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安祿山新史第十八節 當什麼官好   
  
第十八節 當什麼官好

張說的一番話,立刻讓包括安祿山在內的幾個男人,同時陷入了成就一番前所未有大業的幻想之中。

李隆基是個已經很有建樹的皇帝,但聚集起天下群書這樣的創舉,對于封建社會的君主和大臣來說,還是一個非常非常值得誇耀的事跡。光是想一想,就讓他感到有點興奮。只是旁邊一個嬌柔的聲音中斷了他正要進行的聯想。

“三哥!那個安正字怎麼會有這麼多藏書呀?”

“哈哈哈!對了!都差點了忘了要見識見識安卿的那個印刷機了!”李隆基立刻冷靜了下來,面上剛剛的興奮表情,已經又變成了一絲和煦的微笑。“安卿!你那些書都是用那個印刷機印制的嗎?能否叫人演示一下!”

“是的!陛下!微臣的那百萬藏書,全是由活字印刷機印制的!”安祿山回頭看了一下。

高力士立刻會意的叫小內侍把兩張小桌子大小的印刷機抬了過來,至于後面的那十幾架子字庫,那些小內侍們理智的沒有去搬。

“陛下!你是准備出題印制呢,還是由臣下隨便印制!”安祿山知道,有時候商品自身的好壞很重要,但一個好的展示過程更重要。讓好奇的顧客參與進來,就算是僅僅讓他們領略一下新奇的地方,也經常能產生意想不到的結果。

“哦!還可以出題嗎?是不是朕說什麼,你就能印制什麼?”

“正是這樣!”安祿山微微一笑。

這些整日待在皇宮中的貴人,恐怕連雕版印刷都沒見過吧!而且習慣了手寫的他們,對于機械印制方法的了解,估計也就局限在拓本上。對于它的期望肯定不會很高,甚至只要簡單的成功,都可能引來他們的贊歎。其實雕版印刷就能說什麼印什麼,聽李隆基剛才的話,就知道他沒看過雕版印刷,這樣的話,自己的活字印刷機,定然能獲得更好的評價。

“恩!這印刷機果然不錯!” 李隆基點點頭,“這樣好了!就先印制‘奉天承運’這幾個字來看看吧!”

“遵旨!”安祿山應下。

心中卻暗道可惜,這次沒把握好機會,要是自己的字庫全一點,大小各種字體都有,就能把這次的“奉天承運”四字印得特別出色,說不定到時還能得到印制制式聖旨的機會。這次看來是只能讓大家小小贊歎一番了。

隨手招呼那幾個伙計選字,上軸形模板,固定,給油墨盒上墨等。一切安裝完畢,那些伙計都退下去了,安祿山才向李隆基等人行了一禮,上前搖動手柄。

“唰”一下,一張印了“奉天承運”四字的紙從轉軸下甩了出來。在觀看眾人目瞪口呆中,“刷”一下,又出來一張。安祿山連續的搖動,一張張印了“奉天承運”四字的專用紙,聽話的從供紙盒中甩出來。

才印了五張,安祿山就停了下來。

早有小內侍從桌子上收拾起那幾張紙,轉交給高力士,再由高力士雙手捧了,遞給李隆基等人觀看。

剛才印刷機選字排版時眾人並沒看出什麼精妙的地方,也並沒多注意,但最後安祿山神奇的操作過程,卻讓眾人大為驚訝。沒聯想到前面操作的,甚至還以為是安祿山將紙變出來的呢。聰明如李隆基和張說,聯系前面看到的,多想一會兒就猜出了里面大致的原理。但那兩個女人和高力士等宦官,卻是對這個印刷機乍舌不已。

“真是神奇之物!這字也印得非常清楚!”李隆基點了點,取過一張,再隨手翻了翻剩下的幾張。

李隆基看完印刷好的紙張,興奮的站了起來,准備去看那印刷機,高力士也將那幾張紙交給小內侍,讓他們傳給剩下幾人觀看。

皇帝就是皇帝,當了十幾年的皇帝,那身上的威嚴並不是溫和的微笑就能消除的。剛才坐著的時候,也許是因為身旁那兩個女人的原因,覺察不出他有多麼的威嚴,而一旦站起來,來到安祿山身邊時,安祿山就覺察到那種令人難受的威壓了。

雖然不至于抬不起頭來,但安祿山還是乖乖的低著頭,一副惶恐的樣子。

一則是因為這樣才符合一個初見皇帝之人的表現,再則也是覺得這樣才能贏得李隆基的賞識。李隆基正由明君向昏君轉變,現在還是給他留一個忠順的印象比較好。

李隆基繞著印刷機走了一圈,安祿山和高力士自然是緊緊的跟在後面。

看到李隆基極有興趣的盯著那根搖柄,安祿山立刻會意的進言道:

“只要輕輕搖動那個手柄,就能印出那字來!”

