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三百七十五章 急救與瘋狂的人   
  
第三百七十五章 急救與瘋狂的人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從零開始》更多支持!

正常來說要將一個人類轉化為一名龍族需要的准備工作那是非常非常多的,而且需要用到的設備也是既高端又大型,所以通常來說龍族轉化只能在少數特定的專業設施之中才能進行.

但是,就像民間有很多土辦法可以解決一些很麻煩的問題一樣,龍族轉化其實也並非一定需要那些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設備.當然了,土辦法雖然在過程上有很多節約的地方,省錢,省時,省力,但土辦法反過來說就是效果差,風險大,而且即便成功了,之後也可能出現後遺症之類的問題.不過目前這個狀況下我也是實在沒轍了,如果不能挺過這一關,那麼大小姐就根本不需要去擔心後遺症的問題了,因為死人是啥也不用擔心的.

當然,大小姐的身份畢竟是比較銘感的,所以我不可能真的拿她的未來開玩笑.事實上我打算采用的方法很簡單,那就是利用B13細胞的轉化再生特性,先對大小姐的神經系統進行寄生保護.

B13細胞在完全與生物體融合之前其實是以一種類似于寄生體的方式存在于生物體內的,但是這種寄生體並非常見的寄生蟲那樣的寄生體,而是一種群落生物的形式存在.也就是說雖然被寄生的目標生物體能可能有很多的B13細胞,但這其實都只能算是一個寄生體.它們雖然看起來是一大群單獨的細胞體,但其實卻是一個完整的生命體的組成部分.這也是為什麼之前的B13細胞一直被稱為B13病毒的原因,因為它們的結構作為細胞來看的話,似乎不是很完整,而自然界只有病毒是這種結構的生物.但是後來隨著我們龍族的大批量制造.我們對B13細胞的了解開始越來越多,之後我們才發現,這些其實並不是病毒,而是一個完整生物的組成部分.

作為一種群落化的寄生體,B13細胞群落具有一定的集體意識,也就是說它其實是可以思考的.雖然這種思維能力其實僅具備最基礎的應激反應和生物本能.但這畢竟是一種思考能力的體現.

因為B13細胞群落具有一定的生物本能,所以當它進入目標生物體內之後第一步就是開始寄生目標生物的神經網絡,而在這個寄生過程中,B13細胞群落會本能的對這個生物體的生命形態進行保護,以防止目標生物在寄生完成前就死亡,因為神經系統是最脆弱的,一旦死亡之後B型細胞將無法使其完全再生.並且即便再生完全,因為神經細胞本身會攜帶大量記憶和本能信息,所以即便是複制修複了神經細胞,一部分記憶和行為也會出現問題.這對生物體之後的生存是非常不好的,因為這些記憶和本能可能就是和生存有關的經驗之類的東西.所以.為了保證寄生後生命體的存在不受影響,B13細胞群落會首先對腦組織之類的神經網絡進行保護性寄生,以防丟失重要的生存信息.

當B13細胞群落對目標生物的神經系統進行初級保護之後,B13細胞就會開始對目標生物的重要髒器之類的循環和生命維持系統進行保護和轉化.這個過程也是為了保證目標生物的生命存在而進行的一種本能行為.當然,在此之後寄生會不斷的進行下去.而且耗時可能會比較長,因為這個過程需要大量的能量,而B13細胞群落並不是沒有智力的細菌和病毒,它有集體思維能力.所以懂得節制.它會通過刺激寄生生物的生物本能讓其自己去尋找能量,而只要能量輸入開始,寄生和轉化就會進行,能量不足時就會暫停,保證生物體不會因為能量枯竭而死亡.

這些是全部的寄生過程,但我現在並不需要那些,我主要需要的就是前面兩步.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要讓B13細胞群落迅速的保護住大小姐的腦組織和脊神經系統.這個是人類最重要的部分,思維和意識都依托這些東西而存在,所以只要這個部分不出問題,即便把其它部分都換掉,這個人依然還是他,不會有任何問題.

至于說第二步,這個過程其實對我來說可有可無.因為我們有龍緣集團這個後盾在,所以只要神經系統沒問題,我們完全可以給大小姐重新造一副身體出來.依靠B細胞自己轉化的話不但速度慢,而且轉化後的身體並不如我們直接造出來的好,因為轉化過程是個緩慢的替代過程,而為了保證生存條件,轉化過程不可能進行的太徹底,還不如我們在理想環境下重新培養出來的身體好用.

