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安祿山新史第五節 平賊立新功   
  
第五節 平賊立新功

(祝大家元旦快樂!!!!)

陌刀長一丈,施兩刃,淨重三十五斤六兩。

持有人,大唐羽林中郎、檢校東都城門防務事安祿山。

霜白的刀光,即便是在這樣只有月亮的晚上,也足以讓敵人膽寒。

特別是當這些敵人大多還是只拿柴刀,獵叉的准農民時,殺人利器帶給他們的恐懼,更是讓大多數人轉身就跑。

但殺人者又哪里會顧及這些懦弱百姓現在的心理,從他們拿著手上的東西,踏上這條道路時開始,他們的命運就已經注定了,那就是死!

既然反正是要成為別人的功勳的,就還是都獻給自己吧!

雪白的刀光過後,滿天的人頭和雪花亂飛。

相對于這個收割人性命的殺神,徒步跟在他馬旁的那個滿臉鮮血的高大男子黑膚男子,才更讓那些百姓驚懼。

兩只眼睛像銅鈴,賊亮賊亮的,偶爾一聲大喝,更是會露出白森森的牙齒。加上那奇特的黑膚,手中寬大的陌刀,讓那些愚民都以為這是地獄走失的惡鬼。

“哇呀呀……”

安祿山和唐姆一路所向披靡,根本沒人敢阻攔這凶神惡煞般的兩主仆,即使有攔的,也很快就被這兩人砍成兩半。

整個騎兵隊伍,在他們主仆兩人這個尖頭帶領下,很快的整個沖進了亂黨的隊伍中央。

“攔住他!攔住他!……”一個森冷的聲音大聲下令道。

“快!大家快隨我沖,抓了劉定高,本將軍重重有賞!”安祿山很快鎖定了那個紅袍黑巾在下命令的高壯男子。

“哦……”眾士兵發出一聲其吼,奮力向劉定高的方向殺去。

“哇呀呀……”唐姆發出一陣怒吼。

揮動手中那把縮短加寬的陌刀,輕松的砍飛少數幾個膽敢阻攔他的亂黨。

畢竟這兒是亂黨的中心地帶了,防禦比外圍加強了不少,也不再畏懼唐姆的一副怪像,不過大部分人,還是把阻攔的主要力氣,花在了安祿山這個殺傷力最大的主將身上,結果本來跟在安祿山身後的唐姆,反倒變成了領先安祿山一個馬身。

“唐姆!沖過去抓住劉定高!”安祿山高聲喝道。

看到中心的那些護衛全都過來阻攔自己,紅袍黑巾的劉定高身邊反到只剩下兩三人,安祿山立刻下令對手比較少的唐姆突圍過去。

“嚎!”唐姆一聲怪叫,抓住兩杆同時刺來的長槍,一陣亂舞,將阻攔在他面前的亂黨拍倒在兩邊,奮力一沖,終于沖了出去。

這時候,劉定高下了一個非常錯誤的決定“快上去攔阻他!”

剩下的三個護衛也派了上去。

唐姆沒有絲毫停留作戰的意思,他只知道主人的命令是讓自己突圍過去抓住那個紅袍黑巾人,所以只是猛力的往前沖。

“仆仆仆”三刀砍在唐姆身上的後牛皮甲上。

但是因為那三個護衛都沒想到唐姆竟然會不防守,而是直接沖過來,倉促中出刀,力氣只能使出三分。

這三刀只在唐姆皮甲上留下了三個深深的刀痕,卻沒對他產生任何實質傷害。

“轟”正對著唐姆的那個護衛被野蠻的撞飛了出去,而唐姆本人,也輕松的擺脫了剩下那兩個護衛的聯合絞殺。

“好強的蠻牛!”身高體壯的劉定高嚇了一跳。

看了一眼倒在自己面前的,和自己一個高壯的護衛,理智的明白自己不是對手。

“投降!”正當劉定高轉身准備逃跑,那兩個護衛回身准備攔截時,唐姆的陌刀已經架到了他的頸側。

“投降!投降!我投降!”紅袍黑巾的劉定高並沒有他外表顯現的實力,立刻低首縮耳表示投降。

“投降!”唐姆卻還是固執的重複剛才的話句。

“我投降!我投降!”劉定高搞不明白了,不會是這個惡鬼聽不懂人話吧。

“投降!”唐姆把劉定高身子往前一撥,自己站到了他身後。

這個意思很明確,劉定高靠一張嘴糊騙百姓起家,腦子自然靈活,立刻反應過來的打叫道:

