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三百九十一章 瘋掉的控制核心   
  
第三百九十一章 瘋掉的控制核心

其實正常來說學生是不會有這麼勇敢的.雖然打架斗毆的學生也很多,但真敢打警察的卻不多.我們身上穿的雖然不是警服,但這是城市戰斗服,一看就不是民間組織,所以說正常來說,只要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和我們對著干.

但是,學生這個群體之中有一部分人是比較沖動的,畢竟這個年齡段的荷爾蒙分泌量較高,世界觀和價值觀又不太健全,所以難免有些沖動.不過,沖動也是分等級的,多數人有些理智,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沖動,什麼時候需要克制.但是,能到這里參加這個叫王思昌的家伙的生日會的,顯然都不是那種乖寶寶類型的學生.

這個王思昌的資料在來的路上我就看過了,這小子家里很有錢,而起很有勢力.不光是光明面的勢力,陰影下的勢力一樣龐大.正因為家里條件太好,所以這小子難免的就有很多二代三代們的毛病,平常呼朋喚友帶著一群狗腿子到處仗勢欺人那是常有的事.當然了,這小子也不是那種壞透心的主,大奸大惡倒是沒有干過,不過欺負人那確實就是家常便飯.

他這種人因為有錢,而且家里勢力大,沒有人敢惹,所以學校附近的小混混什麼的都會樂呵呵的拍他馬屁,他也很享受這種做"大哥"的感覺,自然地就會學著電影里的樣子自以為是的弄出一個小團體什麼的.反正他有錢,平常帶著這幫人到處玩,人家自然樂得跟他混.

正因為他是這樣的人,所以能跟著他混的顯然不會是那種學校里的好學生,或者說能跟著他混的,那都是學校里老師們最討厭的那一幫子學生.這些學生說是學生.其實除了沒有輟學之外,基本上就和社會上的小混混沒太大區別了.

也正因為這里的都是這樣的學生,所以他們才敢于在酒精的作用下對我們這些一看就像是執法人員的人動手.當然,其實這里面還有兩個關鍵因素,一是因為王思昌家里的勢力夠大,之前他們也干過一些犯法的事情.雖然不是大事,但照規矩還是要在局子里走一圈的,但他們都安然無事的過來了,甚至連問都沒有人問一聲.自然地,時間一長次數一多,他們也就認為只要跟著王思昌,即便是干一些出格的事情也沒事.反正人家能擺平.

至于說另外一個理由……可能是因為我們這邊四個人的顏值問題.

雖然說電影電視上的執法人員都是正面形象,所以長的都很周正,正氣凜然的.但是現實中顯然不可能是這樣的,畢竟警察也只是一種職業,從事這個工作的人自然是五花八門啥樣的都有.警察局招人的時候又不看長相.怎麼可能個個都是帥哥,酷男.所以說,大家都知道,公務人員的長相應該很一般才對.但是,我們這邊四個人的長相就有點太那什麼了.斯哥特就不說了.雖然看著像混血兒,帥的一塌糊塗.但畢竟是男人,這幫男學生倒是沒有太大反應,關鍵是凌和夜月這倆妖精太要命了.

警花不是沒有,但也就是看著比較漂亮.你見過比一線明星還漂亮的警花不?而且是一次出來倆?再說了.人家警花只是在警務系統工作,多半都是後勤,也就是坐辦公室的.你有見過幾個警花在特警隊或者城市鎮暴組干活的?

就因為我們這邊顏值太高,所以反而導致對面的人以為我們不是正常的執法人員,反倒是對他們沒有了威懾力.這才是這麼些人敢于往上沖的原因.

不過,雖然這幫熊孩子膽子不小,但是可惜,他們的勇敢用錯地方了.

夜月忽然閉上了眼睛,然後當她重新睜開眼睛看向房間里的人群的時候,她的雙瞳已經變成了一種絢爛的彩色虹膜,而且其中有好像霓虹燈一樣的光芒在閃耀著,那美麗的光芒讓人忍不住就想要一直去追尋.但是,一旦你去追尋,那結果就是——石化.

