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安祿山新史第一節 長安已在望   
  
第一節 長安已在望

經過一個多月的長途跋涉,安祿山一行人終于抵達了京畿道京兆府。

唐的國都是西京長安,不過正規的稱呼,卻僅僅是西京,東都洛陽的稱呼其實也僅僅是東都。長時間來,一般平民百姓都是以長安洛陽來稱呼兩地,現在這個兩個稱謂已經變成能和官方稱呼並存的存在了。

安祿山一行人,在剛開始時一直是不急不緩行進的,但在途徑北都太原時卻因為事情稍微多耽擱了一段時間,雖然後來加緊趕路,卻也沒法在年前趕到長安,弄得新年只能在路上渡過。

這一天,眼看長安城在即,這隊人馬在遠遠能看到長安城牆的一個茶攤上坐下休息了一會兒。只是才剛坐下,就和人發生了一點沖突。

“你們是哪里來的東西,敢管大爺們的事情?”

長安城外的茶攤旁,幾個錦袍青年和安祿山一行對峙在一起,說話的是其中一個特別趾高氣揚,滿臉傲氣的英偉青年。

安祿山沒想到,他剛剛看到巍峨高聳的長安城牆,想對著這個世界第一大城發表一番感慨,就被一群賽馬的紈绔子弟給敗了興致。

西陵俠年少,送客過長亭。青槐夾兩路,白馬如流星。這正是一群十里送人回城的長安少年。他們的情義應該值得推崇,舉動卻實在有失風度。

一路打馬,惹起莫大的煙塵那也就算了,竟然還毛毛躁躁的差點撞到了安祿山他們歇腳的茶攤。本來就脾氣不好的安祿山自然不會客氣。

冷冷看了一眼為首少年,指著上面飄浮了一陣灰塵的茶杯道:

“賠我一杯熱茶,再向店主賠償損壞的紗帳!”

剛才為首的一個英俊青年縱馬太快,騎術卻不夠精妙,奔馳而過時馬匹竟然劃到了支茶攤頂蓬的竹竿。如果不是為了察看馬匹是否受傷,他們恐怕還不會停下來。安祿山甚至在想,王昌齡當年是不是也是被這樣一群騎馬少年搞得灰頭土臉,才寫下這麼一首詩諷刺的呢。

幾個錦袍青年看安祿山他們的衣著雖然落伍,但衣料上乘,分明也不是普通人家出身。看衣服的款式,其中幾個已經猜到安祿山他們是從北方來的。此時再聽到安祿山提出這樣要求,自然察覺到他是在故意找碴。

“哼!大膽的東西,眼睛放亮點,你面前的可是當今張相爺的兩位公子,難道還想訛詐不成?”為首的英俊青年還沒答話,里面唯一一個衣著簡樸的青年文士就已經對著安祿山罵開了。

旁邊一個容貌和為首青年有幾分相似,卻又要英俊三分的青年。此時聽到那個青年文士的話,不由笑了一笑。

“呵呵!宋兄息怒!不值得和這些人理會!大哥!你的馬沒事吧?”

第二句話卻變成是對為首那個英俊青年說的了。

“哦!沒事!”為首那人微微一笑,隨即從腰間一個錦囊中取出一塊碎銀,扔到茶攤的桌上。

對安祿山抱拳道:

“是在下莽撞了!這點小錢,賠償店家的損失,再請幾位喝杯熱茶!在下張均,幾位如果有閑,可來燕國公府找在下,在下很想結交!今日尚要回報大人,不能細敘,還請恕罪!”

說完,不等安祿山他們答話,輕輕一夾馬腹,縱馬朝長安城馳去。形態言語間說不出的灑脫。

其他幾個錦袍少年看到了,也是一揮手中馬鞭,跟在那個張均後面走了,其中那個衣著簡樸的青年,卻在臨走前別有意味的看了安祿山眾人一眼。

“哼!權臣子弟,到也有幾分模樣!”旁邊的張寶符酸溜溜的說道。

剛才張均的動作一氣呵成,面上始終帶著和煦的微笑,實在是非常有世家子弟風范。和他一比,站在小茶攤前的安祿山,就像是剛從鄉下進城沒建過世面的農夫,而張寶符則是某個古舊家庭出來的儒生。

“早聞張燕公(張說)是當世英豪,想不到他的公子也有如此風采,這才是大家風范呀!”崔奇卻是笑著贊道。

窣干也立刻點了點頭:

“恩!這就是大哥說的咸陽游俠少年吧!夠爽快!有風范!”

