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超級武俠副本系統第一百二十六章 聶狂拿刀   
  
第一百二十六章 聶狂拿刀

廟會很熱鬧,所有人都玩的很開心,唯獨吳明獨自郁悶.

這完全沒辦法解釋啊,浮賊趙完松來過?誰知道啊?徐榮也不知道哪去了,估計是追趙完松或者是回去複命了.而還有一個見證人是趙完松,能指望他站出來作證?好吧,也許黑暗里還有誰看到了,但誰能的明白?難道有兩個'他’都進了他們房間?更別提這事怎麼好請那些人來作證啊?

到第二天早上,客棧的那些客人退了一大半,都紛紛忙忙的走了,什麼廟會,能有命重要麼?誰知道今晚還會不會再打一場?

這些連證人都找不到了,第二天還得賠窗戶錢不,就連聽了他解釋的東方雪看他的目光都有些怪怪的.

這下好了,光輝形象都毀了.唯一能引起吳明好奇的就是,為何阿夏竟然沒中迷煙?東方雪中了迷煙,怎麼推都推不醒,而阿夏竟然只是睡得太死了,該起床上的時候還就能起得來,這真是太奇怪了.

也許是體質不同吧,吳明只能這般理解,就像他一樣,現在也是內功轉換體,可以將任何就連出來的內功轉換成同一種真元,挺雞肋的,就像吳明只學了九陽真經,沒啥需要轉換的.

回到南河鎮,一切又仿似恢複了以前的平靜.吳明每天都是練武練功學琴,時間過的很平淡,但卻又很充實.就這麼幾天之後,吳明感覺似乎又要突破了,不過只是自我之道的突破,自然之道依舊往日,毫無感悟.

何為自我?就是以自身為基礎,將身體之中的潛能全都開發出來,以吳明的理解,就是用真元促進身體之中細胞的變異,變得更加強悍,不只是力量的增加,身體的防禦也有提高,然後就是真元的提取,經脈通暢.不像自然之道,大部分依靠的是精神力,以強大的精神力來禦天地靈氣灌體,以達到修為增加的同時,更能很好的操控靈氣.這麼也許沒法理解,換而之,靈氣是有屬性的,人體根骨也是有屬性,兩兩對應修煉,就能修煉出一些特別的技能,也就是那法術.不過武者多偏于武力,去開發法術的人不多,那東西難度太大,不是想練就能練得出的.

從某種程度來,徐榮用的那招十里驚雷也算是摸到了這個范疇,不過只是通過真元轉換而來,到底不是真正的自然之道,那只是真元,而不是真正的雷.

吳明當時就有所沉思,不過徐榮出手就那一瞬間,根本就沒看清楚,也揣摩不出什麼來,只是覺得這樣的方式自己也能使用,而且能引動天地靈氣來使用,只是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靈氣有屬性,比如引動火靈氣,就能焚燒對手.若是引動純火靈氣來使用降龍神腿,那踢出來的金龍除了有強大的氣勁之外,還能將敵人焚燒,這不是威力大增麼?想法是好的,但這只是理論,可怎麼只引動火靈氣?天地靈氣一起是沒法發出單一的那種威力的,相生相克嘛!不怎麼引動,到現在吳明都還沒搞清楚自己究竟是什麼屬性的根骨,到底偏向哪一屬性都不知道,這還怎麼引動?

可以這一趟還是有些收獲的,思索之間,尚無定論,但這不急,日後自有法.

吳明的日子過的自在,每天練武學琴,倒有一番逍遙.

這日才收功,吳明打開門就發現自己屋前石凳上坐著一人,一個他十分頭疼的人——聶狂!

這家伙,竟然還是找到他了.

"把刀還我."

聶狂開口,直奔主題,沒一絲婉轉之意.

吳明一愣,還好這聶狂只要刀,不要人命.只是就這麼交出去,是不是有點……他實在有些不甘心,拿命換來的刀,就這麼交出去麼?不過這人逼急了,又打不過啊?

糾結,糾結啊,能的提點要求麼?

見吳明臉色變幻不定,聶狂再次開口道:"一顆血菩提,如何?"

聶狂對血菩提的需求不高,像他們這等絕世高手,增加幾十年功力是可有可無的,並不是很重視.龐斑就算再增加幾十年的功力,也不見得能破虛飛升,這是同一個道理.

吳明一咬牙道:"三顆!"

做生意嘛,總得討價還價.反倒是聶狂很爽快的同意了.

這麼爽快?吳明一愣,看來這位在凌云窟里得到的血菩提怕是不少吧?就算是並不是很重視血菩提,但也不見得就能幾顆幾顆的隨便送人吧?

"我還請你教我,心動之法!"

"心動之法?不行."聶狂搖搖頭,他性子想他祖先聶狂,寬厚仁愛,要不然換做別人這次就不是這般模樣了,估計整個南河鎮都得血流成河才能平的下心里的怒氣.可性子好,不代表什麼都可以同意,在某些方面不能同意的堅決不同意.

也許對他來,教導並不是大事,大這耽誤時間.

"為何不行?"吳明訕笑一聲,知道自己的要求挺過分的,但從上次見了聶狂以心禦腿突破極限速度的時候就一直在揣摩,不過到現在都沒有一絲頭緒,找不到竅門所在.

聶狂道:"這心動之法,是屬于自己的,需要自己去領悟.別人教不了,教了你也學不了,反倒白白的浪費時間.其實你有足夠條件,只是從沒好好的去思考過."

吳明苦笑,也許吧!修行到如今,確實沒認真的去思考過.

著,進了屋里,這才從武俠空間掏出雪飲狂刀.這刀對他沒多大用處,現在自身的武技都還沒成,貪多嚼不爛的道理吳明還是知道的,這也是為何他一直放在武俠空間里,而不是隨身帶著參悟.

有些不舍的抱著雪飲刀,他知道這刀自己拿不住,只是沒想到,不算主世界的那一個月,這才不過十來天的時間,聶狂就已經找上門來了.算了,能換三顆血菩提也不錯.

換了刀,聶狂起身道:"我跟龐斑約好一戰,時間定在三月初三,華山之巔!到時候若有意,可來觀戰!"

吳明眼中一亮,笑道:"到時候肯定會去."

這等絕世高手對戰,若只是看出打斗精彩,那就什麼都不用了,老老實實做個普通人吧.這樣的大戰最吸引武者的地方,就在于兩個絕世高手對武技的運用,就像吳明靠系統自學降龍神腿有了基礎,使出來威力不,但看了獨孤霸天用腿,同樣的招式,用出來確實天差地別,這就是高手的入微之處."嗯!"聶狂應了一聲,隨後又道:"兄弟,下次,別再膽大包天了,有些東西你拿不住,最好還是放手!"

吳明知道聶狂的是在凌云窟的那次,不由得尷尬的笑了笑,那次不是心不爽,宇宙不自量力的爆發了一下麼?誰知道你這麼變態啊?他不知道的是,他暈過去之後,聶狂更是與火麒麟硬抗了幾招.不過聶狂這話的沒錯,吳明自然也知道,干笑的點點頭.聽了這話,吳明知道跟聶狂之間的那過節算是過去了.

魔族聶家,卻是如此好話,比起那些所謂的'正人君子’更要寬厚,真是……誰把聶家按上一個魔族的啊?

上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阿夏    下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再臨雪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