別忘了夜月在游戲里可是有石化之瞳的,而我們在游戲里的能力基本上都會在現實中成為自己的特長,比如說辣椒很擅長念動力控制,晶晶的精神防壁強度特別高,凌可以輕松的入侵別人的意識.這些都是大家在游戲里的能力,但是在現實中都成為了各自的特長.

剛剛夜月啟動了自己的石化之瞳,而在現實中這其實不是石化術,而應該叫做催眠術.以腦電波介入的方式,配合眼睛放射出的光芒引導,夜月可以瞬間讓一個人進入催眠模式,不但速度快,而且成功率高的驚人.要知道一般的催眠師只能催眠一部分人,因為有些人天生就不適合被催眠,催眠術對他們的效果很糟糕,幾乎無法進入催眠.但是,因為夜月的這個能力是用電磁波來完成的,因此效果非常誇張,幾乎沒有人可以抵擋.

房間內的眾人就好像被定身了一樣,所有往前撲的人都是保持著原本的姿勢直接撲倒,然後就肌肉僵硬的保持著姿勢倒在地上一動不動,而他們的姿勢就好像在往前撲一樣,其實他們已經是躺在地上了.

對于這個現狀,房間里的眾人其實大多都不知道,因為被石化的人其實連思想也定格了,這一點和游戲里不完全一樣.這些被石化的人現在其實意識是暫停的,當他們恢複的時候不會記得自己被石化過程中的事情,對他們來說石化過程是根本不存在的.但是,這里卻又兩個人反應不一樣,因為他們是真的看到了變化.

這兩個人就是王思昌和藏在他後面的那個我們的目標.

這倆沒有被石化當然不是他們抵抗力強,而是因為夜月故意放過了他們.

那個王思昌此時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囂張,只能坐在那里兩腿打哆嗦.我直接越過他走到了那個我們的目標面前,而夜月則是在王思昌身邊停了下來,然後拍了下他的額頭說道:"記得別亂說話,他們醒來後都不會記得發生了什麼.但是如果你泄露半個字,我會讓你永遠變成一尊雕塑.明白嗎?"

王思昌拼命點頭,根本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夜月倒是也沒有再嚇唬他,因為已經感覺到這個家伙快要崩潰了.

我直接走到那個躲在王思昌背後的家伙面前,然後低頭看向了這個讓我們抓狂的學生."你是打算自己告訴我們你的同伴去哪了,還是讓我們逼供之後你再說?既然看過我們的內部資料.你應該知道,國家法和人類的道德規范對我們是無效的吧?"

"我我我,我說.他們兩個進來之後就說去洗手間,結果到現在都沒來,我估計他們是拋下我自己跑了."

"洗手間?"我皺眉轉頭用電磁波掃蕩整個夜總會,結果除了發現一群人朝著這邊來了之外沒有發現那個王浩和孫道仁.

"女媧."

"我已經在找了."

"能確定目標嗎?"

"有困難,但是應該不會跑出太遠.這附近的監控很多的."

"找到通知我."我說完就提起了地上這個家伙往外走去,但是剛打開大門就看到一群所謂的保安和那個大堂經理跟著一個看起來是老板的人走了過來.

對方看到我們之後並沒有趾高氣揚的上來擺什麼譜,而是相當客氣的問道:"不知道幾位……"

我根本沒有跟他客套,直接將手里的那個家伙提起來亮了一下."我們是追著這家伙過來的,沒你們什麼事.門鎖的損失回頭龍緣的人會來和你們結算."

對方聽完之後立刻讓到一邊.而且嘴里還說著門鎖什麼的就算了,反正不值錢.

等我們幾個走過去之後一個手下才小聲的問這個人:"老板,就這樣放他們走了?那些到底什麼人啊?"