“哼!什麼大家風范,你看看他那個兄弟,正眼都沒看過你一眼,這算什麼風采!剛才賠錢道歉,只不過看現在是在大路旁,怕為非作歹的會敗壞他老爹的名聲而已!”張寶符不屑的道。

果然,安祿山他們看不遠處的路人,都是對運去的幾騎議論紛紛,不過看他們一副欽佩的樣子,還真有可能讓張寶符給說中了。

想不到張寶符年紀輕輕,就能觀察這麼仔細,說出一番有見地的話,安祿山不禁對他有點刮目相看。自己以前似乎有點太輕視他了!不過剛開始的話,卻並不能算數,張嘉貞是被張說排擠出朝的,張寶符小孩子脾氣,對于氣度灑脫的張均,難免會有幾分不平!

“官家子弟又有幾個好人!”安懷秀對崔奇那一番話也沒表示贊同。

安懷秀對官宦世家的印象太差,如果不是因為張寶符現在名義上是安祿山的兄弟之交,他恐怕對張寶符都不會有好臉色。

“算了!不去理會他!別看現在長安城已經在望,真要走起來,可不是一時三刻就能到的,我們還是快上馬趕路吧!”安祿山悶聲道。

也扔下一塊碎銀當茶錢,不去管那個店家的道謝聲,自顧自上馬去了。

表面看起來,安祿山好像對剛才的事情毫不在意,實際上安祿山此時的心情卻難受的很。想不到還沒到京師,自己就算是小小的得罪了一把張說的兩個兒子。

他經驗老到,自然能分清楚怎麼樣才是真心的道歉。剛才張均和他的弟弟,雖然面上很謙恭(他弟弟連面上都不謙恭),但眼中卻沒有絲毫道歉的意思。安祿山甚至還在他那個弟弟眼中看到了一絲恨意。如果不出意外,到了城中後,這位相爺公子有機會為難自己的話,應該不會錯過。

至于那個張均,安祿山到不擔心,主要是因為以前曾經看過到過他的一些寺,在他看來,這樣有名篇流傳的詩人,再壞也不會壞到哪里去。

其實就算他的弟弟暗中給自己使絆,安祿山也不放在心上。像他這樣的子弟,應該是屬于比較好名好利的,憑自己的手段,就算不能讓他為自己所用,也能輕易消除對方的那點怨恨。

安祿山現在真正擔心的是,自己這樣還沒進城就已經小小得罪了一對宰相的公子,以自己的脾氣,到了滿是官宦子弟的長安城中,到時還不知道會得罪多少這樣的人呢。

因為張嘉貞是被張說擠兌出長安的,安祿山已經知道了不少關于張說的消息。結合自己在後世讀的一些關于張說的評價,安祿山知道,張說雖然好權,但也不是個什麼壞人,至少才能很不錯,三度拜相就很好的說明了問題。安祿山也相信,就算自己得罪了他的兒子,只要不得罪他本人,他也不會過于偏癱。

不過京師中可不是只有張說一人,幾百位各種關系的皇親國戚不說,單是各大豪門,隨便出來一個,就能把自己像捏一只螞蟻一樣捏死。這次自己給朝廷上貢,也不知道到底能否引起朝廷的重視。這些大臣們可是隨時可以讓自己從人間消失的,甚至還可能順便拐走自己的發明成果。

唉!安祿山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自己在幽州過的那種囂張跋扈生活,以後只能放在夢境中回顧了。在出人頭地前,也許只能夾起尾巴先過活一段了。

');

上篇:第十五節 前往長安城    下篇:第二節 開元宋開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