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安祿山新史第十二節 找到金山了   
  
第十二節 找到金山了

知道了黑水靺鞨情況的安祿山大為高興,覺得這是一個軟化控制黑水靺鞨的好機會。

黑水靺鞨現在還很弱小,而且不和唐實際管轄的地域接壤,也不知道到底能給自己帶來對大的好處,但安祿山還是覺得,安置這樣一個棋子對自己的將來可能有幫助。

當即表示,自己和憫忠寺的關系不錯,可以推薦寺中的幾個僧人去黑水靺鞨。這到是因為安祿山早有准備,覺得宗教在日常生活中有非常特殊的作用,准備把他們宣傳到突厥等異族去,麻痹他們的斗志,消磨他們的黃金(造佛像,佛塔)。所以在給憫忠寺印經書時,特意許了幾個願,讓幾個自己收養的孤兒代自己入寺為僧。雖然他們年紀小,還沒法直接執掌一方,卻可以說服他們的師傅,一起去這些化外之地傳播佛學。

安祿山心中有數,這些黑水靺鞨人肯定是直接發出邀請,對于領地的苦寒也是直接承認。不過安祿山可不准備直說,從他和憫忠寺幾位僧侶的接觸來看,他們還是比較好名利的,只不過是不同于世俗的名利罷了。告訴他們把佛學傳播到“蠻荒”之地,必然聲名遠揚,而黑水多的是黃金,到時候建造大量金佛金塔,必然功德無量。只說這樣的前景,不說黑水的苦寒,估計這些僧侶們就會動心的。

聽說黑水靺鞨佛像稀少,而且還大多沒開過光,安祿山當即大方的表示,把經堂中那個本來是隨便叫人雕刻的木制佛陀像,贈送給了倪屬利稽。還說為了尊重佛經和佛像,要請憫忠寺的高僧前來主持一個傳經大典。

倪屬利稽大為高興,對于自己的結義兄弟,也沒什麼好多說的,當場讓身上背著兩個包袱的護衛把包裹解下,“唰”一下扯掉裹巾,露出里面黃澄澄的金塊。

黑水產黃金,這次為了請憫忠寺的高僧去黑水靺鞨,倪屬利稽叫兩個護衛各背了十斤黃金來,准備布施給寺里。只是憫忠寺這樣的皇家寺院哪里會缺錢,聽說准備布施,還沒等他把黃金拿出來,就已經開口拒絕了。現在既然安祿山這麼好心的願意傳經,就把本來也要送出的黃金轉贈給安祿山。

中原並不盛產黃金,所以市面上流通的主要貨幣是銅錢和白銀,大宗生意用白銀結算,日常生活中還是以銅錢為主,黃金一般只是作為貨值儲備、禮品或是首飾,並不直接流通。大戶人家的子弟在出行前,長輩都會送上一兩個金元寶或幾枚金葉子,就都是作為應急資金壓底的。

當初安祿山的幾十張金葉子,也是到官府專門負責兌換錢幣的莊子(錢莊)換成銀子才用的,這還是幽州城大,要是一般的小城,那就只能到珠寶首飾店換。

這二十斤黃金雖然不能直接使用,但安祿山心中那高興真是無以複加。

本來只是准備白送,那里想到竟然還能得到這麼大的回報。幾十部一百多冊經書,成本按最貴算不過二三十貫錢,那木雕佛像也只要五貫,可這二十斤黃金,就是三百二十兩金子呀。按照官家最便宜的兌換率一換十的話,也是價值三千兩百兩白銀。現在銅錢比較值錢,市面上是一兩白銀可以兌換成一千兩百文制錢,官家兌換錢莊一兩白銀只能換一千文,而一千文銅錢剛好是一貫。算起來,安祿山這次可是真正做了一次一本百利的生意。

而且安祿山現在有自己的金銀鋪,這些黃金的實際價值遠比剛才算的要高。估計真正獲利,應該在五千兩白銀左右。

這個數目放在現代或者近代也許算不了太多,但在盛唐,他的實際購買力,卻遠比現在要多的多。此時在西京長安、東都洛陽,米價一石不到二百文錢(唐石相當于現代八十公斤),幽州貴一點,也不過二百五十文,這和後世一石米動輒一千多文的價格根本沒法相比(後來的石大,不過換成唐石也遠超一千文)。

安祿山想不到一時起了壞心,竟然找到了這麼一個大頭金主。

倪屬利稽還表示,這麼一點小小的黃金,根本沒發表達他和他的族人對安祿山的感激。再拿出一塊純金打造的獸面牌,送給安祿山,表示將來有什麼需要,隨時可以持這塊牌子去黑水靺鞨找他,牌子代表了他本人,可以號令外出的族人。

