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安祿山新史第六節 戰後要分贓   
  
第六節 戰後要分贓

接下來的戰事就簡單多了,沒了戰意的契丹軍,當宋慶禮率領兩萬大軍順利將威武軍包圍後,就基本乖乖投降了。

清點雙方的損失,到是遠沒有剛開始看上去那麼驚人。

結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唐軍總傷亡三千,其中戰死七百多。契丹軍總傷亡超過五千,其中戰死兩千。契丹人死的多一點,這主要是因為這個城中的契丹兵,嚴格按照安置協議,只能佩帶輕甲和非管制軍器,而唐軍這邊卻是完全的步兵甲外加陌刀強弩,特別重要的一點,卻是契丹人並沒有全部參戰。

當時為了保密,契丹族准備背叛唐軍的事情,李吐干並沒有通知所有的契丹貴族,當安祿山挾持了李吐干後,這些契丹貴族多少有點顧忌,沒有讓自己的手下參加攻擊。所以最後實際參戰的契丹人並沒有上萬,比唐軍多不了多少。

李服對這樣的戰果很不滿意,認為一群精銳的百戰邊軍,對戰那些普通契丹士兵,竟然還形成了這麼大的損失,實在是不應該。他還特別指出,威化軍在沒有自己指揮的時候,作戰完全是和那些契丹人一樣,全無戰法,一味只知道沖殺,這是造成大量傷亡的主要原因。但第一次出戰的安祿山,卻更是從里面,見識到了唐軍的強大。

到不是說唐軍的士兵有多少強大,實際上,雖然這次是以少勝多了,但並不完全是靠士兵本身的戰力,主要是依靠了士兵的配合和精銳的武器。安祿山可以肯定的說,要是雙方的兵器和訓練度換一下,或者把這些精銳邊軍換成普通的府兵,結果就不會是這樣。

迎接了都督宋慶禮進城,諸將神色各異的在廳中坐下。

不過安祿山身邊,卻是沒有任何將領敢坐的。別說他在戰場上的凶殘表現,就是他現在身上的那股濃郁的血腥味,也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哈哈哈!今日多虧了諸位將軍深入狼穴,力擒敵首,才使我軍一戰而定契丹!本座會向朝廷上表,給諸位請功!”宋慶禮朗聲道。

“謝都督!”眾將起身抱拳道謝。

“都督!契丹人還有幾十萬族人,我們還得小心他們叛亂!”李服提醒道。

“對了!還有奚族!”安祿山想起了李吐干的話,“今天那個李吐干好像在期待什麼支援,他應該是還有別的准備才是!”

他並不敢多說,畢竟這兒是幽州軍的地盤,今天自己的表現,已經讓李服等人看他的神色有點兩樣,安祿山明智的只是說出他知道的情況,並不提出任何具體的建議。

不過他肯定沒想到,真是他的這一番表現,加上戰場上殘忍勇猛的形象,竟然讓李服等人認為他僅僅是一個武藝高強的將領,而不是一個很有心計的帥才,今後沒有太多注意他的陰謀,給了他不少的機會。

“哈哈哈!安將軍多慮了!奚族李大酺,本來就是老奸巨猾之輩,昨天我已經接到八百里加急,說他率部出視饒樂,看到我軍戒備森嚴,就又退了回去!所以契丹人根本不會再有援軍!”宋慶禮大笑道。

聽到他這樣說,安祿山自然是立刻奉承“都督料敵先機,我所不及!”不過內心卻是暗暗懷恨,既然已經算是針對契丹一事的盟友了,怎麼根本不和自己提起這樣的事情,難道是准備獨吞平契丹的功勞!哼!宋慶禮呀宋慶禮!最好不要使什麼壞心眼,不然可別怪我翻臉無情。

旁邊的李服等人名義上還是屬于宋慶禮的麾下,當然也是奉承了一番。

“安賢侄!那個女刺客抓住了嗎?他可是重要人物,疏忽不得呀!”宋慶禮看似問得很隨意。

安祿山本來是准備直接點頭,但看到宋慶禮手指不停的敲打著扶手,不由心中一動,溫聲道:

“那個女刺客因為關系到這次契丹叛亂,末將已經叫羽林軍的幾個衛士嚴加看管!防止意外!”

