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三百九十章 追捕繼續   
  
第三百九十章 追捕繼續

盡管這次突襲讓我方損失了一艘初級超級航空戰艦,但此次突襲我們卻是勝利方,因為我們的戰略目標達成了.那就是我們成功的干掉了彩虹聯盟的兩艘傳送艦,而且是徹底的干掉了.現在那兩艘傳送艦已經變成了幾百萬片細小的碎片,根本就沒有任何修複的可能,即便是融合也不能讓它們重新恢複了.

只要沒有這兩艘傳送艦,我們這邊就可以利用速度和射程方面的優勢慢慢的磨掉對方的兵力優勢,而且只要對方跑不掉,我們也就可以放心大膽的使用亞空間潛航進行風箏戰術了.當然,這樣做的話,耗時可能會比較長,但這對我們來說卻是最好的辦法了.

其實除了干掉了兩艘傳送艦之外,我們這邊還有一項很不錯的戰績,那就是我們在這次短兵相接之中成功擊墜了不少彩虹聯盟的戰艦.

目前彩虹聯盟的艦隊一共只剩下了227艘戰艦,而其中有接近二百艘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傷,也就是說實際上真正完好無損的戰艦只有幾十艘而已了.當然,那些受傷的戰艦也不是說就沒有戰斗力了,正相反,負傷的戰艦大多都還保留著全部的戰斗力,因為戰艦只要不打中武器系統和動力系統就不會對戰斗力構成太大影響,所以這些負傷的戰艦只是比完好的戰艦更容易被擊沉而已,並非戰斗力下降.

不過,即便如此,敵人的實際戰斗力也絕對達不到227艘戰艦應有的標准,現在這227艘戰艦能發揮出180艘戰艦的戰斗力就已經是極限了.

本來我們雙方的力量對比是6對300,也就是一艘初級超級航空戰艦需要干掉50艘彩虹聯盟的戰艦才能有勝算,但是現在.實際上戰力對比變成了5比180,也就是1艘初級超級航空戰艦需要面對36艘敵艦.這個比例雖然依然很高,但是比起之前的數量對比,至少感覺勝算更大了一些.

雙方艦隊在交錯而過之後並未立刻回頭互相攻擊,而是非常有默契的各自保持高速脫離.彩虹聯盟那邊的艦隊速度始終沒有絲毫變化,我們這邊更是在完成突擊之後直接進入了亞空間潛航模式.雙方算是徹底脫離了接觸.

和我們分開之後彩虹聯盟這邊的主控核心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的輕佻和浮誇,而是非常認真的對尤西娜和槍神說道:"看起來我們的敵人遠比想象中的要麻煩的多.不過你們大可放心,之前是因為我沒有准備,我們輸在了情報上.既然已經知道了敵人的實力,那我就有辦法對付了."

"你確定有辦法搞定冰霜玫瑰盟的艦隊?"尤西娜不確定的問道.

主控核心忽然又恢複了之前自信滿滿地狀態說道:"當然,這對我來說不是什麼難事.只不過……可能需要一點小小的代價."

尤西娜和槍神並不知道所謂的代價是什麼,但兩個人都本能的覺得這個代價可能不是那麼讓人愉快.只是現在這種時候他們的首要目標就是搞定我們的艦隊,而目前他們唯一能依靠的也就只有這個不靠譜的主控核心了,所以兩個人也沒有再說什麼.

另外一邊,我們的艦隊很快就從亞空間潛航模式中脫離了出來,之所以用亞空間潛航就是為了制造一種假象.讓彩虹聯盟那邊認為我們打算脫離接觸而已,並非是真的要和他們拉開距離.之後我們還需要慢慢的解決掉彩虹聯盟的艦隊,如果此時就脫離接觸之後再想找到他們可就不那麼容易了.

當然,雖然我們不打算徹底脫離.卻也沒打算在這段時間內馬上開始突襲,原因就是我們這邊的太陽爐經過多次爆發已經處于能量虧損狀態了.現在我們需要做的就是盡快給所有的太陽爐恢複能源,而要想恢複能量,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戰艦停下來休息一陣,但是因為敵人一直在移動.所以我們現在只能繞了個大圈跟在他們後面慢慢補充能量,好在我們離開了彩虹聯盟的偵查范圍之後他們的戰艦速度也逐漸下降到了很慢的狀態,這才讓我們有了充能的時間.

