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超級武俠副本系統第一百二十二章 徐總捕頭   
  
第一百二十二章 徐總捕頭

"人生本來就是一出戲,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名和利啊,什麼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俗世難料人間的悲喜,今生無緣來生再聚,愛與恨啦,什麼玩意……"

吳明此時的心特好,坐在院子里自彈自唱,一臉笑意盎然.

"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笑看塵不會老,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求得一生樂逍遙……"

實在是太高興了,哪怕現在到了武俠位面,吳明依舊無法按耐得住心里的興奮,大半夜的也忍不住要吼兩嗓子.有了藥材,就能修煉那只有絕無神練成過的不滅金身訣了.

一夜興奮不提,第二日,吳明如以往在武俠位面那般,先練武,後學琴.

學琴時,東方雪臉色有些微的問了問吳明昨晚唱的是什麼,聽上去簡單,但卻朗朗上口,不過聽了一遍,就能跟得上曲子了.不過這用琴聲相合,總覺得有些不合適.

吳明笑道:"那就我隨口唱的,配不配的無所謂,高興嘛,呵呵.就那麼一回事,雪兒怎麼昨夜也聽到了?"

要知道吳明住所和東方雪的住所還是有一點距離的.雖同在一座大院,大這院子也不,差不多有幾十畝地.

"嗯,我對音律,很敏感的.隱約的聽到了一點,然後就走近些聽了一下.怕,怕打擾了公子雅興,所以也就沒過來了."這話的時候,東方雪那晶瑩潔白的臉的都快滴出血來了.

這丫頭,以前也沒發現有這麼容易害羞的啊?

吳明點點頭,也沒去在意.學音樂的,要是對音律都沒敏感,那豈不是白學了啊?鍾子期一個樵夫都能聽得出伯牙琴音之中的高山流水之意呢.

"對了,這麼久我還都沒問過你,住在這鎮上,習慣嗎?會不會覺得無聊呢?"吳明笑道,突發奇想的問了這麼一句,問了之後便有些後悔了.

"雪兒……不覺得無聊啊."東方雪低著頭,茫然的看著手里的五弦琴.吳公子這話是什麼意思?要趕我走嗎?

"呵呵,不無聊就好,不無聊就好."吳明一時之間不知道要些什麼了.

東方雪不回答,沉默了片刻,吳明沒話找話,想起這都十二月底了,南河縣有一個廟會,隨即便問道:"那個,再過兩天,就到廟會了,聽縣里到時候很熱鬧,有猜燈謎,有雜耍,還有不少的表演,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去看廟會啊?"東方雪有些猶豫,知道廟會熱鬧,但要去縣城,而且孤男寡女……會不會有些不合適呢?吳公子和我又……

"不想去嗎?額……這個,其實廟會看看就好."吳明有些詫異,不過隨即心里頓時明白了,自己這算是孟浪了.這不是地球,還沒那麼開放,而且兩人的關系,也沒到那種地步,這樣的要求,確實不好答應吧.

東方雪一臉通,聲音低的以吳明的功力也只能勉強聽的到一點點:"我,我能不能再叫上一個人一起去?"

"叫人一起去?可以啊,是誰啊?"吳明暗想,是姐妹呢,還是那啥呢?不過咱這院子,貌似沒別的男的吧?額,不會是叫東方令那老爺子一起吧?

"我的一個朋友,在鎮上認識的.她每天都會去山後放羊,我上次遇到她認識的.不過這些天下雪,她就沒放羊了,前兩天還過來找我玩,她想去看廟會.本來我沒打算跟她去……我覺得我要是又去了卻不跟她,有些不合適."東方雪的話實在不下去了,也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怎的.

吳明明白意思,本來那人打算邀請東方雪一起去看廟會,可東方雪沒去.現在聽到他提起去看廟會,就想著叫上一起去,也有個伴兒.這話的,吳明聽的那就一個舒服啊,那個誰誰誰叫她去,她舍不得我所以不肯去,我叫她去,她就讓朋友跟上看個熱鬧.可這話怎麼老覺得還一點心酸哪?不就是一個羊倌麼?有我帥嗎?有我有錢嗎?有我高嗎?

好吧,吳明也不曉得自己怎麼就有了心酸的感覺了,平時覺得對東方雪也就像朋友,也許還有點像妹妹一樣.但也不至于……額,難道我喜歡上她了?不可能啊,我喜歡的是石靜軒那傻妞啊.

"嗯,那好,廟會據是後天,要不明天就出發吧,在縣城住兩晚,也算是旅游一下."吳明干笑的點點頭.

……

……

馬車已經准備好了,東方雪的那位朋友也早早的趕了過來.

"雪兒,這就是你的那個,羊倌?"吳明聲對東方雪道,臉上還有一絲尷尬.這羊倌,不應該是個男的麼?怎麼成女的了?而且竟然還是一個明眸皓齒的少女,一襲青衣,雖然樣式簡單,卻能襯托出她的清純可愛,只是她手里拿著一根趕羊的青竹鞭有些破壞這可愛的形象.