本來這家伙仗著自己是老板的心腹,別人不敢說的他都敢說.但是沒想到這次卻是碰了釘子.那老板直接凶狠的說道:"不該你知道的別問,你們所有人都聽好了.下次再看到他們千萬別攔,他們要干什麼就讓他們干什麼,哪怕他們要燒了這里,你們也要面帶笑容的幫忙找火把和汽油.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這些人雖然都是靠拳頭吃飯的,但不代表他們弱者,老板的話明顯就是個比喻,意思就是這些人不好惹,當祖宗一樣供起來就是了,千萬別得罪.

他們本來就是給老板看場子的,人家自己都不在乎,他們操的哪門子閑心啊?聽到老板這麼說了就直接大聲表示明白了,一定按老板的意思辦.

再說我們這邊,出了夜總會之後就看到晶晶和大小姐的車就停在門口,而大小姐卻是笑嘻嘻的看著我們.我詫異的走過去,結果發現車里居然多了個人.

本來在那邊車禍現場抓到一個,加上剛剛夜總會里我們帶出來的這個,等于說是三個目標已經到手兩個人的,但是,讓我們驚訝的是車里面現在居然有兩個囚犯,而我們手里這個還沒塞進去呢.也就是說,三個目標人物已經全都抓到了.

"你們……?"

"你們進去的時候這小子剛好從里面溜出來,我們就順手給抓起來了."大小姐笑嘻嘻的說道:"怎麼樣?第一次出任務就能幫你們解決問題了,我厲害吧?"

"你那是運氣好."我說著就將手里這個也扔進了車里,然後皺眉道:"沒看到那個孫道仁嗎?"

"那個也要抓?"大小姐問道.

我點點頭:"他能幫他們辦事,而且在被我們警告之後居然還敢幫忙逃跑,肯定是和這些人關系匪淺,所以他們很可能將資料複制了一份給他帶走了,因此這個人不能放過."

大小姐點頭道:"你這麼一說還確實是這樣啊!"

在我們說話的時候凌已經湊到了那三個人旁邊將他們全都給控制了起來,然後問了一下情況,我們這邊一說完她立刻就說道:"主人你猜的沒錯,那個孫道仁已經知道消息了, 現在他身上就有一份複制的資料."

"那就非抓不可了."我說著再次聯絡女媧."女媧,有發現目標嗎?"

"沒看到.對方似乎躲藏了起來,也可能找到什麼隱蔽的不會被監控拍攝到的地方跑掉了,反正我這邊沒有任何信息."

"那好,發現什麼立刻告訴我們."

說起來這幾個家伙還真是間諜片看了不少,學會了不少東西,起碼他們都知道要把身上的電子產品全都關閉.然後拿掉電池,要不然他們身上只要有手機,那簡直就和定位器一樣,找他們那是一抓一個准.可惜現在只能用嘴原始的辦法去找.多虧了有女媧幫我們把關攝像頭,要是全靠人工篩選,那類死我們也找不到啊!

既然監控找不到這個家伙,我們就只能用比較原始一點的辦法了.直接聞了聞這個王浩身上的氣味.然後我們幾個分頭在夜總會附近開始聞了起來.我們龍族的鼻子可不比狗鼻子差,所以必要的時候我們自己就可以完成警犬的工作,順著氣味找人雖然對我們來說有些不習慣,但其實還是有很大的成功率的.

果然,不一會我們就找到了那家伙的位置.他居然翻牆到了對面的一個商場後門這邊,然後從貨運倉庫跑了進去,接著氣味在一個專門卸貨的平台附近斷掉了.

女媧及時切入附近的監控很快就找到了之前停在這里的那輛汽車,這個車才剛離開不到十分鍾.也就是說對方現在應該在車上.之前因為這個車剛好擋住了入口的監控器,所以看不到後面是否有人進去車內.但是因為氣味是在這里斷掉的,所以對方肯定是從這里上車的無疑.

