刻就站了起來."從我進門你就開始給我擺臉色,你到底誰啊?給你面子你不要是吧?我是看在……"

程真沒有讓對方把話說完,趕緊將他按了下去.然後說道:"賈大哥你別說了,人家是龍緣集團少主."

"龍緣集團?"一聽我的這個身份對方立刻就老實了.

他們家雖然政治力量強大,但龍緣集團可不是那種隨便就能碰的小公司.可以說龍緣雖然是個商業組織,但他其實已經具有了某種政治集團的特征了.而且,龍緣不但有很強的政治實力,更重要的是龍緣集團有錢,有槍,這兩樣東西在任何人手里都是一種實力的象征.龍緣集團同時掌握著這兩樣,自然就不是別人可以輕易招惹的存在.

這家伙被我的身份嚇住之後,那邊的那個保鏢卻是反應不太正常了起來.之前他看到我的時候就是有些緊張,但是現在已經完全變成恐懼了.之前我只是通過他身上輻射出來鞥多電磁波判斷他的心理和生理情況的,但是現在即便是普通人也看出來他不正常了.因為這家伙現在全身上下就好像剛從水里撈出來的一樣,汗水正不斷的往下滴答,完全停不住的樣子.

程真也是詫異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這個保鏢,然後問道:"你怎麼啦?"

對方好像完全沒聽到程真的話.只是眼睛瞪得老大看著我全身發抖,然後似乎還想要往門口挪.不過看他的樣子似乎是有些腿軟,貌似走不動路的感覺.

"你認識我?"我看著這個高大的男人問道.對方的反應明顯是因我而起,但是我想不起來他為什麼會這樣.

對方在聽到我的話之後並沒有馬上回答,而是先向後退了一段距離.然後才稍微想了一下開口道:"虛無行動.我當時在場."

聽到"虛無行動"這四個字的時候我也是愣了一下,因為這也讓我不好受.虛無行動指的就是上次國內的軍區部隊攻擊龍緣基地要滅了我們這些龍族的那次行動.這家伙當時居然在場,這就說明他參加了行動.如果他是龍緣的人,那麼不應該這麼怕我,那麼就只能說明他當時是進攻部隊中的人.

雖然當時我們已經手下留情了,但是那次行動其實依然死了不少人,這家伙能活下來真的是運氣很好.當然,他能活下來雖然是運氣好,但是他的心里肯定還是受到了沉重的打擊.我估計他這種人被下放下來給人當保鏢八成就是因為那次行動中受了心里創世,不適合再參加部隊了,所以部隊算是給了他一個閑一些的工作.

盡管害怕,恐懼,但是這家伙的心理承受能力依然還算是不錯的,至少他沒有轉身就跑.

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忽然笑了起來."其實你如果之後了解過我們,你就應該發現,我們其實是很平和的種族.發生那種事情,如果是人類的話,或者簡單點講,你把你自己換位到我們的立場上去思考,你會不會殺光所有的進攻人員?甚至搞不好還會因此遷怒全人類.你想想是不是這樣?"

那家伙稍微沉思了一會之後還是點了點頭.我看到他點頭之後就跟著說道:"所以,你能活到現在就說明我們其實比人類更加的寬容和大度,我們很少會感情用事,而且我們並不嗜殺,否則的話現在地球上可能已經沒有人類了.你和我們打過仗,我說這話你應該是可以理解的吧?"

那家伙點點頭道有些沮喪的說道:"是的.我的戰友幾乎都死在了那場戰斗中.說實話.之前我們也參加過一些戰斗,但是從沒有像那次一樣.你們的戰斗力真的是完全無法抵抗.我想除非動用核武器,否則殺光你們應該是不可能的吧?"

"真用核武器的話,先死光的絕對是人類,而且我們八成會活下來.核武器爆炸後的輻射足以讓一個地區幾十年內都無法住人,但我們龍族可以承受原子彈爆炸瞬間的全劑量輻射而毫無影響.只要不被核武器爆炸瞬間的高溫和沖擊波殺傷,輻射本身對我們是無害的.甚至輻射能還能少量為我們補充體力."

"你真的是妖怪?"旁邊的賈鴻健聽了半天終于發現我之前說的好像不是玩笑.