在我的要求下幾個人迅速的忙碌了起來.大個子出去找來了一截汽車上用來給電瓶搭火的高壓線.程真去房間里弄來了兩瓶開水,程子去把新被子撕碎弄到了很多乾淨的棉花,至于賈鴻健剛剛就趁著混亂跑了出去,我現在也沒空管他,反正大小姐不管有事沒事他都肯定跑不掉.

"東西來了."幾個人拿著東西就跑了回來,速度都很快.

我看了下東西,然後又讓他們幾個扶住大小姐,接著自己迅速跑出去從我的外掛裝甲上摘下來一個手提箱迅速跑了回去.將手提箱往地上一放,然後迅速的脫掉身上的鎧甲.這鎧甲雖然活動度很大,但是做手術的時候還是有點礙事,所以我迅速的脫掉了鎧甲扔到一邊,然後重新跑回來打開了箱子.

這是多功能手提箱,打開之後可以看到急救藥品和一些工具.我首先用剪刀徹底清理掉大小姐腹部周圍的衣服,然後從箱子里抽出了四根很細的軟管.這些軟管都是兩端帶針頭的那種.

讓程子托住大小姐的頭部將她的腦袋微微抬起,然後我小心的拿出一根管子將其中一端的針頭從大小姐脖子上的一個位置緩慢的推了進去,管子剛一插好,紅色的血液立刻就進入了透明的管子里,然後當血液流到這邊的針頭位置的時候我則是捏住管子限制血液流動.然後又迅速的將這端的針頭插入了我自己的脖子腫.

搞定了一根管子之後我又在他們驚訝的目光中直接將另外一根管子插入了我自己脖子上的血管中.紅色的血液迅速在透明的管道中流淌了起來,然後和剛才一樣,當血液開始從另外一端的針頭中流出之後我將那個針頭刺入了大小姐脖子上的另外一根血管之中.

程子有些驚訝的看著我問道:"你就這樣給她輸血?都不需要先驗下血型嗎?"

"我的血比較特殊,不需要檢查血型."

解釋了一句之後我就開始迅速的給大小姐又補了兩根針管,這樣我們倆的血液就變成了交叉流動的狀態,血液會在我們兩個人的體內交叉流動.我的血液之中已經完全被B細胞充斥著.當我的血液和大小姐的血液混合後,我的血液會迅速的對大小姐的血液進行感染增值,依靠我體內儲存的化學能,這個增值速度會非常的快,這比單純依靠大小姐的身體中儲存的能量要快的多.她只是普通人類,身體之中的化學能儲備非常的少,所以B細胞會節制自己的分裂複制速度.而我的能量儲備將會讓B細胞全速繁殖,這就可以縮短大小姐神經系統的保護速度.

四根管子連接好之後我就迅速的從箱子里拿出了一柄手術刀,不過我還沒下手就被程子給按住了."你這是要干嘛?"

"切開啊!"我解釋道:"她的脾髒破裂,不止血的話再多血都會流干的."

"可你又不是醫生,這樣隨便切行嗎?"

程真聽到姐姐的話趕緊說道:"姐你別攔著了.他肯定行的."

程子看了眼程真,然後想了想還是放開了我的手.我也不再多解釋,迅速的切開大小姐的創口附近的皮膚,然後准確的將手伸了進去.接著非常迅速的找到脾髒所在位置.相比之一般的醫生我有個優勢,那就是我可以依靠電磁感應准確的定位血管,神經的位置.這些血管和神經系統之中都有微弱的生物電信號.這些信號在我的眼里就像是路標一樣,可以讓我精確的定位自己需要找的東西.而且,和一般的醫生不一樣的是我的手是不會抖的.

人類的神經系統會產生各種干擾信號,當一個人在呼吸的時候全身上下的肌肉群都會不自覺的跟著運動.對普通人這倒是沒有太大問題,但是對外科醫生以及狙擊手這類需要精確定位的職業來說,這種輕微的抖動就會產生很大的影響.但是我不一樣.我是龍族,我的神經系統可以精確的控制全身的所有肌肉群和內髒系統,而且我還有一套內骨骼,這個骨骼系統基本上可以看成是一台由我的思維遙控的骷髏型機器人.機器人是不會因為呼吸什麼的動作而導致手抖的,所以我的手可以說是非常穩的,甚至于在做好准備的情況下我甚至可以徒手進行微米級的精確定位.即便只有一支鉛筆,我也能徒手畫出照片一樣的圖片來.這就是龍族的優勢.

