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安祿山新史第四節 阿史那承慶   
  
第四節 阿史那承慶

那一晚的晚宴,安祿山他們喝得非常暢快。第二天醒來時,除了幾個有身孕的重要人物,其余眾人包括李靈兒在內,全都是捂著額頭,大喊頭痛。

由于體質特殊,安祿山在喝了幾口濃茶之後,就基本恢複了精神。正准備抱著迷迷糊糊的李靈兒好好溫存一下,門外康吉老頭子一臉神秘的走了進來。

示意李靈兒下去,安祿山自然的帶著康吉老頭進了書房。

“安爺!那個阿史那承慶成功了!”

“什麼成功了?他怎麼了?”安祿山人是恢複了精神,腦子卻還是沒法一下子轉過來。

“呵呵!安爺!那阿史那承慶在昨晚我們大擺酒席的時候,抽空去了一趟洛陽來的那幾個人住處,栓死門窗,放了一把火又回來喝酒!今天我路過那家客棧時看了一下,一共八具尸體。除了昨天已經離開的那個人,其余五個全都在其中!李服將軍正滿臉鐵青的在那兒處理後事呢!”康吉老頭子一臉的陰笑。

“什麼?”安祿山一驚。

為了殺那五個人,一共害死了八個人,這個阿史那承慶還真不是一個普通的角色呢。上次進攻打虎寨的時候,自己就已經見識到他的厲害了,這次在酒席期間抽空去殺人,回來後卻能像沒事人一樣繼續喝酒吃菜,光是這樣的心理素質,就足以讓人刮目相看了。為了殺五個人甯願害死八個人,這樣的狠心,更不是普通的人所能下的。

“嗯!”安祿山最終還是點了點頭,表示贊賞。“現場可曾留下痕跡?那李服可曾懷疑到我們身上?”

“現場已經化為灰燼,沒有留下任何痕跡!至于李服,我們府上原來的面孔他基本上熟悉,一問客棧周邊的人,就能知道我們府上的那些人有沒有去過。大家都知道昨天安爺在舉辦歡迎以芸夫人的酒宴,所有人都在府中,他根本沒理由懷疑我們!”康老頭自信的說道,“而且我看那個阿史那承慶做事很有分寸,應該不可能被人注意到他的身影。從那現場來看,的確非常想一起普通的失火事件!”

“如此就好!現在到要感謝一下洛陽那幫人當時找過李服了!如果在這之前就把那些人害死了,張垍肯定會懷疑我們,現在這件事情由李服來解釋,張垍自然會相信這是一起普通的事件,不會認為我們已經察覺他的動作,他們的目光也不可能太過多的注意到我們身上了!”安祿山點頭微笑。

“對了!你看今天李服的反應如何?他是激憤呢,還是擔憂?或者是無所謂?”

安祿山內心還有點期望能夠收服李服,並不是安祿山怕他或是少不了他,僅僅是因為不爭斗的收服,遠比損傷自己實力消滅對方值得。如果不是知道他這樣自視甚高的人,直接招募會取得反效果,安祿山早就去勸說了。雖然現在李服已經和張垍聯系上了,但安祿山還是希望他能夠認清形勢,不依附張垍這個人。

“我看他雙眉緊皺,似乎是懊惱中有一絲擔憂,應該是擔心這件事情會傷害到他和洛陽的合作!”康吉低頭回憶道。

“唉!那就算了!看來他是認定張垍這條船了!”安祿山歎了口氣。

李服的才能還算是不錯的,至少安祿山的手下中,就沒有他這樣成熟的將領。放棄他,安祿山多少有點不願。

“還有別的什麼消息嗎?”安祿山看到康吉還待在那兒,猜測他應該還有什麼事情沒說。

“是的!是這樣,聽說安爺再次回到幽州,安家名下幽州各商鋪的負責人,還有我們族中的一些人,希望能有機會來拜見安爺!”康吉低頭不看安祿山灼灼的眼神。

“主要是粟特族中的人吧?”安祿山嘴角一勾。

就知道他們會來找自己,一個幽州副都督,能給商家的便利,可不是一個普通刺史所能比擬的。如今自己這樣衣錦還鄉,那些曾經給我自己好處,又非常精明的粟特商人,不來找自己才怪。當初讓他們捐顯錢財的時候,捐出的錢相對他們的總財產來說,其實非常非常的少,有些人甚至都沒有真正的捐獻,如今想來求靠自己,估計是有點怕自己記恨。

