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安祿山新史第二十節 惠妃的心意   
  
第二十節 惠妃的心意

漫天飄舞的旌旗,毫光閃耀的刀戟,配上莊嚴肅穆的出行樂,讓路旁的百姓紛紛焚香而拜。

安祿山看到那些百姓虔誠的面孔,不由得有點感歎,其實就算不宣傳,封建君主在愚民心中,也是和神一樣的存在。

神是什麼?神就是不可知不可見,但擁有強大力量的存在。對于愚民來說,躲在皇宮大內,擁有生殺大權的皇帝,就是這樣的存在,就是人間的神。

一陣冷風吹過,帶來了一陣清香的同時,也帶來一縷脂粉香,安祿山用鼻子狠狠的嗅了幾下,心中暗自猜測,恩,這是茉莉花味,那應該是那個秀美人的身上的脂粉香。

安祿山很幸運也很不幸運,他負責這幾輛嬪妃車駕,雖然能大飽眼福,經常看到不少容貌秀麗的美女,但也讓他不得不忍受肉在眼前吃不得的煎熬。

還好天氣已經轉冷,那些美女們的白胳膊嫩大腿都已經被裹得嚴嚴實實了,要是換成夏天,宮女裝扮特有的露胳膊露大腿,安祿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做到不監守自盜。不過唐女喜歡露胸部的習慣,就是到了冬天也不能改變,看不到胳膊大腿,卻經常看到深深的乳溝,這也足以讓安祿山欲火大漲,心火難平了。

而且由于心芸的身份不能夠隨駕,她是先期出發去洛陽的,並沒有和安祿山一起隨駕,所以這些天的欲火一直無處發泄。至于找那些被李隆基冷落的嬪妃,安祿山是有這個賊心,可沒有這個賊膽。別說周圍隨時有大內侍衛和大量的內侍宦官盯著,就是沒有他們,光天化日之下,當著手下那些新調派的羽林軍,他也不敢亂來。

安祿山不好受,車駕中有個女人也不好受。

當安祿山騎著高頭大馬,打扮的像只發情公雞似的路過一輛馬車時,馬車中探出了一個秀麗的臻首。

容貌秀麗,眼眉間卻充滿了狐媚,正是安祿山的老相好,大唐的放蕩金仙公主。

一個媚眼過來,安祿山立刻領會。

“駕!”安祿山一夾馬腹,愛馬聽話的來到了馬車旁,跟著馬車的節奏同步前進。

“我的公主!有什麼可以為你效勞的嗎?”安祿山低聲問道。

雖然言詞建充滿了調侃,但是面上表情卻毫無異樣,雙眼平穩的看著前方。聽不到聲音的人,根本無法相信他現在正在和女人調情。

“我的勇士!你要是真願意為我們效勞,就請馬上進入車廂來……咯咯!”

狐媚的聲音說了一半,就被一陣清脆的笑聲代替。

安祿山側眼看到已經被放下的窗簾,就知道佳人已經被車中另一個公主拉回去了。

“咯咯……好妹妹!你急什麼呀!我這不正是讓他進來為你效力嗎!咯咯……好了!姐姐求饒,是讓他給我效力行了吧!咯咯……”

安祿山緊鄰著車窗,車內的聲音,自然是清晰的傳入了他的耳中,包括里面衣服扯破的撕裂聲和少女壓抑的驚呼聲。

能在這個時候將金仙公主拉扯過去,並且互相取鬧的,自然是她的妹妹玉真公主了。

“兩位公主!安某現在有公職在身,不便入見,如果兩位公主需要傳召,等今晚駐驛後,安祿山隨時願意效勞!”安祿山的聲音一響起,里面就沒了吵鬧聲。

“你!無禮!”少女清脆羞怒的聲音,果然是來自安祿山非常熟悉的玉真公主。

兩人現在的關系很微妙,安祿山從上次見面後,到是不再主動追求了,金仙公主卻是非常熱絡的想把兩人湊合在一起。不過本來應該激烈反對的玉真公主,現在不知道什麼原因,雖然沒有立即就范,卻也沒有翻臉拒絕,這次一起出來,更是態度曖昧。所以在剛才,安祿山才敢大膽的開玩笑。