精確的找到出現點之後我發現附近的組織被破壞的相當嚴重,這個脾髒已經完全沒有辦法挽救了,所以我做了一件非常誇張的事情,直接掐斷腎髒和人體之間的所有連接管道,接著迅速的將這些血管和淋巴管全部打結封死,然後用棉花封堵住出血口讓其自然凝結.因為血管被打結紮死,流出的血液壓力和速度都大幅度下降,有棉花的幫助血液的自凝功能足以封住出血.

其實這種處理方式在正常的急救工作中是沒用的,因為雖然可以延長傷者的生命,但會影響之後的急救,所以並不適合用于救急,不過我們並不需要挽救這幅身體,只需要爭取時間讓B細胞完成神經系統的寄生保護就行了.

我這邊雖然是有把握,但是程子卻是被我嚇了個半死.倒不是說她膽小,能看到我從大小姐的身體里掏出一個血糊糊的肉團子而沒有尖叫或者暈過去已經說明她很堅強了,但這畢竟是從大小姐肚子里逃出來的東西.程子完全不認識這是什麼器官,但她至少知道人體內的東西都很重要,除了盲腸幾乎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隨便切的.眼前這個東西顯然不是盲腸,所以她完全被我的動作給嚇到了.

看到程子的表情我立刻解釋道:"這就是她的脾髒,已經被子彈打爛了,里面就跟篩子一樣.到處漏血,別說我們這里,就算送到醫院也沒辦法補起來,只能整個摘除.相比之四處漏血的毛細血管,主動脈就那麼巨根,封堵就容易多了."

"可是沒有脾髒的話人能活下來嗎?"

"人沒有脾髒當然不行,但是我們不用擔心這個."

"為什麼?"

"我現在沒有辦法給你解釋清楚.反正你知道我有辦法就行了."我說著又從旁邊的箱子里拿出了一個大拇指粗細的圓柱形玻璃管,這個玻璃管的兩端各有一個封蓋.將其中一端的封蓋擰掉之後就可以看到玻璃管的這一端有一個短短的針頭,我將帶針頭的這端對准大小姐的心髒位置猛的插了下去,然後就看到管子里的液體迅速開始下降,幾秒之內就全部注入了大小姐的心髒之中.

之前做了那麼多事情.大小姐始終沒有從昏迷之中醒過來,但是這一針東西下去大小姐猛的就是往上一挺,感覺整個人都要蹦起來了的樣子,不過我早知道她會這樣.所以提前就給按住了.

"她這是怎麼了?"

"腎上腺素,幫她加強下身體機能."

"不會有事嗎?這麼大的劑量?"

"放心.我有分寸."我說完之後就迅速的用棉花沾著清水將大小姐腹腔內的血水都大致擦干,然後直接在腦內連接網絡呼叫基地那邊.

在做完清理工作之後我就讓程真幫忙把大小姐搬到了沙發上,然後找了個凳子坐在她旁邊一邊等待基地那邊的人過來一邊監察她的寄生進度.

B細胞分裂的時候會產生超強的電信號,這個信號強度超過人類的神經系統的電流強度的是十倍以上.這麼明顯的電流跡象就是我最好的信標.可以讓我隨之知道寄生進行到哪一步了.

事實上因為有我的直連血液傳輸,大小姐體內的B細胞寄生進度快的驚人,差不多也就幾分鍾的時間大小姐的神經系統外部已經被完全包裹了起來.這層類似于髓鞘一樣的東西就是B細胞產生的保護介質,屬于過度產物,當神經系統完全轉化成B系統兼容的細胞結構之後這層髓鞘就會重新分解掉.

在我們等待的過程中程子和程真都是非常的著急,他們倆一直圍著我們繞圈子,而且程子一直覺得應該打電話叫救護車,不過我告訴她叫救護車也沒用,而程真因為知道我的身份,所以非常的相信我,一直堅持讓程子聽我的.程子雖然對我有些懷疑,但弟弟的堅持還是讓她妥協了.

十幾分鍾之後房子外面忽然響起了汽車刹車的聲音,因為我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B細胞的寄生進度上,所以直到聽到這明顯的急促刹車聲我才發現外面有人來了.但是,在聽到聲音的時候我卻不是高興,而是眉頭一皺.