“兒郎們!大家放下武器!投降了……”

***************************************************

洛陽上陽宮中,十幾個文臣武將一個個低著頭。

只有靠後位置,一個身穿錦袍的青年將領昂首挺胸,面無表情的佇立在那兒。

“傳旨!立即將妖賊劉定高處死!凌遲處死!”李隆基黑著臉大聲斥道。

“遵旨!”殿中幾個武士領命出去。

腳步聲漸漸遠去,小殿中又恢複了冷清。

今天不是常朝日,所以現在太陽雖然已經升起,但李隆基也不用准備早朝。不過現在的情況,卻是讓下面的臣子巴不得能夠有個朝會,好方便互相推卻。

靜寂了半響,就在下面的幾個大臣幾乎都額頭見汗時,李隆基終于發話了。

“幾位宰相,李府尹!怎麼會出這樣的事情!能否給朕一個解釋?”

他並沒有特意加重語氣,但是這樣的言辭下來,就是安祿山這個有功之臣,也感覺心里晃悠悠的。

“吾皇聖明!此事微臣確已收到線報,只是不想真有其事,如今發生這樣的事情,微臣疏于職守,難辭其咎!伏請,陛下聖裁!”一個五十來歲的中年干臣緩緩的說出了最後幾個字,主動出來跪下服罪,並且一句話,把所有的罪過都攬到了自己身上。

他就是河南尹李尚隱了,安祿山認出了那人。

“吾皇聖明!李府尹身為河南尹,糾察境內治政,多有建樹。叛亂黨徒,本非其所轄,如今發生此事,應屬意外,還請吾皇念其勞苦功高,功勳卓著,饒恕李府尹這一回!”最先出來求情的,不出意外是張說。

“哼!保境安民,乃是為官者本職!有何可稱道!李府尹其情可恕,其罪難免,宰相不可縱容徇私!”說話這麼沒情面的,當然是禦史中丞宇文融了。

作為禦史中丞的宇文融之所以敢和身為宰相的張說對撼,更多的是在于宇文融是李隆基最近的紅人,有皇帝撐腰,他自然不怕張說。宇文融能夠走紅,和他傑出的理財才能是分不開的。他推行重理戶口、重新丈量田畝的政策,一下子就使得當年的歲入增加了百萬緡。有錢了皇帝自然高興,升了宇文融的官,讓他成為禦史中丞,算是和宰相同級。而張說偏偏厭惡宇文融的為人,又怕他生事,所以總是阻止宇文融辦事。宇文融本來就不滿足現在的地位,一直夢想著真正當宰相,他自稱還“如果我可以做宰相,只要幾個月,天下就會太平!”,雙方的矛盾已經是公開的了。

“河南府尹乃是朝廷從三品大員,豈能如小吏般處置!吾皇聖明,李府尹才能卓著,還請陛下念在李府尹昔日的作為上,原諒他偶爾的疏忽!”張說實在是有點氣不過宇文融說話的口氣。可是對方說的也是真的在理,他只得由開脫變成求情。

“哼!”李隆基冷哼了一聲。

他當然知道張說說的很有道理,這個李尚隱的才能,自己十分清楚,其實在他剛才主動下跪認罪時,心中就已經原諒了他這次無意的疏忽,反正事情也沒造成什麼損失,畢竟不可能什麼事情都讓李尚隱這個府尹來承擔的。

但是宇文融的一番話,又讓他大為動搖,違法必究,這是必須的,就算自己是皇帝,也不能太講情面。特別是當已經有大臣表態的時候,再赦免李尚隱的話,就變成明顯的包庇了。為了自己的臉面,也不可能完全饒恕李尚隱。

“源相!你以為此事該如何處理?”李隆基把目光看向了老成持重的源乾曜。

源乾曜和張嘉貞同時拜相,他以侍中為首相,張嘉貞以中書令為次相。張嘉貞是一個政治強人,能力強,黨羽多,而源乾曜是一個老實人,所以情況完全反了過來:張嘉貞成了實際上的首相,而源乾曜這位名義上的首相,實際上只是一個陪襯。隨後張說為中書令,情況依舊,源乾曜依舊坐在首相的位置上而少有管事,張說成了無冕首相。到以後二張俱罷,李元竑、杜暹成為次相的時候,源乾曜還是首相,等後來邊將蕭嵩入相他才被罷。前後連續為相十年,是開元年間在位時間最長的宰相。

