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一品兵王第一百二十六章 小舅子,秦小虎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小舅子,秦小虎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小舅子,秦小虎

等龐少卿和秦小虎回來後都十一點多了,秦銘看到兒子完好無損的回來,欣喜之余又是對兒子一頓數落,這兒子如果有秦玲燕一半的乖巧,他也就省心了.

兒子回來了,秦銘懸在半空的心髒也著了地,不過卻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不是說兒子打傷了計劃生育辦公室主任的老婆麼?怎麼就突然把兒子放出來了?而且也決口不談賠償的事情,難道真的是燕兒帶回來的那男人在背後出了力?

張東強的能力還是比較強的,他是市委書記的親信,在官場圈圈里也是個名人,他親自打電話給派出所下命令調查,發現事情並沒有蕭朗說的那麼嚴重,這才沒有親自趕去派出所.

他是很明白自己叔叔的脾性,為人處世是異常的低調,他的身份比較特殊,一旦出現會給蕭朗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索性只是給蕭朗回了通電話,彙報了事情的處理結果.

秦小虎給老爸教訓了一頓,也不敢還口,倒是對姐姐突然歸來喜歡的不得了,秦玲燕在家的時候也替爸爸管弟弟,對弟弟的調皮搗蛋是很了解的,事實上秦銘根本管不了這個搗蛋鬼的.

秦小虎見蕭朗很隨和,而且聽姐姐說還是他在背後出了力幫了自己一把,自己才會被放出來,這小伙立刻對這個姐夫好感大漲,他本來就不喜歡那個虛偽的龐少卿,現在有了蕭朗給他當姐夫,他是高興地差點跳起來了.

當著龐少卿的面,左一口姐夫右一口姐夫,聽的蕭朗滿心歡喜,悄悄還給小舅子包了個紅包,心道,這小子還是很上道的,值得培養.

姐弟倆快兩年沒見了,也是親得很,秦玲燕更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擰著小虎的耳朵把他拽到了牆角:"你這個家伙越來越管不了?我不在的時候不是告訴你不許氣爸麼?你聽了嗎?"

"哎呀,姐,我耳朵掉了,這事也不能怪我,我們老師那就是個瘋婆子,罵班里的女生怎麼不去坐台?你聽聽,這是老師該說的話嗎?"秦小虎年紀大不,卻長的五大三粗,只有十八歲就有一米八的身高,只比蕭朗低那麼一點,站在秦玲燕身邊反差很大.

秦玲燕白了他一眼,氣的臉都青了:"你咸吃蘿蔔淡操心,跟你有半毛錢的關系?哦……我明白了,那個女生是你愛慕的對象?"

秦小虎臉蛋立刻血紅:"沒有的事,我就是看那個女生可憐,我們那個老師太壞了."

"你把人家給打壞了?怎麼打得?打哪了?是不是住院了?"

"嗯,就是趁她從廁所出來時,我從背後偷襲她的,後腦勺上蓋了她兩板磚,死不了的."秦小虎還有點小得意.

秦玲燕香肩崩塌了,怎麼感覺自己這個弟弟和蕭朗有點近似啊?都喜歡打架.

"你就別留在家里氣老爸了,不然遲早被你氣死,跟我去外地吧."

秦小虎握著拳頭,兩眼都在冒小星星,興奮地停不下來:"哇,太好了耶,姐,我做夢都想去省城上學呢."

"我現在在東港市,那里可比省城差遠了,去省城?你別做夢了."秦玲燕沒好氣的說道.

"啊?"秦小虎有些失望,原來不是去省城啊?不過能離開十堰村出去見識見識,他心里還是很期待的,"行吧,只要跟著老姐,我去哪都行,在家里遲早被老爸打死."

秦玲燕有些心疼弟弟,墊著腳尖去摸小虎的腦袋:"你乖乖聽話,爸會打你麼?都是你自討的,你跟著我要是還不聽話,我就讓你姐夫把你吊起來打."