我已經聯絡過基地那邊讓他們派人過來幫忙,而且那邊也知道了這邊的大概情況,所以來的肯定不是汽車,而應該是飛行器.這種趕時間的時候當然是飛機最快,等基地那邊的車開過來人肯定已經死透了.所以說,外面這絕對不是我們龍緣的人.但是,如果不是我們的人,這又是什麼人呢?

我這邊正在那疑惑呢,外面突然就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我因為和大小姐還有輸血管連接著,所以沒法動,不過那位保鏢倒是動作迅速的站了起來往門口走去,結果他才剛走到走廊入口就突然向後一閃,緊跟著就是噗的一聲悶響和瓷瓶爆裂的聲音.

剛剛那聲悶響是裝了消音器的手槍發出的,這個我可以確定,而且現在隔著牆壁我也已經可以看到目標了.對方的手槍現在在紅外線波段就跟個電燈泡一樣,所以我看的非常清楚.另外,在我的電磁感應中.除了拿槍的人之外後面還有五個人,而且這些人全都帶著槍,其中有一個家伙拿著的還是微型沖鋒槍.

程真的保鏢飛身退回房間之後立刻就大喊著讓我們快隱蔽,結果卻招來了一陣密集火力.對方直接根據聲音的位置隔著牆壁開火了,而且火力相當密集.

這要是普通民居倒是沒多大問題,磚牆雖然不算多硬.但是擋住手槍子彈是肯定沒問題的.關鍵問題是這是個別墅,因為一共就三層,所以不需要承受太大的重量,因此使用了框架結構.也就是說這個別墅只有承重柱和橫梁以及外牆是鋼筋水泥加空心磚的結構,內部的房間與房間之間都是用輕便隔音的特種發泡材料制作的.這種材料就跟泡沫塑料一樣輕,防火性能非常好,而且隔音,防潮,保溫.可以說除了不結實之外就是最好的建築材料.

因為內牆使用的是這種硬度很糟糕的東西,所以即便是威力很小的手槍也能像捅窗戶紙一樣輕松的在牆壁上開洞.不過那位保鏢反應不錯,喊完之後就迅速的翻身滾進了旁邊的廚房.這里的材料雖然也一樣,但追少牆壁上貼了瓷磚,而且碗櫃和冰箱都屬于較為堅固的材料.可以有效阻擋穿牆之後的子彈.

雖然保鏢大聲提醒了我們,但實際上到那些人走進客廳我們這邊都沒什麼反應.程子是嚇到了,程真也不是那種反應靈敏的人,他雖然是天才.但運動是他唯一不擅長的東西.至于說我嗎……完全就是懶得動.

拿槍的那個人進來之後看了我們一眼之後就直接看向了廚房,然後拿槍就走了過去.顯然要干掉那個保鏢,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廚房里面突然飛出來一把菜刀,雖然他閃避及時但還是掛彩了.不過很快他後面的人也都進來了,幾個人在這里盯著.那保鏢也不敢冒頭了.

這些人進來之後我才發現最後面那個人居然就是剛剛跑掉的賈鴻健,稍微想了一下我就大概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

賈鴻健家里很有勢力,但他的行為顯然就是那種干啥啥不行的二世祖,這種人當然是沒有責任心的,承擔責任這種事情向來和他無關.剛剛那一下走火之後賈鴻健就感覺自己打死人了,而他並不想要承擔這個責任.不是說他害怕死刑.他這種人從來就沒有想過自己會承擔什麼法律責任.他只是單純的覺得這個事情要是傳出去,他肯定會被家里懲罰,禁足,限制零花錢都還是輕的,被打一頓那是起碼的懲罰.

雖然這些懲罰和一條人命比起來實在是不算什麼,但賈鴻健這種人怎麼可能拿別人的命當回事?他只是覺得不想被家里懲罰,不想挨罵,所以這家伙直接就想出了一個超級惡毒的計劃.

他打算將我們這幾個人全都殺掉,然後找人冒充凶手,他自己則可以用幸存者的身份出現在大家的眼中.到時候這就是個慘案,至于行凶者是否能被抓到,那根本無關緊要,反正他賈鴻健不被牽連就行了.

到時候知情人都死光了,他帶來的人肯定都是只聽他的,以他家的勢力,做好這件事情還真不是什麼麻煩事.