我還沒有回答,之前走到房間里的大小姐和那位美女已經出來了.程子好像是哭過,眼睛紅紅的.大小姐出來之後直接就是對著賈鴻健怒目而視.

"看起來我有段時間沒有出來活動,你們這些小不點開始不安分了啊!"大小姐看著賈鴻健惡狠狠地說道.

"我又怎麼啦?"雖然這位依然不知道大小姐的身份,但是他因為指導了我的身份,所以現在對大小姐也是不敢造次了.

"你居然讓家里人逼程子嫁給你.你這人是不是太無恥了?"

聽到這話旁邊的程真也是立刻道:"賈大哥,我們雖然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但是我姐根本就不喜歡你,你為什麼一定要逼我姐呢?"

"我喜歡她有錯嗎?"賈鴻健這個時候也開始發火,然後兩邊陷入爭吵之中.對于這種事情我一個外人也不好插嘴.只能尷尬的走到門口去等著.

那個保鏢在事情說開了之後對我的恐懼明顯是緩和了很多,大概是心結解開了,想明白了,自然就不怕了.這個時候他也是走到門口.然後遞給我一支煙,被我拒絕後他干脆將自己點著的那根也掐滅了塞回口袋里.

"其實之前我挺恨你們的.我當時甚至在想.我以後一定要為死去的戰友報仇.不過後來軍委的人來了,把我們這些幸存的人都集中了起來給我們解釋,這次行動時某些人的越權命令,根本就不是國家的意思.當時我是真的好迷茫.那麼多人.那麼多活生生的人,就這麼白白的死掉了.你說我們這些當兵的是不是很傻?"

"對,你們很傻."

我的話讓他愣了一下,因為他沒想到我居然會真的直接承認了.

我笑著看向他,發現他一臉愕然的樣子看著我之後才繼續道:"你們很傻,但人類需要你們這樣傻傻的人存在."

"為什麼?"

"三個和尚挑水吃的故事聽過嗎?"我突然問道.

對方雖然愣了一下,但還是迅速點頭道:"聽過."

我繼續道:"還有個故事你可能沒聽過.說一個老農有三個兒子,他死後留下了一大片地給三個兒子,但是卻沒有分配具體哪塊歸誰.然後呢,大兒子和二兒子都想,這地是大家的,為什麼一定要我去干活,于是他們兩個就天天什麼都不干,就不去種地.但是呢,這個三兒子就每天起早貪黑的種地."

"後來呢?"

"後來有人就問三兒子.'你大哥,二哥都偷懶,把活都讓你干,你為什麼還要傻傻的干呢?"

三兒子當時就說道:"我知道我自己干這麼多的事情很辛苦,但是如果我也和他們一樣不去做的話,那我們三個就全都要餓死了,我不想餓死,所以我要干下去."

"我們就是那個三兒子?"

我點點頭道:"人類社會的發展需要無數苦干的人,但是人類是一個複雜的結合體,不可能每一個存在都是單純的勞動個體,在這其中有坐享其成的人,有迫害別人的人,還有許許多多的對人類來說就像是毒瘤一樣的存在.但是,這些人都是不可避免的會出現的,如果剩下的人都因為這種人的存在而放棄努力,那麼人類社會要走向何方?大家抱在一起等死?"

"所以你認為我們就應該單方面付出?"

"不,我其實並不贊同那個三兒子的做法.至少不完全贊同."

"那你……"

"他這種承擔責任的行為是肯定沒錯的,因為就像是他說的.如果他也不種地,那三個人豈不是全都要餓死了?"說到這里我停頓了一下,然後才繼續道:"但是,我不贊同他僅僅是承擔責任,卻不去改變現狀的行為.我們一方面應該承擔必須要完成的責任,否則整個人類社會都會開倒車.甚至陷入危機.但是,我們也不能傻傻的一致付出.毒瘤永遠都會生長,我們不能因為有毒瘤就甘心等死,我們依然要努力活下去,但是對毒瘤也不能姑息,我們要一邊努力活下去,一邊消滅這些毒瘤."

"你們龍族沒有這樣面的煩惱吧?"