之前的那一輪炮擊雖然干掉了不少彩虹聯盟的戰艦,但也變相的延長了他們的儲備能源使用時間,所以我們自己必須要抓緊時間補充能源才行,不然的話到時候反過來被彩虹聯盟的人用能源優勢反壓制可就麻煩了.

闖王靠在座位上看著幾個操作人員在忙碌的檢修控制台,扭頭就問了一句:"沃瑪,浮游裝甲只剩30%不到了,之後再打的話,一旦敵人近身我們就只能用艦體硬扛了.這初級超級航空戰艦的防護能力到底如何啊?"

沃瑪一邊在檢查各部門的反饋信息一邊頭也不抬的問道:"之前我們有被擊中命中過嗎?"

闖王點頭道:"當然.光我們著一艘就至少中了三發."

"那麼有打穿嗎?"

"那倒是沒有."

"那不就結了."沃瑪說道:"初級超級航空戰艦既然叫超級航空戰艦,那防護能力自然就是超級的.你要是擔心會被擊穿那就把你的駕駛技術發揮到極限吧,只要別被打中就好啦."

"你以為我的技能時間是無限的啊?"闖王無奈的說道.

事實上之前這艘船在最後那段狂飆突進過程中的走位可不完全是因為這艘船的與眾不同,那種誇張的閃避動作其實更多的是因為闖王的個人技能.這小子能當上我們行會的海軍總司令可不是靠關系爬上來的,人家是有真本事的,最起碼他身上帶的戰艦操作方面的技能就是一般人沒法比的.當闖王親自駕駛戰艦的時候,不管是多大噸位的戰艦都可以獲得20%的閃避加成,也就是說這家伙手動操作的時候即便是戰列艦那種噸位的大家伙也能跟摩托艇一樣的做出各種花哨的閃避動作,這一點別人是學不來的.

克里斯蒂娜忽然打斷闖王說道:"對了.之前我突然想起來一個事情."

"什麼事?"大家的注意力一起集中到了克里斯蒂娜身上.

"你們有沒有發現,彩虹聯盟的那艘旗艦一直在散發著一種奇怪的能量波動?"

"我說大姐你就不要那這種事情刺激我們了?"闖王有氣無力的靠在位置上說道:"你是元素女王啊!我連個法師都不是,我能感覺個毛的魔力波動啊!"

"你就告訴我們你發現了什麼吧?"金幣說道.

克里斯蒂娜稍微想了想說道:"我覺得他們的旗艦上有一個巨大的能量源在給整個艦隊充能."

"啊?"

"我之前也是覺得挺奇怪的.但是最初彩虹聯盟的艦隊是沒有這麼厲害的你們承認吧?當時他們的艦隊就沒有這種波動,但是自從這種波動出現之後,彩虹聯盟的整個艦隊都變的厲害了起來,我覺得這一定和他們的那艘旗艦上發出的波動有關系."

"那要不然我們玩一次斬首行動怎麼樣?"金幣建議道:"整個艦隊我們打不過,擊沉一艘船應該問題不大吧?"

"我贊成."真紅迅速的舉手喊道.

"我……"我剛想說一下我的意見突然就聽到了呼叫鈴的聲音,于是趕緊道:"我有急事.先下線,你們自己商量一下,我不一定什麼時候回來,你們別管我了."我說著就直接選擇了下線.

剛斷開連接我就看到有人在敲我們的車窗.我有些不解的降下了車窗,結果發現是個中學生.對方沖我笑了一下,然後突然就閃電般的將背在身後的右手中提著的一個塑料袋朝著窗口扔了過來.這麼近的距離正常來說絕對是會被對方扔進來的,而且即便是用手去攔截也沒用.因為塑料袋本身不是關鍵,關鍵是塑料袋里面的東西.