因為監控里有詳細的拍到車牌號,所以我們很快就找到了那輛車,此時這個車在往城市外圍的區域開.我們自己的車此時已經追了上來,我們分三輛車直接追了上去.

因為時間很晚了,所以路上的車流開始變少,我們一路狂飆,很快就追上了那輛卡車.

和之前那幾個家伙逃跑的情況不一樣,這就是運貨的車,司機又不是逃犯,看到我們閃著警燈攔車他當然不會逃跑.只是這個家伙卻干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這家伙竟然下車了.

他才剛下車打算問我們他犯什麼錯誤了,就發現自己的車門突然關上了.聽到聲音回頭之後他就去拍門,但是車子卻是突然啟動,然後直接沖了出去,路過前面我們的車的時候還刮了一下我們的車尾把我們給撞到了人行道上去了.

雖然我們的車是裝甲車,但畢竟不是特別重,貨車馬力本來就大,現在空載的時候剩余功率很多,自然是可以把我們的車撞開.

其實也怪這個司機倒黴,他開的一般的貨車也就算了,關鍵是他開的是那種箱貨.這種車的車頭和貨倉是連在一起的,駕駛室中間有個門,打開就直接到後面的貨艙了.如果他開的是一般的貨車,那個孫道仁要進入駕駛室肯定會被發現,也就不會被搶了車了.可惜他比較倒黴.

孫道仁搶了車之後一路橫沖直撞的往前沖,我這才發現這家伙之前可能不是故意撞我們的,這小子居然壓根不會開車.

他的方向盤根本就不穩,車子在路上扭來扭去的好像螃蟹一樣,不過雖然車子不怎麼穩定,但是速度卻是一點不慢.這車雖然是個貨車,但其實用的是客車底盤,變速箱是自動的,掛上行車檔之後只管踩油門就行了,手里我好方向盤車子就會往前開,根本沒啥難度.這小子是高中生,學習能力當然很不錯,汽車這東西又不是什麼稀罕玩意,他自然是知道大概原理,再說這年頭誰沒打過出租車啊?看人家的哥開車也能學個大概了.當然,雖然知道如何操作,但手上畢竟沒啥感覺,所以車走不了直線一直在扭,不過就是不停.

面對這種操蛋的家伙我們也沒轍了,只能加速沖上去,好在這地方已經離開市中心了,不但人少了很多,而且路況也變好了很多.不要以為市中心的路況就比城市外圍的好,其實真正的好路就是市區外圍的這個路,因為這種地方車流量不低,又有很大的空間.所以馬路都特別寬,路況超級好,相反市區那邊因為車太多,所以平時輕易不敢修路,不然的話堵車會非常嚴重,加上商業區地價貴.所以商鋪都擠占了不少路面寬度,道路反而不能像失郊修的那麼寬敞.

到了這邊我們已經不需要太擔心那家伙傷到路人什麼的了,讓大小姐和晶晶的車遠遠的跟著別往前沖,我們自己的車則是分成了兩撥.我和夜月的這輛車直接超過了對方開到了他的前面,而凌和斯哥特的車則是從後面包夾.

當我們成功超越了對方之後我們這邊這輛車的後門忽然緩緩的升了起來,然後正在開車的孫道仁的眼睛瞬間瞪得老大,因為他看到了坐在我們車後面的依佛里特.

依佛里特的造型一看就是軍用機器人.這家伙胳膊上可是掛著加特林的,這東西一旦開火,像是他開的這種民用車輛,分分鍾變成馬蜂窩.

看到前面的車後居然拉著一個一看就知道不好惹的軍用機器人,對方立刻就害怕了.正好這個時候前面出現了一個立交橋.我們是直接往橋上開的,對方卻是突然一打方向,車子直接拐到了下面去了.

我突然發現倒車鏡里面的目標不見了,一扭頭卻發現對方在側面的道上.這種時候我也發狠了.也不管什麼路不路的了,一打方向.轟的一聲.直接把立交橋的護欄撞斷從上面飛了下去.這個位置距離地面還不是很高,所以我們落地之後蹦了一下就立刻穩住了車身,接著我腳下油門到底,車子猛然加速躥了上去.