當然,他之所以會這麼想,我覺得完全是因為他的信息不全.他到最後都沒有搞清楚大小姐的身份,他要是知道大小姐的身份肯定不會想到這種行為,因為一號首長要是下令徹查的話,他家的勢力是絕對兜不住的.至于說我這個龍緣的大少爺,他雖然平時會忌憚,但他這種二世祖對龍緣集團的了解也就僅限于表面而已,不可能真的知道我們龍緣集團的可怕,所以他覺得把我干掉也沒多大事情,只要沒有證據留下就行了.

賈鴻健帶來的人盯住了廚房,而他自己則是看向了我們這邊,然後陰笑著說道:"你們還沒有放棄嗎?可惜啊!我的人生是不能有汙點的,所以只能麻煩你們不要開口說話了."

"賈鴻健,你到底要干什麼?"程子本來是很害怕的,但是在看到賈鴻健之後就只剩下憤怒了.

賈鴻健囂張的說道:"這不是很明顯嗎?我要殺人滅口啊."

就在賈鴻健說話的時候他帶來的一個人卻是忽然走到了我的鎧甲旁邊.因為要給大小姐動手術,所以我之前為了方便把鎧甲脫下來扔到了一邊.那個家伙不知道怎麼就注意上了這個鎧甲,然後走過去抬手對著我的頭盔就開了一槍.伴隨著當的一聲脆響.子彈直接彈飛,還險些打到他們同伴,嚇得那些人一縮脖子,不少人直接就罵了起來.

"抱歉抱歉."開槍的那個家伙說道:"哈哈,這有錢人收藏的東西就是不一樣,居然是真的可以防彈誒.猴子.你最瘦,這東西你肯定能穿上,套上進去搞死那個保鏢,他就幾把菜刀,這東西槍都打不透,刀肯定砍不動."

他這麼一說旁邊人也反應過來了.別說全穿上,只要套上頭盔,胸甲其實就基本沒事了.就算四肢沒有保護,對方的飛刀也未必就能那麼准,再說只要要害都互助了,手臂和腿上即便中招也不容易要人命.

那個瘦猴聽到這個話也就走了過來,似乎是真打算穿上看看.前面說話這個家伙看到瘦猴過來就彎腰去撿地上的頭盔,而我則是一直微笑著看著這一切.

賈鴻健一直在看著我,所以發現了我的表情不太對,他連忙回頭喊道:"等一下."可惜他的提醒還是晚了一步.那個家伙已經捏住了我的頭盔,緊跟著就聽到一陣噼里啪啦的好像爆豆一樣的聲音.而那家伙則是跟羊癲瘋發作一樣一邊抽抽一邊吐白沫,身上還開始冒煙,甚至有人發現他的身體和地板之間居然又電弧流過.

我的鎧甲又不是真的COSPLAY玩具,這玩意可是軍用裝備.當然有防盜系統.那家伙剛拿起頭盔就遭到了強電流電擊,整個人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黑,身上更是青煙直冒,前後不到十五秒那家伙就徹底倒在地上不動了,而且身上還散發出了陣陣混合著焦臭味的肉香.

現場的人都被嚇傻了,誰也沒想到這個東西的威力這麼大.帶電的防衛系統大家都見過,那些電擊槍可以輕松的讓暴徒束手就擒,但是能在十五秒內把人烤熟的高壓電擊器,這誰見過?

恐怖的電力讓那個家伙直到死都沒能甩開抓著頭盔的手,那兩根直接接觸頭盔的手指也是變成了漆黑漆黑的顏色,顯然是完全碳化了.

就在眾人看著地上的死人發呆的時候,程真的保鏢突然從廚房中沖了出來,手里兩柄尖刀直接脫手甩了出去,正中兩個人的手腕,將他們手里的槍擊落在地,然後他自己迅速的撲向了地上的手槍想要反制,但可惜那幾個人反應很快.最先中招的兩個人動作迅速的一腳踢飛了自己的手槍,剩下的人則是反應了過來抬槍對著那保鏢就連開了好幾槍,不過保鏢也是真的參加過戰斗的人員,反應相當不錯,連續閃避了幾顆子彈,但最終還是中槍了.不過他比較走運,兩發子彈一發是從腰側擊穿的,僅僅傷到了肉,內髒基本沒事,另外一發則是打中了大腿,而且看樣子沒有碰到大血管,因為壓根就沒出多少血.

雖然沒死,但是這保鏢現在也算是廢掉了,對方拿著槍指著這個保鏢顯然也不打算廢話,明顯要直接殺了他.