李隆基稍稍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忍不住好奇心,伸手扶上了手柄,微微用力,自然的搖了一圈,一張印制了“奉天承運”四個字的紙張立刻甩了出來。

李隆基還沒什麼表示,高力士就已經興奮的叫道:

“出來了!出來了!真出來了!”

看到高力士的表現,安祿山覺得皇帝不急太監急這句話用在這兒最合適。

“哈哈哈!這很簡單呀!”李隆基嘴上是這麼說,但看他面上的微笑,就知道他內心其實也很高興。

“真的呀!是不是只要這樣搖下去,這樣的紙就會不斷出來?”一陣清香襲來,武惠妃也走到了附近。

安祿山趕忙稍稍後退兩步,低頭回答道:

“是的!娘娘!只要墨汁(油墨)和紙張沒用光,就一直能搖出來!”

其實以大唐的開放,安祿山就算正視一下武惠妃也沒什麼,但是為了給李隆基等人留下一個自己謙卑忠順的印象,自然要裝出一副不敢無禮的樣子了。

李隆基轉頭對武惠妃的微微一笑,手扶著手,讓她也試了試。讓旁觀的安祿山心底暗暗贊歎,還真是恩愛呀!

等到武惠妃去撿新印出來的紙張看,李隆基才轉而問安祿山這個印刷機最關鍵的所在。

“它還能印別的東西嗎?”

“是的!陛下!活字印刷機最大的特點,就是只需調整模板上的活字,即能不斷反複的使用!”安祿山立刻答道。

“好!這回就由愛妃出題吧!讓安卿再印制一個新的!”李隆基並不在意這樣做是否合禮,旁邊的安祿山自然也不會說什麼。

反而笑著抬頭道:

“娘娘可千萬別故意刁難下官,這個貢品僅僅是樣品,字庫所存字體不多,要是印一整套書的話,那安祿山就只有跑回同文館去借了字體再來印了!”

“咯咯!你放心好了!不會讓你大老遠跑回去的!這樣好了!就令它印‘貞淑賢’三個字!這幾個字體應該有吧!”武惠妃對于安祿山剛才一臉的謙恭並不喜歡,甚至在安祿山後退的時候,還微微緊了緊眉。現在看到他突然大方的跟自己開玩笑,反倒頗有幾分喜歡。

這幾個字不算冷僻,字庫中自然有。

重複剛才的操作,很快,由武惠妃親自搖印出來的“貞淑賢”三字就出現在了印紙上。剛才僅僅是搖出那幾個預先安好的活字,就讓武惠妃大為高興。現在看到親自出題的字印出來,自然是更加興奮,正當她准備發一番感慨的時候,在後面的張說卻微微“咦”了一聲。

“不對呀!安正字!我記得市面上出售的同文版書籍,字體好像不是楷書吧!”張說拿了字片走上來。

“回張相!市面上大部分書籍,出于印刷速度的考慮,用的是簡單的幽體(宋體),但那些精裝書籍,用的還是楷書,甚至還有隸書的!這次進獻給朝廷,用的還是最漂亮的楷體!”安祿山不慌不忙的答道。

雖然實際上,宋體字(幽體)的應用和美觀都不比楷體差,但是現在這個時代的人用慣了楷書,還是覺得楷體看起來順眼,所以同文館新制的不少書籍,都采用了楷體。張說以前見的書籍,大多是幽州版,印象中反倒是以幽體為主了。

“幽體方正,楷書飄逸!兩者各有所長,並無優劣之判!今後若是官府行文,還不如幽體威嚴!”張說本身愛好書法,自然對于這個宋體和楷書有一番見解。

“宰相所言不錯!此議可以考慮!朕聽說這幽體書法就是由安卿所創!是否真是如此?”李隆基對與張說的看法比較贊同。不過第二句話卻是轉頭問安祿山。

安祿山自然不能說這個宋體,其實是後世的大奸臣秦檜所書,想到這是一個博得功名的好機會,便略顯不好意思的說道:

“確實是微臣無意中所創!”