看到我們這邊這麼瘋狂.凌那邊也不再隱忍了.車頂的裝甲門打開,武器架升了起來,通用機槍被推了出來.凌直接探出半個身子握住手柄就開始射擊.

車載幾槍的威力雖然不如我們這邊的機關炮這麼嚇人,但是那邊那個槍是旋轉機槍,也就是加特林,這玩意的火力也不是開玩笑的.前面的那個廂式貨車後門瞬間就被達成了篩子.

凌直接拍了拍車頂,斯哥特一腳油門,車子猛然加速對著那個貨車的屁股就是一下,伴隨著轟的一聲響,那個被打得千瘡百孔的車門終于是掉了下來.

我看到那邊都開槍了自然也不能忍著了.拔出手槍調整到榴彈模式,然後對著車箱就是一發,伴隨著轟的一聲,對方的廂式貨車直接就成了敞篷車,而且車里還在著火,但是這個車的質量太好了,居然還在跑,而且因為孫道仁那家伙開了一段路之後手感出來了,居然還越開越穩當了.

"你妹啊!依佛里特,准備跳幫."

"明白."

依佛里特那邊答應之後我直接踩油門,車子猛的沖上去和孫道仁的車並駕齊驅,然後依佛里特抓住了這個關鍵的瞬間直接從座位上跳了起來.因為我們的車沒有這個車長,所以依佛里特抓住了對方的車位,然後直接翻上了車身,接著踩著車廂板就往前走去.

孫道仁聽到聲音回頭一看立刻嚇了個半死,直接就是一腳刹車.依佛里特猝不及防一下就從前面飛了出去,而且還把副駕座位給一起拽掉了.我們兩邊也因為對方突然刹車而跑過頭了,孫道仁那家伙一打方向車就拐上一條岔道繼續狂奔,我們只能倒回來繼續追.

"搞什麼啊!現在的學生都這麼牛嗎?"我無奈的讓夜月接替我開車,然後自己直接爬到後面把機關炮也給推了出去.

依佛里特在後面踩著輪滑已經重新追了上來,另外一邊碧姬絲也已經從車上下來,但是和依佛里特的那個輪滑不一樣,碧姬絲的地面行動方式居然是磁浮式的,速度比依佛里特快的多,幾下就超過我們追上了前面的貨車.這個時候我也已經瞄准了車頭位置,將機關炮調整到單發模式,然後扣動了扳機.

伴隨著聽的一聲脆響,對面的車頭猛然一偏,整個車子都橫向翻了過去,然後在地上翻滾著向前滑行,而碧姬絲則是一個飛身接住了被甩出來的孫道仁.

機關炮的威力還是太大了.一槍就把車子直接掀翻了.不過主要還是因為這車開的太快,不然也不至于這麼大反應.不過我剛剛瞄准的是發動機,就算不翻車他也跑不動了.

我們兩輛車在碧姬絲身邊一個急刹車停下,碧姬絲則是直接把那個孫道仁遞了過來.這小子現在居然還是清醒的.都沒有暈過去的跡象.當然,這個和碧姬絲接的比較准有一定關系.

"你小子還真是膽子上天啊!"再次看到這個長相清秀的孫道仁我真的是有些佩服了.這種年紀,這個膽子未免太嚇人了.要是一般人估計早嚇懵了.

雖然被嚇了個半死,但孫道仁勉強還沒有暈,我感歎了一番之後便將他和他的難兄難弟一起關進車里,然後返回基地.這邊的車禍現場當然有人處理.不過肯定不是交警,不然發動機上那個窟窿不好解釋.

我們這邊回到基地之後任務就和我們沒關系了.和女媧交接完之後我就火急火燎的趕緊登陸游戲.