聽說安祿山還在做皮草藥材生意後,立刻表示,讓安祿山派商隊到他的黑水去,哪兒盛產各種珍稀動物的皮毛,人參,熊膽,鹿茸等藥材也是取之不盡,安祿山的商隊可以獲得最低價采購。

安祿山大喜,如果說剛才是天上掉金子的話,那麼現在可算是找到金山了。

黑水靺鞨和中原並不直接相連,中間夾了粟末靺鞨和室韋各部。最近幾年粟末靺鞨和開始有脫離唐控制的趨勢,從他那兒經過的商路已經斷了,這讓很多黑水的特產價格暴漲。好在室韋雖然向突厥稱臣,但也向大唐朝貢,他的商路並沒受到影響。黑水的商品,特別是很多特產,流傳到中原的話,都是價值非常昂貴的珍稀物品。

以最低價采購,估計每年可以多賺上萬兩白銀。安祿山立刻爽快的答應,表示願意盡量的多游說僧侶去他們哪兒傳播佛學。

安祿山心中高興,也沒忽略倪屬利稽提出這個建議的用心。看起來是按安祿山占了大便宜,實際上卻是互利互惠。因為商路被阻,很多黑水的特產都運不到大唐,而周圍的室韋本身也產這個,渤海則更是不屑進口,這樣一來,黑水的很多珍稀皮毛藥草,只能白白堆在那兒風化。如果安祿山能順利買走這些東西,反而是幫助黑水靺鞨。倪屬利稽雖然看起來豪爽沒心眼,但作為一個首領,怎麼可能真的沒心眼呢!

安祿山心中也已經暗暗決定,每次商隊出發的時候,就帶上漢文版的佛經和相應的佛教法器去賣,而且只准用黃金交換,估計一個來回就能抵得上近代航海時去一趟美洲了。在派幾個受過專門訓練的儒生過去,用來傳播漢字,讓他們漢化。想到這里,安祿山又看了一眼剛才的那個文士一眼,哼!這樣不知敵我的家伙,讓他在幽州境內暴斃得了。

送走倪屬利稽,將黃金存到自己的黃金首飾店中,順便取走自己要求金銀鋪特制的幾件小東西,安祿山就回自己的府里了。

第二天,安祿山再次拜訪刺史張嘉貞,現在他們的關系已經非常密切。對于安祿山將佛學經書送給異族的事情,張嘉貞並不追究。整個幽州,自從安祿山的印刷館開業以來,早已不缺佛經。在張嘉貞眼中,只要不隨便將“聖人”文集送出,就沒什麼問題。

至于僧人和佛像,朝廷都已經答應了,張嘉貞自然更不會追究。大筆一揮,將安祿山等人的通關文書順便一起開了,作為出入的憑證。

從張嘉貞那兒,安祿山得知張寶符的行裝也已經准備完畢,現在正在宴請各地趕來歡送的張家眷屬。雙方一致約定,兩天後啟程前往長安。

**********************************************

開元十一年十二月,安祿山告別了眾人,帶著于窣干、安懷秀、崔奇,和十一名軍士(其中六名步兵,四名步射,由一名越騎(精通騎射)隊正率領。),押送著裝了五輛馬車的印刷機和其他各色行李(主要是字庫),出發前往京師長安。

同行的還有幽州刺史張嘉貞的兒子張寶符,以及他的三名扈從,一輛馬車。

在這之前,安祿山已經把剛剛結義的兄弟倪屬利稽送出了幽州城。至于本來准備讓他悄悄暴斃的文士,在私下主動拜訪了安祿山後,已經再次跟隨倪屬利稽出發了。

在出發前,安祿山才得知,因為唐律規定,非緊急情況,府兵出動十騎十人以上,須得朝廷批准,所以即便是有張寶符同行,張嘉貞也只能派出十名軍士。那隊正還是因為剛好要上京遞交公文,才得以取代伙長,率領全隊。讓本來還以為可以大隊人馬護送,前呼後擁進京的安祿山大感無趣。

雖然這一次出發前往長安,不管安祿山,還是其他人,都抱以了極大的期望,然而實際上,他的成果並不大。就像安祿山覺得派十一人護送,沒法體現自己的重要一樣,他在朝廷的眼中,也確實不那麼重要。

');

上篇:第十一節 你算那根蔥    下篇:第十三節 范陽奇遇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