我點點頭道:"沒有.我們的種群結構類似蜜蜂.我就是蜂王,我的意志具有集體意志的效果,如果有人和我有不同意見我會第一時間知道,所以我可以很輕松的集思廣益,但是.如果有人的思想偏離了大家的集體利益,我也可以第一時間將這個毒瘤拔掉.不過一般來說我們龍族之中不會出現這樣的存在.這不是說行為准則的問題,而是我們龍族本身的特殊神體結構造成的.說多了太負責的你可能不明白,總之我們龍族之中大家對個人利益的得失都不是太在意.我們會為了個人利益而努力.但因為不是特別的在意這個,所以我們不會為了利益去不擇手段.

當然.這其實也算是缺點,因為這種對物質的欲念不夠強烈,所以如果是一個只有我們龍族的社會,可能發展會比較緩慢.畢竟我們的欲念太少,行為動力不足,自然地前進動力也就不足.雖然我們做什麼事情都可以很高效,但有些時候懶得做的話,進度自然不會比人類的發展更快.所以我們從一開始就知道,龍族其實不是一個可以獨立存在的種族,我們需要和別的種族混居才能發展壯大.當然,我們會保證自己的超然地位,一旦發現苗頭不對就會將不良狀態扼殺在搖籃中."

"感覺你們就是好牛的感覺!"

我們兩個在門外聊了一會之後里面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我們倆都是一愣,然後閃電般的轉身就往里跑,結果剛進去我就傻眼了.

程子跪坐在地上,懷里抱著大小姐,而大小姐則是捂著腹部,那里已經有一大片都變紅了.房間里的火藥味和之前的聲音說明這是槍傷,而且我還看到了賈鴻健那個家伙拿著一支槍站在那里好像不能相信自己真打到人了的樣子.另外一邊的程真則是靠在門邊上,好像是被人推倒了的樣子.

簡單的掃了一眼房間里的情況之後我立刻就做出了反應,直接對著賈鴻健一伸手,他手里的那把自衛手槍瞬間就脫手飛到了我手里,然後被我隨手扔給了後面那位,然後我一步沖到了大小姐身邊低頭看著她的腹部.

"別動,呼吸不要亂,保持平穩,放慢速度,緩緩的呼吸,注意節奏."我一邊說著一邊單手輕輕拉開了大小姐按在肚子上的手,然後緊跟著眉頭就皺了起來.

"怎麼樣?有沒有事啊?"程真這個時候已經沖了過來,但是他知道我的身份,所以不敢打斷我的檢查,只能在旁邊詢問情況.

我皺著眉頭說道:"子彈穿過去了,但是打中了脾髒,現在內出血很嚴重."

"啊?"

程真不是那種什麼都不懂的人,他自己也是懂一些醫療知識的.脾髒破裂有什麼後果他當然知道,這種大出血要人命實在是太簡單了.而且最終要的是這事內出血,在這里還沒有辦法處理.要是外傷的話我們還能想辦法暫時封住血管,但是現在這個內出血,沒有器械,就算是專業醫師在這里也只能干瞪眼.

"我跟你拼了."

聽到噩耗,程真忽然瘋了一樣站起來沖向了那邊的賈鴻健,而那個賈鴻健已經是完全失去了反應能力.

其實剛才的情況我大概能想到.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搶奪槍支的情況,但最後顯然是賈鴻健和程真在搶奪手槍,然後賈鴻健將程真推倒的同時手槍走火,結果打中了大小姐.

賈鴻健顯然不是故意要開槍打人的,所以他現在也是嚇傻了,程真撲過來他也不知道反應.

"行了,都別吵了."我直接將大小姐放在地上,然後一下撕開了她肚子上的衣服,接著單手在她的額頭一點,大小姐立刻就暈了過去."你們都別吵,快點動起來,我說不定有辦法救她."

其實我的辦法並不是救人,而是轉化.

脾髒破裂對人類來說是致命傷,但是對龍族不是.我不能在這里將大小姐整個轉化成龍族,但我可以暫時讓B細胞保護住她的神經系統,至少可以堅持到我將她送到基地.只要到了基地,她就死不了.

"快動起來,別傻站著了!"我大聲吼道.

突然聽到我的吼聲所有人都慌亂了起來,然後開始按照我的吩咐跑了起來紛紛尋找需要的東西,幫助我救援大小姐的生命.(未 完待續 ~^~)

上篇:第三百七十三章 閻羅殿    下篇:第三百七十五章 急救與瘋狂的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