這家伙手里提著的塑料袋里裝的可不是什麼衣服或者零食,而是一袋子黃色液體.事實上在他將手突然往上抬的過程中我的電子腦就已經完成了液體成分分析,而分析結果相當糟心,因為那玩意居然是尿.你沒看錯.就是尿,而且是新鮮的還帶著體溫的尿液.

這個塑料袋並沒有封口,就是這樣敞開著被提在手里,所以正常來說只要對方往窗口里面扔.即便是我用手去擋也沒用,因為塑料袋的開口會讓里面的尿液全部灑出來.而因為慣性,最後這些尿液多半都會飛進窗口,然後把我澆個透.

這種小孩子的玩意雖然看起來很低級,但不得不說是真的防不勝防.就算你是世界級的戰斗專家碰上這玩意也沒轍,因為液體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擋住的.

但是,情況並沒有如那學生的預料中的那樣發生,因為就在他將塑料袋朝著窗口扔過來的時候塑料袋前面卻是不知道怎麼搞的突然出現了一道無形的牆壁.塑料袋撞上牆壁立刻扁了下去,里面的尿液瞬間噴濺而出,然後被反彈了回來,嘩啦一下將他自己澆了個透,看著那小家伙不可置信的表情我真的很想大笑幾聲.

"告訴里面那幾個小家伙還是直接出來自首比較好,這件事情比他們想象的要嚴重的多,如果繼續頑抗,抓捕行動很可能就會變成處決行動.那些狡猾狠毒的國際間諜我們也干掉不少了,他們要是覺得自己比那些專業人士更厲害,大可繼續等下去,只是請做好承擔後果的准別.還有你,孫道仁同學."我直視著這個年輕人說道:"雖然你和他們三個是同學,但我希望你明白,哥們義氣和法律哪個更需要維護.在國家機器面前你們無所遁形,不要以為真的可以依靠個人力量反抗國家暴力機關,這不是動畫片.稍微長點腦子對你有好處."我說完也不管對面呆愣狀態的孫道仁直接升起車窗繼續看著前面的入口處.

看到車窗重新升起,那個被弄了一身尿的學生忽然反應過來轉身就往商場入口跑,周圍的行人都發現了奇怪的氣味,然後詫異的看著跑過去的學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其實這一切在我看來很簡單.那三個目標人物在地下商場之中正好碰上了在這里的一個同學,然後三個人拜托這個很夠義氣的家伙過來用潑尿這種方式暫時逼退我們,因為在他們想來我們不大可能帶著一身尿繼續在外面蹲守.肯定是要去清理一下的.至于說我們會不會叫增援……他們還真的不怕,因為他們看到了那個內容資料,知道這種任務不可能讓普通警察過來處理,而像我們這樣的人是不可能太多的,所以他們覺得我們不會有太多增援,只要逼走了我們就可以放心的跑路了.

其實他們還是把事情想簡單了.我們這邊其實不是人手不夠.而是我們壓根就沒怎麼在乎這幾個學生.就算他們膽子夠大,而且有一定的行動力,但畢竟只是學生,戰術層面差距太大,根本不存在什麼威脅性可言,所以我們壓根就沒打算大張旗鼓的去對付他們.當然,另外還有一個讓我們沒有用雷霆手段干掉他們的原因就是這幾個學生的思維都不錯.所以我們覺得這是人才,值得挽救一下,不然的話對付這些普通學生隨便安排一次意外事故就足夠了.當時他們在那個別墅的時候我們只要用導彈直接轟掉整棟房子,事後新聞媒體只要統一口徑說這事煤氣泄漏,難道有人會發現什麼問題不成?即便是真的有人會發現些問題.但那又如何?對我們根本無關痛癢的好吧?

我知道那幾個人在里面待不了太久,所以我根本就沒有上線,而是在這邊坐著等,但是.不到五分鍾之後整個地下商場卻是突然傳來了一陣尖叫聲,接著就看到大量人群湧出各個出口四散奔逃.

"女媧.里面什麼情況?"

"那幾個小家伙把火災警報器打開了."

"想要借混亂人群趁機跑路嗎?"我說著直接打開車門看了一下外面的情況.然後干脆扭頭對夜月道:"你開車."我說完就直接爬上了車頂.雖然出口位置湧出的人流非常恐怖,但我站在車頂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周圍的情況,只要他們走出來就絕對會立刻被我發現.當然,考慮到地下商場的出口太多.他們從我們這個出口出來的概率非常低.