彩虹聯盟那邊的戰斗現在正是要緊的時候,要不是現實中這個事情也挺著急,我才不會下線呢.

我這邊剛一登陸游戲就發現我回來的還真的很是時候,因為克里斯蒂娜和闖王他們正一起在制定戰術,看到我之後克里斯蒂娜第一個叫了起來."會長,彩虹聯盟那邊有變化."

"有變化?"我有些驚訝的走過去看了下他們面前的顯示畫面.

其實我去抓捕那幾個熊孩子時間並不長.前後也就兩個小時不到而已,可是克里斯蒂娜居然說那邊有變化,我很想知道這個變化值得是什麼變化.

"老大,是這樣的.就在你走了之後我們就發現彩虹聯盟的艦隊之中有不少的戰艦正在融合."

"融合?"我突然想到了之前的那個傳送艦的情況.

克里斯蒂娜他們大概也是知道我想到了什麼,于是說道:"就是和之前那個傳送艦一樣的情況.他們的戰艦在飛速的融合,而且是越來越大,現在他們的艦隊的數量倒是不多了,但是這個戰艦就……"

"怎麼了?"

"你還是自己看吧!"沃瑪說道.

我疑惑的走到觀察台附近.然後把眼睛湊上去看了一下.通過超高倍的望遠鏡可以看到對面的彩虹聯盟艦隊,的確.就像他們說的,彩虹聯盟的艦隊數量少了很多,原本一大片的黑點現在就剩下一小撮了,但是.這些黑點已經從原本的一點點大的黑點變成了一個個巨大的黑斑.

"這是什麼玩意?"

"你看到的那些就是剛剛組合完成的彩虹聯盟的戰艦,但是這個是不是最終形態還不知道."克里斯蒂娜說道.

"什麼叫不知道是不是最終形態?"我疑惑的問道.

沃瑪跟我解釋道:"彩虹聯盟的艦隊在和我們分開之後就開始進行這種融合了,但是和之前僅有那幾艘船融合的情況不一樣,現在他們是將戰艦兩兩組合,然後變成一種新型的組合戰艦,接著這些組合戰艦再兩兩組合,然後繼續,你現在看到的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組合了,反正他們的艦隊現在一共就只剩下三十二艘戰艦了,而且數量還在進一步下降."

"他們把自己的二百多艘戰艦組合成只有三十二艘了?"

"是的,彩虹聯盟那邊的戰艦大部分都被融合了,而且現在這些戰艦的體積你也看到了,一個個那是大的嚇死人.我們的初級超級航空戰艦本來已經是夠大的了,但是現在彩虹聯盟的那些戰艦居然每一艘都要比我們的初級超級航空戰艦還要大了一圈還要多,而且如果繼續這樣組合下去,他們的體積還會更大."

雖然我也知道體積大不一定就戰斗力更強,但是對方的這些戰艦這樣組合下去,威力直線上升肯定是必然的結果,也就是說,我們現在雖然數量方面可能不那麼危險了,但是實力方面搞不好要倒過來了.更糟糕的是,之前我們還打算用遠程火力磨死這些家伙,但是現在看來彩虹聯盟這邊的戰艦數量變這麼少,要是質量比我們還高,那麼他們就等于是數量和質量都比我們搶,那我們要怎麼打啊?

"老大,你知道現在的情況是多麻煩了吧?"闖王看著我問道.

我當然知道這個情況很不好.可我也就是剛回來,一時之間也真的是想不到什麼辦法.

事實上擔心的不是只有我們,在彩虹聯盟這邊,尤西娜和槍神現在也是有點欲哭無淚的感覺了.這個融合過程並非是尤西娜決定的,而是那個智能主控核心在操作.這個核心其實一直就是有問題的,它的問題不是它的能力.而是它的性格,之前尤西娜以為這個這個智能主控核心只是會調戲一下主人而已,但是現在她卻發現這東西的第二個毛病了,那就是太有主見了.