宋慶禮眉頭微微一皺,當初真不應該把這兩個刺客交給安祿山的,要是當初把她們全處決了,這次的事情還不是完全由自己說了算。

“嗯!好吧!一定要嚴加看管,朝廷雖然還沒有指令,但是既然已經將那件事情上報朝廷了,就還是要保護好他們呀!很有可能,朝廷會傳召他們問證呢!”宋慶禮意有所指的道。

“末將知曉!”安祿山笑著點頭應允。

哼!原來老頭子是在擔心這個問題會翻案呀!其實只要朝廷中有人,就根本不必怕這件事情拆穿!現在我會怎麼做嗎!就要看看你的表現了!

“賢侄!今日你先是擒住敵首,又擊殺敵主將!本座當為你請首功!”宋慶禮畢竟是在官場上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人精,看到安祿山面上的微笑,立刻懷疑起他是否有什麼歪主意,馬上補救的給了一個甜棗。

“這怎麼可以!今天如果沒有都督的救援,沒有李將軍的指揮!末將早已沒了性命,哪里還敢居首功呢!”安祿山趕忙推辭道。

看到宋慶禮的話一出口,李服等諸將立刻變了臉色,安祿山自然不敢搶功。自己已經有了將來在這里發展的打算,可不能為此得罪了這兒的大將們。

“該居首功的應該是都督或者是李將軍他們呀!”

“哈哈哈!賢侄說笑了!今日這個首功你是怎麼也跑不了的,別說當初是你最先發覺契丹人的陰謀,就是戰場上,你的功勞也絕對比我和諸位將軍要大呀!”宋慶禮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罷!罷!罷!就當是給玉兒代施一個人情吧!這小子看上渾渾噩噩的,實際做事卻滴水不漏,也許精明的很呢!

底下李服等人雖然內心不甘,今天戰死的都是他們手下的人,這個安祿山僅僅是在最後關頭,大局已定的情況下出了一次手,就輕松拿走了那個本來已經炙手可得的首功,心中沒有憤怒自然是騙人的。不過看到都督宋慶禮都已經這樣說,雖然雙方不是一個系統的,但名義上還是他的下屬,到也不好說什麼,只得虛偽的對安祿山祝賀了幾句。

*************************************************

安祿山回到了分配給自己的房間,房間中現在對滿了契丹貴族們送來的禮物。

契丹族的叛亂已經被宋慶禮正式定性為偽族王李吐干私自發動的叛亂,並且經過尸檢,當著一眾契丹貴族的面,證明了老族王李郁干是死于中毒,並且由此推斷出,是李吐干陰謀發動叛亂,被李郁干發覺,結果慘遭毒殺。

那些契丹貴族也都是聰明人,雖然明明是老族王當著大家的面宣布李吐干為繼承人,但如今人家拿著槍宣布對方是毒死,他們自然也是積極的附和表示真的是毒死了。

其實宋慶禮這樣安排,還是為了不過分刺激散布在河北道的幾十萬奚、契丹兩族人。本來按照安祿山的意思,應該是將他們高過馬膝的男人統統殺掉,但是宋慶禮明確的表示,這是不行的,別說現在河北道的幾十萬異族會不會對此作出報複,就是光朝中的禦史言官,也不會允許他們這樣做。最後的結果,當然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追究首惡了事,其他人的責任,則是慢慢索嘗。

當然,事情也不會這麼簡單,畢竟政治上的事情從來不是那麼乾淨的。既然犯了錯,就不可能輕易繞了他們。最後的處罰決定,卻是將城中三萬人的契丹,分成六撥,遷徙到大唐真正的腹地,和漢人打亂了居住。還挑出上千強壯契丹武士,發配到安西從軍,幾百強壯婦女,貶為營妓。這所有的一切處置方式,當然都是臨時的,真正的安排,還得等朝廷的最後批複。不過一般來說,這樣處置基本沒駁回的可能性。

安祿山房間中擺放的禮物,就是由那些即將失去權勢的契丹貴族所送。必須承認,當了河北營田度支使多年的宋慶禮的確非常老奸巨猾,他把六撥人的安排,分別送給了他自己兩撥,李服兩撥,安祿山一撥,薛方和林同正分享一撥這麼處理。具體當然不會帶給他們什麼好處,不過為了有一個好的去處,這些被處置的契丹人,還是會選擇送一些禮物給分管將領的,算是一種變相的分贓。

看到幾片非常眼熟的黑色小塊,安祿山不由笑了,任由光滑圓潤的珍珠項鏈滑過自己的手背,低聲對身後伺候的唐姆說道:

“去把那個女刺客給我帶來!”