另外一輛車上斯哥特也是和我一樣爬到了車頂上在觀察情況,而凌則是坐在駕駛位上隨時准備動手.

地下商場的所有出入口都有監控,所以那三個小家伙不管從哪里出來都必然會被發現,我們倒是不怕他們跑掉了,再說只要他們離開地下商場,對我們來說反而是好事,哪怕是演變成了公路追逐戰也好過在地下商場里面.

就在我們這邊緊盯著各處出口的時候,突然就發現腦袋里連接的附近的監控器的視頻中有一個視頻莫名其妙的黑掉了,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很快我們就發現了七八個監控器被破壞.

"該死,有人在幫他們."我說著就直接說道:"散開,所有人去各個路口,千萬別讓他們脫離控制.這些家伙還真是挺麻煩的!"

我這邊才說完還沒來及行動忽然就聽到女媧的聲音響了起來."別找了,我發現目標了."

女媧也不解釋,直接切了個畫面給我們,而我們則是立刻就明白了.

原來是在某個出入口位置有人在用手機拍攝人群湧出出入口的畫面,這種事情本來就是新聞事件,有人拍攝當然是很正常的.女媧侵入了這個手機,而且恰好發現手機拍到了那三個家伙以及之前幫他們的那個叫做孫道仁的家伙一起跑出地下通道的畫面.

這三個家伙膽子不小,居然不選擇遠處的出口,而是直接從其中一處距離我們很近的應急通道就跑了出來.不過這個地方出來也有這里的優勢,那就是這地方的監控少,想要蒙混過去的概率較高.他們既然知道入侵龍緣內部系統,當然也知道我們肯定是可以隨意切入市政監控網絡的,所以他們都在刻意的回避攝像頭.

盡管這些家伙可以躲開那些固定式的攝像頭,但是他們卻躲不開手機攝像頭.現在的手機都帶攝像頭,而女媧可以輕易侵入任何手機打開它的攝像頭將其變成自己的眼睛,而那幾個家伙就是被這樣的眼睛給發現的.

在確定了他們出現的位置之後我們就不需要在這里等了,直接跳下車就往那幾個家伙所在的位置炮,至于車子則是扔給了依佛里特和碧姬絲負責.反正他們現在也不方便下車,而車子本身也是被人群給堵得動憚不得,所以我們暫時只能徒步追蹤了.

那四個家伙離開了應急通道之後就直接翻欄杆穿越馬路,然後朝著對面的建築里面跑.我和夜月,凌以及斯哥特追到路邊的時候正好看到他們鑽進了對面的大廈之中.

"女媧,信息支援."我一邊喊著一邊助跑,在到達路邊之後直接縱身躍起.一腳踩上一輛路過的中巴車的車頂,下一步就直接到了馬路對面,後面的凌和斯哥特他們也是紛紛跟著飛過馬路引起一片驚呼,不過我們現在也沒空管這些了,直接沖進了對面的大廈之中.

市中心的大廈底層全都是商場或者餐飲娛樂設施,我們進入的這個地方是個西餐廳.門口的侍應看到我們就想要問我們要干什麼,因為我們的打扮和神態怎麼看都不像是要來吃飯的樣子.不過他還沒有來及開口就突然變得眼神呆滯.然後凌走過去問了一下前面幾個人的去向,他便立刻指向了後門.

我們的二話不說直接跑向後門,而在我們離開後那個侍應突然晃了下腦袋清醒過來,疑惑的看了下周圍之後搖搖頭又開始干自己的事情去了.

從餐廳後門跑出來的我們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商場之中,餐廳不過是臨街的店面.這後面其實就是個商場.這種開放式的商場雖然比價空曠.但遮擋物太多,還是無法看清楚對方的去向,不過女媧那邊的信息支援再次出現."對方上電梯了,這部電梯沒有連接外部控制端口.我無法進行遠程操控.不過你們可以走外部電梯.應該比他們快."