“是的!安爺!”康吉不敢抬頭。

當時的事情,他和另外兩個老頭子最了解內情。

粟特人是一個非常奇怪的族群,他們相信神,卻又十分愛金錢。因為安祿山所進行的一些神秘儀式,讓他們誤信安祿山就是轉世的斗戰神。捐獻給安祿山錢財時,算是把自己的金子獻給了神。只是愛錢的他們,卻並不是很願意就這麼放棄那筆錢財。

說是派康吉他們來輔佐安祿山,實際上卻是來監視安祿山如何花差那筆錢的,如果安祿山只是用來吃喝玩樂,那他們就要代表族中人,收回那些金葉子。這樣不尊重神的表現,康吉和那兩個長老內心一直非常苦惱。另外兩個老頭,就是在敬愛神和熱愛錢的折磨中,弄得早早衰老。康吉老頭如果不是認准安祿山遲早會發跡,下定決心跟從安祿山,他的下場也不會好到哪里去。

“呵呵!好吧!讓他們找個時間來見我吧!事前開一個單子,我可以給他們開方便之門,但是不希望有違法的事情來求靠我!”安祿山微笑的道。

粟特人的心思,他多少還能猜出一點。這些人的影響力確實非常大,就算他們不來依附自己,自己也並不想放棄這麼一股勢力。以前他們做的也不是很過分,本來就是自己在蒙蔽他們。現在給他們一些好處,回報當初他們給自己的好處之余,還能讓他們認為欠下自己一個人情,這樣的合算生意,安祿山又何樂而不為。

“是!小老兒現在就下去安排!”康吉恭敬的領命。

“嗯!你出去的時候,順便把阿史那承慶叫過來,我有話對他說!”

“是!”康吉告辭出去。

看著康吉遠去的身影,安祿山心中一陣得意。

這就是權勢的威力吧!

當初自己落魄時,那些粟特人雖然尊敬自己,但內心卻沒有多少畏懼,就算自己後來經過發展,家產萬貫,他們對于自己,也不是真正的心悅誠服。現在自己當了這麼一個副都督,他們就要主動低下姿態來求靠自己。在現代社會,錢可以變權,在這個時候,主要卻是權可以變錢。

權力!多麼美好的一個東西呀!安祿山微閉著眼睛,體會權力帶來的快感。

現在自己僅僅是當上一個副都督,就已經有這樣的成就了!要是當上宰相,那還不知道會有多威風呢!不過,想想現在威風不再的張說,安祿山又搖了搖頭,真正威風的,也只有李隆基一人吧!

“叩叩叩……”

一陣清脆的敲門聲傳來。

安祿山抬眼看到的是恭敬侍立在門口的阿史那承慶。

“哦!是承慶哪!快進來吧!”安祿山笑著站了起來。

“阿史那承慶拜見安爺!”高壯大漢謙卑的彎腰行禮。

雖然安祿山已經答應讓他做一個隊正,但因為某些原因,他現在還沒穿上軍裝。現在面對安祿山,仍然是用安爺這個下人的稱呼。

“承慶不必如此多禮!你是真正的將才,將來前途不可限量哪!”安祿山笑著將阿史那承慶拉進了書房。

“安爺神勇無敵,阿史那承慶願意永遠做安爺的馬前卒!”阿史那承慶不愧為研究過兵法的,對于馬屁一道,也非常精通。

“哈哈哈!既然承慶有這個心思,安某當然也想收承慶當家將了!”安祿山笑道。

阿史那承慶果然識時務,自己就是看他做事狠辣果斷,又精通兵法戰陣,有點擔心放他到軍中會不受自己控制,想弄個法子將他栓在自己身邊。如果不行的話,自己也不介意將他人道毀滅,這樣的一個不受控制的異族將領,對于大唐來說,並不是福氣。