看到地方的反應,我只能開口吸引注意力了."嘿,我說你們幾個蠢不蠢啊?這麼多人拿著槍還被人家一個人給逼的狼狽不已,而且居然還有一個自己電死的.你說你們是不是很蠢?"

剩下的幾個人聽到我的話立刻將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我這邊來,一時之間也沒有再去管保鏢.

看到他們都沖我來了,我心里就放心了不少.對付這種雜魚,我就算是坐著不動也可以完勝,他們別說只有手槍,就算帶上手榴彈和火箭筒也沒用.再說現在他們現在也是狀況不佳.

賈鴻健一共就帶了五個人來,這種事情顯然不適合張揚,人當然是越少越好.要不是因為我們這邊有個專業保鏢,而且人比較多,他怕萬一跑掉一個就麻煩大了,所以才多帶了幾個人.不然的話他搞不好只帶一兩個人就來了.

但是,五個人之中有一個已經被電死了,剩下的四個人中有兩個右手手腕被飛刀擊穿,現在疼的臉都變色了,別說戰斗了,走路都發飄.忍著沒叫出來已經算是硬漢了.也就是說現在真正能打的也就只剩兩個人而已了.至于他賈鴻健自己,戰斗力基本上就是可以忽略的那種,雖然他手里也有槍.

"你小子找死是吧?"賈鴻健帶來的人之中有一個家伙惡狠狠地看著我說道.

我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反問道:"你信不信我坐在這里就能讓你出去?"

"就憑你?"

"那要不我們試試吧?"我話音剛落就聽到啪的一聲,房間的玻璃瞬間破裂,而那家伙卻沒有看窗戶,而是不可置信的低頭看向自己的腹部.一根金屬箭頭從他的肚子上冒了出來.尖端甚至連滴血都沒有.而就在他看著肚子上突然多出來的箭頭發呆的時候,這個箭頭突然就自己展開了四個倒鉤,然後箭頭猛然被往後拉去,倒鉤直接卡住了他的肚子將他整個人一起倒著拽飛了起來,然後直接飛過沙發從窗口乒的一聲撞碎了玻璃飛到了外面去了.

剩下的人完全被這匪夷所思的一幕給嚇傻了.根本不知道那家伙怎麼會突然被一根飛爪給拉出去的.

事實上如果大小姐醒著,她說不定可以猜到原因,因為她知道我的外掛裝甲就在車庫里停著.

之前來這邊的時候為了怕路人好奇引起什麼麻煩,所以我是直接將外掛裝甲停在了房子附帶的車庫里面的.那東西畢竟看起來就跟個大號機器人一樣.跟私家車一樣放路邊上實在是不合適.這也是為什麼程子他們幾個人以及去而複返的賈鴻健都不知道這東西存在的原因,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去車庫.他們的車都在路邊上.根本沒開進車庫.

剛剛襲擊那個家伙的就是我的外掛裝甲上使用的輔助攀爬工具,也就是所謂的錨鉤.這玩意使用高壓空氣發射,射程可調,最多可以垂直向上飛一百多米高還有足夠的力量將自己釘入花崗岩並起到支撐作用.剛才我只不過是讓外掛裝甲用這個東西射穿了那家伙的肚子.然後把他給拽了出去.那錨鉤是為了牽引外掛裝甲自身設計的,所以設計目的就是要拉動好幾噸重的東西,拉個人自然是輕松的很.

被拽出去的那家伙我沒有留活口,我現在根本沒空跟他們玩,所以將那家伙拽出去之後我的機動裝甲直接就把那家伙的腦袋捏碎了.

趁著里面的人還在發呆,我忽然對那個唯一剩下的完好的殺手喊道:"嘿,看著我."

聽到我的聲音幾個人都本能的轉頭看向我這邊,而我的目光也是和那個家伙突然對上了.雖然催眠不是我的特長,但我並不是不會這個.在目光交接的瞬間我的電磁控制能力就順著他的腦電波侵入了他的思維系統,然後那家伙就感覺自己突然就不能動了.本來不能動也就算了,更讓他恐懼的是他的身體在停頓了兩秒之後竟然不受他控制的自己動了起來.

這家伙忽然緩慢的舉起了手中的槍轉身對著那倆手腕受傷的同伴就是一人一槍,然後他又動作迅速的舉起手槍對准自己的太陽穴扣動了扳機.