"知道."我說著就帶頭跑向商場中間的一部電梯,根本不等電梯把我送上去.我直接在電梯上一步就蹦到了半截位置,讓過這邊的兩個人之後再次向上跑,兩步就到了二層,然後轉身繼續坐電梯往上爬.這層電梯沒有人擋我,我的速度明顯更快了,兩步就沖了上去.

因為每層電梯口外面都有監控,所以女媧可以知道對方的電梯所在樓層,我們也沒管對方到哪了,就這樣一路跑到了四樓,但是對方卻是上了五層,而我們這邊的電梯卻沒有去五層的.

我的電子腦中迅速調用了城市地圖,這可不是民用版本的那種道路地圖,而是有著完整的城市圖紙不但道路和街道都清晰無比,而且連建築內部的路線都有詳細標記.

地圖出來之後我們立刻就明白了這個大樓的結構,直接跑向樓層外圍的一個安全樓梯,沖進去之後向上跑,很快就到了五層.原來這個大廈的一到四層都是商場,但是五到八樓卻是室內停車場.因為這個區域的地下幾乎都是地下商場,所以不好修建地下停車場,就只能把停車場放在了樓房中間的樓層.

對方是搭乘垂直電梯上來的,我們是跑樓梯,但速度其實差不多,我們從樓梯口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四個人中的最後一個登上了一輛豪華私家車.對方顯然也是看到了我們,直接一腳油門車就從車位上躥了出去,然後一個轉彎沖向了汽車專用電梯.這個停車場使用的不是那種上下的坡道而是專用的汽車電梯,只要車開進去之後停穩電梯就會自動運轉起來將車送到一樓出口,而上面三層車庫則是由電腦控制自動選擇樓層停靠,車主自己是無法選擇樓層的,而且如果不是汽車,光一個人站上去電梯也不會啟動.

對方的車相當瘋狂的沖進了那個電梯位之後剛一停穩電梯就立刻向下降了下去,我們雖然在對方啟動的時候就開始跑了,但無奈對方距離電梯太近,我們要橫跨大半個車場才能到電梯口,等我們到那邊的時候電梯已經下去了.

"該死!"看到已經下行的電梯,我直接一轉身就到了邊上的圍欄伸頭往下看了一眼.這地方不過是五層樓高而已,我們進行機降的時候都是在七樓的高度直接往下跳,五層這點高度對我們來說真不是問題.

單手一按圍欄我直接就翻身從欄杆上跳了出去.下面的電梯門打開之後對方的車剛准備往外開就聽到轟的一聲,我直接砸在了對方的車前震的地面上煙塵滾滾.車里幾個人更是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完全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不過當我站起來的時候開車的那家伙突然反應了過來,猛然一腳油門車就直接躥了出來筆直的朝我撞了過來.

汽車啟動的時候其實力量不是很大,當然人力是肯定擋不住的,但我可以.雙手猛的朝對方的車前一拍,轟的一聲擊穿引擎蓋,我的雙手直接抓住了里面的防撞梁.接著腰部發力在車內四個人驚恐的目光中直接將車頭抬了起來.開車那家伙因為驚慌而完全忘記了松油門,車輪飛速轉動,但卻產生不了任何的動力,因為私家車多數都是前驅的,也就是說驅動輪是前面的兩個輪子,後輪只是單純的被拖著跑而已,當我將前輪抬離地面之後前輪就失去了牽引力.因此不管他油門踩多深都沒用.這是汽車不是飛機,輪子不沾地再大馬力的車也別指望能移動一絲一毫.

就在對面四個人驚恐的看著逐漸升高的車頭發呆的時候,突然我就聽到了當的一聲響,然後就感覺手上突然一輕,然後整輛車的車頭就猛然砸落地面.正全速轉動的車輪一接觸地面立刻就爆發出了全部的動力.整輛車飛速沖了出去,直接將猝不及防的我撞翻在地,然後從我身上碾了過去並直接沖過前面的綠化帶飛進了旁邊那座大廈前面的小廣場,接著車里的人好像是恢複了神智.車輛在控制之下扭了幾下之後拐上非機動車道然後一扭屁股沖上主路絕塵而去.