這個渾渾噩噩的首相,一直以揣摩上意和善于處理同僚關系而出名,李隆基此時出聲問他,最大的目的,其實還是希望他能來和一下稀泥,給自己一個饒恕李尚隱的台階。

“陛下!臣雖然是宰相!但職責不是負責糾察百官,這樣的事情,陛下還是問問禦史比較好!”源乾曜緩緩的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禦史的頭頭就是宇文融,問禦史的意見,不就是說以宇文融的意見為准繩嗎。他這個回答雖然算是推太極,但實際上卻是在幫宇文融。

李隆基知道源乾曜善于和稀泥,但是他忘了宇文融和源乾曜的關系很不錯,雖然不可能明顯偏向宇文融,但在宇文融占理的事情上,還是會全力支持一下的。

“嗯!”李隆基點了點頭。

都忘了這個老家伙是和宇文融穿一條褲子的了。

看了看剩下的幾個大臣,安祿山是武將,不必考慮,還有那個精神抖擻的老臣,是剛來到洛陽的鐵面宋璟,這個人份量到是足夠,但是脾氣,唉!算了!這次還是讓李尚隱來負責吧!

“宇文愛卿!你身為禦史中丞,覺得李尚隱疏于職守,該如何治罪!”李隆基冷聲問道。

雖然李隆基一直板著臉,但非常懂揣摩之道的宇文融,還是從李隆基的話中聽出了他隱含的意思。不是說“玩忽職守”,而是說“疏于職守”,兩者的差別可就大了。

“回吾皇!李尚隱坐不能覺察所部,可左遷外州為都督!”宇文融溫聲道。

自己畢竟是皇帝的臣子,現在皇帝這樣慎重的問自己,那是看得起自己,要是真以為這樣的就可以為所欲為,那就錯了。當今皇帝實際上非常乾綱獨斷,如果自己不考慮皇帝的感情,意見不能令皇帝滿意,不但會讓皇帝不采納,甚至還會對自己產生反感。

“微臣死罪!”李尚隱明顯聽出了李隆基的饒恕之意,感動的磕頭道歉。

“唉!朕知卿公忠,然國法須爾。”李隆基歎了一口氣。

“你先去當個桂州都督,好好反省一下吧!”

手微微一示意,高力士立刻上前去將還拜服在地的李尚隱扶起。

聽到李隆基這樣處理,張說也心平了。雖然李尚隱外放到了遙遠的桂州當都督,但至少品級沒降,還是從三品。聽李隆基的口氣,李尚隱還是很有複起可能的。

“謝吾皇!”李尚隱感激萬分的謝恩。

隨後又對張說和宇文融微微一禮,今天可都是虧了這兩人。

安祿山一直側著眼睛看他的表現,冷不防李尚隱突然轉過頭來,對安祿山也是一個感激的眼神。

“安中郎!”

“微臣在!”安祿山出列抱拳。

“今日你大破一萬亂黨,生擒賊首,要朕怎麼獎賞你呀?”李隆基笑道。

統計已經出來了,安祿山這一次出戰,總共擊斃擊傷亂黨八百多人,生擒一千人,余下八千人在劉定高被擒後,主動投降,官軍自身死傷僅幾十人。

但據安祿山統計,真正的亂黨總共三千多人,其他六千多人都是被劉定高裹挾的百姓。聽李隆基的口氣,似乎已經是准備把這些人都當成亂黨了。不過那些無辜百姓,大部分都有親人參與叛亂,按照大唐律,謀反者還是要誅九族的,所以對他們的定罪,安祿山到並不意外。

“微臣不敢欺瞞吾皇,生擒劉妖賊的並非微臣,而是微臣的馬童,昆侖奴唐姆!”

精品文學網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一場車禍締造了一個網絡游魂,五十年孤獨飄泊,一朝重生再世,世界將在我睜開雙眼的刹那改變!”《我的第二次生命》現在就開始出發!

');

上篇:第四節 靜候劉妖賊    下篇:第六節 加授學士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