"是啊,阿夏本來就是個女孩子嘛,公子,你莫非以為……"東方雪怪異的看著吳明.

"啊哈哈,原來她叫阿夏啊,好名字,好名字啊.快上車吧,我們還得趕路呢."吳明沒法,只得岔開話題來掩蓋自己的尷尬.丫的,怎麼是個女孩子呢?虧的我昨天還心酸來著,而對方竟然是一個女孩子?

吳明坐在外面替兩位姑娘趕車,不是不想進去,而是這尷尬……還是在外面自在一點.若有點心思也就算了,可奈何這東方雪咋就這麼聰明了?這都看出來了?上車前,那阿夏姑娘鄙夷的眼神也令吳明頭疼.

這姑娘怕是直接把自己當作色狼了吧?唉,我這出門沒看黃曆還是咋滴?我招誰惹誰了?吃點飛醋不行啊?做個男人,多一點不可以嗎?

對于還是初哥的吳明來,這場面比殺人放火還要尷尬,殺人放火倒是能做的挺痛快的,可面對美女吧……初哥畢竟只有初哥的模樣,沒法頓時變身聖的能力啊!

好在南河縣也不遠,就幾十里地,中午飯點的時候就趕到了.

南河縣倒也不大,但這只是針對吳明這種見過數千萬人口大城市的人來.對于這南河縣周邊,這就是大成了,好歹還有城牆不是?里面還有兩三萬多戶,再加上走腳商人,還有周邊地區的人,縣城里的人差不多十來萬,等到廟會,周邊的鎮鄉都會有不少人趕來,有做買賣的,也有過來看熱鬧的,人數還得翻一倍.這得虧了南河縣是這周邊上百里唯一的一座縣城,要不然就沒這氣氛了.

二十來萬人,這廟會場面對于普通州府之地來,也算不的了.

有廟會,自然也就有廟了.

南河縣有座大廟,拜的是如來佛祖,就這一尊佛像,但也算是壟斷周邊上百里吧,好些神廟都沒人了,就這大廟香火倒也旺盛.

找了家客棧先住下,本來打算開三間房,也就兩天,南河縣的消費不高,沒多少錢.不過阿夏和東方雪硬是鬧著要一起睡,就成了兩間房.得虧了南河縣是偏遠地區,要不然還真找不到客棧打尖.

吃飯的時候,阿夏盡是跟東方雪悄悄話,正眼也不看一下吳明.搞得吳明那個郁悶啊,你好歹吃我的穿我的,也不求你那啥,但至少別老是這麼用鄙視的目光看我吧?我很猥瑣嗎?我很變態嗎?我哪得罪你了啊?

東方雪見吳明如此郁悶,低聲在他耳邊道:"其實阿夏的聽力很好的,隔老遠都能聽得到."

好吧,我錯了!吳明只能低頭,你妹的,原來我那以為是悄悄話的話,都被她給聽去了,難怪一直沒給我好臉色看啊!

正想著,就聽門外傳來一陣喧嘩.大中午的,誰還來鬧事啊?冷不冷啊?吳明表示不管閑事,熱鬧也沒心去看.

可沒多久,喧嘩聲越來越靠近,已經到了門口了.

"讓開讓開,衙門辦事,不想惹事的都給老子老實點,看什麼看?都給我滾蛋.你們幾個,去,將客棧後門堵上,等徐總捕頭過來,期間不要讓一只蒼蠅飛出去,聽到沒有?"

這聲音挺囂張的,吳明回頭看了眼,門口多了幾個捕快.

"是,雷捕頭!"幾個捕快應命而去.

"吃飯吃飯,不管我們的事."吳明轉過頭,若無其事的道.這事兒,和自己的關系應該不大,朱鐵膽能知道爺我縮在南河鎮啊?有這麼厲害,豈能只是派幾個捕快?

吃飯的那些人,甚至是客棧掌櫃就沒吳明這麼淡定了.惶恐不安的看著,老掌櫃想要過去問問到底什麼況,卻被雷捕頭一把推開,順便還了句:"去去去,一邊呆著去.今兒個這事你摻合不起,別沒臉沒皮的湊上來."

老掌櫃一臉苦笑,心中卻是暗道:老夫啥時候就沒臉沒皮了?上次你子來收銀子的時候還是一個笑臉呢,現在就成這模樣了啊?你對得起我每個月上交的那些銀子嗎?真是個白眼狼,王八羔子,沒心沒肺的狗東西.

等了片刻,一個年輕人走了進來,看模樣估計也就二十歲左右.身高足足有一米九,如鷹一般的目光掃了一圈客棧,最後目光定在正若無其事吃飯的吳明身上.不過片刻之後,又轉到了別處.

"我叫徐榮,今天不好意思,追捕一個欽犯至此,打擾大家吃飯了,實在不好意思."徐榮嗓門很大,話也很直接,按捕快抓捕犯人哪還會道歉的?可這子偏偏還就這麼客氣了.

"給我搜!"

不管大家同意與否,徐榮一揮手,身後的捕快立即行動了起來.

上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臨江王世子    下篇:第一百二十三章 徐榮的計劃,吳明的惱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