"你妹的日本車!"灰頭土臉的我抓著一截斷掉的防撞梁從地上爬了起來,身上還有一道清晰的輪胎印.剛才那一下其實純粹就是意外.我怎麼也沒想到這破車這麼不結實,防撞梁這麼重要的東西居然連車身自己的重量都扛不住被拽斷了,結果就是被我抬起來的車頭重新落地,獲得抓地力的車子當然是飛速沖了上來直接將我撞倒然後跑掉了.

斯哥特和夜月他們晚了一步落下來.結果正好看到絕塵而去的車子.斯哥特看著我腦門上的輪胎印驚訝的問道:"老大你這是……?"

"別提了!"氣憤的將手里的防撞梁揉吧揉吧捏成個球丟進了垃圾桶,然後轉身道:"叫增援,我們需要交通工具."

"嘿,要搭個便車嗎?"我這邊剛說完就看到晶晶和大小姐的那輛車猛的一個急刹車停在了我的面前.

"你們……"我本來想問她們怎麼出來的,後來想想他們因為不被允許參加任務所以車子停在了外圍,自然不會被人群阻擋,所以我們的車出不來不等于說他們也出不來."算了,全都上車,我們追上去."

這種時候我也沒空說什麼不讓他們參加任務了,這次真是倒黴,還是優先想想如何完成任務比較好.

我們的車沖上公路之後立刻就追著對方的車子沖了出去.雖然對方在路面上橫沖直撞的速度飛快,但是我們這邊因為有他們開出來的路反而更快,很快就追到了他們附近,接著非常誇張的加速沖了上去.

對方的車看到我們靠近之後立刻就開始加速,用比之前更加瘋狂的速度沖上了旁邊的人行道,然後知己轉入了一條小巷,我們的車並沒有跟進去,而是直接繞過街區在對面堵住了他們.對方的車看到我們連忙大方向跑路,結果剛掉頭就被後面的車堵住了去路,但是他們根本不管不顧直接加油門撞開了擋路的車繼續往前沖,後面的車一看這架勢就知道這是一群狂徒,所以沒有人敢擋他們的車,紛紛靠邊避讓,結果對方的車速反倒是提了起來.

"從人行道走."我一看對方跑了立刻提醒了一下開車的晶晶,晶晶迅速的一打方向,車子沖過花壇然後沖上人行道加速前沖.現在已經晚上八點多了,商業區的人不少,但也不是特別多,人主要集中在商場和娛樂區.街道上反倒不是特別多人.

我們的車在人行道上狂奔還開著警燈,老遠的人就可以看到我們的車進行避讓,結果我們的車速也是越老越快,很快晶晶就找到一個開口沖回主路然後追著對方的車直接拐上了另外一條路.

對方的車加速到一百多公里,幾乎是風馳電池一般的沖上立交橋,我們當然也只能跟上.結果剛下橋路過一個交叉口就聽到了尖銳的警笛聲.兩輛警用摩托從兩側並線進入我們所在的車道,接著其中一輛車忽然靠上來從車後面的掛鉤上取下來一個好像魚叉槍一樣的東西對准了前面的那輛車扣動了扳機.伴隨著嗤的一聲響,那東西直接噴出了一個短短的錨鉤,這玩意准確的釘入了前面那輛車的後備箱,接著就見那輛車上藍光一閃,那輛車立刻就晃動了起來,在路上扭動了幾下之後直接沖出公路撞向了里邊的一家店鋪.

伴隨著一陣巨響和行人的驚呼聲.車輛直接侵入了店面之中,好在這個店鋪已經關門,倒是沒有顧客受傷,不過車里的四個人就不知道了.

那倆交警搞定了這個車子之後也不停留,向我們遠遠的敬了個禮就直接開走了.顯然這是女媧調過來幫忙的,而且下過命令,讓他們只是協助一下就撤離,不和目標人物接觸.

我們這邊的車停在了對方撞入的店鋪門口.然後我和斯哥特他們下車迅速的走向了那輛沖入店門內的私家車.但是,剛到門口我們就發現情況不對頭了.這車內居然只有傳來一個人的生命信號.要知道我們之前在追逐戰的時候可以明明看到車里有四個人的.現在卻是只剩下了一個人,那麼剩下的三個哪去了?

