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神級卡牌系統第395章 轉危為安   
  
第395章 轉危為安

g,更新快,無彈窗,!

"算你還有點兒良心,知道我對你好,哼!誰說我是頑固老古董!"說著像是想到了什麼,慕蒼渝自覺這話也不是太可信,輕咳了一聲,"那什麼……就算我以前做事有些頑固,你說出來,我改還不行嗎?"

云逸再次翻了個白眼兒,"改不改的以後再說吧,現在先把眼前的事解決了再說."說著云逸向後一喊了聲,"若淺,人呢?"

話剛落音,一身黑色祭祀袍的白若淺便施施然走了出來,手上拽著一個"物品",走到近前,她抬手一甩,砰的一聲扔到地上,"這兒呢."

眾人定睛望去,那堆血淋淋的物品扭動了幾下,竟然是個人形,而且還有點兒眼熟.

對這人最眼熟的人莫過于慕蒼渝和慕石了,他二人均是瞪大了眼睛.

慕蒼渝心中百般複雜,"四弟……怎麼……是你."

白若淺下手穩准狠,手法利落殘忍,不單震碎了慕義的心脈,順道還捏碎了他四肢的骨頭,擊毀了丹田,只留著一絲聖王境靈力吊命.

慕石一認出慕義,立馬狂怒不已,猛的朝白若淺飛了過去,"白若淺!你憑什麼傷我四弟!"雖說他們下屬的血脈親人多有爭斗,但四人當初結拜的情誼不是假的,慕石想比慕義高一頭,但從未想過要慕義的命.

白若淺隨手一揮,放出一道柔和卻不容反抗的力量,將慕石打了回去,"這件事,你還是問問慕城主吧."

慕石一頭霧水的看著慕蒼渝,"大哥,這是怎麼……"詢問的話只說了一半,慕石的聲音便低了下去,因為他看到慕蒼渝震驚,心痛,難以置信的表情反複交替,心里不禁微涼,有了不好的猜測,"大哥……"

"還是我來說吧."云逸冷冷看了眼地上的慕義,"就在剛才,能量余波炸裂,兩方人都在躲閃余波,無暇顧及其他的時候,我突然感覺身後一道強悍的靈力殺了過來,直指外公背心.

他趁外公騰不出手的時候攻擊,明顯是想置外公于死地,若不是若淺正好在身後,還真讓他得逞了."

"他……竟然……"慕石張了張嘴,發現自己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他根本沒想到,他們竟然會有兄弟相殘的一天,看了看慕蒼渝呆愣的臉色,慕石心里也不是個滋味.

外面看著這場鬧劇的韋林冷哼一聲,"我不管誰是誰外孫,誰又是誰外公,這些都是你們極光之城的事情,我只要我黑暗神殿聖物,慕蒼渝,趕緊將源靈之戒交出來!"

"難道黑暗神使還沒看明白嗎?"云逸犀利的眸光掃向一眾降臨幻影,最終將目光定在宮衡身上."我外公身上根本就沒有什麼源靈之戒,這不過是一場陰謀,利用你們這些降臨幻影,針對極光之城,針對我外公的一場陰謀."

韋林被云逸說得臉色冷沉,"云城主的意思是說我們讓人當槍使了?"

云逸冷笑一聲,"難道不是嗎?我外公安于靈卡大陸,沒有任何野心,要是真的有源靈之戒,早就拿出來救聖宗主了,就算他自己不用,極光之城天賦卓絕之人眾多,隨便能也找到一個人,替他完成使命.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使用源靈之戒不成,我外公明知你們是來找東西的,還會傻傻的將源靈之戒放在身上,等你們來搜嗎?他完全可以找一片險地埋起來,再設下龐大卡陣,等你們都走了,再將東西取出來."

云逸侃侃而談,分析得條理清晰,絲絲入扣,降臨幻影都不是傻子,什麼真什麼假,辨得十分明白.

"源靈之戒事關重大,難道就任由你信口開河的胡扯嗎?"畢竟是武尊級的任務,韋林雖然也覺得云逸說得有幾分道理,但他下意識的不想接受自己被人耍了,"剛剛慕城主身上的確有強烈的銀色光芒."

這次云逸沒有先反駁韋林,而是偏頭一喊,"雪鴻,你抓的人呢."

一身雪色鎧甲的白雪鴻幾步走出來,同樣砰的扔出一個人來,不像白若淺出手那般狠辣,白雪鴻扔出來的人沒什麼傷,除了靈力被禁錮,無法言語之外,還活蹦亂跳的.

"這兒,這人跑得比老鼠還快,差點兒讓他逃了,喏,還繳獲個戰利品."說著白雪鴻便將手中的一枚銀色麟甲遞給了云逸.

云逸直接將東西舉了起來,"能放出銀色光芒的東西,可不止源靈之戒,像這種純正的光明能量也是可以的."

說著云逸像是有些意外的將麟甲拿在手里翻轉看了幾次,"說起來,這東西蘊含的龐大能量,連光明神殿的星月之杖都比不上啊,也不知道雷明到底從哪兒得來的如此寶物,又是誰給他這麼大的的膽子,敢陷害一名聖皇境強者."

云逸手中之物與宮衡剛剛探查極光之城的麟甲能量波動幾乎一模一樣,同根同源,這種級別的靈寶,整個靈卡大陸都找不出來,傻子都知道是誰的,被人當猴子耍的降臨幻影瞬間將目光集中到了宮衡身上.

被一眾武者炙熱得可怕的眼光盯著,宮衡心中一顫,暗自咬牙罵道,該死的云逸,太精明了,竟然先手抓了雷明,把他所有的計劃都暴露了.