窗簾再次被打開,衣衫零亂,酥胸半露的金仙公主形象再次出現在安祿山的眼角余光中。

“那麼晚上再見吧!不要忘了哦!”又一個媚眼拋來,讓安祿山一陣血氣下湧。

趕緊側過頭去細看,看到卻是玉真公主正手捂玉乳,前來拉攏窗簾的場面。

迅速回過頭來,前前後後看了一下,發現沒有其他人注意這邊的情形,安祿山才暗暗送了一口氣。

要是剛才的事情被人注意到了,那玉真公主可決不再會輕易放過自己。

聽到車里再次傳來低聲的斥罵聲,安祿山機靈的一夾馬腹,催馬向前跑去,心中暗罵金仙公主蕩婦不已。

安祿山現在已經知道金仙公主的為人,這次出行的名單中本來沒有她們的名字,但是當這個女人從自己這兒知道將要隨駕去洛陽後,出發時的車隊中就多了玉真公主的車駕。

對于這個放蕩公主,安祿山實在是又愛又恨。當初在溫泉湯風流一夜後,安祿山就做好了不再糾纏的准備。哪知道,和心芸婚後沒幾天,他就在路上又遇到了這位特地來找他的公主。有心拒絕,卻又看不得女人傷心流淚,無奈之下,只得登上了她的馬車。

接下來的事情順理成章,兩人在馬車上的激昂聲,差點讓駕車的宦官把車趕到妓院去。而隨後的談話,卻氣得安祿山狠狠的揍了一頓金仙公主的屁股。

這個女人竟然在身體一恢複,就又去找老相好玩樂。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那些老相好的挑逗,絲毫不能激起她的快樂,反而令她感覺一陣惡心,把他們統統都趕出了別館了事。最後還羞澀的表示,安祿山剛才的一陣虐打,讓她感覺非常奇妙。

結果惹得安祿山興起,又把她弄得半死,才讓宦官送回去。

安祿山對自己的女人要求很嚴格,絕對不允許自己的女人和別的男人有任何接觸。最後兩人達成協議。金仙公主為了取悅安祿山,正式對外表示從大唐歡場退山,潛心修道,至于暗地里,則是乖乖的做安祿山的情婦。既然對方這麼配合,安祿山也是樂享其成,剛好很多不願意施展在心芸身上的歡愛招式,可以放心大膽的在她的身上得到驗證,所以也就非常快樂的接受了這麼一個好處。

這次護駕路上,這個小淫娃一直找不到機會和自己偷食,肯定也是憋壞了,竟然敢在白天當著玉真公主的面向自己發出這樣的邀請,哼,今晚一定要好好的訓訓這個淫娃。

“安老弟!你怎麼到這麼兒來了!”一個聲音驚醒了安祿山。

扭頭一看,安祿山發現他在不知不覺中,竟然已經到了武惠妃的車駕旁。

還好護衛武惠妃車駕的是老相識,羽林軍司階秦思禮,此時他正一臉奇怪的望著安祿山。

安祿山擦了擦嘴角,知道剛才面上的表情肯定很不好看,只得尷尬的輕聲笑道:

“嘿嘿嘿!這個,很久沒見到秦兄了,今天特地來找你聊聊呀!”

“哼!找我聊天干嗎!滿臉的淫笑,我家閨女年紀還小了一點,可不能許給你這頭色豬!”秦思禮笑道,“好了!快回去吧!雖然你不用具體管事,但部隊還是要隨時看顧的!快回去!”

“是!秦兄!小弟這就回去!”安祿山一抱拳。

“外面是安校書嗎?”鸞車中傳來一個溫潤動聽的聲音。

安祿山和秦思禮立刻分辨出這正是鸞車主人武惠妃的話音。

“正是下官安祿山!安祿山拜見娘娘!”安祿山躬身對著車駕行了一禮。

“安校書免禮!近前來說話吧!”

武惠妃的聲音非常溫潤,聽起來給人一種非常溫暖舒適的感覺。但是說出來的言辭,卻是充滿了威壓。從這一點上說,她到是很有當皇後的風范。

“是!”安祿山應了一聲,聽話的策馬來到車窗旁。

而秦思禮也非常乖覺,立刻心神領會的帶著護駕的羽林軍龍武軍稍稍往外移動,和鸞車保持了一點距離。反正車駕上還有好幾個宦官內侍,憑他們隱藏的戰斗力,足以對付十來個大漢了。

“安校書!多謝你上次送來的圍脖了!本宮十分喜歡呢!”

“能讓娘娘高興,是安祿山最大的榮幸!要是娘娘喜歡,安祿山哪兒還有不少黑水特產的東珠,都是美容養顏之物,改日再給娘娘送來!”