就在我們這邊疑惑不已的時候,我忽然聽到了車里傳來了微弱的呻吟聲.走到車門邊看了一眼里面的情況之後我伸手抓住門邊,然後一用力直接將變形的車門整個從車上撕了下來.

沒有車門的阻擋就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況了.此時可以看到有個家伙橫在車中間.顯然是他也是想要跑的,但是因為車身變形卡住了他的腳踝,所以他沒能跑掉,而且看他的腿部這麼短的時間就腫脹了起來,不難猜到他肯定是骨折了.

隨手抓住前面的車座向前一推,橫輕易的拉開了車座我就將那家伙給一把拽了出來,不管他的慘嚎和咒罵聲,我直接將其拖死狗一樣拽出車身扔到了地面上.

"其他人呢?"

"都跑了."

"去哪了?"我在說話的時候瞳孔也在變色,原本淺褐色的瞳孔在很短的時間內變成了一篇血紅,而對方的雙眼則是在逐漸失去焦距.

被我詢問之後那家伙立刻二話不說就說道:"去帝豪夜總會了."

"去干嗎?"

"我們班長王思昌在那里開生日聚會,班上不少人都在,我們想要讓王思昌幫忙拖住你們."

知道了情報之後我向斯哥特使了個眼色,斯哥特立刻就沖進店鋪然後從後面沖了出去,而我們則是開車從另外一邊繞上主路,斯哥特此時已經在這邊等著我們了.

我們的車在路邊剛一停穩斯哥特就跳了上來."沒追上.對方跑的很快."

"反正我們知道他們要去什麼地方,直接過去就好了."

因為知道位置,我們實際上到的還是挺快的,但是奈何對方的速度也不慢,大概是攔了一輛車,直接比我們早一步到達了這邊.

我們的車剛到停車場就看到一輛被撞的面目全非的車橫在停車場入口,幾個保安正在想辦法把這個車弄走,因為堵住了里面的車出來.我們的車到這邊之後我和斯哥特他們就直接下車,反正晶晶和大小姐不用參加任務,正好呆在車上.

我們四個下車之後就走向了夜總會的大門口,迎賓人員看到我們過來就想要阻攔,因為我們的樣子怎麼看都不像是來玩的,而且我們剛剛可是從一輛閃著警燈的車上下來的.像是夜總會這種地方只要你去查,多少總是會有一些問題的,所以通常夜總會的後台人物都會有保護傘,因為純白的夜總會是不存在的,而灰色的夜總會如果沒有保護傘.那自然是不可能經營下去的,因為就算別人不故意找你麻煩,只是按制度辦事都能找到一堆問題.所以說,夜總會這種地方都是後台很硬的人才能開的起來的,而這里的保安人員也都不會是一般的單位那種保安可以比的.

正因為後台過硬,而且本身有很多問題.所以這種地方通常都是不歡迎公職人員的,尤其是我們這種沒穿便服的.你要是下班之後來轉轉人家當然不會有意見,可這明顯是在執行任務的樣子往里沖,人家當然不能讓你隨便進,萬一被查出什麼把柄搞不好就要出大事.

那幾個迎賓和保安看到我們四個往大門口走就主動迎了上來,臉上的比表情相當嚴峻,明顯不是來迎客的.不過走在我身邊的凌瞳孔忽然閃了一下,那一瞬間她的雙瞳閃耀出了七彩的光芒,而對面的那幾個人則是突然就停在了那里,然後就好像被定身了一樣眼睜睜的看著我們從他們身邊走了過去.

大堂門口剩下的幾個人本來以為過來的幾個人會搞定我們,誰知道我們居然和他們擦身而過.而那些人竟然不加阻攔.這邊的門口剩下的幾個人都是真正的服務生,看場子的保安們都沒有反應他們自然是不敢多嘴的,只是按規定,進來人了就需要招呼.倒是大堂經理比較精明,叫了一個人去通知老板.然後就朝著我們這邊主動迎了上來.

"幾位好,我們……"

"剛才進來三個人去哪個包間了?"大堂經理的話都沒有說完就被我打斷了.