云逸見宮衡撇開了眼,也不再深究,反正回了諸仙大陸之後,找他算賬的人多的是,不急在這一時.

慕蒼渝還沒從兄弟背叛的悲涼中回過神來,轉頭發現四宗之一的雷明竟然也背叛了自己,不由得閉了閉眼,"雷明無度,背離結盟條約,發城主令,將雷宗逐出極光之城."

後面冰閣閣主和炎殿殿主互相看了看,都沒說什麼.

冰閣是無所謂,無論是四大宗還是三大宗,對她們修煉之心都不會有太大影響,而炎殿殿主感恩慕蒼渝照拂,在決策上習慣性的不反駁,再說了,這種決策也不能反駁,背後捅刀子的盟友,誰都恨不得殺之而後快.

云逸不由得想到了當年的趙夢袴和云翠霞,天下比武大會之後,他被白燁抓去了極光之城,沒來得及處理那二人,據說他們現在就躲在雷宗總壇,有慕蒼渝這一句話,他立馬計上心來,嘴角微啟,給云淵傳音入密,小聲吩咐一番.

站在極光之城陣營的云淵一聽,雙眼瞬間透亮,臉上忍不住露出了奸詐的笑容,悄然帶著冰玉城武者退了出去.

看見云淵等人離開,云逸這才滿意的轉頭,擺了擺手上的麟甲,又看了看一臉得色的宮衡,他臉上的表情仿佛在說,就算我算計了你們,你們也拿我沒辦法.

這樣讓人恨得牙根直癢癢的人,不讓他跌個跟頭,他真不知道花兒為什麼那麼紅.

云逸將手伸向宮衡的方向,宮衡早就眼盯著云逸手上的麟甲,見云逸將東西遞給他,連忙歡天喜地的去接,這可是他這次帶下來的三件靈寶之一,要是平白的丟了,非心疼死不可.

云逸的角度很巧妙,在宮衡看來,似乎像是要將麟甲遞給他,而在其他人看來,云逸不過是活動了一下手腕.

他唇角勾出一抹奸詐的笑容,手上麟甲在宮衡面前晃了一圈兒,在宮衡將要拿到的時候轉了個彎兒,塞進了白雪鴻懷里,"雷明既是雪鴻抓住的,他的靈寶自然是你的戰利品,剛好這也是光明系的靈寶,你用著正合適."

宮衡本來都快拿到了,可東西在他眼皮子前轉了一圈兒,卻落在了白雪鴻手上,那感覺,別提多憋屈了,他咬牙看著云逸,"云城主,我們明人不說暗話,該誰的東西,最好還是還給誰,有些靈寶,不是誰都消受得起的."

云逸斜望著天掏了掏耳朵,大聲喊道:"什麼?宮衡閣下說什麼?這靈寶是誰的,這靈寶可是雷明用來陷害我外公的,誰是這靈寶的主人,他可就是陷害我外公的罪魁禍首,閣下剛剛說這麟甲該還給誰?"

宮衡差點兒被云逸裝傻充愣的樣子氣得吐血,這當口,他總不能真的承認麟甲是他的,這不是擺明了說陷害慕蒼渝是他主使的嗎?

到時候不但慕蒼渝師出有名,一眾降臨幻影都可以有冤的報冤,有仇的報仇,被一眾武者圍攻的場面,立馬就要落在他頭上.

靈寶再重要,還是沒有性命來得珍貴,無奈之下,宮衡只得選擇妥協閉口不言,眼睜睜的看著白雪鴻將明光麟甲收入空間戒指.

要說最喜歡看宮衡吃癟的人,莫過于韋林了,探查源靈之戒結束,合作關系隨之終結,他也懶得和光明神殿的偽君子虛與委蛇.

韋林徑直到了慕蒼渝身前,朝人拱了拱手,"今日這一禍,實在是小人作祟,經此一事,以後慕城主可一定要和小人保持距離啊."

說著韋林又看了看云逸,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云逸和光明神殿敵對,就是黑暗神殿的朋友,"慕城主,今日之禍能轉危為安,多虧了云城主,有云城主這麼厲害的外孫,真是天佑極光之城啊.

我先代表黑暗神殿給你道喜了,等四宗盛會,哦不,三宗盛會結束,我即刻向黑暗神稟報搜查事宜,我神定會信守承諾,善待清淺聖宗主的."

源靈之戒沒找到,以他們先前商量的內容,黑暗神殿自然不會將慕清淺放出來,不過雖然不能出黑暗神殿,她也不會再受什麼委屈就是了.

韋林泰然自若的說著這些話,仿佛剛剛攻擊慕蒼渝的沒有他一樣,云逸淡淡一笑,懶得和他打哈哈,慕蒼渝看了看地上已經氣絕的慕義,悲哀的長歎了口氣.

"九長老,將尸體帶回去好好安葬吧,四長老一脈,皆從天山劍宗除名,限一日之內離開極光之城,聖域境武者若想留下,單獨來見我."

其實按他的想法,四脈的人最好所有都離開,這倒不是排除異己,而是因為這些人若是留在極光之城,在眾人眼前行走,世世代代都會打上背叛者的烙印.

他掃了眼身後的長老隊伍,其中有兩名武者戰戰兢兢,臉頰直冒冷汗,慕蒼渝歎了口氣,"極光之城以後當以四脈為誡,要和睦相處,不可生有異心……"

說了一半,慕蒼渝自嘲的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訓誡之語,後輩之間的明爭暗斗,他不是不清楚,可天山劍宗數千人,極光之城數萬人,黨派林立,關系冗雜,他有心肅清,卻無力回天.

上篇:第394章 你剛剛叫我什麼    下篇:第396章 異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