安祿山當然知道武惠妃不會真是為了感謝一下上次的圍脖,不過看看駕車上的侍者和車後跟隨的太監宮女,安祿山也不敢主動說什麼,誰知道這里面有沒有別勢力的人。(東珠,在滿清的制度中,只有皇帝王才能享有在冠頂與金佛上嵌入十五顆東珠的特權。)

“咯咯!安校書有心了,難得有這樣的珍寶,本宮怎麼會不接受!不過你送來不方便,我改日派內宮監去你那兒取就是了!”這是安祿山第一次聽到武惠妃的笑聲,和她溫潤平和的平常說話聲不同,她的笑聲,充滿了媚惑力。讓安祿山本就不是十分平靜的心,又是一陣不安的騷動。

還好車中人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笑聲短促的停止了。大唐再怎麼開放,皇帝的夫人中除了韋氏,還沒其他人敢亂來。

“是!娘娘!”安祿山的聲音有點緊張,剛才好像是多心了。

“安校書!你不必緊張!本宮讓你過來,是因為很欣賞你的才華,覺得你應該得到更好的重用!上次朝廷的封賞你為校尉,就非常正確!”武惠妃的聲音再次轉為了比較正式的腔調。

來了!這才是正題。

“謝娘娘誇獎!上次朝廷的恩賜!安祿山也牢記在心!”

雖然已經可以肯定上次提拔是這位武惠妃的功勞,但是形式所迫,現在只能說是朝廷的恩賜。至于僅僅說牢記在心,而沒說拿什麼東西報答之類的,那也是因為安祿山知道武惠妃要的報答不是物品,而是政治上的支持,或者說,就是希望安祿山鼓動岐王范這個大唐的重臣、皇弟來支持她。

“咯咯!聽說校書納了一位如夫人,貌美如花,琴藝高超,改日不妨讓她進宮來見見本宮!也讓本宮見識一下!”武惠妃從安祿山的回答中,知道對方已經領會自己的意思,但為了萬一,還是說出了比較直接的邀請。

安祿山心中眉頭一皺,武惠妃的意思他了解,估計就是准備召心芸進宮,賞賜她一點什麼東西,和她搞好關系,以示好岐王李范和自己。但是安祿山牢記李隆基風流而且下流的故事,可不敢讓心芸去這樣的狼窩。

“這個!娘娘的懿旨安祿山不敢違背,只是內人下賤出身,不識禮數,恐怕會沖撞了陛下和娘娘!”安祿山盡量暗示道。

武惠妃的妒忌心也不小,絕對不會允許別的女人太靠近李隆基,聽到安祿山話中故意加重了“陛下”兩個字,也立刻領會過來。

“安校書說笑了!那還是算了!我宮中有幾匹江南新進貢的綾綢,下次叫中官送幾匹過去!”

“安祿山代內人先謝謝娘娘了!娘娘的恩情!安祿山和賤內一定牢記在心!”安祿山趕緊奉承道。

綾綢並不是希罕物,但是內宮賞賜的東西,就不是凡俗間所能比擬的。

“校書不必客氣,只要你好好的為朝廷效力,就是對本宮最大的報答!”

“是!娘娘!”聽到對方這樣說,知道她是准備結束對話了。

“好了!你還要帶隊護衛,本宮就不留你了!你先下去吧!”

“是!末將告退!”

安祿山微微一勒馬缰,限制馬速,讓鸞駕先行。

看著遠去的車駕,安祿山微微一笑,這樣的話,自己算是正式搭上當今後宮第一強人武惠妃的船了。

*****************************************

從長安出發八天後,車駕抵達洛陽。

千牛將軍早已站在路右,侍中上前啟奏:“請降路”。李隆基下馬車,乘輿入洛陽皇宮,繖、扇、華蓋,以及侍衛,隨後跟著進入。安祿山他們羽林軍,也在護駕進入皇宮後,到分配的地方駐防。

當晚,安祿山從皇宮中當班回來,抵達洛陽新買的別院後,從幽州車馬行傳來的消息,契丹王李郁干卒,他的弟弟吐干襲了爵位。

精品文學網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雖托紅樓舊夢,終不忘三國水滸!集英才,伴紅顏,自是風流人物。”欲知魚龍變化,風云會聚又如何?將進酒,且觀《大話紅樓夢》!

');

上篇:第十九節 擺駕去洛陽    下篇:第一節 重回幽州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