雙眼已經完全失去焦距的大堂經理好像夢游一樣說道:"312房."

因為我們有這里的建築結構圖,所以知道號碼我們就知道位置,不需要她帶路我們就直接朝著那個房間走了過去.

夜總會的老板被緊急叫過來的時候卻發現大堂經理站在門口發呆.過來拍了她一下問道:"怎麼回事?人呢?"

"啊?咦?人呢?剛剛還在這里啊!"大堂經理好像中邪了一樣大聲叫著.

外面這邊混亂的人群暫且不說,此時我們已經快到312房門口了.這個房間就在走廊盡頭,而且大門正對走廊,直接就能看到.但是,就在我們距離大門口還有幾米遠的時候,兩側的大門卻是突然一下就打開了,然後就看到從里面沖出來兩群人揮舞著棍子和西瓜刀就朝我們撲了上來.因為對方是直接在我們身邊開門沖出去的,所以距離可以說是非常近,也足夠的突然,只可惜他們不知道的是我們不是人類而是龍族,那道門對我們來說就和玻璃一樣,壓根沒有絲毫的遮擋效果.也就是說他們自以為的突然襲擊我們其實早就看到了.

就在大門打開的瞬間,站在門口的夜月和斯哥特一人一腳就將兩邊大門口最前面的那個人踹了回去,後面本來打算往外沖的人也被前面的人一起撞回了屋里摔成一團.

偷襲者不到一秒就被解決,夜月和斯哥特迅速的伸手將門給帶了起來,接著看了眼門鎖,金屬門鎖瞬間融化,然後和門框上的固定器融成了一團,現在這道門就算有鑰匙也打不開了.

里面的人被踹回去之後雖然前面的那個人被踹的爬不起來了,但後面的人只不過是摔了一跤而已,迅速爬起來之後就想出來繼續打,結果一拉門把手發現拽不動,而且不管怎麼撞門都沒用.這夜總會的門為了隔音做的特別的厚實,簡直就跟防爆門一樣,門鎖被重新熔接之後自然是穩如泰山,任憑他們怎麼砸就是開不了.

我連看都沒看兩邊的房門,直接走到了正前方的那個大門前,然後上去抓住門把手一擰,伴隨著喀嚓一聲,上了鎖的門把手和門鎖一起被我強行擰了下來.

大門里面相當寬敞,這是一個特大號的包間,不但有KTV卡座,還有自己的小酒吧,舞池以及一張大床和兩套洗浴設備,就算是酒店的高級套房也不過如此了.

此時房間里聚集著大概三十多人,但是一點都不覺得擁擠,其中有十個左右是女生,男生數量稍微多一些,我們的目標之中只有一個人在這,那個叫王浩的還有之前幫忙往我們身上潑尿的那個孫道仁的都沒在房間里,也不知道從哪離開了.

對于消失的兩個人我當然也要找,但是要找到那倆家伙最起碼需要先抓到對面那個目標人物,因為只有他才知道那兩個人去哪里了.

看到我們進來之後房間里的人不是害怕,而是有些不理解的看著我們,而坐在中間卡座上的一個挺帥氣的小家伙卻是一臉怒容的看著我們道:"你們幾個哪個部門的啊?不知道我爸是誰嗎?連我的……"

我根本就沒功夫聽他廢話,在他說到一半的時候就直接抬腳朝著縮在最後面的那個家伙走了過去.那家伙才是目標,這里的人都和我無關.

發現我居然無視了他的話,那個中間的家伙立刻怒吼著站了起來."告訴你們,別不識好歹."

我完全就好像沒聽見一樣繼續前進,而對方這時候算是徹底發飆了."媽的,給我廢了他們,出事算我的."

房間里的除了兩個明顯是社會人員的家伙可能快三十了之外,剩下的幾乎都是高中生這個階段的.年輕人氣血旺,而且明顯這里的人都喝了酒,這酒氣上湧,加上幼稚的哥們義氣,這邊一聽到老大招呼,當即就全都沖了上來.(未 完待續 ~^~)

上篇:第三百八十九章 瞬殺    下篇:第三百九十一章 瘋掉的控制核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