“哈哈哈!古來書法大家無數,能新創書法字體者,全都是不二賢臣!看來安正字將來也會是一個棟梁之才呀!”李隆基笑道。

聽到這樣的話,安祿山立刻判定李隆基是准備重用自己。雖然對他的說法不以為然,後世的大奸臣蔡京,秦檜,可都是大書法家,只不過以前的那些書法大家湊巧都是賢臣而已。當然,對于李隆基的說法,安祿山可不會反駁。僅僅是表示“陛下如此贊譽!安祿山實在不敢當!書法僅僅是偶爾所創!至于獻書和獻印刷機,更是臣子的本份!”

“說之!安卿獻此印刷機有大功,你以為該如何封賞?”

李隆基看來對安祿山真的非常滿意,竟然准備直接在這樣僅有宰相在的場合,不與其他朝臣商量一下,就定下給安祿山的封賞。

聽到李隆基的話,安祿山卻只是淡淡的站在原地,似乎對此混不在意。

“陛下!安正字所獻印刷機,不僅僅是對于今後的傳播王化有莫大好處,其實這印刷機本身,就能安正字帶來莫大的收益!所以臣以為,應當以獻寶之禮酬安正字!而且安正字的百萬藏書,價值不再國器重寶之下呀!”張說摸了摸胡子,說出了自己的見解。

這個回答有學問。獻寶獻出的寶物,當然得是天子儀器甚至傳國玉璽一級的珍寶,這樣的東西,不僅僅是封個官職就能算了,還得封爵。當然,一般封的都是爵高官低,沒有實際影響力。按照常規進貢論的話,安祿山僅僅是能當一個不錯的小官,但現在按照獻寶論,結果就難說了,雖然好處肯定會比原來大,但對于安祿山非常需要的高品級官職來說,恐怕就不一定能那麼滿意了。聽了張說的話,安祿山立刻微微緊了一下眉鋒,不知道他這是好意還是壞意。

李隆基聽了卻是點了點頭,笑道:

“其實安卿所獻百萬藏書,才是最讓朕高興的!而且安卿竟然還把自己的生財之資都送來了!那朕也不能虧待了你!唔,宰相明日制詔,安祿山獻寶有功,封為九等開國縣男,食邑三百戶,從五品上銜,授世襲永業田五百畝。再在秘書省掛個校書郎銜,專營負責刊印書務!這樣就不必擔心今後別人用這印刷機賺錢了!”

安祿山暗暗苦笑,得了個爵位自然高興,即便是九等爵位中最低的一等,也相當于五品官!實際上,想要得到這樣的爵位,除非你真的送上了寶物,要真是憑當官慢慢爬,就算到了五品,也不大可能封爵。

但是那個秘書省校書郎的實差,卻僅僅是一個正九品上的小官,掌讎校典籍,刊正文章,根本沒法參與到具體的政務中去,所以實際上,自己並有任何實權,還是和原來那個正字一樣。而如果沒有實權,就沒有立功的機會,沒有立功的機會,你還有升遷的機會嗎?這樣的話,還不如不要那個爵位呢,換個六七品的實差來的合算。

而且這樣的封賞,傳出去名聲也不是那麼好聽,大家不會以為自己有真才,只會流傳自己靠獻寶得官的事跡。

“微臣拜謝皇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安祿山激動的跪了下來。

內心不舒服有什麼辦法,此時如果面上流露稍微一點的不滿,立刻就是人頭落地的危險,自然還是得感激的有所表示。不過好歹得了爵位,大不了自己真走科舉的路,再考一回大學。

“恩!安卿起來吧!今後還要好好的使用這個印刷機,等藏書館建立了,須得用此寶多印制一些書籍!莫要辜負了朕的期望!”李隆基寬慰的拍了拍安祿山的肩膀。

他覺得安祿山剛才的激動很真誠。

“謝陛下隆恩!微臣肝腦塗地!誓報皇恩!”安祿山揉了揉眼睛,雙眼微紅的說道。

眼角的余光,看到張說正眯著眼睛摸自己的胡子,一副愜意的樣子。

');

上篇:第十七節 興慶宮見駕    下篇:第一節 春風正得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