唐姆彎了彎腰,無聲的退下了,由于他的唐話說得實在是太不正確了,安祿山允許他用動作表示他自己的意思。

當腳步聲再次響起的時候,沒等安祿山回頭,身後就已經響起了一個急促的女聲:

“安將軍!你什麼時候放了我們?”

安祿山轉過頭來,看到一臉紅撲撲的女刺客,臉上浮現出贊許的笑容。

示意唐姆下去,自己放松的在堂中的軟榻上坐了下來。

“過來!給我揉揉肩!”

白天那一番激戰,不但精神上受不了,身體也足夠勞乏了。

“什麼?”小姑娘的聲音一下高了起來,仿佛聽到了什麼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我可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下人做的事情!”

“哼!”安祿山一聲冷哼,看到唐姆出去時已經乖巧的把門關上,不由露齒一笑:

“沒聽明白嗎!過來給我錘肩!”

少女看到安祿山面上的陰笑,不由後退了半步。

“或者,你是准備讓你弟弟來給我錘肩!”

安祿山此時的笑容看在少女眼中,無疑是非常丑惡的。

不過少女是聰明人,她從安祿山的話中聽出了另一重意思。盡管心中非常不願,但還是慢慢的走道安祿山身邊,輕輕的錘打起來。

“嘿嘿!想不到你還真有做丫頭的天分呀!第一次給人錘肩,就能錘的這麼好!”安祿山舒服的閉上了眼睛。

“你什麼時候放了我們!我已經做到你要求的事情了!你可不能言而無信!”少女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別停!別停!”安祿山低聲道,“先給我說說你們的情況!據我所知,你們應該不是突厥人和靺鞨人吧?”

少女重重的錘了幾下,微微噘起了嘴。

“我們是契丹人呀!”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如果不是剛好需要你們指正李吐干,我才懶得跟你們合作呢!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高素美!”少女沒心計的脫口而出。

“呵呵!姓高!你是高句麗遺民吧!”安祿山開心的笑了。

“咦!你怎麼知道……好呀!你詐我?”高素美狠狠的錘了安祿山一下。

“哈哈哈!”安祿山一把抓住錘過來的小拳頭,輕輕一帶,少女小巧的嬌軀已經落入懷中。

“啊!”少女一聲嬌呼,整個人猛烈的掙紮起來。“放開我!你這個混蛋!”

女刺客果然是練過的,手腳上的力氣原比一般的少女要強,而安祿山本來只是有點不滿少女的野蠻性格,拉她一把也不過是想嚇嚇她,沒想到她會這麼猛烈的掙紮,一不小心,竟然被她掙脫了開去。

安祿山的性格怎麼願意這樣藐視自己權威的事情發生,少女的身軀還沒站穩,領口就已經被拉住,“嘶啦”一聲,猛烈掙紮中,少女的領口不小心給安祿山撕開了。

白花花的半裸的身體顯露在安祿山面前。

經曆了戰場上的浴血奮戰,男人往往需要在女人身上發泄他多余的力氣,本來就已經被那幾片龍涎香弄的有點激動的安祿山,哪里還會忍耐得住心中的那股沖動。

“這是你自找的!”

攔腰一抱,把高素美扔到軟榻上,猛地一撲,大嘴就直往少女胸前兩顆櫻紅上湊。

“啊!你!干什麼!不要……嗯……不要……”少女被安祿山的動作嚇壞了,不過從沒被人那樣吸吮過的地方傳來的一陣酥麻,讓少女不知道是痛是舒服的發出了一陣低吟。

“呼……干什麼!嗬!我要干你!”安祿山的雙眼已經被浴火填滿,哪里還會理會少女的哀求。

“求求你!放過我,嗚嗚,不要……”少女的臉上布滿了淚珠。

“嘶……”安祿山用實際行動代替了自己的回答。

精品文學網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神器是什麼?是究極的武器?還是超越GM的殺戮工具?”NONONO~~~云海將告訴您——什麼才是《高手領域之神器時代》!

');

上篇:第五節 幽州安魔鬼    下篇:第七節 暴虐的心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