"不是吧."秦小虎有些後怕地看了眼坐在秦銘身邊一直干笑的蕭朗,"就他?他能打得過我?"

"你找死是吧?你還敢打你姐夫?你還個手指頭試試?"秦玲燕心里還是維護自己的男人,又擰上了小虎的耳朵,冷冷道.

"嘿,姐,姐,我錯了,我哪敢動姐夫一根汗毛."秦小虎連忙舉手投降,"姐,你你和姐夫什麼時候……我怎麼都不知道……"

秦小虎偷偷曖昧的打出一個倆拇指對翹互點的手式,那意思就是你們在搞對象?

他和秦玲燕時常都有書信聯系,姐姐有了對象是大事,怎麼從來都沒聽她提起過呢?難道是剛剛好上的?

秦玲燕怎麼會和他說這個?伸手敲了弟弟一個毛栗子,瞪眼道:"少給我打聽不該知道的,小心敲死你."

秦小虎吐了吐舌頭,想想也是,上周才和姐姐通了一次電話,也沒聽說姐姐有男朋友,肯定是才確定的關系.

秦銘和蕭朗喝著茶熱聊,現在秦銘對蕭朗的印象有了改觀,雖說不能肯定是不是蕭朗在背後出力幫小虎,但是看龐少卿那張拉的比驢臉都長的臭臉,他也猜到了結果,可能是愛屋及烏,秦銘對蕭朗真是親熱了幾分.

拉著蕭朗的手聊著他平時務農時的事情,還有點牽扯農業技術問題,蕭朗小的時候被老爺子逼著一起在菜園干活,想不到積累了不少技術和經驗,居然和秦銘聊得很投機,反倒是把龐少卿晾在一邊,只能陪著笑.

有時他想插幾句,卻完全聽不懂這兩人的話題,也只能憋屈的一個勁喝茶水,廁所都去了兩趟了.

好不容易撐到了十二點,龐少卿扭了扭領帶,笑著站起來:"秦叔,你看十二點了,我專程在洪都酒店定了包間給玲燕接風."

秦銘看了眼龐少卿,揮揮手:"少卿,我們在家吃個便飯算了,去外面又要讓你破費."

"爸,這你就不懂了,龐哥是想給姐姐接風,在家里吃多沒趣啊."秦小虎嘟囔了一句.

秦銘立刻瞪了他一眼,還以顏色,秦小虎立馬低著腦袋不吭氣了,再多說話秦銘沒准脾氣上來當眾給他一腳.

"真是讓你破費了."話都說到這個份上,秦銘也不好拒絕,只好揮揮手,客氣的說道.

"玲燕,賞個臉吧."龐少卿笑笑,容光煥發,伸手想去拿秦玲燕的挎包,不過卻被秦小虎搶先奪了過去,很是精明的遞給了蕭朗.

龐少卿的目光從蕭朗身上掠過,帶著一絲戒備,好像豪豬見到情敵一樣,豎起了全身的刺,再瞪了秦小虎一眼,氣呼呼地轉身跟在秦銘的後面.

蕭朗笑著把秦玲燕的挎包往自己身上套,拍拍秦小虎的肩膀誇道:"小虎,你很不錯,以後到東港市姐夫罩著你,你盡管橫著走就是了."

"嘿嘿,姐夫,這可是你說的."秦小虎立刻來了精神,不過立馬被秦玲燕一個眼神給澆滅了湧上心頭的興趣,只好乖乖地站在秦玲燕旁邊,不敢再搭話.

秦玲燕白了蕭朗一眼:"你是想帶他去混黑社會嗎?"沒好氣的在蕭朗腰間擰了一把,痛的蕭朗的冷汗都出來了.

攬著秦玲燕柔軟纖腰往出走,蕭朗忍不住說道:"小秦啊,你想謀殺親夫啊."

上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搶功勞    下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什麼也沒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