現在聽到阿史那承慶竟然主動要求做自己的家將,那安祿山還有什麼可說的。只要是在自己的手下,就不相信他還能翻出天去。

憑著安祿山活了這幾年的識人閱曆,安祿山基本可以肯定對方確實是想追隨自己。

“阿史那承慶拜見主人!”高壯大漢正式的以家將禮節拜見。

“好!既然是我的家將,那我也不能虧待了你,待會兒去庫房那兒領一套唐軍隊正的制式鎧甲和兵器,再從我的莊園領一匹戰馬和一百貫錢,算是給你昨晚立下功勞的獎賞!”安祿山拍了拍阿史那承慶的肩膀。

“謝主人!”阿史那承慶眼中高興激動的神情一閃而過。

安祿山看了暗暗點頭,除非你是一只喂不飽的餓狼,正常情況下,你這樣可以收買的人,正好是最便于控制的。

“走!我陪你一起去挑戰馬去!我廄中可是有不少李家馬場送來的好馬呢!”安祿山領著阿史那承慶往外走去。

“安哥哥在說什麼呢?我好像聽到你提到我家的馬場了!”書房外面李靈兒挽著心芸的胳膊,和李白夫婦一起走了進來。

“是呀!我要給承慶一匹好馬,說那都是你家送來的優良戰馬,讓他隨意挑!”安祿山看到心芸他們過來,立刻走過去迎接。

“哼!我家馬場的都是好馬,被我帶到莊里來的更是最好的良駒,哪里還需要挑呀!隨便哪一匹馬,都比唐軍騎兵的戰馬要好!”李靈兒親熱的膩到安祿山身邊。

安祿山在慰問了心芸的身體,和李白夫婦見過禮後,也是自然的將李靈兒攬在了懷里。

“安爺!小人長在草原,熟悉馬性,就讓小人自己去挑選馬匹吧!”

阿史那承慶非常機靈,他看到李靈兒說話的口氣,分明有讓安祿山留下來陪她的意思。為了取悅安祿山和李靈兒,自然主動的表示自己一個人去就行了。

“好吧!那就由你自己挑吧!”安祿山點點頭,對于阿史那承慶的機靈非常贊賞。

笑看著阿史那承慶謙卑的離開,李白點頭贊道:

“這個漢子體格不凡,身手應該不錯!而且更難能可貴的是,生就一片忠心。安老弟好福氣呀!”

“哦!太白兄也懂相人之術嗎!”安祿山招呼眾人坐下,自己則是攬著李靈兒坐在書案旁邊。

“哈哈哈!相人之術,不過聽其言,觀其行罷了!剛才那人,行動間果敢爽快,應該是一個直心腸的人!”李白摸了摸短須。

安祿山微笑不語。那個家伙可是一個狠辣果斷的角色呢!

“安哥哥!今天我們去馬場好不好?我想帶芸姐姐她們去看我的馬呢!”李靈兒開始抱著安祿山的胳膊撒嬌。

“不行!”安祿山立刻拒絕。“你芸姐姐她們有孕在身,馬兒瘋狂,會傷了她們的!”

看到李靈兒臉色一變,小嘴一噘,又立刻補救道:

“你還是帶她們去幽州街頭逛逛吧!剛好哥哥還要和你李大哥一起去認識認識幽州都督府的其他官員,你就代表哥哥做你芸姐姐她們的向導吧!”

“哼!安哥哥最壞了!”李靈兒輕輕的錘了一下安祿山的胳膊。

“好了!乖!快帶你芸姐姐她們去吧!”安祿山輕拍著李靈兒的後背安慰道。

同時悄悄給心芸使了一個顏色。

心芸會意,立刻站起來招呼李靈兒道:

“靈兒妹妹!你帶姐姐們去看看幽州城吧!”

聽到心芸的招呼,李靈兒才歡快的蹦了過去,招呼著要帶她們去逛幽州最美的地方。

等到三女走遠,李白停下了摸胡子的動作,微笑著向安祿山:

“安老弟遣開弟妹她們,可是有什麼事情要商量!”

李白只是答應做安祿山的幕僚,但還沒有正式的職稱,所以對安祿山,也還是兄弟相稱。

“太白兄所料不差!昨日因為太白兄剛到幽州,有些事情還沒來得及說,今天既然有閑,安祿山准備先給太白兄講講幽州都督府,以及整個幽州府的狀況!”安祿山正色道。



精品文學網 ');

上篇:第三節 小小的內患    下篇:第五節 王毛仲駕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