程子和程真的保鏢都是傻傻的看著那個先殺了自己兩個同伴然後自殺的家伙,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但是程真卻是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我這邊.感覺到他的目光,我微微轉頭看向了程真,在發現他目光中的詢問之後微微點了下頭,對方立刻露出了興奮的表情.

我們這邊眾人雖然疑惑,但是卻有一種松了口氣的感覺,但是那邊的賈鴻健卻是感覺從頭涼到腳.他帶來的五個人現在全死光了,就剩下他一個了.就算他能干掉我們也沒有人給他善後了,也就是說他的計劃完全不可能實現了,而且事情比之前更加的糟糕了.

之所以不殺這個賈鴻健不是因為我怕他家里的勢力,只是因為我單純的不想強出頭而已.對方打中了一號首長的外孫女,而且還能想出殺人滅口這麼喪心病狂的辦法來,回頭自然有人收拾他,我完全沒有必要去充大頭.龍緣集團雖然強大也不能四處得罪人不是?一號首長動他那是占著理的,誰也不會說什麼,可我出手就有些不合適了.

不過,我雖然沒打算殺他,可是這個家伙卻根本不打算就這麼等死.他竟然直接舉槍對准了我,而且手指開始收緊,明顯是准備開槍了.我以為他這種人應該是沒有膽子真的對著我們開槍的,但我顯然低估了他.這小子竟然真的開槍了,而且沒有多說任何廢話,幾乎是抬槍就射.

伴隨著一聲悶悶的槍響,程真和程子都是脖子一縮,唯獨那邊的保鏢沒啥反應.他參加過那次行動,知道我們龍族的可怕,手槍對我們來說簡直就是兒童玩具,即便是我們不做任何反抗,要用一只手槍殺死我們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為我們龍族只要電子腦沒事就不會死亡,而我們的電子腦外面那層合金可是真正的黑科技產物,別說手槍了,就算是用反坦克炮近距離轟擊也起碼需要好幾發炮彈才有希望擊穿,用手槍的話,就算槍管打廢了也不可能對我們造成任何傷害.

果然,當槍聲過後他露出了一個淺淺的微笑,因為他看到了一顆停在我和槍口正中間位置高速旋轉的彈頭.是的,子彈被我擋在了半空中,所有殺傷武器之中,金屬彈丸是對我們威脅最小的,因為我們可以控制磁場,任何金屬對我們來說都像是我們的寵物一樣聽話.

雖然保鏢沒有絲毫的驚訝,但是賈鴻健和程真,程子卻是嘴巴張的老大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反應了.盡管程真知道我的真實身份,但是他也沒想到我們龍族居然可以做到這種地步.他之前只是知道有我們這樣一群人存在,而且知道我們很強,但是具體強大到什麼程度他就不清楚了.雖然他也做過設想,但現在看來他的現象顯然還是太保守了.

呆愣了好幾秒之後賈鴻健就好像突然反應了過來一樣,他的眼神從呆滯逐漸變成驚恐,然後又變成了仇恨,接著就徹底變成了歇斯底里.最後,他對著我一口氣打空了整個彈夾,當然結果就是我的面前多了好幾個彈頭而已.這種為了降低穿透力和後坐力而設計的低威力彈藥本來動能都就不大,定住這種彈藥真的是不費吹灰之力.

"你要是覺得不過癮那邊還有支沖鋒槍,不過我要提醒你,如果你真的那麼做了,我可能就不會再留手了."

我的話就像是魔鬼的宣言,賈鴻健先是呆愣了一下,然後突然轉身大叫著就沖向了外面,顯然他是真的被嚇到了.他這種人本來就不是那種心理素質很好的人,占優勢的時候當然沒什麼,一旦情勢逆轉,本性立刻就會暴露出來.

雖然那家伙跑了出去,但他根本就沒跑掉,因為他剛沖出大門就發現門口站著一個身高三米多的金屬巨人,接著還沒等他做什麼那金屬巨人就直接抬起左手對准了他這邊,接著手臂上的機構翻動,展開了一個好像炮管一樣的東西.伴隨著嘭的一聲好像拔出酒瓶塞一樣的聲音,一張大網突然就從那個很粗的管子里噴了出來,瞬間將他捆成了粽子.(我的小說《從零開始》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 完待續 ~^~)

上篇:第三百七十四章 意外    下篇:第三百七十六章 龍族轉化(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