智能主控核心再怎麼先進也只不過是一種輔助道具,它是用于輔助戰艦的使用者作戰的工具.那麼,既然是工具,就必須要按照工具的使用者的意圖去工作.但是.這個智能主控核心顯然並沒有這樣的覺悟,它從最初的對我們冰霜玫瑰盟的艦隊不屑一顧,到後來被我們的艦隊打了個落花流水之後開始仇恨起我們冰霜玫瑰盟來了.這種仇恨隨著時間的推移居然越來越強烈,以至于這個智能主控核心現在已經完全不管尤西娜他們說什麼了.他完全將這個彩虹聯盟的艦隊當成了自己的東西,而他就是這個艦隊的主宰.至于尤西娜他們這些彩虹聯盟的人現在好像變成了他們這個艦隊身上寄生的小蟲子一樣,基本上被無視了.之前那個智能主控核心還會和他們商量一些問題,現在完全就是獨斷專心了.而且更要命的是,這個智能主控核心啟動之後所有的控制面板就全都被封閉了起來.現在尤西娜和槍神他們就算是想要手動操作都不行了,因為現在連個控制開關都找不到了.

這個智能主控核心在完全暴走之後就開始使用一種非常瘋狂的計劃提升著艦隊的戰斗力.而這個計劃就是克里斯蒂娜他們告訴我的那個相當嚇人的計劃.

尤西娜此時還沒有放棄,她在苦口婆心的勸說著智能主控核心:"你就不要再融合了,我們的艦隊數量已經下降到這種程度了,要是繼續下賤過的話.我們的戰艦水量就不足以組成艦隊了!"

"艦隊什麼的根本就是無關緊要的東西.我們需要的就是質量上的絕對優勢.那個冰霜玫瑰盟的戰艦非常的先進,我們的數量優勢在冰霜玫瑰盟的那些戰艦面前根本就毫無意義.所以我們需要質量優勢."智能主控核心瘋狂的吼叫著.

尤西娜看到這個情況就開始給槍神使眼色,而槍神則是迅速的明白了尤西娜的意思,然後跟著她一起離開了艦橋.

當兩個人出來之後尤西娜就用自己的法術弄出了一個隔絕屏障,然後在里面和槍神說道:"不行,那個智能主控核心已經徹底瘋掉了,我們這樣是不行的!他會葬送我們的艦隊的!彩虹聯盟好容易才贊起來這麼點家當,不能全都折在這里."尤西娜擔心的說道.

槍神點頭道:"冰霜玫瑰盟的戰艦在質量上確實是有一定的優勢,那個智能主控核心一開始的辦法其實沒錯,但是現在它已經是瘋掉了,這個持續不斷的融合完全沒有必要,我看他是打算把所有的戰艦都組合在一起組成一艘戰艦才會罷休."

"可是如果那樣的話,就算很強又如何?我們沒有艦隊,就沒有辦法同時完成多個戰場的布局,這對我們以後很不利啊!"尤西娜擔心的道.

槍神跟著道:"可如果我破壞了那個智能主控核心,那麼萬一我們的這些戰艦全都失去控制怎麼辦?"

尤西娜點頭道:"這也是我最擔心的.不過現在這種情況,我們也只能冒險了.不過我們不能馬上行動,我建議我們先回去和那個智能主控核心最後說一下,問一下他的意圖,如果他可以馬上停止這種融合的話,我們就讓他繼續操作艦隊,但如果它不停止的話……"

"好的,就這麼辦."雖然尤西娜沒有說完,但槍神已經知道了答案.

在尤西娜和槍神回到船內的時候,另外一邊我們的船上,我看著沃瑪問道:"我們的初級超級航空戰艦能不能進行超空間橋接?我們既然可以進行亞空間潛航,按說應該是有超空間撕裂能力的吧?"

"老大你要干什麼啊?"沃瑪驚訝的問道.(未 完待續 ~^~)

上篇:第三百九十章 追捕繼續    下篇:第三百九十二章 有轉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